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杀回去

上一章:第79章 逃跑的姚哥 下一章:第81章大事件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做什么好吃的”

姚志华下班回来得有些晚,一进门,换了鞋就忙着往厨房跑。

“包子。”畅畅拦在厨房门口,回头跟妈妈告状,“爸爸没洗手。好孩子讲卫生,爸爸不讲卫生。”

“谁说的,爸爸正准备洗手呢。”姚志华脚步一顿,笑嘻嘻往后倒退了两步,退着进了卫生间。

他洗完手出来,还专门举起两只手给闺女示意,“看看,白不白洗得干干净净的。”

一边说,一边伸出一指禅,作势要去搔她的小脖子。畅畅怕痒,赶紧缩着脖子笑哈哈跑开了。

江满正在切菜,姚志华从她身后伸头看了看:“什么包子”

“烫面包子,菠菜馓子馅的,喝米汤。”

“吃包子还炒什么菜呀,有米汤就行了。”

“我做个凉拌海带丝,切点小萝卜干,配包子吃。”江满扭头问他,“怎么今天又回来晚了我看你们单位,其他人人家早就下班回来了呀。”

“写讲话稿呗,明天局里有个大的会议,周局长要讲话。”姚志华叹口气,“下午就我写好了,拿去给周局长过目,不太满意,我又加班重写。”顿了顿抱怨道,“我是真不擅长写这些东西,为什么他们就老觉得我是作家,能发表小说,就得会写这些讲话稿什么的呢”

他分配来以后,头上顶着“青年作家”、“重点大学中文系高材生”的光环,本来大约先分到区文教局当个办事科员之类的,结果被市人事局留下,还直接进了局办公室,单位小新人,干的完全是文字秘书的活儿,整天忙着写材料。

在许多人看来,如此重用,青云直上啊,刚毕业分配来的,姚志华这命也太好了。

而对于姚志华来说,和公文,小说和讲话稿,完全两码事好不好当然也不是他不能写,他要是连个应用文都不会写,也别说上过大学了。

可是公文材料也并没有想的那么简单,远不止是语言文字的事儿。就比如领导讲话稿这个东西吧,要揣摩领导意图,要把握会议精神,要有足够的时政敏感度。

写好了你送上去,领导要是只改了几个无关紧要的词语,表示亲自撰写修改过了,这就通过了,你可以松口气了。要是领导说,哪方面哪方面还得改改,那就说明你这个没通过,要大改,甚至要推倒重来,万一赶在晚上,你就得连夜加班重写……

作为一个爬格子搞的,姚志华在局办呆了两个月后郑重表示,他再也不敢瞧不起那些“刀笔吏”了。

姚志华看着江满把海带丝拌好装进盘子里,伸手捏了一根丢进嘴里,自我解嘲道:“你说我跟孟学春是不是人生错位了,这活儿适合他干才对。”

孟学春,抢了他留校名额的那位,政治觉悟高的同学。

“下手捏,你给你闺女做个好样子。”江满嗔怪一句。

姚志华瞧一眼外面,畅畅趴在椅子上玩球呢,干脆又捏了一根送进嘴里,一边继续跟江满诉苦:“光写材料也就罢了,小意思,我最怕参加那些应酬,人际我又不熟,局里有个招待什么的,一喊我我就光想往后缩。”

初来乍到,他尤其对大机关那些琐碎的人际关系不太适应,枝枝节节也不够了解,偏偏领导还一下子把他摆在个显眼位置。

“局办我资历最浅,年纪也轻,偏偏领导还觉得栽培我似的,动不动有招待应酬叫上我,我去了端茶倒水地忙活,办公室里其他人还觉得是好事儿,动不动说话酸我。”

江满其实对这些也觉得无趣,可他自己都这种情绪了,又不能再打击他,就开解道,“你这不才刚工作两个来月吗,适应了就好,多少人做梦都想要你的机遇呢。” 她拍开他的手,“去收拾桌子,准备吃饭。”

“我呀,现在真佩服陆安平,他一搞技术的理工科,改行当他那个县委副书记,还干得有滋有味。”

姚志华絮絮叨叨地收拾桌子,江满端着包子出来,笑道:“你跟他能一样吗,他家庭出身干什么的呀,从小熏也该熏出来了。”接过姚志华递来的汤碗,“好容易下班了,不谈工作,给自己放松放松,吃完我们去公园散步去。”

“畅畅,吃饭喽。”姚志华喊了一声。

小姑娘慢悠悠走过来,慢悠悠爬上椅子,伸头看看:“没有红烧肉呀”

“……”两口子对视一眼。

江满停住筷子:“畅畅,天天吃红烧肉,会变成大胖子的,这么胖——”她张开胳膊做了个腰围两米八的架势,“很丑的哦。小姑娘要多吃青菜,才健康漂亮。”

姚志华:“乖,妈妈今天包的包子可香了,吃包子,明天早晨爸爸就去买肉。”

小姑娘捧着包子想了想,天天吃红烧肉会变丑啊,太可怕了,那还是隔几天再吃吧。啊呜咬了一口包子,摇摇头:“那明天不吃红烧肉了。”

“哎,我们畅畅真乖。”

姚志华刚夸完,小姑娘又来了一句:“爸爸,那你明天买虾子,好不好”

“行,买虾子,水煮大虾。”姚志华满口答应着,便盘算着明天早起骑车半小时,直接在港口买虾,新鲜还便宜,来回骑车还锻炼身体。

“你明早去”江满笑嘻嘻地拿筷子指指他,“姚志华是好同志,再买点蛤蜊来。”

这时节,港口蛤蜊死便宜,刚从海里捞出来的,不吃可惜了。

吃完饭收拾了碗筷,三口人便习惯性地下楼去,步行到附近的一个小公园散步。春风沉醉,带着一丝丝大海的气息,一家三口平常就喜欢这样,手拉手散步过去,绕小公园悠闲地溜达一圈,再走回来。

回来时遇上他那么忠实读者、资深爱好者刘副局长,跟他老伴儿一起,夫妻俩也散步呢,看见他们家三口便笑呵呵打招呼:“小姚啊,散步呢。”

“对,陪孩子玩儿呢。”姚志华笑道,“刘局长,张大姐,你们也散步呢。”

“散散。”刘副局长说,“小姚啊,我这两天受你启发,正构思一个短篇呢,哪天咱俩聊聊,你给我斧正斧正啊。”

“哎,您这话说的。”姚志华忙笑道,“改天我先拜读。”

进了家门就跟江满小声说:“瞧见没,这老同志都快退休了,一辈子爱好者,就在省报发表过两个豆腐块,从我来了,没事就找我讨论。”

“有这精神就不错了,我看人家刘副局长挺好的。”江满也笑道,“总比其他人没事叫你写材料、叫你喝酒的强。”

畅畅小姑娘正在换拖鞋,听了一抬头:“爸爸,不要喝酒,臭。”

想了想补刀一句:“你还打呼噜。”

然后皱皱鼻子,撅着嘴皱着小包子脸学他打呼噜:“呼~~呼~~”

媳妇还没嫌弃,让闺女给嫌弃了。

姚志华伤心了一下下,想说像他这个工作状态,能做到不喝醉,已经是他老姚不简单了,便随口跟畅畅应付道:“不喝,不喝了。”

搬到新家以后,江满就给畅畅分了床。说分也算不上分,江满给她买了个漂亮的小床,放在他们的大床边上,打算先这么分,慢慢把小床分开,等五六岁上,再给她分房间。

小姑娘洗澡刷牙,也不黏人,自己爬上小床睡觉。

姚志华在大床边坐着,陪着小床上畅畅睡实了,起身去隔壁房间。

两室一厅的房子,三口人住一个主卧,次卧就布置成了书房,姚志华在书桌前坐了会儿,想爬格子,写作对他来说,不光是爱好,更是名利双收的好事。可坐了好一会儿,一天工作忙着来头脑乱哄哄,都懒得拿笔,看着方格稿纸光想打瞌睡。

江满洗澡出来,伸头看看他:“还不睡啊累一天了。”

“睡觉。”姚志华索性站起来,不管了,睡觉睡觉,一边伸手去搂江满的腰,一边说道:“我算是知道刘副局长怎么一辈子的爱好者了,管他是不是这块料,他都没这个时间精力。”

星期天,畅畅一早醒的最早,从小床爬到大床,把爸爸妈妈都拍醒了。

“快起来,快起来。”小姑娘光着脚丫,穿着小睡裙在床上蹦,“昨天说好了,要去看大海,抓螃蟹。”

“小东西,今天怎么醒这么早啊,平时睡懒觉谁也睡不过你。”江满睡意朦胧的嘀咕。

姚志华打着哈欠睁开眼:“好闺女,你爸好不容易熬个星期天。”

食言而肥,一对爹妈打着哈欠爬起来,赶紧去收拾洗漱。

畅畅隔三岔五赶海,其实也没见她抓过什么战利品,小孩就是玩儿,大部分时间都忙着挖沙子了,拿着小铲子挖呀挖,挖到一只豌豆大的螃蟹,赶紧拿去跟妈妈献宝。

挖沙子玩够了,江满就领着她在沙滩上放风筝。这在一片海滩还没有商业开发,还没变成几十年后的旅游胜地、海滨浴场,保持着天然的纯朴秀丽。天稍微有点阴,游人也不多,一家三口享了个清净悠闲。

“我有个事跟你商量。”江满慢悠悠看着畅畅玩,“我琢磨,暑假开学,咱们畅畅就该上幼儿园了。”要不是怕小姑娘半路插班不适应,随时就可以送机关幼儿园了,江满沉吟道:“我想找点事做。”

“不是说好了到暑假吗,咱又不缺钱,生活不成问题,到暑假了畅畅上幼儿园再说。”

“不想等。我们畅畅省事,我带着她也不耽误。”江满抱怨道,“你说我自从来了,整天在家闲着,别人都当我是吃闲饭的。”

比如她买菜碰上韩大姐,看她买的有点多,一路上就跟她唠叨,说畅畅妈妈呀,你们家一个月生活开支得不少吧,整天鱼呀肉呀的,小姚就算工资不低,可你们年纪轻轻总得攒点钱,也不能这么花呀。

言下之意,江满同志你败家。

不光败家,你这是不体贴男人养家的辛苦。

对此江满想说,他们家要是光指望姚志华那点工资,就这么花,早该饿死了。

再说如今一家人在蓝城安定下来了,她总这么在家呆着也不好,这不是缺不缺钱的事。

“那你想做什么”姚志华问,“给你找个班上”

“不想上班,上班是不可能的。”江满摇头。

接到姚志华谴责的目光,想想这哥们整天上班,在单位里陪笑脸、当新人,写材料挨累,忙笑道,“我这人不适合上班。”

她说:“我想开个店,做点什么小生意,有个事情干。我们都搬来两个多月了,要不是要带畅畅,你总说稳定下来再说,我这店都该开起来了。这两天你上班不在家,我自己就去考察过了,我想在机关幼儿园那条街租个店面,那地方靠幼儿园和实小近,生意肯定好做,还方便接送畅畅。”

姚志华沉吟一会儿,停了停:“其实我也有个事情想跟你说。”

“昂”江满道,“那你说呀”

不远处沙滩上,畅畅看样子找到了小玩伴,跟两个五六岁的孩子蹲在沙滩上,凑在一起也不知研究什么。

一对爹妈留意看着,便停下来,两人没穿泳衣,湿的沙滩也不好随便坐,就蹲在那儿小声说话。

“什么事,怎么又不说了”

“我觉得……”姚志华犹豫一下,“我不太适合这种机关工作。”

他看看江满,自己啧了一声摇头自嘲:“我知道,这话让别人听见,该骂我矫情了,骂我不知好歹,别人有背景、托关系也不一定能一下子进市人事局,进了市局也很难直接进局办,像我这样,起.点有了,学历也有,认真熬几年,别的不说,提干升职一点问题没有,好好混,将来混个局科、处级之类的不难。”

要是他够野心够努力,指不定还能爬得更高。

“可是我真觉得我不适合这种工作和生活。两个月下来就厌了,要是就这么过一辈子,想想都没意思。”

他捡了个石子丢出去,一肚子吐槽发泄:“整天写那些没营养的材料,他们知不知道,我写的东西都是很值钱的啊,要付我稿费,要印刷成铅字,让成千上万读者看的。”

然后看着她,“媳妇哎,我这话也就敢跟你说说。”

“那你打算怎么办辞职”这么一想,江满顿时就有点兴奋了。

八十年代初啊,大学毕业,辞职下海……貌似是很多商业大佬、传奇级人物介绍的开头啊。

“辞职”姚志华诧异的表情,“直接辞职不干了胡说八道吧你”

“……!”江满,“不然呢你不是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吗,辞个职而已,你专职当作家爬格子,都不会混差了的。”

江满脑子立刻又开始飞速转动,现在他当作家,体制下虽说不会暴富,可也名利双收,社会地位高,养家糊口绰绰有余。再等个十年八年,经济体制搞活了,社会更开放了,商业模式一运作……不跟你吹,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把姚大作家做红了,也弄个福布斯作家排行榜什么的。

想想都带感。

奈何身边的男人不上道,一开口:“你说,我好不容易考上大学,辛辛苦苦读了四年,毕业分配了,我还没工作几个月呢,直接辞职”姚志华道,“那我上的什么大学呀,你想没想过,人家得怎么说我呀,人家就不骂我不知好歹了,该骂我脑子有问题了。”

“你这人……”江满顿了顿,算了,俩人脑子就不在一个次元上。

八十年代初,姚志华一个本科大学生,分配到政府机关单位,想想他说的也才符合这个年代。

“那你还能怎么办”江满问。

“你看现在,我们家生活上反正也不愁。”姚志华顿了顿说,“我想回沪城,我还是更喜欢高校的环境。我可以考研究生。”

江满愣了愣,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忙问:“现在可以考研究生”

“当然可以啊,跟高考一起恢复的。”姚志华便介绍了下,早两年研究生虽然恢复招生,很多都是面试或者学校自己搞,现在则有了比较正式的统一考试。

“那你怎么不考!你毕业前就该考。”江满埋怨。

不是姚志华不考,而是这个年代研究生远没有那么吃香,考研不光不热,简直算是个冷门选择。

那时的人,最牛的读中专,早早毕业直接就分配工作了,然后才是读高中,大中专院校国家包分配,大学生都是金饭碗,本科毕业到了工作单位,就算是高知识分子了,早毕业早工作,早拿工资还早三年工龄,这么一来,谁还考什么研啊。

当然也不是完全就那么容易,研究生当时毕竟是国家培养高层次人才的路径,往往考研就意味着继续做科研学术之类的。

两口子前后一说,一商量,江满重重往姚志华肩膀上一拍:“考!”

然后豪气干云地:“其实我跟你说,能回沪城我就不想呆在这个蓝城,咱们畅畅逛个动物园吧,也就看到几只掉了毛的老孔雀。当然也不是这儿不好,对我来说我更喜欢沪城的环境,将来小孩上学读书,生活,发展,条件肯定不一样,我肯定更愿意让她去大城市。”

而对于姚志华来说,考研,再读三年研究生,回到大城市,大概就会从事高校老师之类的工作,搞搞学术,爬爬格子,工作生活相对单纯稳定。

大约是因为在沪城读的大学,他潜意识中考研也是选择回沪城。

“考没问题,考个研究生我觉得手到擒来。”毕竟现在考研竞争力没那么大,他要说回去,母校几个教授肯定支持他,姚志华苦笑一下,“可是不光是考的事儿,这三年工资没了不说,我现在已经是毕业分配工作了,档案已经在蓝城人事局了,首先还得单位放人才行。”

“还有个问题,按照国家政策,我这样大学毕业的机关单位工作人员,工作满七年,你和畅畅就能农转非,我现在去读研究生,又得等三年,三年后具体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江满:“这个你别管,都不是问题。我们不缺钱,你多赚点稿费都比工资多。我和畅畅户口问题也没那么急,你要是去沪城读研究生,顶多找找关系,给我们畅畅入学进了好学校,除了小孩上学,户口在我眼里没多么重要。”

她一挥手:“至于单位放不放人,交给我,我给你解决。”

“江满同志,我知道你能忽悠。”姚志华看她那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禁笑道,“局长不是小鬼子,现在还觉得挺重视提拔我呢,可不一定听你忽悠。”

“这你就别管了。”江满故弄玄虚地抬起下巴,“反正你负责考,我负责让你们局长签字。”

姚志华回去就给沪城那边打电话。这时也没有全国网上报考系统什么的,正赶在暑假毕业、研究生招生前夕,老教授一听说他打算杀回来,亲自跑去帮他把名报上了。

然后他拾起书本,一边上班一边复习。其实姚志华大学里成绩本来就不错,也有一股子对学术的钻劲儿,专业课都不是问题,政治科目也不是问题,别说他还在单位写了两个多月的公文材料。最担心的就是英语。

于是考试前的不到两个月时间,他就把工夫都花在英语上,拼命背单词,哑巴英语,哪里不会江满还可以指点他一下,江满是口语比较好一些,单词也未必记得准。

眼看着这段时间姚志华,白天上班、晚上发奋图强,来蓝城两个多月养出来的肉都瘦回去了。

江满算是明白为什么他能在高中毕业十年后考上大学了,当时还考了全县第一。一方面,他有些东西就一直没丢下,二来这哥们是真能拼啊。

于是江满每天带着畅畅,也不急着开什么店了,反正估计还得搬走,便每天弄点儿吃的喝的,靠港口近,鱼呀虾呀换着吃。

“今天吃什么”姚志华下班一进门就问。

“水煮海螺,清蒸鲈鱼,炒个空心菜,吃米饭。”

姚志华啧了一声,一脸满足地跑去洗手。吃着饭,拿着手里的大海螺壳问:“海螺英语怎么说”

“conch。”江满头也没抬地答了一声,把弄出来的海螺肉蘸了下调料,送到畅畅碗里。

来到新地方之后,她生活得随意多了,别人问她,她就跟人说中学毕业,反正大家原本都不认识她。

姚志华吃了几口饭,嘴里嘀咕一遍,再想想:“海螺,开,开,开什么来着”

畅畅:“conch。”

畅畅:“爸爸你怎么还没学会呀。”

“……”姚志华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忽悠小孩,“那个,爸爸是大人,大人记性没有小孩好,小孩最聪明了,小孩学什么都快,看我们畅畅一学就会。”

“哦。”畅畅点点头,吃两口米饭,再问:“那爸爸小时候聪明吗”

姚志华:“爸爸小时候当然聪明,最聪明了,所以才能生出来你这么聪明的宝贝闺女。”

小姑娘想了想,自己点点小脑袋:“嗯,爸爸小时候,肯定没有妈妈聪明。”

姚志华:“……”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79章 逃跑的姚哥 下一章:第81章大事件
热门: 男主们都苦尽甘来(快穿)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雄蜂只会影响我尾针速度 在豪门当猫的日子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事业当先,男主靠边[快穿] 独占病美人师尊【重生】 晴天遇暴雨 婚后甜吻 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