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真实嘴脸

上一章:第39章 野鸡性子 下一章:第41章 原形毕露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姚志华一推门,看到院里坐的一堆人,脸色顿时一变。

“你们怎么来了”姚志华走进来,不自觉地先看向江满,却见她抱着孩子没事人似的,回应他的目光带着戏谑和调侃,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等着看戏的样子。

姚志华有点儿心累。

五人见他进来,便纷纷站起来打招呼,赵明歌也跟着站了起来,跟姚志华目光短暂接触,情绪有些低落。

马刚笑道:“我们这还不是听说你这个大学生放假回来了,刚生了孩子,小宝宝都满月了,今天得空就约了一起来看看。怎么,不欢迎老同学啊”

“欢迎啊,欢迎欢迎,这不是没想到吗。”姚志华放下小桶和篮子,看看他们几个,招呼马刚和王润生:“你们来到有一会儿了吧,马刚,润生,你俩帮我把这香瓜洗了给大家吃,我收拾一下。”

他戴个斗笠,穿着白背心,裤腿卷到小腿肚子,裤腿上甚至沾着泥巴,走在乡间完全是一副农民形象。四人看着他,大约还真有些意外,马刚张张嘴,笑着问道:“志华,你还真是捉鱼去了你这个样子,跟我来时想象的还真有点不一样。”

“那你想象我能是什么样子”姚志华笑道,“马刚你这样的城里人,你也没下乡插过队,你是体会不到捞鱼摸虾的乐趣的。”

“大城市回来的大学生,怎么也得变斯文洋气了吧”李芳插嘴道,“姚志华,怎么生了个女儿办酒也不通知我们一声,怎么地,大学生了,就把我们这些没出息的高中老同学都给忘了”

“天热,我去一趟县城哪那么容易,叫你们再跑来就更不容易了。”姚志华坦然道,“再说我放假晚,我回来时孩子都生下来九天了,赶在十二天办酒,都忙不过来了,干脆就没惊动你们。”

“你得了吧,这可就是你不对了啊,大喜事该告诉我们的。”马刚说。也没再提赵明歌办酒那天来过的事情。

姚志华从井里打上来一桶水,自己倒了一盆,剩下的就叫马刚和王润生洗香瓜。王润生像是性子木讷些,不大说话,笑眯眯接过篮子去了。

姚志华洗脸洗手,把盆端起来冲了冲脚,便自顾自先进屋去了,很快换了身干净衣服出来,白衬衫灰色裤子,手里拿着刚换下的脏衣服,先泡在水盆里。

那两人已经把香瓜洗了,放在盆里,姚志华就接手端过来,招呼他们自己拿香瓜吃。

“你也吃一个”姚志华递给江满一个小白瓜,“刚在地里摘来,太阳晒得温突突的,吃一个没事,反正都满月了,我听人说喂奶顶多是不吃冰的东西。”

“这会儿不想吃。”江满摇摇头,抱着孩子站起来,“我进屋带孩子去了,你自己招待你同学吧。”

她不吃,姚志华就咔哧咬了一口,在她刚坐过的板凳上坐下。几个人闲聊些老同学近况之类的,马刚他们也问了些他大学生活。

“大学真好。我咋就没有那个好命。”马刚说,去年和今年的高考他都参加了,都没考上,大学的边都没摸到,现在也认命了,打算跟王卫红回家安心生孩子去。

姚志华:“生孩子又不是你怀孕,耽误你看书了你要真想考,我回去给你找点复习资料,你其实也可以考虑走中专、大专,选个好学校。”

“那行,要不你就给我寄一份,我再试试。你看我现在也没个正经工作,我爸妈厂里退休让我顶班还得好几年呢,我总得找个事情干啊。”马刚摇头自嘲,问其他几个人,“你们有打算吗有打算叫志华给你们也弄一份资料。”

王润生摇头,说他已经进厂当工人了,要养俩孩子,上大学好是好可没工资啊。

“我去年政审不符合,今年政审放开一些,我也不想考了。”李芳沮丧地说,“我们跟姚志华不能比呀,他上学时成绩就好,脑瓜子好,书迷。你看我今年二十八,十年插队什么都忘光了,先别说考不上,考上了再上个三四年,都三十好几了。还不如趁现在,赶紧找个对象结婚算了,不然就我这个年龄,人家都有给我介绍二婚的了。”

李芳看看一直不太言语的赵明歌,“明歌她跟我又不一样啦,她本来就是城镇户口,家庭父母也有那个条件,现在又进了文化馆上班,她犯不着再考啊,高考没那么容易,考上还少拿好几年工资,将来又一定能分配个什么更好的工作”

赵明歌依旧垂着眼皮不说话,李芳眼角瞥着屋里,小声说:“姚志华,你看赵明歌……她工作好家庭好,人长得也漂亮,要说她也二十七了。我们在北大荒十年,差点就死在那儿了,你根本不知道那种苦,遭的那个罪……”

“李芳你说的对,该到了年龄,结婚生孩子顺理成章,成家才能立业。”姚志华打断李芳的话,瞥了她一眼,“在座的,就李芳和赵明歌你们俩没结婚了吧,该找对象该结婚,也别太挑了。”

他笑笑转移话题,“你们今天不是说来看我女儿吗,马刚你跟王卫红想要孩子就抓点紧,你看我女儿都满月了。”

“对呀,我们,我们现在是打算要孩子了,不然家里父母一直催,刚结婚就开始整天催。”马刚说。他和王卫红虽然是高中同学,却因为大革命的原因结婚晚,也就去年才结的婚。说到生孩子,三个男的居然有了共同语言,姚志华就跟马刚聊起了孩子。

“生下来五斤三两,不算重有点小。”姚志华说,“不过小小孩长得可真快,十一天的时候我用秤称,就六斤三两了,满月的时候又称,八斤整,一个月长了二斤七两。”

“一天平均长一两啊。”王卫红惊呼,“你怎么称,用秤怎么称啊”

“襁褓包好了勾起来称啊。”姚志华笑得还挺得意,“农村都会这么称,不然怎么称,秤盘里放不下硌人,家里又找不到台秤。”

“挺胖啊,我家小的两岁了,也才二十来斤。”王润生说。他结婚早,两个孩子了。

李芳和赵明歌听着他们聊孩子也插不上话,赵明歌的脸色便越发不好了。

“对了,我们今天中午怎么安排”姚志华站起来,“我媳妇她刚出月子,还得照顾小孩,做饭啥的也没法帮忙,我做饭倒是能煮熟,就担心你们吃不下去,要不……”

马刚忙说:“你就别张罗了,我们今天就来看看小宝宝,我们也不会买小孩子的东西,怕买了不合用,就给孩子准备了个小红包,你可别嫌弃。玩会儿我们也该走了。”

“瞎说,好容易来一趟,这大中午的你们不吃饭就回去,还当我是老同学呀。”姚志华指指篮子里,“你看,现成的香瓜,现成的青菜茄子,墙头上现摘的丝瓜,比你们城里可新鲜多了,农村就是这一点方便,我们大家一起动手做饭,行不行”

他一边说,一边心里盘算着,五个人,加上他们家两口七个人,家里的小饭桌挤一点倒还好说,就是恐怕碗筷不够,才分的家,统共分了两个碗两个盘子,前阵子他回来,江谷雨就又买了两个碗,所以他们家碗筷顶多也就够三四个人用的。

“不过天热,进厨房烧火做饭可是个苦差事。”姚志华说,“大家自己动手凑合一顿。”

“我们来之前应该先联系你的,孩子小添麻烦。”马刚犹豫了一下,看看王润生,又看看王卫红,“要不……我们先回去吧,孩子小,你这都忙不过来了。”

“你当这是你们城里呢。”姚志华失笑,“咱这偏僻地方,镇上回县城的车大概四点半左右,你们现在回不去。”

他这么一说,几个人只好决定自己做饭。

“那行。”姚志华笑着指派任务,“润生你负责提水,咱们这农村土井你小心点啊。女同学择菜洗菜,马刚,你去刷锅。”

他说完进屋去了,很快又出来,同时屋里传来小婴儿哇哇的啼哭声。姚志华匆匆从绳子上拿了几块晒干的尿布,太阳晒干的棉布有点硬,他一边在手上揉搓软了,一边小跑进去。

王卫红一听,兴冲冲丢下手里的菜:“宝宝醒了醒了我能不能抱抱”

“你拉倒吧,你会抱小孩你可别给人家捣乱了。”马刚呵呵两声,“你刚才没听说呀,这么大的小孩,除了亲妈,亲爹都不认得。看不出来啊,志华这人还挺疼孩子的,对他媳妇也体贴。”

马刚笑笑,有趣了,挺有趣,这跟他们听的想的可不太一样。

“废话,谁家小孩谁不疼啊。”王卫红本能地反驳,“赶明儿我们生了孩子,你不疼他”

“你也废话,那我的崽儿我凭啥不疼”

然后他们看着姚志华再一次跑出来,这次端了个小铝盆,倒了半盆温水,用手试了试又进去了。

王卫红把菜一丢:“咋啦,姚志华,我能进去看看小宝宝吗”

“你进来呀,这还有什么能不能的。”

姚志华说着进了屋,王卫红洗了一下手,一溜小跑跟着进去。

江满坐在床沿,床上的小婴儿只穿着白棉布小衫子,被单打开了,露着两条肉呼呼红通通的小腿,还踢呀踢的,江满见王卫红进来,便点头笑了笑。

王卫红走过去,想着人家孩子小,也不敢靠的太近,就站在旁边看着,见江满小心托起小婴儿,就着姚志华的手端盆,用手蘸了水给孩子洗洗小屁股。

“哇~~哇~~”

“小坏蛋,先别哭啦。”江满拿毛巾给孩子擦干净水,顺手拍了下小屁股。

姚志华则顺手把爽身粉递给她:“今天早晨不是便便过了吗,怎么又来一次”

“谁规定一天一次”江满接过粉盒,看着小屁股清爽干燥,索性就没擦,又放下了,动手给孩子包好尿布,“好几回一天两次便便,有一回还三次呢,人家说也正常,说大一点就有规律了。”

江满把换下的脏尿布丢在盆里,姚志华伸手端起来:“嗯,我跟他们几个一起做点饭。”

“行啊,你去做。”江满把孩子包好抱起来,“她正好醒了,反正也别指望我能干啥。”抬头冲王卫红笑笑,“不好意思,可真是怠慢你们了。”

“你一客气我也不好意思了。”王卫红忙说,“我们听说你家生了宝宝,老同学约了一起来贺喜,就跟着来了。到这儿一看,孩子小天又热,我们倒是添麻烦。有些事……我们也没想到。”

“这话说得就见外了,你们来看孩子,我欢迎还来不及呢。”江满笑笑,意会到这姑娘某种歉意和解释,心说这年代人真纯朴。

江满还真说到做到,姚志华和马刚他们在院子里忙碌做饭,她问都不问,只管在屋里看孩子。

孩子睡了,她就在床边闲坐无聊,自己找事情做,拿着针线簸箩翻了半天,决定给孩子做一件小夹袄。

以她的审美观点来看,实在也找不到什么满意的布,最终拿了一块白汗衫剪的棉布做里子,把原主一块红色方巾剪了做面儿,头巾的棉质布料柔软蓬松,挺合适。

这条红色的方形包头巾原主平常还不太舍得用,还很新,江满仔细想了一下,应该是原主和姚志华订婚时候的东西。

反正这种俗艳的大红的头巾她也戴不出去,想想给女儿做件小夹袄倒是亮眼,江满把布料和头巾铺在床尾,拿起剪刀就剪开了。

百年后穿来的江满没做过针线活,可原主会呀,做一件孩子的小夹袄完全没问题。

王卫红跟她闲聊了几句,问的都是关于生孩子养孩子的事情,很快就被马刚喊出去择菜了。

江满正忙着,眼角余光瞥见有人进来了,白衬衫黑裤子,不用看脸都知道是谁了。江满眼皮都没抬一下,自顾自继续裁剪布料。

赵明歌在床边站住,看着床上的小婴儿和埋头忙碌的女人,站了站,江满却丝毫没反应,赵明歌只好先开口了:“这孩子真漂亮,长得像志华。她很乖吧”

“这么点的小小孩,她又不可能懂事,哪有很乖的”江满停下剪刀,扭头笑笑看了她一眼。

“呃,我看……她也不闹人。”

“那是我抱着。”江满放下剪刀,在床沿坐下,坦然抬头看着赵明歌,“没跟你说吗,这么大的小孩,也就是生物本能认得亲妈,别的,亲爹她都不认。”

赵明歌表情愣了下,停了停问:“你还知道生物本能”

“我还知道你干嘛来了。”江满摆摆手,重新拿起剪刀,“不关我的事,你想跟姚志华重燃旧情,只管找他好了。”

“你……”赵明歌噎住,“我好心进来看看孩子,你这人怎么……”

“我谢谢你啦。”江满看着赵明歌迅速变红的眼圈,抿嘴一笑,“你想哭就大声点,你现在就可以出去跟姚志华讲,就说我对你恶语相向,说我骂你不要脸。不过……”她饶有兴致地歪着头,“你说,要是我和你同时哭起来,姚志华会怎么处理要不咱俩试试”

“你……”赵明歌这下子眼睛真红了,脸色有点难以置信,不论从印象还是从老姚家人口中,这女人不该是怯懦胆小话很少吗。

她盯着江满半天:“姚志华可真瞎了眼,怎么会娶了你这样一个泼妇,不可理喻。”

“又不是他一个人眼瞎,我也很后悔。”江满摆摆手,“行啦,你就别在这儿跟我磨嘴皮子啦,我死过一回的人了都想开了,也没打算在他们老姚家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我随时同意离婚,至于他要不要你,就看你本事了。你出去找姚志华吧。”

她对赵明歌其实无所谓,根本就没当回事,可是,想想原主是怎么死的

所以江满把刚拿起的剪刀又丢下,往后仰坐在床边,两手在身后撑着床说:“你以后别来烦人,勾男人你只管找姚志华,惹到我我不客气。再来隔应我,信不信我抱着孩子闹到你单位去,你同事,你同学,知道你破坏别人家庭当第三者吗亲戚朋友知道吗,还有你那个局长爹是不是也不要脸了”

“你……你……你不就是仗着有了孩子吗!”

江满一看,赵明歌眼泪还真出来了,想想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大东北插队将近十年,怎么还这副德行。还真当自己是什么高干子女小白花呢。

她啧了一声道:“要说姚志华这个人对自己的小孩还算重视,不过你要是喜欢他猪狗不如没人性,那你努力,我的孩子可以不用他管。”

没等赵明歌再说话,她就自己点点头:“我这副真实嘴脸姚志华知道吗呵,我又不在乎他知不知道,不过你说了他也不一定信。我看你还是赶紧出去吧,我这人脾气不好,怕膈应,你呢也自己留点脸,外头可还有你几个同学呢。”</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39章 野鸡性子 下一章:第41章 原形毕露
热门: 吾家妻贵 女总裁的铁血兵王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向死而生 美色撩人 总裁不要弄疼我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我的幼驯染不可能是首领宰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