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哄媳妇

上一章:第74章 别打哥哥 下一章:第76章 最大赢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哇……别打我哥哥……”

小陆杨一看畅畅哭了,顿时也急眼了,气的。他把小妹妹带出来玩,没照顾好还让她哭了,六岁的小男子汉觉得自己没尽好责任,有负叔婶所托啊,气得瞪着姚青芽眼睛都红了。

那边肖大婶刚把姚高兴拉起来,拍干净身上的泥土,怎么转个身的功夫,畅畅突然又哭了再看看小陆杨,哎呦,外孙红着眼睛,看样子还真是挨打了啊。

肖大婶光顾着姚高兴,也没看到发生什么,顿时就不乐意了,再怎么说,姚青芽都十一二岁的大孩子了。

这边姚青芽愣了愣,赶紧辩白:“胡说,我哪里打他了我可没打他。”

“你没打他,畅畅怎么哭了”肖大婶忍不住说,“青芽,人家说三岁小孩,畅畅还不到三岁呢,那么点小孩,她还能赖你不成”

姚青芽:“……”

可不是,畅畅才两岁半,这么小知道什么呀,她就看见姚青芽冲着杨杨哥哥叫嚷,还伸手推他了。

姚青芽张张嘴,徒劳地辩解:“我,我真没打他,明明是他先推倒我小弟。”问围着凑热闹的那些小孩,“你们给我证明,我没打他。”

一堆孩子乱哄哄的,有的说没看到,也有的说看见姚青芽推小陆杨了,有一个还比划着给肖大婶看,说就是这么这么打他胳膊的。

“刚才高兴怎么摔倒的,我看见了。”肖大婶只以为外孙吃了亏,气道,“你小弟差点抓到畅畅的脸,杨杨挡了他一下也不是故意的,你说你这么大孩子了,咋还能以大欺小呢。”

不远处墙根晒太阳闲聊的几个妇女也过来看热闹,不免也说姚青芽不懂事,不管咋样都不该以大欺小。还有的开始揭短翻旧账,说你们家不就是仗着孩子多吗,平常搁村里可是够强梁的。

姚志国家五个孩子,可谓人多势众,年龄也都不小了,平常在孩子堆里也没少干欺负人的事儿,你说谁家孩子被欺负了能没有意见啊,人家可都记着呢。

姚青芽说也说不清楚了,一着急,索性拿袖子捂着脸嘤嘤哭了起来。

“你这小孩,你还哭上了。得,我不跟你说了,让人说我跟个小孩吵吵。”肖大婶为人厚道些,见状便抱起畅畅,拍着哄着,又去哄小陆杨,领着外孙、拖着童车离开了。

他们一走,周围看热闹的大人数落评论几句,也就散了。看热闹不嫌事大,自有一帮子小孩叽叽喳喳跑去姚老大家里告状。

“我说二姐,该走的都走了,你就别站在这儿哭给别人看了。”姚招娣抱着小妹琳琳,撇撇嘴奚落她,“你说你,强梁惯了吧,怎么逮谁都欺负呢,谁不知道三叔三婶就这一个宝贝疙瘩呀,还有杨杨,你还打他,你可真有本事。”

姚青芽:“要你管!”

“我不管你。”姚招娣抱着自家小妹转身走人,一边笑嘻嘻地说,“要管也是你爹你娘管你,你厉害,你们一家子都厉害,你赶紧去找你爹娘、你哥哥们撑腰啊。”

姚招娣不满十一岁,这小嘴巴也不知跟谁学的,把姚青芽一通奚落,笑眯眯抱着姚琳琳回家去了。

回家就跑去跟姚二嫂说,娘你等着吧,我看她姚青芽这回不得脱层皮,叫她横。

堂姐妹之间,姚招娣只比姚青芽小一岁,平常可没少吃几个堂哥堂姐的亏。尤其姚老太又是个偏心的,本来对生了三个闺女的老二一家就没眼看,姚老大一家本身就不地道,时间长了难免两家就各种矛盾了。

肖大婶带着俩孩子走出没多远,迎面就遇上姚志华和陆安平了,两人并肩从村部出来,边走边聊。

这几天反正过年,村里筹备成立商贸公司的事儿呢,老队长物尽其用,正好趁着空闲,把姚志华和陆安平俩大学生抓了个差,叫他们当个免费的文秘,把江满和他商量的那些都给记录成文,弄个公司章程之类的,以及准备一些成立公司的文件手续。

俩人老远看见祖孙三个走过来,肖大婶一手抱着畅畅,一手领着杨杨,杨杨手里还倒拖着畅畅的橘红色小童车,走近一看,这脸色不对啊。

“娘,怎么了”陆安平抢先问道,拍拍小陆杨的头,“杨杨,我怎么看着不高兴了呢”

小陆杨头一低:“哼!”

“怎么了这是”姚志华伸手把畅畅抱过来。

小姑娘本来眼泪刚擦干净呢,刚被肖大婶哄好,结果这会儿一看见爸爸,想起来又委屈上了,扁扁小嘴巴,眼泪又要出眼圈了,委屈巴巴地看着爸爸撒娇。

姚志华一看,哎呦喂,这叫什么事儿呀,赶紧先看看孩子,没摔也没磕碰,那是怎么了,谁给他闺女委屈受了啊这是

“嗐,别提了,都怪我,专工看孩子的,连个孩子都看不好。”肖大婶自责心疼,只说自己一个分神没照顾好,几个孩子因为争小车闹架了。

可姚志华又不傻,几句话就听明白了,他们两家的孩子,加起来也没有姚青芽年龄大。

一母同胞,他大哥家什么德性他又不是不知道,姚青芽是他亲侄女,肖大婶当着面,有些话没说出来,可他不能心里没数。

“她打你了跟爸爸说,打哪儿了”陆安平蹲下来问儿子。

小陆杨摇摇头,想了想又好像不对,又点点头说:“她打我胳膊,小妹妹看见了,就吓哭了。”

“杨杨,叔知道了,你是想保护小妹妹,对不对”姚志华拍拍孩子小脑袋,夸了一句,“好样的,我们杨杨是男子汉,今天是他们不对,杨杨你做得很好。”

转头气得跟陆安平吐槽:“我大哥那两口子,没法说,还真是挺会教孩子啊。”看看怀里嘟着嘴的闺女,“不行,我找他去,孩子闹架也就罢了,大欺小就不对了!”

“我看你还是先别去了,小孩子的事情,也都没怎么着,家里大人要是通情达理,主动来说句话,该教育教育,也就过去了。”陆安平弯腰把儿子抱起来,拍着小脊背安抚他,劝姚志华:“先回去吧,大街上呢。”

姚志华一想,也是,他大哥要是个脑子透气的,就该先来道个歉。俩大男人于是各自抱着孩子,慢悠悠一路回了家。

江满和肖秀玲磨糯米粉刚回来,问清楚事情始末,江满挑眉瞥了姚志华一眼,面无表情,不想搭理他。

无辜躺枪的姚志华:……

“她三婶,在家吗”

江满抬头一看,心说,来了。

她冲肖秀玲挤挤眼一笑,便起身一直迎到大门口:“大嫂啊,快进来坐。”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哎呦,大嫂你这是干啥呀”

只见姚大嫂一手拧着姚青芽耳朵,一路拽着一路呵斥责骂,看见江满出来,便骂骂咧咧地往姚青芽后脑勺抽了一巴掌:“你个死丫头,叫你不懂事,你咋把你小堂妹弄哭了赶紧去给你三婶赔礼道歉。”

“我说大嫂,你这是……”江满愣了愣,预料到姚大嫂会来,可没预料到她会如此卖力地整这么一出。

“都怪这个死丫头,我刚听别的小孩说,叫她看个孩子都看不好,怎么惹畅畅和杨杨都哭了”姚大嫂说着又给姚青芽头上一巴掌,“死丫头,自己说,你干啥了你,你个没用的货。畅畅是你小妹妹,你三叔三婶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你好好的哄着她玩,你怎么没照顾好她,还让她哭了。”

“大嫂,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哪能这么打孩子!”江满看看嘤嘤哭泣的姚青芽,心说这丫头生在他们家也是倒霉。

“我磨糯米粉也才刚回来,刚听说小孩闹别扭了,前因后果我都还没搞清楚呢。”她一边说,也不再叫姚大嫂进去,不着痕迹地把母女俩堵在门口。

说话工夫,肖秀玲从屋里出来了。姚大嫂一看见肖秀玲,忙赔笑道:“他秀玲姑啊,你也在呢,正好,我正打算待会儿去你们家呢。”

说完又是对着姚青芽一顿打骂,呵斥她给肖秀玲道歉。

肖秀玲看着姚青芽被她拧着耳朵拽得原地转圈圈,不落忍地皱皱眉,姚青芽就算气人 ,可也才十一二岁的小丫头,这家大人也是没谁了。

尤其她这么一通喝斥打骂,引得周围邻居都出来了,有不了解前因后果的还互相科普一下。隔壁老陈婶子伸头出来看看,干脆回去把小儿媳妇也叫出来看热闹。

不光看热闹,老陈婶子还站在旁边大声说:“高产他娘啊,不是我说你,你家那个高兴可太皮了,上次把我家小孙子的手都给抓了两道红,我小孙子比他还大了两岁多呢,玩着玩着就一爪子抓过来了。这要是抓到畅畅那张小俊脸,我看你拿什么赔。你家高兴这才多大呀,上边一堆哥哥姐姐,纵着他学坏,还觉得是疼他。小孩该管你得好好管,你说这长大了,不得是个惹事祖宗啊。”

姚大嫂被她明晃晃插了一刀,心里有气又不好发作,也不敢发作,江满和肖秀玲两家,哪家也没人得罪的起啊。

于是姚大嫂就把气都撒在了姚青芽头上,骂骂咧咧道:“养你这个废物有啥用,这么大人了,连个孩子也看不好,叫你领着小弟,你怎么就没管好他,还给我惹出这么多事来。”

一边骂,一边劈头盖脸几巴掌,姚青芽缩着脖子尖声哭叫。

“姚家大嫂,你这是干什么,小孩子的事情,我们还能跟个孩子计较,你当着我们的面打骂孩子算怎么回事儿。”肖秀玲皱着眉过去拉了一下,没拉开,姚大嫂反倒更来劲了,拧着姚青芽耳朵一边骂,一边叫她给肖秀玲赔礼认错。

肖秀玲这样好性子的人,忍不住也变了脸色。

这一番动静,引得屋里姚志华和陆安平两个大男人都坐不住了,又不敢让孩子出来,怕吓着了,叫小陆杨看着畅畅,也从屋里出来了。

结果姚大嫂一眼瞅见他们出来,忙拍着大腿叫唤:“他三叔,他陆叔啊,我这给你们赔礼道歉来了,都是这个死丫头不好,没用的货,叫她不懂事,你们可别生气。”

江满憋了一肚子的气,正在爆发边缘呢,一听这话,腾地就火了。

“我说大嫂,差不多就行了啊,你这做给谁看呢!”

“他……他三婶,你这是啥话,我这不是,不是给她气得吗,都是这死丫头不好,叫她惹事。”说着过来想拉江满的胳膊,“他三婶,你别生气,我这不是管教她吗。”

“你管你家孩子不关我的事。”江满气得手一甩,甩开了她的手,“大过年的,小孩子闹个架,谁是谁非咱先不说,你把小孩弄到我家门口,连打带骂的,你折腾给谁看呢要管孩子你领回家,有道是关门打孩子,你打死了都不关别人的事。”

然后指着大路骂道,“这是我家门口,不是你管孩子的地儿,你赶紧走,别叫我再说难听的。”

“他三叔,你,你看我这……”姚大嫂看向姚志华,指望他能掺和两句,谁知道姚志华连个眼神都没给她,反而沉着脸一转身,回屋了,顺手把陆安平也拉进去了。

姚大嫂张张嘴,才惊觉今天这事情做得似乎有点用错力气了。

“江满……”肖秀玲拉了下江满,想叫她回去,意思这种人就是个混不吝,还自以为聪明呢,你不搭理她,她不就滚蛋了吗。

可江满偏不回去,错的又不是她,混不吝就能让她了她挣开肖秀玲的手,指着姚大嫂:“我叫你滚,你没听见啊,你还有脸打孩子,我看这就是爹娘没教养,还不是你自己教的。”

完了又说姚青芽,“青芽你记着,你这一顿打跟别人可没关系,就是你娘打的,你娘自己理亏,拿你撒气做戏呢,你挨打挨骂可怪不着别人。你往后长大了自己懂事了,你也该知道是非对错。”

姚青芽已经从开始的嘤嘤哭变成了大哭,哭得都抽抽了,姚大嫂一张脸则成了猪肝色。

“他三婶,你看我这,专门来道歉的,青芽她不该以大欺小,我这也没别的意思啊,道歉也道了,青芽也让我打了,小孩子的事情,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你这咋还得理不饶人了呢。”

“你这意思,我今天要是说个不字,就是跟小孩一般见识了是吧”江满气急反笑,“你打你家孩子关我屁事我再说一遍,管孩子回你家去,别在我门口膈应人。”

“你们大家瞅瞅,我这,我这明明是来给她赔礼道歉的。”姚大嫂忙向围观的人寻求声援,也没人搭理她,倒是几个妇女议论她没有这么办事的。

“你这叫赔礼道歉”江满指了指周围的邻居,“大家评评理,有她这么赔礼道歉的吗,小孩子的事情,我明明也没计较,大人说开了就完了,她闹着一出是想干啥呢还要不要脸了”

“畅畅妈,你别理她,可真是没法说她了。”二堂婶过来劝了一句,又去说姚大嫂:“高产他娘,本来我都懒得说你,你说本来嘛就是小孩子的一点事情,青芽这丫头是有错,你该教教她,你过来说句话,畅畅妈还有杨杨妈,她俩啥样人谁不知道啊,她会跟你计较这可好,本来芝麻大的小事情,你瞅你闹得这一出,能怪畅畅妈生气吗。”

围观的邻居也议论纷纷,说姚大嫂这事做的不地道,几个妇女怕她恼羞成怒,再发疯打孩子,好歹把她拉走了。

她们一走,周围看热闹的人开解江满和肖秀玲几句,也就纷纷散去了。两人转身回去,肖秀玲忍不住直摇头:“你这个妯娌,跟你婆婆可有得一拼了。”

“大过年我郑重提醒你一遍。”江满撇撇嘴,“我没婆婆,这回也没这个妯娌,早就该跟她断往了。”完了又发狠,“往后我要再能搭理他们家一句,我就不是江满。”

“行行行,你不是江满,你是畅畅妈。”肖秀玲推推她逗趣,“你说原本一点小事,这下子可好了。”

两人一进屋,便对上两大两小,四个人的注目礼。

江满:“……咋啦”

看看姚志华:“姚志华你什么意思,我骂你大嫂你心疼了是吧,你看我干吗想跟我讲敦亲睦邻你一边去。”

陆安平扑哧一笑,姚志华则无奈地摇摇头,哭笑不得。

没法子,媳妇这会儿火有点旺,气还没消呢。于是姚志华不着痕迹地推了推靠在他膝头的畅畅。

“妈妈。”畅畅慢悠悠走过来,张开小手要抱抱。

江满把她抱起来,小姑娘“嗯嘛”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嘟嘟脸呆萌呆萌地:“妈妈,吃糕糕。”

“……”脑回路找了半天,江满问,“吃什么糕糕”

“婶子,我们想吃蛋糕了。”小陆杨跑过来拉着她的衣襟晃悠,“刚才叔说,你和妈妈今天磨的糯米粉可以做米糕,我不知怎么就想起来过生日,你给我们做的蛋糕了,我一提,畅畅就说她想吃……”

小男子汉有点心虚地咬了咬手指头。

江满:“……”

陆安平则在一旁笑得靠在了椅子背上。哎呦喂,他总算知道姚志华怎么哄媳妇的了。

“想吃蛋糕啊,”江满说,“行,想吃咱就做。”

于是两个当妈的一转身就忘了生气,江满做,肖秀玲不会做就给她打下手,两人忙忙碌碌去做蒸蛋糕去了。

明明今天也没谁过生日,江满想着难得孩子要一回,小陆杨过了年就要走了,干脆蒸好蛋糕,切苹果剥橘子,把蛋糕装饰起来,弄成生日蛋糕的样子,俩小孩吃得肚儿圆,只好大冬天地满屋子溜娃。

第二天,腊月二十七,一早姚二嫂抱着老三琳琳,领着招娣、领娣,跑来江满家串门子。

姚招娣手里还拎着个篮子,送了一包干香菇,说是她在部队的兄弟寄来的土特产。除了干香菇,还有一碗腌红薯藤。

“我听说他三叔爱吃这个,我也不会腌,腌不好又硬又不好吃,这是我娘秋天腌的。”姚二嫂说。

“是不好腌,他就爱吃这个,我夏天也试过腌,放不久,盐多了没法吃,盐少了容易坏。”江满笑嘻嘻端给姚志华看,姚志华忙说,可谢谢二嫂了。

“老是叫二嫂想着我们,上次还给我送那么多干菜。”江满道,“叫我怎么好意思,你弟弟寄来的东西还分给我们一包,记得帮我谢谢你家婶子。”

“寄来的多,我娘多给我一包,就说让我给你呢。”姚二嫂笑道,“两好换一好,她三婶你平常就照顾我们,咱妯娌合得来。”

姚二嫂坐了会儿,大约两个来意,一个是问江满,她能不能参加公司当加工户,一个就是专门跑来看姚大嫂的笑话啦。

“昨晚他们家打架了,听那意思,老大骂她没脑子,一下子得罪了你们两家,她倒还委屈呢,后来就吵起来了,乒乒乓乓摔东西打架。”

“他们两口子打死人命都跟我没关系。”江满笑了一下,“什么人呐这是。”

“老大那是原本想跟你们当加工户,指不定还盘算着跟他三叔讨个好呢,老大家的这个时候跟你闹一场,他能不上火吗。前天晚上还跟招娣他爸说呢,说孩子多了好,家里人手多,俩儿子俩闺女都能学这个手艺,盘算着他家能挣多少钱。他们两口子还不就是这样,有好处才往前,没好处他理你。”

“这两口子……”江满想了想,找了个形容的词儿,“一对儿猪脑子,可真般配。”

“她呀,仗着生了三个儿子,还俩闺女呢,动不动就说她给姚家生了三个孙子,老觉着自己了不得了,做事都觉着自己比旁人聪明。我看姚家村都要搁不下她了。”姚二嫂哧笑,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我看呀,人聪明过了头,就是蠢了。”

“不说她。”江满笑道,“二嫂,你想跟我们加工编织,这个完全没问题呀,你不参加我还要找你呢。你都不用跟我说,公司就是给姚家村人开的,你得空给队长叔提一句,跟他先报个名。”

“我知道。”姚二嫂笑起来,“我呀,就是先给你说一声,叫你心里有数。我保证要干好好干,给仨孩子挣钱花。”

“我看行。有钱一起挣。”俩人说着一起笑起来。</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74章 别打哥哥 下一章:第76章 最大赢家
热门: 在年代文里当神探 男主们都苦尽甘来(快穿)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玉无香 女配沉迷学习(快穿) 婚后甜吻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事业当先,男主靠边[快穿]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