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逃跑的姚哥

上一章:第78章 相亲相爱 下一章:第80章 杀回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江满在满屋子爆笑中跑出会议室,跑过来接起电话,一边啼笑皆非,对着慢悠悠若无其事的小姑娘说了句:“这小孩!”

“怎么啦”电话里姚志华问。

“你闺女。”江满就跟他讲刚才的事儿,说你闺女,大人精似的,跑去会议室喊江满同志接电话。

姚志华:“哈哈哈哈哈哈……”

“你还笑,还不都是跟你学的!” 江满好笑摇头,“打电话什么事儿”

“我分配的事。”姚志华说。

得亏刚被闺女逗得好心情,姚志华略带遗憾地哎了一声,说他留校的事儿黄了。

“不是差不多都定了吗”江满忙问。

不是她自己吹,姚志华大学这四年,表现大约是的确不俗,成绩不错,还发表了好多篇小说,中篇小说《心坟》更是颇具影响,也有几篇发表的评论,妥妥混了个青年作家的名头。

怎么黄了提起这事姚志华就呵呵了。几个教授导师都支持他,他们这一届中文系两个留校名额,系里讨论推荐的是他和同系一个女生,结果报上去,姚志华的名字变成了另一个姓孟的男生。

“背后有人呗,告啊。”江满脱口而出,还不是姚志华农村来的,什么背景人脉都没有。

“告什么呀。”姚志华说,“学习成绩差不多,我比他强点儿,他成绩也不差,我发表的东西比他多,名声影响肯定比他大。他呢沪城本地人,发表过两篇报纸文章,学校领导支持,说政治觉悟高。”

他拿这事折腾,岂不成了政治觉悟低了。

“所以打电话跟你商量一下,我现在面临毕业分配选择。”姚志华说。

因为留校的事,系里导师大约就对他有些弥补心理,在毕业分配上算是有心照顾他,所以姚志华现在打电话找江满商量,是选择去中西部某个省会城市,还是去南方某省的蓝城。

“你自己的想法呢”江满想了想,“要单论地方,蓝城肯定比那个西部省会强。”将来城市发展也会更好,这一点江满很清楚。

“我也这么想,就是……”姚志华顿了顿,“都挺远的,怕你们去了不适应。其实我也可以要求回原籍,比如分到永城,可是我不太想留在老家。”

“我也不赞成你回原籍。”江满说。永城,不管跟哪个比,在她看来都不如另外两个选择,直接排除。

至于适不适应的问题,她笑道:“这个你倒是瞎担心,你瞅瞅你闺女,我估计比你适应能力还强呢。”

“那行,我去给教授回个话。”

“哪天回来啊,行李多就尽量走邮局。”江满问道,“那你是先去蓝城,还是先回来一趟”

“当然先回去啊。”姚志华笑道,“最要紧的,不得回家带上老婆孩子吗这边我也没多少行李,也就是铺盖衣服,然后就是书,书籍一类我先放这儿,等去了蓝城,再让这边的同学给我寄过去。”

江满刚准备挂上电话,又听见姚志华哎了一声,嘱咐道:“估计我农历十四到家,好吃的好喝的多给我准备点啊,那个辣豆酱、小萝卜干、大肉包子、菠菜猪油渣的烫面包子,里边最好再放点儿粉条,还有那个干扁豆皮炖肉……”

这个吃货。江满放下电话,摇头失笑。

这年代的大学生,妥妥的天之骄子,虽然没能留校是个遗憾,可分配到哪儿也不担心前程。

江满其实对“去哪儿”没有什么执念,去哪儿她也能混得很好,更加没有什么“故土难离”的想法,哪里算是她的故土啊,姚家村排除老姚家,乡里乡亲日子是挺田园,她几年下来也该呆够了。

于是对接下来的生活还挺期待。放下电话,她抱着畅畅说,爸爸妈妈要带你搬去一个能经常去大海边玩的地方了。

小姑娘这两年被她带着东跑西跑,也算见过世面的,对搬家这个词没啥感觉。

腊月十四,姚志华回到家中,便开始可着劲儿杀鸡、杀鸭子吃,要搬走了,争取这个春节把家里的一大群鸡鸭都吃完。大冬天他自己不敢下水,便没事骑个自行车跑去水库买鱼,红烧野杂鱼,几乎隔天就炖一盆。

所以这一个年关吃的,整天鸡鸭鱼肉,以至于家里的鸡和鸭子们,看见姚志华就跑。

因为恢复高考的特殊时间,是在77年底,姚志华这一届学生就成为了特殊一届在冬季毕业分配的学生。

肖秀玲打电话来,说姚志华要分配了啊,去蓝城,好像离我们又近点儿了。

近什么呀,江满心说,地理距离是近了一点儿,还隔着省呢。

“你们今年过年不回来了”

“不回去了,没办法。”肖秀玲道,“杨杨正在生气呢,嘴巴撅得都能拴毛驴了,他爸正在哄。”

没法子,这年代也没有春节小长假,陆安平工作忙,也不好请那么长时间假,让肖秀玲带着杨杨娘儿俩回去过年,他又万万不能放心。那么远路,肖秀玲晕车,一路都得他照顾。

“让畅畅跟我说句话。”

江满一听,便把畅畅叫过来:“畅畅,快来,大姨要跟你打电话啦。”

小姑娘听了,慢悠悠放下玩具走过来。人小,肖秀玲搬走这都一年了,秋天村里装上电话,肖秀玲打过来两回,也叫畅畅接过电话,小姑娘嘴里乖巧叫“大姨、杨杨哥哥”,其实看样子都不太想得不起来了。

“大姨。”畅畅甜甜软软地叫了一声。

“哎,畅畅真乖,大姨可想你了呢。”然后听见电话里肖秀玲喊,杨杨杨杨,快来快来,小妹妹找你接电话。

电话被接起来,喂了一声:“畅畅,我是哥哥。”

“杨杨哥哥。”小姑娘甜甜软软又叫了一声,傻乐呵地看着妈妈,那小眼神就是:我都叫过了,可以去玩儿了吗。

江满心说,小没良心的,你大姨和杨杨哥哥刚给你寄来一箱子好吃好玩的呢,瀛县那边当地的土特产,干果、果脯,还有新玩具,还有一顶颇具民俗风情的花帽子。

“你跟杨杨哥哥说,“江满贴在她耳边小声教她,”好好吃饭,好好听话,好好学习,过年要跟爸爸妈妈高高兴兴的。”

江满说一句,小姑娘就学舌一句,奶声奶气地说着大人话,电话那端小陆杨大概被她一本正经的小人精口气逗乐了,笑了起来。

完了江满又跟肖秀玲说了几句,约定等到大年二十九,让肖大叔、肖大婶来等着,肖秀玲给爹娘打电话过来。

然后就是拜年,辞行。回娘家送年礼,约了江谷雨一家三口一起去的,跟江老爹说要搬走了。

姚志华琢磨以后逢年过节都不一定回来了,给江老爹塞了二十块钱,结果一出门江谷雨就撇着嘴说,姐夫你给他钱还不如给他买包烟呢,你信不信,一转脸他估计就交给大嫂了。

年前姚志华回老宅,姚香香过年又没回来,姚志华就问了一句,说她结婚嫁人都半年了,家里连个人影子都没见着,到底怎么回事儿

“她不是工作忙吗。”姚老太说,“工作忙,又有喜了,怀着孕呢,那么远路你让她咋回来你不是难为她吗”

“当我没问,您觉得合适就行。”姚志华忍不住刺了他娘一句。

一提他分配的事情,姚老太便嘀嘀咕咕地数落他,咋分去蓝城了,那么远,家里有事也指望不上。要是近点儿,有个啥事家里还能沾上光。

“你就不能跟你们学校说一下,故土难离,回家来多好,给你分那么远,比如分到咱们县城吧,永城更好,你当个什么官职有面子了,家里都能沾光照应,你哥、你侄子们也能有个好出路。去那么远,家里都指靠不上了。”

“娘,国家需要,那是我能说了算的”姚志华对他娘反正也习惯了。

倒是姚老头嘱咐了几句,说什么好好工作,常回家看看之类的。

姚老大去年没报名当加工户,这一年便眼睁睁看着村里家家挣钱,有了钱,整个姚家村过年都喜气洋洋的,连年初一的鞭炮声都比往年更响亮了,噼里啪啦响个没完,弄得姚老大两口子心里猫爪子挠似的。

姚老大凑过来问:“老三,你媳妇弄个公司,连工资带分红,这一年得赚不少钱吧”

“应该吧,我没细问。”姚志华道。

“老三,你借我点钱,你看高产都该娶媳妇了,没钱啊。”

姚志华就问:“借多少”

“有多少借多少。”姚老大说,“我预备给高产定亲娶媳妇用,高升也不小了呢,你也知道,我家里困难,三个儿子。”

姚志华一听,有多少借多少,登时就不想理他了。

其实姚志华这个人,心肠好是真的,心软,重情,姚老大要说借个十块二十,还是多少,姚志华没准还考虑一下,反正他经济条件好,江满也从来也不计较钱的事。

可是姚志华心软不等于傻啊。

“大哥你看,我刚毕业,一分钱工资还没挣呢。”姚志华慢吞吞说道,“过完年,我就得去蓝城工作了,千里迢迢人生地不熟,连安家费都得花我媳妇的,她一个女人赚钱养家,这个节骨眼我们也不宽裕,你让我开口跟她帮你借钱”

“老三,那不是,你们日子好吗。”姚老大嚅嚅,“我听说,你媳妇光分红就得有上千块。”

姚志华心说,你打听得倒挺清楚,没法子,路子好挣钱快,这分红还是在公司帮村里通电、留足了公司发展资金的基础上。

他笑笑说:“可能吧,我真没细问,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大学四年,一分钱不赚,还得我媳妇养我呢,车费零花都是她给我,我一个大男人,她一个女人家挣了钱,你让我再跟她后边要我可没那个脸。”

姚老大被堵得老半天没说话,停了一会儿再接再厉:“那你……你搬那么远,家里东西啥的带不走的,都给我呗你那个自行车,反正那么远路也不能带上,正好你给我,高产、高升大了,出个门也好骑骑。”

他这话一出来,别说姚志华,连老二姚志军都侧头瞥了他一眼,还真是会见缝插针啊。

姚志华心说,家里那些桌椅板凳旧家具,用了这么多年,本来也不当好东西,也没法带,江满都随口就允给谁了。至于家里的一个“大件”自行车——

“大哥你这话早说呀。”姚志华笑道,“我那个自行车,送给畅畅她小姨了,她上班骑。”

真话。江谷雨原本住的离她上班的供销商场也就步行五分钟,家里自行车小刘骑的多,她大多数就走着上班。

家里的自行车还大半新呢,江满就说送给谷雨得了。

“老三呐,你自行车不给自家人,你送给你小姨子”姚老大一直被堵着,堵得难受,终于找了个由头,气道,“老三,咱们是亲兄弟吧,一个娘生的,你还知道你姓姚啊,高产、高升是你亲侄子不你好好一个自行车,不给你亲侄子骑,你给个二姓旁人小姨子”

“谁是二姓旁人”姚志华也火了,脖子一梗,“来来来你跟我说说,什么叫二姓旁人我们家畅畅生下来,没人管没人问的,前前后后都是她小姨照顾,伺候江满坐月子,伺候大人孩子,要没她小姨,娘儿俩还不知道饿没饿死呢,也没见谁去帮忙照顾一下。一个自行车,江满买的,她想给谁给谁,谁管得着吗”

姚志国堵得半天接不出话来。

“一个个的,一年到头不着我的家,到我跟前就吵吵。”姚老太气得骂,想要寻死觅活折腾一下,又怕大过年咒着她自己,只好指着儿子们骂,“忘本东西,不孝顺的玩意儿,白养了你们这些白眼狼了!”

姚志华:“大哥你看,你又惹娘生气了吧。”

姚老头:“老三啊,你别恼,你大哥也没有坏心,你们终究是亲兄弟。“

“我没恼啊。”姚志华说,“这不是大哥先恼了吗,因为一个破自行车冲我嚷嚷。”

他拍拍屁股站起来:“娘你消消气,大过年别吵吵了,我出去转转,给几家近房老长辈们拜个年去。”

他说完起身就走,姚志军随后紧跟着也溜出来了,走到大门口追上他,安慰道:“老三你别生气,大哥那人你还不知道,他就这样儿,我现在算明白了,人穷志短,他自己不长进,发愁日子还在后头呢。”

姚老二这一年收入还不错,二嫂编果盘挣钱,又有一笔公司分红,日子总算看到了指望,两口子说话都比以前坦荡了。

姚志华心里总算还有点安慰,拍拍他二哥:“二哥你说的对,你跟二嫂好好的,往后我去了蓝城,离得远,老家这边也就指望你了。”想了想,商量的口气说道,“要说爹娘年纪也确实大了,我过了年就得搬走,平常估计也很难回来,我还寻思,趁着这会儿,爹娘得提出我们三家养老的事儿呢。”

“老三你就没看明白”姚志军说,“眼下咱们三家,我和你两家养老反正不推脱,该咋养咋养,你条件好,我们家困难点,可也不装孬,眼下谁最困难爹娘嘴里说的好,其实还不知道偏心谁呢,让大哥一家给哄的,指不定还想着贴补大哥呢,要不咋也不提养老的事情了提出来大哥那边也不敢应承。以后你工作了,拿工资了,你心里可有个数,谁的钱不是钱啊。”

姚志华:“……”

过了年,正月初六,姚志华几乎是在一种“逃”的心态下离开了姚家村。

赶火车,换汽车,奔赴他毕业分配的蓝城。

去了以后,报到分配进单位,隔了四天就打来电话,说分配到蓝城市人事局去了,在他的要求下,单位最快速度给他安排了住房。

“我去看了,新建的宿舍楼,房子还不错,我们一家三口住着挺宽敞的。”姚志华在电话里头叫,“媳妇你赶紧带着畅畅过来吧,我这正忙着买床、买家具呢,都准备好了,”

“这么快”江满笑道,“我们还寻思着得等一阵子,过了元宵节,吃完了汤圆再说呢。”

“别啊,过来我们一家子,一起过元宵。”姚志华哀怨的口气,“你可不知道,我一个人在这边,清锅冷灶的,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今早在食堂就吃了一个冷包子,味道还特别怪,忒难吃了。”

江满被他那口气逗乐了,便调侃他:“难吃你不会转脸往北吃也没见你四年大学吃食堂饿死呀。”

“少废话,没良心的女人。”姚志华埋怨道,“你赶紧带着我闺女过来。你现在就打电话,叫小刘先给你买火车票……”开始详详细细说路线,到哪儿坐车,到哪儿转车,转车中间要等几个小时,可以在哪儿休息,然后到哪儿下车……

“行啦行啦,你就放心吧。”江满打断他,“我知道,不就是蓝城吗,我又不是没去过。”

姚志华:“……”

忽然不想理她了。

想想却又嘱咐道:“叫老队长去镇上借个车送你们去永城坐火车,行李能寄的就寄,能拖运托运,刚过年,车上挤死人了,现在外边有点乱,你自己一路多注意,千万把畅畅看好了啊。要不然,干脆我回去接你们”

“还怕我路上把你闺女弄丢了啊”江满取笑他:“放心吧,你能丢,我们娘儿俩都不带丢了的。”

江满是在众人的“欢送”中离开姚家村的。恬静安闲的海滨小城,江满带着畅畅下了车,便越发有些历史沧桑之感。

她上一世还真来过的,相对于百年后这座城市的发达,此刻的蓝城作为首批沿海开放城市,却像个刚走出家门口的少年,路还刚刚开个头。

姚志华兴冲冲跑来接她们,一路回到新建的单位宿舍楼,抱着畅畅指着说:“小乖乖,看看,我们以后就住在这儿了,那个三楼,就是我们的新家。”

“爸爸。”小姑娘对新房子似乎没多大兴趣,转圈看看,“大海在哪儿”

“大海在……”姚志华指了下,“在港口,有大轮船,你和妈妈先休息一下,等星期天爸爸就带你去看大海。”

“挖螃蟹。”小姑娘提醒道。

“对,挖螃蟹。”姚志华说,“给咱们畅畅买大鱼,买海鲜吃。”

“你带她上去,我拿东西。”姚志华把畅畅放下来,拎起行李上楼。

江满搬家的能力果然一流,姚志华来时带一部分,邮局寄一部分,不能带的东西该处理处理,该送人送人,人家娘儿俩来时,统共就带了两个行李包。

一进楼栋门,迎面出来一个有点发福的中年妇女,看见姚志华,目光顺着在江满和畅畅身上打量一遍,就笑着招呼:“呦,小姚啊,家眷接到了”

“接到了,接到了。”姚志华忙介绍道,“这就是我媳妇江满。江满,这是韩大姐,我们局里刘科长的爱人。”

“韩大姐好。”江满点头笑笑。

“哎,好,好。”韩大姐忙笑道,“一路还顺当吧,你们上去歇着吧,我下楼买个东西。”

擦肩而过,走到三楼门口,江满憋不住噗嗤一笑:“我怎么觉着进了黄风洞了”

“啥意思”

“小妖(小姚)啊。”江满学着韩大姐的口气。

“你……”姚志华反应过来,在三楼门口放下行李,手指虚虚地点点她,“我算看出来了,你要是一会儿不挤兑我,太阳都能打西边出来。”

他掏出钥匙开门,然后不知怎么话题跳到了太阳上:“对了,哪天我们早点儿起,带你们去海边看日出去,可壮观了。从我们单位门口坐公交车,半小时就到海边了。”

开门,一家三口进去,江满里外看了看,典型八十年代的两室一厅布局,的确是新房子,这年代算很先进阔气了。看样子姚志华打扫过了一遍,阳台不大,但是阳光充足,站在上面视野很好,看得见远处高高低低的房屋和林荫道。

畅畅也饶有兴致跟着妈妈,里里外外转一圈,人小还没有阳台的墙高,叫姚志华抱她举高高看看。

“挺好。这房子,窗户再大点儿就更好了。”江满问,“怎么给你分人事局去了开始不是说去哪个区文教局的吗”

“别提了,运气好。”姚志华笑道。

他拿着毕业分配手续来到蓝城,当然先到人事部门报到,结果他的档案到了市人事局,人事局有个副局长是个爱好者,业余也爬爬格子,当然没啥成就就是了。档案经过他手里一看,哎呦,这不是写过《心坟》的那个青年作家吗,分到我们这儿来了哎呀太好了,也别分给别的单位了,这样的人才,我们自己留着吧。

就把姚志华给藏私截留了。

忙忙碌碌,算是把家安顿下来了,一家三口以家为中心,开始探索这座城市,寻觅地方美食,星期天去赶海、看日出。

江满对这座海滨小城的生活还算满意,恬静安然,畅畅小姑娘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蹲在海滩上挖沙子,一玩大半天。

不出意外,他们就要在这座城市落地生根,安定下来了。

可江满没想到,才上了几个月的班,姚志华这家伙就腻了。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78章 相亲相爱 下一章:第80章 杀回去
热门: 总裁诱爱,强抢小妻子 总裁大叔坏坏爱 缠绵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我当爸爸的那些年[快穿] 总裁轻点我怕疼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权贵的五指山 特种总裁的艰难爱情 在豪门当猫的日子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