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马不知脸长

上一章:第54章 穷人乍富 下一章:第56章 谁吃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初夏四月,姚二嫂生下第三个孩子,还是个女孩。

江满抱着畅畅去看姚二嫂,一路都在关心自家女儿新长出来的小牙。小姑娘刚长出两颗米粒似的小白牙。

这是江满搬出来之后,第一次回到老宅。老宅已经变了个样子,姚二嫂那边拉了围墙,另开了一个大门,她卖给姚志国家的那两间房子,也从中间建起了一道石头土坯的围墙,另开了大门。原本一排房子,现在变成了三家,两边大门都是新的,把姚老太家的旧大门挤在中间,灰突突的很有几分破落户的味道。

江满抱着孩子经过时,中间的大门吱呀一声,姚香香走了出来,迎面看见江满,表情一变,立刻一转脸,把大门咣当一关又进去了。

江满只当她知道自己脸丑不敢见人。

有趣的是她当了个生产队会计,老大老二两家对她居然客气了许多。尤其姚志国,在村里偶遇了两回,还主动挤出笑脸跟她打招呼,看起来很是尴尬。

江满自己总结了一下,为什么说不能只当个家庭妇女,比如她吧,自从贪图一半工分当了这个生产队会计,不管她乐不乐意,跟村里人接触就比以前多多了,算不算走出家庭

而姚老太和姚香香自从挨了一顿棍子,大家秉承“老死不相往来”原则。这不,姚香香遇上她就这德性,对此江满很是满意。

“三婶来啦”姚招娣出来开门。

“招娣,帮婶子接一下。”江满一手抱着孩子,腾出胳膊来把挎着的篮子给姚招娣。

姚招娣忙说:“婶子,你咋给我们这么多鸡蛋呢,还有挂面,咋还叫你花钱呢。”

江满拿来二十个鸡蛋,两把挂面,挂面本来想拿四把的,想想再有三个月大嫂又该生了,两家给的不一样又得落人话柄。她也不是财主,她的鸡蛋还是花钱买的呢,也就干脆算了,只拿了两把。

“给你娘坐月子吃。”江满问,“招娣,还有谁在家,谁照顾你娘呢”

“姥姥。我爹也在家。”姚招娣说,“姥姥说她先帮着照顾几天,往后我照顾我娘。”

这小孩才九岁吧,怎么说话像个上年纪的老大人。江满抱着孩子走到院里,姚志军从屋里迎出来,一脸没精打采,扯着嘴笑了下:“她三婶来了”

“二哥在家呢。”江满笑道,“我来看看二嫂和小宝宝。那啥,二哥我抱着孩子,你帮我抓把麦草,我烤一烤。”

“哪那么多讲究,没那么金贵,这两天来的人都没烤,他三婶你快进去坐。”

招娣扯扯她的衣角:“三婶,你进去吧,我娘说不讲究。”

江满犹豫了一下,抱着畅畅进去。东边两间屋,中间是相通的只隔着梁头,姚二嫂躺在里边床上,头上包着红头巾,闭着眼睛一脸虚弱。

“婶子好。”江满压低嗓门跟招娣姥姥打招呼,“二嫂睡了”

她话音刚落,姚二嫂就睁开眼睛:“她三婶来了招娣,赶紧拿板凳给你三婶坐。”

“二嫂,我把你吵醒了。”江满抱着畅畅走到床边,“我来看看你和小侄女。”

“没事儿,我根本就没睡。”姚二嫂把身边的襁褓掀开,江满仔细端详一下看,笑道:“长得像二嫂,几斤呀”

“五斤六两。”

“比我们畅畅生的时候重,看着都胖一些,这孩子赶明儿长得一准好看。”

“有啥用啊。”姚二嫂愁眉苦脸地靠在床头棉被上,“又是个女孩,三个女孩,我们是注定被人家笑话了。”

“二嫂这话说的,你可不该有重男轻女的想法。”江满安慰道,“女孩怎么了,各人过各人的日子,谁知道将来谁啥样啊,谁又知道将来哪个有出息、哪个能孝顺”

“话是这么说,你二哥……”姚二嫂用下巴指指外面,“从这个生下来就没个笑模样,隔壁两个老的,她爷爷连过来看一眼都没来,她奶一听说是个女孩,当场就骂骂咧咧。后边老大家的倒是来了,呱啦呱啦跟我说她倒是想要个闺女,怕三个儿子养不起,还叫我别太难过。”

招娣姥姥在一旁唠叨:“你说我闺女咋摊上这么个婆婆,当着我的面呢就骂骂咧咧,嫌弃是个女孩,让我给撵了。要不是顾忌我闺女月子里别闹起来,我当时就想抽她。你们家那个大嫂,娶了媳妇随婆婆,也不是个好相处的。”

“嗐,婶子,二嫂,你们理会这些呢。”江满嘁了一声,“我们畅畅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她爷爷奶奶是黑是白呢,耽误我们畅畅吃了还是喝了二嫂,你可别理会这些,你把身体养好了。”

“她三婶,你呀听我的,你趁着现在,赶紧给老三生个男孩,你可瞧见了,我自从嫁到他们老姚家,就一直让老大家的踩在脚底下,口头禅就是她给姚家生了两个大孙子,你看看她现在拽的。”

江满抱着畅畅呢,真不爱听这个话,就找借口赶紧回去了。

三四天之后,姚香玲闻讯赶来,先去了老宅那边,去看过姚二嫂之后,就奔江满家来了。

“我听说畅畅长牙了”姚香玲笑眯眯拿了双红色的软底小鞋子,还有粉色小袜子,“看看行不行,我这阵子上班有点忙,做得粗针大线的。”

“大姐这针线比我强多了。”江满抱着畅畅,“畅畅,叫大姑,你说谢谢大姑。”

“畅畅,来大姑抱抱。”姚香玲把小孩抱在膝头,逗着玩了一会儿,“会爬了吗”

“会爬了,就是可懒了,不肯爬。”江满笑,“我要是在跟前,叫她爬也不爬,我把她放在竹席上刚一离开,她就爬到泥地上了。现在她要是不睡觉,我啥都没法干。”

“城里有那种小孩的床,带围栏的。”姚香玲连解说带比划,“你问问能不能找木匠做一个,小孩放在里边不用人时刻看着。”姚香玲逗着畅畅笑起来,“不然你一个人带孩子,有时候还真分不开身。”

江满一听就明白她说的是婴儿床,她其实也想到了,就是乡村土木匠没做过,她正想着画个图找人定做。江满笑道:“这个挺好,我问问有没有木匠会做。”

畅畅被姚香玲抱了一会儿,张着小手要妈妈,江满把她抱过来,抱出去提醒她尿尿。

“她三妗子,你把孩子养得真好。”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衣裳和小手小脸干干净净,这小孩还一逗就笑,怎么看怎么招人喜欢。姚香玲说着叹气,“你可不知道,你说老二两口子……唉,弄得我这半天心里不高兴。”

“咋啦”江满忙问。

“别提了,也不知他们两口子咋想的,我听说她生了,赶紧回来看看呢,结果他二妗子问我是不是想要个闺女,我说想呀,她就说要把刚生的这个送给我养,她好赶紧再生一个。”

江满惊讶:“二嫂随口开玩笑的吧”

“她开玩笑倒好了,她可不是开玩笑。我跟她说了,她要是真觉得养不了了,想送人,我给她在城里找一家,你姐夫厂里有一家不生孩子的,条件很好,她又说舍不得给别人。”

姚香玲摇头抱怨,“你听听,这算咋回事啊,给别人舍不得要给我,我养大了算谁家的你说亏她想得出来。”

姚香玲有些话没能说完,她说自己年纪大了,够四十岁了不想再养个孩子,姚二嫂还不高兴了,揭短说当初她为啥想养畅畅,说都是亲弟弟、亲侄女,她还偏心了。

姚香玲气得不搭理她。这孩子跟当初畅畅能一样吗,当初姚香玲想养畅畅,主要是心疼孩子,担心姚志华跟江满离了婚,孩子没着落。

“二嫂要是打算再生一个……”江满顿了顿,再生一个她就能保证是男孩了 “二嫂生与不生,能生就能养,也不用非得把这个孩子送给你呀。”

姚香玲说:“老二两口子,我懒得再管他们,她越这样,我还越不能要了。我给他们养孩子算啥呀就算给我当女儿,你看看老二那两口子,将来他们能保证不跟孩子攀扯了”

两天后的下午,畅畅睡觉了,江满就在院里种韭菜。韭菜这东西不好种,需要用筛子把土筛得细细的,菜苗长出来的第二年,还要挖出宿根再重新移栽,一行行排整齐。不过优点是只要种了,宿根一直能吃很多年。

为了鲜嫩的韭菜饺子、韭菜盒子,江满也是挺拼的,大场边上挖了松软的壤土,拿筛子蹲在菜园边上筛。

“她三婶,你在家呀。”姚志军推门进来。

“二哥”这可是个稀客,江满忙问,“啥事啊”

“你家还有奶粉吗”姚志军说,“我听说畅畅吃奶粉的。”

全村里怕也只有他们家孩子能吃上奶粉了。

“二嫂奶水不够”江满放下筛子,站起来去洗手。

“这都几天了,还没啥奶水,光用汤勺喂了几勺米汤。”姚志军站在那儿脸色沮丧,“这一胎可真够糟心的。”

“二哥,不是我说,二嫂生下孩子心情不好,也影响她催奶,你得帮她开解开解,别人开解可没你管用。”江满洗干净手,看看姚志军,“二哥,我家畅畅是搭配着吃奶粉,这东西不容易买家里也不多了,奶瓶你有吗畅畅只有一个奶瓶,她现在长牙,牙板痒痒,奶嘴都让她咬坏了。”

“奶瓶,我再去买吧。”姚志军犹豫了一下,终究没好意思开口借奶瓶,“你先给我一包救救急,我去问过了,镇上也买不到奶粉。”

“你还是赶紧给二嫂催奶,刚生下来她又不能吃别的,光靠吃奶粉,一包奶粉也吃不了几天。”

江满进屋拿了一包奶粉给他,姚志军也没提还不还的,接过去匆匆就走了。

“咋了这是”肖秀玲随后进来,“姚二嫂子没奶水呀”

“让我给他一包奶粉。”江满对这个“给”字真有些无奈,这个牌子的奶粉一包两三块钱,关键是要靠姚志华从沪城寄来,她还怕耽误畅畅吃呢。

横竖只此一次,她不忍心看着小婴儿挨饿,救救急他们自己再想办法,下回不管谁来,也别想拿走畅畅一勺奶粉了。

江满做了两瓶辣豆酱给姚志华寄过去,顺便写信提了一句,叫他再给闺女寄奶粉来。姚志华随后又寄来四包,估摸着够畅畅吃到暑假了吧,居然还给她寄了个小印章,小小的长方形,工工整整刻着江满两个字。

好歹她也有个印章了。原先每次寄东西来,签了字还得摁手印。现在又当了个会计,生产队收纳支出都需要她签字盖章,镇上偏还没有刻章的,得到县城去,还得三天后才能拿到。

九天和十二天都没动静,一直等到孩子满月,江满估摸着姚志军家是不打算办酒了,就又抱着孩子过去坐坐。姚二嫂月子满了,已经起来了,看着气色还行,姚大嫂捧着八个多月的大肚子也在。

江满一进去,姚大嫂就笑吟吟地问:“他三婶,你听说了没可真是马不知脸长。”

“听说啥呀”

“那边。”姚大嫂往隔壁努努嘴,“咱们那位小姑子,这会儿怕又得气得哭呢。你猜猜为啥”

“为啥呀”她一脸得意地卖关子,江满也就配合地问了一句。

“昨天相亲了。她不是打定主意要找个城里的吗,嫁不出去没人要,这次降低标准啦,鼻孔朝天觉得自己跟皇姑下嫁似的,答应去相看一个农村的,人家那小青年长得好,她看上了,回来等回话,结果一早媒人过来说,人家没看上她。”

姚大嫂笑嘻嘻地乐呵,“人家那小青年才十八,嫌她大两岁,又听说她名声太臭。好好的人家只要眼睛不瞎,谁敢要她呀。”

“就她那样的,我是男人我也不敢娶,我情愿打光棍。”江满嗤笑一声,转念又想,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啊,这个世界上,再渣的男人、再贱的女人都有人要。

她抱着畅畅去床上看看孩子,指着襁褓里的小婴儿跟畅畅说话:“畅畅你看,这是小妹妹,管你叫小姐姐的。”

姚大嫂:“他三婶,你可真舍得,瞧瞧你家畅畅穿的,啧啧啧,都是好衣裳。有没有穿小了的给我我预备着,我生高产时候做的小衣裳,穿了四个孩子,早成破烂了。”

“哎,我没留下啊。”江满一脸抱歉,“畅畅生的时候大热天,就做了两间棉布小褂,洗洗晒晒一夏天就不能穿了,我前几天撕了纳鞋底了。”

假话,把自家孩子旧衣服送人的习惯,她压根就没有啊,出生时妈妈亲手缝的小衣服,她得给女儿留着做纪念。

谁知道姚大嫂压根不信,睁大眼睛问:“你撕了哄谁呀,你不留着生二胎穿啊,小衣服小孩又穿不坏,你先借给我,等你生了二胎,我再还给你不就行了。”

“真撕了,不信你去看看。”江满说,“真要生二胎就再做新的呗。”

姚大嫂捂嘴:“啧啧,她三婶到底是有钱人,你们两口子都是有能耐的,你如今还当了干部了,比我们两家都强。”

江满笑笑:“有没有钱的,我跟大嫂你不能比,我年纪轻就这一个孩子,吃穿上头不会过日子呗。”

姚大嫂被堵得脸色一变,恰好姚青叶在大门口喊了她一声。

“啥事啊青叶”姚大嫂应了一声,回头笑着抱怨道,“你瞅瞅我家这些孩子,离不开我,我出个门就跟着找,处处担心我。”站起来往外走,“那啥,他二婶三婶你们聊着,我回去睡一会儿去,我现在月份大了,春困秋乏光想打瞌睡。”

等她一走,姚二嫂就呸了一声:“瞧把她拽的,搁不下她了,整个姚家村都搁不下她了。”

江满笑了下,从她来到,就一直听大嫂叨叨,二嫂坐在一边都没说几句话,一猜就是大嫂又犯老毛病了。

果然,姚二嫂生气:“我看见她来了就头疼。今天来问我咋不给小孩办酒,我说都老三了,不好意思再叫亲戚朋友花钱,她说丫头不办就不办了吧,还叫我实在不行,就想法子抱养个男孩,你说她这不是嘲笑我生不出儿子吗。”

“二嫂,你别理她,闺女怎么了闺女才贴心孝顺呢。你把三个闺女培养得有出息了,将来我看比什么都强。”

“那不行。”姚二嫂恨恨地说,“不蒸馒头争口气,我跟招娣她爸商量过了,非得生个男孩不可。”

江满:……

江满如今对“重男轻女”有些体会,其实二哥二嫂对两个女儿也都疼爱,平常虽然使唤干活,倒也不舍得打骂一下,早早给招弟上了小学。就算思想上一心盼个男孩,也未必不是环境逼出来的,或者说姚二嫂自己看不开,老姚家逼出来的。

她干脆换了个话题:“二嫂,我看你月子做得挺好啊,气色不错。”

“还不是都靠我娘在这儿,招娣领娣也懂事,小三儿的尿布,我月子里招娣也帮着洗。”

“二嫂,你们起名字了没”江满笑道,“总不能一直叫人家小三儿呀。”

“还没呢。”姚二嫂顿了顿,看看她怀里的畅畅,想起姚大嫂曾经给畅畅取名“来娣”,惹得姚志华不高兴撂脸子。

这阵子姚二嫂也不是没想过给孩子取名,老大老二叫招娣领娣,再往后,“来娣”肯定排除了,那该叫啥呀盼娣,迎娣,引娣……姚二嫂想来想去心里别扭。两相一对比,姚二嫂就感慨人家的女儿是啥命,看看畅畅,爹妈都疼爱重视,还都有能耐,养得跟宝贝似的。

“她三婶,你上过学的,你家老三还是大学生,你帮起个名吧。你看畅畅的名字你们起的多好。”

江满:“我才上几天学,识几个字呀,畅畅的名字也是跟姚志华一起琢磨的。二哥二嫂你们想给叫啥名呢”

“你二哥,他压根不管这事。”

“招娣,过来。”江满一抬头,看见招娣领着妹妹进来,笑着招招手,“咱们招娣可真是个能干的小姑娘。招娣,你说小妹妹给叫什么名字好听呢”

招娣看看姚二嫂,江满笑道:“你们小姐妹俩想想,小孩脑子灵,说说让你娘选一选,也不一定就非得叫,参考一下。”

“娘。”姚招娣抿抿嘴,小脸上迟疑了一下,“你说……叫琳琳好不好听电影里有个人就叫琳琳,还有丽丽。”

姚二嫂愣了一下,压根没想到九岁的大女儿还真认真给老三起名字,想了想:“那就……叫琳琳吧,是蛮好听的。”

姚琳琳三个月大,畅畅小姑娘学会了叫“妈妈”,架着两只小胳膊会迈步走路了。

江满于是又巴望着女儿啥时候会自己走路。畅畅身高体重比村里一般大的孩子都要好,她用软尺量了一下,74厘米高,22斤重。怎么还不会自己走路呢。

她一提,肖秀玲没好气地数落她:“小孩该会就会了。才六七个月就整天巴着咋还不会说话,咋还不会爬,咋还不会走路……瞧你整天心急的,小孩能是一天长大的你这都还没满一周岁呢,杨杨也一周岁还零一个多月才会自己走路。”

“再半个月就满一周岁了。”江满架着小孩走了一会儿,这么练习走路可真要命,大人就得一直弯着腰,弯得腰都酸疼。

她把畅畅抱起来,放到专门找木匠定做的童床里,畅畅就自己扶着围栏站着玩儿,绕着小床半天一步地走。江满看着女儿慢悠悠的动作,真心觉得这孩子不是不会,就是懒,干什么都不急不躁的。

“婶子,我放学了,畅畅,我放学了。”小陆杨咕咚咕咚跑进来,看见肖秀玲愣了下,随即咧开嘴笑一脸,“妈妈。”奔着肖秀玲扑过来,“妈妈你在家呀,我还以为你干活去了呢。”

小孩每天育红班放学就奔江满家来,都习惯了,过自家大门而不入。

“今天生产队活儿不多,下午没上工。”肖秀玲接住儿子,抱怨道,“杨杨,你长大了,以后不能这么冲过来,都要把你妈撞倒了。”

“夸张了点儿,你儿子才四岁半。”江满推了下小陆杨,“杨杨,先去洗手洗脸,回来没洗手不许跟小妹妹玩,也不许吃东西。”回头跟肖秀玲抱怨,“你说育红班老师教的啥呀,每次放学回来,两手泥一身汗。”

“教啥呀,统共两个老师,就是村里上过几天学的俩妇女,那么多小孩关在一个院里,只要不哭不闹不打架,在烂泥地里滚着玩,整天回来一身脏,尿尿和泥老师都不管。”

小陆杨乖乖跑去洗手,回来先把两只小手举起来给江满检查,江满夸了他一句,递给他掰开的半个香瓜。

小陆杨一边吃香瓜,一边跑去趴在童床围栏上,不厌其烦地教畅畅:“畅畅,叫哥哥,哥哥。”

“嘎嘎。”

“不是嘎嘎,是哥哥,哥哥。”

“嘎嘎。”畅畅张着小嘴踮起脚,张着小手,咿咿呀呀说了半天婴国语言,小路杨居然听懂了,转脸叫江满:“婶子,小妹妹要吃香瓜,我能不能拿勺子喂她”

“你吃你自己的,你不能喂她。”江满把剩下半个香瓜的瓜瓤和种子自己吃了,拿了半边瓜肉走过去,畅畅一看赶紧张着小手喊:“妈妈,妈妈。”

江满拿了个小勺子轻轻把里面软面的瓜肉刮下来,一层层刮成泥,喂给畅畅吃。

“我看呀,我在不在家都一样,杨杨现在都成你儿子了。”肖秀玲笑道,“他天天放学就来你家,有吃有喝还有玩,我可省了心了,将来长大得叫他怎么报答你呢。”

“你行了啊,这香瓜还是你弟送来的呢。”

“今晚吃啥”肖秀玲笑问,“难得我不用上工,你也别做饭了,咱俩今晚搭伙吃算了。”

“随便你,那我就等着吃了。”江满也不客气,两家中间围墙上的丝瓜都分不清谁家的,两人一个月里总得有几次当饭搭子,肖秀玲家吃饭很有趣,一个月里跟她搭几次伙,再回娘家吃几顿,肖大婶也隔三岔五给她送饭来。

“那你看孩子,我去炒菜。”肖秀玲答应着走了。

她还没走出大门,老陈婶子伸头进来,笑嘻嘻问江满:“畅畅妈,你老大家的要生了听说发动啦,你大伯子去请接生婆了。”

“你说大嫂”江满强调更正了一下,老陈婶子这话有语病啊,她可不承认谁是她老大,“不是还没到日子吗,还差半个多月呢。”

“提前半个多月也正常,她这都第五胎了。”老陈婶子说,“也不知道这回生个啥。”</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54章 穷人乍富 下一章:第56章 谁吃醋了
热门: 我在生存游戏里搞基建 退下,让朕来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九十年代家属院 邪性总裁宠上天 囧妻上位,总裁猛如虎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穿成美强惨男主的后妈 向死而生 总裁的不伦情人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