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小棉袄真好

上一章:第89章 好福气 下一章:第91章 小少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江满和畅畅当晚在肖四婶家住了一宿。第二天腊月二十六,她骑四婶家的自行车,带着畅畅回了趟娘家,不出意外迎来了大嫂一波超前的热情。

姐妹俩约好的,来送年礼。江满按照农村习俗备了年礼,江谷雨还没到,她陪江老爹坐了会儿,把从镇上给他买的烟和点心吃食给他,有心给他塞点钱,又怕他转身就给了儿媳妇。

江谷雨和刘江东随后来到,夫妻俩带着孩子来的。大嫂笑脸迎上去,江谷雨不冷不热答应了一声,寒着脸进了江老爹屋里,刘江东也没多说话,默默跟了进来。

“怎么了?”江满接过浩浩抱着,瞥了外面一眼,大嫂有些没脸,讪讪进厨房去了。

“讨好我们两个倒是积极,她咋就没弄明白,我们来是奔着爹来的。”江谷雨说。

江满一听这话,猜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转头看向江老爹,结果江老爹目光躲闪开了。

“到底咋回事儿?”江满提高声音,脸色一变。她瞟了眼厨房,自从她来了,大嫂就拉着她说这说那,热情得不得了,这会儿跟江振宝两口子都在厨房里煎炒烹炸,准备招待姐妹俩的午饭。

“你问爹,我生气。”江谷雨看了江老爹一眼,见他躲躲闪闪的窝囊样子,撇撇嘴自己拿板凳坐下。

江老爹:“没啥事啊,你说你这丫头,大过年的你回个娘家,你撂脸干啥呀。”

“合着还怪我了?”江谷雨提高了声音道,“爹,你得明白,我跟姐一年到头给你买这些东西,吃的用的穿的,我们姐妹俩基本都给你准备了吧,那是我们孝敬你的,你要是用不着,以后我们就干脆不买了。”

“到底啥事啊,你这丫头,你,你听谁瞎咧咧啥了你?”江老爹问。

“爹你就当个烂好人吧。”江谷雨指了指带来的一堆东西,“别的不说,这些东西,有几样能吃到你嘴里的?我们买来了就是给家里吃的,家里人吃了就算了,我就问你,我们俩中秋节给你买了两身衣裳,外套秋衣袜子都给你买了,冬至前又给你买了棉袄棉裤,都弄哪儿去了,你穿出来给我看看?”

“秋衣我穿着呢,穿着呢。”江老爹陪笑着指指床头的小木箱,“外套我留着呢,走亲戚出客啥的,我都穿。”

“别的呢?”江谷雨问,冲着江满道,“姐你可不知道,我们这个爹可真是大好人,我们给他买布,他自己不做衣服,都给他儿子孙子穿了,他自己穿得不像样,人家还以为我们当闺女的没给买呢,该给侄子侄女买衣服,我们也买了的吧?”

江满看看江老爹,身上一件半旧棉袄,是前两年姐妹俩给做的。她搬走以后,年礼节礼和衣裳之类,她就给江谷雨寄钱,都委托给江谷雨了。

在江满心里,便宜爹也是爹,养儿育女一辈子,不管感情上亲不亲,她应该尽到赡养的义务。

江满脸色变了变,把怀里抱着的小胖子放下来,叫刘江东:“小刘,你领畅畅和浩浩。”转头叫畅畅,“畅畅,你领着小弟弟,出去看看外面,我看巷子里有个小牛犊呢。”

畅畅一听妈妈让出去玩,还有小牛犊,领着小胖子就走了。刘江东赶紧跟了上去。

“我后来就不给他买布了,我给他都买成衣。”江谷雨示意了一下江老爹,“爹,你自己说说,我们今年入冬给你买那新棉衣呢,我记得还有一件藏青色外套褂子,咋也没见你穿过?”

“那衣裳……”江老爹嚅嚅,“我衣裳多,够穿,够穿。”

“你衣裳够穿那是我们买的。”江谷雨冲着门外大声说道,“你要是穿不着,以后我们就不买了,吃的用的,你又吃不到嘴里,我们也不买了吧,白花钱干啥,谁的钱不是钱呀。”

“弄哪儿去了?”江满心里差不多已经明白了。

“弄哪儿去了。”江谷雨气得都笑了,“我们姐妹俩条件是好点儿,我们孝敬自己的爹,可没义务孝敬别人的爹。”

大嫂拿去给她爹穿了?江满了然地哦了一声,心里忍不住问候了一句大嫂。

虽然现在买布宽松了,可布票都还没取消呢,也就是江谷雨自己在供销社工作,买布买衣裳方便。

“爹,我姐离得远,我上班也忙,我们要是不问,你都不打算给我们知道是吧?”江谷雨撇着嘴质问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江满感慨一句,看着江老爹那个窝囊样子,“爹,你还真是心疼自己闺女啊。”

江老爹低头没说话,江振宝从厨房出来了,倒站门口,期期艾艾道:“也,也没啥呀,谷雨你听谁瞎说呢,那衣裳,是我拿去穿了,穿着不合适,又给了防震他姥爷的……也不是你嫂子要,你俩也别恼了,你看这大过年的……”

江满:“……”

江满:“你还知道大过年啊,大过年我们给爹买的衣裳,都能穿到你丈人爹身上去了?”顿了顿,呵了一声,“你可真是孝顺女婿。”

“爹,要这么说,往后我们姐妹俩也不傻了,往后年礼节礼,人家怎么送我们就怎么送,给你买衣裳你要不穿,我们就不买。” 农村年礼节礼,这年代一般也就是二斤肉两斤散酒,江满目光示意了一下江谷雨,“谷雨,我看就这样吧?”

“行。”江谷雨站起来,“爹,我和姐都忙,就先回去了。”

“你,你们还真走啊。”江老爹忙站起来,嚅嚅道,“大过年的,一点小事情,一家人别计较和和气气的。”

“爹,我们不走,怕不和气。”江谷雨道。

“你们俩就别计较了。”江老爹期期艾艾劝道,“你看,娘家你们就这一个哥,就防震一个侄子,你们多将就着些,你们不将就谁将就呀,你们条件好多,就多帮着些,娘家和和气气的,将来侄子大了,你们老了也能多个依靠……”

“对,对,就一点小事,值当的吗。”江振宝说,“吃了饭再走。”

“爹,你亲生的儿子你都指望不上,还让我们指望侄子?”江谷雨睁大眼睛,莫名好笑。她出嫁晚,受大嫂的拿捏更多,早就一肚子不满了,“再说这跟棉袄的事有啥关系啊?我们条件好,还得替大哥养他丈人爹?”

江谷雨推了下江振宝:“大哥你去把大嫂叫来,我问问她,她娘家是不是就这规矩,明说了我们也好知道,平常我们送来吃的用的,是不是也都进了你丈人爹嘴里。”

她推了推,江振宝没动弹,江谷雨鼻子里哼了一声,冲着厨房道:“你不叫,那我自己找大嫂说?我这人可不会说好听话。”

“谷雨,你看你干啥呢。”江老爹忙拦住了。

“爹,我们不是对你生气,你都这把年纪了,我们就算有气,也不好对你生。”江满道,“你也别担心了,我们作为闺女,你老了病了,该我们的过问我们肯定过问,今天我们就先走了,饭就不吃了,吃到肚子里怕不消化。”

姐妹俩一起出来,走到院子里,大嫂躲在厨房死也不出来了。

江满笑了下,对江谷雨道:“谷雨你说,我觉得有些人脑子真是拎不清,装的黄泥巴呢,有爹在,爹好好的,我们是江家女儿,爹要是百年后了,娘家也就不叫娘家了。”

“就说这话。”江谷雨嗤笑一声,“爹要是过得不好,我可不认得谁老几!”

姐妹俩从江家出来,江老爹和江振宝脸色尴尬跟着,也劝不住。

拐出巷子,江谷雨才说,她今天进村遇上个堂婶,才听到这事。平常大嫂对江老爹的态度,猜也猜出来了,平常大嫂那些小动作,江老爹还帮她瞒着,自己处处顺着儿媳妇,就是个窝囊废,都没法说他了。

刘江东领着畅畅和小胖子,正在巷子口围观人家的小牛犊,看见姐妹俩推着自行车出来,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实话,大嫂就是个看起来精明的蠢货。她只要把公公孝顺好了,哄得公公高兴,江满和谷雨姐妹俩怎么也亏不了她,村里人谁不说,江老爹一家沾了两个闺女的光。

结果呢,她一边巴结俩小姑子,一边还拿捏亏待公公,还当别人不知道,也是遇上江老爹这样的人才了。

“姐,你在村里怎么吃住呀。”江谷雨问,“你还是跟我回县城吧。”

“有地方,你放心吧。”江满笑道,“我估摸着,等两天再回县城。”

江满自己还借住在肖四婶家呢,也就没再让谷雨和小刘去,姐妹俩在镇上分开,江谷雨一家三口回县城,江满就先回村里。

娘儿俩又在村里玩了两天,差不多就是串门溜达,吃吃喝喝。中午被老队长叫去吃午饭,队长婶一高兴弄了一大桌子菜,晚上姚二嫂打了招呼,去他们家包饺子。

腊月二十七,几个堂婶家连番吃下来,晚上哪儿也不想去了,跑去肖大婶家蹭饭,让肖大婶啥也别做,就煮点清粥小咸菜换换口。

腊月二十八,娘儿俩睡足了起来,先给畅畅泡了杯奶粉,江满正蹲在井台刷牙,姚志华推门进来了。

“爸爸。”畅畅放下牛奶杯子,嘴角还带着一点细细白白的牛奶痕迹,小鸟儿一样跑过去。

姚志华伸手接住女儿,抱起来先给她擦了下嘴角,笑道:“哎呀,我们畅畅啥时候长白胡子了?”

小姑娘嘻嘻哈哈笑得开心。

“咋样了?”江满刷完牙站起来。

“还那样,有知觉了,喊他能有反应。”姚志华道。

“你回来干啥?”

“废话,我还不许回来看看你们?”姚志华说,脸色虽然疲惫,看起来精神还不错,“我回来休整一下,守在医院几天也受不了。”

“我看要是时间长,你们几个排个班,一人一天还是一人两天,不然人多在那儿也没用,都受不了。”江满问,“令妹还没回来呢?”

“没。”姚志华脸色一变,不想多说。

“爸爸,爸爸,我看见小牛犊了。”畅畅拍着爸爸的脸要求注意,“我还跟二奶奶家的小羊玩了。”

“真哒,好玩吗?”姚志华笑,“我告诉你啊,爸爸小时候还骑过老牛呢。”

畅畅惊奇地睁大眼,有点不信:“二奶奶说老牛不能骑,它背上光溜溜的,会掉下来。”

二堂婶家养了头黄牛,看来他们家小姑娘还真打算骑上去试试过。

她搬走时才三岁,还不知道玩,现在四岁半,会玩了,对什么都好奇。

“黄牛不好骑,得胆子大的,需要技术。水牛好骑,水牛最温顺了。”姚志华给闺女科普了一下。骑黄牛,黄牛其实容易躁,不乐意背上有东西,得夹紧腿,一不小心就会被它甩下来的。

“爸爸还骑过马和毛驴呢,哪天我带你试试。”姚志华跟闺女得意了一下下,抱着闺女掂了掂,“早饭没吃呢吧?”

畅畅摇头:“还没,四奶奶让我们去吃豆腐脑,还有烧红薯。”

江满:“昨晚就说了的,肖四婶家今天做豆腐。”

“那你们去吃吧。”姚志华道,“我一早晨从医院出来,吃了两个包子一碗粥。我去老宅看看。”

江满看着他背影,心累,怎么两边爹娘都是操心费力的。还好他们也不在老家常住。

娘儿俩去肖四婶老屋那边吃了顿早饭,刚回来,便看到姚志华等在大门口。

“这么快?”江满拿钥匙开门。

姚志华面色平淡没回答,等着江满开门进去。

他去了老宅一趟,人家姚老太早饭都吃过了,自己做了粥和饼子,一见姚志华,就哭哭啼啼说担心医院里的姚老头,可也没见耽误她少吃一口饭。

进了屋,姚志华就大字形往床上一躺:“哎,好好歇会儿。”

只见畅畅一声不响脱掉鞋子,爬上床,攥着白白.嫩嫩的小拳头给姚志华捶捶肩膀。

“嗯,小棉袄可真好。”姚志华眼皮都没睁,美滋滋一脸幸福地翻了个身,趴着,畅畅爬上去,往他背上一坐,抡起两只小拳头给他捶背。

江满:“……”

扭开头,装没看见。

爷儿俩以前也会玩这游戏,姚志华爬格子累了,扭着肩膀喊,闺女哎给我锤锤,小姑娘则抡起拳头使劲揍几下,练练拳,对姚志华来说力度刚刚好。

“那你睡会儿?”江满问,“你睡觉,我们就出去玩了。”

“没良心的。”姚志华拍拍床,“过来一起躺会儿。”

他其实倒不是多困,姚老头这两天病情稳定,他夜里也能睡,就是人一直在医院里,精神心情上都疲惫。

江满没搭理他,在床边坐下,看着自家闺女两只面团似的小拳头,一上一下捶了会儿,大约不好玩了,干脆站起来,用胖乎乎的小脚丫踹。

姚志华还美滋滋调整了一下位置:“哎,这儿这儿,对,就这儿酸,多踩几下。”

结果小姑娘一脚没踹稳摔下来,一屁股跌坐在棉被上,自己乐得哈哈笑,也不起来,干脆就在床上滚着玩。

“香香那边,你知道的吧?”姚志华问。

“知道些。你不知道?”

“不是太清楚,大姐也不全知道,她跟我说了些。”姚志华叹了口气,“反正我爹这次,是让她和我娘气的。我现在真希望我一睁眼,做噩梦呢,我其实压根就没有过妹妹。”

江满心说,你爹本身也不是什么明白人。不然能把家里搞成这个样子。

不过老爷子住院呢,她可不会说出来。想想问道:“我就是好奇啊,你爹娘这么闹起来,你帮谁?还有你妹那边,你帮不帮?”

“我帮个屁。”姚志华自嘲地冷笑一声,“我怎么帮?她这事旁人怎么帮她?”

畅畅一骨碌从被子上爬起来:“妈妈妈妈,爸爸说脏话。”

江满:“等会儿我揍他。”

“……”姚志华顿了顿,讪笑,“畅畅,爸爸说脏话不对,错误的,你妈等会儿揍我。”

当着小孩子的面,姚香香的话题真心没法讨论。江满站起来,随手拍拍闺女:“畅畅,你不是跟琳琳约好了一起玩吗,言而有信,说话要算话哦。”

这两天光吃了,让她出去活动活动。

“啊,招娣姐姐要教我们跳格子。”畅畅想起来,赶紧手脚并用往床下爬,“去找琳琳玩。”

江满于是帮她穿上鞋子,戴好围巾和手套,跟着她出去。几天下来,小姑娘自己认识路了,慢慢腾腾绕过一排房子,去姚二嫂家。

临近年关,姚二嫂也没再干编织活,今天炒糖瓜、炸丸子,一见畅畅来了,就说不用谁烧火了,打发姚招娣带着三个妹妹玩,又给小孩们装了一大碗丸子和糖瓜当零食。

“二嫂,畅畅放你们家玩会儿,我回去收拾一下。”

“你去忙。”姚二嫂说,“放心好了,我们家招娣带孩子,可靠谱了,正好跟琳琳玩。”

江满回去时,本以为姚志华可能睡会儿,她就打算先洗两件衣服。结果轻手轻脚进去一看,姚志华仰面躺在床上,枕着两手,见她进来抬起头看她。

“过来躺会儿。”

“我洗衣服呢。”

“洗啥衣服!回头我帮你洗。”

江满走过去,在床边挨着他坐下,想了想,便把知道的关于姚香香的事情,一五一十跟他说了。

姚志华之前多少心里有数,可听完之后,还是变了脸色,老半天不想说话。

“说真的,令妹这次……”江满摇头慨叹,“可真是够她受的了。”

姚志华骂了一句娘。

“让人给骗了,不及时止损,还给自己弄这么个局面。”江满道。

“什么叫让人给骗了?听起来好像她多么可怜无辜似的。”姚志华顿了顿,反问道,“要是你,你会受这个骗?”

江满看着他,不语。

“她就算再没脑子,好歹也不是傻子吧,一个男人,三十多岁了,有点小钱,开店做生意,不瞎眼也不瘸腿,还能没结婚、没有老婆孩子?条件好没毛病的,三十好几不找对象,人家就等着她姚香香是吧?”

“……”江满顿了顿,悠悠道,“我其实也这么想。”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89章 好福气 下一章:第91章 小少年
热门: 美色撩人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嫁三叔 穿回现代给古人直播 邪性总裁宠上天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全能福气包:带着显微镜穿越乱世 过电 七十年代穿二代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