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不能原谅

上一章:第42章 我还没死 下一章:第44章 彻底闹一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志华。”赵明歌浅笑迎上来,“我来送送你。”

“哦,那我……先买票。”

“我买了两张票。”赵明歌扬起手,让他看手里的两张市内客车票,“我送你到永城吧。怕你赶不上,我买了最晚一班。”

“那……”姚志华沉吟一下,看看人来人往的购票处和候车大厅,“那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最晚一班七点,还有一两个小时呢。”

姚志华把行李寄存了,便跟赵明歌从车站出来,站在车站门口看了看,四处满是行色匆匆的人,街对面一家国营理发店,一家门脸脏乱的国营小饭店,一个小杂货铺,再过去是派出所的大门。

没个谈话地方。姚志华站了站,索性沿着街边的林荫道慢悠悠压马路,赵明歌于是跟了上来。

“志华,你……你就没有话跟我说吗你知道我这段日子心情多难受。”他沉吟着不说话,赵明歌先开口了。

“嗯……明歌。”姚志华想了想,“谢谢你来送我,还有,也谢谢你去看我女儿,还买了礼物。你现在,人平安回来了,工作也好,家里也都顺了,作为朋友,我也挺替你高兴的,不过……”他沉吟片刻,“我已婚你未嫁,你总往我们家跑,对谁都不好。”

“志华,”赵明歌不敢置信地抬头看他,“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

“赵明歌,我们两个不可能的,很多事,回不去了。十年前就结束了。”

赵明歌大约没想到他就这么开门见山地直接戳破,抬头看看他,眼圈就迅速红了。

“你自从这次回来,对我就是这个态度,志华,你明知道,我根本放不下……我知道你是为了孩子,你这人心软,我最近也想了很多……”赵明歌擦了下眼泪,“你跟她根本不是一样的人,没有感情基础,总不可能为了孩子,牺牲自己的婚姻幸福一辈子吧你要是舍不得,离婚把孩子要过来就是了,我一定把她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

赵明歌抽噎起来,路边一个骑自行车的妇女经过,一直好奇地扭头看着他们,结果差点摔倒在地上。

“你别哭了,好多人看着呢。”他语气平缓地说,“那我现在离婚,孩子抱来你养”

“我……”正在哀怨抹泪的赵明歌愕然抬头,张口结舌半天,“我,我每天都要上班,我怎么养啊”

“那要是将来你生了孩子呢”

“我妈可以帮忙带啊。”赵明歌顿了顿,表情很有些委屈不平,“可是这是你前妻的孩子,才一两个月大,你总不能现在就让我妈帮着带吧”

“你看,不是你的孩子,就不是你的孩子。”

姚志华平和地笑了下,可听在赵明歌耳朵里就不一样了:“你,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我没强求你什么啊,我只是,不能抛弃自己的孩子。”

姚志华顿了顿,“你看,这个世界没有谁非谁不可,可是我女儿的父亲别人代替不了,同样,别人也代替不了她的妈妈。还有江满,她是我娶回来的,我娶了她,我又不是从大街上随便娶了一个女人回来,我自己的选择。我们结婚生活两年了,去年秋天知道她怀孕,那时我已经报名参加高考,我知道了明明也挺高兴的,怀都怀了,从来没想过不要这个孩子。”

赵明歌停住脚,背对着街道靠在一棵法桐树上,抽泣得停不下来。姚志华站在一两步远,也只能静静地看着她,等她渐渐平息一些。

“明歌,我们都不是十七八岁了,再说当初我们也没能走到一起,你家里反对,所以你去插队之前,我们彼此也没有任何承诺,更说不上谁负了谁,十年前就断了。你这些年吃了很多苦,从北大荒平安回来,我也替你高兴,你错过了去年那次高考,我曾经还很想帮你来着,总觉得你这些年过得很不容易。可只是作为一个老同学关系,十年时间,人都是会变的,我结了婚生了孩子,你也不是十年前的你,不可能回到当初了。”

“不是这样,不是的。志华,我走以后,你一直不肯找对象结婚,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我,还在等我,要是我能早点儿回来,你就不会娶别人。现在我回来了,我父母也赞成的。”

“你说这个。”姚志华愣了下,自嘲一笑,“怪不得香香也这么认为。赵明歌,我回村务农以后,一直不想找对象不想结婚,真的跟你没关系,我只是不甘心一辈子被困在农村,所以才一拖好几年,不想急着在农村结婚成家。要说有关,大概也是因为你父母当时的态度,压根瞧不起我这个农村人,不过我也没怪过谁,人之常情罢了。那时候我只是觉着,一个人不能认命,不能下三滥让人瞧不起,总得有个出路。”

他停了停,“后来我娶了江满,也没谁逼着我,我们也生活得挺好。这些真不是因为你。”

“……可是你明明知道,明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快十年了,我差点就死在北大荒,你知道我怎么熬过来的……”

“明歌。”姚志华打断她,“你知道的,江满之前自杀过,差点死了,还怀着孕。我给她的信,都被香香截下来了,让我这个丈夫,一点希望都没给她。”

赵明歌哭声一顿,姚志华看着她,自顾自说了下去:“其实这段时间我有时候也想,如果她能收到我的信,知道我在乎她和孩子,如果我父母能对她好一些,包括香香对她好一些,她不会绝望自杀,我是不是就不用有那种负罪感,她能过得好,我不用良心愧疚,也许时间长了,她提出离婚,我可能会同意。”

姚志华想起家里江满的态度,苦笑,“可是我父母和香香做了什么,为什么差点逼死她!我回来之后看到她们娘儿俩,就觉得自己亏欠她们一辈子。”

“你觉得你不容易,你吃了很多苦,那江满和孩子呢而且我现在,觉得这样一家三口的小日子挺好的,很充实。责任也好,感情也罢,我不可能抛弃她们。我记忆中的赵明歌善良单纯,不要自己毁了自己。”

赵明歌止住了哭声,愣愣地低头不说话,姚志华笑笑,平和的口吻说:“你回去吧,不用送了,等会儿去把那两张车票退了吧。”

他说完,转身大步离开,径直走进车站大厅,赶在停售前几分钟买了六点二十到永城的汽车票,去寄存处扛起大包小包,匆匆通过检票口,最后一个爬上了这班客车。

他心里庆幸了一下,好在赶上了,这个季节天黑得晚,他可以在七点多天黑时候赶到永城,从汽车站再转到火车站,还能在火车站附近吃顿正经的饭,今晚就在候车大厅睡一觉,等明天清早的火车。

家中,送走姚志华,江满抱着孩子慢悠悠走回去,对上怀里小东西黑白分明的眼睛,她逗着孩子笑笑,单身带娃的日子正式开始。

夜里孩子醒了,江满睡意朦胧坐起来,面对着满屋黑咕隆咚,没人点灯,才想起来姚志华开学走了。

又一次怀念尿不湿和电灯。

她认命地叹口气,也懒得自己爬起来点灯,只把手电筒打开放在一边,赶紧给孩子换了尿布,关掉手电筒,侧身躺着给孩子喂奶,娘儿俩迷迷糊糊又睡了。

“哎,你一个人在家不害怕吧”肖秀玲吃了早饭来串门,笑着问她。

江满撇撇嘴:“谁说我一个人在家了,我们畅畅不算人再说我自从搬过来还不就是一个人在家。”

肖秀玲想说,陆安平刚走那阵子,她也好长时间挺不适应的,总觉得家里特别冷清,可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不习惯也得习惯,她现在,已经尽量少提陆安平了。

“有啥活儿我能帮你干的我寻思孩子醒了哭闹,你上个厕所都不敢磨蹭。”

“没事儿,上午她睡觉我就瞅空收拾洗刷,下午她睡觉我就跟着她睡。”江满笑,“横竖我也不指望干别的了,家里除了我一口人的饭,做好了从厨房端到屋里就吃完了。估计村里没少有人骂我懒女人不干活。”

“你理那些人呢,自己当女人吃苦受罪,就见不得别人好,自己家孩子吃|屎抓泥巴,就觉得别人家孩子也得吃|屎抓泥巴。”

“可不是,自己要是被男人揍了,就觉得全天下的男人都该打老婆才对。”江满受不了的摇头,咣当咣当提水倒进盆里,拿个板凳坐着洗尿布。

小陆杨来到以后,就扶着床沿,看床上的小妹妹,在睡觉,也不哭也不动,睡得跟小猪似的,小陆杨只好自己去玩了。肖秀玲一边留意着俩孩子,一边自己拿了板凳坐在树荫下,看着江满洗尿布。

江满之前还真没洗过几块尿布,她坐月子,开始都是江谷雨洗,姚志华回来了,姚志华也洗,满月后姚志华差不多已经洗习惯了,早晨起来江满做饭,他洗脸刷牙,顺手就把尿布和头天换下的衣服洗了。

洗尿布也没啥难度,她起床就会把尿布盆先端出来泡上,尿湿的打点肥皂揉搓几把,漂干净就行了,一早也没有便便的尿布,白天有,江满见不得脏,随手就赶紧洗了。

然后,大人一身衣裳,小孩一件小褂,棉布的,搓一搓也不用拧干,直接拎起来控控水,晾在绳子上拉平。

搞定。

“哎,你说,我要是搬来跟你作伴咋样我现在真觉得你这样,自在利索。”肖秀玲看着隔壁院子里的大榆树。

“你”江满瞅她一眼,“你家叔和婶子会打断你的腿,你弟会哭给你看。”

带孩子时间零碎,晌午后她跟孩子一起睡了一觉,五点多钟孩子又睡了,她赶紧觑着这点工夫,给自己锅里炖了半个老南瓜,贴饼子,饭菜一锅熟了,先冷一冷不急着吃,去把院里的小菜园翻翻。

“孩子睡了”队长婶推门进来,“这是要预备种啥呢”

“婶子快来坐。”江满停下铁锹,指着泥地笑,“我寻思种一畦小白菜,一秋天烧汤做粥吃着方便。”

“小白菜,小水萝卜,鸡毛菜,都能种了,过半个月就能种秋萝卜和白菜了。鸡毛菜长得快,出了苗多浇几水就能吃了,我回头给你找一把种子。”

“哎,行,谢谢婶子。”江满放下铁锹洗干净手,拿了板凳过来坐。

队长婶说:“我也没啥事,就来串串门。她三嫂,志华走了剩你一个人在家,有啥事你就招呼我一声啊。”

队长婶的性子,不像是专门跑来串门闲聊天的,江满就笑道:“婶子,你这是担心我了吧”

队长婶也没遮掩:“嗐,我也是瞎寻思,你婆婆那个人横竖是不讲究了,你一个年轻媳妇子,还带着个小奶孩,往后在村里遇上了,你跟她能说句话说句话,不想说你就躲着点,好汉怕赖汉,你别理她,少跟她一般见识。”

“您放心吧婶子,我一准是能躲就躲的,我看见她不舒服。不过她要硬往我跟前蹦跶,我可也不打算让着她。”

“你呀还是年轻,你婆婆那个人,在咱们村里一辈子,谁还不知道谁呀。她到底是你婆婆,跟你在村里走对面遇上了,吵吵几句,她往地上一趟,又哭又喊口吐白沫的,说你打她骂她了,说你把她气病了寻死觅活,磕碜你,没有她干不出来的。”

队长婶子手指虚虚地点点她,“好汉不吃眼前亏,你终究是做儿媳妇的,可别吃了哑巴亏。这阵子你坐月子,志华回来又没给她脸面,你婆婆可憋着火呢。”

“我知道了,婶子,我尽量躲着她,好脚不踩臭屎,往后村里遇上了我就躲着走。”江满笑了笑,她多少也有耳闻,姚老太可没少在村里咒她骂她呢,到处找人败坏她。“婶子,你看我这打小没娘的,生孩子坐月子,可真多亏了您心疼我。”

“这话说的,我能帮你干啥了”队长婶站起身来,“你赶紧种菜吧,我家里还晒着干菜呢,我回去使唤小孩把鸡毛菜种子拿给你。”

“哎,那谢谢婶子。”

江满刚翻了一小片地,屋里孩子又哇哇哇醒了。

得,今天这菜也种不成了,这个时候醒了,就该抱着玩一小会儿,不然夜里怕醒的时间长。

冷不丁一下子,好像全世界都知道姚志华走了似的,天傍黑时候,江谷雨居然也跑来了,把江满吓了一跳。

“死丫头,你咋这个时候来了”江满劈头就责备。

江谷雨这死丫头胆子大,之前照顾她养胎坐月子,敢走黑路的,怕耽误干活总是一早一晚傍黑走。

诚然这年代治安不错,可是大革命刚过去,百废待兴,新的社会规则还在逐步建立,在江满看来远没有那么放心。

“没事儿,姐,那什么……有人送我。”

江满一顿,立刻明白过来,便问:“人呢”

“队长叔托他买了一斤烟丝,他先给送去,马上就回来。”

“那你今晚就更不许走了。”江满没好气地瞅了她一眼,江谷雨却顾不得听她责怪,赶紧洗洗手跑进屋看小孩。

外面黄昏,屋里已经黑下来了,江谷雨熟门熟路点亮煤油灯,床上小婴儿正睡觉呢,江谷雨不死心,愣是伸手比划着捏捏那小脸蛋。

“姐,我几天没来,咋看着又长大了。”

“对,一天长一大截,我可省事儿了。”江满说,“太阳落时候醒的,我抱了好一会儿,刚吃饱睡了,弄醒了你抱着啊。”

“嘻嘻,睡好好的呢。”

“谷雨,你……”江满组织了下措辞,小青年订了婚,感情一天比一天热,两人有点黏糊她当然理解,可是这个年代她也很明白,“谷雨,你跟小刘,天黑了单独在一起可不好,还跑那么远路,咱这到底是农村地方,咱俩没娘了,我这当姐的得提醒你一句。”

“也……没啊。”江谷雨这样的姑娘,一点就透,自己也有点臊了,“我寻思,昨天姐夫开学该走了,担心你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就来看看。今天生产队活儿多,我收了工才往你这来,经过镇上,他不放心就骑车送我来了。姐,我以后知道了。”江谷雨脸有点热。

江满于是换了个话题:“家里这阵子咋样你跟爹说一声,畅畅太小了,我仨月俩月也没法回娘家看他。”

“嗯,爹知道,我也跟他说了。”别的不说,江满带着孩子去了,回娘家也住不下,“家里没啥事,就是这阵子嫂子往娘家跑得特别勤,三天两头回娘家,大哥不知怎么说了她一句,两人吵起来了,大嫂又哭又闹的,爹又把大哥骂了一顿。”

“不关你的事,他们吵架你就找借口躲出去,千万别掺和。”

“对呀。”江谷雨扑哧一笑,“昨天吵的,我昨天、今天上了两天工,晚上就跑你这来了。”

不管啥事吵起来,也是她那个窝囊废的便宜大哥先低头认错,穷家好容易娶上媳妇,又是个心眼多的,进门当家,连江老爹也小心捧着,对此江满半点都不关心。

在她看来,娘家大嫂强势一点也好,不然就她们窝囊废的爹和大哥,一家人在村里的日子容易被人欺负。

江满去舀了一碗白面放到盆里,掺了一半荞麦面,随代江谷雨:“咱今晚做点儿面疙瘩汤吧,放个鸡蛋,你去薅一把小青菜,还是放丝瓜放丝瓜你去摘。”

江谷雨在这照顾她坐月子,做饭啥的早习惯了,便转身出去薅小菜,顺手掐了一把小葱叶子,姐妹俩一个和面一个洗菜,很快把锅烧上了。

“姐,还有个事。”江谷雨坐在土灶门口,咔哧折断一根树枝塞进锅底,“关于结婚的事儿,小刘养父母希望我们早点儿结婚,说小刘都二十五了,一个人在这边,结了婚他生活也方便些。当然也不能太急,他们的意思,是希望定在年底,我们订婚也有半年了。不过大嫂不同意,说农村里都是订婚几年再出嫁,少说也得过两年,哪有订婚半年就结婚的,还说太快让我出嫁,让人笑话老江家不疼姑娘。”

“爹怎么说”

“你还指望爹能拿啥主意”江谷雨撇嘴,“自从大嫂过门,家里还不是都听大嫂的。要不是我敲打过她两回,她早该拿捏我了。”

“那你就自己拿主意,没听过结婚出嫁还得嫂子当家的。”

江满摇摇头,大嫂这事做的也太明显,江谷雨晚一天出嫁,就多给娘家干一天活,多挣一天工分,还不耽误刘江东逢年过节去送礼,没结婚礼还更加重些。

年轻姑娘也是主要劳动力,偏就有那样的人家,张口闭口“舍不得”,话说得可好听了,硬要留着订了婚的闺女不让出嫁,能拖则拖,给自家干活劳动,弄得婆家那边有意见。

“年底是不是真有点太早了。”江谷雨犹豫着说,“明年”

“明年春天,你们订婚第二年,也差不多该结婚了。”江满扑哧一笑,“再等到明年秋冬,我怕小刘等不及,你还真以为是他养父母急着催婚啊。”

外边有些动静,很快刘江东出现在厨房门口,笑得露出一嘴白牙:“姐。”

“小刘来啦”江满笑笑,“去洗把脸歇歇,饭马上就好。”

“姐,我……吃过了。”

“行了啊,到自己姐家了。”江满说,“我又不拿你当客人,你还指望我好酒好菜招待你”

刘江东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笑了。</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42章 我还没死 下一章:第44章 彻底闹一场
热门: 总裁老公太粗鲁 总裁的专宠床奴 天生反骨[快穿] 女总裁的铁血兵王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缠绵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粉黛 总裁爹地不好惹 媚者无疆 撒旦总裁追逃妻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