第17章 稀客

上一章:第16章 高兴 下一章:第18章 临产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队长叔叫来的呗。”江谷雨说,“一个个干活都挺有眼色。”

“我看未必。”江满笑了,笑得别有意味,“我瞧着,刚才搬完家先走的几个,都是结了婚或者有对象的,留下来帮你打扫的三个,都还没对象呢。”

“姐!”江谷雨脸一红,嗔怪地瞪她一眼,转脸去忙。

“这有什么好脸红的,你都十九了。”

江满在梧桐树下闲坐,笑眯眯琢磨起刚才那三个小伙子。这年代农村早婚的多,江谷雨十九了,像她这么大的姑娘,大都有婆家或者结了婚了。

要说江谷雨这姑娘,跟她姐一样,人物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想想原主,小学没读完的农村姑娘,能被姚家看上,嫁给姚志华,大约也是因为一副好相貌,长得俊俏,身材也高挑好看。

而江谷雨没那么早婚,主要是因为没了娘。看看窝囊的江老爹父子吧,江谷雨自己主意又大,没人帮江谷雨张罗呀。

正好,她这个姐姐倒是很乐意张罗一下。

江满搬家后,村里有些人就过来坐坐,看望一下,姚二嫂、肖四婶,包括老队长的老伴儿,还有几家婶子大娘,都来看望过了。其实从村子这边搬到那边,原本也没啥好看望的,大家就是表达个意思,叫她有事可以说一声,大家能帮帮一把。

江满刚搬过来,一时半会也来不及种菜,只把她分到的三只母鸡带来了。她又懒得再去姚老太太那院子里摘菜,姚二嫂给她带了些几根丝瓜、几个茄子来,几个邻近的婶子大娘便说,缺了菜先去她们家摘,靠村边住的好吃,零碎小边角地方多,方便种菜。

人,总是同情弱者的。村人淳朴,见江满一个大肚婆分家出来一个人住,不免就关切一下,连带着对老姚家评价就不太好了。

刚搬来,江谷雨又在这儿赔了江满一晚上。原本这屋里有知青留下的四张木床,江满搬来后,留了一张给江谷雨用,另外三张床,老队长让人搬到隔壁空屋去了。

江谷雨第二天一早起来,就把院里小片地方挖起来了,弄了个小菜园,说这两天先给她栽一行小葱,多种一些速生的菜,小青菜小白菜啥的,很快就能吃上了。

江谷雨翻地种菜,江满便笑吟吟坐在梧桐树下,穿针走线给孩子准备襁褓和小衣服。

姚老太当家,江满手里半寸布票都没有,分家也一点儿没分给她。一口人一年就那几尺布票,不够每个人一身衣裳,别说家里还得做个被褥鞋袜之类的,家家得统筹使用。老姚家的布票,听说除了过年给姚香香做了一身新衣服,大孙子添了一件,给要读大学的姚志华做了两身新衣服,再一家人做鞋,补衣服,补被褥,也没剩下了。

江满想尽法子,才跟人兑换几尺布票,买布只够孩子做个襁褓里子的,她拆了当初结婚下聘用的红包袱皮,做襁褓面儿,从村里人家买的棉花。

供销社买的白布手感太粗糙,她干脆撕了自己一件比较柔软的旧衣服,开水煮过晾干,给孩子做小衣服。

肖秀玲带着小陆杨来的,还给她带了一碗黄豆。这年头送一碗黄豆可不算礼轻,肖秀玲说,黄豆催奶,等她生了孩子,煮汤可以抓一把黄豆进去。

小陆杨居然还念念不忘江满的肚子,蹭过来摸摸:“妹妹。”

“这小孩,你怎么还就认定妹妹了。”肖秀玲好气又好笑,“杨杨我跟你说,小弟弟才好跟你玩呢。”

“不要。妹妹听话。弟弟调皮。”

“得,这小子对弟弟厌烦上了。”肖秀玲笑道,“我婶子家的孙子,不是两岁多吗,那孩子太能闹了,每次他一来,就得赶紧把玩具零食都藏起来,不然他该吃吃,吃不完往零食上吐口水,别人不能吃他临走带着,玩具都咬坏了。”

“布老虎咬坏了。”小陆杨皱着小眉头。

“那他不听话。”江满摸着小陆杨的脑袋笑,“杨杨我跟你说,等婶子给你生个妹妹。”

“哎,你可别随便给答应他。”肖秀玲知道江满是真的不在乎男女,笑笑说:“这小东西记性可好了,万一不能兑现,你给他生个弟弟,他会揭短你的。”

“哎,杨杨啊,先说了婶子不能保证是妹妹。”江满赶忙笑道,“杨杨,那要是生个弟弟咋办”

弟弟小陆杨表情纠结了一下,小手往外一指:“扔了。”

噗……两个大人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江满搬家的第三天,来了个稀客,姚家大女儿姚香玲来了。

姚香玲跟丈夫王复兴一起来的,没带孩子,姚香玲推门进来的时候,江满刚吃了上午的加餐,搬了个椅子正坐在梧桐树下休息。

“她三妗子。”姚香玲推门进来。

“大姐来了”江满扶着肚子慢悠悠站起来,笑着迎了两步。

原主记忆里,对姚香玲评价还不错的。姚香玲是姚家的老大,姚老太第一个孩子,嫁给丈夫王复兴,是城里的工人,一百多里路。

王复兴有点文化,应该说,姚志华能读高中,考大学,跟他这个姐夫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姚老头姚老太其实并不重视子女读书,他大哥二哥都没读几年书。

姚志华却是块读书的料子,等到姚香玲和王复兴结婚,姚志华正好读初中。王复兴和姚香玲就说服姚老头,让他读了高中,后来大革命高考停了,王复兴又鼓励他去村里当老师。

王复兴当时的说法,姚志华这样一个人,只有别把书本和知识丢了,才能有一分跳出农门的出路。这个年代,干啥都比呆在农村种地强。

所以就算不冲着姚志华,江满也觉得这样两个人不算坏,跟姚老太不一样,因此她对姚香玲夫妻俩也就客气了些。

“大姐,大姐夫,你俩请坐。”江满让出自己的椅子,“我去屋里再拿一个。”

“哎呀,你这么大肚子就别忙活了,老实坐着。”姚香玲拦住她,王复兴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自己去屋里拿了个椅子出来——江满家统共就只有两把椅子,还是她结婚时候置办的。

江满为难地笑笑说:“大姐夫,厨房还有个板凳。”

王复兴又去厨房拿板凳,三个人才都坐下来。

“他三妗子,我这一阵子家里忙没来,才知道这个事。”姚香玲说着脸色就有点尴尬,顿了顿,叹气,“你说志国和志军可真是……志华不在家,你一个大肚婆,这个时候分什么家呀”

江满心说,你能指责你两个弟弟,却不能指责你爹娘,你爹娘做下的事情还不是更过分。

“我娘那个人……”姚香玲叹口气,“他三妗子,我也说过我娘了,咋就突然分家了呢,这个时候分家,还让你一个人搬出来住,你一个女人家大着肚子怎么生活呀。”

“还行,大姐你别太担心,我妹妹会来照顾我。”

听这意思,跳井那事情只怕姚家人还没人在姚香玲面前提呢。江满也懒得说,再怎么样,姚香玲是姚老太的女儿,就算心里知道她娘不好,也不可能帮着旁人骂她娘。再说她住在城里,家里老人孩子的,一两个月也不来一回。

“这事情,志华知道了吗”王复兴问。

“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江满摇头。

“你没给他写信”

“我不知道他地址呀。”

王复兴一愣:“这怎么可能志华去读大学都好几个月了,你们没通过信”

“他给家里写过信,写过几封,一家子人坐一起,香香读了我们听了,娘就收起来了,爹娘会让香香给他回信。”江满笑笑,“他又不单独给我写信,信也到不了我手里,我就是想写,也没法子给他写呀。”

“这个志华!”姚香玲气得嘀咕。

“不行,我回去得跟娘说,等你生孩子,得叫她来照顾你。”姚香玲皱眉,“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你又是头一胎,这怎么行呢。”

“大姐你不用麻烦了。”江满笑,“娘早就跟我说过,农村人,土里刨食的贱命,生孩子就跟那鸡下个蛋似的,哪里坐过月子的。娘说她生了你们五个孩子,还不都是生下来三五天,就照常起来洗衣做饭干活、伺候一家老小了。”

“……”姚香玲窒了一下,“她三妗子,我娘年纪大了,她那人一辈子就那个脾气,你也别太在乎了。”

姚香玲停了停,大约也是对自己的亲娘太了解了,转念又说:“要不,叫他大妗子,或者他二妗子过来,她们好歹生过孩子的。你妹妹就算能来也年轻,她一个没出嫁的姑娘家很多不懂,怎么行,家里总得有个人照顾你坐月子。我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我婆婆就整天叮咛嘱咐,说月子坐不好会落下病根的。”

“大姐摊上个好婆婆。”江满一笑,“大姐,真不用了,大嫂二嫂孩子多,我也不好麻烦别人。再说了,我跟志华……”她停了停,“我跟志华怎么个情形,大姐、大姐夫心里肯定也有数,爹娘是怎么个意思,大家心里都明镜儿似的,都有眼睛看呢。离婚我答应,等暑假姚志华回来,我随时可以跟他去办离婚手续。你们也不用担心我,就算为了孩子,我也不会去寻死的。”

“他三妗子,你说啥话呢,不许说傻话,啥死不死的。”姚香玲沉默了一下,“你们小夫妻的事情,别人也不好说,你也别想太多了。反正眼下,你先得把孩子平安生下来。”

“大姐,有些事,我不想说,我这样死过一回的人,也该想开了。”江满依旧笑笑,很淡漠的样子,“你也别多问了,反正你放心,我分家搬出来住挺好的。”

王复兴坐在一边一直没怎么说话,这时插了一句:“他三妗子,你既然已经搬出来了,自己多照顾自己吧。等你临产,志华估计也该放暑假回来了。”

“那个……给你买了些吃的。”姚香玲指指脚边她带来的袋子,“我早也不知道,早知道,就该多给你带一点。”

王复兴则从身上掏出几张粮票,没递给江满,而是递给了姚香玲。姚香玲抬头看了一眼王复兴,也没数多少,就转手塞到江满手里:“他三妗子,这几斤粮票,你留着用吧。我这个当大姐的,离那么远,也帮不上啥忙。”

“大姐,这我可不能要。”江满忙推拒,“我们乡下,吃菜啥的都方便些,你们在城里,吃粮吃菜更不方便。”

王复兴说:“收着吧。这两年日子好过多了,我们缺不着了,过得去。”

“就是,我们过得去。”姚香玲把粮票塞到江满口袋里,“留着你买些点心啥的,好歹补补身体。你放心,你姐夫刚换了岗位,提拔去当厂里的宣传干事了,待遇也提高了一些。”

“那恭喜大姐夫了。”江满笑道。

姚香玲和王复兴坐了一会儿起身告辞,姚香玲便把带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椅子上,看样子是两包点心。江满起身送他们出去,回来打开一看,觉得这两口子还真是不错的人,他们带来的是一包桃酥,两包红糖。

当地妇女生孩子坐月子,风俗上要吃胡椒和红糖,贫乏年代,别的也没啥东西吃,产妇吃小米和鸡蛋,放红糖。红糖白糖这年代都算是紧缺物资,要糖票,死贵,乡下供销社还太好买。

看得出,这两口子是男人当家。江满心说,姚香玲能嫁给王复兴这样的男人,也是他们姚家老祖宗积德了。

天气热,江满怕红糖受潮,就连纸包一起,找了个小瓷盆子放起来,上头盖上一层油纸,再盖上高粱秆穿成的排子。

她放好了红糖,摸着肚子就在院子里溜达散步,上午的太阳晒在身上有点热,江满索性把大门一关,脱了上衣,只穿个乡下自家做的圆领无袖小衫,悠哉地晒太阳补钙。

而姚香玲出了门,脸上就挂不住了。

“她说死过一回的人了。”姚香玲说,“我总觉着,她说这话时笑的那个样子,让人心里都有点发毛。复兴,你说……这里头是不是发生啥事情了”

“这个志华怎么搞的!你回去给他写封信问问。”王复兴叹气,嘱咐姚香玲,“眼看孩子就要生了,你抽空多来瞧瞧,好歹照应一下。”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6章 高兴 下一章:第18章 临产
热门: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她的小梨涡 权贵的五指山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 雄蜂只会影响我尾针速度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狂欲总裁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