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太心疼了

上一章:第19章 关我屁事 下一章:第21章 有多远滚多远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姚二嫂第二天一大清早过来,太阳还刚刚冒红,江谷雨正在厨房做饭。

姚二嫂就先去了厨房,自己抓了把麦草,在厨房门口烧了一小堆火,伸手烤烤然后从火堆上跨过去。

当地的风俗讲究,说未满月的小婴儿娇贵,生人从外头来会沾上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不能随便接触婴儿,要用火烘一烘,驱除生人气息。

当然,讲究都是人讲究的,不讲究的人家也多得是。

“二嫂来了我姐还没起呢。”江谷雨心里其实有些不太乐意,她来的也太早了。

“嗐,你姐坐月子,她起来干啥呀。我悄悄进去看一眼,她要是没醒,我不吵她。”

姚二嫂把自己烤过了火,便轻手轻脚进屋里,江谷雨不放心地跟在后头。

她一推门,江满听到动静便醒了。一夜醒了好几遍喂奶换尿布,一脸的困倦睡意。

“二嫂来了”

“我来看看你。昨天晚上就想来,我头一回看小孩儿,听人说晚上来不好。”姚二嫂压着嗓门,伸头到床上看孩子,“我看看,哎呦,多俊气的小闺女。看看她爹娘,都是咱村里一等一的人物尖子,这小闺女多好看。”

“二嫂夸的。”明知道人家故意夸,江满还是听着高兴。

姚二嫂坐了一会儿,小声跟江满聊了几句,只说叫江满好好坐月子,倒是没提别的。她来时手里挽着个小篮子,从里头掏出几根丝瓜,一把韭菜,底下还有九个鸡蛋,说送给江满坐月子吃的。

“我们家分了三只鸡不是嘛,有一只抱窝,不下蛋,天一热,另两只隔天一个蛋,才攒这么几个。”姚二嫂说,“你别嫌少,好歹是我这个二伯娘的一点心意。”

“谢谢二嫂了。”江满就冲江谷雨使了个眼色,“谷雨,去看看还有煮熟的鸡蛋吗,拿两个给招娣、领娣吃。”

江谷雨听着江满那意思,就转身去厨房,拿了四个刚煮熟的鸡蛋,放到姚二嫂篮子里。

“喜蛋呀。”姚二嫂笑着说,“那我就拿着了。”

江谷雨送姚二嫂出去,走到大门口,姚二嫂觑着屋门跟江谷雨说:“妹子你可不知道,那个死老太婆,昨天晌午在院子里跟死老头说,生了个丫头片子倒还好了,赶明儿离婚,孩子给谁都无所谓。隔着一道矮墙,我可听得清清楚楚,我怕你姐月子里生气,也没敢提。”

她可不知道,江满要是听见这话,指不定还高兴着呢。

送走姚二嫂,江谷雨回屋就笑着说:“送来九个,拿回去四个,我打赌她又是背着姚家来的。”

“她呀,比姚家其他人可强多了,人还是不错的。”江满道,“她是因为生了两个女儿,总觉着低人一等似的,在姚家总觉着自己不够硬气,你听听她给孩子起的名字吧。”

招娣,领娣,给孩子起这么个名儿。要不是娘家还算得力,姚二嫂只怕过得更糟糕。

江满从这话就想到了自己女儿身上,该给女儿起个什么名字呢

慢慢想,不着急的,村长婶说孩子最早也等三天后再起名字。过去生孩子难养活,容易夭折,老话便说别太早起名字,没名字的小孩鬼神也叫不出来,悄悄先养大一点。

不过不耽误她现在心里琢磨着,不说出来就行了。下意识的,江满想到的名字都是“江什么”,下意识就让孩子跟她姓了。

接下来姐妹俩开始发愁尿布的问题。第一天和夜里的经验证明,江满准备的那几块尿布,根本不够用。这还是晴天,要是一下雨,尿布洗了晒不干,她们家小姑娘就该光屁股了。

家里哪来的旧衣服呀,这年代一块布角都没有乱丢的,旧衣服破的实在不能穿了,还可以撕了做别的用,糊鞋帮子、补衣服,反正剩不下。

江满这一日夜的经验,小孩两个小时左右就要吃一遍奶,换一两遍尿布。昨天下午拉了脐屎,正确说法叫胎便,当时没别人在,姐妹俩差点愁坏了。好嘛,刚学会换尿布技能,她拉便便了。

尤其脐屎那个黑糊糊黏糊糊的,倒不是嫌脏,当妈以后似乎就没那么讲究了,没觉得脏,就是黏糊糊不知道怎么弄干净啊,擦了两块尿布之后,江满决定用温水洗。

想起李医生说的,脐带都还没脱落呢,怕没煮沸的水太多细菌,又让江谷雨赶紧去把开水晾到温热,才终于把小屁股洗干净了。

屁股清爽了,吃完奶,小婴儿惬意地踢了踢小腿,睡了。

新生儿,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她睡了,江满就跟着睡,不然她严重睡眠不足,总是睡一会儿就得各种原因吵醒,饿了尿了哭了,她睡觉也就零零碎碎。

睡了一觉,江满躺靠在床头,指挥江谷雨翻箱倒柜。干啥找找还有没有能当尿布的东西。

其实她们家统共就两个木箱,都翻腾了一遍,哪有什么不穿的旧衣服呀。

“干啥呢这是”肖秀玲一脚踏进来,用手扇扇风,小声地,“哎,这屋里也太热了,你还给小孩包襁褓呢,太热了不行吧”

“秀玲姐来了我找找有啥能当尿布的。”江谷雨说。

“我今天只给她包了两层被单,我把被单叠过来用。”江满努努嘴,小婴儿包了花被单,肚子上再盖了一条毛巾。”我寻思着,要是天再热,我就不给她包东西了,就只给她穿了小衣服,肚子上盖个毛巾。”

“满月了光屁股都行,不过等满月天气也该凉快些了。喏,这是杨杨以前用过的尿布,我找出来几块,别的都让我娘纳鞋底用了。”肖秀玲把尿布递给江谷雨,嘱咐道,“去用开水烫烫,放了老长时间了。”

“妹妹。”小陆杨甩掉鞋子,自觉自发就往床上爬,扒在床边看着小婴儿傻乐呵,“妈妈,我怎么觉得她还没长大”

“你要是看她一天长一大截,你婶子该慌了。哎你离小妹妹远点儿,可不许碰她。”肖秀玲笑着把小陆杨抱下来。

“妈妈,我要妹妹,你把她抱我们家去。”

“抱我们家去,你怎么喂她你有奶给她吃啊”

小陆杨二话不说,两手把小汗衫往上一扒,露出光溜溜的小胸脯,低头看了看小脸沮丧:“我……我回家就长奶奶,我给她吃奶。”

哎呦喂……三个大人笑得肚子疼。小陆杨耍了一回宝,自己摸摸脑袋也咧着嘴笑。

“我得想法子给她弄点尿布。”江满说,“尿布不够可太愁人了,尿一多,洗的还没干,没得用了。其实买新棉布也用不了几个钱,可就是没布票啊。”

“你这还幸亏是夏天呢。”肖秀玲笑,“你是得多准备点儿,她少说用尿布也得用到一周岁吧等到了冬天,碰上雨雪,洗尿布好几天也不干。”

“再想想法子。我听说县城有不要布票的棉纱布,医院用的那种,就是碰巧了才能有,不容易买到。再说去县城大老远的,也不方便。”

“哎,我想起一个人来。”肖秀玲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那天听队长婶说过,小刘公安家里有人在县城供销社工作,好像还是个领导。”

“谷雨,靠你了。”江满一听就来了精神,两眼发光地望着江谷雨。

“不是……姐你啥意思呀!”

“没啥意思呀。”江满一脸无辜,“我坐月子呢,你不去,总不能指望我爬起来去找刘江东吧”

“真没别的意思,全都为了你大外甥女。”肖秀玲笑眯眯把江谷雨往外推。

好吧,她去!江谷雨一边往外走,一边对屋里那两个当妈的着实无奈。怎么嫁人当妈以后,这两位就变得这么八卦了。心累。

等她走了,肖秀玲笑着坐回床边,两人相视一笑。

“你看,有门不有门得叫谁给操心一下呀。”

“我拿不准。”江满老实说,“不是说我们家谷雨不好,可小刘那条件摆在那儿。”

“你那是没看见。”肖秀玲笑起来,“我可亲眼看见了的,昨天我来,刚好小刘来你们家,你坐月子他就没进来。就在大门口跟谷雨说明早他可能还来咱村有事,问谷雨有啥要捎带的,他从镇上给带来。啧啧你可没看见,眉梢眼角都是笑。我看反倒是谷雨,不太开窍还是怎么的。”

“有没有门,有一个开窍的就行了,俩人都精着呢。”江满一琢磨,肖秀玲这么一说她倒想起来了,今天早晨江谷雨买了两把挂面回来,说是叫人给捎带的,可没说谁,她只当村里谁给带的,也就没问。

随他们去吧,这情况,小刘那边要不是那意思,只是一片好心帮助她,别人瞎操心可就尴尬了。

“妈妈,你们说啥呀”小陆杨听得一脸不解。

“没说啥,你玩你的。”肖秀玲忽悠儿子,“你去院子里看看,可能有蝴蝶飞来了。”

小陆杨一听,果然跑去院子里玩去了。

“奶够吃吗”

“好像不太够。”江满发愁,“我看她吃不饱似的,也不胀奶,一早上还好,能够吃,下午奶就更少了,她就光哭闹,睡一会就醒了哭闹。”

肖秀玲:“你太瘦了。你得多喝汤,使劲喝。”

说着村长婶来了,也是关心奶不够的问题,嘀咕道:“今天四天了吧,按说下奶该够吃了。奶不够,要催奶得趁早,我回去叫人给你捉几条鲫鱼来烧汤。”

“婶子你可别麻烦,我明早叫谷雨去镇上买,或者去西边水库买,街上而今有私人卖东西了,鱼虾青菜之类的都有。”

连喝两顿鲫鱼汤之后,奶水真的多了一些,起码小婴儿不至于饿的哇哇哭了。这身体太瘦了,一点油水都没有,不多喝汤水,奶就不够吃,一碗鱼汤下去立竿见影,奶水明显见多,小孩吃得饱,睡得也实了。

于是江满就交代江谷雨,只要遇上街上有卖鲫鱼的,就买几条来。其实很便宜,村民从河里、水库里捉来卖的,鲫鱼刺多没肉,老百姓没油捣鼓吃它,卖得跟青菜一样便宜。

可就是不一定有。遇巧了有人捉,才有人卖。

又听人说,喝老母鸡汤最催奶,奶水多还好,可是这年头一家养几只鸡,也不准养多,留着生蛋的,鸡蛋卖给供销社,换个盐和火柴钱,是家庭零花的一个主要来源,因此老母鸡很少有人卖。

不然,杀一只江满把目光盯上了自家的三只老母鸡。

舍不得是舍不得,可什么也比不上女儿吃奶重要,本来就小,生下来才五斤三两,奶再不够吃,小孩饿得哇哇哭太心疼人了。

杀!鸡蛋不够吃可以买,女儿吃不饱,长不快,往后可没法补上。

“谷雨,明天早晨杀只鸡。嗯,杀那只芦花鸡,那鸡胖。”

“姐,真杀呀。”江谷雨吓了一跳,“我还寻思去谁家买一只呢,自家的鸡能下蛋,有点舍不得杀。”

“你舍不得杀,人家也舍不得卖,杀了吧,杀了喝汤吃肉。”江满挥挥手,笑着打趣江谷雨,“放心吧,你姐是吃肉的命,早晚缺不了肉吃的。早晚有你吃肉吃腻味的那一天。”

“吃肉都能吃腻味了”江谷雨只当她开玩笑,“姐,那恐怕是旧社会老地主。”

第二天,一早江满吃了一小碗挂面,加上两个荷包蛋。她喂奶哄孩子,江谷雨就去搞卫生洗尿布,收拾好了,江谷雨磨刀霍霍正准备杀鸡呢,也该是那只芦花鸡命大,姚香玲赶早来了,还带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猪蹄来。

“大姐,这么早就来到了”江谷雨迎进来。

“今早巧了,你大姐夫厂里有车去邻县拉料,我顺路搭车到镇上。”姚香玲把猪蹄交给江谷雨,交代她放一把黄豆给江满炖汤,便赶紧去洗手洗脸,洗完手抓一把麦草把身上烤过了,才进屋去看小婴儿。

“哎,这孩子真漂亮。”姚香玲笑道,“我算着你早该生了,这阵子厂里加班就没能来,今天几天了”

“七天了。”

“七天了。”姚香玲扒着襁褓仔细看着小婴儿,小小声地,“嗯,整体看像她爸多一些,脸型鼻子额头,都随她爸,眼睛眉毛有点像你。”

这话可真不招人待见。江满心里不自在,就只笑笑,没接这茬。

“十来天前我给志华去的信,大学里也就这几天该放假了。”姚香玲扒着襁褓,小婴儿则只管闭眼睡觉。“等他回来一看,呦,我大闺女长得可真好看。”

江满撇撇嘴:“大姐,不是我说话难听,我们俩这样子,将来这孩子还不定管谁叫爹呢。”

姚香玲沉默了一下,问:“老家那边,也都没过来看看”

“这不是大姐你来了吗。二嫂来过。”江满一笑,“别人谁来呀。”

姚香玲想说,就算你俩离婚,这也是姚家的孩子,也不定给你带走啊。可现实摆在那儿,就她爹娘那德性,一准不会养的,姚志华上大学总不能带个孩子吧,要真离了婚,这孩子指不定还真要管别人叫爹了。

“也不一定的事儿。”姚香玲说,“我跟你姐夫讨论过,你俩的事儿,别人也不好说,但是志华兴许就没那个意思,你看他也没说啥不是我今天来,就是你大姐夫让我来看看你,看看我侄女儿。有啥缺的有啥难处,你跟我说,我想法子帮你。”

“谢谢大姐和大姐夫了。”江满真心说道,“我其实也没啥难处,横竖我现在也饿不着,大家帮衬我,我就好好养孩子。大姐你看,老宅那边要是知道你来,没准又得骂你,我也不想叫你为难。”

姚香玲王复兴两口子不坏,可她现在不想跟姚家的人多往来。

姚香玲前脚刚走,肖秀玲带着小陆杨来了。江谷雨一个人照顾娘俩,又是个姑娘家,哪里伺候过产妇和孩子啊,很多事情不懂。肖秀玲在家带孩子,每天收拾好家务就来了。

娘俩一个动作,蹑手蹑脚、搞特务活动似的伸头进来,却看见江满躺靠在床头,睁着眼根本没睡。肖秀玲动作一松,笑了。

“我当你睡觉呢,还叫杨杨悄悄的。”

“没睡,姚香铃来了才走。”

“谷雨呢”

“出去了,我叫她去村里再寻摸买一些鸡蛋。”江满说,“明天第九天了,我估摸这几天可能会有亲戚来,先预备着。”

当地习俗,孩子生下来九天,亲戚朋友“送米子”,相当于其他地方的满月宴,只不过时间不同。大约就是亲戚朋友来看看孩子,送点粮食什么的,给大人小孩补养身体。江满这也没别的亲友,也没打算正经操办,但是至近亲朋总还要来的。

“我预备一家给两个红蛋、两个馒头,你看行不”

“那可太行了。”肖秀玲笑道,“你家这小闺女,可是个金贵的,村里人都说你大方呢,鸡蛋茶送三个鸡蛋,红喜蛋给两个,再加馒头,绝对大方的了。”

“是说我生了个丫头还高调呢吧。”江满笑了一声,“我还偏就高调了,你说统共就那几个鸡蛋,全省下来也才几毛钱,能省多少呀。我闺女值钱着呢,在乎这几个鸡蛋做什么。”

“你这么想的,可村里人谁家不是一分一分精打细算的,别人家大多数都送一个鸡蛋、一个馒头,还有不送馒头,光送鸡蛋的。”肖秀玲摇头,“我也觉得别那么抠,生杨杨的时候,他爸就坚持要大方点,都是两个喜蛋。”

陆安平走了有一年半了吧,就没见回来过,村里人都说肖秀玲被抛弃了。可平常江满跟她说话聊天,提到陆安平,肖秀玲的口气真不像。

江满知道,陆安平还会照常给肖秀玲来信,也寄钱寄粮票,肖秀玲日子其实比较宽松。

只是两人感情上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情形,肖秀玲不愿多说,别人也就不好多问了。

说着话,孩子小脑袋动了动,小嘴一张,哇~~

小陆杨本来在院里玩呢,咕咚咕咚跑进来:“妹妹,妹妹,不哭不哭。吃奶奶,婶子快给她吃奶奶。”

连小陆杨都熟悉这操作了,两个大人忍不住笑起来。

江满便扒开被单,先换了尿布,抱起女儿喂奶。天热,小东西憋着劲吮吸,一会儿小脑门上就出汗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小汗珠。

“可真是使出吃奶的劲了。”江满用小块纱布仔细给她擦干净,一边摇头失笑。小路杨则眼巴巴趴在旁边看着。

“杨杨,想不想吃奶,给你吃一口”江满眨眨眼睛,逗小陆杨。

小陆杨小脸居然有点不好意思了,咧嘴笑眯眯跑回妈妈怀里。知道害羞了。

江谷雨抱着一堆东西,一脸兴奋跑进来。

“姐,你看,尿布。”

肖秀玲伸手接过来,一看,这……这什么尿布啊,这不是男式大汗衫吗,白色大汗衫,还是套头圆领的。

“这个,当尿布”肖秀玲好笑地放在床上理开,才发现这汗衫好像有点问题,后背一片巴掌大的蓝颜色,斑斑驳驳,像颜料蹭上去的,又接过一件理开,下边几道蓝颜色。

“说是厂里出的这批货次品,沾上蓝布的颜料了,没法正常卖,他们供销社给挑出来,内部处理了,一块二一件。好的没染色的一块五,便宜三毛钱。”江谷雨得意地咧着嘴笑,“可是不要布票啊,都是他们供销社的职工、亲戚朋友买去穿了,这颜色洗不掉,其实也照样穿。我让小刘去给我们买尿布,说买不要布票的,可巧,就把这个给买来了。”

江满摸了一下,棉布汗衫,布料柔软,很好很好。一块二可也不便宜,但是关键不用布票啊,要不是内部处理,怕得很多人抢着要。

江满忙问:“买到几件”

“买了五件。”江谷雨张开一只手,“这回可够了。我这就去把它拆开,给咱大外甥女当尿布。”

“低调点,别跟人说。”肖秀玲捂嘴笑道,“你这个,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又得一堆人说你姐浪费,糟践东西。”

“开水先烫一遍。”孩子吃饱奶,贴着她胸口睡了,小脑袋蹭着妈妈的肚子,江满小心把孩子放到床上,压低声音说:“这可得好好谢谢小刘。”

“对了,小刘还在门口等着呢。”江谷雨一拍脑袋,赶紧跑出去了。

“瞧见没”肖秀玲用下巴指了指门外,“这么快,小刘一准是得了谷雨的委托,屁颠屁颠骑车跑去县城了。”

江满不禁啧了一声,估计还真是。

五件大汗衫,江谷雨拆开,开水烫过,洗净晒干,大晌午的毒太阳一晒,下午小婴儿就用上了崭新的尿布。

江满摸着那柔软干爽的新棉布,还带着阳光的味道,满意多了。

“谷雨,挑一块干净没染上颜色的,我给她做件小衣服。”

给孩子准备的两件小衣服,都是江满撕了自己的旧衣服缝的,心里下意识就想着,我女儿还没穿上新衣服呢。

她月子第八天,自己觉得身体还不错,就开始每天下床走动几步,全当恢复运动了。自己认为做针线没问题。

可是江谷雨却不同意,忙说:“我来做吧,我针线又不比你差。人家说月子里不能捏针干活,会伤眼。”

“你做就你做,把前边的衣襟做长一点,做成双层,好护住小肚子。”

江满从肖秀玲和队长婶口中得到的经验,小婴儿的肚子一定要保护好,天特别热的时候,胳膊腿可以露出来,小肚子一定不能露,人太小,肚子受凉会吐奶拉肚子的。

姚香玲送来的那个猪蹄立了功劳的,上午炖了黄豆猪蹄汤,喝了两顿,奶水就明显见多了,小婴儿吃奶的时候咕咚咕咚地咽,每每吃得一脑门汗,吃饱了小肚子鼓鼓的。

可是,这一两天却老哭闹。吃饱了,没尿湿,还会睡着睡着就醒了哭闹,江满就有些着急了。

她跟江谷雨一说,姐妹俩就把襁褓解开,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连小脚趾头都一个一个仔细看过了,没啥不对呀。

小屁股没红,咯吱窝和腿根、腿窝有点潮,不过也没红,这些都是听人说过的,江满经常注意,保持干燥,都没有发红。脐带已经正常脱落了,蚊帐每晚都小心捉过了,身上也没发现蚊子咬的包。

队长婶说小女娃出生三天要穿耳洞,过去女孩都是出生三天穿耳洞,三天穿的耳洞不会长起来,江满也愣是没舍得给穿。还有谁说要用布条把小腿缠起来,绑直了,不然长大会罗圈腿,江满也愣是没给缠。她可不相信这些陋习,小腿自由自在地踢呀踢多好,好好的骨头缠变形了呢

总之一切不科学的育儿方式,到她这儿一律抛除。

那她到底哭闹什么呀,愁人。

江满三根手指并拢,干脆给小婴儿屁股上轻轻来了一下:“哭你奶奶个腿儿。”

肖秀玲会这么笑骂,她也学会了。

“看看后脑勺呢”江满检查一遍不放心,想想孩子一直躺着,也就后脑勺没看了。她小心托着小脑袋和屁股,把婴儿的身体翻过来,看了看后脑勺,没啥呀,目光却忽然发现一道红。

耳朵下边。

耳根,耳垂底下,一道刺目的殷红。

“这是咋的了”江满压低声音惊呼。

“我看看。”江谷雨赶紧凑过来,哎哟一声:“这地方淹了看看这都要破了,这可咋办呀……”

江满赶紧把孩子放平,翻到另一侧,耳根也赫然看见一道刺目的潮红,比那边还严重,耳朵下边红红的一道沟,都已经破皮了,往外渗液。

她心里不禁狠狠一抽。

天热,没经验,小耳朵这地方又根本不注意,淌汗,溢奶,潮湿,这是硬生生淹的。江满盯着看着,抱着孩子又心疼又自责,差点疼得掉眼泪。

喂完奶也只把嘴角腮帮子仔细擦干净,怎么就没想到这地方呢!

这么点小人人,不会说话也不会动,给多少罪就受多少罪啊。

“我去问问秀玲姐和队长婶。”江谷雨慌慌张张跑出去了。

队长婶离得近,先来到的,看了就说这是一不留神,淹破了。

“不碍事的,过去说月子孩红屁股、红胳肢窝、红腿根的,弄点儿香油抹抹,再不然,你给她弄点香灰,抹几回就好了,再省事儿的,草木灰也行,碾碎弄得细细的。”

队长婶说着就准备去弄香灰,这年代反对封建迷信,也不知队长婶从哪儿弄了香灰来,小小一纸包拿来。

江满拿着那香灰,也不敢擦,又不敢不擦,反正怎么都不放心。然后肖秀玲和江谷雨一起回来了。

肖秀玲首先就否定了擦香灰:“我娘说,擦香灰草灰是有用,可是会黑黑的,皮肤留好长时间的黑印子,还会结一层硬痂。以前杨杨红屁股,腿根也容易潮,发红,我给他用结婚时买的鹅蛋香粉,可惜都用完了。这几年也不知怎么的,结婚连香粉都不容易买到。”

“那怎么办”江满忙问,“镇上供销社能不能有”

肖秀玲趴下来仔细察看了一遍,摇头不放心:“人家那个擦粉,都是发红没破的,我看她这边耳根都有点淹破皮了,不知道能不能擦呀。”

“我上街去问问李医生。秀玲姐,我要是回来晚了,你帮我给我姐做饭,锅里还有我上午炖的猪蹄汤,天热你煮开了,别变质了,给她下一小把挂面。”

“我知道,你快去吧。”

江谷雨匆匆跑了一趟公社卫生院,巧了,李医生歇班,值班的另一个医生见惯不惊地说不碍事,常有的事儿,保持干燥几天就好了。要是有的话,可以抹点儿香油,熬熟了的芝麻香油。

“她说要经常注意,保持干燥。说擦脸的香粉有一股子香味,有刺激,还容易扑到小孩鼻子里嘴里,最好别给小婴儿用,要是擦粉得小心,经常擦擦腿根、腋窝,防止淹了发红,已经破了的地方还不能擦。现在城里有专门给小孩用的爽身粉,那个最好了,就是我去供销社问了,没有,咱这小地方没有卖的。”

江谷雨一口气说完,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碗水。

爽身粉都买不到,她女儿生在这个鬼地方这个年代,受了多少委屈啊!江满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开始琢磨,哪里能弄到香油。

芝麻香油,这东西可稀罕。当地也不种芝麻,花生油家家都是论滴吃的,想想油钩子吧。

“谷雨,你先去村里问问,指不定碰巧了谁家有香油。”江满一咬牙,先找找,万一不行,明天得赶紧想别的法子。

江谷雨和肖秀玲在村里问了好多家,也没找到香油。不过既然找到了根源,江满就小心注意起来,努力让小耳朵保持干燥,第二天早晨虽然还红红的,表面起码没那样溃破渗水了,好像变得干了一点,可还那样殷红的,看一次让人心里抽痛一次。

江满稍稍松了口气,盘算着想法子买婴儿爽身粉,还是再想法子找香油。

“姐,你别着急,我去找找小刘。他不是经常回县城吗,叫他帮咱看看能不能买到粉。”江谷雨趴在小婴儿的耳根上仔细看过半天,心疼半天,才拿了尿布出去洗。

她端着尿布,刚走到院子里,迎面便看见姚志华了。

姚志华拎着个很大的行李包,铁青着一张脸,大踏步走进来。</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9章 关我屁事 下一章:第21章 有多远滚多远
热门: 总裁爹地不好惹 我在生存游戏里搞基建 被校草补课的日子里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 满好感度的男朋友突然要分手 他在云之南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当剧情降临 玉无香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