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相亲相爱

上一章:第77章 爱漂亮 下一章:第79章 逃跑的姚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姚香香嫁人的事,江满最初是听肖大婶提了一句,说你小姑子好像要嫁人了,也不知道哪天回来办喜事。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这不是大家都忙着编东西挣钱吗,我又不大爱打听。就是你婆婆出来说,小闺女要结婚了,嫁的是他们南方当地人,听说家里还挺有钱的。”

江满心说,条件好还有钱的当地人,会眼瞎娶姚香香转念一想,可也难说,姚家人皮相都不算差,指不定遇上个色迷心窍的猪脑子呢。

肖大婶是个厚道人,当着她的面,江满便笑笑,换了个话题。

“婶子,隔壁院里的钥匙我给你一把,房子一时也没人住,秀玲姐开出来的小菜园,往后你种吧,我种了也吃不完。”她指着自家青红嫩绿的小菜园,笑道,“婶子你看,这菜园我不在家,给你一打理,比我在家长得还好了。”

“这话说的,我就会干个农活,会种菜,你呢会挣大钱,心思都在挣钱上,你现在可是咱姚家村最拥护的人。”

这话不假,挣钱是有多要紧的事儿,村民们现在对江满的拥护到什么程度呢姚老太出门乘凉,闲聊时骂了一句江满不好,结果被一堆妇女围着怼,差点没被怼得当场气绝。

肖大婶笑道:“你们这一家三口刚回来,锅碗瓢盆长时间没用了,都得仔细收拾一下,今晚要不就别做饭了,我家里做了韭菜盒子,煮绿豆汤,回头给你送一小锅来,你们三口就够吃了。”

江满一想,家里一个多月没人,别的不说,地锅灶台一层灰,明天好好收拾刷洗一下才能用。于是笑道:“行。婶子我不跟你客气,反正我们吃你家东西都当自家的了。”

肖大婶一走,娘儿俩关上门洗澡换衣服,姚志华抢不过她们娘俩,干脆骑车跑去村西水库洗,总算摆脱了大热天绿皮火车里那股子味儿。

畅畅坐在澡盆里,弄了满满一盆肥皂泡,拍拍吹吹玩玩,就是不肯出来了,天热,小姑娘赖在澡盆里舒服啊。

江满怕她时候大了皮肤泡皱,哄她出来,给她擦干净了,小姑娘就穿着沪城时兴的塑料小拖鞋,吧嗒吧嗒跑去带回来的行李包里找衣服穿。

小姑娘从包里翻出一条橙色小裙子,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想起妈妈说这裙子有点小了,又放下,重新拿了一条红色棉布的背心裙,江满帮她指了哪边是前边,小姑娘自己穿好了。

“妈妈。”畅畅拿着橙色小裙子,“小了的,给琳琳穿。”

“给琳琳穿啊,行。”江满说,“明天妈妈带你去找琳琳玩。”

红日西落,肖大婶胳膊挽着篮子,手里端个小锅,给江满送了韭菜盒子和绿豆汤来,不光有汤有饭,篮子里还一碟青椒炒鸡蛋。

“婶子哎,有你可真幸福。”江满真心说道。肖秀玲一走,肖余粮又当兵不在家,肖大婶大约也有些移情心理吧,整天围着江满操心,给她做这做那,动不动送些吃食瓜果来,帮她带畅畅。

你要问畅畅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这些,对不起,小姑娘不知道,可你要问她肖奶奶,小姑娘亲着呢。

谁知道肖大婶转身刚走,后边二堂婶来了,左手一碟葱花饼,右手一碟豆角炒茄子。

“刚才秀玲她娘送东西来,我顺嘴问了一句,她说你们刚回来,没顾上做晚饭。”堂婶笑着说,“正好我做了葱花饼,怕你们不够吃,就送几块来。”

“够了够了,可谢谢二婶,这下可吃不完了。”都送来了,总不能再让长辈端回去,吃不完也得留下啊,江满接过碟子道了谢,回去往桌子上一放,命令姚志华和畅畅:“你们爷儿俩,今晚使劲吃,吃不完坏了。”

“喝汤,吃菜,饼子吃不完吊井里头。”姚志华笑。

刚拿起筷子,老陈婶子一推门:“畅畅妈呀,我听见说你们今晚刚回来没做饭啊,我家给小孙女做的擀面条,给畅畅一碗,怕畅畅没有小孩饭。”

江满:“……”

赶紧起身道谢,拿自家的碗接过来,顺手拿她一个韭菜盒子:“婶子,肖大婶给的韭菜盒子,可香了呢,给你家小孙女一块尝尝。”她指指桌上,“您放心,我们够吃了。”

送走老陈婶子,江满嘘了口气,心说一家三口这顿晚饭闹的。得亏肖大婶那性子,这要是换个嗓门大话多的,一路送过来,村里是不是还得多几个给他们家送饭的

老队长闻讯就来了,进门一看:“吃了啊,我还寻思刚回来没做饭,叫你婶子多炒俩菜,喊你们去我家吃呢。”

“吃了吃了,饿不着。”江满笑道,“您瞧瞧这么多饭菜吧。”

她把公司的事情简单说了下,以及松原那边追加了四款产品的订单,是松原给出的款式和具体要求,当然,价格也就相应的又高了一些。

江满把四款产品的图样拿给老队长:“叔你先瞧瞧,我看也就是个样式,编法不难,改天叫肖大婶、四婶她们几个技术员过来,先参悟透了,做出样品来,再给加工户培训落实。”

“就这个,价格还高了”老队长咋舌,“这小鬼子可真有钱啊。”

“这等于是定制,我们得严格按照对方的要求来做,价格当然要更高了。”江满笑道。消费水平不同,这年代日本的消费水平高出一截,老队长觉得价格高,松原那边怕还要赚的更多呢。

“那我赶紧的。”老队长说着就打算走人干活。

“叔你急得什么呀,这四款我跟他协定年底才交货。”江满一想,还有个更重要的事儿,“叔,您是村长,您出面申请一下,赶紧给我们装个电话,按村里装、按公司装无所谓,怎么好办怎么来,要不我们对外联系太麻烦了,耽误事儿,像我去了沪城有个啥事情,想通知你们都不行。”

老队长说,他正有这个想法呢,江满去了沪城,大家就联系不上,指望写信发电报,简直急死个人。

这年代不允许个人老百姓装电话,即便村里,级别不够的单位,要装个电话还得申请特批。

“对了,咱要是装个电话,那还得有电呐,是不是还得村里先通电才行”老队长问。

江满:“……”

张嘴就想说电话是电话线供电,跟生活照明的电没关系,可一想,电话线的电又从哪里来

这年代相关方面她还真不懂,毕竟她上一世压根就没见过不通电的地方。于是她看看姚志华:“大学生,你懂吗”

姚志华漫不经心道:“上边不是宣传说了要通电吗,镇上先通,我看,咱村里还不趁机赶紧把电通了算了。”

“对对对,队长叔你去争取。”江满赶紧撺掇,“您现在腰杆壮,镇长都得让着您三分呢,您就去找镇里、县里要,就说我们公司出口生产需要,我们出口能给国家创外汇,他们不敢忽悠您。这要是等到上边统一给村级通电,怕还得等个几年呢。钱的方面,政策是上边拿大头,咱们村里也别集资了,公司和村里再出一部分。当然各家各户入户的费用得他们自己出。”

“对,这是正事。”姚志华笑,寻思动作快点儿,指不定他寒假就能用上村里的电灯爬格子了。

老队长一听,一拍大腿,上六十岁的人了,爬起来一溜烟跑那么快。

吃过饭刚放下筷子,姚二嫂又来了,这一晚上可够热闹的。

姚二嫂领着老三琳琳来的,手上拎着个袋子,江满心说,二嫂可不会再送吃的来了吧。结果二嫂说,给畅畅买了块布,留给畅畅做件衣服。

“二嫂你这客气的,怎么还给畅畅买布。”江满心说,二嫂这人也是没谁了,要知道农村小地方,到现在还要布票呢。

“这不是挣钱了吗。”姚二嫂坐下来,笑着叫姚琳琳,“去跟畅畅姐姐玩去。”一边跟江满解释道,“我们家孩子多,工夫少,跟多的人家不能比,可这一季也挣了一百多块钱呢,把你二哥高兴坏了,我们给三个闺女都买布做了新衣服,你二哥就嘱咐说,可不能少了畅畅的,一定给畅畅也买一块。”

她摆摆手,打断了江满的客气话,“我知道,咱们畅畅可不缺衣服,摊上我们穷,从畅畅生下来,我们当二伯、二伯娘的,都没给孩子买一点东西,这回给她们姊妹三个买了,就给畅畅也买了,我眼光不咋地,你别嫌弃就行。”

江满理开那块葱绿色布料看了看,笑道:“二嫂眼光很好,我正想给畅畅扯一块这个颜色的布,做一条背带裤呢。”

“畅畅那个带背带的裤子,哪儿做的”姚二嫂忙问,“小孩穿好看,看畅畅穿多洋气,我想给她们姊妹三个也做这样的。”

“镇上刘裁缝就会做。”江满没说,刘裁缝会做,就是她给画的样子。

畅畅现在穿的很多衣服,不知不觉都成了村里人的“时装发布”,看见畅畅穿什么好看样子,便认定是大城市买的,给自家孩子做衣服都照着做。

“二嫂,我听说姚香香要出嫁啦可不容易,差点砸手里了呢。”江满提了个话头。

“说是要结婚,我自己琢磨着,还不定怎么回事呢。”

作为姚家人,姚二嫂对这件事知道的果然比别人多。

姚香香本人根本没回来,而是来了封信,自己说在羊城厂里打工,人家给介绍了个对象,挺合得来,家庭也好,人也好,哪哪都好,就准备结婚了。可是又说路途遥远,厂里工作忙,一时半会也抽不开身回来。

话里话外大概就是说,我在羊城找对象嫁人了,知会家里一声,啥时候回来却没给个准话。只说路太远没法子,先在那边举行婚礼,等时间方便了再一起回来。

“多大年纪、家里啥情况,说没说”江满问。

“说了,说比她大九岁,三十一了,说人很好,对她好,有钱,好像在羊城做个什么小生意,家里住小楼的。”姚二嫂道,“要真是这样,那男的可算瞎眼了,还当她是个什么好货色呢,一家子倒霉。我听我娘家兄弟说,南方那地方潮,雨水多,建房子都是底下留一层,住小楼也不算啥,老太婆可当了真了,到处跟人说她闺女嫁了个有钱人,家里住小楼。”

“羊城本地人”

“不是,说是他们本省的,是个叫什么……”姚二嫂想了半天,“好像叫鄯城。”

“鄯城啊。”江满听了一笑,心说但愿姚香香运气好。

正好她来,畅畅还记着把橙色小裙子送给琳琳,姚二嫂挺高兴走了。

晚上江满跟姚志华感慨,说龙生九子,你们老姚家兄弟姊妹几个,到底都是怎么养出来的。

就说老二一家吧,姚二嫂这样的人,一个甜枣吃不了,你对她一点好,她会记着,你对她不好,她也会记着,老姚家能有他们两口子,也算很不错的人了。

还有姚香玲,江满不承认自己还有公婆小姑子,却承认姚香玲这个大姑姐,跟姚香玲一直正常来往。姚香玲每次回娘家来,一准要过来坐坐,也会给畅畅买东西,每每都说她当大姑应该的。

而相应的,江满也不喜欢白拿别人的好处,跟姚香玲家里人情往来都挺大方,这次从沪城回来,还特意给姚香玲买了件新式样的西装上衣。

以前跟老大一家好歹还有往来,现在连他们家也不搭理了。

“香香这个婚事,也不知究竟怎么个底细,她自己猪脑子吧,我爹娘也是少脑子的。”姚志华一想到他爹娘那边就心累,看着闺女在小床上香喷喷睡了。

两人靠在床头,姚志华便把头靠在江满肩膀上,身体推推她:“哎,媳妇儿,你这人猴精,你给分析分析,我咋就老觉得在这里头不怎么靠谱呢,人离乡贱,她出去打工也才半年吧,没头没脑跟家里说嫁人了,给自己找个那么远的婆家。”

江满:“令妹的事情,与我无关。”

“没敢说跟你有关系啊。”姚志华道,“你以为我想理她我也不管她,这不是她要闹出什么事情来,娘家也不利索吗,丢的还不是姓姚的脸。”

他把那么大脑袋靠着江满肩膀,整个人没长骨头一样贴着她,大鸟依人似的,蹭一蹭,还故意哼哼两声。

江满肩膀推了下没推动,皱眉鄙夷:“姚志华,撒娇不适合你。”

“谁撒娇,我心累。”

江满推不动,索性不理他,嗤笑:“羊城有多远说难听点儿,她干了什么丢人事情都传不过来,传过来也丢不着别人的脸。”

“哎,你说啊……”姚志华琢磨道,“男的三十一了,不大可能是头婚,这要是个二婚,头婚怎么回事,死老婆的倒也罢了,要是离婚的,因为啥离的人家前妻为什么跟他离婚别是个有问题的货。”

“八十年代了啊,离婚可也没啥。”江满一笑,“我看要是二婚倒还好了呢”

“啥意思”

“那要是人家头婚还在,你们老姚家不更丢人”江满推不开黏胶一样的姚志华,便掀开被单,自己往下溜,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再说了,就你那个妹妹,她说的话也能信她说三十一,我看五十一都有可能,还不定怎么回事呢。你呀,也别操这个心了,横竖你又管不了,你也管不着。”

“我倒是想管她呢。”姚志华脱掉衬衫,随手拿了个书本扇灭油灯,嘁了一声道,“我爹娘这把年纪了,本身就够糊涂的了,她要再添乱,你指望我大哥还是二哥最后还不是我头疼。”

摇头自嘲,不由感慨道,“这人呐,最倒霉的就是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扯不断,理不清,谁摊上谁自己怨老天去吧。”

江满不接茬,姚志华搂着她静下来,半晌自己说道:“所以我有时候就想啊,我们现在也为人父母了,看看我们畅畅,我们闺女多好啊,我们能疼她的最好方式,就是相亲相爱,够努力,先把自己的人生过好了,一家人才能有个好日子。”

“放心吧,你闺女赶明儿一准好日子。”江满打了个哈欠,睡意中抓住他的手掐了一下,“老实点儿,干嘛呀你。”

“跟畅畅妈相亲相爱啊。”姚志华搂过来,一边笑道,“没跟你说吗,夫妻和睦恩爱,家庭才能幸福,所以为了你的幸福,你男人必须多多努力。”

“……”江满想说,她到底是怎么遇上这货的。

暑假,畅畅三岁,一对爹妈商量了半天,考察了半天,要不要给上幼儿园。

没办法,这年代刚满三岁的宝宝,便是在沪城,也极少有上幼儿园的,托儿所还差不多。《义务教育法》都还没颁布呢,江满隐约记得,这部教育法要八十年代中期才能颁布。

入学年龄现在就没有明确规定。农村不说了,城市基本要求七周岁以后才能上小学,六岁极个别。像小陆杨,被他爸妈带到瀛县,送去上学让学校老师犯了愁,县里副书记的孩子,六岁,不敢收又不敢不收,太小了,怎么教啊。

肖秀玲来信说,两口子跟儿子商量,要不咱先上一年学前班吧,小男子汉去了一天,不干了,嫌不好玩,老师看得太死,又教不了什么课,还不如姚家村的育红班和泥打架好玩,没事可干,新来乍到又没有玩伴,非得要上学。

陆安平亲自送他进了小学,班里最小的,小孩长得又讨人喜欢,于是两个老师整天教育别的孩子,你们可别欺负陆杨同学啊,他是咱班老小。

江满一琢磨,他们家畅畅本来就是夏天六月份生的,六岁入学就刚刚满六岁,恐怕比人家小孩小两三岁,干脆顺其自然,早一年晚一年没什么大不了,就不急着上幼儿园了吧。

畅畅小姑娘摊上这对爹妈,貌似压根也不重视什么早教,整天带着她吃,带着她玩,81年下半年,小姑娘大概就是跟着妈妈,在姚家村和沪城之间两地过的。

村里住一阵子,沪城过一阵子,两趟来回,时间就飞快地跑走了。

小姑娘除了被爸爸抱着,不知所云背了几首唐诗,跟妈妈吃着玩着,说过几个英语单词,还都是关于好吃的东西,别的,拿爸爸的钢笔在纸上胡乱画,不好玩,不用爸爸说,就自己丢到一边去了。

这俩爹妈,好像从来也没有过让畅畅小姑娘当天才儿童、当学霸的想法。

农历81年底,阳历82年元旦,畅畅跟妈妈是在村里过的。畅畅穿一件领口袖口滚着白色毛圈的小棉袄,坐在村部一间专门的办公室里玩。

办公室挂着姚家村商贸公司的牌子,年底了,妈妈和公司的股东们在旁边屋里开会呢,公司这一年赚钱不少,股东们要分红了。

大人开会,畅畅小姑娘就和妞子、姚琳琳一起,都是跟着大人来的,就留在这边屋里玩,仨小孩坐在沙发上翻小人书,姚领娣在旁边照管着。

她们看一本叫做《神笔马良》的小人书,这个故事妈妈给她讲过的,畅畅不认字,可是记性好,会看图说话啊,就指着讲给小伙伴们听。

“这个小孩他会画画,他还会写字,跟我爸爸一样。”为爸爸骄傲一下下,翻一页,“他有一支神笔,画什么能变成真的。”再翻一页,“这个人是老财主,他不给小孩吃饭,小孩用神笔画烧饼吃,吃饱饱的,可香可香了……”

妞子:“为什么不给吃饭”

畅畅:“他是老财主,是大坏蛋。”

姚琳琳:“大坏蛋!”

畅畅继续讲故事:“他画了一只仙鹤,仙鹤就变成活的了,就飞走了。”

小伙伴们:哇,真神奇!

小伙伴们开始兴致勃勃讨论,等我要有神笔,我就画个什么什么,妞子说她要画很多好吃的。

畅畅:“我要有神笔,就画个飞马,骑着飞到天上去玩。”

电话铃突然响起来,小伙伴们吓了一下,赶紧抬头去看。

畅畅也抬头看看,慢悠悠放下小人书,从沙发上滑下来,爬上椅子,再从椅子上爬到办公桌上,也不管那铃声一个劲儿响,不急不慌拿起电话,慢悠悠地:“喂,你找谁呀”

“畅畅”那边试探地叫了一声,“你是畅畅吗我是爸爸。”

畅畅看看听筒,好像真是爸爸啊,笑眯眯叫:“爸爸~~”

那声音蜜里调油,九曲十八弯,叫的电话那端姚志华恨不得顺着电话线爬过来。

“畅畅,畅畅,想爸爸了没”

“想~~”

“爸爸就快回去了。”姚志华说,“畅畅,妈妈呢,叫妈妈来接电话,爸爸有事儿。”

于是畅畅放下电话,跑到隔壁屋门口伸头看看,妈妈正在开会呢,畅畅踮起脚尖招招手,结果妈妈没看见,都没反应。

小姑娘急了,细声细气地叫:“江满同志,接电话。”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77章 爱漂亮 下一章:第79章 逃跑的姚哥
热门: 邪性总裁宠上天 退婚后!玄学大佬靠算命轰动世界 警校垫底的我攻略了警校组第一 美女总裁的医武兵王 媵宠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吾家妻贵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当剧情降临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