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惦记我闺女

上一章:第30章 不速之客 下一章:第32章 备受关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所以你眼里我就是个奶瓶的作用。”江满平淡说道,“姚志华,你要是不忙,我们现在说个事。”

“巧了,我正好也要跟你说个事,正经事。”姚志华顿了下,跑去拿来两张纸,那种普通的信纸,坐下来笑道:“别的事先放放,咱们先谈个正经事,你说小孩给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江满居然有点没跟上他的脑回路。这么郑重其事弄两张纸,还以为他拟定什么离婚协议呢。江满顿时就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离婚随时欢迎,但有一条,她这人可不吃半点亏。

结果这哥们说要给孩子起名字

“女诗经,男楚辞,我回来之前吧,不知道男孩女孩,先想了几个名字,回来这两天,又想了几个,你听我跟你一个一个说啊……”

江满没等他说,一伸手,从他手里拿过那两张纸,扫了一眼,苍劲的钢笔字,写的沅芷澧兰,瑾瑜琼琅……大抵就是这一类的字,香草美玉,这个年代的男人起名字也就这风格了。

关键是,不管他起出多好听的名字,江满根本就没打算给孩子叫。

她辛辛苦苦生的女儿,才不会让给别人起名字,亲爹也不行。

“我想好了,叫畅畅。”江满把那两张纸还给他。

“”姚志华顿了下,“畅畅,唱歌的唱,还是欢畅的畅”

“欢畅的畅。”江满挑衅地抿嘴一笑,“我就觉着,你娘这样一巴掌一巴掌往你脸上抽,挺叫人畅快的。”

“……”姚志华脸色变了变,心累。想想真觉得天道轮回,以前他总觉着那是爹娘,爹娘对他总是好的,要孝敬着的。

“我心里已经够堵的了,你就行行好,别再挤兑我了。”姚志华顿了顿,叹气,“江满,说真的,我放假回来之前,大姐大姐夫给我写信,说你差点出了事,我当时还不太敢信我娘和香香会是那样,等我一回来……”

结果回来以后,听村民们一说,才知道他大姐大姐夫信里说的,已经是经过委婉美化了的,还只是一部分,事实更加过分。

“算了,不说这些了,江满,过去了就过去了,横竖我们以后也不跟老宅在一起过。我知道这些亏欠你了,我娘那人……你以后就远着她些,我保证不能说你什么。”

他把那两张纸接过来,拿笔把“姚畅畅”添在上面,端详了一下,“畅,姚畅畅……那我想想再说。哎对了,你要说什么事”

江满本来想问他,你女同学都找上门来了,你打算啥时候离婚呀,可被他这么一打岔,江满又改了主意。

她现在坐着月子,带着孩子,每天鸡汤鱼汤吃着,她急什么呀,偏偏就等着看看,他姚志华啥时候提出来。

“我想说……你不去看看你那个女同学人家大老远为着你来的。”

“……”姚志华手上的动作一顿,看看江满,停了停,慢吞吞把那两张纸折叠好,往上衣兜里一装,欲言又止。

“江满,你现在……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姚志华叹气,“行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她一个老同学,来者是客,咱们生孩子,人家来给咱闺女送礼物的,今天晚了,我明早再过去看看。别的,我跟你保证真没别的事儿。”

他起身出去,走到门口想起什么,居然又转身交代了一句:

“我去水库洗澡,下鱼笼子。”抬抬胳膊示意衣袖,“今天老天爷算是给我们帮忙的,天气比前两天还算凉快,客人来了也没那么热。可是我这一天到晚下来,身上汗都湿了几回了。早晨买肉顺带给你买了两根排骨,上午没顾上弄,吊在井里,叫谷雨给你炖了,我晚一点等你们洗刷收拾好了再回来。”

“哎。”江满叫住他,纯属好奇,“你哪来的肉票今天你买了好几斤肉吧,还有办酒的钱。”

“也就买了几斤肉值钱,加上鸡蛋,剩下都是些个萝卜青菜的。”

这年代农村,几斤肉办个好样的喜事了。

姚志华索性走回来,站在床前解释道:“我之前在学校,帮人辅导过两个高考生,人家酬谢我,收了一点钱,肉票是我同学找人帮我兑换的,还有那个奶粉和麦乳精。今年高考不是政策放宽吗,人比去年还多,我高考成绩不错,又是农村家境,教授给介绍的。”

“嚯,学会赚外快了”江满挑眉。

“这回没钱了,真没钱了,这回花光了。”姚志华笑着举起两只手,“所以接下来,你好歹得给我点钱花。我日常也得买家用的东西。”

他说着,俯身去床头拿女儿的小帽子,今天随份子的红包都在里头了,据说红包给孩子压惊,江满也就没忙着收起来。他想拿,江满则一抬手,啪地拍开了他的手。

姚志华抗议的眼神看她,江满也不管他,自己把红包都拿了过来。少的一块两块,多的三块五块,她一连拆了五六个红包,凑齐了十块钱递给姚志华。

“这给你,行了吧一人一半,我看统共也就收二十来块钱,里头还包括你大姐和我娘家两个大头。”

“估计也就一二十块,反正是人情来往,你记一下,过后人家有喜事别给少了。”姚志华接过那十块钱,刚想走却又笑道,“江满,你这样就对了,有事就说,我也好知道你想的啥,你以前,就是太不爱说话了。”

江满忽然不想理他。

夕阳满天,他去拎了鱼笼子,经过厨房跟江谷雨交代了一声,步履悠闲下水库洗澡。

江满则把剩下的红包都拆了,钱收起来,小婴儿又开始哇哇了。

也该饿了,江满赶紧溜下床去洗手,回来给孩子换尿布喂奶。

第二天早晨天一亮,江谷雨刚起床出了屋门,院里姚志华也已经起来了。他现在有了张木床,就放在院子里,白天放梧桐底下,就是蚊帐还没弄到,上半夜熏跑的蚊子,下半夜指不定又杀回来了。

姚志华洗漱完,把昨晚捉到的几条小鲤鱼杀了收拾好,留给江满早饭炖汤,进屋瞅瞅人家娘儿俩还在睡,就悄悄出来。

“谷雨,我出去一下啊,你姐要问你跟她说一声。”

“出去好了。”江谷雨故意问,“还回来吗”

姚志华磨了一下牙,装作没听见,走了。

他一路径直去姚家老宅,镇上没有到县城专门的车,只有两班过路车,得提早去等着,赶不上就误了。所以他推门进去,赵明歌和姚香香都已经起来了,正在院子里洗漱收拾。

见他来了,姚香香就冲赵明歌挤眼笑笑,下巴示意了一下,赵明歌转头看看他,像是有点没精神,笑了一下,就低下头洗脸了。

“赵明歌。”姚志华叫了一声,“谢谢啊,还让你花钱给我女儿买毯子,你看我昨天忙的都没顾上过来。”

“谢啥呀。”赵明歌低头拨弄着水盆,“我不也喜欢小孩吗。孩子挺好吧”

“挺好,生下来五斤三两,前天我拿秤称,六斤三两了,十一天长了整整一斤。”姚志华笑。

顿了顿问道:“赵明歌,听说你昨天来给香香送复习资料你什么时候跟香香熟络上了,这丫头不懂事,我们家老小,都让家里惯坏了,惯的她有些事情都不知道好歹。你工作忙,往后可别这么麻烦了。”

赵明歌低头不语,姚香香在旁边叫起来:“三哥,你说谁呢!”

“说你呢!”姚志华一扭头,脸色一变。

“志华,你来了”

姚志华一转脸,原来他大姐姚香玲也在,听见他来了,忙从厨房出来。

“哎,大姐。”姚志华走过去,“你昨晚没走啊。”

“别提了,昨天下午没赶上车。”姚香玲用眼色示意了一下背对着她的赵明歌,她刚想走时正好遇上了,本来让姚香香送她走的,略一耽误,“结果我跑到镇上一问,车都过去了,我又一路走回来,倒霉催的。”说着冲赵明歌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你等会儿也走”

“走啊,我家里一大摊子,不走行吗。”

“哎,那你跟赵明歌两个人,正好一起送。”姚志华说,“那你们赶紧的,我出去看看,能不能给你们找个驴车。”

姚老太从厨房里出来,瞥了姚志华一眼,板着脸说:“你还知道回家呀,你还知道有爹有娘啊。”

“娘,一大早上您又咋了。”姚香玲无奈叫道,“您自己儿子,老三那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娘儿俩,您就不能好好说话。”

“你这是数落我了”姚老太翻眼冲着姚香玲去了。

“我哪敢数落您呀,得,您也别气,我一会儿就走了。”姚香玲顿了顿,忍不住补上一句,“您要是不待见我,大不了我以后少来。”

姚老太脸色一变,张嘴就想骂人,姚香香赶紧在后边悄悄拽了她一下。真把姚香玲骂走了以后不上门,对谁都没好处。

“不一定能找到驴车。”姚香香梳着辫子走过来,“大姐,要不你再过一宿,好容易来的,叫三哥骑车先送送明歌姐呗。”

姚香玲淡淡瞟了她一眼,没搭理,姚志华则连个眼色都没给她。姚香香吃了冷脸,气得身子一扭,走开了。

“我也想多住一宿,可是我得上班啊,你大姐夫工作忙,我自己也得上班,我家里老的小的还一大摊子,我不回会去咋弄。”姚香玲说给旁人听。

她们收拾吃早饭,姚志华出门绕了一圈,回来笑道:“巧了,生产队今早要派人去镇上领农药,拉毛驴车去。赵明歌,大姐,你俩快点吃,正好跟着车走。”

姚老太对她这个干闺女还真不错,一早晨居然煮了大米粥,还炒了丝瓜和豆角。赵明歌慢吞吞吃了半碗米粥,就放下碗说吃饱了。

“志华,你……现在挺忙的”

“挺忙的。”姚志华说,“小孩小,没满月,我媳妇坐月子呢,大人小孩都得人照顾。”

“那你哪天去县城”赵明歌低头笑了下,“几个老同学都问起你呢,有空一起聚一聚。”

“哎,去县城可真不一定。放假放到八月底,我这忙着看孩子呢,要是哪天能空闲出来,兴许过去看看。”

“三哥,你哪有那么忙。”姚香香插嘴道,“明歌姐,你有空再来玩,反正我都在家呢。”

“你明歌姐忙着呢。”姚志华说,“香香,人家赵明歌要上班工作,哪来那些闲工夫跟你啰嗦。”转向赵明歌道,“赵明歌,你以后少搭理她,香香不懂事。”

“三哥!”姚香香气恼地叫了一声,姚志华则抬头盯了她一眼。

这时大门口有人吆喝了一声,姚志华抬头看了下,笑道:“是赶车去镇上的姚大军,我去叫他等会儿。”

姚香玲和赵明歌一听,赶紧收拾了一下东西,告辞了出门坐车。赵明歌提着个手提包,只管低头走路,姚香香则亲热地挽着她胳膊送出去。姚香玲拉在最后,觑着姚老太也走到前边去了,伸手拉住姚志华胳膊。

“志华,我看这个……也就那样儿,人物长相又不比你媳妇强,没你媳妇好看。我说句难听的,你要是真打算离婚找个城里的,就凭你,啥样的你找不到你非得要她呢。这种女的,明知道人家里媳妇孩子的,我反正不喜欢这样……”姚香玲想了想,找了个合适的词儿,“上赶着的。”

“哎呀大姐,你就别操这心了,我心里有数。”

“你有啥数啊你!”姚香玲责备道,“你要有数,她怎么上赶着到咱家来的她一个没结婚女的不要名声,你一个大学生,你还要在乎名声呢,要没那意思,你可别惹一身腥。”

“哎呀大姐,你看我这态度还不够明白呀”姚志华脸色有些无奈,摊手,“你看看我,放假回到家,算上回来的那天,算上今天统共才五天,我忙的脚后跟都不落地,有些事我都还没弄明白呢。就像你说的,她一个没结婚的女的,老同学来走动一下,我是能骂她还是能轰她闹出来谁都不好看,这事情怕也是咱娘折腾出来的,我骂谁呀我!”

提起姚老太,姚香玲只想叹气。

“还有个事情……我想来想去,还是先跟你说一声。”姚香玲欲言又止,停了停还是说了出来,“你媳妇也挺可怜,你俩要好好的当我没说,你要是真决定离婚,孩子就别给她了,她带着个孩子也不好再嫁人,你肯定是没法带孩子,就把孩子给我吧,我两个儿子,跟你大姐夫私下里一说,觉得养个小闺女也挺好,一准一家子疼她。”

“大姐!”姚志华吃惊地瞪大眼睛,“我刚生个闺女,我自己还没稀罕够呢!你知不知道我都没抱上几回,你你……你以后少来,合着是惦记我闺女了。”

“我……”

“你什么你!”姚志华抢白道,“我就不明白了,怎么那么多人都认定我要离婚了,连你也这么说!”

“大姐,你快点,这等着呢。”姚香香在门外喊了一声,“你跟三哥说啥呢”

“没说啥!”姚志华应了一声。他比姚香玲小了十好几岁,一不乐意就冲姚香玲翻了个大白眼,使性子似的把她往外推,“行了行了,大姐你赶紧走吧,路上自己小心。”

送走赵明歌和姚香玲,姚志华在门口站了站,还没说走呢,姚香香一把把他往家里拉。

“三哥,你咋回事啊,你说说你,人家明歌姐是咋对你的,你可不怕叫人家伤心。”

姚志华看看她,抬高胳膊挣开她,自己扭头走进院子,拿了个板凳在屋门口坐下。

“香香,你跟你的明歌姐,啥时候这么好了”姚志华慢吞吞问了一句,想了想,“我记得,赵明歌是六八年春天去东北插队的,去年冬天才回来,她走之前你才八.九岁,你也就年前才认识她吧,也就是我开学之前,她跟几个同学一起来过一趟。”

“我跟明歌姐合得来,不信你问咱娘。明歌姐有文化还是城里人,长得漂亮,工作也好,有的人就没法跟她比。三哥,你以前到二十好几岁不找对象,明明就是忘不了明歌姐吧,你说你现在咋回事,你难道忘了你们过去的感情”

姚志华侧目:“香香,你一个还没找婆家的年轻姑娘,说这些话臊不臊我二十几岁不找对象,那是我自己的事儿,跟别人有什么相关”

“你别数落你妹,这姑娘是奔着你来的,不因为你,咱家谁知道她是谁呀。”姚老太接了一句,“老三,你可别糊涂,这姑娘我都问了,她爹原本是卫生局的副局长,后来不是被打倒调去烧锅炉了吗,现在人家落实政策,还当上正局长了。这姑娘我看好了,哪哪都好,身份配得上你也孝顺,来一趟给我买一趟东西。过去你俩好的事情家里又不是不知道,她对你、对咱家可真没得说。”

“老三你看看你,不是娘说你,十二天给小孩送米办酒,又是酒又是肉的,人家十二天是男孩送米,你也不怕人家笑话。娘知道你心软,舍不得小孩,可是生了个女孩,赔钱货,早晚是别人家的人,你再疼她也没用,你将来,孩子谁还不能给你生啊。你还真跟那个农村户口的糟瘟女人过一辈子好不容易咱家你出息了,成了国家的人,你可别自己想不开。”

“娘。”姚志华指指姚香香,“香香还听着呢,你一口一个赔钱货,可不怕她寒心。”

转向姚香香,“香香,你不是要我帮你辅导吗,我给你在沪城买了复习资料,忘了拿了,你跟我去拿一趟。”

他说着站起来就走,姚香香一听有点高兴,赶紧跟了上去。

姚志华步子大,姚香香就一路小碎步跑着跟上他。

“香香,我问你,你今年没考上高中,你是不是真的还打算继续考下去”姚志华边走边口气随意地问起。

“想啊。”姚香香撅着嘴说,“我可不想当一辈子农民。”

“你从我开学走了就整天躲在家说复习功课,暑假前连个高中都没考上,你到底复习的什么!”姚志华训斥道,“明年还打算考,明年你都二十岁了,再去上高一,你自己还真不着急。”

“我,我明年打算考中专来着,明歌姐都跟我参考了,读高中可能是有点晚了,我好好复习一年,明年考个中专。”

“那你倒是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啊,怎么什么事你都掺和。你当中专好考是吧,我告诉你,中专比高中还难考。就你这样的,初中闹革命就没正经上过几天课,又不想干活又不想务农,懒得不成样子,考不上学校你将来喝西北风去吧。”

“三哥,我是你亲妹妹吧”姚香香气急败坏。

“你得亏是我妹妹,不然我可懒得说你。”姚志华看着她,口气合缓了一些,“香香我问你啊,我记得我开学走之前,赵明歌跟几个同学一起来过的,也没见你俩多好。之后你俩咋处到一起的,咋这么好了”

“明歌姐人好。”姚香香说,“我跟她合得来呗。”

“跟我说说,你明歌姐都给你啥好处了她肯定有法子帮你吧,我可记得,哪个嫂子嫁过门来,都被你挑剔的不成样子。”

兴许是他脸色如常,口气也不算差,姚香香居然笑嘻嘻地说:“三哥,我跟你说,明歌姐人是真的好,她都帮我考虑过了,要是我考不上高中,就先让她爸爸安排我去县医院当临时工护士,她爸爸是卫生局局长,办这点事还不简单。然后给我弄个脱产进修的名额,送我去读卫校,有她爸帮着,用不了几年就能转正了,我就是正儿八经的城里护士了。”

“所以你就藏我的信”姚志华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我问你,是你自己干的还是谁撺掇你的按说你这个脑子,自己未必想得到,是娘给你的主意,还是赵明歌”</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30章 不速之客 下一章:第32章 备受关注
热门: 帝宠令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被校草补课的日子里 我的幼驯染不可能是首领宰 全能福气包:带着显微镜穿越乱世 旧欢新宠,总裁,你好棒!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七十年代漂亮女配 媚者无疆 与木之本君的恋爱日常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