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新打算

上一章:第66章 媳妇你得哄 下一章:第68章 报应不爽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年初七,陆安平收拾行李动身回了首都。肖秀玲的爹娘大约对这个女婿终究还是心软的,给他准备了一大堆路上吃的喝的,小陆杨则各种依依不舍。

江满和姚志华过去说句话,送了送,陆安平提着行李,跟肖秀玲站在一起说话,两个人都微低着头,离得很近,说话声音很轻,似乎人家夫妻俩说话就是这样,温温存存的,连个大声都没有。可不像江满他们两口子,互相不怼就不能愉快地聊天。

也不知肖秀玲说了什么,陆安平就笑了,伸手拉拉肖秀玲的手,还轻轻晃了晃。抬头看见姚志华和江满两口子四只眼,忙又松开。

“天冷别出去了,你跟杨杨在家呆着,叫余粮我去镇上坐车。”他走出几步,抱起跑过来的小陆杨,“杨杨,在家里听话。”

“爸爸,那你什么时候再来”

“嗯,”陆安平顿了顿,“等你想爸爸了,爸爸就来了。”

小陆杨五岁了,可不好忽悠,撅着嘴:“那我要是明天就想你了呢”

“那就……给爸爸写信,你说,叫你妈妈写。”陆安平拍拍儿子的小脸,“我一准尽早回来,爸爸保证,说话不算话是小狗。”

姚志华帮他拎了下行李,站在门口看着肖余粮把毛驴车赶过来,爬上车慢悠悠走了。

江满本来担心小陆杨会不会追车哭闹,结果发现人家这一家子都是淡定派的,小陆杨站在门口,挥挥手再见,小大人似的。

江满陪着肖秀玲进屋,忍不住问她:“秀玲姐,你俩,这次既然他回来,怎么不把证扯了陆安平他就没提”

“我跟他,扯不扯证有什么两样”肖秀玲说,“扯什么证他倒是想呢,他那边还一个未婚妻呢,我跟他扯的什么证。”

“未婚妻个屁。”江满服了这两口子,忍不住吐槽道,“杨杨都五岁了,连个户口都还没上。我还就不信了,你们俩把证扯了,合法夫妻,不就安生了吗。”

“我嫌麻烦。”肖秀玲说,“江满,我知道你关心这事,可是我跟他要领结婚证,挺麻烦的,他从非洲一路回来,要扯证,还得先回首都拿户口、拿介绍信,指不定再跟他家里和吴家纠扯半天,完了再千里迢迢跑回来。而且我们户口又不在一起,隔着省、隔着首都,还不知道究竟应该在咱们当地领,还是去首都领,得先问清楚,你看一时半会的,哪里就能扯上了”

忘了这年代繁琐的异地登记程序了。要这么说,还真不是跑一趟民政盖个章的事。

“哎呀你就别操心了,我跟他,有证没证能怎么样”肖秀玲说,“不急这一半天的,抽出手来再说。”完了顿了顿,居然笑道,“要是一年两年还弄不好,你信不信,我就随便给杨杨找个野爹,扯证上户口,横竖不能耽误我儿子。”

“你这话,跟陆安平说去,你吓唬不着我。”江满白了她一眼,也是服了肖秀玲这个心性。

之后就恢复了一两个月一封信,时不时寄点钱来的状态。陆安平跟姚志华习惯不太一样,畅畅小,姚志华喜欢往家里寄东西,赚了稿费都是放假带回来。陆安平寄东西来相对少,一般就是寄钱。横竖他寄钱回来没别人争。

姚志华骑车把陆安平送到镇上坐车,回来以后自己再窝几天,再享受几天,好好陪陪媳妇孩子,又收拾行囊走人了,肩膀扛着他那的大行李包,手里还拎着个大编织包,里头辣豆酱、炒花生、小咸菜,还有熟红薯干,一边费劲扛起来,一边嘀嘀咕咕抱怨他那些个舍友都是贪吃的蝗虫。

也是这一年,八零年春天,生产队开始包产到户了,上头还专门来了工作组,丈量土地,开全体社员动员大会,把田地分给各家各户承包。

因此江满这个大队会计也忙得够呛,因为春耕还没有正经开始,农活不忙,她忙起来了就经常让肖秀玲帮忙带畅畅。

小陆杨上育红班,肖秀玲本身也稀罕软嘟嘟的小女孩,就背着抱着畅畅到处玩,给她弄各种吃食,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她闺女呢。

一口气忙了半个多月,全村的田地都分到了各家各户,江满瞅着自家分的地,她怎么种笑嘻嘻去找肖秀玲。

她说:“秀玲姐你帮我出出主意,我跟畅畅两口人分了四亩半地,我怎么种啊”

肖秀玲素来知道她那个德性,农活是不想干的,别说畅畅那么小,这两口子半点委屈也不肯给孩子受,尤其这两年看着两口子不事生产,手头上倒半点也不拮据。

外人看着他们家除了江满当个会计,就没别的收入了,可肖秀玲整天跟江满相处,却是知道的,这家两口子不高调,却也不差钱。

于是肖秀玲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说:“你想怎么办你要是说种,那你就种,耕地耘田这些需要牲口的活儿,让我爹娘帮你。你要说不种,咱村后头老杨家,不是去镇上开饭铺了吗,他把地给他堂哥种,他堂哥家负担他家公粮,一年再给他一亩地八块钱。”

“我不要钱,跟谁还要钱呀。”江满笑嘻嘻道,“负担我家的公粮就行了,给钱还不如一年给我两袋粮食来的实惠。

“你要这么喊,村里一百家来争的。”肖秀玲指指她,“你呀,我知道你那意思,让我爹娘种吧,叫他们每年给你两百斤麦子,两百斤玉米,有杂粮啥的再给你一些,你看行不”

“这可太行了。”江满笑道,“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没好意思先开口。”

八零年暑假,江谷雨在县医院生下下了儿子刘文浩,长得跟刘江东一个模样。

姚志华那时刚刚放暑假回来,江满就把畅畅交给他,自己提前赶到医院陪谷雨待产。

虽说是至近亲戚,可因为一直没机会,这还是江满第一次见到江谷雨的公婆,公公略显严肃,婆婆身材瘦小却很精神,五十多岁,看上去就是个爽利性子。

江谷雨的婆婆要上班,江满本打算留下照顾谷雨坐月子的,可接回家一看,人家婆婆连保姆都请好了,婆婆还一再表示,单位近,她每天下了班就过来,能照顾过来。

江谷雨说:“姐,你就放心吧,请的这个保姆是我婆婆老家亲戚,干活挺利索的,人也不错,我婆婆下了班就过来,真不用你担心,畅畅那么小,你放在家里给我姐夫,他一个大男人带孩子哪能行。”

“那是你不知道,现在跟她爸可亲了呢,爹是亲的,娘可能快要变成后娘了,有时候会治她。”江满嘁了一声。

两岁的畅畅虽然说话句子还不是太完整,基本上能表达自己的意思了,自从姚志华放假给她扛回来一大包零食玩具花裙子,小姑娘就被哄过去了,现在她爸爸是好人。

“那么点小孩,你治她干啥呀。”江谷雨嗔怪。

“开始淘了,还有小脾气了。”江满道,比如不愿意刷牙,还比如把洋娃娃丢进水缸里,说给娃娃洗澡澡。

江满一说,江谷雨忍不住就想笑,看着新生的小毛头笑道:“姐你回去跟畅畅讲,她多了个小弟弟。”

江满在刘家住了两宿,陪着江谷雨生下孩子,接产妇和孩子出了院。结果呢,人家啥也不用她干,还做饭炒菜招待她。

江满一看,自己留在那儿反倒像个客人了,尤其畅畅留在家里给姚志华,她根本不能放心,干脆又回来了。

江满亲身体会了一次什么叫“交通不便”。刘江东送她到车站,坐车回到镇上,老旧的客车,乡村土路,车屁股拖着一道灰尘,一路晃悠着晃得她头晕,胃也不舒服了,琢磨着下了车恐怕还得一路走回姚家村,顿时觉得头更晕了。

结果她一下车,便看到路边树荫下两张熟悉的笑脸,姚志华骑在自行车上,长腿支着地,冲她笑得一脸吊儿郎当。车前梁的藤编小童椅上,畅畅穿着橙色棉布的小裙子,浅麻色软布的遮阳帽,手里拿着根冰棒,一看见她从客车上下来,便高兴地张着小手喊:“妈妈,妈妈。”

“怎么给她吃冰棒!”江满顿时有点急了,“拉肚子怎么办”

“这么热的天,吃一点不碍事。”姚志华说,“没事儿,我们畅畅没那么娇气。”然后挤挤眼,凑近她耳边小声地,“看人家吃她就要,也不好硬不给呀,她还不知道吃几口呢,瞅她不注意我两口就帮她咬光了。”

“……”江满好笑地直点头,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来接我走的时候不是说,可能在那边照顾谷雨几天吗。”

“不知道你回不回来,我们看着也到饭点儿了,就骑车来镇上转悠,你要不来,我跟畅畅我们爷儿俩就去饭店,吃香的喝辣的,回去也不用做饭了。你要是来了呢,那我们就顺便行行好,接你回去,省得你半路上让黄狼野猫叼了去。”

这家伙就贫吧,江满斜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江满爬上自行车后座,三口人又去了一趟镇上新开的杨家小饭店,买了两斤芝麻烧饼,两样卤味,骑车优哉游哉披着夕阳回来。

“形势可真快,都准许私人开饭店了。”姚志华感慨一句。私人的饭店,比公社饭店还便宜,态度更是热情多了。想想公社饭店那几个中年妇女的服务员,脸比凉粉还凉。

开饭铺的老杨头,原本是公社饭店做吊炉烧饼的,曾爷爷那辈开始的手艺,在公社饭店干了这么多年,退休了,搞活经济了,个人也可以开店做生意了,勤快的老杨头一合计,搬出祖传的大吊炉,镇上弄个门脸儿,做几样卤味小菜,就开起饭店来了。

“这烧饼烤得真香。我跟你说,我看老杨家饭铺就这么开下去,用不了几年就该发了。”江满一手搂着姚志华的腰,一手扒着他肩膀,从他胳膊下伸头看看前边小童椅上的畅畅,小姑娘手里拿着一小块烧饼,吃得津津有味。

“注意下,别给她卡到。”

“卡不着,我看着呢,咱们畅畅小牙都长出来了。”

“哎,畅畅啊,你妈要不是带着你,早该挣大钱去了。”江满伸手扶了下畅畅的小凉帽,顺手戳戳姚志华,“哎,跟你商量个事儿,村里这个会计我不想干了,现在大包干取消工分了,村干部一个月贴补那几个钱,都不够我们畅畅买饼干吃的。”

“那就不干啊。”姚志华道。眼下包产到户,村干部明面上也没啥工资,一个月十块八块的贴补就不错了。

别人当村干部有没有油水不好说,可眼下在姚家村,正直公道的老队长还在位,又摊上他媳妇这么个不稀罕贪污那点小钱的会计,是真没啥油水。

“包产到户了,也没人再能说我们白吃了生产队的粮食,你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算。”姚志华想了想,“横竖你也干不长了,明年我毕了业,我们就该搬走了。”

“说得好像你一毕业就能挣一座金山似的。”江满沉吟一下,“我这两天在县城照顾谷雨,没事就琢磨了,我想带着畅畅搬去县城,租个房子做点儿生意买卖,闭着眼睛也赚够我们娘儿俩花的。”

姚志华刹了下车,两腿支着把自行车停住,扭头问:“你说要干啥”

“我说,我想带着畅畅去县城开个店,离谷雨也近不说,闭着眼睛也赚够我们娘儿俩花的。”

“我缺你们娘儿俩钱花了”姚志华嘁了一声,“你呀你,咱们现在缺不着饿不着,吃穿不愁,你带着个孩子,你还跑去县城租房子做生意你还想干啥呢,你哪来的那么多劲儿。”

姚大才子现在拽起来了啊,自从他那篇小说《心坟》发表后,用江满的话说就是一炮而红,加上他之前就发表过几篇小说和文学评论,如今好歹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都有杂志社主动跟他约稿了,每个学期学习之余,也不说多,混个三两百块稿费不成问题。

在县城时江谷雨还说呢,她一年的工资都抵不上姐夫发两篇文章赚的稿费。

暴富不可能,写作这东西慢工细活,再说姚志华也不是专职作家,也就是刚刚崭露头角的青年作者,他还得正常完成大学学业。可是这些钱用来养家,养他媳妇孩子,绰绰有余了。

“等你毕业还得一年半吧,我就这么一直在家呆着”江满道,“你懂什么,钱还有嫌多的现在是干点儿什么都能挣钱。”

“我没说不给你挣钱。”姚志华慢悠悠蹬起车子,“来,咱们说一说,你开个什么店开饭店饭店挣的就是个辛苦钱,忙死累死你。”

“我也没说要开饭店啊。”时下人们毕竟还穷,饭店烟熏火燎的,包子馒头撑不起高消费,的确就赚个辛苦钱。

江满说:“真要干,就得好好琢磨琢磨,可行才行,比我开个服装店,不那么忙,能照顾小孩。我跟你说,姚志华你还别不信,现在摆个地摊都照样赚钱。”

“我知道。咱这小地方,私人做生意买卖还少,你去沪城看看,市面上见天不一样了。”姚志华说,“可是现在你怎么干畅畅现在才两岁,还不能上幼儿园,忙起来小孩照顾不上,娘儿俩一起挨累受屈。再说你这样年轻漂亮一个女人家,我又不在,开饭店难免遇上居心不良的那种,你不怕我还怕呢。”

“说正经呢。”江满无奈又好笑地推他。

姚志华:“就说正经呢,谁家有个漂亮媳妇搁在家里能放心啊,别说还跑出去做生意了。”

“姚志华你大男子主义啊。”江满不满的地嗔怪,“怎么着女人出去挣钱,影响你大男人的面子,影响你男性尊严了”

“我大男子主义我心疼你也错了”姚志华扭头瞥她一眼,鼻子里哼哼,“狗咬吕洞宾。你呀,你这就叫,没良心的。”

前边童椅上的畅畅慢悠悠来了一句:“没良心的。”

“……”两口子停顿五秒,然后,姚志华爆笑,江满则是哭笑不得。

两岁大的孩子,什么也不懂,什么话都跟着学,也是服了。

“听见没你闺女说的。”姚志华笑着哄道,“畅畅,你说,江满同志是不是不讲理知道你妈叫什么名字吗叫江满。”

“江满~~”畅畅奶声奶气地拍着小手学舌,停了一下自己又来了一句:“志华~~”

这下轮到江满爆笑了。

姚志华偏还认真上了,他还挺得意,你看他两岁的闺女也没人专门教,都知道爸妈叫什么了,多聪明呀。

索性絮絮叨叨又教了几遍,爸爸叫姚志华,妈妈叫江满,你叫姚畅畅。

“我说,你这两天都带她干什么了”江满去县城两天,就担心姚志华照顾不好小孩呢,现在一看,起码小裙子挺干净的,出门还知道给戴上凉帽。

“我们这两天,玩呗,什么好玩玩什么,哪儿凉快往哪儿去。”姚志华说,“我们一早还去大场边上捉嫩知了,还采了好多金针花,回去开水焯一下,炒了吃。”

三口人披着夕阳,慢慢悠悠骑车走在乡村土路上,姚志华想到刚才的话题,就认真劝道:“江满,我知道你想有个事情干,可是你再急,也得等畅畅上幼儿园吧等我毕业分配,畅畅三岁半,正好能上幼儿园,你也能抽出手干点什么,我们一家子就稳定下来了。”

他说的这些也是实话,其实江满自己也在想,找个什么相对不太忙,能让她分神照顾孩子的,所以才想到服装店之类的,顾客不会太集中,相对不会太累,除了出门进货需要克服一下。

挣钱是好,但孩子肯定第一位。

说实话,自从这个小祖宗会走路,她眼睛就不敢离开五秒钟。小姑娘干啥都懒洋洋慢悠悠的,却是个闷头行动派,转个身的工夫,就把小鞋子脱掉了,把鞋子套在板凳腿上,说要给板凳穿,自己光着两只小脚丫直乐呵。

这就罢了,关键有时候会搞破坏,一卷卫生纸她能从屋里拽到门外去,后边拖着长长的一条,被江满看到了虎着脸训她,人家还一个劲儿高兴。

“那你分配会去哪儿”江满问。

“这谁知道啊,服从分配呗。”姚志华想了想,“我们私底下也讨论过,学校里也有说法,因为这十几年人才断档,我们这一届学生,可能会有几个留校的名额,能争取留校当然是最好的。所以我剩下这一年半,也不能光想着写小说挣钱了,学习成绩上也得下点儿工夫。就算分配,像我们这样的学校毕业,横竖也差不了。”

“那这样啊,你记着,能留校最好,不能留校的话,能在沪城就在沪城,能去省城不去地市。”江满说,“反正一个原则,能在大地方不去小地方。”

“这是肯定的了,我又不傻。”姚志华悠哉悠哉蹬着自行车,笑道,“要不然,你们暑假后干脆跟我去沪城吧先租个房子,离我学校近点儿方便照顾,也省的你整天想东想西的,反正我们现在攒了点钱,我再多赚点稿费,这一年半生活上问题也不大。不过呀你要想开店,畅畅这么小还是,我反正不赞成。”

“我倒是想去呢,可是你现在没毕业,眼下户口政策还那么死,我们去沪城别的不说,二等外来人口,处处不方便,没有粮油关系,吃一粒米都得吃高价的。沪城那地方不是别地儿,我们手里是攒了点钱,可也经不住那么花呀。”

谢谢这年头感人的物价,她手里这两年攒下的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六七百块钱,是她预备姚志华毕业分配后的安家费和她开店做生意的本钱。

江满摇摇头,“没有户口,畅畅去了估计也没法进托儿所,你得上课,我一个人带着她,要是不能挣钱就只能当米虫了,缺钱的话,你再把精力都用来爬格子赚钱,影响你成绩不划算。再说你这也不确定分配去哪儿,我现在去沪城,就算把店开起来吧,一年多时间还不知回没回本呢,说不定你一毕业分配我们又得搬家了,这么一想划不来。”

“啧啧,听听我媳妇,知道体贴我了啊,处处替我打算。”

“美得你,我那是怕委屈着我自己。”

两口子这么说说笑笑聊了一路,有些事横竖也急不来。一个暑假三口人过得好不悠哉,姚志华每天看书爬格子,带孩子玩,江满收拾家务、琢磨吃的喝的。

一晃暑假过半,阳历八月初,吃过早饭洗完衣服,一家三口加上小陆杨坐在梧桐树下吃香瓜呢,有人敲门。

“门没闩,进来啊。”

姚志华应了一声。农村人嗓门大,都是边敲边喊,少有这么客气斯文的,姚志华一边答应着,一边留心就起身去看看。

小陆杨比他动作还快,咕咚咕咚跑过去,先把门拉开了。

“……爸爸。”小陆杨站在门口愣了下,本能地扭头去看姚志华。

“哎哟,安平啊。”姚志华走过去,顺手拍拍小陆杨的头,“杨杨你爸来了,赶紧让他进来呀。”

小陆杨反应过来,忙拉开门让陆安平进来。

小孩这种反应让陆安平莫名有点难受,他春节后一走,又有几个月没来了,儿子看见他也不亲,倒像是他姚志华的儿子了。</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66章 媳妇你得哄 下一章:第68章 报应不爽
热门: 梧凰在上 向死而生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新婚燕尔 晴天遇暴雨 总裁大人轻一点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在豪门当猫的日子 总裁的不伦情人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