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谁吃醋了

上一章:第55章 马不知脸长 下一章:第57章 操心爹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她这都第五胎了。也不知道这回生个啥。”

“嗐,她家生个啥都好。”都能优越感十足地拽起来。

江满下半句没说出来,她现在发现老陈婶子这人有点不靠谱,在她跟前有些话真不能说。她们家住得这么偏,村子最边上,一个月吃几顿肉村里都能知道,不能不说老陈婶子的功劳。

小孩放学时请的接生婆,江满以为总得等到夜间或者明天早上才能生吧,结果她还是没经验,低估了大嫂第五胎的速度,等到天黑的时候就生了,男孩,他们家第三个儿子。

听说一大家子都很高兴,三天的时候江满礼节性去探望,去了一看二嫂也到了。姚大嫂说老五名字就叫“高兴”,姚高兴,说随着他两个哥哥起的名儿。

最高兴不起来的大约就是二嫂了,坐了会儿两人从姚大嫂家出来,二嫂就拉着江满说话。

“二嫂,看你恢复得挺好啊,琳琳呢”江满走不脱,赶紧抱着畅畅躲到树荫凉下。

“唵”姚二嫂反应了过来,“三丫在家,还没抱起来呢。”

“睡窝子”

姚二嫂点头说是,江满多嘴了一句“这天气睡窝子热,你不如把她放床上睡。”

“我寻思,睡窝子少用尿布。本身没几块尿布,洗也麻烦。”长藤筐窝子里铺着麦草,小孩尿了就被麦草吸走了,姚二嫂想了想,“其实小小孩不怕热,比大人耐热。放床上也行,我们家招娣都能帮忙洗尿布了,也不怎么用我操心。”

“你家孩子可真省心,二嫂我跟你说,你看招娣领娣这么懂事,将来都是你跟二哥的福气。”

“福气啥呀,三个丫头,都让人欺负死了。”姚二嫂跟江满吐槽,说她去大嫂家探望,还带了鸡蛋的,去了姚大嫂就先跟她说起名的事情,还问她“姚高兴”够不够响亮。

说了半天一言以蔽之“我们家反正是叫她踩到脚底下了。老太婆在外头跟人说话,说起刚生个孙子,说完老大家顺带就得骂我没用,生不出儿子来。咱妯娌仨,你命最好,畅畅虽然是个女孩,你和老三也稀罕重视,赶明儿就数我命苦。”

江满劝道“三嫂,我跟你说,这个社会往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你看你女儿都贴心懂事,福气在后头。仨儿子好还是仨闺女好,你呀二十年后再来跟我说这个话。”

“也就你安慰我了。”姚二嫂唏嘘半天,完了又问,“她三婶,她三叔也该快放假了吧”

江满说“快了吧,上次写信说今年放假比去年早几天,农历十二放假,十五前后能来到。”

“暑假他在家呆的时间长,你呀预备再怀一个。你再生个男孩,儿女双全,老东西和老大一家就不敢欺负你了。”

“他们没欺负过我他们恨不得弄死我。我现在不怕他们,谁欺负我我就欺负他。”江满笑了下,“二嫂你看,我现在跟老宅那边都不来往了,多清净。你管他们说啥呢。”

“不来往那老三还得来往吧那是他亲爹娘,鼻子臭也割不掉。”姚二嫂忍不住数落道,“咱妯娌两个处得好,你呀听我一回,趁现在再生一个,你看看我吧就知道了。”

她这么自怨自艾,江满也不是没开解过她,没啥用,话说多也就懒得说了。

江满道“二嫂你看,我一人在家带个孩子累死累活的,也没法考虑啊。再说我跟姚志华还不定咋样呢,要是一窝孩子再离婚,那我还不如不要。”

“别胡说,老三现在对你不是挺好的吗,村里谁不说他对你好,疼孩子,整天往家里写信寄东西。你看畅畅这么大了他都不叫你下田干活,你再看看我,没满月就起来做饭喂猪,招娣人小提不动猪食桶。你二哥还算好的呢,起码没让我月子里就下田干活,生了三丫他不高兴,可也不会欺负我骂我。”

然而江满对婚姻这东西真没啥信仰。眼下她跟姚志华相处的确不错,那就往好了过,过到哪儿算哪儿,可是非要让她有什么天长地久的想法,可能还比较有难度。

倒也不是冲着姚志华,这世界哪来的天长地久啊,再好的夫妻也有可能离婚收场。毕竟她曾经生活的年代,离个婚比吃个饭还简单。

不是她对姚志华没信心,信心这个东西是干啥用的,历史跑步进入八十年代,社会的冲击和剧变,经济开放大潮配合着随之而来的离婚潮。凡事顺其自然,人啊到哪天说哪天的话。

“以后再说,我们现在有畅畅就心满意足了。”江满笑着扯开了话题,“二嫂,你现在奶水够吃了吧”

姚二嫂摇头说不太够,三丫现在搭配着喂米汤,奶粉长期也吃不起。江满想说米汤营养哪够啊,可她又没那个钱给人家买奶粉不是

刚站着说了几句话,畅畅就咿咿呀呀伸着小手,指着表示要走,这小孩就喜欢遛遛呀。

娘儿俩溜达着回家,畅畅放在小床里玩,江满把生产队麦收季的开支整理核算一遍,下午有空闲就做了几个韭菜盒子,放了两个铲碎的煎鸡蛋进去,小陆杨放学回来边吃边喊好吃,兴高采烈地跟江满说育红班放假了。

“放暑假,要那么那么那么多天不上学。”为了证明真的很多天,小家伙使劲张开胳膊比划了一下。

江满不禁笑着故意为难他“哎呀杨杨,你比划这一下子,到底多少天”

“嗯”小陆杨想了想,“老师没说,反正很多天。”

“你们老师一准是嫌跟你们说了也没用。”江满笑问,“放假你就这么高兴,你不喜欢上学啊”

“不喜欢,小孩光打架,比我大,我打不过他们。”小陆杨张大嘴咬了一口韭菜盒子,“婶子你等着,我使劲吃饭,使劲长高,长得跟高粱秆子那么高,谁敢打我,我一脚把他踢沟里去。”

“有志气。”江满笑不可抑,“再吃一块,喝口水。”

小陆杨吃完韭菜盒子自觉跑去洗手,水缸里端着水瓢想喝凉水,被江满虎着脸眯眼一瞪,赶紧笑嘻嘻跑去屋里找凉开水喝。

然后就跑回来,窝在江满身边,领着畅畅在竹席上爬开爬去,小话痨似的,嘀嘀咕咕跟畅畅说他放假了,能在家里玩很多很多天,还盘算着要去捉蜻蜓、捉知了。

天傍晚时候,肖秀玲收工回来,再来江满家把他领回去,有时候将就活儿干完,回来晚了,小陆杨晚饭大概就在江满家吃过了。

半个月后,姚志华照例扛着个大行李包回来,连被褥都拎回来了,那么多东西,真不知道他怎么一路拿回来的。

一进门,随手把东西丢在院里,就跑去梧桐树下的小床里抱小孩。

畅畅已经能摇摇晃晃走几步了,就是自己还不太敢走,总是想抓住什么扶着。姚志华看着小孩直乐呵。

“哎呦闺女,快给爸爸抱抱,我看看,小乖乖半年长这么大了。”一边抱起来,一边就凑过脸来想亲亲她。

畅畅歪着小脑袋看看他,伸出小手用力推开他那张大脸,嘴巴一扁“妈妈,呜呜”

“跟你不熟,你可别吓着她。”江满从屋里迎出来,头发湿漉漉的刚洗完头,还插着梳子,看着姚志华无奈嗔怪,“没洗手你就抱孩子。也不想想你半年回来一回,她才多大,早把你忘脖子后边了。”

“再大一点就能记住了。”姚志华脸色哀怨,“家里明明有我照片,你得教她呀,我回来一路上还幻想呢,要是我一进门闺女就跑过来抱着我的腿叫爸爸,会走路会说话了,那该多好。”

然后抱着畅畅哄“畅畅,畅畅,我是爸爸,叫爸爸。”转头问江满,“会叫爸爸了吧”

“会叫妈妈,还会叫姨姨,哥哥叫不清楚叫嘎嘎。”江满笑,“你也不看看,我自己带个孩子上厕所都没空,刚把妈妈教会,哪来的工夫教她叫爸爸。”

“江满同志,你这是欺负人的行为你知道吗。”姚志华看看怀里的女儿,小姑娘人小挣不开,噘着嘴皱着小眉毛,小手推着他的脸,满脸抗拒地看着他,然后张开两只小手要妈妈。

“你有意见自己教。”江满捂嘴笑起来,“你信不信,我现在说谁是她爸谁就是她爸,她认识你谁呀。”

“你这是”姚志华虚虚地点了点她,“你你有本事给我等着,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他本来还没别的邪念,这么一说,顿时起了邪念了,斜着眼睛乜她。

江满刚洗完头,头发湿漉漉披散着,只穿着一件圆领无袖的素色棉布小衫子,这种农村常见的圆领衫,样式短而贴身,省布料,凉快方便。在这个胸罩还没普及的年代,中老年妇女日常随意穿着串门溜街,一般年轻的大姑娘小媳妇用来当内衣,在家穿穿图凉快,是不好意思穿出去的。

姚志华看着她,胸口鼓鼓的,腰细细的,心里邪念了一下,随即却埋怨起来,洗头也不关上大门,农村很多粗俗不讲究的人,她又当个什么会计,万一谁冷不丁来了呢

然则对于江满来说,她平常不爱串门,又住村子边上,来找她串门聊天的人也就只局限于不多那么几个,因为会计工作找她的一般都是下午收工,这个时候少有人来。再说这圆领衫对比几十年后常见的背心热裤,简直就是很保守了。

“我有工夫理你” 江满看看他丢在地上的行李,“怎么把被褥都带回来了”

寒假指望他带他不带,大夏天用不着了,他倒带回来了。

果然,姚志华说“带回来拆洗啊,最好再把棉花弹一下。你可不知道,从我带去就没拆洗过,我平常也就洗洗床单被罩,早就脏得不行了。”

“千里迢迢带回来拆洗。”江满吐槽一句,“真不知道给你自己找事儿,还是给我找事儿。”

姚志华“不带回来我找谁拆洗我又不会,谁叫我就你一个媳妇呢。”

“行了啊别贫了。”江满接过孩子抱着,顺手推了他一下,“水缸里水都晒温乎了,赶紧去洗洗,你自己闻闻你身上臭的。”

“别提了,车上闷死了。”姚志华还真举起袖子闻了一下,自己也嫌恶了一下,赶紧跑去打水冲澡。

居然还记得先跑去关上大门,然后一边走回来,一边就把衬衫解开脱掉了,随手往晾衣绳上一扔就去解裤子。

江满瞟了他一眼,精干结实的肩背带着流汗的水光,脸黑就罢了,胳膊腿都黢黑黢黑的,肩膀两条背心留下的白,走到井台就脱的只剩下内裤了,长胳膊长腿袒露在阳光下,辣眼睛。

“我说,你一个中文系咋搞得跟体育系似的。”

“打球晒的。”姚志华笑道,“这学期学校搞篮球赛,我们系组队,他们看我个子高还不近视,就拉我去打球了。除了上课看书、有空爬爬格子,我闲着干什么也没媳妇孩子给我伺候啊。”

“再找个女同学伺候你呀。” 江满撇撇嘴调侃,“顺便把你被褥拆洗了不就完了,你好意思带回来让我拆洗挨累。”

“啧,这主意不错。”姚志华回头指指她笑道,“我回去就找一个,让她给我洗衣服拆被子,就跟她说我媳妇儿教的。”

“哎,你还真打算这么洗呀。”江满眼见他甩掉衬衫长裤,都打算了,气急叫住他,“姚志华同志,姚大才子,你生的是女儿,生理教育没必要这么早,我可警告你,你往后也得避着点儿。”

“她才多大”姚志华不以为意,“不然你抱进屋玩一会儿。”

江满白了他一眼,给畅畅拿了个遮阳的凉帽,抱着畅畅出去了,随手把大门给他关上。

“天这么热咋还出来溜达,又讹人呀”肖秀玲领着小陆杨从娘家回来,老远看见江满弯腰领着畅畅在门口树荫下学走路,走过来弯下腰“畅畅,你又讹人啦小人精,你就喜欢出来玩儿。”

“不是她讹人。”江满努努嘴,“姚志华回来了,正冲澡呢。”

“回来了”肖秀玲一听笑道,“那我可得记着点儿,往后可不能随便就推门进你家了。”

“反正他过完暑假就滚蛋了。”江满笑嘻嘻道,“还是咱老公母俩过日子。”

“我看行。”肖秀玲笑起来,“合着姚志华回来跟我抢老伴儿来了。”

两人说着大笑,大门打开,姚志华洗完澡拾掇一番,神清气爽地走出门来,白衬衫黑裤子,发稍还在滴水。

他先跟肖秀玲打了个招呼,走过来摸摸小陆杨的脑袋“杨杨,叫我什么来着”

小陆杨看看他,脆生生地喊“叔。”

“真聪明,好孩子还记着叔呢,到底大孩子了,你小妹妹又不要我了。”姚志华拎起小家伙掂了掂,“又长高了,这半年得长高好几厘米。跟叔进来,叔有好吃的给你。”伸手去抱女儿,小孩戒备地往江满怀里躲,姚志华赶紧忽悠,“畅畅,爸爸抱你去找好吃的,给你糖吃,喝奶奶。”

畅畅乌溜溜的眼睛看看他,顿了顿,大约没多么陌生,还真伸手让他抱过去了。

姚志华领着抱着俩小孩往家里走,江满忙跟在后头嘱咐一句“有糖可不能给畅畅吃啊,太小了没给她吃过糖块,奶糖也不行。”

“一周岁了还不能吃糖”

“她长牙呢。”江满不放心地跟进去,“奶糖给她尝尝也行,注意别卡着,可不许给她吃水果硬糖啊,蛀牙,还怕卡到。”

“没有水果硬糖。”姚志华抱着小孩进屋了,他带回来一包大白兔奶糖,夏天热这东西容易化掉,只带了一小包,听说女儿不能多吃,就分了一大半给小陆杨。小陆杨拿着糖咕咚咕咚往外跑,说要给妈妈吃一块。

“跟谁老公母俩呢。”小陆杨一走,姚志华就瞟了江满一眼,很是不满,“我说你们两个女人家,能不能别满嘴跑火车。”

“你这是吃醋还是喝酱油”江满哈哈笑起来,“我跟你说,我跟秀玲姐我们俩,搭伙过日子还长久着呢,有你什么事儿”

“陆安平那边,一直没音信”姚志华啧了一声,顿了顿,“按说陆安平不该这样啊。”

“不该哪样”江满嗤笑一声,“他陆安平情比金坚,海枯石烂不变心这种话你们男人自己信吗”

“我是说他那个人,以我跟他的接触了解,不应该就这么连个交代都没有就抛下老婆孩子,就算跟肖秀玲分了,那儿子还是他亲生的吧。”

姚志华抱着畅畅在椅子上坐下,把小孩放在膝头跟自己对脸坐着,拉着小孩两只小手玩,“你想想看,他们那样的家庭,哪能不重视血脉骨肉,就算要离婚另娶,也不该把孩子扔下不管吧。”

“照你这意思,难不成出什么事了”江满说,“总不会死了吧,死了没人怪他,没死他就不该装死没音信吧。”想想哼了一声,“他要是想接走孩子,也得看肖秀玲答不答应。”

“行了行了,我说你们女人,就不能往好处想吗。”姚志华一脸黑线,“你倒是对肖秀玲够仗义。”

“肖秀玲救过你媳妇的命你知道不”江满说,“她搬过来住,我们俩同病相怜,正好搭伙过日子。”

“什么叫同病相怜啊,你跟她能一样吗,你男人好好的在这儿呢。”姚志华瞥了眼隔壁,一脸黑线,小声抱怨着指指她,“你,你就成心挤兑我吧,你说我小半年回来一趟,人都说小别胜新婚,那我呢我又哪儿招你惹你了”

“没说你。”江满扑哧一笑,“你抱孩子,我去给你弄点儿吃的,想吃什么”

“这才像个当人家媳妇的样子嘛。”姚志华想想嘱咐道,“你得学会疼男人。弄点儿咸的汤水面饭,我火车上几天都是饼子黄瓜,没吃正经饭。”

被他那个口气一说,江满顿时不想给他做了,指着他“那你看孩子,抱你闺女玩儿去。”

姚志华乐得屁颠屁颠抱孩子去了,门口不远一排树荫下领着闺女学走路。

等江满做好饭喊了一声,姚志华抱着孩子回来直喊不容易,小孩小夏天穿的少,怕闺女跌着摔着,就得一直弯腰架着她,跟个老母鸡一样的护着她走路,不用一会儿腰都酸了。

“嘁,你这就不行了我还不是整天这样。”江满抱起畅畅进了屋,哄孩子睡午觉,“她现在其实能走了,一周岁了呢,就是自己不敢走,你不用一直架着她,领着她一只手她也能走了。”

她做了一大海碗丝瓜鸡蛋汤,姚志华西里呼噜就着汤吃下三个杂面馒头,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江满把小孩哄睡了,自己也盛了一小碗汤,掰开半个杂面馒头吃。

“小孩长得可真快,想想我去年暑假回来,她还刚生,跟个小猫那么大。”

“那倒是。”江满点点头,“又不是你整天带她,你当然觉得快了。”

“畅畅妈妈辛苦,辛苦了。”姚志华嬉笑着递给她剩下半个杂面馒头。

“不吃了,饱了。”江满摇头。

“半个馒头就饱了你还喂奶呢,”

“天热苦夏,我这几天本来就没胃口。”江满道,“马上断奶。”

“太早了吧”姚志华忙劝道,“小孩太小断奶她哭闹,太可怜了,你等她两三岁自己懂事了,跟她讲讲道理说别吃了,她就不吃了。”

“你给两三岁小孩讲道理”江满看傻瓜的眼神看着他,“你几岁了等两三岁断奶更难,早断奶肯吃饭,才更健康。”

江满见他一脸不赞同,挥挥手,“决定了,你不愿意你自己给她继续吃。”

姚志华一噎“我要有奶给她吃,我还求你呀。”

“那你说个啥”江满抬起下巴,哼哼鼻子,“所以你没有发言权,配合就行了。你懂什么呀,这小孩现在馋奶影响吃饭,小孩断奶太晚很多坏处的。”

“啧,江满同志,我刚回来,也没招你惹你吧,我怎么就觉得你一门心思挤兑我呢。”姚志华伸手去捏她的脸,有点用力了,江满一低头就打算给他来一口,姚志华笑嘻嘻赶紧把手躲开了。

“哎,我听说,咱们江满同志当干部了姚大军一见面就跟我夸呢,说你当会计算账又清楚又快,他都能看得懂。”姚志华笑问,“这么大事情,怎么写信也没听你提一句,你忙得过来吗”

“也没多少事。”江满说,“要不是冲着那半个人的工分,不想当超支户,你以为我想干啊。”

姚志华想了想,起身去拾掇大行李包,脏衣服放一堆,奶粉和婴儿饼干啥的放一边,买给女儿的布娃娃拿出来,其实是橡皮娃娃还穿着花边裙子,笑道“畅畅睡了,刚才忘了给她了。”轻手轻脚走到床边,把布娃娃放在小孩旁边,

收拾半天,最后拿着一个信封回来递给江满。

“什么东西”

“进贡呗,巴结讨好来了。”姚志华得意一笑,“你男人挣的钱。这个会计你想干就干,不干活我也养得起你们娘儿俩,保证还养得白白胖胖的。”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55章 马不知脸长 下一章:第57章 操心爹
热门: 粉黛 楚后 女总裁的铁血兵王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事业当先,男主靠边[快穿] 她的小梨涡 总裁大人轻一点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