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耍流氓

上一章:第35章 诚意和厨艺 下一章:第37章 亲生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江谷雨一听,乐呵呵跑回去等着吃了。

她带了点心和糖果来,订婚时刘江东带来的,江满看过以后,留了一包桃酥和糖,就叫江谷雨把两包蜜三刀、一袋水果糖送去给媒人队长婶。

婚事成了,刘江东肯定会去谢媒,肯定也是要带礼物的,可他给是他给,江满还是叫江谷雨给老队长家送去。

“有空你真得给队长婶做双鞋。”

新人成双对,媒人跑断腿,谢媒送鞋也算是当地十分应景的老风俗。只不过这些年日子穷,布票紧张,这风俗也几乎消失了。

“嗯,我等会去就问问她脚码。”江谷雨说,“做双鞋用不了多少布,我给她做双青布的方口鞋,样子好看。”

“你恐怕一双鞋的布料不够。”江满笑起来,“你给队长婶做鞋,给不给你那未来婆婆做一双人家给你准备的订婚礼可都很尽心的,都挑好的,尤其你未来婆婆没闺女,也没娶上儿媳妇,可没人给她做鞋呢。你给你未来婆婆做了,那你给不给小刘做你给他养母做不给他做,小刘心里该吃醋了。订了婚,你给他做双鞋也是应该吧”

“……”江谷雨白了她一眼,“姐,我忽然不想听你说话了。”

订婚的布料里面就有青布,江谷雨脑子里就开始琢磨那块布,留出一条裤子的布料,裁剪最大利用,还能不能节省出三双鞋的布料来。

江谷雨拿布袋装了点心和糖果,拎着出门走了。江满打开桃酥,拿出一块美滋滋咬了一口,再看看留下的水果糖,给小陆杨留着吧,喜糖。

到底是订了婚的人,几天后刘江东再来姚家村,安排完工作,便大大方方骑车直奔江满家,说顺路来看看。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张公安,两人都穿着警服,自行车往江满门口一停,隔一道小巷的邻居老陈婶子便伸头来看。

“哟,两位公安同志,这是来走亲戚了呀”

“走亲戚。”刘江东大大方方笑道,“顺路,就来看看我哥他们。”

月子过了大半,江满便每天下床活动了,当然也不敢乱跑,不刮风天气好,就在屋门口溜达溜达,放放风散散步。刘江东一推门,看见她正在院子里走动,便笑着叫了声:“姐。”

“哎,小刘来啦张公安您也来啦,快进来坐。”江满看见他心情大好,小伙子身材高,穿上藏蓝警服可真帅,怎么看怎么跟谷雨相配。

“小刘来啦,这位是张公安”姚志华正在提水浇菜,见他们进来,把水桶一放,忙迎进来。

“快请进来坐。”他扭头喊了一声:“谷雨啊,来客人喽。”

江谷雨坐在门旁小板凳上做针线,也瞧见了,可姚志华一喊,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忙起身跟张公安打招呼,进屋去搬椅子。

姚志华还偏跟刘江东说笑:“小刘你去看看,谷雨纳鞋底呢,你就不问问她给谁做鞋。”

刘江东又不傻,一听就乐了,咧着嘴笑得都腼腆了。屋里有小孩,几个人就把椅子凳子拿到梧桐树下坐着说话,江谷雨又去倒水。

张公安接过白瓷碗,咕咚咕咚一大碗凉白开下肚,一抹额头的汗:“哎哟,我还真渴了,今天光磨嘴皮子了。我们呀,是在前边刘家村办事,回来路过这村,小刘说过来看看。我一想,你们家孩子生下来,我鸡蛋茶都喝了,还没过来坐坐呢,我就跟他一道来了。”

“你们平常可挺忙啊,我看小刘经常骑车各村跑。”江满说。

“以前那不是……”张公安话说了半句,笑道:“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国家国家重视安全稳定,要求加强乡村治安,建立农村的治安网络,我们是忙了点儿。”

又说起今天去刘家村,是一家家暴闹离婚的,男人脾气坏,女人脾气也倔,三天两头闹架,这次因为点小事吵起来,女人吃了亏就满村子的叫骂,男人呢觉得丢脸就动手打,把女人打得狠了,鼻青脸肿打得闭气昏过去了,差点没打死。娘家看不下去,就带着本家近房一大群人来教训男的,男方家族呢也有点横,脑子拎不清,结果差点闹成了两个村子之间的大型械斗。

“不是我说,刘家村生产队那个队长,本身就跟男的是本家近房,护着男方,脑子不好使。生产队干部们要是脑子清醒些,能好好调停,也不至于闹那么大。我们去了以后,好容易管住了,要不然我看,今天人脑子得打成狗脑子。”张公安连连摇头。

“那你们……没危险吧”江谷雨问了一句。

“那不会,那些村民倒还不至于敢打警察。”张公安笑道,“咋地,担心你家小刘了”

江谷雨脸一红,赶紧低头纳她的鞋底。

刘江东喝完水,放下碗说:“可不就是生产队干部拎不清,觉得别村打上门失了他们家族的面子。你说那个刘老四把媳妇打那么狠,挨一顿就挨一顿吧,人家娘家生气要揍他也正常。这倒好,双方家族上百口子锄头铁锹打起来,好几个破皮挂彩的,我们要是再晚去一会儿,还不定咋样呢。”

江满忍了忍:“这都不离离婚不就完了吗。”

江满听人说坐月子久坐不好,就在一旁慢悠悠来回走动,听见家暴都闹成这样,真心建议赶紧离婚啊。她的话一出口,几个人就一起把目光投向她。

“农村地界,他们孩子都三个了,离婚哪是说的那么简单,就是两人两家都同意,民政也不会轻易批的。”张公安解释,“这两口子,我听说三天两头闹,男的动不动挥拳头,女的也是倔,打不过就扯开嗓门骂,骂个没完没了,跳井上吊都闹过,离婚也闹过,从结了婚就吵架闹离婚,一直闹到三个孩子了,一直也没离。”

“你说这图个啥呀。”江满摇头评论道,“那女的也真是,都这样了还能跟他生三个孩子。”

“农村还不很多这样。”张公安嘴里说着,眼角却瞟了下姚志华,笑道,“她一个妇女,打又打不过,为了孩子为了名声,又不愿意离婚。我也觉得那男的不是个东西,打得也太狠了。可是你们信不信,我们今天要是把男的抓了,手铐一铐,那女的保证先不愿意了。”

“打不过,要么忍要么离,要么你比他还狠,这种日子咋过呀。”江满瞥见张公安那眼神和某种笑意,索性故意说,“换了是我,他敢打我,白天打不过,我晚上也拿刀把他剁了。”

姚志华嘴角几不可察地一抽,便笑笑接口道:“鸡飞狗跳的日子是没法过,前村那个刘老四是吧,我好像听说过,混不吝一个。”

然后姚志华就把话题扯开了,饶有兴致问起“乡村治安网络”之类的事情。江满怕孩子随时会醒,就在屋门口散步活动。果然没一会儿,屋里小孩醒了,江满赶紧去抱,刘江东和张公安也不聊了,就起身说进屋去看看小孩。

江满把孩子抱到外屋,张公安和刘江东都围过来看,张公安一看就说:“哟,这小孩,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

“真可爱。长得像姐。”刘江东说。

“小刘你什么眼神儿”姚志华反驳,“明明像我,别人都说像我。”

“你看看,眉毛眼睛,多像我姐呀。”刘江东还认真上了,端详着小婴儿道,“额头有一点像你。”

“小刘,我觉得这么多人数你眼神最好。”江满抱着孩子笑。

本来打算留他们吃饭,刘江东说所里还有事,就跟张公安先回去了,江满抱着孩子就没出去,姚志华和江谷雨送到大门口,看着他们骑上车走了。

走远一些,张公安就笑着跟刘江东说:“我看你将来这个妻姐,不是个软弱的,你以后要敢欺负江谷雨,她一准能骂你。姚志华我以前只听说过,他考上大学那会儿公社各单位都听说了,不过今天头一次见着本人,看起来……是个文化人的样子。”

刘江东品了品“文化人”这个评价,说实话,以前第一次在医院见到江满,他反正对姚志华这个人印象真不怎么样。

刘江东想想就笑道:“我呀,比谷雨大了好几岁,别的不敢保证,我将来怎么也不可能动手打媳妇。”

“那是。”张公安朗声笑起来,“就江谷雨那个俊模样,你也舍不得欺负她呀。”

送走他们,姚志华一回来就问江满:“中午吃什么我看你来回吃重样,都吃的没滋味了。要不我去镇上看看,有啥能买的”

“那你去吧。”江满说,“中午饭前还来得及。”

“那你想吃点啥我去食品站转转看看。”

“豆腐。”江满想了想,“有海带、虾仁、干香菇之类的你也买点儿,都不要票,就是不一定有。”

姚志华跑了一趟,买了一块豆腐回来,一根棒骨,留着晚上炖汤。海带香菇都没有,这个季节的公社食品站,除了半筐臭咸鱼,别的真没啥好买的了。

中午江满吃鲫鱼炖豆腐,姚志华留了一小块豆腐,也没炒,捣碎青辣椒和蒜泥一浇,又弄了一碟凉拌洋葱头,招呼江谷雨吃饭。江满看着清爽的青椒蒜泥拌豆腐忍不住的眼馋。

晚饭把棒骨炖汤,给江满切了根丝瓜,丝瓜骨头汤,再打两个鸡蛋进去,吃发面饼。江谷雨先烙好发面饼,又做了玉米饼,姚志华帮忙烧火,就把青辣椒放进余热的锅底灰里烧熟,水煮茄子切开,把烧熟的青辣椒剁碎拌一拌,倒点儿酱油醋。

月子一天天过去,江满现在也就不坐在床上吃饭了,其实床上吃饭真心不方便,只要孩子不闹,她现在就自己下床坐着吃。三个人一张小木桌吃饭,看着江谷雨手里的玉米饼,再看看盘子里的烧青椒拌茄子,江满便越发觉得自己碗里的骨头汤没味道。

“咋啦,姐,咋不吃饭呢”

“看你们吃馋得慌。”江满说,“你尝尝这个汤,连葱花调料都没有,盐都不敢多放,我现在整天感觉不饱不饿的,没滋没味。”

“你再坚持几天,再有不到八.九天就满月了。”江谷雨咕咕窃笑。

“好好吃吧你,棒骨有营养。”姚志华站起来说,“我去大场边那菜园里给你揪几根香菜放进去。”

刚说完,床上小婴儿醒了,清亮悦耳地送出两声哇哇。

“得,不让我吃了。”江满把筷子一放,起身去床上伺弄孩子。江谷雨同时也站起来:“姐,我先看着吧,你赶紧吃完。”

姚志华则伸手试了试江满的汤碗:“再放就凉了,我抱会儿吧,你赶紧吃完。谷雨你先吃你的。”

孩子醒了,吃饭就得轮班,江满认命地坐下来,也顾不上抱怨味道淡了,赶紧先把饭吃饱。江谷雨看看姚志华,懒得跟他争,就坐下继续吃饭。

“姐夫,现在表现挺好啊。”江谷雨笑嘻嘻啧了一声。

“那是。”姚志华应了一句,把小婴儿抱到床边,先把湿尿布拿下来,拿起两块折叠好的干净尿布,有点笨拙地小心给孩子包好,一边说道:“总不可能一直让你在这儿帮忙带孩子,我不得学着来吗。”

“就你还带孩子,瞧你笨的。”江谷雨鄙夷了一下,笑起来,“这也就是夏天,这要是寒冬十月,你这么换尿布,小孩都让你冻死了。”

这个问题江满当然也考虑过,姚志华今天再次给她提了个醒。从她临近预产期到现在,江谷雨已经在这儿照顾她一个多月了,中间只回去了三天,还是因为订婚。

搁在以前,大嫂早该变脸了,现在也就是姐妹俩看着不好随便欺负了,说不定将来还要仰仗些,不然大嫂那个计较的性子,不敢骂上江满的门,也会在家里折腾江老爹和江振宝。

估计就是现在,大嫂面上不说,心里还不知叨咕多少回了。江谷雨一个多月没在家干活,耽误了挣工分,影响家里收入,恐怕叫江谷雨在家为难。

江谷雨回来后,姚志华就又恢复了睡院子的待遇,晚上当然也不敢一条四角内裤满家里晃悠了,晚上重新去水库洗澡。所以江满一天到晚也没时间跟姚志华聊这些。

第二天早晨,她叫江谷雨去镇上买豆腐。

“上次的鲫鱼炖豆腐我吃着挺好,今早我看他弄那个鱼笼子捉到几条钢针鱼,大的那个得有三四两沉,那鱼炖豆腐好吃。”

江谷雨说:“叫姐夫去买吧,我把尿布洗了。”

“你去吧,尿布让他洗,你也出去散散。”江满笑道,“你去镇上,小刘一准乐意看见你。”

江谷雨出了门,姚志华自然就留在家里照看着,把尿布、衣裳都拿去井台,蹲在井台洗。江满就抱着孩子,坐在门里旁给她晒太阳。

“我问你,你昨天说不能叫谷雨一直在这儿帮忙照顾,有意的还是无心的”

“嗯”姚志华抬头看看她,慢条斯理把尿布拧干,一块一块抻开拉平晾在绳子上,然后走过来,手指虚虚地点着她,“你呀你,我发现你这人越来越心眼多了,我就随口一句话,哪来什么有意无心的。”

“我这不是问问你吗。”江满说,“我琢磨,我现在也二十来天了,一直把谷雨拘在这儿也不好,可是我这不是还没满月吗,孩子小,让谷雨走了你一个人能行我是怕你掉链子。”

“谷雨上次走了三天,我掉链子了吗”姚志华拉过小板凳坐下来,伸头看看小婴儿,“太小了,都没满月,你别给她晒时间长了。”

“我每次顶多给她晒一小会儿。”江满说,无风的天气,早晨八.九点她才敢给孩子照照太阳,还不敢直晒,都是坐在屋子门里旁斜着晒一小会儿。“我也知道,不能这么一直叫谷雨在这儿,其实也不指望你,满了月我就自己带孩子。”

“你要这么说,上次我去你娘家报喜,送鸡蛋茶,大嫂刚开始一看见我还叨咕来着,说家里怎么怎么忙,他们生产队干部问谷雨怎么一直没去干活。接着我说谷雨给我们帮忙我们记着,又跟她说了小刘托人说媒的事,她就没再嘀咕了。”

“抱进去吧,别给晒了。”姚志华推了下江满,江满琢磨也晒了有十来分钟了,就抱进去放好,拍着小东西睡实了,才轻手轻脚走回来。

“嗯,这我明白。”江满点点头。

姚志华听她这么说,就笑道:“上次我跟小刘聊天,就问他将来的打算,他说他养父母说了,啥时候瞅着机会,就给谷雨找个工作,哪怕先干个临时工,慢慢来,他每天上班,肯定不能让她一个人在家种地务农。”

他停了停,看着江满,“所以我琢磨,你要是让谷雨先回去,小刘一准不会一直留她在家里干农活,肯定尽早给她找个事情干干。现在百废待兴,工厂厂矿单位,也都正常起来了,人家也好早作安排是不是”

“嗯行,你不说我也不能一直把谷雨留在这儿。”江满点点头,“不过咱先说好了,谷雨一走可就没别人帮我们了,孩子小,你趁着暑假多干点儿,累了也不能撂脸子、掉链子。横竖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你得管,你要是啥时候说离婚孩子归我,那我保证自己带,不麻烦你。”

“我说你这人……”姚志华听得好好的,听到最后一句顿时一脸黑线,手指点点她,又点了点,叹气,“我说江满小同志哎,我发现你这人真没意思,好好的说着话呢,我,我就不该理你。”

站起来走了几步,一回头指指她,半是玩笑半无奈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走回去洗他泡着的衣服去了。

“你说什么文绉绉的我听不懂。”

江满一笑,心说你那个女同学都找到家里来了,同窗恋人白月光,旧爱重逢泪汪汪,鸡蛋没缝她还真能来叮就算他自己表明没关系,能不能相信是一说,谁知道不是孩子小他的权宜之计

再说她又不是原主,目前为止,除了孩子的牵扯,她对这个男人也没啥感情。眼下她只能说,这人还可以,还不是太差,可是“不太差”跟她愿意和他做夫妻,跟他过日子,那还是两码事。毕竟她这样突然穿来,目前和他更像是因为孩子的合作关系,要立刻在婚姻感情上接受他,还真不行。

这是个挺好的时代,马上就要迎来改革开放了,这又不是古代,倒霉催穿到谁家后院,也只能认命接受人家老婆的身份。

不过他是孩子的父亲,亲爹,现在看来对自己的小孩也上心,所以不论从哪个角度,江满都不会拒绝他当好这个爹,毕竟这个年代,好歹是个大学生,他对孩子好总没坏处。

江谷雨买了一块豆腐回来,还买到了一小块猪肝,大热天豆腐变质快,不能放,于是中午钢针鱼炖豆腐,猪肝切片洗去血水,热水焯过之后放在白瓷碗里,用洋铁桶吊进井里,留着晚上给江满烧个猪肝汤。

吃晚饭的时候,江满就跟江谷雨说了,说自己现在已经二十多天了,姚志华也在家。

“谷雨,要不你就先回去,老叫你在这边也不是长久之计,我这边克服一下,以后小孩总得我自己带,已经叫你在这儿一个多月了。”江满想了想说,“你回去以后,这季节农活也不多,秋收还早,你也别光知道干活,现在你跟小刘订了婚,就多想想将来有啥打算。”

“嗯,姐我知道的。”江谷雨吃着饭说,“姐,我寻思姐夫总是个大男人,要不,我等到你满了月再走吧。”

“没事儿,就这么几天了,他真要做饭难吃,我也能自己做了,洗洗刷刷的活儿我就都给他。”

“那你忙不开或者有啥事了,就再叫我一声,我赶紧过来。”江谷雨想了想,抿嘴笑道,“我过几天就回来看看,我就算没来,反正小刘经常下村来转悠,你需要了就使唤他去叫我一声。”

江谷雨第二天早晨,趁着天不热就离开了,家里又剩下一家三口。

姚志华把江谷雨送走,先去镇上跑了一趟,家里江满吃的红糖没有了,煤油没有了,肥皂也不多了,把这些东西买来,太阳就热起来了,回来路上热得一身汗。

所以他一进家门,东西放下,大门一关,就开始脱了衣服冲凉。

江满听见动静一出门,正好看见他脱得差不多了,大白天,他站在水缸前,一个光溜溜的侧身,舀水往身上浇。江满脸一僵,呸了一口,转身回屋带孩子。

“热死了,今天又得热死人。”姚志华冲完澡进来,依旧只穿着四角内裤,大约图凉快也没擦干,内裤沾了水,半湿的贴着身,长腿窄腰,肌肉瘦削精干,湿毛巾搭在肩上。

“这还是上午呢,咋就把你热成这样了。”江满眼皮都不想抬了。

“别提了,我不是骑堂叔家的车送谷雨吗,回来就绕到镇上买东西,结果回来路上碰见二嫂了,她带着领娣步行,我又把她娘儿俩带回来。”

“二嫂回娘家的”

“去医院。”姚志华眨眨眼,笑嘻嘻的,“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江满看他那个样子,就问,“啥好事”

“二嫂有喜了。领娣这都五岁多了,她不是一直没动静吗,这次自己不太敢确定,就跑去医院,检查说是怀孕了。”

江满愣了楞,想想这年代生三胎也很正常,尤其姚二嫂,大约一直怀着一颗生儿子的心。便转而问道:“她去医院检查怀孕,自己走着去还领着个孩子这大热天十几里路呢,你二哥是死的呀。”

“嗐,她可能一开始自己也不是太确定,昨天晚上先回的她娘家,在她娘家住一宿,她娘家不是离医院近吗,今早才去医院。回来的时候知道了,挺高兴的。”姚志华停了一下说,“我二哥恐怕早就盼着呢,要是知道了,不能那么不走心。”

江满想想平日里姚二嫂的言谈,心说但愿这次是个儿子吧。

“我说,你在家也不能这样。”江满瞟了他一眼,“谷雨就算走了,说不定家里谁来串个门子,别人不说,秀玲姐随时会来。你这让人撞见了,不骂你耍流氓呀!”

“我这不是刚从外头来,热吗,你可不知道太阳多晒。再说这眼看到中午了,谁大热天往人家家里跑啊,肖秀玲就算来,每次也是下午下了凉来。”

江满忍了忍:“你是文化人。”

“跟文化人有啥关系”姚志华奇怪地看看她,“文化人在家里不许凉快我当了二十几年农民了,哪个农民不会光膀子干活。”

“……”说不通,江满索性懒得理他了。

要这么说他这个农民还算顾及形象的,农村男人夏天里光着膀子溜大街的多的是,路边沟渠就敢脱衣裳洗澡,路过的妇女也只管目不斜视走路。姚志华毕竟读书上学,又干了几年乡村教师,起码出了门就穿戴整齐,洗澡也是大老远跑去西边水库。</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35章 诚意和厨艺 下一章:第37章 亲生的
热门: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天生反骨[快穿] 粉黛 口是心非 老婆大人有点冷 炮灰真千金她不干了 退婚后!玄学大佬靠算命轰动世界 他在云之南 总裁爹地不好惹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