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媳妇你有种

上一章:第70章 猥琐的家伙 下一章:第72章 媳妇招眼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然而小祖宗却偏不如她爹的意,吃饱喝足还越发有精神了,兴致勃勃地东张张,西望望,处处看新鲜。看到一个扛着草把子卖糖葫芦的,便拉着姚志华:“爸爸爸爸,要。”

姚志华赶紧买了两串,江满刚喝了热汤,不太想吃这酸东西,于是畅畅小姑娘一手一串,高高兴兴地继续逛。

其实她吃糖葫芦,吃的就是外面裹的一层冰糖,留下山楂却也不太吃的,于是姚志华吃了一个,酸得龇牙咧嘴。

孩子不睡,孩子妈却困了,江满一路上照应孩子,也就没睡好,等回到招待所,就说要睡会儿。

“那你睡。”姚志华想了想说,“那我带畅畅回一趟学校,跟宿舍交代一声,顺便把辣豆酱给他们拿回去。”

“你带着她”

“带她去玩啊,不然在这儿她不睡觉,你也不能睡安生。”

其实畅畅跟他时间长没见了,刚熟起来,还不太愿意单独跟他出去,在姚志华许了一堆承诺、哄了又哄之后,终于张开手让他抱走了。

提着两瓶辣豆酱和一包炒花生,一手抱着闺女,姚志华悠闲自在地回到学校,还没到宿舍,就有遇上的舍友把东西接过去了。

姚志华干脆让畅畅坐在他肩膀上,扛着闺女参观他学校。

逛了一圈再到宿舍,报备了一声说最近几天不回来住了,在舍友们嘻嘻哈哈的揶揄玩笑声中,拿了洗漱用品和换身衣服走人。

赶上中午,下课的同学三三两两回宿舍区,遇上同班或者认识的,看见姚志华手里拎着一包东西,肩膀上还坐着个嘟嘟脸的漂亮小女娃,就纷纷围过来打招呼,姚志华便跟人家显摆这是他女儿,教畅畅叫叔叔、阿姨。

尤其女同学,看见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忍不住喜欢,各种逗她,有的还伸手要抱她,姚志华不想给人乱抱,就推说小孩怕生。

“志华,这就是你女儿啊,真可爱,长得像你。”一同学说。

“那是,人家都说像我。”姚志华半点也不谦虚。

“前两天听说你家属要来呢,已经来到了”同班一个女生问,“怎么光见你带着孩子来玩,也不见你家属露个面啊”

“她休息呢。”

那女生半开玩笑地口气说:“人家大老远从农村来一趟也不容易,你也该带出来见见世面呀,好歹也让我们大家认识一下。”

姚志华抱着女儿,眯眼看看那女生,也不恼,只是笑笑:“她下车累了休息了,打算在这多玩几天呢,有机会你会认识的。”

走出一段,跟自家闺女唠叨:“什么人呐,畅畅你说,就她那样的也敢埋汰你妈。”

江满真是累了,一觉睡到下午两点多钟,醒了一看,姚志华跟畅畅坐在对面另一张床上,正在翻彩色一本彩色小画书看,时不时还小声嘀咕两句。

“妈妈。”见她醒来,畅畅张着小手叫她。

“你们俩看什么呢”

“小人书。”姚志华扬起手中的小人书给她看,得意洋洋地显摆:“我跟你说,我们畅畅会认字了。”

“真的假的”

姚志华指指小人书的封面:“畅畅,这个是什么字”

畅畅头都没抬,小嘴一张:“江。”

姚志华教:“江满的江。”

畅畅:“江满的江。”

江满走过去一看,合着是一本《渡江侦察记》,姚志华指着书名上的“江”字教给畅畅读。

服了,这爷儿俩可真行。

“哎哟,我们畅畅都能认字了啊,可真厉害。”江满便笑着拍拍闺女的小脑袋,夸了一句。

她洗了把脸,姚志华问她饿不饿,早饭快十点钟才吃,这会儿也不饿呀,江满喝了点温水,一边看着着他们爷儿俩玩,一边就把带来的另一个大行李包拿了出来。

“刚才都没顾上问,你这里都带得什么呀,这么大一包。”姚志华凑过来。

江满便打开包,一样一样往外拿,摆在床上。

姚志华睁大眼看了半天,一脸黑线:“我说江满同志,千里迢迢你不多给我带点儿好吃的,你带这些玩意儿来干啥呀。”

都是老家那边用玉米皮编成的物件儿,玉米皮编的蒲团,当地农村人夏天出来乘凉时喜欢用的,比板凳轻便还凉快,还有玉米皮编成的垫子,或大或小,大的也就盘子那么大,还用染了颜色的玉米皮编出各种花样,有碗口大、拳头大的小筐子,中间还有几个高粱秆编的小盘子,圆的方的都有。

过去农民对物料的利用可谓极致,老家那边,不光玉米皮和高粱杆,蒲草、麦秆、柳条和各种藤条,都可以经由一双双农村人的手,变成家里、田里可用的物件。

是玉米皮和高粱秆编的不错,就是江满带来的这些,样子跟姚志华以前常见的不太一样,主要是小一号,小巧精致,样式也少见。

乡下人用这些东西,大都粗老笨重,比如高粱秆编的吧,农村人图的个实用,编成大的浅筐,起码能装下十几二十个大馒头,做工也是粗犷风格的,而江满拿出来的这几个,都比较小巧,也就比家里盛菜的盘子大点儿。

这些东西看着占地方,装在包里大的套小的,其实也不占多大地方,江满这一个包里,一口气掏出来大大小小十几二十个。

“你看看。”江满递过来一个。

姚志华接过来一看,碗口大的圆形垫子,虽说是玉米皮编的,却弄得比较精致,比平常轻薄一些,玉米皮拧成细细的绳,再编出花纹。还有高粱秆的盘子,看着粗糙原始,其实做工还挺细致。

“别卖关子,”姚志华说,“你弄这个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打算去招商会卖这些破烂东西”

“对头。”江满说,“有这个打算,我想试试。”

“……”姚志华顿了顿,真心道,“媳妇儿,这些个东西,拿去卖怕也没人买,送人也没人稀罕要哇,城里人不太用这些,农村人就算不做你这样的吧,农村妇女有几个还不会用高粱秆编个笊篱、筐子啥的”

“那不一定,说不定有人就喜欢呢。”

“就算有人喜欢,你这个玉米皮编的,也不值几个钱的。谁又不傻。”

“那是你不知道。”江满说,“这些东西,当然不准备卖给咱们自己国家的人。”

“……”姚志华停了停,老半天,看着她试探地问:“小鬼子反正我觉得老毛子、大鼻子那些,怕不会喜欢这东西。”

“姚哥,不愧是大学生啊。”江满调侃地笑起来。这些东西,当然是卖给“崇尚自然”的日本人啦。

江满前世也曾在东京的大商场见过这样高粱秆或者柳编、竹编的果盘,原生态的高粱秆,搭配柳条和麻绳,摆在柜台上艺术品似的,身价比玻璃或塑料的贵了不止一个等级。

老家那边别的没有,玉米皮和高粱秆随处可见,烧火的东西,喂牲口都不吃。

这是江满能想到的最稳妥的招了,就是老队长所设想的最佳项目。老百姓不需要投资,靠的手巧,出工出力就好,可以农闲时侯干,还基本不耽误农活。

就算不成,也没啥钱往里头陪,横竖也没成本罢了。

当然,想把它卖出去,样式要投其所好,看上去天然原生态,实则做工一定要精细精美。江满带来的这些,都是她来之前的那几天,按着她的想法和要求,亲自看着肖大婶和肖四婶做出来的。

当时肖四婶一边编,一边还笑话她,说畅畅妈你让编的这么个小筐子,还没有我们家的白瓷碗大,谁要它干啥用呀。

不管成不成,反正她这趟“考察南巡”来都来了,就带来试一试,也累不着人,成就成,不成咱再找别的路子不是

姚志华听她这一说,也上了心,拿起一个圆形的小筐子,准确说更应该是围棋罐子的形状,看了看说:“我还是觉得不太靠谱,人家日本就没有玉米皮了,没有高粱杆了,非得飘洋过海跑来买你的”

“你知道日本的人工得有多贵”江满反问,“我知道我这个不算稀罕,就是抢个先机。”

抢个先机就足够了。

“这倒也是,挣的工夫和手艺钱。”姚志华说着,低头看见畅畅翻着手里的小人书,却开始眯缝着眼睛像是困了,小脑袋晃了晃,点了点,睁开眼又翻了两页,眼睛又眯缝上了,打瞌睡了,小脑袋晃悠着,很是喜感。

在看画书和睡觉觉之间纠结。

姚志华便把小孩抱过来,抱在怀里拍拍哄哄,江满把床上收拾了一下,小人书画报都拿走,铺好被子,姚志华把小孩放到床上,盖上被子拍拍,很快就睡了。

姚志华嘘了一口气,轻手轻脚跑去卫生间。回来看见江满把那一堆物件一样样收回包里,就走过去拿起一个围棋罐问道:“那你这个,打算卖多少钱”

江满张开一只手,姚志华:“五毛钱做得这么精细,倒也差不多。”

“出息。”江满横了他一眼,“五块,一个,你拿的那围棋罐论对卖,十块钱。”

姚志华那眼神:……

“物价不一样,你不能非得按国内农村的价值来衡量它。”江满说。

姚志华:“黑心资本家估计就是这么来的。”

“那是,姐是挣大钱的人。”江满笑嘻嘻道,“提篮小卖不适合我。

“哎呦,姐。”姚志华说着往她屁股上拍了下,随手又拧了一下,“这跟谁姐呢,我瞧瞧尾巴翘起来了没。”

江满还在收拾东西呢,斜了他一眼忍不住抬脚就踢,一脚没踹到他腿上,姚志华躲开了,顺势一把揽腰抱起来,丢到床上去了。

“干什么呀,有点节操。”江满推他,“大白天呢,畅畅万一醒了。”

“从早晨玩到现在了,肯定能睡会儿。”姚志华顿了顿,起身去把窗帘拉上了。

屋里光线暗下来,他随手拿起畅畅床上的枕头挡在小孩旁边,跑回来抓紧时间办正事。

姚志华睡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屋里亮着灯,刚一动弹,便觉得被子被什么压住了,一看,畅畅坐在床尾他的被子上,正在专心吃东西。

看见姚志华醒了,小姑娘便慢悠悠扶着床站了起来,小脚丫踩着被子走过来,手里抓着个盒子,挨着姚志华的肩膀,跟他对脸坐下了。

姚志华舒服地打了个哈欠,下巴都能蹭到宝贝闺女的小脚丫了,故意又蹭了一下问:“乖乖,吃什么呢”

畅畅也不说话,张开小胖手给他看手里的小饼干,小小圆圆的杏元饼干,也就大拇手指头那么大,小孩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然后小手抓了一把就往姚志华嘴里塞。

“唔好吃,我闺女真孝顺。”姚志华嘴里塞着饼干,含糊不清地问,“妈妈呢”

畅畅指了下门,姚志华再问:“妈妈出去干啥了”

“洗澡澡。”小姑娘说。

招待所有些年头了,民国风格老建筑,房间没有独立的浴室卫生间,但是有提供专门的浴室。

姚志华于是就继续惬意地躺在床上,由着闺女给他喂饼干,你一块,我一块,喂了几块,江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进来了。

“媳妇儿,不够意思啊。”姚志华说,“也不多睡会儿,自己先跑去洗澡了。”

“不困啊。”她之前睡了一中午了,江满眼睛睃着他,挑眉笑道,“谁像你呀,睡得跟死猪似的,我比你年轻体力好。”

这小女人……啥意思啊她

姚志华脸色一变,顿了顿,斜着眼睛,手指隔空点点她:“江满同志,你……你有种,你有本事给我等着。”

“嘁,怕你呀。”江满擦干头发,笑眯眯拿梳子梳头。

“别光顾着梳头。”姚志华无奈叫她,“把畅畅抱走,我也好起来穿衣服啊。”

“原来你也要脸呀”江满抿嘴笑,便抱着畅畅出去。

娘儿俩站在客房走廊尽头的大窗子前,欣赏了一会儿城市夜景。毕竟是大沪城,尽管才八十年代初,夜幕下灯火辉煌,很是漂亮。姚志华穿衣起床,索性也跑去洗了个淋浴,很快回来。

大晚上的,一家三口白天倒是睡足了,于是开始出动。

带着孩子下楼,先去吃晚饭,挑了招待所对面的一家粥店,鸡丝青菜粥配上葱油饼,吃完了便乘坐公交车,跑去逛外滩。

八十年代初的外滩,照旧游人如织,甚至路灯下还能看到外国游客,操着各种语言谈笑风生。三口人溜达了一圈,看到外国游客推着的童车,童车里金黄色头发的小宝宝,看起来跟畅畅差不多大。

畅畅对金发蓝眼睛的小宝宝充满好奇,主动跑过去,站在跟前笑眯眯歪着脑袋看人家。

小孩喜欢小孩,对方小朋友看见畅畅,也咧着嘴笑,从小童车里坐起来:“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畅畅:“你说什么”

畅畅:“我叫畅畅。”想了想,“你叫什么呀”

对方小朋友:“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双方家长互相点头致意,便微笑看着俩小宝宝“友好交流”,鸡同鸭讲,估计谁也听不懂谁。

“畅畅,这是英国的小朋友,你可以跟他握握手。”江满笑道,同时跟对方家长微笑致意。对方的妈妈“哈啰”一声,也笑着用英语跟孩子说,握握手交朋友。

畅畅仰着嘟嘟脸看看妈妈,便伸出小手,对方小宝贝是个活泼的,便也伸手握了握,同时兴奋地手舞足蹈,“叽里呱啦叽里呱啦”一通。

然后俩小宝宝还互相挥手再见。

“你怎么知道是英国人人家自己也没说呀,讲英语的国家多了去了,要是美国的呢”走出一段,姚志华问她。

“伦敦腔。”江满说。

姚志华忒的一笑:“他们说太快,我就听懂一个哈啰。”

他高中学的那几天“哑巴英语”,当时的教学水平下,硬背单词可以,实用完败,差不多也就这水平了。

“他们那小车不错。”姚志华说着问闺女,“是不是呀畅畅,你要不要”完了都没等小孩回答,就说,“咱明天去逛商场,给畅畅也买一个。”

“那个主要是给不会走路的小小孩用的,我们畅畅都两岁半了,也不怎么用得着了。”

“人家那小孩不也用的”姚志华说,“带小孩出个门,推着她多方便。你看那下边还带装东西的小筐子,还能给她带点儿零食衣服啥的,也不用你拿。”

“随你,你就买呗。”江满点点头,出门推着小孩,就不用抱着扛着挨累了。不是小孩不走,人多的地方你也不敢让这么点孩子自己走路,让谁碰了撞了,一个不留神丢了,怎么办

两人一边闲逛,一边就聊起招商会的安排。江满来得急,老队长算是现起意,本身他自己的初衷也只是想找找路子,带上玉米皮编则是江满自己的主意,所以他们并没有提前联系报名参加。

“这会儿,恐怕报不上了。”江满说。

“那怎么办”姚志华想了想,“先去联系一下再说呗,明天星期天,后天我陪你去。”

“明天12号,15号招商会就开始,这两天参展的各家肯定都得进场布置,我估摸着主办方应该有人在。”江满道,“明天你带着畅畅,我自己先去看看。”

“你一个人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江满挽着他的胳膊,笑道,“天冷,畅畅太小了,带着她到处乱跑也不方便。放心吧,你媳妇丢不了也跑不了。”

“明天再说吧,天气好我们还是一起去,就当带畅畅出去玩了。”姚志华想了想说,“那我们玩一会儿就回去休息,明天早点起,明天早晨去我们学校食堂吃早餐怎么样”

“行啊。”江满不做他想,食堂就餐省心省事还便宜,就点头答应了。

结果接下来的十几天,三口人便不止一次出现在姚志华大学的食堂,说说笑笑地吃早餐,喂孩子。

班里同学自然会过来打招呼,姚志华同宿舍的舍友也经常凑上来聊几句,一个个跑来认识给他们做了几年辣豆酱的人,实则来见一见王辉和钱小张口中,姚志华那个“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媳妇。

一帮子女同学还喜欢跑来逗畅畅,拿零食哄她,抱着她玩,于是畅畅又认了一堆姑姑、阿姨。看得出姚志华在班里人缘不错。

至于这家伙暗搓搓打了谁的脸,江满就不太清楚了。

小心眼的男人。

招商会报名早就结束了。江满去联系时,人家说早在之前就已经截止报名,该安排的展位都安排好了。

不过江满也算看出来了,问题不完全是在于展位,开幕在即,展位都布置得差不多了,有些区域分明不那么挤。

她一个外省农村来的,不是厂矿不是单位,虽然带着当地县农工部的介绍信,实则就是几千里外的一个小村子,人家压根没拿她当回事。问她有什么要推介的产品,江满说,编织工艺品。

结果主办方一个接待的青年工作人员不无轻蔑地说,我们这都是大工厂、大单位、或者各地政府部门组织的工农业产品推介为主。

言下之意,够不上资格,姚家村是个什么级别呀,你那些个破烂东西拿不出手。

江满懒得跟他多交涉,转身走人。

中午三口人坐在学校食堂吃饭,江满跟姚志华说了,她自己其实也不意外。

“要不然,我回去问问,找找熟人关系。” 姚志华给闺女夹了一筷子面筋烧肉,看着小姑娘自己抓着筷子,慢慢悠悠吃饭。

“你找谁”江满说,“你跟那些部门怕也不搭界。实在不行,我就逛逛招商会,认识认识朋友,结交目标客户,条条大路通罗马。”

“找关系找关系,关系都是找出来的,指不定就有呢。”姚志华笑道,“好歹你男人现在是知名青年作家,也认得几个人的。”

“我还不想你到处去舍脸求人呢。”江满说,“明天上班,我再去试试,不行咱再说。”

第二天一上班,她就跑去主办方设在会场的办公室,大大方方直接进去找他们负责人。

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她形象本来就好,不卑不亢,穿着讲究,礼仪得体,对方大约压根也没想到她是小村里跑来“卖玉米皮的”,客客气气接待了,结果听她自己一介绍,也犹豫了一下。

江满忙说:“我看了下,你们工艺品展区是满了,农产品展区不是还空了一些吗,应该有地方。增加一个展位对大会总不会有坏处,空着反倒不好看。我们接到消息有点晚,没能提前报名联系,不过我们也是做了充分的客户调研,有需求,有把握,才千里迢迢来的。”

对方听她这番话,考虑了一会儿,答应了,说时间可挺紧,那你们自己抓紧布置。言下之意,好歹不能看着太差。

江满到了地方一看,位置其实还可以,旁边是南方某个市的政府推介展位,于是赶紧开始布置。

时间太紧,拜她几年来辣豆酱喂养的功劳,姚志华和他那几个舍友都被她用起来了。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70章 猥琐的家伙 下一章:第72章 媳妇招眼
热门: 媚者无疆 绝情总裁请放手 妖女乱国 穿成美强惨男主的后妈 雄蜂只会影响我尾针速度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总裁不要弄疼我 帝宠令 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