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操心爹

上一章:第56章 谁吃醋了 下一章:第58章 厉害了姚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不干活我也养得起你们娘儿俩,保证还养得白白胖胖的。”

“嗯,能干。”江满哄小孩似的夸了一句,拿出来一看却惊讶了一下,“怎么这么多你不是说一百四十多吗,你自己不花呀,还买奶粉呢。”上次随信已经寄回来三十了。

“后来又发了个小短篇,五十多块钱。”姚志华说,“加上上次的,我留了三十用,剩下你先收着,现在沪城都有不要布票的布了,我买了几块来,回头给你跟畅畅做衣服,给我也做条裤子,再做件衬衫。”

“你写什么,伤痕文学”江满问,“衬衫长袖短袖家里没缝纫机,你拿去镇上找裁缝做吧。”

“行,干脆都拿去镇上做,比手工缝的省事还好看,再说你带畅畅哪来的工夫缝衣服。”姚志华笑眯眯伸头过来,“你还知道伤痕文学,可以啊媳妇,你读过”

“收音机里听过,这不是文学.潮流吗。”江满白了他一眼,“就许你们大学生阳春白雪”

“哪是呀,我以为你不感兴趣呢,你要愿意看,有空我把样刊寄给你。”姚志华惋惜了一下,样刊让他那些同学拿去看了,早知道她问,回来时就该带来,“我跟你说,我手上正在写一个小说,预备中篇,要是能发表,咱的自行车就有了,缝纫机也可以考虑,要不然现在就把自行车买了,反正钱也够,完了我再挣。”

“手里有钱心不慌,先保证生活费,你下一次再买自行车吧。”自行车不自行车的,姚志华不在家,她又不大出门,可有可无的东西。

江满把钱接过来,起身放到柜子里,再看看姚志华,好像没有刚回来时那么碍眼了。

果然是挣钱的男人有魅力。

自己想想不仅好笑,一直娘儿俩在家,过独了都,乍看他几乎裸着杵在院子里冲澡,就好像来了个异类分子入侵者。

想想这个入侵者要在家里占领将近两个月,大约就习惯了,使唤他先把碗收拾了,赶紧把翻出来的脏衣服拿去泡上。

姚志华:“我这什么命啊,你男人好不容易刚回来,你就不能体贴温柔地伺候伺候他就不能让他美一下。”

“我体贴温柔地叫你洗碗了呀。”江满憋不住一笑,“你好不容易回来,还不得表现一下赶紧的,我去把你被褥晒晒。”

姚志华洗碗洗衣服,江满就把他带回来的被褥晾在绳子上,绳子压得太低了又拿两根竹竿撑起来,打算晒一晒臭男人的味道再好好拆洗。

“这大夏天还不一定有弹棉花的呢。”江满找了根滑溜的棍子敲打被褥。

“没有我开学就先不带,等入秋你弄好了,叫小刘跑个腿去邮局寄给我。”姚志华弯腰揉了两下衣服,从水盆里拎起来控控,“对了,谷雨跟小刘还没动静吗是不是现在不打算要孩子。”

“谷雨说不急。”江满说,“懒得问他俩了。刚结婚那会儿,小刘说刚结婚等一等,春暖花开了,小刘又说这个时候怀上不好,正好夏天热的时候开始反应,说夏天本来就容易苦夏,谷雨又瘦肯定不行。我一听,得,随他们去吧,她公婆不催我催什么呀。”

“要说早要晚要也无所谓,不过小刘养父养母也不催”

“俩人才结婚半年好不好。我听谷雨那意思,他养母私底下问了两回,也就不问了,大概小刘跟她聊过了。”

江满啪啪敲打棉被,看着阳光下细小的灰尘嫌弃了一下,感慨道:“谷雨我现在是挺放心了,你看看小刘,拿她当成眼珠子似的,他养父母人也很好,没有婆媳矛盾,小两口日子就舒服多了。”

“作为养父母,他们反而没有婆媳矛盾,彼此都怕生了嫌隙都小心些,时间长了也就处出一家人的感情来了。”姚志华心里感慨,也只有他娘姚老太那样的,仗着自己是亲娘长辈就肆无忌惮。

“他养母人好,谷雨也能干懂事,你别看谷雨性子要强,可是她懂事讲理。”江满就给他讲了刘江东养父母家里的情况,两个亲生儿子,一个在省城工作,一个当兵提干,都不能在身边,反倒是刘江东和江谷雨在身边照顾养老,他养母也是真心对小夫妻不错。

“小刘养母还说呢,谷雨要是几年内不能转正,她也该退休了,就让谷雨顶她的班转正。”

“那可好了。”姚志华笑,“顶班让儿媳妇顶,估计也能成佳话了。”

江满想想交代他:“对了,二嫂家生琳琳你知道的,你大嫂也生了,今天十四天了,我琢磨快放假了写信你也收不到,我就没写。”就把两家生孩子前前后后的事简单说了一下,完了问:“你回头用不用过去看看你老大家倒也罢了,去不去拉倒,你二哥那边,本来就觉得大家低看他们。”

“你没去”

“去过了啊。”江满说,“一家二十个鸡蛋,两把挂面。二嫂家三胎生了个女孩,不用说你反正知道的,没办酒。大嫂那边也不知道满月还办不办,办了我也不打算随礼,顶多抱着畅畅去坐坐,走个到场。我们生畅畅的时候他们两家也就送了点东西,都没给红包。”

“农村里风俗,他们当时说自家人不用给红包,那你就别给。”姚志华把衣服漂洗两遍晾在绳子上,哗啦泼了水盆,“生孩子的事我就不去了吧,二哥那边我有空找他聊聊。大哥那边,大嫂都还没满月,女人坐月子,我当小叔子的跑去干啥”

“那令妹那边呢”江满转头瞟他,“听说急着相亲呢,一春夏相亲好几回了,不是她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她。你娘反正是心气儿不顺,着急上火的,二嫂说隔着墙整天嗷嗷骂人。按说这不关我事,出于人道主义提醒你一声,你心里先有个数。”

江满看看他坏笑,想想补充道:“对了,我可先提醒你,你写文章挣钱的事,该瞒瞒着点儿,你要当孝顺儿子、给他们买东西啥的我不管,那是你的事,但是你娘要是知道你发表文章挣钱了,拿钱回来了,那我们这安生日子也就玩完了。”

“这个我知道,还用你说。”姚志华心里叹气,他这是什么命啊,估摸着他那个娘又得迎头一顿骂了,媳妇不心疼也就罢了,咋感觉她还挺期待地看热闹呢。

“随她去吧,我能给找个她能看上、人家也能看上她的”姚志华不想多提,于是两人跳过这个话题,又说起江满娘家大嫂也怀孕了,刚怀上,算算日子应该在年底生。

“跟我们畅畅一般大的还真不少。”姚志华感慨了一下,怪道说孩子不稀罕,生孩子也赶趟儿。衣服晾好,问江满:“你睡不睡午觉我去睡会儿。”

江满摇头,姚志华贱兮兮地笑,顺手拉她一下:“走呗,咱俩一起睡会儿。”

“去吧,反正也没事,你能睡一下午。”江满拍开他的手,“我今早跟着畅畅睡足了,起得晚感觉不困。”想了想补充,“你闺女越来越讨厌了,晚上天不黑就睡觉了,早晨睡到太阳多高不起,捏脸捏鼻子都不醒只管睡,白天就不肯睡了,别人小孩像她这么大一天能睡两觉,她可好,顶多中午睡一小会儿。”

姚志华:“这怎么叫讨厌呢,多乖呀。”

“还乖”江满说,“她白天不怎么睡觉,我啥事都没法干,一天到晚抱着她胳膊都累得酸了。”

姚志华笑嘻嘻地捏了她胳膊一下:“辛苦了辛苦了。”暧昧地挤挤眼,“进屋我给你揉揉”

“滚一边去。”江满嗔怪地拍开他。什么人呐这是。

姚志华去睡午觉,午后小院里静悄悄的,江满就把姚志华带回来的行李包收拾起来,把她院里晾晒的扁豆皮和干豆角翻动一遍,然后把靠南墙那张床上的麦草垫子和竹席都拿出来,麦草垫子晒晒,竹席刷洗一遍。

姚志华搂着闺女睡了有一会儿,畅畅醒了睁眼看看他,张嘴就:“哇……”同时以实际行动表达,上边用手推,下边拿脚蹬。

“醒了”江满走进来。

“醒了。”姚志华睡眼朦胧抱着闺女,叹气,“刚才我哄她不是挺好吗。”

“刚睡醒你跟她讲什么别说你刚回来,刚睡醒除了我六亲不认。”江满把畅畅抱起来,姚志华作势往女儿屁股上拍了一下,咣当往床上一倒继续睡了。

一直睡到天黄昏,被巴掌拍醒了,睁眼一看,畅畅坐在他身边,肉嘟嘟的小巴掌啪啪拍着他的脸,像是找到一件好玩的事情,拍的不亦乐乎,一边拍还一边咿咿呀呀地高兴,教唆者孩子她妈还站在床边笑。

“娘儿俩欺负我。”姚志华打着哈欠爬起来,抱着畅畅三口人吃饭。

晚饭煮了白米粥,葱花饼,炒了个茄子豆角。吃完饭江满去铺另一张床,姚志华来意见了:“啥意思啊江满同志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

“天这么热,非得挤着暖和”江满无奈瞥他,“现成两张床,分开睡你自己也舒服,要不然你搂畅畅睡,我自己睡。”

姚志华看看怀里的畅畅,算了,等孩子睡了再跟她讲理。

其实江满真没别的意思,单纯觉着床小挤着热,这又不是冬天,三口人挤挤暖和。

果然像江满说的那样,吃过饭两口子拾掇拾掇给畅畅洗澡,洗完澡滑溜溜香喷喷的,往床上一丢,滚了几下自己就睡着了。

于是一对彼此都觉着有理的爹妈,也早早地冲澡收拾,进屋躺另一张床上讲道理。

第二天早晨,姚志华起床后早饭都没吃就出去了,一个小时左右回来,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把带露珠的红薯藤。一进院子,梧桐树下江满坐在小板凳上,垫着个椅子正在写字算账,做她会计的工作。

姚志华伸头看了一下,看着她流利清隽的字迹,分门别类有条理的账本,让他来做顶多也就这样了,嘴里啧了一声,也不多话,似乎媳妇这样再正常不过了。

“中午炒了吃。”他把红薯藤放到厨房,主动解释道,“我刚去老宅和二哥那边转了一圈,又去了堂叔和队长叔家,说句话。”

“跟你二哥说啥呢,你听那意思,他们还生不生老四”江满想了想,提醒他,“你读大学应该知道,国家现在大概不鼓励生那么多孩子,他们真要生就赶紧的,或者就别生了吧,生那么多孩子干啥呀,大人孩子都遭罪,越多越养不好,上学培养不好。”

“这事情谁能说通”姚志华摇头,“我说他了,三个女儿哪儿不好了,往后这社会,我看三个女儿比三个儿子有福气多了。其实别人谁管谁呀,就是他自己心里在乎,自己心里不得劲,总觉得别人轻看他了。”

“这个‘别人’,你得问你爹娘和你大哥,各家过各家的日子,外姓旁人真没人说。今早下面条,荷包蛋还是煎蛋”江满端着一笊篱小青菜进了厨房,“没去你大哥家”

“荷包蛋吧。”姚志华说,“我在老宅门口遇到大哥了,随便聊了两句。”进屋去床边看看畅畅。

也不知是被他脚步惊动了,还是已经醒了,他刚走过去,小东西就扭头过来看他,两只黑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安安静静的居然没哭。

“畅畅,我是爸爸,抱你起来行不行”他伸手把小孩抱起来,才知道为啥醒了也不吱声,尿了,专门给她铺的小毯子湿了一大片。

小姑娘自己还挺得意似的,像是背着大人成功干成了一件大事,见他故意虎着脸,小腿一蹬偏偏还笑了。

于是姚志华张嘴就喊:“江满,你闺女尿湿了,赶紧拿盆来洗洗。”

“你闺女真气人。”江满拿水和干净的衣服进来,“昨晚喝奶粉有点多,半夜把了还不尿。”

天热,干脆顺便就给洗了个澡,换了干净的棉布小衫和小裤子,就交给姚志华,让他领着小孩满院子溜达学走路。

她一边烧汤盛饭,一边就听见姚志华不停地教:“爸爸,爸爸,畅畅,叫爸爸。”

肖秀玲追着小陆杨进来,忍不住就扑哧一笑,打趣道:“瞧把畅畅爸急的,其实畅畅有时也会发爸爸这个音,就是你不在家,她不知道叫。”

小路杨跑过来,也加入了姚志华的行列,对着畅畅的小脸当老师:“爸爸,爸爸,畅畅你叫爸爸。”

肖秀玲脸色一时晃神,姚志华心里叹气,就故意问小路杨:“杨杨,今早吃的什么婶子下了面条你吃不吃”

小陆杨说吃姥姥送来的黄馒头(放了玉米粉的杂面馒头),还有放了青菜的麦仁粥。姚志华又问他在育红班里老师教了什么,小路杨被问住了,想了半天,说老师教唱儿歌了,开始给姚志华唱“小燕子”。

说实话,这么小的孩子,奶声奶气,唱得肯定拖腔拉调的,江满和肖秀玲听着就在一边笑,姚志华蹲在畅畅身后,拿着畅畅两只小手拍拍手:“唱得真好,畅畅给小哥哥鼓鼓掌。”

两天后的下午,江谷雨两口子下了班跑来,姚志华就得意洋洋让畅畅给他们展示新学会的技能:

“头呢”于是畅畅晃晃脑袋;“手呢”畅畅拍拍手;最重要一条:叫爸爸,畅畅小嘴一张:“爸爸”。

然后又捏着两只耳朵,撅着嘴巴学小猪脸。

“姐夫,你可比我姐会玩。”江谷雨抱起畅畅,撇嘴心疼,“畅畅,你这都什么爹妈呀,就知道捉弄你玩,干脆小姨抱走吧。”

江谷雨给畅畅试穿她新做的小鞋子,是一双用毛线钩织的米黄色小鞋子,还系着两个毛线的绒球球。

“谷雨你还会这个”江满惊喜了一下,“跟谁学的这鞋小孩秋凉穿着可真好。”

“婆婆家的邻居,那女的手可巧了。我第一次学着做,她做的可比我这个好。”

江满把鞋子放在畅畅脚上比划了一下笑道:“你给做一双,八个半月时她大姑给做了一双,也是软底的,现在正好穿,这几个月我就不用给她做鞋了。”

江谷雨笑道:“这不是畅畅一周岁了吗,婆婆说我得给畅畅做衣服。”她指指小刘,叫他把袋子拿来,“姐我偷个懒,买了布你自己做吧,我没做过小小孩的衣服。”

“谷雨怕做了不合适。”刘江东笑着掏出一鹅黄色的灯芯绒。

“现在新生产的布颜色可真好看。这么好的料子给小孩穿,抱出去又得有人说我糟践东西。”江满也没多客气接过来,把布料在畅畅身上比划了一下,盘算着给女儿做一身什么样的衣服。

“好看。”姚志华端详了一下说,“你理他们,那些人,自家孩子都不舍得给穿一件好衣服,就不叫糟践东西了”

以他来看,那才叫真正的糟蹋东西呢。

江谷雨和刘江东哄孩子择菜,江满和姚志华烧火炒菜,一早去买的猪肉,做了青椒炒肉丝和豆角炖肉,酸辣土豆丝,鸡蛋炒丝瓜,家常豆腐,再来一盆红烧野杂鱼。

这边小锅炒菜,那边江满就叫姚志华烧大的地锅,放上笼屉,用鸡蛋、面粉、奶粉和白糖蒸蛋糕,加了花生油,用小铝盆里蒸好反扣过来,上边铺上一张鸡蛋清打的蛋皮,用切开的桃子、红李子和绿皮黄肉的香瓜装饰起来。

成功给女儿的一周岁做出了生日蛋糕。

材料工具尽管不齐全,看着倒也有模有样。可江满还是觉得委屈她女儿了,连个生日蜡烛都没有,没处买。又不能用照明的白蜡烛。

饭菜差不多了,她听着隔壁有动静,肖秀玲收工回来了,就隔着墙喊了一声:“秀玲姐,回来啦过来准备开饭。”

“杨杨被我弟领去了,我这就去接。”肖秀玲答应一声,江满就转身把白面馒头放大锅里热着,刷小锅再煮个长寿面。

不多会儿肖秀玲领着小陆杨进来,居然又拿了一双红色的软布鞋和小袜子,江满一看就笑道:“嗬,可真看不出来,你们一个比一个手巧啊,我都不知道你还会绣花”

“你是不知道,因为我不会。”肖秀玲笑着说鞋子是她先做好的,上头的花则是肖大婶绣的。鞋帮上绣着一圈花朵,粉白相间,颜色很是亮眼。

“这手艺,你就没跟婶子学学”江满啧了一声,“有空我得让婶子收我个徒弟。瞧瞧这小花鞋绣的,真好看。”

也不知道这风俗怎么来的,小孩一周岁送鞋子,这下好了,几个月内江满真不用给畅畅做鞋了。大人围着鞋子看花样,小陆杨则看着桌子中间的装饰漂亮的蛋糕新奇。姚志华把畅畅抱到桌子跟前,小畅畅伸手就往蛋糕抓去。

肖秀玲一看就笑道:“你花样还真多,这又是做的什么好东西”

“嗐,我在收音机里听说说城里人过生日吃蛋糕,我琢磨反正就是鸡蛋和白面,就试试做了一个。”江满笑道,“先切蛋糕大家尝尝,应该不难吃。”

不是不难吃,还挺好吃,小陆杨吃了一大块,再给馒头,摸摸肚子摇头说吃饱了,小肚子滚圆,菜都没吃几口。大人们也一人吃了一块。

“给我们畅畅吃一口。”姚志华用勺子喂了畅畅几口,江满不敢给她吃多,怕甜腻不消化,端一小碗长寿面来,又喂了些面条。

一桌菜饭,过周岁的小寿星自己却吃的最少,除了蛋糕和面,就只姚志华喂了她一小块豆腐。

吃过饭刘江东和江谷雨就骑车回镇上了,肖秀玲娘俩也回去了,姚志华怕闺女没吃饱,正打算泡奶粉呢,江满招手叫他:“抱过来,再给她吃最后一次奶。”

姚志华脸色一变,很不情愿地:“真要断奶啊”

“断啊。”江满说,“这不就等你回来断奶吗。人家小孩断奶,送回娘家或者送到婆家,分开几天就行了,你看我送给谁呀就一个谷雨,她小夫小妻的,年轻也没独自带过孩子。”

江满排除一圈,以一种舍你其谁的表情看着姚志华,坏笑:“她现在其实也不用吃夜奶了,六七个月以后夜里就不用喂了,现在大一点知道讹人了,反倒夜里粘人馋奶。分开我也没地方去,她看不到我更哭。不分开,哭闹我不抱,你就抱着哄哄,给她奶瓶,哄几天等回奶就行了。”

“那……那我这才回来几天呀,才两三天,畅畅对我刚刚熟悉一点,你冷不丁丢给我就断奶,那她一准得哭闹呀,你自己想想,还不知道哭成啥样呢,这大夏天的,小孩本来就容易脾胃不和不爱吃饭。”

操心爹找了一大堆理由,完了陪着笑脸跟江满好商量:“不然再等几天,凡事循序渐进,你别一下子断掉啊,起码你等她跟我熟了,跟我亲了,你这阵子慢慢给她减少吃奶,慢慢断掉。”

“小孩断奶哪能一声不哭闹。慢慢断,你跟她好商量吧,给你家闺女吃到上大学吧”

江满无奈了一下,心里却有点打鼓,小东西看着慢吞吞没脾气,可是姚志华有一句话说对了,畅畅跟他还没熟悉起来,不太亲近依赖他。尤其晚上找妈妈。

她这么一犹豫,姚志华再夸张地说起他那些个侄子侄女断奶时候哭闹多么多么可怜,江满就又往后默默推了半个月。

半个月,姚志华要再说闺女不亲他,那他这个爹也可以不要了。

一对爹妈如临大敌的断奶,却异乎寻常顺利。小姑娘白天玩足了吃饱了,睡前想吃奶就赶紧给她泡奶粉,夜间居然也没怎么闹,醒了两次拍拍哄哄,姚志华抱起来转转晃晃,也就继续睡了。

也就是断奶这几天,小姑娘自己会走路了。本来姚志华领着,大约是想要妈妈了,看见江满从旁边经过,小姑娘松开姚志华的手,摇摇晃晃的,一步一步走过来,一把抱住江满的腿,自己乐得咯咯笑。</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56章 谁吃醋了 下一章:第58章 厉害了姚哥
热门: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钓系弱美人 独占病美人师尊【重生】 邪性总裁宠上天 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 冷酷总裁的宠溺妻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向死而生 帝宠令 总裁老公太粗鲁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