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媳妇招眼

上一章:第71章 媳妇你有种 下一章:第73章 第一功臣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江满回去跟姚志华说起她的设想,发现条件限制,有的能实现,有的能替代凑合,有的就只能是想想算了。

比如她想弄个榻榻米,没有啊,这年代国内别说买,根本都没几个人知道。

姚志华根据她的画图和描述,就叫上几个舍友,找来砖头搭了一层地台,铺上主办方提供的木板,上边再铺上草席。

各种草席老家那边多得是,蒲草、麦秸或者藤草的,可江满没带来呀,怎么办,跑去隔壁工艺品展区,套近乎借两张。一边心里暗暗决定,这项目要是做成了,以后咱也可以把一些大件,像席子之类的加上。

这么一看,江满说有点像榻榻米了,姚志华却说,明明是像东北的炕。

然后从当地同学家里借了张小茶桌。

江满:“姚志华,能不能借到录音机啊,找一盘比较舒缓的纯音乐磁带,最好是古筝或者古琴。”

“要求可真多,专挑不好找的要。”姚志华没好气地说,“我去哪儿给你借啊”

江满:“志华~~畅畅爸~~大好人……”

姚志华:“停停停,我去给你借,我去给你借还不行吗。”

81年啊,得亏是在沪城,姚志华颇费了一番工夫,借来了一台录音机,还真借到了一盘古筝磁带,说是从他结识的一位当记者的文友家中借来的。

这位记者工作关系出过国,刚买了一台录音机回来,宝贝着呢,让姚志华给借来了。

江满:“姚志华你给我写一副字,大幅宣纸,写一首王阳明的诗吧。”江满听说过日本人崇拜王阳明,其实她自己对王阳明也不甚了解,想了想一挥手,“你随便挑一首有名的吧,或者比较田园的。”

姚志华怕写不好。他毛笔字写的也就是还可以,平常自己写个对联,写一副字,大家看了夸一声好,也就罢了,可挂到招商会的展台上,担心露丑。

这家伙一琢磨,索性跑去找他的一位老教授。老教授书法上也算有些造诣了,受了得意门生的请托,又听说是支援农民干事业,痛快地答应了,铺开四尺熟宣,笔走龙蛇,挥毫而就,果然不是一个水平。

也就是这年代大家还没有多少经济意识,搁在几十年后,这得是按平方尺卖钱的,真金白银呀。

来不及装裱,她就这么挂上了,倒也原汁原味。江满自己端详半天,她虽然不是太懂书法,可也知道什么叫大家风骨,一边就决定等招商会结束了,一定要把这幅字收好,拿去好生装裱起来。

两天后,赶在招商会开幕的前一天下午,江满的展台布置完毕,首先就引来周围邻居展位的好奇围观。

这年代的人淳朴,商业气氛远没有那么浓,看看别家的展台,一般也就是摆一排桌子,放上展品,有的再搭个红或蓝的桌布,就算讲究的了,大部分连个图文说明之类的展板都没有。

而江满的展台,不大的展位,三面都整个用竹帘挂起,仓促中她找不到合适的竹帘,其实用的就是隔壁展区借来的横编宽篾竹席,制造了竹帘效果。

“竹帘”墙的一侧,挂着两幅水墨山水,也是临时借来的。正面墙上,大幅本色宣纸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一首王阳明的《蔽月山房》。

江满把她带来的样品放在一侧靠墙的架子上,还摆了几盆小巧的绿植盆景。正面靠墙,临时拼凑的改良榻榻米上(姚志华坚持是矮炕)摆了张小茶桌,两边放着蒲团,桌上摆着一套白瓷茶具和围棋,质朴的方形高粱秆果盘里甚至放了红苹果和小橘子。

围棋盘,棋子儿,借来的,倒进他们的玉米皮编成的罐里。两口子这两天算是把借东西发挥到了极致,得亏姚志华人缘好。沪城是个好地方,就像这花梨木的围棋盘吧,别的地方你还真未必能轻易找到。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把装逼进行到底。

“你们这到底是卖什么的呀”邻居展位的负责人背着手过来,一脸好奇。

“卖这个。”江满笑着指了指架子上的各种玉米皮、高粱秆编成的物件儿。

“这架势。”那人摇头啧啧,“我还琢磨你们到底卖什么的呢。”

“他是不是说我们喧宾夺主了主要我带的样品就不多。”等他走了,江满小声问姚志华,指着对他讲解,“明天你该上课上课,我跟畅畅我们娘儿俩在这儿,我们就喝茶吃水果。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媳妇儿,你这个……也太能装腔作势了吧。”姚志华笑道,“我现在觉得,没准你还真能把小日本忽悠瘸了。可万一要是日本人不来呢”

“放心吧,沪城这地方,从来都是最吸引日本人的。”江满对此毫不怀疑。

就像哈城之于老毛子,云南之于缅甸人,这么大的招商会,一眼看去光是农产品展区就几十个展位,日本人不可能不来。

都布置妥当了,两口子歇口气,随意坐在榻榻米上泡茶喝茶。根本也谈不上品茶了,江满咕咚咕咚喝光一杯茶,看着旁边小推车里自己吃苹果的畅畅,真是乖孩子,这两天大人忙起来,畅畅跟在爸妈身后自己玩得乐呵,也不闹人。这小孩平常也很少哭闹。

短短两天,现在周围邻近展位的人都认得畅畅小姑娘了,旁边展位的年轻姑娘一有空,就从自家展台上抓一把桂圆、荔枝干来逗她。

江满忍不住感慨:“忙得跟兔子似的,都顾不上孩子了,也幸亏我们畅畅省心。”

“你就放心吧,你闺女受欢迎着呢。”姚志华笑道,“昨天我带她,好几个女同学抢着帮我抱她,都打算认干妈了。”

“真的假的啊。”江满笑,见畅畅吃完苹果,给她擦擦嘴,便把她从小车里抱出来,放在榻榻米上让她玩,“干妈还是别随便认,我就这一个女儿,还舍不得呢。万一再认个小妈回来。”

“我说你……”姚志华指着她,指了指,“你这人,真没意思。”看看手表,站起来,“走吧,天都该黑了,回去歇着,明天开幕,我请一天假,还是陪你们一起吧。”

“真不用你,你放心,只有你媳妇忽悠人的,一般人忽悠不了你媳妇。”江满便也收拾一下,抱起畅畅,下了榻榻米换鞋走人,一边说道,“你不是要考试了吗,是不是得临阵磨枪,抓紧复习千万可别挂科。”

“不磨枪你男人也很厉害。”姚志华瞥着她笑,丝毫不觉得自己脸皮厚,解释道,“反正现在主要是自习课,自己复习。你把这儿搞得这么舒服,实在不行,我就把书带过来看,外国人来了我就给他讲讲古汉语。”

三口人收拾回去,这两天真是有点累了,吃了晚饭便洗漱睡觉。

第二天早早起来,江满把自己和畅畅仔细捯拾了一下,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商量之后,姚志华第1节 有节重要的课,江满便叫他先去上课,自己带着畅畅,乘公共汽车先去会场。

等到姚志华上完第1节 课,匆匆赶去会场的时候,老远便看见好几些人在江满的展台前围观,好奇地指指点点。

他过去一看,不禁就想笑。

录音机里放着舒缓清越的古筝曲,娘儿俩坐在茶桌前的蒲团上,江满旁若无人地泡茶,畅畅则趴在棋盘上玩黑白棋子,白白的小胖手捏着棋子,嘟嘟脸表情专注,很有耐心地给它们排排队。旁边果盘里还有扒开吃了一半的橘子。

要多悠闲有多悠闲,要多自在有多自在。

“嗬,你们两个,这玩得挺高兴啊。”姚志华走过去,脱掉鞋子,换上门旁玉米皮编成鞋面的千层底拖鞋,然后很自然地走过去,随意地盘腿坐上去,端起江满给他倒的茶一饮而尽。

杯子一放,姚志华得瑟地吩咐江满:“再倒,你弄这杯子也太小了,资本主义情调。”

江满又给他倒了一杯。

“怎么样小日本来了没”

“才刚开始呢,你这也太急性子了吧。”江满倒茶的手没停,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悠悠品了一口,却挑眉调侃姚志华:“大学生,读过《红楼梦》的吧,那里头妙玉怎么论茶的来着”

姚志华白了她一眼,懒得理她。

江满自顾自笑道:“一杯为品,二杯是解渴的蠢物,三杯就是饮毛驴了。”

“我渴了。”姚志华没好气地说,“不会说你就别说,人家原话不是这样的。”

“嘁,非得显摆你是中文系大学生啊。”江满撇嘴,“好歹俺也读过几页《红楼梦》的,差不多就这意思,不就得了。”

在外头好奇张望的人多,进来的少,要怪江满这个展位也太吸引眼球了。偶尔有几个进来参观一下的,目标客户却一直没出现。

江满坐在那儿不急不躁的样子,姚志华便也不着急,喝过了茶,就陪着畅畅玩,教她把围棋当作五子棋来玩。

然而两岁半的畅畅还不太识数呢,姚志华教她说,谁先排成五个一排就赢了,小姑娘想了想,果断抓了一把白子,也不管他五个几个,全都排成一排,便咯咯笑拍着小手说赢了。

“呀,畅畅赢了。”

“对对,你赢了,你赢了,爸爸输了。”姚志华笑眯眯把棋子扒拉到一边,索性开始教闺女识数,教她认识“两个”,“三个”,又摆出两份棋子,问她哪边多、哪边少。

江满看他们这么玩闹,索性也不管,随他们玩去,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简直把这当他们家堂屋了。

一直到当天下午准备收工,江满的“目标客户”也没出现,姚志华有点担心了,说不会是日本人就没有来的吧

“不可能,我都问过主办方了,应该有日本客商,还不止一拨呢。”江满安慰他,“急什么呀,小鬼子小鬼子,日本人鬼着呢,狡猾狡猾的,该来就会来的。”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有点打鼓,可转念一想,成就成,不成就罢,反正她也没什么损失。要说她花这么多心思,对这桩生意还是挺有信心的。

第二天上午,终于来了一拨人,一行四人,西装革履,进来就一脸客气的微笑,先微微鞠躬行礼。

其中一个应该是翻译,有一个年轻人看样子却是头儿,怕没有三十岁,目光把展台打量了一遍,从放置展品的架子上扫过,然后在江满身上顿了顿。

“来了”姚志华眼神示意一下江满。

“看样子是。”江满道。

对方不说话,江满便也只微笑点头致意,四个人进来转了一圈,啥也没问啥也没说,便又客客气气地微笑点点头,告辞了。

“这就走了”姚志华讶然。

“走就走。”江满说。

“哎,好不容易来了又走了。”

“又不是就他们一家日本客商。”江满嗤笑,“就算最后做不成,也无所谓,你就当我专门带着畅畅来找你玩了。”

姚志华这么一想,还挺好接受,心里果然舒服多了。

之后又来了两拨日本客商,一拨看看走了,说是主要做食品生意的,另一拨倒是表现得挺感兴趣。一行两人带着翻译,为主的是个矮个子的中年人。

两人坐下来喝了江满一杯茶,指着茶桌上的高粱秆果盘叽里咕噜一阵。

翻译:“松原先生夸您这个果盘古朴漂亮。”

江满放下茶杯,笑笑说:“松本先生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要是喜欢这个果盘,我可以送给您。要是想跟我们做这生意呢,五块钱,我们合作共赢。我这边产品种类繁多,保证工艺质量。”

“五块钱”翻译睁大眼睛,顿了顿,赶紧扭头翻译给松原。

姚志华跟江满对视一眼,江满淡然地微笑以对,姚志华则继续陪畅畅玩了,教她用食指和中指拿围棋的手法姿势。

畅畅这两天也习惯人来人往了,旁若无人,只管玩自己的,嘟嘟脸神情专注,学着爸爸的样子,白.嫩的小手指夹起一枚棋子,清脆地敲在棋盘上,转头看着爸爸笑。

那个松原听完翻译的转述,脸上客套的笑容不变,下巴却微微抬高了一些,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傲慢,侧头跟翻译叽里咕噜几句。

“松原先生说……”翻译犹豫了一下,“松原先生说,您这就是些玉米皮、高粱秆编成的,在日本都是不值钱丢弃的东西,您可真会狮子大开口。”

“在中国也是不值钱丢弃的东西。”江满一笑,“我听说日本最具有匠人精神,分文不值的陶土在日本陶艺匠人手中,经历几十道工序做成陶瓷器物,便要卖出天价,不知松原先生认为,贵国的陶艺是否值得那样昂贵的价值”

说完,便静待翻译。那个松原先生听完之后,客套的笑容微微僵了一下,看向江满的目光便带了些审慎和探究。

江满指指桌上的果盘:“这些东西,是我们家乡的独特工艺,源于自然,古朴本真,经由手工艺人的一双双手,几十道繁琐的工序精心制作而成。松原先生觉得它贵了,我倒是觉得它的价值应该更高呢。”

“我看了下,您这儿有十几二十种产品,不会都是一样的价格吧”松原指了指桌上一个掌心大的杯垫问:“像这个,也是五块吗”

“松原先生要是有心合作,我们当然需要商定哪些品类,对每一款产品进行定价。”江满抿嘴一笑,“不过松原先生也看见了,我们的产品工序复杂,制作精良,价格上必然也高一些。”

“江小姐跟我见过的中国人不太一样。”松原通过翻译说道,“我对这些东西的确有兴趣,中国手工艺者很了不起,也符合我们的观念和需求。”

江满心说,那当然,我就是投你所好。

松原语气一转:“只是这价格还是高了些,如果我们想要合作,希望能彼此让一步。”

说来说去,不就是跟她砍价吗。于是江满摇摇头笑道:“这个价格,已经是我的诚意了,报个虚价也没意思。松原先生如果觉得高了不能接受,做生意合则来,不合则散,松原先生只当进来喝杯茶,多认识我这个朋友。”

松原不置可否,最终客客气气地告辞走了,江满则微微起身,笑笑点头相送:“沙扬娜拉。”

“啥意思”等松原他们一离开,姚志华就急不可耐地问。

“再见。”

“我没问这个。”姚志华斜眼乜她,想说他问的是生意。他不懂日语,可这个词他好歹因为徐志摩的诗知道的。念头一转笑道:“你还懂日语”

江满:“就会这一句。”

“我也会一句呢,我会一句巴格牙路。”姚志华撇撇嘴,“说真的,媳妇儿,你是不是适当考虑把价格降一点,降一点利润也还是很高,这生意差不多就能成了。”

“八字还没一撇呢,我现在给他让一步,他就会觉得我急于跟他合作,还能退让,接下来再谈合作的具体条件,他必然想要得寸进尺,叫我让两步三步。”江满摇摇头,“不让。”

说的也是。姚志华这个时候感觉,写文章他在行,做生意他还真比江满差早了,媳妇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也就不再多说。

“媳妇儿,奸商啊。”

“那是。”江满笑起来,得了褒奖一般,“做生意谁还不是为了赚钱啊,他不赚钱,他松原跑到中国找我喝茶来了”

招商会的第四天,姚志华上午有两节重要的课,下午都是自习,便说不然他带着畅畅吧,让江满专心忙展台那边。

“你带着她怎么上课”

“可以的,我们畅畅多乖,两节课都在大教室,给她准备点零食,坐我旁边我照应着,保证行。”

“那不行。”江满笑道,“你安心上课,我带着她吧,我还要她当招财猫呢。”

姚志华:“……”

于是招财猫小姑娘跟着妈妈,娘儿俩继续坐在那儿,喝茶吃水果,玩棋、看小人书,还有畅畅新买的洋娃娃。

临近中午的时候,又来了一拨日本客商,江满一眼就认出来,是第二天上午最先来的那拨,领头那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一脸笑容,眼熟了都。

这家伙进来后便跟江满欠身鞠躬微笑,江满回以微笑,举了举手中的茶杯主动开口道:“刚泡的茶,要不要坐下来尝尝”

对方一听,便主动脱掉皮鞋,换上放在架子旁边的玉米皮拖鞋,走过来盘腿坐上蒲团。

江满给他倒了一杯茶,又请他两个随从和翻译喝茶。

那年轻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道:“好茶,茶色清亮,闲雅清香,小姐泡茶的手艺更好。请问这是什么茶”

江满心说,恭维人随口就来啊,她哪里懂什么茶艺,前世也没怎么喝过茶叶,也就是直接泡到开水里完了。

她随手往前边一指:“这是我们中国的云雾茶。前边靠门口的展位就有。”

翻译见两人聊起来,便主动给介绍了一下,说是日本某某株式会社的吉田先生,江满便也介绍自己姓江。

吉田也不问价,也不提生意,一边喝茶,一边看着玩洋娃娃的畅畅问道:“好可爱的小朋友,这是您的妹妹”

江满:

江满:“这是我女儿。”

“您的女儿”吉田惊讶了一下,看着江满,顿了顿忙又说道,“很抱歉,江小姐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年轻能干,我没想到您已经结婚了,刚才心里还猜,这是您的妹妹或者侄女呢。”

“哪里,吉田先生才是年轻有为。”江满不想跟他讨论年龄,实际上她也的确年轻啊,搁在几十年后也就大学毕业初出社会呢,她摸着畅畅的头笑道:“我的宝贝女儿,三岁半了。”

一边客套,一边江满心说,我看你还能兜多少圈子,你这可是第二趟跑来啦。

两人就这么坐着喝了一杯茶,吉田不开口,江满不着急,吉田身边的一个中年人像是耐不住了,先开口问了价格。

“五块钱。”江满说。

那个中年人睁大眼,叽里呱啦几句,翻译道:“他说,你这价格也太高了,怎么可能这么贵。”

“做生意嘛,我又不会强买强卖。您既然今天又来了,肯定是有眼光,能够看出这些产品的盈利空间。”江满笑道,“如果吉田先生有合作意向,我们再做详细的合同协商。”

吉田打了个哈哈:“我对您这些产品很喜欢,不过您的价格也的确比较高。生意合作的事,我还需要跟家父商量,家父才是社长。”

江满点头一笑。

吉田又道:“江小姐这么年轻漂亮,却很是精明能干,很有商业头脑,跟我见过的很多中国女性都不同。刚才品了江小姐一杯好茶,不如晚上我在宾馆设宴,邀请江小姐一起用饭,先交个朋友,也好增进了解,慢慢协商我们合作的事情。”

“这……”江满表情犹豫了一下,笑道,“您瞧,我还得照顾孩子,今天晚上实在走不开,吉田先生要真有合作意向,改天应该是我设宴款待您才对。”

吉田表情有些失望,然后客套地点头笑笑,喝完茶便起身告辞了。他离开几分钟后,翻译去而复返,给江满送来一张吉田的名片,又补充说吉田来自东京一家数一数二的商业会社。

“很多人想跟他合作的。”翻译说,“我看吉田先生对你们的展位还挺有兴趣。”

“行,我知道了。”江满收下名片看了一眼,名片是用中文印的,看来是专为这趟中国之行准备,上面注明了他下榻的地址,友谊宾馆。

下午姚志华赶来陪她们,一进来先抱着畅畅举高高,把她抛起来又接住,逗的小姑娘哈哈哈笑个不停。

“上午怎么样”他坐下来问,“有谱了吗”

江满就跟他说了上午吉田来访的事情。

“二番回头又跑来,这个有门。”姚志华说。

“谁知道呢,他也没正经提出合作啊,等等看吧。”江满说,“我倒是对松原那边更加期待。”

“为什么”姚志华忙问,“我可提醒你,那个松原前天走了以后,可就没再来问过一句。”

“松原明显对我们这些东西更感兴趣,问得也很详细,合作意向很明显。”江满笑了一下,看看姚志华,“那个吉田,看起来彬彬有礼,又热情又客气,可这种二世祖,未必怎样,他身边两个随从倒是更有眼光一些,进来后一直在看那边的展品,交头接耳嘀嘀咕咕的。”

“是不是策略”姚志华说,“他们总不会派个摆设来吧”

“我看未必,现在要看他这个二世祖能当多大的家。”江满摇头,“我看那个吉田,前前后后来了两回了,他对产品的关注了解,还没有对你媳妇的关注多。”

“……”姚志华把手里的茶杯丢在桌子上,顿了顿,嘴里嘀咕了一句,“巴格!”

一转身说道,“明天我请假,全天陪着你们。”

“有这个必要吗,我就那么笨”江满失笑,“你这是对你媳妇有多不放心啊。”

“废话。”姚志华骂道,“谁家有个你这样招眼的媳妇能放心啊。”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71章 媳妇你有种 下一章:第73章 第一功臣
热门: 男主们都苦尽甘来(快穿) 向死而生 冷情总裁爱上我 冷酷总裁的宠溺妻 我的幼驯染不可能是首领宰 他在云之南 作精在赘婿文爆红了 总裁大叔坏坏爱 全能福气包:带着显微镜穿越乱世 天生反骨[快穿]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