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黑马作家

上一章:第63章 远归远人 下一章:第65章 小人之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哎,这里边的事情真不是你想得那样。”姚志华正色道,“江满,先说好了啊,这事情你别瞎掺和,人家夫妻的事情,起码你别给人家横拦着。”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掺和啦。”江满说,“你以为肖秀玲就那么没主见”

姚志华:“这这里头真有事儿,陆安平也是个倒霉蛋,一路上也跟我说了一些,人还在我们屋里呢,等会儿我再跟你细说。你写信说的他姐和老婆来要小孩,根本没那回事。”

“怎么叫根本没那回事”江满把炒鸡蛋铲到盘子里,铲子在锅里当啷磕了一下,“我亲眼在场,难道还造谣”

“他说他不知道那件事,吴萍也不是他老婆,两人根本没结婚。这里头他可能也有些苦衷。”姚志华简单解释一句,“要不然你以为我真傻的带他一起回来呀我有那么笨吗。”

“苦衷个屁。”江满嗤之以鼻,一时又对这消息有些惊讶,要真是假冒结婚,这里头可就有趣了。“他一走三年,快有一年没来信了,连个话都没有,这总是真的吧你看看他,也没死也没残,没缺胳膊没少腿,三年没回来,苦衷个屁呀,说他渣还冤枉他了”

“不许说脏话。小孩在呢,跟你说几回了,你说话也得注意点。”姚志华瞪了她一眼,伸手把畅畅抱了起来。

江满看看畅畅,小姑娘两只黑溜溜的眼睛,在油灯的映照下亮晶晶的,不过这会儿她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大白兔奶糖上。江满缩了下脖子笑起来,心说小姑娘正在学话,还真不能教坏小孩子。

“小乖乖,瞧你吃这一嘴的口水。”江满伸手想去逗畅畅,小姑娘大约以为妈妈不让她吃糖,咯咯笑着把小脑袋趴在姚志华肩头躲开了。

江满指指姚志华:“赶紧给她擦干净。”

江满平常都不怎么敢给孩子吃糖,尤其是水果硬糖。不过姚志华刚回来,大白兔奶糖也不一样,这年代奶糖就真是奶粉炼乳做的,可没有香精奶精之类的垃圾东西。

江满笑笑说:“我平常说话很注意了,这不是让你引的吗。那他陆安平这次来,是怎么个意思”

“人家还不许回家了”姚志华说。被江满白眼一瞪,忙又笑道:“你还别不信,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说的。”

谁知道他是不是来骗孩子的

江满摇头慨叹:“这些人,媳妇都有假的,咱们小老百姓可看不懂。你呀可长点儿心吧,也别掺和,别叫秀玲姐为难。”

江满当时写信跟姚志华说这事,也只是考虑到陆安慧和吴萍背地里对付肖秀玲,怕记恨了她,万一再对姚志华下手。毕竟姚志华不像她们,赤脚不怕穿鞋的,她们赤脚,姚志华却不一样,姚志华正在读大学,想折腾他更容易些。

毕竟在江满看来,陆安慧先不说,吴萍那女人不能以常理而视之。

姚志华:“你想多了,就算你跟肖秀玲交情好,那女的又不是疯狗,也不该跑去沪城咬我吧。再说我就那么笨”一见江满斜眼瞟他,忙笑道:“我知道我知道,媳妇是关心我,媳妇护着我。”

江满:“想多了。我是怕你掉进人家的坑里,再弄个流氓罪、道德品质恶劣之类的罪名,退学开除事小,连累我闺女将来受影响,让人说她有个犯罪分子的爹。”

姚志华:……

江满说着话把盘子递给姚志华,姚志华没去接,忍不住伸手去捏她的脸:“啧,江满同志,你对自家男人可真有信心。”

“什么人呐,怎么就喜欢捏人家脸。”江满躲开他的爪子,没好气地瞪他。

姚志华手落了空,笑嘻嘻干脆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手感挺好,顺手还想再拧一把来着。

江满拍开他的手,同时他怀里的畅畅抬手往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小嘴一张凶巴巴地:“啊呜。”

“嗬,乖乖,这是向着你妈呢”姚志华惊奇又好笑地抱着闺女,“畅畅,我是你爸爸,亲爹。”忍不住对江满笑道,“我可看好了,将来我们家呀,你们娘儿俩是一伙的,我就是个被统治阶级。”

“你可以不被统治。”江满斜斜地瞟他一眼,“谁稀罕统治你了”

姚志华:“瞧见没畅畅,妈妈就是这么欺负人的,爸爸才可怜呢,你应该向着爸爸才对。”

他一手抱着畅畅,一手把红辣椒炒鸡蛋端回屋里,陆安平却没在,出去了。姚志华往大门口张望了一眼,心说两口子光顾着在厨房小声说话嘀咕,陆安平走出来都没注意,也不知能不能听到,让他听了去不知该作何感想了。

转念一想,反正他们也没讨论什么见不得人的坏话。

他抱着畅畅走出大门,一眼便看见陆安平站在肖秀玲的院子门口抽烟。姚志华咳了一声走过去。

“你说他们到底去哪儿了”陆安平说,“还带着个孩子,天都黑了,也该回来了。”

姚志华顿了下,心说江满肯定是知道的,就是两人说了这会儿话,他都还忘了问呢。

作为男人,姚志华其实还挺同情陆安平。不过有些事情,别人不是当事人,夫妻俩一别三年,再经过吴萍和陆安慧那么一折腾,肖秀玲现在十分抵触他,能不能复合还真难说。

客观来说,两人的生活也的确有很大差距,谁知道陆安平到底怎么想的。

“你也别急,我再给问问。”姚志华笑道,“估计江满跟你开玩笑的。”

“我没着急,就是有点儿担心,家里人都不在家,别是有什么事情。”陆安平见他抱着畅畅走近,就着墙上掐灭了香烟,忽然笑道:“要说秀玲那个性子,说她千里迢迢跑去外省相亲,不可能。”

“人总是会变的,再说她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生活,这几年可不容易。”姚志华听着他那笃定的口气,忍不住使坏。他示意了一下眼前两间屋黑咕隆咚的小院子,肖秀玲都一个人带着孩子搬出来了,在农村环境下,她的处境可想而知。

姚志华:“安平,不是我说你,夫妻长期两地分居很容易产生问题的。你一走三年,不是三天,也不是三个月,都没回来看一眼。我听江满提过,你们中断联系都有小一年了,中间发生那么多事,肖秀玲迫不得已才带着孩子一个人搬出来,不是你一句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陆安平沉默了一下,低低嗯了一声,却换了话题道:“你不也是夫妻两地分居我看你跟弟妹现在,说说笑笑挺合得来,一看就很恩爱。”

“我们俩呀。”姚志华笑笑,想说我们俩跟你可不一样。见他心神不属的样子,没忍心,便招呼他进去吃饭。

“畅畅爸你放假啦,哎,这是谁呀”隔壁老陈婶子端着猪食走出来,把猪食盆往猪圈矮墙上一放,走过来几步凑近一看,立刻惊讶地瞪大两眼叫起来,“你,你是杨杨爸你还真是杨杨爸呀。”得到确认叫道,“哎哟杨杨爸你咋回来了你回来干啥”

“……”陆安平顿了顿,“婶子,我回家来呀。”

“你回家你……”老陈婶子停了一下,憋了憋,到底没憋住,“你不是都在首都娶小老婆了吗,上回来的那俩女的,我们可都看见了呢,你这是……”老陈婶子想了想,一拍大腿,“你这是来要小孩哎哟我说杨杨他爸,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杨杨妈等了你三年,你小老婆都娶了,你要是再把小孩带走,杨杨妈怕是得跳井上吊了。”

陆安平脸色尴尬,忙说:“婶子,上回来的那女的,就是个神经病,跟我没什么关系,我没跟别人结婚,我这在外头工作几年,回来找媳妇孩子呢。”

“真的”老陈婶子将信将疑,“那俩女的,打扮得可洋味了,不是你小老婆”

“没有的事。”陆安平说,“老陈婶子,你这人最热心了,别人要是乱传,你可得帮我说说清楚。我这好好的娶妻生子了,杨杨都这么大了,哪来的小老婆呀,没有的事,那女人自己脑子有病。”

“真的”老陈婶子说,“哎哟你可不知道,人家都说你坏了良心,当陈世美了。”

姚志华看着陆安平,虽然天色将黑光线昏暗,都能感到他浑身上下那种尴尬了。

姚志华于是开口笑道:“婶子,你看人家这不是回来了吗。”然后话题一转,“婶子,我看你家这两头猪很大了呀,得有两百斤重吧婶子你可真会养猪。”

“那是,足有两百斤。”老陈婶子立刻被他带歪了话题,笑着指指猪圈,“你看我这猪喂得多好,这眼看要过年了,能卖不少钱呢。”

姚志华于是跟她聊了两句猪,赶紧招呼陆安平回去吃饭。

陆安平跟着他走进大门,忽然问:“你说秀玲他们是不是回来了,在爹娘那边吃晚饭呢我还是去看看吧。”

“吃了饭再去吧,估计没回来呢。”姚志华道。他琢磨着,能早回来他媳妇就不会那么淡定了,再说要是正好吃饭陆安平去了,没准谁都吃不好,听江满说的那样,肖余粮保不准拿棍子揍他。

中午准备的面条,本来就剩的不多,自家两口大人都不一定够,现在加上陆安平,江满就放了肉丝、菠菜做成稀稀的面汤,热了几个馒头,一碟鸡蛋抱红辣椒,又炖了一碗白菜豆腐。

吃过饭,肖秀玲家还没动静,陆安平说再去肖家看看,就自己走了。

江满出去洗碗,姚志华抱着小孩跟出来,悄悄问她肖秀玲到底去哪儿了。

江满:“陆安平叫你问的”

“他叫我问我就问他是我什么人啊,他又不是我媳妇。”姚志华腆着脸陪笑,“你好歹告诉我,肖秀玲今晚能不能回来,她能回来,陆安平睡大街都不关我的事了,她要是今晚不回来,我真得安排陆安平怎么住啊。”

横竖他们家没地方。

江满就说,肖秀玲一家走亲戚去了。肖大婶娘家大姐,也就是肖秀玲的大姨嫁在邻县,离得远,两天前大姨夫去世了,亲姐夫、亲姨父,所以一家子都去奔丧了。

“昨天早上走的,最少明天晚上才能回来。”

“奔丧啊!”姚志华那眼神,无语了一下,手指虚虚地点点她,“得亏你能编出来相亲。”

“我还真没说假,指不定就顺便相个亲呢。”江满说,“她大姨夫一把年纪,病了都好几年了,去世也不意外。倒是她大姨,一直想把她大姨夫的本家侄子介绍给肖秀玲,死了老婆没孩子,比肖秀玲大几岁,听说人不错,家里也过得去。之前提过一回,还叫她去相亲,肖秀玲推说路远没去。该到有缘,指不定这次去就成了呢”

“江满同志,我怎么就觉得你一门心思憋着坏呢”姚志华手指点点她,“得,我还是先带他去队长叔家坐坐吧。”

本来嘛,陆安平在村里当了七八年的知青,自己也说了要去队长叔家坐坐,姚志华笑道:“顺便看看队长叔有没有地方给他住一晚上。”

不多会儿,陆安平独自走回来,跟姚志华两人商量几句一起出去了。

江满收拾给小孩睡了,天有点晚了姚志华才回来,一回来就忙着洗漱,上床靠在床头躺着,看着被窝里的小孩就自己乐呵,捏捏脸,又从被子底下握着小脚丫玩。

“好不容易哄睡了,弄醒了你抱啊。”

“当然我抱。好不容易抱上闺女了,你可别跟我抢。”

姚志华一边把孩子小脚丫放在手心里轻轻地颠,一边嘀咕:“媳妇你可不知道,我们宿舍也有个跟我一样结婚有孩子的,整天念叨想孩子了、想孩子了,念叨得我一听就心烦。”

他抬头看看江满,笑道,“其实男人嘴里说想孩子,肯定也想媳妇了,就是想孩子好意思说,想媳妇他不好意思往外说。”

“理你。”江满斜眼,“弄醒了我抽你。”

“过来过来,过来抽啊。”姚志华笑眯眯叫她,张开胳膊,还抛了个媚眼。可真是应了那句话,人至贱则无敌,江满瞪了他一眼,索性不理他了。

江满自己洗漱完了,把火盆熄了关门上床,刚坐到床沿,有人就等不及了。江满推开他搂过来的手问:“怎么安排的”

姚志华知道她问的陆安平,先强硬地把人搂进怀里,两人一起靠在床头捂被窝,才说:“老队长安排到大队部去住了。”

“大队部有地方给他住”江满啧了一声,“我光听说大队部住了好几只野猫。”

“大队部不是有值班室吗。”虽然大部分时间都空着养老鼠。

姚志华一条胳膊搂着她,另一只手就越发不老实了,顺着衣领往里滑。

话题没聊完,江满捉住他的手,用肩膀碰碰他:“你老实跟我说,你知不知道陆安平这次来究竟打算干吗”

“我说你操的什么心呀。”姚志华抗议地看着她,“小别胜新婚,你数数咱都别了多长时间了”

“你不说算了。”江满嘁了一声,“大不了我明天提前去路上等着,给秀玲姐传个信,叫她先把杨杨藏起来,干脆也别回来了,让他自己凉着。”

“你呀你呀。”姚志华好笑地点点她,“别老把人往坏处想行不行。我一路上听陆安平那意思,他前两年各种原因没能回来过,这一年多压根就不在国内,不通邮,跟家里几个月都不能联系一次,更别说肖秀玲这边了。”

“出国”江满惊奇地翘起头,扶着他胸膛看他,“这年代他能出什么国去哪儿,坦桑尼亚,阿尔及利亚”

不怪她这么想,实在是建国后中西方很长一段时间壁垒分明,邦交密切的主要就是“第三世界国家”。

“你还真没猜错,去非洲了,去年冬季走的,在那呆了一年多。”姚志华对她嘴里吐出这些国家名词压根不在意似的,似乎一切都十分正常,看看她笑道,“他说他大学学的工程,六八年大学停课,家里出事,他父亲被关了生死不知,他就中断学业来插队了,七七年回首都,又回大学完成剩下的一年学业,毕业分配到首都铁路局,这些肖秀玲也都知道。去年被派去阿尔巴尼亚援建,两人通信就中断了。”

“他家里的安排”江满啧了一声,“还真舍得下本钱啊,非洲可苦着呢。不过往后也是个政治资本。”

“不知道,也不一定是他家里刻意安排,他们专业对口,他同学中也有好几个一起去的。”姚志华说,不过也不能排除有人故意做手脚,故意让他行程紧张,临到跟前才接到通知,都没法联系到媳妇孩子就上了飞机。陆安慧和吴萍肯定是抓住了机会。

“去非洲就一定苦了他这样的,大学生,工程技术人员,顶多画个图纸搞个测绘,统筹管理,比我下田干农活轻松多了。”

姚志华停了停,“有些事他也不好跟我怎么细说,就只说他去了非洲,跟国内没法保持正常联系,连肖秀玲的近况都不知道。我推测吧,他家里应该是有些不赞同他跟肖秀玲,他姐姐和吴萍,就趁着他不在国内搞点小动作,制造个误会之类想让他俩掰。你想想看,肖秀玲要是真信了,撑不下去改嫁别人了,陆安平就算回来,木已成舟他还能怎么着”

“那吴萍是他什么人,不是他后老婆”

“不是。这个我问了。”姚志华笑,“瞧瞧,我就猜到你肯定关心这个,我就旁敲侧击问了一下,陆安平说不是,不太愿意多谈,但是两人应该以前早就认识,住过一个大院的。”

结果大革命开始,陆吴两家老爷子都被关了,大三的陆安平悄悄来到姚家村插队,娶了肖秀玲。大革命结束后,两家老爷子也放了出来,吴萍也从下放农村回来,两家就觉着这两人正合适,本身形势还不稳,两家人处境微妙,结了亲,大概对陆吴两家都有好处。

至于肖秀玲,在别人眼里就成了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在这种情况下,陆安平一边还要继续完成学业,也不敢贸然把娘儿俩接过去。

“陆安平人在非洲一直联系不上肖秀玲,他接到通知很快就动身了,走得急。”他倒是留了信,还留了一笔钱,当时交给家里警卫员寄的,可是人家既然有心,怎么可能再让他寄出去。

姚志华说:“非洲不通邮,跟国内联系通信都是往返人员捎带的,小半年也不通信一回。他家里既然不赞同,肖秀玲写多少信也转不到他手里,两人就这么中断联系了。他一直联系不到肖秀玲,一直到前段时间,才听陆安慧说肖秀玲等不得他已经嫁人了,他就急慌了,又不知道真假,又担心孩子,趁着春节前接连打了几个报告,以病假为理由才提前回来了。”

“啧,还有这事”江满睁大眼,顿了顿然后嘻嘻一笑,“我说呢,怪不得我跟肖秀玲这么投缘,合着完全是同病相怜啊。同一个配方,同一个味道,连青梅竹马老情人都一个调调。”

“……”姚志华一噎,“什么跟什么呀,他们俩的事情,关咱们俩屁事。咱俩好着呢。”

他声音稍稍一高,身边被窝里畅畅动了动,发出一声含混不清的呓语。两口子赶紧伸手拍拍,江满拍拍小身体,姚志华就摸摸小脑袋,小孩吧唧吧唧嘴,翻个身又睡了。

“小乖乖,这是做梦吃啥好吃的了呢”姚志华看着小孩睡实了,嘀咕一句,翻身挤兑江满,“整天胡说八道,我看你就是闲的,来来来,来给你找点事情干。”

两口子早晨起来做饭,很有默契地就没准备陆安平的份——以队长叔那性子,肯定叫他去吃早饭。

姚志华烧火,江满炒了姚志华念叨的小咸菜,酸辣腌豆角,煮了三个鸡蛋,玉米青菜粥。

“畅畅吃什么”姚志华接过江满递来的咸菜碟子。

“鸡蛋,粥。”江满说,“她现在喜欢吃煮的鸡蛋,一顿一个,有时候能吃两个。”

“这个营养能够啊”姚志华看看锅里的粥,“家里现在又不缺钱,你们娘儿俩多吃点细粮,吃大米白面,小孩就得多吃奶粉、多买肉,我听说外国人都靠喝牛奶吃肉,长得壮。”

“有点文化行不行五谷杂粮营养才全面。”江满对眼前的大学生满是不屑,毕竟这年代的人们对吃的高要求也就是精米细面了,“你闺女还挺喜欢喝玉米菜粥的,秋天有荠菜她更喜欢,还喜欢吃红薯。”

姚志华顿时有点儿哀怨,他有钱,爸爸能挣钱,不差钱,怎么闺女偏就喜欢吃啥野菜红薯呢!

“沪城卖布已经不要布票了,我听同学说,肉票可能也要取消了。”姚志华指指畅畅,“你往后多买点肉给她吃,光吃菜不行,小孩不长胖。”

“你闺女也不瘦呀,昨天才炖了排骨粥。”江满看看畅畅,算是有点胖嘟嘟,再胖就成小胖墩了。

“对了,昨晚光顾着陆安平那些破事了,包里有我带回来的奶粉和蛋糕,回头拿出来给畅畅吃。还有巧克力糖,外国进口的呢,死贵死贵,我都没舍得尝一口。还有上次说的稿费,我都拿回来了。”

姚志华一脸得瑟,他的小说在国家最具权威的文学刊物《秋收》上发表了,三万多字,稿费给了两百八十二块半,巨款啊,这也是他爬格子以来最多的一笔稿费了,赶上普通人一两年工资。

“你上次写信说过了啊。”江满拿勺子搅锅里的粥,玉米粥容易粘锅,需要勤搅动。她想了想,历史已经跑步进入八十年代,再过几天就是八零年春节了。八十年代,文学不要太受追捧,文学艺术在这个年代光荣而又时髦。《秋收》是很多人心中的文学殿堂,毕竟跟其他刊物杂志不是一个档次,可以预见,姚志华要风光了一阵子了。

黑马作家姚志华着实风光了一把。

于是江满真心夸赞了一句:“名利双收,给你个大拇哥。”

“我怎么觉着你跟哄畅畅似的。”姚志华翻了个白眼,“江满同志我跟你说,我这次发表的这篇还真反响挺大,还有很多读者给我写信呢,没有我地址就写到杂志社去了,从杂志社一下子给我转来一大堆信,吓我一跳。”

“有女的吗,是不是女读者多”江满一脸兴奋。

“……”姚志华咬牙,“有,多的是,都是女的,都比你年轻漂亮。”

江满:“噗哈哈哈……”</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63章 远归远人 下一章:第65章 小人之心
热门: 他在云之南 全世界都在等你心动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总裁轻点我怕疼 总裁大叔坏坏爱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总裁有个心头宝 口是心非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粉黛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