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厉害了姚哥

上一章:第57章 操心爹 下一章:第59章 谁家孩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哎呦喂,乖乖,咱们畅畅会走路啦!” 姚志华张着两手一路护驾跟过来,“这一下子走了十几步远呢。”

“这就会走了”江满惊喜地抱起女儿。

江满抱着女儿也挺高兴,历史性的时刻呀。她抱着畅畅使劲亲了一口,指指厨房:“赶紧去把锅里的菜翻一翻,别炒糊了。”

姚志华手里还抓着畅畅的布老虎,一溜小跑进厨房炒菜。一盘清炒苋菜端出来,锅里蒸好的茄子,又捣了个蒜泥做蒜泥茄子。

“家里有油,我去做个虎皮青椒,想不想吃”

“瓷碗里那是猪油,别放太多。”江满说,“家里就小半瓶花生油了,我还留着给畅畅吃呢。”

就算私下交易,花生米当地都不容易买到,更别说花生油了。这东西种的本来就少,产量太少。

“猪油怎么了,我小时候,就喜欢吃猪油,撒点盐蘸馒头,逢年过节才能吃上。”姚志华拿了小笊篱,去菜地里摘青椒。

“得想法子弄点植物油来吃,我就是不想给小孩吃猪油。”江满想了想,“你同学多,有没有路子能换到油票的咱家去年年底分到豆油,两口人统共那么二斤,可都要见底了。”

让她用“油钩子”按滴吃油,学不会呀。

“等我问问。”姚志华不是太能理解江满为什么不喜欢吃猪油,猪油比植物油容易得,买点肥肉炼油就行了,在他看来还更好吃,毕竟这年月做什么菜都少油无盐的,不够香,青菜萝卜放点猪油就好吃多了。

要知道,这年月能有猪油贴补着吃的家庭,就算不错了。

结果他一说,江满就斜眼看他:“等你胖得像猪,还浑身毛病,你就不这么想了。”

“怎么说话呢,吃个猪油有那么夸张吗。你呀能不能就别信那些,老祖宗吃了几百年了。”姚志华一边说话,一边掰掉辣椒的柄,拿去井台冲洗。

“也不是不能吃,冬天炖菜我也喜欢吃啊,可是光吃猪油肯定不好。”江满点点头,“反正我不想让小孩吃太多猪油,别养成个小胖墩。你问问,你弄不来,我再让谷雨帮我想想法子。”

姚志华做了一小碟虎皮青椒,果然是油汪汪看得见盐粒,标准的大油大盐。这道菜就只靠油盐,下油锅把青椒拍扁煎熟,煎的青椒表面略微焦糊,出现斑驳的焦糊点,跟老虎身上花纹似的,所以叫虎皮青椒。

江满看看他精瘦的身材,再看看统共十来根青椒,全都吃了也没多少,也就懒得说他了。

“哎哟,你家炒啥菜呢,这么香。”老陈婶子伸头进来。

“婶子进来坐。”江满忙招呼,“他炒辣椒呢。”

“啧啧,大学生还帮媳妇炒菜呢,哎哟真是个勤快人。”老陈婶子看看院子里,“你家多没多小鸡我家的小鸡一下子跑丢了四只。”

“没多。”江满指指菜园篱笆旁边的一群小鸡。

拳头大的小鸡刚开始褪绒毛,农村养鸡多是散养,为了区分,小雏鸡买来都会染上颜色做标记。江满家的小鸡别出心裁染了个绿脑袋红背,颜色都还没褪光呢。老陈婶子家的是染成一身洋红,一眼就分出来了。

她笑道:“可别跑大场上了,婶子你赶紧再找找。”

“那我得赶紧找找,要是跑谁家去了还好,咱这儿几家邻居人好,都没人匿别人东西的,要是跑大场上去了,万一再被狗咬死吃了。”老陈婶子赶紧往大场去了。

姚志华出来舀水,指指门外:“怎么又来找鸡”

“小鸡乱跑呗,她家的鸡前几天被狗咬死两只。”江满说。知道姚志华不太待见老陈婶子,嫌她嘴碎。

再给畅畅蒸个鸡蛋羹,嫩嫩的小青菜芯下几根挂面,一家三口收拾了吃饭,刚端碗,小陆杨摇摇晃晃拎着个篮子进来了,放下一篮子香瓜,进门就说给小妹妹吃的。

“哎,你小妹妹啥时候能吃这么一篮子香瓜,那我可真省心了。”江满接过篮子,这么沉甸甸的,亏小家伙拎得动,“杨杨,你妈妈呢”

“跟舅舅说话。”

“怪不得使唤你这个童工。”江满笑道。

姚志华则问了一句:“杨杨,中午饭吃了吗吃的什么”

“在姥姥家,吃的米豆和韭菜,还有绿豆汤。”小陆杨跑到江满身边,拉拉畅畅的手,“姥姥家来亲戚了,我不认识。”

江满心里一动,忙问:“男的女的,你叫他什么”

“叫姨姥姥。”

江满心下一松,便笑着问道:“杨杨,你吃饱了没青菜面条吃不吃呀,还有鸡蛋羹。”

姚志华夹了一筷子面条喂给他,小家伙张嘴就吃了,他在江满家吃东西是习以为常的事,吃完了还知道说谢谢叔叔。

姚志华看着小孩有食欲,估计中午的饭菜因为招待客人,不是太合小孩口味,就站起来就出去了,就着锅里煮挂面的汤,没几分钟又煮了一小碗挂面进来,缀着翠绿的青菜叶和葱花。怕他吃不完,干脆又拿了个碗分出来一半。

“来,杨杨,把这碗吃了,给小妹妹带头好好吃饭。”

照顾着两个小孩正在吃饭,大门被拍了两下,姚志国推开门也没进来,站在门口喊:“老三,还刚吃呢”

“大哥,进来坐。”见姚志国没有进来的意思,姚志华面无表情夹了两根虎皮青椒夹进馒头里,喝了两口汤,歉疚地看看江满,“那个,我出去看看,省的他进来扰你们吃饭。”

“去呀。”江满眼皮都没掀,姚志华拿着馒头出去了。

其实江满对姚家人这种行为还挺满意,保持距离,能自觉离她远点就好。

姚志华走出大门,姚志国站在门口树荫下迎面说道:“咋这会子才吃饭呢这都啥时候了。”想说你你媳妇又不下田干活,做个饭也不及时

转念再想,如今江满是村干部了,大队会计,村里人都得高看一眼,他们家一年分多少粮食都得江满说了算呢,姚志国默默把下半句咽了回去。

“我们又不下田又不干活,吃那么早干吗,啥时候饿了啥时候吃呗。”姚志华堵了他一句,咬一口馒头吃着问,“大哥找我啥事”

“我没啥事,是爹娘找你,你下午瞅空去一趟。”姚志国说完就打算走了,临走又解释道,“高产高升都不在家,娘使唤我专门跑一趟,你可尽早过去,省的娘又唠叨你。”

姚志华回到屋里,问江满这几天听没听到老宅那边又什么事情。

“不知道,只听说你娘跟肖四婶吵了几句,怀疑大蛋二蛋打瘸了她的鸡,大蛋二蛋都说没有,就吵起来了。早几天的事了。”江满摇摇头。

三口人吃过饭睡了个午觉,下午下下凉,太阳没有那么毒了,姚志华自己躲着树荫自己去老宅,去了没多会儿就回来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怎么了”江满看看他笑道,“这是又逼着你离婚呢,还是撺掇你干啥呢”

“你想什么呢,没有的事。”姚志华顿了顿,满脸无奈,“叫我明天陪香香去相亲。”

“令妹让你陪着相亲”江满看着他那脸色笑道,“这门亲事怎么了”

“你怎么就知道这亲事有问题”姚志华侧目看她,“还真叫你猜着了,男方我认识,是我以前高中的同学。”

“你同学……”江满差点打了个呼哨,“啧啧,你同学怎么都这么会来事啊真好奇你们上学时都学的啥呢。”

“不是人家的问题。我说媳妇,咱们能不能就事论事啊。”姚志华一脸黑线地瞥了她一眼,“准确说同届不同班,我知道这个人,见面脸熟说过话,没怎么处过。要不是因为这一层,就香香那个德性,我才不管呢。”

就他那个妹妹,那不是结亲了,那是嫁祸。

姚老太要他去,无非是想借他这点“同学”的关系牵扯,看得出姚老太和姚香香挺重视这次相亲。对方既然是他认识的同学,他好歹跟去看看情形,起码也让人家心里有个数,别到时候让人说道他姚志华的妹妹如何如何。

“就事论事,你高中同学,你读高中时年龄也不算大。”讲满笑嘻嘻地问,“那男的多大了干啥的城里人吧工作家庭应该过得去,不然你娘你妹可不会这么重视。”摇头失笑,“啧啧,谁给介绍的呀,这么巧。”

“他表妹是香香初中同学。”

“不会见过面了吧”江满睁大眼。

姚志华默默别过脸去。

正好这时候,四队的小队长敲门来了,拿着条子说支取给队里买玉米农药的钱,两口子只好暂时打住。

江满笑笑,把畅畅从小童床里抱出来,叫他去领着小孩走路,自己去给四队长签字支钱。

等四队长走了,姚志华领着畅畅在梧桐树下慢悠悠走路,见江满出来问她:“你都不问问什么情况”

“关我屁事。”江满说,“猜都猜到了。”

“你还真不一定猜到了。”姚志华说。

男方三十整岁,那年代上学年龄参差不齐,比姚志华大两岁,足足比姚香香大了十岁。这也就罢了,他对男方了解不多,一晃也十几年不见了,印象中读高中时候是个挺不错的男生,人长得虽然一般,性格却很好,人挺实在的样子。家在县城,父母都是工人,他本人在永城长途汽车站当司机。

江满一听也就明白了,这条件对于姚香香来说,足够有吸引力了,城里人,司机职业好,家庭也很过得去,最关键的,等于直接嫁进永城了呀,比小县城又高了一级。

“男的二婚”

“那倒不是。”姚志华摇头。让他无语的是,姚香香经由她初中同学的介绍,觉得中意,就被她同学邀请去家里玩,已经让男方的父母相看过了。男方父母觉得可以,才正经说媒让两个当事人见面相亲。

在这之前,姚香香也只听说男方长相不错,其实连人家照片都没见过。她羞羞答答跑去同学家里玩,人家父母去相看她,男的本人根本没去。

江满不由咋舌,这是有多想攀上高枝呀。顿时有点同情姚志华。

“那你明天陪她去了,成了挺好,人家男方本人要是看不上她,岂不很尴尬”

“香香那个脑子。”加上姚老太眼里,她女儿是哪哪都好,嫁个什么样的都绰绰有余了,“我爹娘也少脑子,觉得婚姻父母长辈作主,男方父母都满意了,那男的比香香大那么多还没成家,就没有个不满意的。”

“那这个男的怎么拖到现在没结婚大革命耽误了”江满想了想,“一家子工人阶级,说起来不该受什么影响吧。”

这年代,正常一个男的,高中毕业,客车司机,家庭好条件好长相也不丑,就算挑挑拣拣眼光高,也不该拖到现在没结婚。再说他父母都能到农村来相看姚香香了,估计也算不上眼光多高吧。

那么,以常理推论,这男的什么问题

这道理不难去想,江满想到了,姚志华也想到了。

“明天相亲,那你也没时间去打听了呀。”江满笑笑,“哎,横竖不关我的事,我对她姚香香的事敬而远之,誓死跟老宅不相往来,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打听什么呀,这男的要是对这桩亲事上心,去她同学家相看的就不该是他父母了。”

可不是。江满心说,这种情况,成了是不是反而该同情一下姚香香。

“媳妇,你最聪明了,你要是我会怎么办”姚志华腆着脸用胳膊碰碰她。

江满呵呵两声:“我要是你,我早就不认这个妹妹了。当初谁说没她这个妹妹的来着”

姚志华心累,想骂娘。

“就这,昨天五奶奶看见我还数落我呢,说我放假都不去我娘跟前亲近孝顺。”

想起本家近房的五奶奶,拄着个拐棍挪着小脚,指着他苦口婆心说什么“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叫他别跟亲爹娘生了嫌隙,姚志华真心觉着老太太说话那精神头,还能再活五十年。

第二天,县城,相亲,姚志华下午早早就回来了,一手拿着个油纸包,另一手还拎着个麻绳扣成的网兜,里边一个圆溜溜的西瓜,不大,四五斤重的样子。

江满铺了张凉席,正看着畅畅坐在凉席上玩布娃娃,一见姚志华进来,畅畅就两手撑着地爬起来,摇摇晃晃去迎姚志华。这小孩干啥都慢腾腾的,穿一身玫红色短袖短裤,慢慢腾腾迈着小短腿,张着两只小手迎上去,顿时把个姚志华美得呀。

江满笑道:“呦,回来了别跟我说这西瓜是你未来妹夫送的。”

“你男人自己个儿买的。”姚志华白了她一眼,手上掂了掂,“我回来时候在镇上买的,你说这都有私人卖西瓜的了,贵是贵点儿,买来给小孩吃个稀罕。”

“经济特区都成立了,怎么不许私人卖东西。”江满接过来,“就买一个”

这年代水果真心少,跨地区的水果更是见都见不着,先别说南方的芒果橙子菠萝,她做梦都想念冰镇西瓜了。

可是想想要给小孩吃,也不能放到井水里冰,就洗洗拿毛巾擦干净,先放到凉席上给畅畅玩。

“买一个还不够”姚志华抱起畅畅坐到凉席上,“你知道多贵吗,那人统共用筐子挑着三个西瓜卖,这个算大的,再说那么远我也拿不动啊。说他们家自留田夹在花生田里种的,统共就结了几个。”

“我的意思是说……”江满抿嘴笑,“就买一个西瓜,你还能完完整整拿回家来,厉害了啊姚哥。”

姚志华脸色一顿,眨眨眼小声地:“你要是叫华哥哥,我更高兴。”

“去你的。”江满瞟他,“脸呢”

“你说脸呢”姚志华暧昧嬉笑,停了停解释,“我就买这一个,总不能走路切一块给谁吧,也不够分啊。今天就我陪着我娘和香香去的,回来她俩一路上光顾生闷气了,也没顾上别的,到镇上我就干脆打发她们先回来了,自己又去转转,才买了西瓜和这烧饼提回来。”

他指指油纸包:“四块烧饼,够晚饭了。”

畅畅小姑娘第一次见这个绿皮花纹圆溜溜的家伙,大概当成杨杨小哥哥的皮球了,小胖手抱了两下没抱起来,小表情还有点奇怪,小手拍拍研究一下,干脆趴上去啃了一口,留下几个带着口水的小牙印。

“小乖乖,你知道这是吃的呀。”姚志华坐在凉席上,笑着把闺女抱到腿上,使唤江满:“拿刀来切,给咱畅畅先吃一块。”

“等会儿,她刚喂完小米粥。”江满说,“你觉不觉得断奶有点瘦了你明天去找找北村那捉鱼的老万,跟他买几条好的鲫鱼,炖汤给她用鱼汤炖鸡蛋吃。”

姚志华一听,仔细把闺女端详半天,越看越觉得瘦了。

“我明天想法子捉,多捉一些,捉回来放盆里养着,想吃就炖两条。”等会儿就去借鱼笼子,不然去问问谁会编,他干脆自己买一个,“你以前不是说给她吃肉末粥吗,得空就去镇上买点肉。”

“那是七八个月时候,天冷买一次肉,做肉末能吃好几天,你这时候买肉半天就该变味了。”江满想了想,“得空买根筒骨回来倒是可以,炖个骨头汤给她下面条,咱俩还能吃个拆骨肉。”

聊着聊着跑题跑远了,江满想起来又把话题转回来:“听你那意思,今天没成”

“没成,那个汪建倒是去了,不冷不热站了几分钟就走了,回话说不合适,估计就是被父母逼着去的。”

“他没认出你”

“认出来了,同届两年本来都熟,他来之前也知道女方是我妹妹,见面说话都挺客气。跟我聊了两句,就推说香香太小了,说两人年纪差太多了。”姚志华把畅畅放在肚子上,自己往凉席上一躺,舒服地嘘了一口气,“你可不知道,没成我就轻松了。”

“为啥”

“我去的时候还早,就先去马刚那儿绕了一圈。”他翘起头,“你还记得马刚吗”

江满:“记得啊,不就是生畅畅的时候,陪着赵明歌来的那小两口吗”

“当时说想要孩子,他媳妇王卫红,现在怀孕六个多月了。”姚志华选择性耳聋跳过了某个名字,“我跟他打听了一下,他一直在县城这一块混,同届同学啥的了解比较多,他说汪建三十岁不结婚不找对象,本人其实没别的毛病,就是他自己不想。”

江满愣了下:“为啥情伤”

姚志华:“……”

姚志华:“我说媳妇你能不能别这么敏感”

“还真是”江满惊奇了一下。

“你记不记得我当时跟你提过,我们班一个女生,姓卞,名字很特别叫卞轻轻的,在北大荒插队自杀了,当时我们都不知道,汪建跟她是恋爱关系,那时候谈恋爱也没人敢公开。这女的家庭出身不太好,汪建父母当时不同意,不过两人一直有联系。卞轻轻后来在北大荒,据说死的有些不明白,可能是遭遇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你说,这男的是因为卞轻轻才不想结婚”

“应该有这个原因。”姚志华点点头,“马刚说汪建一直很自责,觉得当时如果不是他父母反对,他跟卞轻轻结了婚,她应该就不用下乡插队,也就不会死。”

“别说他了,我当时听说卞轻轻出事了,我心里都好几天不好受。”姚志华眯着眼睛,看着头顶斑驳的树荫陷入回忆。

“那个卞轻轻,我印象中还挺深刻的,性格很好,说话慢声细语的,皮肤特别白,有一阵子坐我前位,我还跟她开过玩笑说她是不是贫血。高中同学两年,说没就没了。”

“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江满摇头感慨,“幸亏跟你那个糟心妹妹没成,不然对两人都是一场悲剧。”

“你说什么”

江满:“嗯我说这个汪建要是跟你妹成了,悲剧。”

姚志华抱着畅畅坐起来:“不是,前边那句。”

“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江满表情顿了下,“也不对,他这个心里葬着个死去的人,谁也争不过了。”然后问他,“怎么啦”

“没什么。江满我跟你说,出去可别冷不丁胡说八道。”姚志华表情如常地嘱咐一句,“江满,你说我还真想写个东西了,就是你那天说的,伤痕文学。”

“写啊。”江满说,“不过我觉得你要就这么写,恐怕平淡了,这样的事情前几年可真不缺,知青插队这些年,比比皆是。”

“嗯。我肯定得好好构思一下。”

姚志华跟这个年代很多人一样,把写东西叫做“爬格子”,因为真的是要用方格稿纸,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去爬,几十上百万字的书稿也是这么爬出来的。

于是暑假里哄孩子的空暇,姚志华就爬爬格子,先做了个大致构思,开始动笔。后来他写成了中篇小说《心坟》,发表在国家最高文学刊物《秋收》上,成为了伤痕文学思潮最有影响力的代表作品之一。这是后话。</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57章 操心爹 下一章:第59章 谁家孩子
热门: 当剧情降临 镇魂 退下,让朕来 我当爸爸的那些年[快穿] 新婚燕尔 炮灰真千金她不干了 不露声色 勾瘾 邪性总裁宠上天 绝情总裁请放手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