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杨杨的抗议

上一章:第95章 大反攻 下一章:第97章 我们离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江满和姚二嫂找了个借口半路走掉。她先回到住处,打水洗漱,换了件衣裳,出门去肖大婶家。

这几天老姚家办丧事,江满要是自己没法带,就把畅畅交给肖秀玲。今天出殡,她早晨象征性抱着畅畅到老姚家院子转了一趟,露个面,就出门打算回来。

刚好遇上陆安平,陆安平以姚志华的朋友身份去吊孝,肖秀玲陪他到门口,江满就把畅畅交给肖秀玲抱走了。

农村丧事就这样,乱糟糟的,天又冷,这么点小孩不说别的,带着她干啥呀。

江满敲了两下门,很快门就被打开了,肖余粮笑眯眯拉开门“三嫂来啦,快进来。”

“我就不进去了,你姐呢”

人家刚结婚办喜事,她呢刚从丧事来,本身还算丧主家,江满便站在门口没进去。

肖余粮道“三嫂,你进来坐呀,我姐在家呢。”

“我家里还一堆事,坐不住。”江满笑,看着畅畅和小陆杨从屋里跑出来,肖秀玲接着跟出来。

“妈妈。”畅畅跑过来,拉着她手,还用自己暖乎乎的小胖手摸了摸,“妈妈,你冷不冷”

“不冷。”

“大姨说你要去村外,怕你今天冻坏了。”

这小孩,江满刚还说呢,啥时候学会嘘寒问暖了啊,合着是肖秀玲念叨过了。

江满忙笑道“没事,我去一会就回来了,不冷。”

“杨杨,走吧,跟婶子去玩。”江满便一手领着畅畅,一手领着小陆杨往回走,肖秀玲端着个小筐子追出来。

“你倒是等等我呀。”

“你拿的什么啊”江满停住脚。

“喏。”肖秀玲把筐子递过来,上面还盖着毡子,江满掀起来一看,居然是两只小白兔,闭着眼睛,爪子耳朵都还是粉红色的。

“哪来的”江满忙问,一看就不是捉来的野兔,这是家养的兔子啊。

“大蛋,从村后姚海军家弄来的,说他欠畅畅一只小兔子。姚海军家不是养兔子吗,一听说你闺女要的,赶紧给她送来了。”

怕一只不够还送了俩。

“”江满无奈道,“这么点小孩,他还认真了,这兔子看起来怕没满月,怎么养啊。”

“满月了,刚满月。俩孩子当宝贝似的,一会儿拿菜一会儿拿水,还让我给找奶瓶。”肖秀玲道,“你敢给她送回去试试,她哭给你看。”

“这样不行啊,这怎么养。”江满掀开看了看,筐里铺着软草,两只小兔子趴在一起,雪白雪白煞是可爱,可再怎么可爱,他们家也没法养啊。

“哎,你先让她玩两天。”肖秀玲贴在江满耳边小声说,“小孩子,稀罕劲儿还没过去呢,你给她玩两天,小心照顾一下,等你们回去了,再给人家送回去,人家有老兔子养,不就行了。”

好吧,江满看看龟速走路的小姑娘,还真不敢硬给她送走。

她们俩在后边边走边聊,前边俩小孩也在边走边说话。

“杨杨哥哥,小兔子它怎么不喝奶啊”

“它可能不会喝奶。”

“那它怎么办,我给它萝卜它也不吃。”

“姥姥说它太小了,就像小宝宝一样,要吃嫩嫩的菜叶。”

“它吃菠菜吗”畅畅想了想,“四奶奶家的院子里有菠菜。”

“我也没养过。”小少年为难了一下,“等会儿我叫姥姥给你找白菜,找那个嫩一点的菜心。”

研究了一会儿喂兔子,小陆杨说“畅畅,我和爸爸妈妈,明天就要走了,明天早上去坐车。”

“喔。”畅畅点点头,“妈妈说我们也要走了,再过”想了想,“再过一两天吧。我和爸爸要回去上学了。”

“真不想走。”小陆杨嘟囔道,“还是姥姥家好玩。”

“对呀。”畅畅想了想,“我们家也好玩,可是没有这么多人玩,也没有小猴子和小兔子,看小猴子要去动物园,很远的。”

“我们家更远,要坐好几天火车。”小陆杨说,“等我长大了,我自己就能坐火车了,就可以回来看姥姥。”

畅畅问“那你去我家找我玩吗我在沪大附属幼儿园,幼儿园旁边有我妈妈的面包房,你一去就找到了。”

“我现在还不能去,我得先长大才行。”小少年觉得,长大真是个遥远的事情,啥时候他能自己想干啥干啥呀。

后边俩大人也在说回去的事情。肖秀玲说,她明天一早就得动身,到永城赶上午十点半的火车。

“那你五六点钟不就得走了怎么走”

“余粮借了镇上的车送我们,他会开,打算七点钟出门,时间应该够了。”

江满想说,这年头交通也太不方便了,口中却说道“那我也不去送你了,那么早,我恐怕还睡懒觉起不来呢。你就走吧,不用太想我。”

“谁要你送啊。”肖秀玲笑道,“我顶多也就想畅畅,谁稀罕想你。”

“有空你也别呆在家里,放假啥的出去走走看看,带着杨杨去沪城来找我们玩。”江满道,“我这人,只要有空就想出去玩,游山玩水到处看看,这个寒假本来还打算出去玩呢。”

“我跟你能一样吗,安平工作忙,不好请假,又不放心我跟杨杨两个人出远门。”

“有什么不放心的。”江满嘲笑她,“你可别让陆安平给养得退化了。你就自力更生一回,带着杨杨出个远门试试,你就让他陆安平看看你自己能不能行,到时候我去车站接你。”

“我倒是还得能离开呀,”肖秀玲无奈道,“我上班呢,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自己当老板啊。”

两人回到江满的住处,东扯西拉聊了一下午。晚饭时候肖四婶来叫江满娘儿俩,肖秀玲便带着小陆杨离开回去,回家收拾行李。

姚志华晚上八点多钟回来的,回来时畅畅已经上床睡觉了,还没睡着,听见爸爸回来了,忙从被窝里钻出个小脑袋喊爸爸。

“哎哟小乖乖,怎么还没睡啊”姚志华走过来。

“我睡了,没睡着。”小姑娘披着被子趴在被窝里,软软的声音问道“爸爸,人为什么要死呀”

这两天给姚老爷子办丧事,小姑娘大约是听见别人说了,姚志华顿了顿,便安抚地笑了下“人都会死的,生老病死很正常,人老了就会死。”

“那人死了去哪儿了”

“去了一个别的世界。”

“哦,”小姑娘应了一声,再问,“那还回来吗”

姚志华顿了顿,思考着如何跟一个四岁半的孩子讨论这个问题,这么大的孩子,大约无法真的理解什么是死。

他想了想说“不回来了,你看爷爷死了,他去了另一个世界就不回来了,但是他生了爸爸,爸爸长大了,又生了你,你也会慢慢长大。世界就是这样子的。”

“好吧。”小姑娘点点头,语不惊人地继续问,“那我长大也要生小宝宝吗”

“你长大了,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姚志华一边回答,一边求助地看向江满。

“等你长大了,你要是想要,就可以生小宝宝,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江满笑着接过来,揉揉她的小脑袋,“爸爸妈妈希望畅畅做愿意的、喜欢的事情,那畅畅现在想要做什么”

小姑娘看看妈妈,小人精脑子转动起来,咧嘴嘻嘻笑“嘿嘿,现在要睡觉了。”果断钻回被窝里睡了。

江满便坐在床前拍着她睡觉,小声叫姚志华“桌子上有个小锅,看看里边的汤冷没冷。”

姚志华走过去一看,一个小砂锅,垫着玉米皮编的垫子,还包着一圈旧毡子用来保温,掀开拿勺子尝了一口,暖胃的猪肚萝卜汤,还热着呢,忙盛了一碗喝。

哄着畅畅睡了,江满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下。

姚志华小声地“媳妇儿,越来越贤惠了啊,还知道给我炖汤。”

“你看我拿什么给你炖”江满道,她住的这边肖四婶家新房子,没锅没灶的,“人家四婶给你炖的,说砂锅冷得慢,专门叫大蛋端来的。”

姚志华谴责的眼神“你就不能说是你炖的,让我高兴高兴。”

“我炖的,我炖的。”江满从善如流,“多喝点儿,我看四婶还放了点辣椒,暖和驱寒。”

姚志华美滋滋地喝汤。这几天他爹的丧事,他白天哭丧待客,晚上守灵,大哥二哥那德性,好多事还都得他操心做主。作为孝子,吃不安生,还没法睡觉,再好的身体也有点吃不消了。

寒冬腊月在墓地一下午,回来还得回老宅,跟本家近房的长辈们一起处理办丧事留下的乱糟糟的后续。

这会儿一碗热乎乎的暖胃猪肚汤,胃里舒服多了,浑身都暖和了起来。

“你等会儿是不是还得去踩坟”

“对,等会儿就去。”姚志华道,“你把我那棉大衣给我拿来,今晚也太冷了。”

江满起身去给他拿棉大衣,顺手又给他拿了个棉手套。白天送丧,姚志华作为孝子,总不能带个保暖的手套,农村老辈们要说不像样子的。

当地农村“踩坟”的风俗挺有意思,就是要在安葬后三天,家中子孙每天晚上去墓地走一趟,还要放几个鞭炮,用意大约是说,怕逝者新到地方被“老住户”欺负,警告周围其他的“住户”,别欺负新来的,人家家里儿孙会常来看看,不是好欺负的。

“你明天打个电话,叫小刘给买后天的票,我们后天回去。”姚志华一连喝了两碗汤,满足地靠在椅子上休息。

“后天回去”江满问,“你那边能行”

“有什么行不行的。”姚志华道,“我跟大姐商量过了,她也叫我早点儿回去,后边圆坟和五七,我就不回来了,反正还有大哥二哥,也不是非得我回来。”

姚志华揉揉额头,眼下这个家,他是一天也不想多呆了。

“嗯,那行。”江满点点头,敏感地问他,“没别的事吧”

“没啊。”姚志华说,“还能有什么事。你等会把门关好,我今晚就不回来了啊。”

“知道。”江满说,“你自己注意点儿,别冻着。”

作为孝子,姚志华夜里还得守灵堂,风俗上五七之内孝子都要守灵堂的,他要回去上课,肯定不能在这守那么多天,但是今晚和明晚他在家,就会去守着,打地铺。

逝者已经安葬,这个风俗的用意,大约连许多农村人自己都说不清楚,反正老祖辈传下来的。

第二天一早,虽然说了不去送,江满醒了也就起来了,看看六点多钟,便穿衣下床。

被窝里的小姑娘动了动,往这边翻身过来。江满赶紧拍拍,贴在她耳边小声说道“畅畅,你好好睡觉,妈妈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了,醒了也别着急,别出去啊。”

小姑娘迷迷糊糊答应了一声,也不知听没听清楚,脑袋在枕头上蹭了蹭,便又睡了。

江满出了门,就去了肖大婶家,门口果然停了一辆小吉普车,肖余粮从镇上哪个单位借的。

“三嫂来啦屋里坐,我姐还在吃饭呢。”肖余粮拎着一个大包出来。

肖大婶随后也拎着一包东西出来,一看她就问“赶紧进去一块吃。畅畅呢”

“在家睡觉呢。”江满说。进了堂屋一看,肖秀玲一家三口和肖余粮的新媳妇坐在桌边吃饭,肖大叔在旁边嘱咐着什么。

“三嫂来啦”新媳妇还穿着红棉袄红棉裤,笑吟吟站起来示意。

肖秀玲则动都没动,撩撩眼皮子问“你不说不来了吗,良心发现又来送我了”

江满“谁送你呀,我才懒得送你。我是起来没事干,就来看看杨杨。”

“畅畅一个人在家能行吗,醒了再哭闹找你。”

“她才不哭呢,睡跟小猪似的,醒了也只会捂被窝赖床。”江满估摸着,以自家闺女的性子,家里要没人,她能在被窝里赖一上午,都不带着急的。

“那你自己盛饭吃饭。”

“不吃。”江满笑起来,“我起来就过来看看了,回头跟畅畅一起吃。”

“婶子,”小少年扒拉两口饭,抬头问“小妹妹会不会醒了”

“应该不会。”江满道。

小陆杨“我记得她小的时候,看着她她就睡,叫她都不醒,刚一离开她就醒了。”

“你小时候也这样。”肖秀玲笑。

“小孩都这样,她知道身边有人陪着,就有安全感,她就安心睡觉。”江满道,“大一大就好了。”她摸摸小少年毛茸茸的脑袋,有些不忍,俩小孩刚玩熟,“要不,我回去把她叫起来,来送送你”

“不要了吧,给她睡吧。”小少年又扒拉两口饭。这才七点钟不到呢,大冬天,小孩子起不来那么早的,他起来都还有点犯困。

其他人吃饭,肖大婶和肖余粮就一包一包往车上拿东西,肖秀玲说了几遍,拿得陆安平也急了,笑道“娘,你可别再拿了,真带不了,大老远路我还得拖着他们娘儿俩,秀玲还有点晕车,我扛着这么多东西,扛不动再把他娘儿俩弄丢了咋办。”

“丢不了。都是些干菜什么的,你们爱吃的,给你装成大包,又不重。”肖大婶不为所动,指指另一边几包,“畅畅妈,那边是给你的,你回头记得拿上。”

“”江满憋笑问道,“都什么呀

“干菜,酱菜,花生米啥的。”肖大婶理直气壮道,“这天气好带,不然你们回去想吃也没得吃。”指指江满,“你们哪天回去我再给你们准备路上吃的。”

“打算后天。”江满无奈笑道,“婶子,你这到底晒了多少干菜啊”

“我娘晒了那么多的干菜,就等着我们回来拿呢。”肖秀玲指指旁边坐着的新弟媳,笑道,“瞧见没,你这个婆婆说不动,不讲理,叫你拿还不许不拿,你回去的时候就等着扛苦力吧。”

肖大婶“去你娘的,我让余粮扛,不用小罗扛。我让你扛了吗,都是人家安平拿的。”

新媳妇抿嘴笑。她是老师,寒假加上婚假,肖余粮也有探亲假,小夫妻还能在老家多住些日子。

大人说笑,小少年就低头慢慢吞吞吃饭,江满笑着问他“杨杨,你回去还有几天开学”

“六天。”小陆杨说,“婶子,我寒假作业都做完了。”

“真棒。”江满撸着他毛茸茸的脑袋,“回去好好学习,将来可以考沪城大学,指不定你叔还能给你当老师呢。”

“叔说他是中文系,当作家的。”小陆杨认真脸,“婶子,我长大了想当科学家,当天文学家,研究宇宙的那种。”

“好志向。那你加油,我回去就问问沪城哪个大学天文系最厉害。” 江满一本正经跟小陆杨讨论了一下未来职业选择的问题。

肖秀玲一家三口吃完饭,行李也都送上车了,便告别上车。

小少年一副大人精的样子,若无其事上了车,懂事地跟姥姥、姥爷和江满挥手再见,坐在座位上,小脸上就有些低落的样子了。

“怎么了,杨杨”陆安平胳膊伸过来,搂着他肩膀问,“舍不得走啊没关系,我们下次再回来。”

“你说的下次得什么时候”小陆杨压根不相信的表情,稚气的小脸上写着不高兴,“整天忙忙忙。”

“大人得工作。”陆安平心虚解释道,“爸爸妈妈不都得上班吗,我答应你,以后过年的时候,你正好也放寒假,我们尽量都回来。”

“那你自己说的,你自己记住了。”小陆杨耸耸肩膀,趴着车窗往外看,小妹妹真是太小了,临走也不来送送他。

小少年嘟囔一句“等我下次回来,说不定又不认得我了。”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95章 大反攻 下一章:第97章 我们离婚
热门: 总裁大人轻一点 男主们都苦尽甘来(快穿) 新婚燕尔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在年代文里当神探 魔道祖师(陈情令)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你是我的小确幸 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 狂欲总裁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