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拉仇恨

上一章:第93章 心疼爸爸 下一章:第95章 大反攻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晚上,老队长听说姚志华和陆安平都在,便把两人叫去喝酒。

本来叫一家子都去的,可肖秀玲那边走不开,肖余粮对象初来乍到,她这个大姑姐也不在家陪陪,自顾自去别人家喝酒吃饭总不好。

肖余粮之前婚事一次次不顺,到现在终于顺心如意地结了婚,肖秀玲心疼自家弟弟,团聚的时间又不多,便格外想对肖余粮对象好一些。她的理论,婆家对新媳妇好,小两口就能和睦恩爱,最终还是她弟弟得好处。

于是江满一家和陆安平去了,小陆杨也带上了。

队长婶弄了一大桌子菜,几个大老爷们喝酒聊天吹牛皮,看样子就不可能早结束。于是江满自顾自先吃饱了,把俩孩子喂饱,便领着畅畅和小陆杨撤退。

一大两小回家去猫着,俩孩子自己玩,识字的小陆杨给不识字的畅畅读故事书,江满就懒洋洋享受了一会儿,

晚些时候肖秀玲来领儿子,把小陆杨接回去睡觉。江满送到门口,看着娘儿俩打着手电走了。农历年初四的月黑头,夜深了天色越发暗,一回头影影绰绰看到巷子另一边有个人影。

她倒不怕,乡村这地方,就算遇上个坏人,吼一嗓子四邻都惊动了。看着那人走过来,江满就故意扬声问道“谁呀”

“他三婶,是我。”姚老大的声音。

“你谁呀你”

“他三婶,我,我是你大哥。”

“”江满心里呸了一下,这脸皮,她活了两辈子,还没认谁是她大哥呢,便拖着嗓子哦了一声,“你是姚志华他大哥呀,他不在家,在老队长家喝酒呢。”

说完也不等姚老大说话,把门一关,自顾自回去给畅畅洗漱睡觉。

约莫又过了大半个小时,喝到尽兴的姚志华才回来,便看到个人影在自家大门口徘徊。

于是姚志华也扬声问了一句“谁呀”

“老三,是我。”姚老大赶紧迎上去,“咋喝到这么晚,我等你半天了。”

“这么晚你还在门口等我”姚志华停住脚,问道,“啥事啊大哥”

“娘,娘叫我来找你,我也不敢回去,回去也是听她骂人。”姚老大走过来,低声跟姚志华道,“老三,咱们兄弟三个,得拿个主意啊,香香看样子打算住下去呢,在婆家受了气,她不想回去,我看是打算赖在娘家了。”

“留不留她,那是爹娘的事儿,也不跟我们一起住。”姚志华道,“你找我说这个干啥”

“你这话说的,她这么还带着个孩子,嫁出去的人了,长期让娘家养,算咋回事啊。”姚老大吭叽吭叽半天,“再说她这样,连累娘家名声也不好,我们作为家里的儿子,总得拿个主意吧。”

姚志华其实比谁都不希望姚香香呆在娘家,那还养着个病人呢,她长期呆在娘家,姚老头这病怎么养然而姚志华可没那么蠢,他会让人当枪使

“拿什么主意赶她走”姚志华反问道,“她婆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再怎么样也是姚家的女儿,爹娘都还在呢,要咋样也是爹娘安排。”

“爹病着呢,今天回来压根就没理她,都不想看见她。娘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听不进人话,只有别人错,就没有她错的。”

姚志华不置可否,不接话。

姚老大说不动他,便重重叹了一口气,不光他不想让姚香香回娘家,关键姚香香人品太好,把三个嫂子都得罪光了,姚大嫂为这事,已经数落姚老大一下午了,叫他赶紧撵姚香香滚蛋。

姚老大在家挨自家女人数落,到了老宅,又被姚老太一顿骂。

“反正我的意思呢,不能留她,留下她家里也别安生了。”姚老大说完,见姚志华也没个表态,索性说道,“娘叫你呢,叫我来找你,你要是不去,她又得寻死觅活给你看了。”

姚志华原地站了半分钟,带着酒意,索性一转身,大步流星往老宅去了。姚老大赶紧跟上去。

姚志华一进门,他爹娘住的三间老屋,都还灯火通明呢,得亏村里已经通了电。姚志华便先进了东堂屋,先去看他爹。

“今天夜里咋安排的”姚志华问,“我在老队长家喝了点酒,不能指望咱娘,你们今夜谁服侍”

“我在呢。”姚香玲说。下午病人送回来,时间已经有点晚,她想走也赶不回去了,“今晚我照顾爹,明天我得回去,就得靠你们了。”

“你打个地铺,不行明天再弄一张小床来。”姚志华道,转向姚老太,大约是他脸色不好,又是在姚老头病床前,姚老太婆见他来了,破天荒没有迎头就骂。

姚志华看着他这个糟心的娘“娘,爹住院半个月,几次三番差点就不行了,你知道我们犯了多少愁,花了多少钱吗香香没管,我们和大姐四家,一家都出了两三百块。”

不止如此,姚老大那份钱还没给齐,之前姚香玲先替他交了,姚老大承诺说算他借的。姚志华现在真心觉得,他大姐夫是个好人,烂好人。

“香香那不是可怜了吗,你还能叫她出钱”姚老太本能地维护。

“没人指望她出钱,我们只当没有她罢了。”姚志华平淡说道,“我的意思不是钱,爹这番差点就不行了,跟阎王爷抢回来一条命,你要是不在乎他死活,你就尽管折腾,尽管作。”

“你说啥呢,我是你娘,你”姚老太一秒破功,眼一翻便打算骂人,被姚志华警告地一瞪,下巴指了指病床上的姚老头。姚老头也恰在此时动了一下,长长地嗯了一声。

姚老太治好恨恨地憋了回去,脸都发紫了。

“爹,没事了,大姐守着你,你睡吧。”姚志华安抚一句,转身去隔壁。他一走,姚老二自觉跟了过去,姚老大一看,就把姚老太也叫过来了。

隔壁屋原本就是姚香香住的,这会儿因为姚老头看见她就生气,眼睛都不睁不理她,姚香香抱着孩子躲在这屋里,坐在床边抹眼泪。

“老三,我叫你来两个事。”姚老太往床边挨着姚香香一坐,抹了几把眼泪,“头一桩,你看你爹这样,你是咱家最有出息的儿子,你得把你爹带去沪城看病,我听人说了,沪城都是大医院,全国最好的,你把他接去,赶紧给他治好。”

见姚志华脸色一变,姚老太抢先质问“是不是那个女人不想管她做儿媳妇的,公公病了她也敢不伺候,她就是不孝老三你有点出息,你让个女人拿捏。”

她说出这个,姚志华还真不意外。

他也不着急,自己拿了个板凳坐下,慢条斯理问道“娘,你看爹这样能去吗你知道沪城有多远刚进医院的时候,大姐想给他转院到永城都不敢,怕半路上不行了。你知道我今天找了车,把爹从县医院接回家里,废了多少力气一路都不敢开快,开得跟牛车一样。你让我带他去沪城看病,他这个样子,你是不是一心想让他死在半路上算了”

姚老太一张脸憋得变了色,憋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姚香香看着姚志华那张铁青的脸,着急自己的事儿,便赶紧拉拉姚老太的袖子。

“那你妹呢”姚老太道,“我不管,香香她在婆家受了那么多欺负,她娘家还没死绝呢,三个哥哥一个姐,别让人说你们没用,你们不能不管她。反正你们得帮她。”

她声量一高,姚香香怀里的小婴儿哇一声哭起来,姚香香拍了拍,小孩呜呜咽咽的。

“怎么帮”姚志华反问,“娘你说怎么帮,你说,我听着呢。”

姚老太噎住,顿了顿“反正你们不能不管,老三,香香是你亲妹妹,你可不能这也绝情啊。香香她倒霉被人骗这么惨,你知道她受了多少罪,你们不帮管她怎么行”

“三哥”姚香香委屈地哭起来,“老太婆可凶了,指着鼻子骂我生的赔钱货,月子里让我饿饭,不管我死活,我说几句她就打我,莫金生也不管我,他什么都听他娘的三哥你不能绝情啊。”

姚老二进来就一直坐在角落,这会儿忍不住鼻子里哼哼两声,奚落道“你没骂过几个侄女,你还不是动不动骂她们赔钱货。”

姚香香张张嘴,噎住,便只好呜呜地哭。她怀里婴儿又哇哇哭起来,她抱着晃了两下,一脸烦躁。

姚老太骂道“老二,你也落井下石你妹倒霉你高兴了吧”

“她咋样又怪不着我。”姚老二干脆站起来走了。

“我不绝情。”姚志华说,“我就问问怎么弄,你说怎么帮我们就怎么帮,叫他们别欺负你有用到鄯城几千里路,是不是我们三兄弟,再加上大姐,我们去一趟,拿个刀去把莫家都捅了”

姚香香噎住,然后又抽泣起来。

“你要是听我的,”姚志华顿了顿,“离婚。”

“离婚”姚老太睁大眼。

姚志华“赶紧跟他离婚。他们重男轻女欺负你,你可以找妇联,打你你可以去派出所,让警察和妇联给你做证明,起诉离婚,两个孩子给他们家,或者你要一个,先把婚离了再说。”

“你这说的啥话”姚老太瞪着眼珠子,仿佛他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你当哥的,妹妹被婆家欺负了,你不帮她出头,你就只会叫她离婚离婚那是小事情吗,名声多难听啊。”

姚志华“她这样名声就好听了”

“可是凭啥离婚呀”姚老太恶狠狠反问,“咱们家香香,要长相有长相,要文化又文化,嫁给他个二婚,给他老莫家生了两个孩子了,凭啥离婚”

“这种人家还不离婚”姚志华看看姚香香,“不离婚,就这么受着。”

“凭啥离婚,凭啥便宜了他莫家”姚老太转头看看姚香香,骂道,“也是你自己蠢,我让你自己回来,把孩子丢给他,你还把小的带回来了。孩子小,你把孩子往他家一丢,就让他让莫家犯难,他就会服软了。他姓莫的三十多了,还是个二婚,他带着一堆孩子也别想再娶一个,他就得求着你回去。”

姚志华老半天无语。然后问姚香香“你自己也这么想”

“三哥,我我不敢离婚,死老太婆说了,离了婚就要把两个孩子都给我,丫头片子他们家一个不要,也不会给我一分钱,我带着两个这么小的孩子,我还能嫁给谁呀,我还怎么活。”

姚老太一拍巴掌“就说这个话,离了婚香香也没好处。我叫你们帮帮她,不行先把这小孩给他们送回去,老三你一个大学生,你有能耐、有人面,你想法子治治他们,叫他们不敢再欺负香香。”

“关键是收拾莫金生,得叫他给我服软。”姚香香怀里的婴儿一直哭个不停,哭声大一阵小一阵,她哄也哄不好,干脆往床上一丢,气鼓鼓地发狠,“都怪莫金生不向着我,他要是别护着他妈,我也不怕那个死老太婆。”

姚志华终于彻底服了,无语半天,站起来“这事我没本事管,也别找我了。你们不是都想好了吗,香香那你就赶紧走吧,回去跟你婆婆斗,家里爹病着呢,没法伺候你。”

转身走人。

“老三,你咋走了”姚老太追出来问,“你还真不管啊,那是你亲妹。”

姚志华头都没回,大步流星只想走快点。

他回到住处,江满搂着闺女先睡了,姚志华默默洗漱,爬上床。

“回来了”江满迷迷糊糊问了一声。

“嗯。”姚志华伸手搂住她,停了停,“媳妇儿,有你可真好。谢谢你。”

“怎么了”江满打了个哈欠,“发什么神经”

“没怎么。就是觉得自己很幸运。”

他用鼻子蹭她的耳垂,痒,江满抗议地推了下。

“讨厌。赶紧睡吧啊,不许打扰我睡觉。”

年初五下午,一家三口去肖大婶家吃了“头道宴”。天有点阴,大家都担心天气不好呢,初六,天晴了,太阳还不错,肖余粮和他对象热热闹闹举行了婚礼。

中午吃完喜宴,拿着肖大婶给的一包喜果喜糖回来,姚志华就跟江满商量回去的事。

他爹已经出院了,一时半会也好不利索,他那边寒假后要开学,江满还开店做生意呢。

“我给小刘打过电话了,叫她等到农历十二再开门吧,反正刚过年客人应该也不太多。”江满道,大部分做吃食之类的店,都会在年后初八开门利是,可她初八肯定回不去了。

“早点回去,明天我跟他们几个说一声。”姚志华道。

晚上闹新房,姚志华年龄比肖余粮大了一截,加上他那个性格,在家里贱,在外人面前却有点端着,肯定是不好意思跑去闹房的。陆安平作为姐夫更不好意思,两人躲在他这边聊天,江满则带着畅畅去凑热闹。

俩小孩对新娘子特别有兴趣,红棉袄红棉裤、头上和胸前还戴着红花,关键是新娘子身上还香喷喷的。小陆杨大一点有些不好意思了,畅畅就跑过去,新娘子坐在床边,她就爬到床上,挨着新娘子坐,扒在新娘子身边使劲看。

“畅畅,你看新娘子好看不”肖四婶逗她。

“好看。”

“哪儿好看”

小姑娘“哪儿都好看。”

大家伙儿一片哄笑声,小姑娘自己也笑得傻乐呵。

肖大婶送来一个小藤筐,里面都是干果,花生红枣桂圆栗子,还有花花绿绿的喜糖,未婚的小青年们闹房最积极了,就起哄让新郎官喂给新娘吃。

新郎给新娘剥了一颗桂圆,把喜糖和干果分给小孩们吃。

屋里别的小孩要么大了,要么太小,正好有个乖巧漂亮的小畅畅,小嘴巴还挺讨喜,于是上了年纪的妇女们便各种逗她说喜话。

“畅畅,你说新娘子吃了桂圆,生不生小宝宝”

畅畅“生啊。”

“生几个生弟弟还是妹妹呀”

“生”小姑娘想了想,伸出两只白嫩嫩的小手指,“生两个吧,弟弟妹妹都好玩。”

屋里一片欢笑,新娘子则羞红了脸。

肖秀玲和江满站在人群后边,本意是防备有不知道轻重的小青年闹房过度,等着保护新娘子的,然而肖余粮一身军装,腰杆笔挺地坐在新娘旁边,加上大家心里新娘子是“文化人”,当老师的,小青年们有所收敛,也就闹得不算离谱。

两人轻松了,便靠墙站着,小声地聊天说话。肖秀玲讲起小陆杨“随便给我生个什么吧”的笑话,实则有点遗憾。

“说真的,你不抓紧再生一个”肖秀玲问。

“你怎么也加入催生行列了”江满白了她一眼。

“咋了,回来一趟不少人说吧”肖秀玲笑得很没同情心。

“能不能说点别的话。”江满道,“我们家畅畅可没问我要过。”

“你再等两年试试”肖秀玲笑,“小孩精着呢,小孩喜欢小孩,你们家畅畅这是才不到五岁,还太小了。杨杨前两年都还没问呢,再大一点就该问你要了。”

“我再等三年五年,想生也能生,我急什么。”江满笑眯眯拉仇恨。

实在是她这一个过年,被谷雨催,被肖秀玲催,也就罢了,回娘家遇上婶子大娘催,在村里更加催,这个问问那个催催,队长婶子最热心,还专门跑来跟她讲,说你户口还在咱们村呢,赶紧叫姚大军去给你要个准生证。

肖秀玲对她拉仇恨的行为撇撇嘴,胳膊肘捣她一下“哎,说好了啊,我是不指望有个闺女了,畅畅好歹也是我从小带过的,我亲眼看着生下来的,等我们老了,畅畅给你缝红腰带,记得别漏了我的啊。”

当地风俗,妈妈本命年和过“双寿”,也就是六十六、七十七、八十八、九十九这几个岁数,要系闺女给缝的红腰带,才能避灾,长寿有福。

江满“那你到时候自己提醒我,我反正记不着。”

关键她也不信,没这些讲究,上辈子孤儿,她哪里信过这个。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93章 心疼爸爸 下一章:第95章 大反攻
热门: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 总裁大叔坏坏爱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被赶出豪门后我去种地了 冷酷总裁的宠溺妻 钓系弱美人 绝情总裁请放手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媚者无疆 总裁的替身前妻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