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这是威胁

上一章:第60章 高门大户 下一章:第62章 太阴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孩子接回首都陆家肯定要比在这儿好,回去上学读书,接受教育,的确也减轻你的负担。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该相信陆家不可能对孩子不负责任,接回去不可能让孩子受委屈的。” 这个吴萍说话声音不高,姿态甚至放得很低。

肖秀玲脸色淡漠,也没任何回应。

吴萍顿了顿说:“我跟安平……安平说过很感激你,陪他度过这几年,只是我跟他从小青梅竹马,早在之前就由两家长辈定下了婚约,如果不是大革命开始,我们早就结婚了。现在只不过拨乱反正,每个人回归正常的道路。你跟安平,确实也不合适,你跟他的生活差距太大,你们没有共同语言,对他的事业前程你什么也帮不了他,所以也请你谅解安平。”

“无所谓谅解不谅解的,他一走两年多,我早就当他死了。”肖秀玲挥挥手,“你们走吧,我儿子死了爹,就剩下我一个娘,哪儿也不去。你不是都跟陆安平结婚了吗,你不能生孩子”

“你……什么意思”吴萍脸色一僵,差点没反应过来。

“你要是自己能生,孩子呗,你自己生几个好了,千里迢迢跑来跟我要孩子,就那么上赶着想当后妈”

“犯贱呗。”江满扑哧一笑,“自己生一窝多好,要是生不出来了,就去收养几个啊,反正这年代也不缺孤儿。我们杨杨你们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对,我儿子以后叫肖杨,跟陆家没有任何关系。”肖秀玲说,“你们走吧,别来烦我一个寡妇,惹急了我比谁都粗野。”

“你,你能不能冷静考虑一下。”吴萍脸色变了变,压了下去,“你也不为你父母家庭考虑一下吗,你看你这样独自带个孩子搬出来,你父母弟弟也担心,一家人生活处境都不好,我们把孩子接走,你趁着年轻再嫁个合适的,对你本人和你父母娘家都好。我知道这几年你也不容易,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作为补偿,将来你日子也差不了。你还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

“谢谢你这么替我操心了。”肖秀玲指指门外,“你还是赶紧回去操心你自己的肚子吧,跟陆安平好好努力努力,争取早点儿生出来,别把眼睛盯着别人家孩子。”

“你是母亲,就这样一个偏僻农村,你能给孩子提供什么样的条件”吴萍也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回陆家是什么条件,什么前途别愚昧了,表面上你觉得你舍不得孩子,是疼爱孩子,其实还不是耽误了孩子,一辈子当个农民,你是害了他,等孩子长大知道了,他会恨你的。”

“我不想我儿子有多大前途,我就希望他起码平安长大,有人疼有人爱。你不用说了,别人的孩子不用你操心。”肖秀玲指指门外,“快滚,再不走我拿扫帚赶人了。”

“吴萍,我们走。”陆安慧恨恨拉了吴萍一把,“不可理喻。”

“你明明是想说不识抬举吧。”江满嗤笑一声,“我说两位,秀玲姐脾气好,我这人脾气可坏,心眼儿也坏,临走警告你们一句,赶紧滚远远的,别再耍什么花招了,别再跑来碍眼讨嫌。”

陆安慧:“你这是威胁我们”

“对呀。”江满大方地点点头,“就是威胁。”

“别再来了,以后大家各不相干,杨杨是我的命根子,谁要是敢在杨杨身上动歪脑筋……”肖秀玲盯着陆安慧,脸色一变,“赤脚不怕穿鞋的,惹急了我也敢拿刀砍人。”

“秀玲姐,别这么粗野,人家嫌我们粗野呢。”江满站起来倚着门框,笑嘻嘻地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想拿捏我们这些农村小老百姓,都不用自己动动手指的,不过想都别想,相安无事最好,谁要是敢来找麻烦,我们不砍人,我们就去首都告状去。比如……”

她停了下,笑笑,乜了吴萍一眼,“比如去首都各大机关、去你们单位大门口,贴个标语控诉状之类的,喊一喊陆家、吴家仗势欺人,无情无义,看看谁更要脸。”

陆安慧:“你敢!”

江满:“你敢我就敢!”

吴萍憋得脸色发青,拉着陆安慧气呼呼走了。等她们一走,肖秀玲颓然坐在了板凳上。

“江满,你说……其实她说的有道理。”

“屁。”江满冒了句粗话,“你就看看这两个女人吧,什么德性啊,杨杨四岁半,你敢把他送到这种人手里”

“说的也是。”肖秀玲叹气,“江满,你还真够厉害的,不是说你凶啊,我是说……”想了想,找个合适的词儿,“你比我有法子,有脑子,我光是生气,都不知道怎么对付她们了。你脑瓜子怎么那么好使。”

“谁怕谁呀。秀玲姐你也不怂,这事儿你也不能怂。”

肖秀玲还想说什么,江满等不得她感慨伤怀,推了她一把:“哎行了先别说了,你儿子和我闺女,两个小孩在我家呢,赶紧去看看。”

她起身就往自己家跑,肖秀玲一听,也顾不得想那些有的没的了,赶紧跟了过来。

江满推开大门一看,俩小孩好好地呆在树荫下,畅畅坐在小床里,杨杨扒着床栏,俩人咿咿呀呀居然还聊得挺乐呵。畅畅才会说几个字呀,真不知道他们怎么聊的。

江满不由笑着问:“杨杨,你跟小妹妹说什么呢”

“我教他唱歌,唱小燕子。”小陆杨仰着脸问,“婶子,小妹妹啥时候能像我这样说话呀”

“快了快了,你好好教她,多跟她说话,她很快就能学会了。”江满随口敷衍着,走过去把畅畅抱出来。

她在肖秀玲家的时候,一边怼人,一边就担心小孩不愿意呆在围栏的小床里,万一再磕碰哭闹之类的。

“妈妈,你回来啦”小陆杨跑到肖秀玲跟前,仰起小脸,“我都饿了,咱们中午吃啥呀”

“你手里还吃着饼干呢。”肖秀玲好笑地戳穿小家伙,“说吧,中午想吃啥了想吃啥妈妈给你做啥。”

“葱花炒鸡蛋。”小陆杨笑眯眯地高兴起来,“光要那个嫩嫩的小葱叶子。”

“行,这就给你炒。”肖秀玲转头看看江满,“我其实也没心思吃饭了,江满,中午搭伙吧,你掐一把小葱叶子,我那边有我娘给的杂面馒头,我去热热,俩小孩吃鸡蛋馒头,大人随便再炒个菜就行了。”

“行,有现成吃的就行。”江满一手领着畅畅,顺着女儿慢腾腾的步子去菜园里掐葱叶子。肖秀玲则转身往回走,准备回去炒菜。走了几步,忽然又折回来。

“江满,你说……她们会不会再来,会不会去找我爹娘”

“难说,大老远从帝都跑来一趟,说起来没那么容易就走了的。”江满弯腰掐葱叶子,“她们找你爹娘也不怕,你去跟你弟提个醒儿,她们敢去,你弟就敢打出去。”

江满掐了一把葱叶子,畅畅也揪了一根小葱叶子往嘴里送,江满怕她辣,赶紧哄下来,跟她说留着炒鸡蛋吃。

“不过我老觉得,这事哪儿有点怪怪的。”她把葱叶子放进水盆,直起腰来,“我刚才不是说假的,这两个女人,陆家的、吴家的,千里迢迢跑来,没带警卫员没带别的人手,也没惊动咱当地公社。我总觉着不合常理。别的不说,就算想要孩子,陆安平自己不来,也不至于就让这两个女人单独来呀。”

“你是说……还有别的人跟来了”肖秀玲脸色一变,“陆安平也来了是不是不敢来见我,就让两个女人先来探探,我没答应,他们会不会憋什么坏,瞅机会把杨杨偷走”

江满其实没想到这个,她就是觉得,这两个女人单独跑来不太合乎常理,揣摩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肖秀玲这么一说,江满思绪也就被带过去了。

“妈妈,你说啥呀,谁要偷我”小陆杨问。

“没啥。”肖秀玲忙掩饰地笑笑,“我跟你婶子说话呢,说咱村里来了陌生人,怕他们是坏人,会偷小孩。杨杨,你这几天可别乱跑,不要跟陌生人说话,看见陌生人赶紧跑,在育红班别人叫你你也不要出去,门都不要出,不理他,记住了吗”

育红班在大队部里,就算陆家,总不敢大白天抢人吧。

小陆杨虽然不明所以,可看到妈妈脸色郑重,忙答应着记住了。

肖秀玲:“哎,我回头得跟育红班老师交代一声,万一有生人去找杨杨,不能给他见,要不……干脆这几天别让他去幼儿园了,我也不去上工了吧,我在家看着他。”

“你也不用紧张,我也就随口那么一说。”江满说,“不过这几天我们小心些也没错。”

两个女人洗了一把小葱叶子,一起去肖秀玲家,小铁锅炒鸡蛋,摘了两个茄子,炒个青辣椒茄子丝。这大夏天人本来就容易没胃口,炒个辣菜还有点食欲。肖秀玲怕畅畅太小吃不了杂面馒头,趁着江满切茄子,炒好鸡蛋就又做了两碗面疙瘩汤。

大人切菜炒菜,两个小孩坐在榆树下凉席上玩,江满一边留意看着孩子,一边问肖秀玲:“我对陆安平不算了解,秀玲姐,你觉得陆安平会不会是这种很阴的人自己不出面,指使吴萍来要孩子。”

原主嫁过来以后,作为新媳妇本来就跟村里人不太熟悉,跟陆安平这样一个男知青接触就更少,也就村里上工碰见过几回,第二年陆安平就走了,所以江满记忆中对陆安平也没什么印象。不过听姚志华的口气,他对陆安平评价还是挺不错的。

“不好说。原本吧我真是很信他,那时候年纪也小,觉得他哪里都好,可是他一走两年多,我还有什么好相信他的。话都没给我交代一句,新老婆都娶回去了。”肖秀玲冷笑一声,“当自己是谁呢,难不成他要变心我还赖着他谁离了谁还不能活了。”

肖秀玲拿筷子搅拌面疙瘩,给孩子吃,便把面疙瘩搅得小一点,一边跟江满说话,一边脸上神情片刻的愣怔。

“他阴不阴、坏不坏不好说,但他以前真的很疼杨杨,很重视孩子,怀孕的时候他就整天小心在意的,生下来一直当命根子一样,要说他想把杨杨要走,我相信。要说吴萍那个女人想要孩子回去当后妈,我是一个字都不信。”

“你也别太担心,不过该防备还是要防备,你瞅空提醒你弟一声。”江满翻动着锅里的辣椒茄子,呛得咳嗽了几声,“这辣椒够味儿。”

她本来不太吃辣,可是穿来后的日子别说大吃大喝,偶尔吃了肉、炒个鸡蛋在别人眼里就算“败家”了,说她不会过日子,青菜萝卜变着花样吃也是滋味寡淡,加上姚志华爱吃辣,渐渐地江满竟也喜欢吃辣菜了。当然也不能太辣,像别人家那样把辣椒当菜吃,一盘辣椒一顿饭,对不起她还真不行。

眼下农村不是缺菜,关键是缺油,很多人家还是不习惯多炒菜。

两人做好饭,给小孩洗了手吃饭,有志一同地先喂饱孩子,大人才能安心吃饭。

“杨杨这么大就好了,自己能吃不用人喂了。”江满端着碗喂畅畅吃面疙瘩,疙瘩汤里放了黄瓜丝,小孩还挺会吃,嘴巴表达不出来,小手可会指,指指面疙瘩,江满给她喂一勺面疙瘩,吃完了再指指黄瓜丝,指指小葱炒鸡蛋。江满一边喂她,一边嘀咕:“回头我得给她做个罩衣,训练她自己吃饭,光用围嘴不行。”

“才一岁多,你还想怎样,瞧把你能耐的。”肖秀玲不赞同地瞥了她一眼,“你呀,养孩子急不来的事,才一岁你就给她穿闭裆裤子,这又要给她自己吃饭,你当她大人呢好歹也得等到两岁以后的,不然这么点小孩,勺子都拿不好,她能吃得碗里碗外到处都是。”

江满:“不卫生啊,我给她穿闭裆裤子也只出门穿,在家里也会穿开裆。别看我们人小,这不也习惯了吗,顶多尿湿几次。”

才不要小孩出门露个小屁股呢。

实则在江满看来,早早学吃饭挺好,浪费几粒粮食倒不打紧,小孩自己吃饭也是一种乐趣,再说也锻炼小手手。虽然有点小了,小手还不稳当呢,给她个勺子先锻炼着,当然热水热饭肯定不能给她自己吃。

“姐,你们都吃了呀。”肖余粮一推门进来,先捏捏小陆杨的脸蛋,笑着跟江满打招呼,“三嫂也在呀。”

“跟你姐搭伙呢。”江满看看他手里,不禁笑道,“又送啥来呢”

“自留田边上几棵春玉米,种得早都能吃了,娘中午煮的。”肖余粮打开手里的笼屉布,果然包着几个黄灿灿的玉米棒子,小陆杨欢呼一声,放下筷子就去抓玉米棒子。

“畅畅能不能吃”肖秀玲挑了一个,递给江满。

“怕她卡到。”江满掰了几粒玉米粒,摊在手心里犹豫了一下,畅畅八个半月开始出牙,现在才长出来六颗白白的小牙齿,江满还是不太敢给她吃颗粒的东西。

“给她自己啃,就当磨磨小牙。”肖秀玲笑着指指畅畅,“不然你瞧着吧,看杨杨吃都馋了。”

像是配合肖秀玲似的,畅畅一看小陆杨啃上了,果然伸着小手“啊啊”地喊着要。江满看了看,肖秀玲挑的这个小一些,很嫩,煮熟的玉米粒都是软的,就给了畅畅,看着她啃了一口,只能咬下一小部分,不能咬下整个的玉米粒,也就随她自己啃着玩了。

肖秀玲叫肖余粮坐下一起吃,肖余粮看看桌上的饭,冷不丁来了肯定没有他的份,就说家里都做好了。

“那你回去吃饭。”肖秀玲说,“先等一下,家里这两天没去陌生人吧”

“没,姐发生啥事了”肖余粮立刻警觉起来。

江满就笑笑说道:“我吃饱了,你们姐弟俩聊聊吧,我带俩小孩出去消消食。”

“你哪里吃饱了,不着急,你先把饭吃完。”肖秀玲说。

“真吃饱了,我吃了一个馒头,畅畅剩下半碗面疙瘩汤我也吃了。”江满伸手拿了个老一点的玉米棒子,她喜欢吃老一点的,老的香有嚼头,拿起来给肖秀玲看,“我一边吃着,行了吧”起身招呼小陆杨和畅畅,“走吧两个小朋友,我们出去吃凉快。”

俩小孩手里还都拿着玉米棒子呢,一大两小一个样,一边啃着,一边慢悠悠走了。

屋里留下姐弟俩,肖秀玲怕她弟饿了,就先给他夹了个菜馒头吃着,才把刚才陆安慧和吴萍来的事情简单说了,“你回去先别跟爹娘说,他们心里存不住事情,知道了又得生气难过。真要找上门,瞒不住再说吧,”

肖余粮拿着咬了几口的馒头,也吃不下去了,气得瞪着两眼发狠:“这个陆安平,他还真不是个东西,当初要不是……”

“先别说这个了。”肖秀玲打断他,“你可别冲动,我本来也先不打算告诉你的,跟你说是叫你心里有个数,防备着点儿。她们不去就算了,等我慢慢告诉爹娘。要是她们真敢跑去,你就只管拿棍子给我打出去,管她是谁,她们敢使坏我就敢打人,想跟我要杨杨,门都没有。”

“真敢找到我们家里,我弄死他!”

“都跟你说了别冲动!”肖秀玲瞪了他一眼,嘱咐道,“会打打百下,不会打打一下,就算是打人那也得有个分寸,她们是什么人呀,你真要一棍子下去打死打伤了,赔上你自己,你看看这个家里还指望谁”

“我知道,姐。”

肖秀玲仍旧不放心,又仔细嘱咐了一遍,才让他先回去,自己收拾了碗筷,出门去找江满和孩子。

大中午热,江满就把俩小孩带去大场边,树荫下凉快。肖秀玲找到他们,就把小陆杨带回去睡午觉,江满也会去搂着畅畅睡午觉了。下午一觉醒来,肖秀玲果然没让小陆杨去上育红班,自己也跟生产队请了假,干脆专心在家看着孩子。

倒是一连几天风平浪静,陆安慧和吴萍竟然没有再来,也没在村里在出现过。江满到底有点不放心,觉得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千里迢迢跑一趟,这么容易就退兵了

江满总觉得,不管陆家还是吴萍,恐怕没那么容易就妥协。

一晃十多天过去,仍旧没动静,肖秀玲也渐渐放下心来。江满琢磨,估计吴萍也就是做个表面文章,故意在陆家和陆安平面前做做样子,显好心跑来要孩子。其实以常理而论,哪有后妈想主动养前妻的孩子,她有那么好心

吴萍要是回去跟陆家说,肖秀玲不答应还把她们骂了一顿,把肖秀玲说得多么多么恶劣不堪,陆家真要能就此歇了要孩子的心思,肖秀玲倒要感谢她了呢。

秋老虎还热得历害,生产队开始收花生了,肖大叔肖大婶来帮闺女种秋菜,就顺手帮江满院子里的也给种上了,两畦小白菜,一畦水萝卜。肖大婶还说,等过一阵子再给她种点儿越冬的菜,菠菜、芫荽、小黑菜,再种点儿雪里蕻,开春腌了吃。

两人经常来帮忙种菜、砍柴,弄得江满都很不好意思了,偏偏他俩还觉得欠了江满的人情,说小陆杨放了学就多亏江满照应。江满把畅畅放在一边玩,就跟两人一起种菜,一边闲聊起来。

“婶子,天凉快了,是不是预备叫儿媳妇来认门了”

“是呢,我正打算请媒人去说。”肖大婶笑道,“咱家余粮这回像是还挺满意。”

此前江满和肖秀玲撺掇肖余粮去找那姑娘“增进了解”,后来悄悄问了,两人私下里应该是接触过,肖余粮说那姑娘性子开朗,看着挺能干的样子。

农村里的婚约,姑娘来婆家认了门,男女双方来往了,双方家庭红白喜事、逢年过节都走动起来,一般就不会再有退婚的事情,毕竟这样“半路退婚”,在农村很多人看来,对姑娘家名声不好。

不出意外,肖家明年就该准备办喜事了。

说话也没隔多久,赶在中秋节前几天,肖家托媒人去商量“小定”彩礼,说打算中秋节后,八月十六好日子接姑娘来“认门儿”,就算正经完成了订婚礼节。</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60章 高门大户 下一章:第62章 太阴了
热门: 在年代文里当神探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全世界都在等你心动 妖女乱国 冷情总裁爱上我 天生反骨[快穿] 七十年代穿二代 总裁的不伦情人 我在生存游戏里搞基建 总裁的替身前妻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