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还乡记

上一章:第86章 谁老大 下一章:第88章 太劲爆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小胖子很聪明的。”

畅畅对小胖子弟弟满满都是维护,这么快就进入称职的小姐姐角色了。

其实一年没见,俩小孩加起来才不到六岁,统共刚在一起玩了两三个小时吧。

“小胖子听见没姐姐夸你聪明呢。”江谷雨笑起来,忙跟畅畅说,“还是畅畅最聪明,刚一会儿就把他教会了,你要是在我们家住一阵子不走,他肯定就不用那么笨了。”

作为被小姐姐维护的小胖子,还在努力显摆新技能,“接接、接接”喊得起劲儿。

江满把他放在地上,小胖子就自己摇摇晃晃地走开了,两条小短腿车轱辘似的,跑得还挺快。

“这么大的小孩你可得看紧了,能跑会溜了。”江满笑。

“可不是嘛,一眼看不着他就自己跑了,还会自己开门往外面跑,弄得我整天把门拴上。”江谷雨笑道,“可烦人了,又烦人又累人,有两回保姆阿姨请假,我一个人在家做饭,我干脆拿绳子把他拴在桌子腿上。”

江满哭笑不得,拴小狗呢这是

小胖子圆溜溜跑了一圈,回旋镖似的又跑回来了,一把抱住畅畅,咿咿呀呀也没人懂他说什么,自己却嘎嘎嘎笑得一脸傻乐呵,一绺清亮的口水顺势而下。

“小笨蛋,哪来这么多口水呀。”江谷雨不无嫌恶地赶紧给他擦干净,“姐,你说这小孩是不是真有点笨,他都一岁半了,正正好十八个月,怎么还光流口水,说话也慢。我记得畅畅这么大的时候,都会叫小姨了,自己能拿小饼干吃,也不流口水。”

“流口水估计是长牙,畅畅小时候长牙也流口水,七八个月大的时候,整天嘟嘟嘟吹泡泡。”江满笑道,“各个小孩不一样,有的早走路,有的早说话,畅畅小时候走路晚,说话比走路早一点。咱们浩浩才十八个月,走路就走得这么好了,一溜小跑的,也会叫人了,已经很棒了好不好。”

畅畅张着小嘴看看妈妈,白嫩嫩的小包子脸有些难以置信

嘤嘤嘤妈妈乱说,人家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会流口水呢

江谷雨说“是长牙了,后边又长出来两颗,牙板痒痒,有时候会自己咬手指。”

姐妹俩交流了一会育儿经,俩小孩就绕着院子玩,小胖子果然跑得快,摇摇晃晃地只管往前跑,畅畅动作慢,小乌龟似的在后边跟着。

小姑娘秀气的眉毛拧了拧,有点替小弟弟操心,这么跑他也不嫌累,一路趔趄的,摔倒了怎么办

“姐,我和小胖子户口已经迁过来了,工资也涨了。”江谷雨笑道,她婆婆两个月前退休,给她顶班了。

“是个喜事儿。”江满笑,“你婆婆呢”

“去省城大哥家了。”江谷雨说,“这不是退了休,有时间了吗,大哥那边小孩也五六个月了,我婆婆之前要上班也没法帮着带,而今退了休,反正我们已经请了保姆,她就先去大儿子家住一阵子,帮着照顾一下。”

“以后打算给大儿子带孩子”

“那不会,我公公还没退休呢,家里她也不好长期离开。大哥那边,丈母娘离得近,能帮带孩子。”

“我其实也没那么急着农转非。”江谷雨一边说,一边进厨房拿了花生,跟江满坐在小凳子上一起剥,“城镇户口管得太严了,没法子,要是我婆婆再过两年再退休,我们指不定还能再生一个呢。”

江谷雨看看嬉闹的俩小孩,笑道,“我就想要个女儿,像畅畅那样的,看我们畅畅比小胖子省心多了。”

“独生子女也有独生子女的好。”江满道。

按照政策规定,吃皇粮的国家职工退休后,可以有一名子女顶班,别人家轮到顶班,往往要引发儿女相争。

轮到江谷雨的婆婆,三个儿子都成器,都有很好的工作了,她婆婆就拿着小刘是“烈士遗孤”做文章,跟单位说我没别人顶班,我就得让我二儿媳妇顶班,你们理该照顾的。

江谷雨福气好,顺利顶了班。顶班后她就是正式职工了,不顶班,就只能是个合同工,时下人们毕竟在乎这些。

小刘和姚志华不同,按照现在的政策,姚志华高校毕业,工作满一定年限,家属子女可以农转非。

小刘不属于高校毕业,退伍进入派出所工作,除非将来能够升职到副处以上,不然江谷雨和孩子是不符合农转非的。江谷雨顶班后,和孩子一起农转非,算是幸运地解决了户口问题。

“好不好的,恐怕也就这一个了。”江谷雨撇撇嘴笑,“刘江东个坏蛋,他说他也不是太想要二胎。”

“浩浩太小了,这一个你们还没累够呢。”江满心说,注定是独生子女的时代了。

她刚这么想,江谷雨问道“姐,你不趁着现在,再生一个”

“畅畅太小了。”江满道,“再说我跟姚志华谁也没提过这个事儿,就没想过,我们俩大概都觉得,就一个孩子挺好。”

“”江谷雨顿了顿,“得,你们俩呀反正脑子就是跟别人不太一样。”

江满

这是夸他们呢,还是怎么个意思呢。不说姚志华这个土著,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已经很具有时代特色了呀。

“那小刘怎么也不想要”她忍不住反驳道,“合着别人家养孩子不累人呀。”

江谷雨“要不要,生不生,我们也是讨论过了的,浩浩才一岁半,现在是政策不准了,给生我兴许还生。你们畅畅都四岁多了,两口子都没提过,也是服了你们俩。”

江满“姚志华上学呢,我一个人,又开店又管家里,养一个畅畅就够操心了,再生他能帮我养”

“生一个跟畅畅做伴儿。你可不知道,我公公一直遗憾呢,说小孩多才热闹,他养了三个儿子,小时候出去打架都不带找别人帮手的,说我们浩浩就一个,阴天下雨家里都没人跟他玩。”江谷雨笑嘻嘻继续忽悠她,“你想想,人家畅畅要是想要弟弟妹妹呢”

“怎么到你家就催生二胎来了。”江满送了江谷雨一个优雅的白眼,“你这是自己不生了,就撺掇别人我们家畅畅可没说过想要。”

“我不信,那我问问畅畅。”江谷雨扭头便打算喊畅畅。

江满忙拦住了她,没好气地笑道“她才多大,可经不起你哄,你可别给我们忽悠上了。生不生哪是一句话的事儿,我们刚到沪城,脚后跟都还没站稳呢,以后畅畅大一点再说,指不定她还不想要呢。”

“剥这么多够了。”江谷雨端起盘子里的花生米,“姐夫晚上能不能来他要是来,我们就弄一半炸花生米,给他们俩喝酒,不来我们就都做糖炒的,行不行”

“多数不来。”江满道,“来了他也不敢喝酒,说了今晚他守医院。”

“那我们就都做糖炒花生米。”江谷雨转着眼珠子,看着畅畅和小胖子玩,“畅畅,过来,小姨给你做糖炒花生吃好不好”

“好啊。”畅畅一回头,正好小胖子跑得太快,左脚绊右脚一个踉跄,噗通摔地上了。

畅畅忙去拉他,保姆阿姨也跑过来,小胖子倒是没事人一样,自己撅着屁股吭叽吭叽爬起来,拍拍手还傻乐呵。

他摔倒就是个家常便饭,也不哭。

“小胖子,你慢慢的。”畅畅小脸认真地告诫他,“我们班何东杰,都把鼻子摔破了哦,流血了好吓唬人。”

“小胖子听见了吗,看你姐姐多护着你。”江谷雨转着眼睛笑道,“畅畅,小弟弟好不好玩”

江满一听她那口气就想翻白眼。

畅畅点点头“小弟弟好玩。”

江谷雨“那你想不想要个小弟弟、小妹妹”

畅畅看看小胖子,歪着脑袋想了想“把小胖子送给我们家吗”

江满扑哧一声,忍不住哈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抱起小胖子“我看就这么定了,畅畅,你小姨正好嫌小胖子累人,等回去我们就把小胖子抱我们家去养,好不好”

江谷雨可没想到小人精会给她这么个答案,一脸啼笑皆非,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畅畅小人精看看江谷雨,大约不相信小姨会把小胖子送给她,便也没了表示,领着小胖子坐下玩。

江谷雨就叫保姆阿姨给俩小孩一人冲一杯热牛奶,她和江满收拾做饭。

“畅畅,想吃什么”江谷雨顺手把小桌上的鸡蛋糕递给畅畅,“先喝点牛奶,吃块鸡蛋糕垫垫,别饿着了。”

“你还担心饿着”江满看着小桌上那一大堆零食点心,“你这半天就没让他们嘴巴闲着,怪不得小胖子这么沉。”

好在小胖子是结结实实那种胖,小身体健康结实,浑身劲儿,精力旺盛好动,要是浑身肥肉那种,江满大概要建议她给小胖子减肥了。

这一点江满跟时下的观念毕竟不同,小孩子胖一点比较健康可爱,但太过肥胖,会影响长大后的身高和体型,就容易苦恼了。

晚些时候,刘江东和他养父一起下班回来,彼此打过招呼,刘江东便自觉进厨房帮忙。他的养父则一把捞起小胖子,先跟孙子玩起了举高高。

祖孙俩嘻嘻哈哈玩了会儿,老爷子看着畅畅小姑娘十分喜欢,自家没孙女,看着人家乖巧漂亮的小姑娘一个劲儿眼馋,逗她叫爷爷,又给她剥糖吃、忙着拿点心。

“你公公,一看就是个惯孩子的。”江满看看院子里说。

“可不是,惯着呢。”江谷雨摇头表示无奈,“要吃什么给买什么,跟喂小猪似的。就这,前两天还说小胖子怎么好像瘦了,得多给吃点儿好的。”想了想瞟一眼刘江东,自己啧了一声,“得亏还有我这个后妈,不然小东西就惯坏了。”

刘江东笑眯眯只管择菜,也不搭腔。

结果等到正经吃饭,俩小孩都差不多饱了,顶喜欢的红烧肉畅畅也只吃了两块,喝了小半碗汤就说饱了。

倒是小胖子,一岁半的小家伙,吃了好几个小肉丸子,江谷雨担心他积食,哄着他喝了些萝卜汤。

然后俩小孩排排坐在小椅子上,摸着肚子懒洋洋不想动弹,一个本身就懒,一个纯粹吃饱了撑的。

“畅畅,领着小弟弟去院子里散步,消消食儿。”江满道,看着俩小孩手拉手站起来,又嘱咐一句,“慢着点儿啊,刚吃饱不能跑快,慢慢的。”

畅畅领着小胖子出去,保姆阿姨刚要起身,刘江东的养父摆摆手“你们吃,我看着。”乐呵呵跟出去了。

“那我去医院一趟看看。”刘江东道,“也不知姐夫今晚怎么睡,用不用给他带个被子。”

“你去干啥呀,累了一天了。”江满说。

“离得近,我就去看看,关心一下姐夫也是好的。”刘江东知道江满跟婆家的情形,也就没多说。

“非要去你去吧。” 江满道,“被子不用,老爷子住院都三四天了,他们家陪床还能没有被子。”

刘江东骑车出去,保姆阿姨把碗筷收拾去洗了,江满和江谷雨姐妹俩便回他们屋里说话。

其实江谷雨这样,说是跟公婆住一块,其实不是一个院子,都在县供销社的家属院,相邻不远的两个小院子。江谷雨生了浩浩调回县城以后,孩子小,跟公婆做饭吃饭也不值当再分开,就都在一起。

她公婆没闺女,其他两个儿子儿媳也不在身边,江谷雨又是个懂事孝顺的,现在婆媳也实实在在处出感情来了。

江谷雨这姑娘,真是没人不说她好福气。

“我婆婆昨天打电话来还提醒我,说你公公住院,我们离得近该去探望一下,可我一想起来以前那些事,我心里就不舒服。我婆婆还说我呢,说都是亲戚,不冲着你那对不着调的公婆,也该冲着姐夫的面子。”

“你可别去。”江满嗤笑一声,“人昏迷着呢,你去看什么你婆婆说的那是人情客气,可他们老姚家跟别人就不一样,你去了,也是看他家老大那个嘴脸。”

“其实你家大姑姐还不错的,老姚家我就还念着她一点好了。”江谷雨想了下,“正好你跟姐夫也回来了,今晚小刘去了,明天上午再让他拿点儿东西去,正经探望一下,就当给姐夫和你大姑姐帮人场了,别的人我就当没有他。”

“随你。”江满道,“要去你就给小刘简单拿点儿水果,可别多花钱,花钱还不知道喂了谁呢,他大姐和大姐夫都是明白人,小刘走个到场就行了。”

说完叹气,“我当时真应该坚决踹掉姚志华,多利索呀,就没这么多啰里吧嗦的事情了。”

“姐你行了吧啊。”江谷雨忍不住笑,“你这话让姐夫听见了,又得哀怨好几天。”

“他现在才不哀怨呢。”江满撇嘴,“他现在仗着他闺女,牛着呢。”

知道江满已经在宾馆订了房间,江谷雨尽管对自家姐姐这种行为很不赞同,总觉得来了就该来家里住,不过想想他们家两间公房本来也不算宽敞,还住着个保姆,江满和畅畅来,住是住得下,未免要挤一些的。

反正江满这个性子,自己要舒服,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又不是第一次在县城住宾馆,江谷雨也就随她去了。

稍后刘江东从医院回来,说姚老头还那个样,姚志华晚饭吃过了,今晚就在医院守着,医院里有那种折叠的陪护床,带了被子。

“他自己,还是跟谁一起守着”江满问。

“我去的时候,姐夫和他大姐在。”刘江东说,“他大姐夫下午回永城有事,他大哥二哥没在,说回家看看去了。”

“那明天呢”

“他大哥二哥明天应该会回来吧,姐夫说他交代过了,他们不敢不来。”

“那我明天带着畅畅回村里看看。”江满笑道,“我们在这儿也没别的事。”

“姐,那我明早送你们回去。”刘江东道。

“不用,你们该上班上班。”江满笑道,“我回村还用谁送啊,我反正也不赶时间,闲溜达,我就带着畅畅坐客车回去。小刘你明天上午要是去医院,就跟你姐夫说一声,说我们回去了。”

“现在去镇上有专门的县内班车了,上午一班八点半,下午一班四点半。”刘江东对县内情况比较了解,就介绍了一下,还有过路的两班车,就是过路车时间不太固定,需要提前在路边等。

因为天已经黑了,刘江东把江满和畅畅送到宾馆楼下,看着她们上去了,才放心离开。

娘儿俩回到房间,便早早洗澡睡了。

第二天一早七点钟起来,收拾洗漱,不确定下午回不回来,就把宾馆房间先退了,娘儿俩下楼去吃了个家乡味的早饭,八宝粥配青菜包子,脆生生的酱瓜咸菜,吃完慢悠悠步行去汽车站。

小县城繁华街道也就纵横两条,供销商场、百货大楼都集中在两条路的十字街口,算是县城最繁华的地段了。江满领着畅畅,先经过供销商场,一看,人家还没开门呢,八点钟才上班。

江满看了眼手表,还差十多分钟,她本来还打算买些点心啥的带回去呢。

“那百货大楼肯定也没开门,等到他们八点钟开门,我们买完东西再去车站,就该晚了。”江满看看自家闺女,绝对的小乌龟范儿,慢慢悠悠,走路半点儿不带急躁的。

虽然不晚,可汽车站在县城最南端,这一段路靠小姑娘自己走也有点累了。

于是江满把包背在肩上“畅畅,妈妈抱你走吧”

“不要。”小姑娘摇摇头,“妈妈也累。”

江满“那你怎么走一路都让爸爸抱着”尤其出了家门,在火车站、在机场,人多杂乱,姚志华同志就变成闺女的腿了。

小姑娘低头看路,漫不经心地说“爸爸是男的,他说不累。”

“”江满莞尔一笑,便拉着她小手,一起慢悠悠顺着路边往前走。

走到车站门口不远,一辆时下常见的军用小吉普车开过去,在不远处停下,又倒回来了。车窗里司机伸头出来笑问“您是江满同志”

江满意外了一下,便笑道“我是。请问您是”

后边车门一开,下来一个衣着整齐的中年男人,笑容可掬道“还真是江满同志啊,你这是要往哪去”

“我回村去。”江满看着那司机有点眼熟,可这个中年男人却没见过的。

她还没想起来,那司机便又笑道“江满同志,我是镇政府的司机小赵啊,您不记得了这是我们镇上今年调来的刘镇长。”

“哦,你好。”江满点点头,想起去年姚志华毕业,他们搬家去蓝城时,的确是老队长借了镇政府的车送他们,就是这个小赵开的。

“江满同志,你不认识我吧,哎呀我可是知道你的。”那个刘镇长殷勤问道,“你这是打算坐客车回去哎呀这么巧,我这正要赶车出差呢,正好我也到了,你这还带着个孩子呢,叫小赵送你们回去吧。”说着从车上拎起行李,转头又交代小赵,“我自己进站,你不用进去了,你正好顺路送江满同志回去。”

江满一时还有些不习惯,这位也太热心了,想想反正小赵要开车回镇上,也没必要客气,就抱着畅畅上了车。

刘镇长帮她关好车门,又嘱咐司机“江满同志忙的可都是重要事情,这两天我出差,你干脆就留在她那边,江满同志用车也好方便。”

转头又跟江满说,“我听说姚志华同志的父亲病了姚志华同志是不是也回来了瞅空我们正打算去探望一下呢。非常时期,你要用车就招呼一声。”

“姚志华也回来了,在医院呢。”江满稍稍一想,姚老头突然发病,就是镇政府的车给及时送进医院的,人家知道也就不奇怪了,鉴于他们两口子的“身份”,刘镇长说去探望也不奇怪。当下便客气地道了谢,看着刘镇长拎着行李进站,小赵掉头往回镇的路开去。

“你们刘镇长挺热心啊,辛苦你送我们回去,我带个孩子可就方便多了。”江满坐在后排座,笑着开了个头。

“那是,那也得看对谁。”小赵笑嘻嘻道,“今天是你来了,别说巧了遇上,他就是耽误自己的事也愿意。江满同志你猜,刘镇长这次出差干啥去了”

江满心说,这位小赵师傅也挺热情啊,她猜不着。

“他去参加什么招商经验交流总结会。”小赵自顾自说了下去,“我们镇啥经验啊,我们镇有出口创汇企业呗,就是你们的姚家村出口商贸公司,不然刘镇长他一个镇长,还真不一定有资格参加这个会。你们村那个村长姚大军,现在来镇上开个会,说话都比旁人牛气。老村长更是,有时候说话比镇长都好使。”

江满这个貌似听说了也是老队长大半辈子的人品威望。

“你们公司两年下来,比如那个肖老四家吧,加工收入加上分红,再加上肖四婶的工资,都万元户了,大瓦房都盖起来了,我听说他家两个儿子,大的也才十七八岁吧,说媒的都要挤破门框了。”

江满这个貌似也听说了

“你们村一带动,旁边几个村子现在也跟着忙致富了,有的帮姚家村做粗加工,剪玉米皮、剪高粱秆什么的,后头小旺村也开始做柳编了,虽然没出口,可人家也开始挣钱了。刘家村现在也准备办面粉厂,看见人家火起来,都不甘心闲着了。”

“您这次回来看看,大冬天村里闲人懒汉都没有了,这形势,谁还不忙着挣钱啊。”小赵一边开车,一边回头冲江满笑得灿烂,“江满同志,真不是我奉承你,谁不知道公司是你办起来的,现在谁要是敢在姚家村说你一个不字,老百姓都能骂死他。”

江满这个貌似,吹得有点过了吧

然而跟日本的出口合同,的确在她手上是不错,肖秀玲这个最大股东啥事不管,她也就握着公司一大半的股份,可以说路子既然打开了,就算跟松原合作终止,她也照样找到别的合作方。

同样,只要保证供货,保证质量,她也完全可以不靠姚家村,随便找哪个村子都可以加工出口。而老队长很清楚这一点,他担着个公司经理的头衔,每每都认真对别人说,江满非让我干的,她给咱姚家村造福,我这把老骨头也就豁出去干

结果这么一来二去,姚家村包括周边村子,简直要对江满开始一轮造神运动了。老百姓表达好感的方式,就是如此简单直白,容不得别人说她半点不好。

老队长不是嘴碎的人,电话里也几乎没提过老姚家的事情。不过可想而知,姚老太一肚子对江满愤恨不满,却生活在这样的“舆论环境”里,也是够憋屈的了。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86章 谁老大 下一章:第88章 太劲爆
热门: 总裁爹地宠翻天 全能福气包:带着显微镜穿越乱世 绝情总裁请放手 总裁轻点我怕疼 总裁盛宠读心甜妻 锦绣深宫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向死而生 总裁大叔坏坏爱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