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包子不包子

上一章:第84章 好奇宝宝 下一章:第86章 谁老大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姚香香80年冬季去羊城打工,这个江满记得挺清楚,因为紧接着她就带着畅畅去了沪城,参加招商会,然后三口人一起回来过寒假。

然后成立公司,她来往忙碌于姚家村和沪城之间,81年暑假,从沪城回村,听到姚香香嫁人的消息。

家里人反正也没见过男的啥样,就记得姚老太到处跟人讲男的家里挺有钱。姚香香说路远工作忙,回不来,就把自己嫁掉了。

82年春节,姚香香没回来过年,说怀孕了,怀孕几个月江满也没太关注。反正那年姚志华毕业,比往年寒假回来得早,去老宅,姚老太就是说姚香香怀孕了,大着肚子不方便回来。

之后他们就离开了姚家村,先搬去蓝城,暑假又搬来沪城。期间忙忙碌碌,江满也就没关注过,姚志华倒是跟他爹娘通信,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老姚家的事情,尤其姚香香的事情,江满一向敬而远之,也就不怎么跟她提。

现在农历八月十五,九个多月前声称怀孕大肚子的姚香香,生孩子了。

这个时间,还真是谜之尴尬。

“令妹,去年夏天说嫁人了的吧,我记得刚放暑假的时候。”江满看看姚志华便秘一样的脸色,“她这要是第一胎,那当我胡说,我年纪大了,老年痴呆症,可能记错了,你多多见谅。”

看看姚志华越发难看的黑脸,江满忍不住一笑“要是人家春节那会儿刚刚怀孕,现在生下来不久,坐月子呢,那正好啊,对得上。”

姚志华瞥了她一眼“你少挤兑我两句,你明知道。”

江满事不关己,她现在除了经常跟江谷雨打电话写信,跟老家村里联系不多,跟老姚家更是毫无往来,也就是偶尔因为公司的事情,跟老队长通个电话。

可是姚志华却一清二楚,就在他考研前,初夏四月份吧,接到老家的信,说姚香香生了,生了个女儿。反正路那么远,姚香香说一切都好,也不叫家里去人。

当时姚志华忙着考研,之后又忙着搬家到沪城,明知道江满对他那个妹妹有多厌恶,忙起来也就忘了对她提起。

结果仅仅四五个月后,他爹娘又来信跟他说,你妹妹生二胎了,你去看看吧。

姚志华想骂人。

江满“我挤兑你什么呀,又不是你生的。”

掰着手指头算算也知道怎么回事儿了,这姚香香够生猛的呀,满打满算出去打工不到两年,结婚一年零三个月,二胎生下来了。

江满一想“不对呀。她既然煞费苦心瞒到现在,干吗不继续瞒下去等个半年吧,再说生二胎了,过两年孩子大了,她带回去谁也不知道到底多大,也没人能给她鉴定,这事不就瞒过去了吗。”

江满挨着姚志华坐下来,捅捅他,“所以这胎生个什么女孩”

“女孩。”姚志华面无表情地点了一下头,目光你猜对了。

“怪不得呢。”江满笑了一下,心说她当初是不是一语成谶了,“令妹那个人,要不是处境不太好,她也不会告诉你爹娘,你爹娘也就不会叫你去看她了。”

这是需要娘家撑腰了啊。

江满前后梳理了一遍,呵呵两声,人生何处不相逢。

想想她当初是怎么生下畅畅的,又是怎么坐月子的,还有老姚家,尤其姚香香重男轻女那个嘴脸。

“她真是嫁在鄯城还是有别的隐情”

“这个应该是真的吧,嫁在鄯城。”姚志华顿了顿,已经从她语气中听出点什么了,问,“江满,你有什么话能跟我直说吗,好歹让我心里先有个数。”

“那你去不去看随你吧。”江满道,“你真不知道啊鄯城那一带,重男轻女在全国都数得上号的,不排第一也得排第二。现 在又开始计划生育,她这二胎生下来”

姚志华前后一梳理,好吧,明白了。

怪不得他爹娘写信来,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一定去看看姚香香。

姚香香未婚先孕,本来就容易让婆家瞧不起,刚生下第二个女儿,还在坐月子呢,被婆家嫌弃欺负,撑不下去了,不然也不会自己跟娘家戳穿未婚先孕那些事儿。

“这会儿指望娘家撑腰了,她嫁人的时候多有主张。”姚志华恨恨说道,“千里迢迢的,我到鄯城也得两千多里路呢,我怎么去给她撑腰”

江满耸耸肩,懒得说话。

这么看来,姚香香肯定写信回去哭诉了,结果他爹娘呢,遮遮掩掩,都没把事情跟他说得太明白,到底在婆家是怎么个情形,就让他去看看当他姚志华是齐天大圣呢

“不管你,我去睡觉了。”江满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抱怨道,“好好的一顿西餐,大过节的,明天中秋呢。”

老姚家可真会让人扫兴。

她起身回房间,躺在床上,听见姚志华洗漱的声音,很快便迷迷糊糊睡了。

半睡半醒间,某人爬上床,给了她一个有点凶的法式热吻。

然后嘀嘀咕咕在她耳边威胁“哼,我说过要回来收拾你,别以为我就忘了。”

“你刚刚不是还生气呢吗,哪来的劲头。”江满推他,“我要睡觉。”

“正好换换心情。”姚志华大言不惭,“有劲我不往媳妇身上使,我往哪使。”

中秋节,江满带着畅畅跑出去玩,逛动物园,逛新建的游乐场,晚上娘儿俩良心发现,回来做了一桌子丰盛饭菜,一家人过了个节。

之后姚志华也没再提姚香香的事儿,也没去看,给他爹娘写了封信,说人里离乡贱,她自己弄成这样,别说我请不下来假,就是能请到假,我去了又能干什么

他丢不起这个人。

后来终究有些不忍心,怕他爹娘一把年纪,连气带急,再弄出个好歹来,就给老家寄了点钱,安慰说你们还是先把自己顾好了吧,儿孙自有儿孙福。

中秋节一过,江满就再次在店门口贴了张招工广告。条件照旧,女工,三十岁以下,她对自己说,这次一定要招个能长期干下去的,她这是面包店,也要会做才行,不是来了就能上手的。

广告贴出去几天,也有两个来问的,彼此谈不合适。有个熟客来买面包,说你们家招工啊,我给你介绍一个要不要

介绍了个老家乡下的姑娘来,叫刘春苗,手脚勤快,长得也挺讨喜。江满就把她留下了,观察了几天,觉得还挺不错。

这个小刘姑娘有心学,江满反正也从来没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之类的想法,也有心教,小刘很快就能帮忙做面包了。有帮手了,江满又开始做蛋糕卖。

中午江满吃过饭,领着畅畅去店里,一进门小刘就迎上来问“姐,你看看我烤的这个面包,怎么感觉就是没有你烤的松软呢我也按照你说的时间醒发了呀。”

“还行啊。”江满拿起她烤盘里的圆面包咬了一口,笑道,“已经不错了,比我刚做的强,不够松软是你面团揉得还不行。”

江满就去指点了一下,告诉她揉面团的手法要注意,面筋要揉到完全扩展,可以把面团拉长看看。

“畅畅,阿拉我又来找你玩了。”马秋汝半句方言,又改成了普通话,蹦蹦跳跳进来,身后跟着她的妈妈。

小孩被大人教过了,要她说普通话,说方言别人不一定听得懂。

小孩上幼儿园一段时间,家长们也彼此认识了,尤其女儿的几个小玩伴,江满混得都挺熟悉。马秋汝又爱找畅畅玩儿,加上马长林的关系,江满对她的妈妈杨娟也就熟了起来。她听到动静,从操作间走了出来。

“马秋汝来啦。”江满笑道,“快进来,你们小刘阿姨正在学着烤面包呢,你们快来帮她尝尝,给她提提意见。”

“到你们家就是吃,吃得我都不好意思让她来了。”杨娟道。

“这话说的,食品厂的试吃员还得给工资呢。”江满笑起来。

“阿姨,给你。”马秋汝跑到跟前,递给江满一袋东西,干荷叶裹着的。

“呦,什么好东西呀”江满接过来问道。

因为马秋汝常来,杨娟也会给她带一些小零食。杨娟的娘家是沪城郊县的,渔民,所以马秋汝带过几次炸虾、鱿鱼片一类的吃食。马秋汝一口方言,就是小时候养在姥姥家学来的。

沉甸甸一包,江满打开一看,一包虾仁,一包沪城人常吃的白色小虾干,还有两条鳗鱼干。

就算靠海渔民,这鳗鱼干可不便宜,江满意外了一下,忙问杨娟“给我送这么多东西干吗呀。”

“嗐,我从娘家拿来的,渔民家里也不当好东西,自家吃不完就给你一些。”

“那就谢谢啦。”江满心里转悠了一圈,也没多说,就先放到旁边,招呼小姑娘去跟畅畅一起画画玩。

畅畅这阵子喜欢上红蓝铅笔了,从爸爸那儿拿了个本子乱画,见马秋汝来了,就招招手。

马秋汝跑过去爬上椅子“畅畅畅畅,你画什么呀”

畅畅没回答,把本子递给她看。

马秋汝“这是什么呀”看了又看,“什么也不像啊。”

畅畅“对呀,我就是乱画的呀。”

俩小姑娘便傻乐呵起来,脸对脸一起哈哈哈,像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

“你呀,是不是又客气了。”江满对杨娟笑道,“你看马秋汝在我们家玩多好呀,你要是急着上班走,就把她放这儿玩吧,等会儿我一起送去。”

一提起这个杨娟就有些不好意思,她在工厂上班,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她再赶去上班都要迟到了。而马长林呢,据江满的观察,工作也忙,大约在家里就是个典型大男人,不太过问家务,送孩子上幼儿园在他看来,大约也属于家务了。

这一点跟姚志华截然不同,姚志华在家里也没多么勤快,刷碗洗锅也耍赖,但是去幼儿园接送闺女比谁都积极,只要有时间,屁颠屁颠往幼儿园跑。

于是杨娟为了不迟到,就得提前把马秋汝送到幼儿园,幼儿园没到上学时间呢,小孩去了也没人管,可没法放心。

自从跟畅畅玩熟了,马秋汝每次提前来了,就熟门熟路跑来找畅畅玩。偶尔江满跟畅畅从家里来晚了,她干脆就自己坐在店里等着,反正有小刘在。

“动不动丢在你们家,还让你给送,我是太过意不去了。”杨娟比江满大几岁,典型的沪城人,白白净净,说话特别客气。

“这话说的,这么近,又不用我背又不用我抱。”江满说,“伸头就看见幼儿园了呢,你老这么客气,我倒是不好意思了。”

“你可不知道,我是真难处了,你帮了我大忙。”杨娟说,她上班时间比幼儿园早,还有一段路呢,下班又比幼儿园晚,自从马秋汝上了幼儿园,她动不动迟到早退,上个月奖金都扣光了,还挨领导批评。

“你是不是想把马秋汝放了学先放在我这儿,等你下班来接”江满直截了当问道。

这么点事儿,畅畅招待个小玩伴,对她这个性情来说,用得着这么拐弯抹角地吗。

杨娟有些赧然了,便说她要想不耽误上班,实在不行,就让马秋吾放了学一起领回去。马秋吾是他们家大孩子,在花园小学读二年级了。这孩子江满见过两回,跟着杨娟送妹妹来的,挺懂事一个小少年。

“放了学你可以让她来我店 里,正好跟畅畅玩一会儿。”哥哥上学自己走,而小学比幼儿园放学晚了半个小时,江满这下明白了。

晚上睡觉就跟姚志华吐糟,说你们那位马长林老师,挺大男子主义的啊,他就算学校忙,可也比杨娟离得近,没有工厂那么忙吧,杨娟去厂里还得有好几公里呢,每天骑个自行车来回跑。

“怎么又来个让咱们家看孩子的。”姚志华打趣道,“以前杨杨整天在咱们家,好几年呢,保姆费都没给一个,这回又来个让你免费带孩子的。”

“那你去找马长林。”江满道,“他倒是潇洒了,我看他媳妇是真不容易,又做家务又带孩子,还得不耽误上班,马长林按说工作不会比她累。”

姚志华“大部分人家里还不都这样。你以为都是我这样的好男人呢,整天伺候老婆孩子,媳妇让往东,咱不敢往西。”

江满瞥了他一眼“行行行,你好男人,濒危珍稀绝世好男人,所以明天早晨你做饭。”

姚志华“我做就我做,我做饭你洗衣服”

江满翻个身,美滋滋躺下“你做饭,你洗衣服,你伺候你闺女穿衣服,好男人哪能让媳妇干活呀。”

等到姚志华某天下午再来店里,便看到三四个小姑娘坐在店里干净的地板上玩积木。

“嗬,咱们家这是成小孩中心了。”姚志华打趣道。

他走过去看,三个小客人,马秋汝和陈弯弯他认识的,还有一个认不出来,好像也是附近哪家商户家的孩子。

反正他们家闺女整天慢吞吞,小乌龟似的,干啥都不着急,也不太主动找别人玩儿,可是偏偏在幼儿园就很受欢迎,就算放了学,也经常有小孩跑来找她玩。

姚志华走过去看了看,小姑娘们在搭积木城堡,家里的积木本来就多,江满貌似买了不止一盒,四个小姑娘一起搭了好大一片城堡。

人小,也不是太稳当,一不小心城堡碰倒了一块,不光不恼,还乐得笑哈哈。

小孩们玩,姚志华一时童心大发,就蹲在旁边乐呵呵看。

“你今天挺闲”江满送走一个顾客,走过来挨着他也蹲下来。

“不闲,忙着呢。”姚志华立刻警觉道,“你答应今晚做豆腐肉丸子的,都说好了的,我做不好吃。”

“出息。”江满嫌弃的眼神,“那你跑来干什么”

“下午没什么课,来接你们回去做饭啊。”

“”江满骂了一句,“吃货。”

站起来,“你看着她们玩,我去跟小刘做小蛋糕,等会儿走。”

姚志华悠闲自在看着小姑娘们玩,有时看着积木城堡哪儿要倒了,还伸手跟着帮一把。

“叔叔,有一次,何东杰欺负畅畅了。”一个小姑娘告状。

“哦”姚志华问,“他怎么欺负畅畅了”

“他,他拽畅畅的裙子,还拿小虫子吓唬她。”

姚志华听了便“噢”了一声,问“然后呢”

畅畅“我才不理他。”

马秋汝“何东杰最调皮了,他也拿虫子吓唬我。“

“然后呢”姚志华问,“没告诉老师”

马秋汝摇摇头“然后,我就拿虫子吓唬他了,我没哭。”想了想,“他也没哭。”

姚志华饶有兴致了解了半天,合着有个很皮的小男孩,从幼儿园花坛里抓了一只瓢虫,拿来吓唬小女孩。

结果这小孩可没料到,他吓唬畅畅,畅畅小姑娘抬眼瞧瞧他,低头继续玩了,压根就没搭理。

他大约不知道,畅畅小姑娘姚家村来的,菜青虫当玩具,哪能怕一只瓢虫的。

然后这小男孩又去吓唬马秋汝,更搞笑,马秋汝在当渔民的姥姥家养大,整天 被大人领着,在海滩上捞鱼摸虾、挖沙虫的主儿,胆子也大得很,干脆把那瓢虫扔他脖子里去了,那小孩怕虫子咬他,自己急得又叫又跳。

姚志华听着小姑娘们叽叽喳喳跟他讲,笑破了肚皮。

“姚叔叔好。”

放学后,马秋吾背着书包推门进来。

姚志华应了一声“马秋吾放学了”

“放学了,我来接妹妹。”马秋吾站在那儿喊妹妹,“小汝,我们回家了。”

“玩一会儿,吃个蛋糕。”姚志华说。

随着他的话音,江满端着烤盘出来,新烤小蛋糕香喷喷的诱人。她放下烤盘,招呼小姑娘们洗手吃蛋糕。

马秋吾二年级了,有点不好意思吃,摇头说不饿。江满便给他拿了两块包起来,放到书包里。

“谢谢阿姨。”

两个小孩很有礼貌地道了再见,马秋吾手拉手领着妹妹走了。

马秋吾兄妹俩一走,剩下三个小姑娘围坐一起吃蛋糕。陈弯弯妈妈很快也来接走了,剩下最后一个小朋友。

江满烤完蛋糕准备回去,正打算把她送回去时,家长终于来了,骑着自行车在门口打个招呼,喊小孩回家了。

“哦,这就走。”那个小女孩把没吃完的半块蛋糕往嘴里一塞,顺手把积木城堡胡乱一推,稀里哗啦推倒了一地,跳起来撒腿就跑了。

畅畅看看被她扔了一地的积木,停了停,默默站起来去捡。

有一块滚到柜台底下去了,她蹲下来看了看,然后趴下来,小胳膊伸进去没拿到,转头跟爸爸求援。

“畅畅,这个小朋友叫什么”姚志华趴下来,伸手帮她勾出来。

“赵小圆。”

姚志华这半天看着几个小孩玩,这个叫赵小圆的孩子有些强势,挺自我的,比如玩积木非要别的小朋友按她说的搭,抢别人手里的玩具。

“她没跟你说再见,还乱丢你玩具,都不帮你收拾,你不生气呀”姚志华问。

“不生气。”小姑娘把积木一块一块都捡起来,放回盒子里。

正当姚志华担心自家闺女是不是有点包子的时候,听见才四岁的小姑娘慢声慢气说道“因为我以后,不会请她来玩了。”

江满坐在柜台旁边,靠着椅子休息,听了便莞尔一笑。她看看姚志华,挑挑眉毛瞧瞧,你闺女情商高着呢。

江满跟小刘姑娘交代了一声,三口人收拾了一下,便离开店里回家。

82年寒假,上学的爷儿俩都放假了,只剩下江满,因为临近春节,店里还更忙了。

于是只能羡慕人家爷儿俩。姚志华整天陪着闺女睡懒觉,等她起床收拾好,准备去店里了,人家爷儿俩都还睡得香喷喷。

入冬后,姚家村那边,老队长跟江满打了几次电话,公司的出口生意这一年又赚了不少钱。老队长问她,开董事会呢,分红了,你们回来吗

江满说不回去了。

“过年也不回来”老队长问,“大过年,大家都想你们了呢。”

“路太远了,春节还不好买票,车上挤死人。”江满笑道,“队长叔,我这个公司董事,一向很懂事的,也不用回去开会了,你分红给钱就好。”

电话里传来老队长洪亮爽朗的笑声,江满把电话拿开一些,心说听这笑声,老爷子这把年纪,越活还越精神了。

老队长现在已经辞了村长的职务,退下来了,还管着公司的事儿。

“你们真不回来了”老队长不死心地问,“我听说肖秀玲一家要回来的。”

“真哒”江满一听忙问,“他们比我们还远,能抽开身回去”

“肖余粮结婚娶媳妇。”老队长说,“他们再远不也得回 来吗。”

“肖余粮春节结婚”江满忙问,“大喜事呀,那他们必须得回去。”

她犹豫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不回去了。回头一说,姚志华跟她差不多想法。

坐两天三夜的绿皮火车,回老家过年,虽然能见见肖秀玲和村里老熟人们吧,可也难免要跟老姚家他们打交道。

尤其他们现在在村里没了房子,都没别的地方住。

对于姚志华来说,这是他毕业工作后的第一年,也是他们搬出来的第一个春节,姚老太来信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问他什么时候回去。眼见着又写信来问,春节你回不回来啊你忘了娘了。

姚志华还没来得及回信,老家紧跟着又来了个电报,叫赶紧回去,说姚老头不太好了。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84章 好奇宝宝 下一章:第86章 谁老大
热门: 向死而生 九十年代家属院 他在云之南 钓系弱美人 帝宠令 穿回现代给古人直播 总裁盛宠读心甜妻 炮灰真千金她不干了 事业当先,男主靠边[快穿] 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