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诚意和厨艺

上一章:第34章 小祖宗 下一章:第36章 耍流氓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啧,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挺对。”肖秀玲笑道,“可惜呀,咱俩这么说话,叫村里那些老太太听见了,一准又得数落,又得说哪有让大男人怎样怎样的。有人就是觉得,女人天生就该干这些,不然还叫啥女人。”

“对。”江满说,“所以赶明儿我女儿长大了,不想结婚嫁人我保证支持。”

“说什么傻话呢你。”肖秀玲笑道,“净胡说八道。”

“怎么就不行了”江满反问,“我真支持。她长大了要说不想结婚,只要她自己乐意,自己生活得舒服。为什么就非得结婚嫁人这个世界男女本来就不公平,结婚嫁人生孩子,操心费力操持一个家,指不定还挨男人和婆家欺负,就一定是好的了”

“……”肖秀玲愣了愣,摇头失笑,“以前还说你不爱说话,现在才发现,你歪理还挺多的。”

“我还想让小孩跟我姓江呢,姚志华差点跟我着急上火。”江满摇头,告诉肖秀玲,“我们起名儿了,叫畅畅。”

“畅畅”肖秀玲确认了一下,笑道,“这名字好,果然人家爸爸是大学生。”

江满:“什么呀,明明是她妈起出来的。”

“那她妈也很有水平。”肖秀玲笑,招呼院里的小陆杨,“杨杨,快进来,我跟你说小妹妹有名字了。”

肖秀玲一来,姚志华不想掺和两个女人家说话,就出去了,在院子里洗完了尿布,洗完了一家三口的衣裳,坐着板凳跟小陆杨在树荫下,他拿刻刀刻那块田黄石名章,小陆杨就掐了根小葱叶子,在嘴里咬着玩,一边扒在他腿上粘人,叫他捉蜻蜓。

一听见肖秀玲喊,小陆杨屁颠屁颠跑进屋,肖秀玲就教他喊“畅畅”。

“畅畅。”小陆扬歪着小脑袋,“小妹妹要唱歌吗”

“不是唱歌的唱。”江满说,“是心情高兴舒畅那个畅,就是心里很高兴。”

“小妹妹高兴吗”

“对,小妹妹高兴。”

天气不是热死人,也没刮风,早晨不到九点钟的太阳,江满就把小婴儿用薄薄的襁褓包起来,抱到门旁,侧坐着让她晒晒太阳。

她其实有点担心小孩缺钙,这年代也从来没听到“补钙”的说法,孕期里没补,原主索性都营养不良,现在哺乳,娘俩也都没补钙。

不过看看乡村这些孩子,一个一个倒是不胖,可就算黑瘦,也都很有精神,太阳晒得多。

她心里估摸着,抱着小孩在门口晒了十来分钟,肖秀玲催她:“你还没满月呢,还是回去床上躺着吧,不要老坐着,对腰不好。”

“没事,这才多大会儿,今天都半个月了。”

“你还是小心点,谷雨没在,我待会儿得跟姚志华使使坏,叫他管着你点儿。”

肖秀玲坐了一会儿,就带着小陆杨走了。小陆杨不肯走,拖着屁股说,想跟姚志华去捉知了。

“你叔忙呢,回去叫你小舅给你捉。”肖秀玲赶紧把小家伙哄走了,“跟叔和婶子再见。”

“叔婶再见。”小陆杨摆摆手,“畅畅小妹妹再见。”

“哎,畅畅,你跟哥哥再见。”江满低头看看怀里的小肉团子,“哎,你哪天能跟哥哥再见呀,还真是一把屎一把尿,你昨夜弄了妈妈一手便便,你可给我记着,长大了要是不听话,看我不揍你屁股。”

“你们娘儿俩嘀咕什么呢。”姚志华走过来,不赞同地抬头看看太阳,“抱进去吧,小孩皮肤嫩,别晒黑了,听人说你也得多躺着。”

“晒晒太阳健康。”

“她才多大人家小女娃白白嫩嫩的,晒黑了不好看。”

“现在太阳还不毒,我就给她晒一会儿,哪能就晒黑了晒晒太阳补钙。”江满补上一句,“医生说的,不信你去问。”

于是姚志华在刚才肖秀玲的板凳上坐下来,跟她们娘儿俩面对面坐在一起,凑过去仔细端详小婴儿的脸,柔嫩的皮肤上能看到一层微小的绒毛,阳光下似乎泛着金色光芒,还有细软的胎发和眉毛,也金灿灿的。

姚志华手里拿着刻刀和那块印石,刚才他在纸上用毛笔写好了“姚畅”两个字的印稿,然后借助小圆镜子把反字写在印石上,端详了一会儿还算满意,斟酌着阴刻还是阳刻。

“要不给我抱着晒一会儿”姚志华把刻刀和印石放在一旁,“肖秀玲不是说你别坐太久吗,你去躺着,我抱一会儿。”

江满抱的累了,干脆给他,自己回去躺下歇着。姚志华小心翼翼接过去,束手束脚地不太敢动,抱了几分钟,还是嫌太阳晒,干脆抱进去了,见江满斜靠在在枕头上,便把小孩放在她身边睡觉。

“秀玲姐说不要老抱她,就跟她放床上,抱多了她就不肯睡觉了。”

“嗯,我记得我们小的时候,一直到高产高升、招娣他们小的时候,都能睡好几个月,还不是在床上睡,睡‘窝子’,你记得不青芽和招娣一前一后生的,干活没人带,放在窝子里睡到了七八个月。”

“那是冬天吧”江满说,“夏天睡窝子,那不是受罪吗。”

农村养娃神器,“窝子”别具一格。其实所谓的“窝子”就是一个长的藤筐,独轮车上用的那种,把长藤筐塞满麦草,中间留个仅够孩子睡觉的窝窝,铺上小被子,就把小孩放在里面睡,除了喂奶换尿布,其他时间都不用管了,哭闹就哭闹,拉了尿了也随他去,反正筐里的麦草就渗进去了,不耽误大人干活,也不用人时刻守着,反正那么点小婴儿他也爬不出来,安全着呢。

这法子未尝不是逼出来的,要干活,要上工,但凡能劳动的都得下田,中间兴许能回来喂一遍奶,就像肖秀玲刚才那句话,孩子多也就随便养养了。

以至于江满在原主的记忆里听过一桩乡村惨剧,说家里大人都下田干活去了,几个月大的孩子留在家里‘睡窝子’,家里的老母猪拱开门跑进屋里,把孩子的脚给啃伤了,一只小脚丫都啃没了,成了残疾。

恐怖。想想都让人脊背一阵发毛。

“所以青芽和招娣都睡得有点呆了,一岁零好几个月还不会说话走路。”姚志华指了指江满,“你可千万别信那些老太太说啊,我觉着那样养出来的小孩都养得不聪明了。”

“养傻了。”江满摇头。她记得八十年代就开始“只生一个好”,现在已经是78年,这往后,孩子就该稀罕起来喽。

她的女儿可不能那么养。

不过姚志华不在家,现在大学虽说不用交学费,生活还有补贴,可多少还得有些日常花销,也就是说,这男人四年之内别指望他养家。

先不说她还打算着出了月子就离婚呢。这阵子相处,姚志华人不算坏,那种内疚弥补的心态江满也感受到了。可就算不管他家里那一帮子,也不管赵明歌的事,可江满这样一个穿越来的独立女性,上辈子压根就没结过婚的,让她只因为穿越来了,就顺带接受这个男人,对不起,做不到啊。

那然后呢现在是1978,大形势还要熬个两三年,她带个孩子也没法干什么,眼下最稳妥的还是在这地方继续呆着,起码有户口、有口粮。她一人在家带个孩子,能把孩子带好就胜利了,所以她也不可能去生产队上工干活。

更别说江满这样的“享乐阶级”,原主虽说是干惯了农活的,可江满是江满,你让她面朝黄土背朝天,头顶烈日去锄禾,拉倒吧。

那么问题来了,她们娘儿俩生计何来

孩子妈也要吃饭,生计是个大问题。

江满觉得她得好好谋划一下,横竖她的孩子,包括她自己,是半点委屈也不想受的。

江满挠挠头,决定先洗个头再想。

“哎,你去帮我烧点水,我想洗头。放一把艾草在里面烧。”

“不是说坐月子不能洗头吗”

“今天半个月了,能洗了。”江满脸苦成一把,“再不洗,不用等到满月我就得脏死。”

外面多少有点风,她只好在屋里洗,姚志华帮她倒水。加了艾叶的水有一股特殊的香气,洗完头,江满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当然,要是能痛痛快快冲个澡就更舒服了。

可惜不能,条件也有限,她也不敢随便在院子里冲凉,队长婶和肖秀玲一再交代的,她还得再等半个月。

“中午吃什么昨天剩的那兔子腿,我把肉拆下来,放小萝卜一起炖,你再吃个馒头,行不”

“你会做”

江满不是太放心,她可不想虐待自己的胃。早晨姚志华起床做饭,给她煮了一碗荷包蛋,放一勺红糖和一点点胡椒,现成的馒头放锅里蒸一下,几乎不需要技术含量的,不过她也吃饱了。

兔肉萝卜汤,好歹是需要一点厨艺的吧

“不就是放到一起炖吗,你吃饭又不能放葱姜蒜,又不能放太多调料。”

江满一想,可也是,这明明也谈不上什么厨艺。

索性就让他去做了,还不错吃,盐没放多,咸淡合适。姚志华自己吃饭就省事多了,一把青辣椒,一根黄瓜,几根生豆角,小半碗蘸酱,大馒头就着,吃得个新鲜生猛嘎嘣脆。

江满吃着兔子肉看看他,觉得现在看别人吃啥都馋。

“怎么啦”姚志华停住吃饭的动作,问她。

“看你吃馋得慌。”江满一脸的生无可恋。

“哈哈哈……”姚志华把黄瓜蘸点酱,咔吧咬了一口,脆生生吃着,很没诚意地安慰她,“再坚持一下,再熬半个月。我出去吃,我不馋你了。”

说着还真端着黄瓜和蘸酱出去了,站在院子里溜达着吃,一派逍遥闲适。

下午太阳下了凉,姚志华说他去水库一趟,昨天晚上下的鱼笼子,现在去收了看看。

结果他走了以后,江满正在休息,听见外头有人“老三、老三”地喊,她听出来是姚老头,就翻个身,只管躺着睡她的觉。

她又不是谁家老三。

姚老头在门口站了站,没人理,估摸着姚志华不在家,就拉着一张脸,犹豫着是等还是先回去。从上次揍了姚香香之后,姚志华就没去过老宅,姚老头一想到这个儿子有可能跟他们离了心,往后都不归家乡了,心里就各种不踏实。

刚想走,看见姚志华拎着个小桶从西边来了。鱼笼子他没拿,继续下在水库里了。

“老三,你出去干啥去了,我喊了半天,里头也没个人吱声。”

“爹”姚志华走过来,“我不在家,江满坐月子不能出来,孩子小呢,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您找我啥事情啊”姚志华推开门,“爹你进来坐”

他招呼完了,放下水桶,就忙着先去收绳上晾晒的尿布和衣服。

姚老头咳嗽了一下,跟着走进去几步,站在门里旁。父子俩倒是有那么点默契,江满坐月子,她没出来,做公公的也不好进去,所以姚志华干脆也不请姚老头进屋。

姚老头就站在门里旁跟他说话,说一个表亲家儿子订婚的事。按照农村惯例,主人家把事情告知给一家之长姚老头,姚老头则安排家里人谁去参加。其实这事情使唤谁都能跑一趟腿,姚老头琢磨着儿子怕是让他娘弄得心里恼了,干脆自己借着机会来了。

一表三千里,前几天畅畅送米办酒都没请到的表亲,姚志华略略一想就有了计较。

“爹,这事情按说是你和娘去一个就行了,怎么还专门来通知我那大哥二哥他们呢”

“嘿,这个事儿,”姚老头说,“这不是你出息了吗,在大城市读大学呢,你表叔想请你去做个陪,他亲家是镇上的,还是个生产队长,想请你去有面子。”

“爹,不是我说你,你们长辈考虑这个事情还真不讲究。”姚志华说,“你想啊,你们长辈一桌喝酒,我去给他陪客,大哥二哥还都不去,是我不好看呢,还是他们主人家不好看”

姚志华把尿布和衣服抱进屋里,见江满搂着孩子侧身往里睡着,顺手就把放脏尿布的盆端了出来。大夏天尿布放那儿会有味道,舀水泡着等会儿洗,他得先做饭了。

姚老头看着他进了菜地摘菜,站了站,忍了又忍,忍不住说道:“老三,这些活儿都是你干这都是女人的活儿,你一个大学生……”

“爹。”姚志华打断他,看了一眼屋里,“我媳妇还在月子里,小孩小姨有事回去几天,你说谁干我这人最懒,男人女人的活我都不想干呢,倒是得有人帮我干呀,这不是大人小孩都没人管吗。二哥二嫂生孩子还有丈母娘帮忙照顾,江满呢,从小没了娘。”

姚老头哪能听不出儿子那一肚子气,讪讪走了,回去忍不住就埋怨姚老太,怪她把老三气得恼了。

然而姚老太关注点也实在奇特,一听简直要捶胸顿足了,她考大学的儿子伺候个女人,妥妥的恨铁不成钢啊。

最有出息的儿子居然自甘堕落,这么伺候个女人,姚老太真觉得没天理了。

于是出去逢人就说,老三媳妇那个女人,简直是太不像话了,生了个丫头片子,还跟皇娘娘似的坐足了月子,这都半个月了还不出来干活。这就罢了,她为个女人,居然使唤男人洗衣做饭洗尿布。

在姚老太看来,奇耻大辱啊,这个儿子越发窝囊了,在村里到处讲给人听。村里人反应倒也有趣,褒贬不一,派系分明。

夸他的年轻妇女居多,持否定意见的却主要是些老太太,真是的,这怎么让男人洗尿布啊,这女人可真不叫个女人了,生个孩子娇气成这样,咱们年轻那会子如何如何,咱们这把年纪还如何如何,咱们家老头子,这辈子也没做过这些活儿……

收工后站在大门口纳凉,肖四叔听见人说,就来了一句:“志华他还真干呀啧啧,一个大老爷们,洗啥尿布啊,男人哪有烧火做饭洗尿布的,他也不怕让人笑话没脸……”

没等别人怼,肖四婶立刻接道:“你可有脸,你瞅瞅你,老泥腿子一个,自己名字你都不会写,人家姚志华当然比不上你,哪能跟你比呀,人家是大学生,人家不懂道理,人家身份比不上你!”

她妯娌肖三婶接着说:“对呀,姚志华是大学生,国家的人,都能帮媳妇洗尿布、洗衣裳,就你们这些大老爷们,到底哪来的脸说这个话没看出来,你们可真是有身份了。”

“对对对,三嫂,回去别给他们洗衣裳,看他自己长没长手,有本事他别穿,有本事他光屁股出去。”

姚志华把尿布洗好晾上,走进屋里,见人家娘俩躺在床上安静睡觉呢,日落时候也凉快了,睡得姿势舒坦。

他走近了一看,忒地笑出声来,小婴儿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睁着眼睛居然没哭,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

“嗬,畅畅,你醒啦哎哟真乖,这次醒了都没哭。”

他一喊,小婴儿转着眼睛,居然知道往他这边看了,也不知能不能看清楚,反正听见声音能有反应。

“小东西,醒了居然没哭”江满一骨碌爬起来,先伸手摸摸尿布,刚想说没湿,人家正好尿了,简直就像专门等着她似的。

“人家哭了你嫌哭,人家没哭你又说人家不哭了。” 姚志华笑。

江满嫌他贫,想想说:“有时候喂饱了也会这样,不睡觉,睁着眼睛看人。”

两个大人围着孩子研究了半天,直到小婴儿被研究得烦了,张张嘴,哇~~

江满赶紧把小孩抱起来,准备喂奶,一边随口找个理由撵姚志华:“你出去,看看晚上吃点啥。”

姚志华不疑有他,站了起来:“我刚才收鱼笼子,捉了几条小鲫鱼和钢针鱼,还捉了十几只虾子,要不给你做个鱼汤面可能放的地方巧了,这次捉到了这么多虾,还挺大的,也给你放面条里。”

“你会炖鱼汤”江满想想她吃的鱼汤,又不能放太多调料,就交代道,“那你就炖吧,鱼腥线一定要弄掉,鱼肚子里有黑膜也要弄干净,不然这两样最腥。记得用开水,鱼汤才能炖得奶白,倒一点黄酒,去大场边队长叔家的菜园,揪几根香菜放进去,不要多。”

“我知道,看谷雨炖过。”

“那你会擀面条” 江满挑眉。

“唔……那不是还有挂面吗。”姚志华笑起来。

江谷雨一走三天,前两天收拾准备,第三天刘江东陪着他养母上门,还有媒人队长婶,正经给他们订了婚。

订婚在农村也算大事情,作为姐姐江满本来该去的,可她坐月子呢,姚志华一个人照顾娘儿俩,就都去不成了。

第三天下午,天傍晚,江谷雨就拎个小布袋跑回来了。推门放下东西,瞥见姚志华正在厨房里烧火做饭,便抿嘴笑笑,叫了声姐夫,洗把脸先进了屋。

“回来了”江满问,“今天的事情操办得挺好吧”

“挺好,没出啥漏子。”江谷雨笑着跑过去,爬上床跪在床边,趴过去看小婴儿,“我瞧瞧,我没在家,你们把我大外甥女养胖了没。”

“你要是眼睛能看出来养胖了,那可真见功夫了。”

江谷雨看了小孩,嘻嘻笑着问:“这两天咋样我看见姐夫在厨房烧火做饭呢,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能吃,能煮熟。”江满说。

“我这两天,还真担心你吃不好呢。”江谷雨憋不住笑起来。

“你回来可真快,我还以为你最少得明天早上来呢。”

“我那还不是担心你们吗,怕姐夫那个笨家伙照顾不好你,连累我大外甥女受委屈。”

“合着不是担心你姐,现在眼里只有你大外甥女呀。”江满被她逗笑了,“你都不知道,这小东西这两天学会讹人了,连着两天赶在夜里拉臭,半夜三更折腾人。我正想法子怎么给她改过来呢。”

想起她和姚志华,半夜三更被女儿一泡便便搞得手忙脚乱,昨天夜里孩子一哇哇,姚志华自动醒了,一看拉了,轻车熟路先跑去拿小盆、倒温水,给她打手电照亮,江满换尿布、喂奶,姚志华就前后服务捉蚊子,一套程序下来,一回生二回熟了都。

以至于她现在看到姚志华只穿内裤、近乎半裸的出来进去的样子,居然都能熟视无睹了。江满心累。

现在还好,反正是夏天,也不怕冻着,这要是大冬天可怎么弄。所以得想个什么法子,尽量叫小东西白天便便。

她一说,江谷雨就呵呵了:“你能耐,你厉害。那你好好跟她讲讲道理,那么点小孩,啥时候拉臭你要能管上,那你可历害了。”

江满拉着江谷雨坐下,仔细问起订婚的事情,小刘的养母挺会说话,订婚礼物都是小刘养母帮着准备的,衣服鞋袜,订婚礼金,略高于时下的标准又不会高太多,面子足了又不会太冒尖,小刘养母看来是个很精明能干的人。

“订婚礼金我自己收着了,反正家里也没有弟弟妹妹要养了,爹不管钱,大嫂进门当家,我总不能交给大嫂,交给她一准就成她的了。”江谷雨跟江满一一道来,反正姐妹俩心里都有数,将来江谷雨结婚出嫁,也不指望家里给什么嫁妆。

“你想的对,你自己收着。”江满问,“大嫂没说啥不该说的吧”

“没,抠门是抠门,买菜买肉都是我自己掏的钱,我自己张罗,大嫂她倒是帮我收拾准备了,遇到要花钱的事人家也不吱声,就等着我。不过她那个人你知道的,不傻,精着呢。”

不傻,就是说没说啥不好的话,没出漏子。江满心里有数,江谷雨来照顾她坐月子,自然耽误了上工干活,还不是一天两天,这一半个月不上工挣不到工分,搁在往常,大嫂早该撂脸发难了。

可是现在,她还没离婚,姚志华对小孩上心,对她娘家态度也有礼,谷雨又找了个好婆家,大嫂可不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得罪她们姐妹俩。人呐,就是这么现实。

“就是对我有意见。她背地里先跟我提了,说想叫小刘的养母帮忙买东西,这个那个数了好几样,都是她表弟订婚用的。我就跟她说,那是小刘养母,操心小刘的事本就是恩情,人家第一次上门,她要真好意思她自己去说,反正我不会帮她说,后来她自己就没好再提。”

“怕她以后有机会,逮着小刘跟他提。你们刚订婚,小刘又抹不开面子,你找机会暗示一下小刘,就说大嫂那个人喜欢揽事儿,自家人也就罢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的事情她都想管。你这么一说,小刘肯定就心里有数了。”

“嗯行,我知道了。”

“咋样,对自己这终身大事还满意吧,要不怎么叫如意郎君呢。”姐妹俩聊完这些,江满盘腿坐在床上,笑眯眯看着江谷雨调侃。

这姑娘一来一去没什么变化,还是那身衣裳那个打扮,可眉梢眼角,分明藏不住的笑意。

她这么一问,江谷雨就害羞了,不依地推了她一下:“姐!”

“我还琢磨,明天谷雨才能回来呢。”姚志华端着个水瓢走进来。

他给江谷雨展示了一下里面的小米,笑道:“快看看,我正打算晚上做个小米饭呢,换换口,把你姐饿瘦了怕你回来找我。”

江谷雨:“把我姐饿瘦了我才不找你,只要你不怕饿着你闺女。”

怎么不怕呀,姚志华赶紧转身去做饭。

江谷雨跟着他进了厨房,又被赶出来了,姚志华说:“今晚我做饭,你放心,保证煮熟能吃。你去跟你姐说说话。”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34章 小祖宗 下一章:第36章 耍流氓
热门: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穿成美强惨男主的后妈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半妖农女有空间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楚后 七十年代漂亮女配 总裁的不伦情人 权贵的五指山 我在生存游戏里搞基建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