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猥琐的家伙

上一章:第69章 找爸爸 下一章:第71章 媳妇你有种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车窗外黑漆漆一片,天还没亮呢,年轻的列车员微笑道“您回去休息吧,卧铺的乘客,到站之前我都会去通知叫醒的。”

幸好先没叫醒畅畅。于是江满微笑致谢,回去脱掉鞋子和棉袄,斜靠在铺位上继续眯眼睡觉。没睡着,车窗外天色渐渐天亮了,晨光中看见了路旁的农田和树木,偶尔闪过的村镇房舍。

江满看着手表,六点半了都,列车员一直也没来叫她,干脆坐起来,穿好衣服坐在铺位上等。

她才起来没几分钟,畅畅就有了动静,小胳膊动了动,小短腿往旁边划拉两下,没触到妈妈,眼睛眨呀眨呀睁开了,有点懵懂地看看周围,刚睡醒的小嘟嘟脸,红扑扑让人想咬一口。

“乖乖,醒了”江满笑着拍拍小姑娘的脸蛋,“醒了就起来吧,醒醒困妈妈给你穿衣服,我们快要下车了。”

“爸爸。”小姑娘可没忘了此行的目的。

“对,等会儿下车,爸爸就来接我们了。”江满说,把棉被给她围好,披上小棉袄,让小姑娘坐在被窝里先醒困适应一下。

结果给畅畅穿好衣服,娘儿俩洗漱完了,又给畅畅冲奶粉泡了几块钙奶饼干喂完,火车还在哐哧哐哧,哐哧哐哧

等到火车进站,江满瞅了一眼手表,差几分钟八点了。

而接站的姚志华,等得脖子都伸长了,才终于看见娘儿俩从出站口出来。江满肩上挂着个行李包,手上还拎着一个,另一边手上抱着畅畅,随着人流走出出站口。

人多又挤,她不敢把孩子放下来,便显得有些吃力了。

“媳妇儿,这里。”姚志华招招手,赶紧迎着人群往这边挤。江满一眼看见他,便也笑了,放下行李包,指给畅畅看。

“畅畅,小乖乖,又长高了,爸爸来接你喽。”姚志华跑过来,先跟闺女自报家门,伸手抱过畅畅,连声感慨,“哎呦喂,你们可算是来到了。”

他看着江满,说真的有点意外。娘儿俩收拾打扮得都十分齐整漂亮,江满穿了件驼色的呢子大衣,黑毛衣,深色裤子,脖子上随便搭了一条浅灰色围巾,看起来也都是商场里普通的衣服,可穿在她身上这么一搭配,就是显得很有气质。

以前在村里,她都是一副家常的打扮,衣裳样式也不会多么出挑冒尖,随大溜儿,大约偏僻乡下的土裁缝,也做不出什么出挑的样式来。

可今天这么一收拾,即便是在这大沪城的火车站,人群中也并不落伍,反倒是因为她身材高挑、面容五官漂亮,再抱着个白白嫩嫩的小女娃,一眼看上去倒是比许多的城里女人还养眼。

“晚点,晚了两个多小时。”江满说。

姚志华想说,我等的哪是这两个多小时啊,我整整牵肠挂肚煎熬两三天了。

看着她虽然面有倦色,却收拾得清清爽爽,看起来娘儿俩一切都还好,不像是有什么事的样子,姚志华一颗心稍稍放回肚子里,话到嘴边却笑道“两个多小时太正常了。我暑假回来,路上说遇到什么事故,整整在半路停了四五个小时,车里闷罐子一样,差点没让太阳把我蒸熟喽。”

然后冲身后努努嘴“愣什么,拿行李。”

江满抬头看去,才注意到姚志华身后跟过来两个男青年,一个戴眼镜一个不戴,不戴眼镜的那个抢先跑过来,一手一个拎起江满的行李包,笑道“嫂子好。”

“你们好。”江满一边点头微笑,一边心说,这家伙接站还带小弟的

“嫂子,还有没有托运的行李了”戴眼镜的这时也走到跟前。

江满说没了,那人就冲着姚志华笑道“那我干吗呀,我帮你抱小宝宝吧”说着伸出一根手指去握畅畅的小手,嘴里说着“你好小畅畅,志华哥,你女儿真 可爱。”

“你抱不要你,认生。”姚志华抱着畅畅得意,闺女今天挺给他面子,都没认生不要他,到底是大一些了。

“我还寻思,我抱小宝宝,你好跟嫂子亲相亲相呢。”那青年笑嘻嘻地打趣。

“油嘴滑舌,别理他。”姚志华一手抱着畅畅,一手很自然地拉着江满,“这个,王辉。”指指不戴眼镜拿行李的那个,“钱小张。”

然后没好气地说道,“吃了你好几年的辣豆酱,总算还有点良心,主动要跟来帮你出苦力拿行李。”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她的手,拇指在她手心里轻轻挠了挠,摩挲着,面上却一派正经。

这个猥琐的家伙。

江满想想包里那两罐辣豆酱,心说早知道一路顺当,除了下车到出站口这一段需要她自己拎,她就多带几罐了。

“不光辣豆酱,嫂子寄来的那个熟红薯干也特别好吃,,我们都不太舍得吃,晚上看书饿了躺在被窝里吃几块,还抗饿。”赵小张笑着说,“嫂子,你都不知道你在我们宿舍,有多受拥护。”

“是吗。”江满笑道,“那可抱歉了,红薯干这次没带,下次做了给你们寄过来。”

“有辣豆酱就已经很满足了。嫂子你可不知道,钱小张听说你要来,今天早晨就买了馒头等着呢。”王辉笑道。

食堂菜毕竟要钱,味道也清淡,他们这些外省人一直吃不惯,有时候为了省钱,就光吃馒头夹辣豆酱,尤其像钱小张这样家境不太好的。

王辉就跑去跟钱小张分了一个行李包,嘻嘻哈哈走在前边。江满跟着姚志华,随着人流出了火车站。

她站在站前的台阶上望去,阳光很好,阳光下一片灰突突的建筑都不高,门前的路上人来人往,台阶下边还有挑着担子卖麦芽糖、卖炒花生的小贩。

原来八十年代初的沪城火车站是这个样子。

“走吧。”姚志华一手抱着畅畅,一手拉着江满,“我们先去找个住处,还是先去吃点东西我寻思你们在车上怕都没吃好。”

“先去找个住处吧。”江满说,“我们车上吃了东西,还行,不是太饿。”

于是又坐了好一会儿公共汽车,拿着介绍信,住进学校不远的一个招待所。

王辉和赵小张把他们送到招待所以后就先回去了,姚志华和江满把东西放好,洗漱收拾一下,三口人说说笑笑下楼去吃早饭。

姚志华的学校位于老城区,周围都是居民区,一条条窄窄的小弄堂,民国怀旧的石库门建筑,穿着臃肿的棉睡衣的买菜妇女,衬托在灰色调小弄堂的背景下,别有风情。

江满回想起一百年后这里将发生的巨变,明明熟悉,却又陌生,根本联系不起来,要不是知道自己置身何处,她还真认不住来了。

居然还有路边摊卖早餐的,半边铺面,铺面外边放了几张桌子,已经过了早餐的点儿,没别的人,服务员姑娘系着花围裙笑盈盈过来招待。

“吃什么”一家三口挑了张小桌子坐下。

“油豆腐线粉汤,生煎馒头,再要一份小馄饨给畅畅吃。”江满以前对沪城特色美食挺喜欢的,想都不用想,随口点了两样,看看姚志华,“你吃什么”

“我”姚志华说,“要论吃,我听你的。”笑嘻嘻让服务员也给他来一份油豆腐线粉汤。

“你不会没出来吃过吧”江满问。

“出来过啊,”姚志华说,“小笼包我吃过了的。以前不是得去国营饭店吗,还得粮票。也就这年把,这条街新开了这么多小吃店。”嘴里说着,又招呼服务员“再来份小笼包。”

“点生煎了,你吃得完吗。”

“吃不完兜着。”姚志华笑道,“这个小包子皮薄肉汁多,畅畅 应该喜欢吃。”

服务员很快送来一笼小笼包,江满拿了小碟子,夹了一个试试不太烫,就把筷子给畅畅。小孩坐凳子有点矮了,够不着,姚志华随手把畅畅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看着她吃包子。

小姑娘咬了一口,大人样地点头评价“嗯,好吃。”逗得她爹妈一起笑了。

“你尝尝。”姚志华递了双筷子给江满,江满接过来却放在一边,说也不是太饿,想等着先喝口热汤。

线粉汤和生煎还要稍等,夫妻俩一边照应孩子吃小笼包,一边就聊起了行程。

“你们怎么突然来了,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弄得我这两天还一直担心呢。”姚志华笑问,“想我了”

“美得你。”江满撇撇嘴,故意笑道,“听没听说过查岗我寻思偏不先告诉你,搞个突然袭击,抓抓你那女朋友、小老婆之类的。”

“这样啊。”姚志华啧了一声,瞧一眼专心吃包子的闺女,便笑道,“那我回去叫她们先藏着,别让你抓到。”

“她们”江满失笑,“合着还不止一个啊”

“那是,一大堆呢。咱老姚是什么人,有本事,要找都一堆一堆的。”姚志华斜眼瞟她,说着还暧昧地眨眨眼。

几个月不见,这家伙的脸皮又精进了啊。

江满自觉敌不过,便跟他说起这一趟干啥来了。

还真不是她现起意,她本来也是有打算,要带畅畅来玩,小孩大一点了,姚志华毕业还不定分配在哪儿呢,趁着他还在沪城,带着孩子来旅个游也挺好,可她并没有打算这时候来,大冬天,已经腊月初了,临近年关,天冷,车也挤。

“我本来还盘算等你寒假开学,跟你一起来玩几天,小孩也开开眼界,或者干脆等春暖花开,天气好了呢。前阵子村里不是搞干部冬训会吗,我这个不积极的反正也没事,就抱着畅畅去点个卯,老队长就说,上边要富民了,想给村里找点儿说什么项目。”

搞什么项目啊,没头苍蝇似的,贫困闭塞了许多年的小乡村,两眼一抹黑。那段时间看见报纸上,沪城这边15号开始有个为期五天的招商会,也是触发了老队长心思的引头。几个土包子就寻思着,好歹也得知道外头啥东西好卖吧,一合计,干脆,派人去看看,美其名曰南巡考察。

“派谁呀,合着就我最合适了,好歹你在这边,我来了也有地方奔,说我有点文化识几个字,不至于没头乱闯。”

服务员送上来两碗油豆腐线粉汤,江满便停下来,说了声谢谢,服务员大约没想到,赶紧说不用不用,小跑着又把他们的小馄饨和生煎送来。

两口子便暂停了话题,姚志华去拿了小碗,把大碗里的小馄饨舀出来一个,试着不烫了给畅畅吃。

不是自夸,他们家闺女吃东西绝对有模有样,认真极了,嫩的小胖手抓着勺子,舀起一个小馄饨,还撅着小嘴巴先吹了吹,不急不躁地送进嘴里吃完,再喝口汤。

江满喝了几口线粉汤,一边夹起一个生煎,一边跟姚志华继续聊。

“队长叔现在官名变成村长了。”包产到户,生产大队的叫法改了,现在叫姚家村村委会,大队长变成了村长。不过村里人这么多年叫习惯了,比如江满,还是队长叔、队长叔地喊。

“要不是这阵子腰腿疼,队长叔自己还打算来呢,本来还打算带姚大军来,他不能来,又不好让姚大军一个青年男人跟我一起,就干脆打发我自己来了。”

“合着你们娘儿俩不是想我了,”姚志华表示失望,“公务来的,失敬失敬。”

“那是。”江满笑不可抑,“队长叔说了,来回路费给我报销,再算我五天的住宿费,别的就得我自理了。我一听,好事儿啊,赶紧就答应了。”村干部,当时也没有“伙 食补贴”的概念,江满本来也不计较,也就干脆没提。

“队长叔说,他当了大半辈子队长,姚家村也穷了大半辈子,就指望子孙后代别这么穷下去了。办完这件事,我琢磨顶多一两年,老村长大概就想退了,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算多好,老说腰腿疼。现在都已经开始培养接班人了,姚大军。”江满说。

江满前世孤儿,就是个冷心冷肺的,她反正也不会在姚家村一直呆下去,自认也不是“农村致富人才”,也就根本没有什么“带领乡亲脱贫致富”的念头。然而自从她来的这几年,老队长和队长婶对她照顾有加,连孩子出生都是队长婶去陪产的,是第一个抱畅畅的人,把畅畅从医院抱回家,可以说是有恩于她了。

所以老队长既然临卸任前有这份心,江满也就不好推辞。

“那你怎么打算”姚志华问。

“我哪来的什么打算,先看看呗。”

江满心说,她前世是投资行当起的家,几经起落,给自己打下一片天地,一直也没做过什么实业,接触农村农业更是不多。即便现在,缺资金少技术,也因此老队长才空有这份心,一时半会找不到出路。

“要我说,种果树、搞养殖,怎么都比光种那几亩玉米、小麦强。”姚志华顿了顿,得瑟,“媳妇儿,不是跟你吹,要是我没考大学还呆在姚家村,我肯定能带头发家致富。”

“你是你。你们村除了你,还有谁高中毕业的初中的都少找。就算你有资金,技术呢销路呢姚家村地方那么偏僻,交通又特别不便,真要做点实事,哪有那么容易的。而且不是我瞧不起人,将来姚大军这个接班人,我看魄力能力不如老队长。”

“农村的事,是真的不好弄。”姚志华点头,可也是。姚志华说,地方偏也没人去投资办厂啊,前怕虎后怕狼,关键还没人才没文化,最稳妥的,也就年轻人出去打个工了。

江满道“再说了,村里人现在的思想,务农是根本,种粮食是根本,你一时半会是改不了他们的观念了,他们种了一辈子粮食,可不会轻易敢去种果树,更怕赔钱,人穷志短,赔上一回就缩回来再也不想干了,指不定还得骂谁让他们种的。我听着老队长他们商量,也无非是打算找点儿什么能出工出力的。我一时也没有头绪,有个想法,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等回去给你看看。”

江满解释完,美滋滋咬了一口生煎,皮薄酥脆,肉汁鲜味十足,多长时间没吃这口了她满足地嘘了口气,叫姚志华,“来点儿醋。”

姚志华也在吃生煎,好吃,美滋滋咂咂嘴,心说果然还是媳妇会吃啊,赶紧夹起来给闺女喂了一口,畅畅蠕动小嘴巴吃了,似乎更喜欢汤汤水水的小馄饨,低头吃她的小馄饨了。

姚志华吃掉嘴里的生煎,去柜台旁边拿醋壶倒了一小碟醋,看见有辣椒油,又拿小碟子舀了两勺。

“这家真不错。”他放下小碟子,有样学样地夹着生煎蘸醋吃,蘸了点辣椒油,咬一口笑道,“就是这辣椒油,可不如你做的。”

“那是你吃惯了。”江满说。

“我舍友同学都说你做的好吃。”姚志华喝口汤,夹起一块油豆腐吃,“哎你说,要是办个做辣豆酱的小厂,拿到大城市卖,一准受欢迎。”

“我其实想过,不现实。”江满抬头问他,“你有钱投资办厂需要罐装设备,要保质防腐,我也不懂那些技术。”

没有防腐保鲜的话,夏天她都不太给姚志华寄辣豆酱,光靠油和物料,不沾生水,顶多能保存半个月,冬天当然不担心,可做商品辣豆酱就不一样了。

“而且咱们这个辣豆酱,要想保证味道,用的就得是村里自家手工做、开春太阳晒出来的豆酱,你应该也知道那种做酱方法,工艺上很难大批量生产,也不好保证质量 。而且辣豆酱的炒制方法也不复杂,只要保证用料,你能做,别人也容易仿制,你没有优势。”

“哎,我还真没想那么多。”姚志华想了想,笑道,“我说江满同志,我发现你这脑子还真挺好用啊,考虑事情特别周全,方方面面都先想到。”

空有一份热情,不能务实,恐怕只会办坏事。

“那是。”江满看着他,笑嘻嘻的,“写文章我不如你,真要搞项目、干个什么具体的事情,你未必如我。”

“媳妇能干,媳妇历害。”姚志华笑嘻嘻给她夹了个小笼包,看着她笑道,“今天打扮得也好看。这件衣裳才像你穿的。”

“在永城买的。这不是到你这儿来了吗,不是怕丢了你姚大才子的脸吗,万一再遭人家嫌弃呢”江满调侃的口气。

“这话说的。”姚志华笑,“你可不知道,刚才王辉和钱小张还跟我说,你跟他们想象中不一样,跟我夸你漂亮好看呢。”

低头看见畅畅抓着小勺子,黑眼睛乌溜溜地看着他,姚志华赶紧说“畅畅也漂亮,我们家宝贝畅畅最最漂亮了。”

于是小姑娘看看他,慢条斯理低头继续吃她的小馄饨了。

“合着你同学想象中,你媳妇就应该是个丑八怪”江满打趣道,一边动手给畅畅往小碗里舀馄饨。

自告奋勇陪着来接站的两个同学,都比姚志华小上几岁,尤其赵小张比较活泼,嘻嘻哈哈地冲姚志华说,志华哥,你家嫂子,跟我们想象的不太一样啊,你家嫂子真漂亮,根本不像农村人。

姚志华当时说,你这是偏见,农村人怎么了你想象你嫂子能是什么样。

常理推测,江满带着孩子千里迢迢从一个偏僻的农村地方来,且不论长相美丑,别人想象中大约就是灰突突的农家棉袄,红头巾,来到大沪城,怎么都免不了漏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乡气。

不过被姚志华一反驳,钱小张可不会蠢到说出来,赶紧说,关键是嫂子特别漂亮,有气质。比他们班好多女同学有气质多了。

恭维得姚志华心里那个美呀,跟三伏天喝了冰镇汽水似的。

一想到这儿,姚志华便越发殷勤“媳妇多吃点儿,吃饱了咱先回去休息休息。”

“你不用上课啊”江满问。今天周六,可时下也没有双休,周六也是工作日,学生也要上课的。

姚志华说“这不是快期末考试了吗,今天主要是大自习。明天星期天,正好带你们出去玩。”

吃饱喝足,一家三口散步回招待所,姚志华抱着畅畅,让她扒在肩膀上,拍着她哄睡觉。

“在车上睡得还可以,我还担心她不适应呢,结果睡得跟小猪一样。”江满道,“估计现在也不困,她刚吃饱,你放她下来自己走,活动活动消消食。”

姚志华便把小孩放下来,领着她走,一边凑近江满耳边笑道“这闺女是不是不贴心,她要是回招待所睡一大觉多好。”

江满意会过来他说的什么,脸上莫名一热,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然而毕竟没什么威慑,看在姚志华眼里,反倒像带臊抛媚眼了。

两人暑假一别,又小半年没见了。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69章 找爸爸 下一章:第71章 媳妇你有种
热门: 妖女乱国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总裁的替身前妻 玉无香 总裁诱爱,强抢小妻子 满好感度的男朋友突然要分手 男主们都苦尽甘来(快穿) 全世界都在等你心动 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 旧欢新宠,总裁,你好棒!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