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好福气

上一章:第88章 太劲爆 下一章:第90章 小棉袄真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用姚二嫂的话说,姚香香这次,真是自己钻到坛子里去了。

想想一个结了婚有老婆的男人,三十多岁了,又存心骗她,姚香香那样的性子,还不是一头就栽进去了。

在这个年代,无媒无聘,没见过父母,也没个正经婚礼,稀里糊涂就成了捉奸在床的小三。

本来还一直瞒着家里,甚至苦心虚报第一个孩子的出生时间,结果她偏偏是在以重男轻女著称的鄯城,偏偏连生了两个女儿。

江满一琢磨,男的之前既然有两个孩子了,姚香香这第二胎,怕还是属于计划外生育,还不知道怎么躲着藏着生下来的呢。

第一胎要说被骗生下来也就罢了,犹不清醒,不及时止损,又生了第二个,生生把自己弄到水深火热里去了。

姚香香这时候想要娘家撑腰了,也瞒不下去了,写信来跟爹娘哭诉。可她远在几千里外,本身自己也立不正,让别人怎么帮她

姚香香日子艰难,怕也是实在熬不下去了,娘家没人来,她又没别的指望,便一封信一封信地写。姚老太一着急,就整天在家骂老头,骂三个儿子,连姚香玲也骂上了,骂他们没有兄弟姐妹情分,不管亲妹妹,不顾姚香香的死活。

然后今年过年,姚香香说不回来了,孩子太小,加上路远花钱,婆家不许她回来。

姚老太觉得闺女受了莫大委屈,仗着孩子小,觉着得想法子为难一下她婆家,只要姚香香丢下孩子一走,她婆家就该急了,就写信拍电报,硬要姚香香赶紧回来一趟。

姚香香因为这事跟婆家闹了起来,她婆婆就骂她说,要回娘家就回吧,赶紧滚,把两个丫头片子都带走,就别回来了。

姚香香一气之下,丢下两个幼小的孩子离家出走,从鄯城乡下,跑到鄯城呆了两天,可是又没有足够的路费回来,给姚老太打电话哭诉。

因为村里就只有村部装的这台电话,为了公司联系用的。农村一家亲,老队长又是个兼济天下的热心肠,村里谁家有远路的亲戚,比如肖秀玲这样的吧,就会往这个电话给家里打过来。

姚香香就是打这个电话来的。村部是个公共场合,姚老太来接电话,当时不止一个人在场,姚香香叽里呱啦一通哭诉,在场的人虽然不完全明白头尾后续,却也听出个大概。

一听“二胎孩子”什么的,姚香香未婚先孕的事情就爆了出来,在村里传了个沸沸扬扬。

这年代农村人有多保守,小青年自由恋爱都要被议论的,姚老头脸丢得光光,真觉着祖坟都丢得没法去了。

八十年代初的农村,毕竟还那么保守,姚香香本身又是名声坏。

姚老头气急了,回家就骂姚老太,骂她把小女儿惯坏了,骂她蠢,那些丢脸事都瞒着,弄到这个地步,叫爹娘在村里没脸见人。

姚老太也不是省油的灯,反过来骂姚老头绝情,不顾小女儿死活,然后有事没事就哭哭啼啼抱怨姚香香命不好,已经够倒霉了,娘家还指望不上。

姚老太那个人,闹起来她就往床上一躺,寻死觅活地哭骂,别说做饭了,热水都不烧一口。连续几天这么一闹,姚老头一把年纪了,这寒冬腊月的,吃冷饭喝闷酒,气急攻心,妥妥地就倒下了。

大人在这边屋里说话,畅畅就被姚招娣哄去隔壁屋里玩。

姚招娣一人照看两个小的妹妹,怕她们乱跑,就让畅畅和姚琳琳都脱了鞋坐到床上,带着她们玩翻绳子。

畅畅不太会,本来人也小,手也小,小手胖嘟嘟的撑不开线绳,跟两个十几岁的姐姐玩,招娣和领娣都是有心哄着她,玩什么都顺着她来,畅畅玩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了,

琢磨了一旁有点瘦小发呆的姚琳琳,觉得这个小堂妹挺有趣啊,她们玩,姚琳琳就呆萌呆萌坐一边看着,乖乖的也不怎么说话。

“琳琳,琳琳,我四岁半啦,你管我叫小姐姐,那你几岁啦”畅畅开始主动找姚琳琳说话。

“琳琳,畅畅姐姐问你呢。”姚招娣忙说。

“三岁了。”姚琳琳有点迟钝地回答,同时伸出两根手指头。

“这不是三,这是二。”姚招娣笑道,“小笨蛋,怎么也教不会你,我们家小孩怎么都笨,好像都不是上学的料。”

姚招娣小学五年级,成绩真不太好,所以她觉得不太喜欢上学,比她干活带妹妹还累人。她的二妹姚领娣,读二年级,成绩也很一般,经常挨老师批评。

可是别人总跟她说,你三叔是十里八村都知道的大学生呢,高考全县第一名的名牌大学生,你们好歹也该努力学习。爹娘说,好歹也得读到初中毕业。在这个年代,初中毕业大概就挺不错了,可以参加一般的招工了。

可是姚招娣有点担心她暑假考不上初中。

姚琳琳被大姐批评了,呆兮兮看着自己的两根瘦瘦的小手指。

“这个是二。”畅畅握住她两根手指,然后又帮她拿出来一根手指,“这个是三。”

“三。”姚琳琳说。

“对。”畅畅高兴起来,自己举起三根白嫩嫩的小手指示范,“三。”

姚琳琳学着她的样子,也举着三根手指“三。”

“真聪明。”畅畅学着他们幼儿园老师的口气夸奖,然后像幼儿园那样拍拍小手,做了个小游戏动作,“嗨,嗨,你真棒嗨,嗨,你最棒”

姚琳琳憨态可掬地傻乐。

然后两个小小孩就傻乐呵地一遍遍举手指,一遍遍喊着玩“三、三、三。”玩得不亦乐乎,脸对脸哈哈哈傻笑,笑得前仰后合,仿佛多么有趣的事情。

两个大的掺和不上,其实也不是很想跟这俩小不点玩,就坐在一边照应着。

一边看孩子,一边姚招娣和姚领娣就把一些煎好的玉米皮撕成一绺绺,然后编成小手指粗细的小辫子。两个十多岁的女孩挺熟练,小辫子编的整齐匀称。

她们这样做了加工的初步工序,等姚二嫂来做成品,编成果盘,就更快了。

“咱家琳琳这样胆小又不爱说话的,在外面经常跟个小呆子似的,倒是能跟畅畅玩得来。”姚招娣看着俩小孩玩,有些惊奇。

姚领娣看着畅畅,服帖柔顺的娃娃头,包子脸大眼睛,白白嫩嫩的让人想咬一口,连手都白乎乎软乎乎,像小面团似的,身上穿的就更漂亮,都是洋气柔软的好衣服,鹅黄色小棉袄还带帽兜。

再看看自己的手,农村孩子,本身也不多讲究,冬天里就没有手脸不皴的,手脸皴得黑红一片。

“小堂妹真享福,什么好命呀。”

“那是,你没听咱娘说吗,人家三叔考上大学了,三婶又有能耐会挣钱,咱村那公司都是她开的呢,谁能比呀,生在他们家就是掉蜜罐子里去了。”姚招娣说。

“所以爹和娘老数落我们,叫我们好好上学。”姚领娣拍拍头,“上回还骂我脑子咋这么笨,猪脑子,我也没偷懒啊,作业我都写了。”

“那你得问爹娘。”姚招娣眨眨眼,小声笑道,“咱爹和三叔一个娘生的吧,那人家三叔考大学,他咋连个初中都没考上我听说他上小学时也光留级,我不会的字他也不认识。”

姐妹俩对视一眼,便都调皮地做着鬼脸,咕咕直笑。

“你看三叔家,畅畅这么聪明,她就是笨一点,三叔三婶也能把她教会了。”姚招娣说着,好奇地问畅畅,“畅畅,你在城里幼儿园,都学的什么呀老师打人吗”

“不打人,金老师、银老师可好了。”畅畅说,“幼儿园学唱歌,做游戏,还有滑滑梯。

“光是玩的”姚招娣有些不敢相信,又问,“那三叔三婶都教你什么”

“”畅畅小姑娘想了又想,摇头,“爸爸妈妈,跟我玩儿。”

姚招娣挠挠头,她以为三叔是大学生,肯定得天天教畅畅背诗、数数什么的呢,要不畅畅咋这么聪明。

可是对于畅畅来说,爸爸妈妈真没教她什么呀,爸爸妈妈又不是老师。幼儿园老师才会给小朋友上课,教小朋友唱歌。爸爸妈妈是赔小孩玩的。

当然啦,畅畅也会背几首五言诗。可那都是爸爸跟她挖沙子、捉蝴蝶的时候,或者哄她睡觉时候,当儿歌领着她唱的。

小孩子没事唱着玩儿,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念来念去,也就记住了,她甚至都不知道那叫“古诗”。

也会一些日常的英语单词,主要是吃的玩的,家里用的,和各种小动物。小姑娘大约只是以为,动物园那个大老虎还有个外国名字,叫“泰哥”,没别的了。娘儿俩日常玩耍,逛动物园时候指着老虎说,看,那是泰哥,其实没人刻意去教她什么。

那边畅畅跟姚琳琳弄了根毛线绳,俩小孩坐在床上翻了会儿绳子,人小都不太会玩,翻一两次就得从头开始,很快就坐不住了,要去院子里玩。

“那就去院子里玩”姚招娣看了看外面,阳光挺好,“那我们就在院子里玩,外面太冷了咱们不出去。”

姚招娣多了个心眼儿,俩小孩,出去了没准乱跑,自家小妹还好说,要是让畅畅磕着碰着,怕不好交代,她娘一准数落她。

所以姚招娣和姚领娣一起,把畅畅和琳琳领到院子里玩,自己便跑去把大门拴上。

她刚拴好门,就有人拍着门喊“二婶在家吗”

“谁呀”姚招娣听了故意问。

“我,你大姐。”外面姚青叶说,“我你都听不出来招娣开一下门。”

“大姐啊。”姚招娣慢吞吞拉开门,一手扶着门扇,半堵着门口问,“大姐你啥事啊”

“三婶是不是在你们家”姚青叶问了一句,隔着姚招娣就看到了院子里追逐嬉闹的俩小孩,下巴示意了一下畅畅问,“这个是畅畅吧”

说着便挤进来,笑眯眯一把拉住畅畅,“畅畅,我是你大姐,跟我去玩吧我娘在家炸丸子给你吃呢。”

姚领娣翻个白眼,赶紧走过来“大姐,你可别吓着她,畅畅才多大呀,她还不认得你。”

“谁说不认识了,我又没问你,你先别插嘴。”姚青叶蹲下来,依旧笑眯眯哄畅畅,“畅畅,想不想跟我去玩我带你去买糖吃。”

畅畅真不认识。她别说搬走一年多,原本跟这些个堂哥堂姐也不熟,跟姚招娣都不是多熟。妈妈不在身边,尤其姚青叶这个自来熟的样子。

畅畅摇摇头“不吃糖。”

“大姐,你拿糖哄她”姚招娣笑了一下,“你以为你们家姚高兴呢,给块糖就哄走了。”

“我又没问你。”姚青叶依旧笑眯眯道,“不跟你说了,我找三婶。”便站起来往屋里去。

屋里江满和姚二嫂从她进来时也就知道了。两家妯娌不和,孩子也不多来往,姚二嫂给江满递了个眼色,心里猜也猜到她干啥来了。

见姚青叶过来,姚二嫂便问了一句“青叶来了,啥事啊”

“二婶。”姚青叶进来,看看江满亲热笑道,“三婶回来了”

姚青叶是小辈,半大孩子,江满纵然厌恶姚老大两口子,可人家笑脸相称,她也不能给个孩子冷脸看,便微笑道“是青叶啊,这不是你爷爷病了吗,我们回来看看。”

姚青叶十五岁,过年就十六了,长得挺秀气,继承了姚家人的好皮相,水灵灵笑眯眯的。

“三婶,我娘叫我来找你,她在家忙着做饭呢,听说你回来了,赶紧叫我来接你,晚饭去我们家吃吧。”

江满“不用了,你回去跟你娘说,不用麻烦。”

“您晚上在二婶这儿吃”姚青叶俏皮地笑笑,“别呀,我娘都准备了,正在家里炸丸子呢。二婶也忙,要不二婶三婶都去,大过年的,我们一大家子团聚,一起吃顿饭,热闹热闹。”

“那倒不是,你二婶家我哪天都能来吃。”江满保持着客气的微笑,“我都答应肖四婶了,今晚去她家吃。我这还不一定能在村里呆几天呢,好多事儿,你回去跟你娘说,不用麻烦了。”

“青叶你回去吧。”姚二嫂指指隔壁,“你爷爷病那么重,在医院都还没回来呢,我们弄到你家吃呀喝呀的,让你奶奶听见了,又得冲着后窗对准你们家堂屋骂。”

姚青叶脸上僵了一下,讪讪说道“那,那下回吧,三婶有空去我们家坐啊。”

等姚青叶一走,姚二嫂就笑了一下“瞧瞧,人家老大家的孩子,就是嘴巧会说话。”

“也就她能干出来这事。”江满摇头好笑。

“用着你了呗。”姚二嫂道,“他家还不就是这样,自己觉得儿子多比人强似的,用着人往前,不用了就往后退,你对他家没用处,赶着她都不理你。”

顿了顿笑道,“她这还不是惦记公司那点事儿,最开始没报名当加工户,去年压根就没干,看着别人挣钱干红眼。今年老队长心软,看他家困难,给她分了一些活儿,结果她交的产品有的不合格,跟人家质检员吵,还说公司是你开的,你是她妯娌,嫌人家不讲情面,老队长都烦死她了。”

姚老大一家原本听了姚老太婆的,还盘算送两个大的儿子去羊城打工,结果姚香香不靠谱,高产、高升打工不成,一家五个孩子,儿子大了,眼看着一个个都要花钱了,经济状况可想而知。

自从因为小孩一点小事,姚大嫂跑到江满家门口打孩子,把姚青芽一顿死打,弄那么个阵仗,跟江满当面吵起来,江满就气得不肯再搭理老大一家了。

妯娌没处好,恼都恼了,大家顺其自然,相安无事就好。江满这个人,从来不怕别人跟她横,可做人也会留余地。你说今天姚大嫂这事办的,她有错在先,她要是自己来了,一把拉着江满,说你三婶去我家吃顿饭。伸手不打笑脸人,江满还真能不给她一点脸面

她倒好,使唤家里孩子来。

“什么人呐这是,怪不得日子越过越倒头。”姚二嫂嘁了一声,“你等着瞧吧,指不定她出去还说,她主动示好,做好饭请你你都不去,说你瞧不起他们家。”

“那就瞧不起呗。”江满笑道,“我还怕她说”

“我怎么听着”江满指指隔壁,“都没动静呢”

“能有个什么动静老爷子进了医院,儿女都在医院忙呢,她一个人在家多清净啊,多安生啊。她大姑那么好的人,亲闺女吧,气得都没来看她。”

“恐怕也顾不上,夫妻俩在医院呢。”江满道,能有姚香玲这个闺女,也算是老姚家积德了。

“我这两天也没过去,怕她又作妖生事,这几天叫招娣过去看了两回,还给她送了粥,老太婆啥事没有,就怕也不觉得自己有错。”

姚二嫂摸摸杯子里茶水冷了,起身给江满重新倒上热的。

“招娣她爹那个实心眼,回来还嘱咐我,让我住得近照应着点儿,别老太婆一人在家再出点什么事,忙都忙不过来了。可是我一想到我因为生了这仨丫头,月子里她给我受的那些气,我就不想管她。月子仇,我能记一辈子。”

“反正我是不会管她的,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江满道。

“姚家村现在可没人说你。”姚二嫂哈哈笑,“谁敢在姚家村说你不好,怕是不想混了。”

“二嫂你倒调侃起我来了。”江满失笑。

二人又聊起家常,江满问起姚二嫂今年的收入。

“还行,这两年好多了。”姚二嫂说,他们家一直做加工户,虽然人手少,主要就是靠她编,招娣领娣放学放假也能帮忙做家务、带孩子,姚老二又肯干,农业上也不丢一点。

加上他们当初在娘家支援下,也入股了两百块,每年还能有点分红,这么一来,收入也挺不错了。

“够吃够用了,我们还能有点结余。”姚二嫂指了下院子,“过两年多挣点钱,我们也把房子翻建起来,盖个瓦房,不然在村里要落后了,孩子大了让人笑话。”

聊了会儿,看着天色不早,江满便说她先去肖四婶家了。

出门一看,畅畅和姚琳琳俩小孩追逐嬉闹,满院子玩得欢畅。

姚二嫂“我们家这个三丫有点笨,说话也晚,走路也晚,看着就一脸呆兮兮,倒是能跟畅畅玩到一起。”

“我看挺好啊。”江满拍拍姚琳琳的头。

小时候缺奶又缺钙的小孩,长成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稍微瘦小了点儿,可看着发育正常,挺健康一个孩子。

江满“我的经验啊,长得一脸精明相的人,未必就是真聪明,人家琳琳这不挺好的吗,我看咱们琳琳聪明懂事的。二嫂你别老当着小孩子口没遮拦。”

“不说了,不说了。”姚二嫂笑道,“她老小,招娣领娣也说她呆,可是都很护着她,疼得要命。”

送到门口,大人道了别,畅畅乖巧地挥手再见,还跟姚琳琳约了明天一起玩。

“琳琳,你明天来找我玩啊。”

“哦。”姚琳琳小脑袋用力点了点,“明天,找你玩。”

大人看了便笑起来,一个三岁、一个四岁的俩小孩,明天睡醒也不知还能不能记得。

娘儿俩从姚二嫂家出来,慢悠悠披着暮色,转过一排房子,就到了肖四婶家。

大门半掩,江满推门进去,院里没人,厨房里有动静,飘出来一股香味儿。她进去一看,大蛋二蛋弟兄俩正在烧火做饭,看见她来了忙起身打招呼。

“哎哟你俩大小伙子,可让四婶训练好了,将来哪家姑娘嫁给你们真是享福了。”江满问,“弄什么呢这是”

“炖野兔肉,我打的。”大蛋笑,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笑出一口白牙。

“你打的”坐着烧火的二蛋斜眼反驳,“那我干啥了”

大蛋“你一起打的,一起打的。”

江满对这弟兄俩,跟对肖秀玲一样,总有些别样的感情,毕竟当初还是半大孩子的兄弟俩,跟肖秀玲一起救过她的命。当然她跟肖秀玲,后来邻居几年相互依靠,感情远不只是救命之恩了。

虽然相处不多,可她啥时候看见大蛋二蛋,都觉得十分喜欢。

江满拍拍二蛋笑道“有口福了。四婶呢”

“出去了,我娘听大伯娘说畅畅这两天有点不消化,去谁家找白萝卜了,要给畅畅熬个萝卜粥。”

江满真有些过意不去了,哎了一声笑道“四婶可真好,我们娘儿俩,这都什么福气呀。”

畅畅跟在妈妈后面,不急不躁地走进来,踮起脚尖问“小野兔在哪儿”

“在锅里呢。”大蛋笑眯眯指着冒热气的大地锅,“炖出来可香了,给畅畅留了一条整的兔子腿,我没剁开。”

畅畅嘟嘟脸困惑了一下,有些着急了,拉着衣襟问妈妈“小野兔在锅里,为什么要吃它”

“”江满心说,忘了这茬儿了。

小姑娘人小,似乎有一种奇怪的逻辑,小公鸡就是用来吃的,老母鸡下蛋吃还可以炖汤吃肉,鱼呀虾子呀都是用来吃的,可是小狗小猫、小毛驴,包括小兔子,在她看来是用来养的,活的。

为什么要吃它

“畅畅我跟你说啊”江满蹲下来,开始忽悠,“那个这只野兔,你两个叔叔拿回来就是兔子肉,就是用来吃的,跟我们在菜场买的小鸡肉一样。”

兔子肉怎么打到的,哄小孩呢,畅畅眨巴着黑溜溜的大眼睛,质疑地看看大蛋。

“那个”大蛋举起一只手,憋笑,“畅畅我跟你说啊,这个是兔子肉,就是用来吃的,真的。小野兔我们不吃它,小野兔我明天去给你捉。”

看着畅畅表情认真的包子脸,江满还有点担心,小姑娘会不会像某个段子那样来一句,兔兔那么可爱,怎么能吃它呢。

然而事实证明,小姑娘兔子肉吃得还挺香。

没敢给她多吃,撕了两块炖得软烂的兔腿肉给她,小姑娘慢悠悠、香喷喷吃完,还喝了半碗萝卜粥。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88章 太劲爆 下一章:第90章 小棉袄真好
热门: 总裁有个心头宝 缠绵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退婚后!玄学大佬靠算命轰动世界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特种总裁的艰难爱情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总裁诱爱,强抢小妻子 总裁的专宠床奴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独占病美人师尊【重生】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