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谁家孩子

上一章:第58章 厉害了姚哥 下一章:第60章 高门大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夕阳西斜,江满坐在旁边,姚志华就哄着孩子躺在凉席上,一直到树荫往东移,三口人都能晒到夕阳了,江满懒洋洋起来收衣服。

姚志华就领着畅畅,爷儿俩慢慢悠悠,以乌龟的速度练习走路,刚学会走路的小孩,走路还挺有兴致。

“晚上吃什么”

“炒红薯藤,我早上去田里掐的。”姚志华笑嘻嘻叮嘱,“放两根红辣椒,拍几瓣蒜。”

“怎么就这么爱吃炒红薯藤。那我再烧个番瓜汤,咱家墙上刚摘的嫩番瓜。”江满起身去做饭。

饭还没好,外头有人拍门,姚志华领着畅畅打开门,是肖秀玲,篮子拎着几根黄瓜和几个香瓜。

“这怎么还跟客人似的敲门了呢。”姚志华打趣道。

肖秀玲:“你不在家我一天来好几回,从来不敲门。”

“得,反正都怪我。”姚志华失笑,大热天,大家串门子都会有个避讳,他拉开门,“进来坐,杨杨呢”

“让他舅舅领去捉知了猴去了。”

江满拿着铲子伸头看见她,笑道:“别看我没种黄瓜香瓜,一夏天比谁吃得都欢。”

“互通有无。”肖秀玲说,“你门口那冬瓜我今早摘了一个,都忘了跟你说,杨杨冷不丁说想喝冬瓜汤了。”

江满把篮子里黄瓜、香瓜拿出来,顺手把姚志华买的烧饼拿了一块,连油纸包一起放在篮子里,说给小陆杨晚上磨牙。

“还有好吃的。”江满指指凉席上那西瓜,畅畅还在饶有兴致研究呢,摸摸拍拍,还把小屁股坐上去试了试,尝试着能不能当凳子坐,逗得姚志华看着她笑。江满说:“杨杨等会回来,叫他过来切了吃。”

“别,大晚上的,我看你家畅畅也别吃了,耽误吃饭还怕肚子不舒服,明天吧。”

肖秀玲一走,江满就顺手做了个拍黄瓜,加上炒红薯藤,炒嫩番瓜丝,绿豆粥,吃烧饼,天黑前吃完晚饭,姚志华在回去点灯爬格子、和抱女儿出门纳凉之间游移了一下,招呼江满出去散步乘凉。

“我发现你都不喜欢出门。”姚志华说,本来嘛,他们住的这地方就在村子最南边,也不像村中央热闹。

“有蚊子。”江满说,“抱出去让蚊子咬了怪谁呀”

“给她洒点花露水在衣服上,就不招蚊子了。”姚志华抱着畅畅进屋去找花露水,一边说道,“小孩都会走路了,你得多带她出去玩,不然她胆子都小了。小孩子需要差不多大的玩伴。”

“这不刚会走吗。天都黑了,你要给她下来走路得多注意,走不稳再摔着,累了她会往地上一坐。”刚学会走路的小孩,白天都有大人跟着,要坐也会让她坐到凉席上。晚上出门要是一个看不住,坐到泥地上不卫生。

她给女儿穿的开裆裤。之前是还用尿布,在自己家里,开裆裤把尿方便。转念又想,小孩子天性自由,总不能眼睛不眨看着,限制她这个那个很不好。那是不是该给她换闭裆的正常裤子了。

姚志华说的也对,小孩不能老关在家里,往后会走会跑了,肯定要经常带她出去活动。可是想起村里好几岁还穿开裆裤的小孩子,江满真心觉得,宝宝们不要面子吗

事实证明她担心多了,三口人沿着村中的路溜达一圈,姚志华抱着畅畅压根就没放下来。

他们三口人一出来,还挺受关注的,一个大学生,一个村干部,还有一个村里有名的宝贝疙瘩,一路上不断有村民打招呼说笑。

“瞧瞧,这一家三口也出来凉快了。”堂婶伸手把畅畅抱过去,笑着哎哟了一声:“看看这家的娇大闺女,怎么这么香喷喷的。”

“怕蚊子咬,熏蚊子的。”江满笑着解释。

小孩很快又被肖四婶抱过去:“这孩子养得可真好,白白嫩嫩胖嘟嘟的,会走路了吧”

“会走了,自己能走。”姚志华说。

肖四婶刚想放到地上让畅畅走几步,旁边堂婶赶紧拦了一句:“可不能放下来走,这路上鸡鸭猪狗的,黑天看不见万一再踩了鸡屎。他家这孩子,连泥地都没给沾过几回呢。”

“婶子没事儿,哪有那么娇气。”江满失笑。

黑天晚上,尽管月光亮堂,爸妈也都在身边,畅畅还是不太愿意让别人抱,很快就张着小手要妈妈,姚志华忙抱了回来。

“志华家的,听说你家小姑子今天进城相亲了,成没成啊”本家的三奶奶问。

江满:“这事我不太知道,整天带孩子啥也顾不上。三奶奶你听谁说的”

“志华不是陪着去的吗,那就是没成了”三奶奶说,“你婆婆昨儿提了一句,说永城市里的。”

“不太合适。”姚志华尴尬了一下,“年龄差的有点多。”

“男方嫌香香大了”

姚香香二十岁,在江满眼里还是个让人恶心反胃的熊孩子,然则在这早婚成风的农村,别人眼里就已经是个老姑娘了。再找不到婆家,大约就砸手里了。

“不是。”姚志华说,“那男的比香香大几岁。”

“比香香还大几岁那得多大了呀。那么大岁数咋还没娶上媳妇”

一对妇女一听,你一句我一句讨论起来,纷纷惊讶男的偌大岁数还没找对象,也有的说,怕不是有啥问题的吧。

姚志华不好多说,就推说畅畅要睡觉了,抱着孩子跟江满一起离开。一边忍不住埋怨着他那个娘,作为女方,怎么八字没一撇的事情也往外说。

江满不搭他这个话茬。三口人慢悠悠散步回去,收拾洗澡睡觉。

天越来越热,一家三口日常晚饭后出门散步纳凉,也有时晚饭吃得早,天没黑就出去溜达了,遇上人多地方,也就凑个热闹闲聊几句。

等到三伏天,热得两个大人都不想炒菜,除了烧火给女儿做小锅饭,大人干脆就以凉拌菜为主。早晨趁着凉快,江满烙了够一天吃的薄面饼,中午凉拌海带丝和洋葱木耳,晚饭拍黄瓜、凉拌土豆丝。有时候江谷雨和刘江东小两口来蹭个饭,也都是下午下了班来,还自带卤味熟食。

要知道,大夏天农村的厨房土灶,真能热死个人。

天太热,生产队上工就尽量避开大中午,天刚刚放亮就敲钟下田,一般这时节就是除草间苗,活不重也不急,赶到中午前太阳毒起来了,就收工回来了,下午三四点钟再上工。

姚志华这么个闲散人等,没事干还挺会自得其乐,家里热,没事他就抱着孩子去村西的水库大堰树荫底下溜达乘凉,有时候还领着小陆杨,一路沿着树荫拈花惹草捉知了,玩得不亦乐乎。

上午生产队村西黄豆间苗,十点钟不到就收工了,村民们扛着锄头三五成群经过,遇到姚志华在树荫下看孩子,旁边还跟着小陆杨,免不了跟他说笑几句,说他“大闲人”,大学生不用干活之类的,也有男人打趣他放假专职带孩子,姚志华也就笑称趁着放假赶紧带孩子,开学想带也看不到。

“你们可真会享福,这地方凉快。”堂婶扛着锄头过来,一拨的几个妇女也纷纷打招呼。

“还有点凉风。”姚志华笑道,“婶子你们收工啦今天收的早。”

“今天活儿少,沟西那块地干完了,再去别的地也不值当的,队长就吹哨子收工了。”堂婶弯腰抱起畅畅,“看我们畅畅刚学会走路,就走得很稳当了。我家孙子刚走路那阵子,就会急着跑,动不动就摔倒。”

“这小孩慢慢吞吞的,倒是不着急。”姚志华笑起来,对自家闺女不急不躁的大家风范很是得意。

时候早,也不急着回家做饭,几个妇女围着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就歇歇脚说笑起来,纷纷逗孩子玩。

姚志华一看,拉过小陆杨,连畅畅一起交代给堂婶:“婶子你帮我看一下,我下去取个鱼笼子。”

堂婶:“看着孩子还捉鱼呢人家说捞鱼摸虾误了庄稼,你这大学生倒是不用怕。”瞧见小陆杨想跟他去,忙一把拉住交代他,“杨杨你可不能去,小孩不能下水,掉水库里就淹死了。你妈在后头呢也快来到了。”

有堂婶看着,姚志华就拎着小桶放心地跑下水库大堰,卷起裤子下到水里,摸他昨晚放的鱼笼子。他把鱼笼子拖到岸边浅水,打开盖口看了看,往小桶里倒。

地方挑的不错,捉到了三条巴掌大的鲫鱼,两条再小一点的,还有几条钢针鱼、小猫鱼和虾子。

大堰上几个妇女坐在树荫下,老远看着姚志华下水摸鱼笼子。有个妇女就随口说,这小两口还挺爱吃鱼的,家里肯定舍得吃油,不然这野杂鱼,舍不得放油可不好吃。

“他捉鱼在桶里养着,每天杀一两条,炖鱼汤给小孩蒸鸡蛋、下面条。”堂婶说,“你还别说,畅畅妈挺会做饭带小孩,人家这孩子整天养的好,一直还吃着奶粉、麦乳精呢。这两口子,可真舍得给小孩花钱。”

“小两口年纪轻轻,还挺会疼孩子的。”那妇女说着就开始抱怨,“我们家那口子,孩子小时候他都没抱过几回,还说看孩子都是大老娘们的事儿。”

“那叫懒。等他老了,叫你儿子也别养他个老家伙。”堂婶开着玩笑。

也有的说:“小孩也不能太娇惯了,会宠坏的,这也就是头一个孩子,要是孩子多,像他们这样养都养不起了。”

马上就有人说,那是你没那个条件,谁叫人家爹妈能行呢,有条件谁不想给孩子好吃好穿啊。

很快肖四婶跟肖大婶、肖秀玲一起过来,小陆杨一看见姥姥和妈妈就乐得扑过去,歇脚的人越聚越多了。姚老太扛着锄头过来,见围坐着一堆人,也停了下来。

“这么多人干啥呢”姚老太凑过来,看见堂婶问,“他婶子,你也在啊。”

“没啥事咱们就歇歇脚说话,哄孩子玩呢。”堂婶抱着畅畅说。

“哟,这谁家孩子呀,白白嫩嫩长得可真好。”姚老太放下锄头,挨着堂婶坐下,丝毫也没注意到别人看她的眼神,继续说道,“不像咱乡下孩子,你亲戚家的”

堂婶愕然睁大眼看她:“我亲戚家的,我哪个亲戚家的”

“你外甥女不是在县城里吗,咱农村哪家小孩能穿得这么齐整。”姚老太说着伸出手,“来,给我抱一下。”

堂婶一听这话,哪里还给她抱,忙抱着畅畅往后一闪,没让她抱。

姚老太只当小孩怕生,见堂婶没否认,还真以为是堂婶亲戚家的小孩,笑着说:“城里小孩咋还怕生呢。你瞧瞧,到底是城里小孩,还戴个小凉帽,大夏天都没晒黑。”

“哎,你还真不认识啊。”肖四婶撇撇嘴,笑嘻嘻对周围坐了一圈的妇女说,“小孩一岁多了吧,哎呦喂你们听听,她都不认识。”

姚老太:“我不认识咋啦那么大村子,就是村里孩子我也认不全啊。”

“我说嫂子,这是志华家的孩子。”堂婶瞥了姚老太一眼,“你孙女,亲的。”

“我……”姚老太愣了一下,顿时满脸尴尬,涨红着脸强辩道,“那,那我不是没见过吗,那怪谁呀,老三家那个糟瘟女人,哪还有个做人儿媳妇的样子,不孝顺我不伺候我,我还去巴结她我没见过咋的啦我当婆婆的,咱家倒霉娶了这么个女人,那能怪我吗”

“嫂子,你可别说了,瞧你脸红脖子粗的吓着孩子。”堂婶埋怨一句,赶紧拍拍怀里的畅畅,站起来走到另一边。

“啧啧,你说咱们都一个村的,谁还不知道谁呀。”肖四婶嗤笑一声,在场几个妇女看着姚老太尴尬的脸色,纷纷哄笑起来。

“你也来奚落我了”姚老太瞪圆双眼,“还不是她使的坏,志华都不跟我一心了,忘本的白眼狼,我当婆婆的,我还得巴结她了”

旁边肖秀玲一看她扯着嗓子叫唤,赶紧过来抱畅畅:“婶子给我吧,她爸妈不在跟前,真惊吓了可就不好了。”她一抬头,看到姚志华黑着脸站在人碓后头,顿时也有点尴尬,也不知道他听了多少。

肖秀玲忙推推小陆杨:“杨杨看你叔回来了,快看看他捉了多少鱼。”

“给我吧,抱出来半天也该饿了。”姚志华接过畅畅,笑笑招呼道,“婶子们嫂子们,还不回去做饭呀,我先走了啊。” 一手还拎起小桶,一手抱着畅畅,“走,畅畅饿了没,咱们回家吃饭饭。”

姚老太脸色难看,张张嘴,喊了一句:“老三,那啥……”

“娘你还不走啊”姚志华头都没回,“我先回去了。”

姚志华扬长而去,小陆杨屁颠屁颠跟着也跑了。一堆妇女们交换着眼神,憋笑的嘲讽的,也纷纷散了。

姚老太杵在那儿生闷气。

堂婶走过去的时候忍不住数落她:“嫂子,不是我说你,你三个儿子,可就这个最有出息了,你们一大家子将来还不知道指望沾谁的光呢。人家生个孩子当眼珠子似的,你倒好,怀孕时你弄那么一出,生孩子坐月子你不管,到现在你都没看过小孩一眼,你说志华心里怎么想你还到处埋怨儿子不跟你亲呢,我要是志华,别说跟你亲了,我都不理你。”

“人家志华媳妇,现在还当了大队会计,村里谁不说人家能干你倒好,把儿子儿媳妇得罪个精光。说难听的,人家两口子好好的,就赚你个恶人了,我看你呀,脑子里八成是塞黄泥了。”

“那,那能怪我吗,还不是他娶的那个女人作的,你们就知道向着她,我当婆婆的我咋的啦,你知道她咋欺负我吗……”

“嫂子,你自己个在这儿慢慢骂吧。”堂婶扛起锄头,一边走一边无奈摇头,“不是我说你,老话说十年看婆,十年看媳,儿媳妇不是亲生的,儿子可是你亲生的吧,你自己问问,你儿子心里怨不怨你。”

姚志华回来脸色不太好,江满也不多问,时间长了两人彼此脾气也摸透了,这个人他想说自己就说了,他不想说你问也白问。

不过有一点,姚志华这个人不会迁怒,回到家很快就忙碌着杀了一条鲫鱼,炖汤给小孩蒸鸡蛋羹。

江满肩膀上搭个毛巾,汗津津从厨房出来,一边擦汗一边叫姚志华:“那几只虾子剥了,虾仁放到鸡蛋一起蒸。”

“热死了。”姚志华手上弄着鱼,抬起胳膊擦一下汗,“蒸完鸡蛋羹也别做饭了,顺便蒸个茄子,做蒜泥茄子吧,我剥完虾子再做拍个黄瓜。”

姚志华去剥虾,江满就从菜地里摘了两个茄子,舀水冲了下,准备放到锅里跟鸡蛋羹一起蒸。

看看树荫下坐在竹席上的女儿,正在跟小陆杨玩皮球玩得高兴,俩小孩坐在竹席两头,把皮球你滚给我,我滚给你,成功接住了就高兴得哈哈笑起来。

“你倒是舒服,你妈烧火做饭热死了。”江满嘀咕一句,“哎,再等几年我才能用上电磁炉、微波炉啊,就不用烧火了,哪怕先来个煤气灶也好啊。”一时半会她都不奢望空调了。认命地回去给孩子炖鱼汤。

“又胡说八道什么呢。”姚志华从她身边经过,把装着虾仁的小盘子放在灶台上,随手拍拍她,“你出去吧,我来烧。”

“不是,姚志华你什么意思啊”江满丢下烧火棍跑到厨房门口,手扇着风赶紧凉快凉快,“你不是不信吗,你管我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相信什么这个问题懒得跟你讨论。”姚志华乜了她一眼,鼻子里小声哼哼道,“江满同志,你今天就是当场长出狐狸尾巴来,你也还得是我媳妇,我孩子的妈。”

“滚,你才狐狸精呢。”江满磨牙霍霍,“你,你肯定是老猪精,黑熊精!”

姚志华却干脆不搭理她了,小火把鸡蛋羹蒸熟,先端出来,往灶膛塞了一几根小树枝继续蒸茄子。鸡蛋羹不耐火,蒸太久就不滑嫩了,茄子要蒸烂才好吃。

“你家做什么吃”肖秀玲伸头进来,啧了一声,“可真会省事儿,你们俩呀就是村里人说的,光吃饭都嫌懒。”

江满:“你不懒,你做的什么”

“我好歹还做了个凉拌韭菜和拍黄瓜呢。”肖秀玲扑哧一笑,“我娘做的腌辣椒,给你捎来一碗。”

“我还当你多勤快呢。”江满接过她端的碗,看看碗里碧绿清爽的腌辣椒,配着白生生的蒜瓣,“哎,婶子腌的辣椒夹饼子好吃,还有切碎炒鸡蛋最好吃了,比鲜辣椒还好吃,晚上炒,再做个锅贴饼,你来不来吃”

“姚志华在家,你又不缺饭搭子。”肖秀玲说,“我晚上回我娘那吃了,说要做菜团子。”转身喊儿子,“杨杨,我们回家吃饭了,下午再来玩儿。”

俩小孩玩兴正浓,就不太想走,肖秀玲走过去领小陆杨,忍不住就指着畅畅数落江满:“你瞧瞧你这讲究的,她才多大呀,刚满一周岁,你给她穿什么闭裆裤呀,我看你真会装鬼。”

江满:“你当我不想省事啊,主要是会走路了,走到哪儿会往地上坐,不卫生。”

“不尿湿”

“刚穿的时候,一天尿湿两三回,尿湿了就换呗,反正天热。”江满得意了一下下,“现在我过一会儿提醒她一下,别看人小,她现在想尿尿,有时候自己都知道找我了,玩忘了尿湿一回就赶紧换。再等到冷天就该习惯了,不用担心冻着小屁股。”

“我可提醒你,这么点小孩,冬天得穿连体的背心棉裤。”

“那我就给她缝上子母扣,一拉就开。”江满说。

她送肖秀玲出去,走到大门口就笑问:“你弟前几天说的那个对象,不是看上了吗,我看你娘这几天挺高兴的,啥时候叫来认门啊”

“秋天吧,我弟跟我娘说等等。”肖秀玲笑道,“我弟呀,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想太急。反正不够结婚年龄,这会儿天太热,等到秋天也好。我就是担心女方那边有意见,说我们礼数不周,正常不都是相完亲就叫来认门吗。”

“不就是赵家村的吗,才几里路远。要我说,既然相过亲了,你叫你弟也别死老实,有事没事的,去找机会互相接触一下,相处一下先培养培养感情。”

搁在农村,相亲完了婆家叫来认门,才算正经完成了订婚仪式,男女双方才可以正常相处。当然这个年代,所谓的订婚后正常相处,也是要有分寸的,主要是两家的礼节往来,一对年轻人私下里培养感情的机会基本不存在,太亲近接触太多,会让人说道的。

所以江满这话可谓有些大胆,不能说惊世骇俗,但其实也不符合时下的社会风气。所以肖秀玲睁大眼看看她,惊讶了一下。

“咋啦,那不然怎么能互相了解你可别这么老封建。”江满笑笑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出大门,自己一手扶着门框站在大门里边,“你都不听听广播吗,广播里整天喊改革开放,都开放啦,别说他俩还相过亲、家里爹娘同意了的,私下里处处怎么啦。结婚前多了解一下,总比结了婚才发现不合适的好。”

她其实想说,啥年代也都有自由恋爱的呢,谁管得着人家了肖秀玲和陆安平,表面上看是老队长说的媒,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两个年轻人一起干活一起上工,本来就悄悄地好上了,大京城来的陆安平可不是个棒槌。

不过现在两人弄成这样,这样的话江满肯定不能说,一个字都不能提。

“我弟那个熊孩子,不一定能教会他呀。”肖秀玲沉吟,“再说你这么一说,我还挺纠结的,要是那姑娘不搭理他呢我弟本身就有点倔脾气,万一两人再弄僵了。”

“订了婚都不搭理他,一回是矜持,两回是不好意思,要是一直不搭理他,那估计也没多喜欢。”江满笑笑,“你信不信,姑娘家订婚了的,比你弟那样的小伙子开窍早。”

肖秀玲嗯了一声,琢磨着刚要走,想起来又转身小声问:“姚志华刚才回来没说啥,没生气吧”

“反正不太对劲儿。”江满问,“咋啦,遇上谁了”

肖秀玲就把姚老太不认识亲孙女的事情简单说了下,江满不当回事地一笑:“就这他自己早就知道的,他亲娘老子从来没见过畅畅,一个村里遇上我,都翻着白眼走开了,包括他爹估计也没见过。”

“姚家老婶子,不是我说话难听,真有点太过分了。”肖秀玲脸色鄙夷,“正常人就算跟儿媳妇有矛盾,也是疼孙女的吧,生下来到现在,看都没来看过一眼。”

“彼此彼此,我也不想让她见畅畅。”江满悠然说道,“他们怕也不觉得有这个孙女。瞧瞧他家那一堆孩子吧,人家才不稀罕。”

她要是还打算跟姚志华过下去,巴不得这样呢,姚志华自己伤心伤到拔凉拔凉了,他们日子才能安生。江满笑笑:“他们不来我求之不得,我谢谢她。”

“唉,反正等姚志华毕业分配,你们就该搬走了。”</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58章 厉害了姚哥 下一章:第60章 高门大户
热门: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 九十年代家属院 我的幼驯染不可能是首领宰 囧妻上位,总裁猛如虎 半妖农女有空间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被赶出豪门后我去种地了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帝宠令 事业当先,男主靠边[快穿]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