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新邻居

上一章:第52章 新婚夫妻 下一章:第54章 穷人乍富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呦,谷雨和小刘来啦”队长婶一推门进来,看见新婚小两口就笑着打趣道,“新郎官新媳妇,咋得空走亲戚”

小两口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刘江东忙解释说他们今天回门,从娘家来的。队长婶是他们的媒人,不过结婚时刘江东那边宴客,赴宴的是老队长,被请去县城喝喜酒。

队长婶提起这事,就撇着嘴说她捡了个现成的媒人,却让老头子沾了光。不过她看着般配的小两口真心高兴,问了些婚后的生活安排。

“江满啊,你叔让我来跟你说个事儿。”队长婶指指隔壁,“过了年,上面来了个驻村干部,你叔说大队部商量了一下,打算安排在这隔壁住,生产队也没别的合适地方给他住。”

她要有邻居了江满忙问:“啥样的驻村干部啊,男的女的,多大年纪了”

“男的呗,你多咋见过咱农村女的当干部了”队长婶想了想,“说是啥……啥部门工作组来的,预备在村里驻半年,指导工作。人我也没见过,还没来到呢,你叔在公社见过的,听你叔说四十来岁年纪,这一两天就该来了。”

“行,婶子我知道了。”江满点点头。

等队长婶一走,江谷雨就问:“姐,这事队长叔咋还专门叫婶子来跟你说呢”

“这是生产队的房子,隔壁住谁我也管不着啊。”江满笑笑说,“老队长为人周全,无非是叫我心里有个数。”

“你说这隔壁安安静静的多好,也不知搬来个啥样的。”

“邻居呗,能处就处,不能处你就客客气气的。”江满说,“横竖他也住不长久。”

生产队第二天就派了几个人来收拾房子,多余的床抬走,卫生打扫一下,厨房还给捯饬了一下,破掉的灶台修补好了,换了新的铁锅,连烧的柴草都给准备了,保证人来了就能做饭。

院子里的蒿草夏天就叫姚志华铲除干净了,江满原本还说,这院子要是一直空着,开春她干脆翻起来种点菜,省的闲着浪费,这下子也不用种了。

两天后,老队长和大队部几个人,陪着驻村干部来了。听到隔壁有动静,江满就抱着孩子,随手拿起做了一半的鞋子,悠哉悠哉去老陈婶子家串门。

隔壁门口停着一辆军绿色的小吉普车,同来的好几个人,都站在院子里说话,看样子有公社的人,其中还有一个四十来岁女的,穿个军绿色棉袄,打扮得挺认真,手上还拎着行李包。

江满抱着孩子经过,便径直去了老陈婶家,老陈婶子正跟小儿媳妇站在门口聊天。

“婶子,你帮我看看,小孩的鞋这么做行不行”江满拿着鞋子,“您说这鞋底是不是有点软了,我也不懂,就缝了几层布。”

“不软,这样就行。”老陈婶子把鞋子拿在手里试了试,“小孩刚学走路,就得穿这样软的,等到两三岁上你才能给她穿纳的硬鞋底。”她下巴抬了抬,指指隔壁的空屋子,“这是要住人了啥大人物搬进来了呀,我看大队几个干部都跟来了,还是小车送来的。”

“不太清楚。”江满摇摇头,“好像是啥上边来的驻村干部。”

“咱两家倒是跟上级干部当邻居了。”老陈婶子笑道,“也不知带不带家口来。”

江满跟老陈婶子婆媳俩聊了几句,抱着孩子又去后边堂婶家串了个门,等她回来时,吉普车已经开走了,大队干部们也走了,她抱着孩子走过去,正好军绿棉袄的女人手里端个盆出来,容长脸,眼睛细长,看见江满细长的眼睛眯了下,江满便笑笑点点头,主动打了个招呼。

“今天天气好,你们这是搬进来啦”

那妇女像是没想到江满会主动打招呼,动作顿了下,放下盆走出了出来,说话慢声细气的,有些矜持地笑道:“搬进来了。这是你家孩子啊,几个月了”

“七个月大了。”江满笑着说,“畅畅,问伯娘好,伯娘以后要跟我们做邻居了。您怎么称呼啊”

“我们家姓赵。你们住在隔壁呀。”那妇女说着往自家院里看了看,“我们家老赵是从县农工部来驻村工作的,以后跟你们住邻居了,他工作忙,拜托你们多帮着关照一下。”

“您不是跟着一起过来呀”

“我们家在县城,家里老人孩子的,我不能跟着过来长住,顶多偶尔过来帮他收拾一下。”那女人转身看看院子,正好男的拿着块抹布出来,圆方脸,干部装,看见江满站在门口,就微笑点点头,洗了下抹布又进去了。

江满说:“我还以为,你们是一家子搬进来呢,还寻思以后就热闹多了。您可不知道,我们这村子最边上,平时有点冷清了。赵同志一个人到我们农村,工作生活可够辛苦的,我们农村,条件到底差了,跟你们城里不能比。”

“他到农村就是来给广大社员吃苦服务的,辛苦也是应该。就是这条件,我们来之前,就说要有个合适的住处,最好独家独院,食宿用水要方便。这房子——”

那女的指了指院子里,“两间房子地方倒是够住了,卫生差了点,反正农村地方呗,我们再仔细打扫一下。就是他在家没做过饭,这种土灶更是没烧过,还不知道他怎么吃饭呢,又不好叫生产队专门给他安排人做饭。反正一个大男人在外边,怎么都不能叫人放心。”

“一个男同志独自在外生活,工作又忙,可不是不放心吗。”江满想了想,笑道,“你看我,我们家孩子他爸自己长期在外地,正月十六走的,估摸着昨天该到了,我这几天心里都不放心呢,心挂两场的。”

“你家孩子爸不在家呀”那妇女眼睛在她身上盯了下,眉头一皱眼角微眯,表情有些僵。

“不在家,长期不在家。”江满说,“我男人在沪城远着呢,得半年才能回来一趟。”

那妇女看看身后两间屋的小院:“那平时就你跟公婆在家呀”

江满把孩子换了条胳膊抱着,笑得一脸少心没肺:“哪来的公婆呀,我公婆不喜欢我,住得也远,他们住在村子东北角呢,我生了孩子都不管我,啥也不帮我,家里平常就我自己,整天一个人带孩子都累死了。”

看着那妇女脸色微变,江满抿嘴笑笑道:“你家赵同志往后住这儿挺好,这地方在村子边边儿,平常就是太清净了,隔壁再没人,我一个人在家都害怕。生产队安排赵同志住在这边,肯定也是考虑你们的要求,独家独院,有水井,这房子前些年安置知青才建的,在我们村里算好的了。就是这地方平常人少,有个啥事也没人知道。”

看着那妇女脸色多云转阴,江满却心情大好,继续笑着说:“赵嫂子,不是我多嘴,您呀真要是不放心,要么您跟着搬过来住,要么您可得把赵同志的生活安排好了,让他没有后顾之忧,能全心全意为我们广大老百姓服务。”

“那我要能跟着来还说什么!”那妇女拉着个脸。

江满:“我们村里挺好的,就是这地方有点偏了,条件也有点艰苦。赵同志来驻村做贡献,按理说应该住到人多的地方,扎根老百姓,跟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半年后他驻村结束,名声好工作好,回去也好表扬提拔。”

“同志你好。”男的从院里出来,对江满点头笑笑,“你们说啥呢”

“说这房子不合适。”女的拉着个脸,回头暼了男的一眼,“你看看这房子,生产队还说派人打扫过了,到处都是灰,位置又偏,离村子中心有点远了。当地干部这是咋安排的,你要在这地方住半年呢,生活上能方便吗!”

江满心说,这不是你们要求独家独院、食宿方便吗,你以为农村到处都是闲房子人家知青在这房子里生活了好几年呢,也没见饿死一个。

“你这话说的,收拾收拾不就完了吗。”男的说,“农村艰苦,人家生产队已经尽心安排了,就你挑剔多。”

“看你这话说的,倒是我挑剔了”女的气呼呼质问,“你会烧火你会做饭谁给你洗衣裳你在家干过啥呀,我不在你身边,你指望找谁给你洗衣服做饭呢指望田螺姑娘”

“我说你这人咋回事呀,好好地发什么神经”男的把抹布从左手砸到右手,也拉下了脸,“你不帮我收拾就算了,叫你别来别来,我是来工作的,你当我来农村享清福来的”

“我这还不是关心你我关心你你还嫌弃了你给我说说清楚,你啥意思呀你”

“你,你还讲不讲道理了!”男的哼了一声,看了江满一眼,扭头进去了。

女的瞪着男的背影,转身看看江满,脸色更加不好了,那意思你看着我们两口子吵架,你还不走呀。

江满抱着孩子笑眯眯却没有走的意思,笑笑说道:“嫂子,你看赵同志不理解,其实你真是关心他。其实大队部的房子也是新的,周围住家也多,还更安全,离广大人民群众也近。就是没有独立的院子,也没有水井,不过大队部人多呀,整天不断人,生产队有民兵还有联防队,赵同志从上级来我们村里做贡献,哪个还不能帮赵同志挑个水、做个饭呀。”

她说完,才抱着孩子优哉游哉进了自己家的门,把大门一关,隔墙听着隔壁两口子又吵吵了几句,声音压得很小也听不太清楚,她玩味地笑了下,就先抱着孩子回屋去了。

一中午都没听到隔壁有动静,江满自己做饭吃饭,等到她搂着孩子睡醒一觉,听见隔壁又有动静了,便抱起孩子出门去看,民兵连长姚大军领着几个人正在往外搬东西。

“大柱,干啥呀你们这是”

“三嫂。”姚大军随手指了下,“队长叔让我们来搬东西,赵同志说不住这边了,说要以工作为家,要搬到大队部去住。”

江满看着几个人抬出来一张床,还有铺盖行李,笑道:“上午搬来,下午搬走,你说这图的个啥呀。”

“嗐,图的给我们找活儿干呗,中午去说的,又使唤我们把大队部赶紧收拾一间屋子出来,紧赶着给他搬过去。”姚大柱摇摇头,“横竖我们腿不值钱。”

肖秀玲领着小陆杨过来,看见几个人搬东西,就用下巴指了指:“咋回事啊,不是上午才刚搬来吗。”

“我哪知道啊。”江满笑嘻嘻地说,“人家不想住了呗。”

肖秀玲:“我咋感觉是你给挤兑走的呢”

“别瞎说。人家不想住这儿,关我啥事啊。”

江满笑嘻嘻把畅畅放下来,畅畅穿着连身连脚的棉裤,又怕她在地上弄脏了,就让小孩站在自己两只脚上,弯腰抱着小孩:“畅畅,你看杨杨哥哥自己会走路,你也学走路试试。”

她扶着小孩,小心地弯着腰,一步一步带动小孩往前挪,小陆杨还张开两手在前边引,肖秀玲摇头笑道:“爬都还没学会呢,就想走路。”

“你这两天咋不来串门忙活啥呢”江满问。

“嗐,别提了。”肖秀玲拉了下小陆杨,“别弄小妹妹脸,她生气不跟你玩了。”

两人进屋坐下,肖秀玲说,陪她弟相了个亲,没成。

“一照面,女方明显是看上了,一打听我们家情况,就不同意了。想想也是,我们家穷富不说,谁让我这个大姑姐不明不白住在家里呢。”

“你整天着什么急呀,你弟又不大。”江满摇头嫌弃,“不是我说话难听,要是因为你这个大姑姐,这样的姑娘不要也罢,你们一家子好人品,家底子也不穷,这也是你的家,你又不吃闲饭,你这个大姑姐是碍着她了,还是要她养了”

“我弟过完年十九了,人家跟他一般大的,都有结婚生孩子的了。也不能说人家不对,你想想也是,谁家姑娘嫁人,愿意家里长期住着个大姑姐呀,还带着个孩子。”肖秀玲谈起这事,情绪就不太好。

“你家不是打算给你弟结婚建新房了吗。”

“也不光是房子的问题好不好。”肖秀玲眯眼看着隔壁院里的榆树,“江满,要不你收留我吧,你说我搬来跟你做个邻居咋样我这么长期下去真不合适。”

“你说真的啊”江满想了想,“反正我觉得,我自打从老宅搬过来,日子别提多舒心了。就算是亲爹娘,你带着个孩子,跟爹娘、弟弟弟媳长期住在一起也不方便。不过……”她摇摇头,真心建议道,“你爹娘怕是接受不了你搬出来,再说你搬出来带着陆杨自己过,外人看着也不好看,肯定要说咸说淡的。”

“我管他们说啥呢,早就听习惯了。”肖秀玲说,“日子总得过。”

“你跟陆安平……”江满犹豫了一下,“你要不要跟他沟通一下这个事情,反正我这人的性子,啥事都弄个清楚明白为好。陆安平那边到底是个啥意思,他一直不回来,也不接你们娘儿俩过去,要断那也断得清清楚楚,断了跟他要杨杨的抚养费,这么吊着算咋回事啊。”

“江满,我跟你说个事。”肖秀玲沉默了一下,“陆安平三个多月没给我来信了。去年春节他虽然没回来,可是寄了钱和布票来的,还嘱咐过年给杨杨做新衣服,之前每隔几个月也会给我寄钱寄东西。这次从年前冬闲到现在,压根就没来过信。”

“那你爹娘肯定也知道了”

“我爹娘整天忙,过年前我寻思,别叫他们年都过不好,就给含糊过去了。”

肖秀玲顿了顿,“其实不管他那边咋样,他回来不现实,现在还指不定过得多风光多舒坦呢,也不提接我们过去,我心里早就有数了。可是有数有啥用,我带着杨杨嫁给别人他这么小,我给他找个后爹,到别人家日子能好过吗。我这么长时间一直装糊涂,还不是怕我爹娘伤心着急,逼我改嫁。”

“我觉得,你给他去封信吧,跟他说清楚,怎么回事有一句准话。说句难听的,他那边有人了你都不知道,谁知道咋回事啊。不管你俩怎么样,分就分吧,谁离了谁还不能活了要分让他把小孩的抚养费按时付。横竖他家也不是普通人,该要的钱你就多要。”

肖秀玲低头半天没说话,江满也就不再多说了,有些事真不是别人能明白的。她感觉肖秀玲分明对陆安平感情很深,还在等着他吧,哪怕等一个让她死心的结果。

说这话过了有一个多月,隔壁院子的榆钱树上,榆钱儿都长出来了,江满一时兴致想吃榆钱饭,就趁着畅畅睡觉,用竹竿绑上钩子,仗着反正没人,翻墙过去钩榆钱。

所以一听见有人拍门喊她,江满赶紧答应一声,丢掉竹竿翻墙回去。

“三嫂子,是我。”肖余粮喊了两声推开大门,只见江满撑着墙头跳下来,动作干脆利落,还挺帅气,肖余粮顿时有点愣神。

“余粮啊。”江满松了一口气,笑笑,“我钩点儿榆钱呢,回头跟你姐说,晚上我做榆钱饼,叫她领杨杨来吃。”她没事人似的拍拍手,“啥事啊,是不是你姐有事叫我”

“不是,三嫂。”肖余粮回过神来,在门口犹豫了一下,“三嫂,是我找你,我找你有事儿,我姐不知道。”

江满有些意外,进屋拿了个板凳放在刚长出嫩绿叶片的梧桐树下:“坐下说。”

肖余粮坐下后,两手放在两边抓着板凳,神情有些忐忑。江满洗了下手,就坐在对面,笑着问:“咋啦,啥事找我,还没叫你姐知道”

“三嫂,我知道你跟我姐要好,我姐她兴许能听你的。”肖余粮犹豫了一下,“嗯,就是……就是我想让叫你帮着劝劝我姐,她该嫁人嫁人吧。”

江满愣了下,她还真没想到肖余粮是要说这个,想了想问道:“咋了,咋突然说这个事了你姐前阵子还跟我说呢,说她担心自己带个孩子住在娘家,怕拖累你了影响你找对象,心疼你。”

“三嫂,这是啥话呀,我不是怕影响我啥的。”肖余粮十九岁的毛头小伙子,顿时有些急,脸都有点涨红了,“三嫂,那是我姐,我情愿她在娘家,我养她一辈子,可是我看……我姐夫,陆安平怕是坏了良心,不回来了,他都有几个月没给我姐来信了,我爹娘怕我姐伤心难过,都装作没留意,都不敢问她。他一走两年了,鬼影子都没见到一个,我姐等他啥呀,我姐总不能这样过一辈子。”

“你家叔和婶子也是这么想的”江满沉吟一下,“这些话,其实你们可以跟你姐说呀,你姐这个人不是死心眼,没那么弱。不过路怎么走也得看她自己的想法。”

肖余粮道:“我姐她不想说,她还拿我当小孩呢。她不想嫁人,对陆安平不死心,还不是为了杨杨,怕让杨杨当拖油瓶,带到别人家里受委屈。可是三嫂你说,她总不能一辈子就这么一个人过下去了,不趁着现在年轻再找一个,等到啥时候是个头啊,等到杨杨长大成人,她是不是就能放心了那她年纪得多大了呀,还怎么找。”

“你姐也难,不想让杨杨当拖油瓶,更不能把杨杨丢下。当妈的还不都这样。”江满摇头,“你是不是想叫她把杨杨送走,给陆安平”

“我姐不会答应的。”肖余粮深吸一口气,“我想,叫她把杨杨留给我。”

“留给你”江满这下真惊讶了。

“对,她该找就找,不带孩子她还能找个合适的,把杨杨留在家里,我姐想孩子回到娘家就能看见了,我姐也放心了。等我结了婚,我给他姓肖,就当我儿子养,我保证跟自己的儿子一样,不能叫杨杨受了委屈。”

这个弟弟肖秀玲还真没疼错。可是肖余粮想的终究还是太简单了。

江满心中感叹,便问道:“你这个想法,跟你爹娘和你姐说过吗”

“我爹娘都同意,他们也舍不得杨杨,就是陆安平来要,我们家都不会答应的。”肖余粮顿了顿,“我娘说过我姐了,我姐不答应……我就想叫你劝劝她,这是最好的安排了。三嫂,我姐最信服你了。”

“那你想没想过,你姐带个孩子不好嫁人,你带个孩子就好找对象了”

“找啥样是啥样的吧。”肖余粮笑了下说,“好歹小孩是在我们家。杨杨都四岁了,有我爹娘带,不用她背不用她抱。”

“你们……太急了点儿。”江满说,这又不是走路,肖秀玲走到这儿此路不通,转身二话不说就回来了。江满揣摩着,就算要嫁人,肖秀玲怕也得等几年,等她心里能转过这个弯儿。

“你让你姐自己缓一缓吧,有机会我会劝她,可不一定有用。”江满道。

肖秀玲当然不考虑这个事。她弟弟都还没找对象,她把孩子丢给娘家,丢给弟弟,自己就一身轻松跑去嫁人了

所以江满把肖余粮来找她的事跟肖秀玲聊了一回,肖秀玲一口就说不可能。

要说肖秀玲行动力也是够快的,最终也不知道她怎么说服了爹娘,去找老队长借房子,决定要搬到江满隔壁住。

两天后之江满知道时,也就只能帮她收拾房子的忙了。</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52章 新婚夫妻 下一章:第54章 穷人乍富
热门: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你是我的小确幸 女配沉迷学习(快穿)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旧欢新宠,总裁,你好棒! 七十年代穿二代 暴君的笼中雀 邪性总裁宠上天 新婚燕尔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