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最毒妇人心

上一章:第98章 爆炸性新闻 下一章:第100章 唱双簧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姚志华这下真有点慌了,江满同志你玩真的

两口子的默契,江满跑路他不意外。试想一下,她要不跑,离婚的消息一传出去,这会儿全村的婶子大娘们可能都挤在他们家里轮番劝说轰炸。

那女人比猴还精,又最怕麻烦的,不跑才怪。

可是好歹跟他见个话吧,就这么抱着闺女跑了,跑哪去了,连个话都没给他留,不是成心让人着急上火吗。

“姐夫,咋啦”电话那端,刘江东察觉到不对,忙问,“我姐没跟你在一起啊”

“小刘,你姐真没去啊”姚志华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

这要是江谷雨说的,他大约不信,没准是小姨子知道了原委,成心诈他,可是来接电话的是刘江东,哪能那么不仗义,不可能骗他。

“到底咋回事”刘江东忙追问,“姐夫,你不会是惹我姐生气了吧”

“一句两句说不清。你,你等我想想啊。”

姚志华揉揉额头,顿了顿,他原本想的,江满肯定是去县城,先去江谷雨家,小刘还给买了火车票呢,就让娘儿俩在县城稍作停留,他这边擦擦屁股,随后就走,一家三口赶紧逃离回去,也就安生了。

心里那种笃定,就是江满不可能真跟他闹离婚,就算他娘作死折腾,江满也不是迁怒的人,恩怨分明。两人现在好好的小日子,感情一天更比一天恩爱,蜜里调油一样,最艰难的日子都过来了,哪能因为这么个小河沟就起风浪。

可是熊女人你抱着我闺女跑哪去了

“小刘,你这样啊”姚志华努力把脑子冷静下来,“你姐因为老家的事情有点生气,真不是我们俩吵架,我们俩没事,她下午三点多从村里走的,去了镇上,镇上我们也没有别的亲戚朋友,她应该是去了县城,她那个人你多少知道的,随性自我,你赶紧去帮我找找,各个宾馆招待所都找找。”

电话那端停了停,刘江东“那个,姐夫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找,再说我姐那个人你知道的,天南海北她都敢闯,她到哪儿都不会有事的。”

“嗯,你先去找,我就在这儿等你电话。”

刘江东动作很快,不愧是当警察的,二十多分钟后就把电话打回来了,没有。

“没有”姚志华问,“不可能啊,你都找过了”

“姐夫,我们这小县城,统共就那么两家宾馆、两个招待所,你们来几次都住的一招,我亲自去问过了,剩下的我自己去了两家,让我靠近的同事去给找了一家,除非我姐和畅畅没在县城,或者没住宾馆。”

姚志华看看外面的天色,冬天日短,太阳都已经落了,傍晚时分了。他寻思着,江满本身也没带多少行李,随身轻便,会不会到了县城先带畅畅去找地方吃饭,还没到宾馆住宿呢

刘江东“姐夫,你确定我姐来县城了那我再去街上找找。”

“你去街上怎么找啊”

“小县城,巴掌大的地方,统共也就那么几家饭店两条街。”刘江东说,“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论地头没人再比我熟。”

姚志华“那你赶紧去找。”

他放下电话,从村部出来,老队长拎着烟袋锅迎面走过来了,看样子已经都知道了,话说这村里风吹草动,就没有瞒过老队长的。

老队长一看见他就问“找到没”

姚志华说没。

“还没找着”旁边一声大嗓门的嚷嚷,肖四婶匆匆跑过来,夸张地两手一拍大腿,“哎呦,你说这可怎么是好,这寒冷时月,大人孩子的,你说她一个年轻女人家,这天都黑了,你说她被人欺负成这样,赌气伤心离家走了,万一再有个什么想不开”

姚志华“”

姚志华没接她的茬,转向老队长,“叔,小刘回头要是打电话过来,你接一下,我现在去县城。”

“你现在咋去”

“不然我在家干等着”姚志华说,“我骑自行车去。也不一定回来了,说不定就直接走了,要是我不回来,另天你叫谁去县城骑回来。”

“你行了吧,黑更半夜的,上百里路。”老队长拎着烟袋转身就走,丢下一句,“你等着,我叫姚大军开拖拉机送你,咋也比你骑自行车强。”

姚志华回去拿行李,遇上心焦急躁的姚香玲,也顾不得跟她多说,匆匆交代一声,就爬上了姚大军的拖拉机。

另一边,肖四婶看热闹不嫌事大似的,纠集了姚家一帮子辈分长的老奶奶,堵了姚老太的门。

“你这是非得把儿媳妇逼死啊”三奶奶指着姚老太骂,“真没见过你这样的,都给你逼死一回了,命大没死成,你这是还不甘心啊,这回好了,逼得儿媳妇离婚了,她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了,这天都黑了还没找着呢,你说你这叫人干的事。”

“对对。”肖四婶在旁边跟着煽风点火,“万一娘儿俩有个什么闪失,看你怎么交代,就应该抓你坐牢,她妹夫正好是警察。”

五奶奶也骂“六十岁你就要养老,还要让儿媳妇伺候你,你咋不上天呢,好胳膊好腿你又没残废。我老婆子今年七十四了,我还自己做饭种菜吃呢。”

一时间姚老太变成了全村公敌,此后好长一段日子都不敢露面出门。

闹到这份上,实则是江满自己也没料到。

等姚志华坐拖拉机到了县城,先找到江谷雨家。刘江东找人找了一圈,他干这行的,把县城能找的地方几乎翻了个遍,已经回来了。

“谷雨,你真不知道啊”姚志华犹不死心。

“我真不知道,我还能骗你啊。”江谷雨难得的没跟他急,反倒安慰他,“行了你也别抓瞎了,我姐那个人,她还带着畅畅呢,她不会让自己有事的。就是问题是,现在人在哪儿。”

“你说我这是什么命啊”姚志华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叹气。

江谷雨“你呀,就该是个光棍命,你们老姚家就不该有儿媳妇,你打光棍多好。”

“谷雨。”刘江东给江谷雨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就少说两句吧,你没看他这都急成什么样了。

江谷雨“我怎么啦我对他够客气了,我还没问他要人呢。”

姚志华一边听着小姨子奚落,一边脑子里仔细想了一遍。思来想去,江满那性子,可不会随便乱跑,更不可能随便投宿借住,她只有可能去住正规的宾馆。所以要是没在县城,算算时间,会不会赶上末班车,直接去永城了。然后在永城等火车。

姚志华这么一想,干脆就拎起行李,打算马上去永城看看。这么晚是没班车了,不过他可以让刘江东送,实在不行还可以雇黑车。

“不大可能。”刘江东拦住他,“就算能赶上,我姐到永城天也晚了,黑天半夜的,她还带着畅畅,她对永城不如县城熟悉,不大可能这么做。再说火车票还在我这儿呢。”

姚志华想想也是,又把行李放下。刘江东看着他那样,真有点同情他。

“姐夫你先在县城住一晚,急也没用,我姐肯定是在哪儿好好的,不会有事的,她要回去,肯定得来找我拿车票。”

姚志华“我能不急吗这大冷的天,娘儿俩没在县城,没去永城,你说她能去哪儿她抱着个孩子,还能长翅膀飞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媳妇是真飞了。

姚志华顿了顿“既然县城没有,我还是觉得她去永城了,不然她能去哪儿镇上到县城统共就那几趟车,她没坐四点半的那班车,很可能是碰巧遇上了什么顺路的车,比如镇上哪个单位的车,搭人家车走了,时间赶得早,天黑之前她完全能到永城。没来这儿不告诉你们,成心不让我知道。”

“可是你现在去永城,你也没法找啊。”刘江东道。永城不是县城,起码宾馆饭店更多,地方更大,怎么找啊。

“姐夫你今晚先住下,明天一早我陪你去永城。”刘江东拿给他两张火车票,“反正我姐要回去,她总得去车站,回沪城的车不是明天下午吗,咱们可以去火车站等着。”

“你们就知道她一定回沪城”姚志华无奈道,“你姐那个人,她什么事儿干不出来呀,她身上有的是钱,这次回来,正好拿到了公司今年分红的钱,她和肖秀玲两个人的,算算有两三千块,她要是不想回去,足够她带着畅畅,在外边逍遥自在玩一整年的了。”

刘江东和江谷雨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这两口子,可真是唉。

没法子,姚志华只好在县城住了一晚,睡也睡不着,翻来覆去地琢磨大半夜,觉得江满不像是那种离家出走、一走了之的人,真就是打算离婚,她也会大大方方坐下来,光明正大地跟他谈。

所以应该还是生气,先走了。

去哪儿了兴许回沪城,也兴许像他说的那样,天南海北玩一圈,玩够了再说。

这女人有多熊,她要是不想回来,你就只能等她玩够。不管怎样,明天先去永城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姚志华坐最早一班车到了永城,刘江东陪他一起。两人在汽车站下车,再转到火车站,行李寄存了,火车站转了一圈,没有。

然后以火车站为原点,两人把周围能找的宾馆旅社都找了一遍,一无所获。看着姚志华着急上火的样子,刘江东联系了两个附近的战友同事,一起帮忙,把周围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遍。

“小刘你先回去吧,你这还要上班呢,再有两小时我也该上车了。”姚志华道,“我们这么找也没用,其实我这会儿也没那么急了,你姐那个人,身上有钱,还有闺女,你让她出事她都不会的,从来就只有别人吃她的亏,这会儿指不定在哪里逍遥呢。”

“那你呢”刘江东问。

“我就在这儿等到上车,等不到,我就先回沪城了,我回沪城等她。你先回去,跟谷雨说一声,我琢磨你姐就算跑哪儿去了,也会给谷雨打电话的,她怕谷雨担心。一有消息你就赶紧通知我。”

“那也行。”刘江东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姐夫你也别着急了,要是我姐回去了,你俩可好好的,你多给她陪个不是,一家人过到现在不容易,我姐最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了。”

“呵。”姚志华苦笑,“只要她们好好回来,我陪多少不是都行啊,可是你说你说她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她万一遇到坏人呢县城永城都没有,我真是忍不住怕,你说这年头,万一遇上犯罪分子、人贩子什么的,她倒是跟人家玩脑子呢,人家跟她玩蛮力”

刘江东

刘江东怎么好赖都是你自己说的

83年,春节刚过,严打前夕,社会治安真的没那么让人放心。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带着个孩子,身上再带着那么多钱。

“姐夫你别自己吓自己了,咱们这地界治安还不错的,我姐好歹也是当地人,地方也都熟悉。”刘江东忙安慰他,“姐夫你别老往坏处想啊。”

姚志华苦笑再苦笑,其实心里真有点想哭,越找不着人,越是心慌意乱,胡思乱想的。

刘江东也不忍心走开,去车站外边,好容易找了个公用电话,给江谷雨打了个电话。江谷雨说没接到江满的消息。

刘江东安慰了她一下,说估计也可能走别的路,回沪城或者去哪儿玩了。

“哎”刘江东说着说着脑子里一激灵,“谷雨,你说他们来的时候,也没坐火车啊,会不会去润城了”

挂断电话他就往车站跑,一口气跑进候车室,问姚志华“姐夫,你说我姐会不会跑去润城了,坐飞机回去了”

姚志华愣了愣,回过神来,觉得是有可能,可是也拿不准。

反正眼下也没别的法子,他先回沪城看看吧。再找不着,他大概只有考虑全国登报寻人了。

下午五点多钟,姚志华踏上了回沪城的火车。

算算时间,江满娘儿俩正好在沪城机场下了飞机,在机场找了公共电话,给江谷雨打过来。

江谷雨接到电话,放心之余忍不住吐槽抱怨“姐啊,你们两口子下回能不能别坑人了,让我们家小刘跟着找一宿。下回你提前跟我透个底,我把小刘撤回来,帮你合伙折腾我姐夫。”

江满“”

“真的。”江谷雨说,“你可没见我姐夫那样儿,再找不着你们,他就该去找歪脖子树了。”

第二天农历十三,江满带着畅畅到了面包店,刘春苗这个小姑娘倒是很靠谱,按照她之前的交代,面包店前一天已经开门,店里飘着烘焙和奶油的香气,收录机里还放着舒缓的歌曲。

姚志华在火车上晃悠了两天三夜,这次火车倒是难得的没怎么晚点,早晨六点钟不到下了火车,下车后扛着两大包行李,换乘公交,早班公交人不多,还算快的,又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回到家里。

他伸手推了下门,没锁,关着的,家里有人,姚志华顿时心中一喜,整个人松了一口气。原本支撑的那股劲儿,一下子竟有些虚脱乏力了。

他悄悄放下行李,轻手轻脚走进去。

循着动静,他走进厨房,便看到某个熊女人正背对着门,微微弯着腰,正在做饭,小汤锅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

姚志华扶着厨房门站了站,看着那背影,放轻脚步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把下巴放在她肩膀上,侧脸贴着她的侧脸。

江满手上的动作没停,问了一句“回来了”

“回来了。”姚志华伸头看看锅里,“做什么好吃的”

“汤圆啊。”江满理所当然道,“今天元宵节,你忘了”

“我他娘的都快忘了自己叫什么了。”姚志华懒洋洋地把下巴贴着她肩膀,整个人的重量干脆都放到她身上,没长骨头一样,“我闺女呢”

“睡觉呢。”江满道,“你闺女可真会享福,自从放寒假,她九点之前就没起过床。”

“小孩子,肯睡肯长,她白天就不睡了。”姚志华从后边懒懒地拥着她,胳膊锁住她的腰,张嘴想给她肩膀来一口。

发现棉衣太厚,咬不透,便把目标转向她的耳朵,咬住她耳垂,恨恨地用牙齿研磨。

“干嘛呀你,讨厌。”江满后胳膊肘推了他一下。

“死女人,你还敢说”姚志华恶狠狠地用力咬了一下,“最毒妇人心,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你想折腾死我呀,你男人好歹也一把年纪了,差点没让你吓出心脏病来。”

“谁叫你笨,不赖我。”江满肩膀推了他一下,摆脱他咬人的牙齿。

“怎么是我笨,明明是你故意的。”姚志华恨恨抱怨道,“你就不能给我留个话,哪怕明示暗示也好,我一开始就以为你回县城了,差点没把县城和永城翻过来找,人影子都没找到,你说我急不急”

“那也是你自己笨。”江满把汤圆煮好,又打开小炒锅,开始炒小葱鸡蛋。

“你可聪明,你最聪明了,你们娘儿俩一声不吭,坐飞机跑了,扔下我一个人坐火车,两天三夜几乎就没合眼,睡不着,越想越害怕,寻思你们指不定被人贩子抓去了,卖到大山套子里去了,我这辈子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找着”

姚志华说着,恶狠狠地勒紧胳膊,锁紧她的腰身,弄得她炒菜的动作都伸不开了。

“过了啊,姚志华。”听着他那语气,江满不禁想笑,撇撇嘴,“行啦,你媳妇才没那么笨,就是真遇上人贩子,也是我先把他卖了。”肩膀动了动,叫他,“去去,卫生间有热水,先去洗洗,你闻闻你这一身的味儿。”

尽管是冬天,闷罐子火车上闷了两天三夜,还是一股子味。

姚志华抱着她,懒懒的没动弹,却问道“你说,怎么补偿我。”

“那就再给你炒个香菇青菜”

“没诚意。”姚志华哼哼,“没良心。”

“我说姚哥,姚先生,咱俩到底谁应该补偿谁啊”江满扭头斜了他一眼,“见好就收吧啊,别给点阳光你就灿烂了,我还没问你要补偿呢,你说,你怎么补偿我”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98章 爆炸性新闻 下一章:第100章 唱双簧
热门: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撒旦总裁追逃妻 你是我的小确幸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独占病美人师尊【重生】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全能福气包:带着显微镜穿越乱世 总裁爹地宠翻天 退下,让朕来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