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唱双簧

上一章:第99章 最毒妇人心 下一章:第101章 没大没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江满“你说,你怎么补偿我”

姚志华整个人懒洋洋软丢丢地挂在她身上,看着她炒好一盘小葱鸡蛋,又开始炒香菇青菜,懒洋洋半天道“那这么着,我先去洗澡,洗完了咱俩去床上歇会儿,好好商量一下怎么补偿你。”

“”江满无语地推开他,香菇下锅翻炒两下,盖上锅盖焖着,转过身来,“姚志华同志,你脑子里就没有别的事儿了,还能不能想点健康的东西了”

她看着他,这家伙,这段时间本身因为他爹住院,送殡,人都瘦了,然后一连这三四天,吃不好睡不好,着急败坏的找不着她,嘴唇都上火起皮了,再加上长途赶路,那副尊容看上去,实在是憔悴疲惫,眼窝子发青。让她莫名有点心虚了。

江满挑眉乜了他一眼“就你这样,还有力气去去滚去洗澡,洗完澡吃汤圆,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

“谁脑子里不健康了”姚志华笑眯眯地贫,“你看你看,你自己脑子里想什么呢,我就说洗完澡去睡一觉歇歇,你想到哪儿去了,媳妇儿你自己说,你想什么好事儿呢”

“”江满无语地别开脸,“还有力气耍贱,说明你还不累,去洗澡回来吃饭。”

姚志华冲了个热水澡,换好衣服,整个人精神多了,跑去卧室看看闺女。小姑娘果然属睡虫的,睡得香喷喷的。姚志华没敢弄醒她,摸摸小脑袋,给她掖掖被子,轻手轻脚关好门出来。

“把畅畅叫醒吃饭”江满把菜端到桌上。

“别叫了,平常都还没起呢,小孩子啥时候起来再吃。”姚志华看了一眼手表,七点四十,这个时间,他们家放寒假期间吃饭是早的,江满提早做饭等他呢。姚志华这么一想,心里美滋滋的。

江满收拾了桌子,小葱炒鸡蛋,青菜香菇,黑芝麻馅汤圆,姚志华一碗汤圆下肚,连汤都喝光了。

“再给你盛一碗”

“不要了,饱了。哎,四五天吃了这一顿饱饭。”姚志华斜眼瞟着江满,努力想激起她的同情内疚。

可是正如他自己所说,这就是个没良心的女人,没理他,收拾两副碗筷端去了厨房。

姚志华舒个懒腰,走到卧室,小床上闺女还在睡呢,嘟嘟脸贴着枕头,睡颜十分可爱。姚志华在床边站了站,伸手把大床上的被子拿去书房。

这房子两个房间,三口人住了主卧,剩下一间就布置成了书房。原房东放了一张小床,他们搬进来之后就留在书房里,铺着毯子,扔着几本畅畅的小人书,有时爷儿俩在上面下五子棋,姚志华爬格子累了,也会在上面随便一趟。

另外这张小床,时不时也做一些特别的用处,咳咳,不足为外人道也。

他看了看,就动手把小人书收走,把被子丢在上面。

“媳妇儿,你过来。”姚志华靠在门口。

“怎么了”江满擦干净手,从厨房出来。

“过来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事啊”

江满走过来,姚志华一把抓住她就往书房里推,恶狠狠把她推到小床上。

“你这人”江满无语地推了他一下,“我说你还不累呀,瞅瞅你这副德性,孩子都这么大了,没日子了”

“没日子了。”姚志华关好门,动手就去扯她的纽扣,一边嘴里恨恨说道,“你给我,证明一下,咱们是夫妻关系。要不我有点不踏实。”

他很放肆地用身体证明了一遍夫妻关系的存在,精疲力竭,才踏实睡了。

一觉睡到下午,太阳都要落了,起来一看,家里静悄悄的,媳妇和闺女都不在,晃晃脑袋,想想总不可能又跑了的,刷牙洗脸,去面包店。

在面包店陪着闺女玩会儿,接了她们娘儿俩,路灯下拉着手一起回家,一家三口平静温馨的小日子恢复如常。

姚志华从此不想再回老家,故乡在他心中成了一个符号,一个疤,以至于从此以后他都尽量躲着,能不回则不回,宁肯让村里一些老辈议论他多久多久不曾回去了。

84年秋,姚香玲因为妇科肌瘤开刀,听说病情有点重,姚志华要上课,江满就专门回去探望。

畅畅也要上幼儿园,干脆就没带,江满先到永城探望姚香玲,手术成功后,又到江谷雨家去住了一天。

没回姚家村。

连来带去一星期,等她回来时,爷儿俩看到她的表情简直是不能再亲了,亲妈、亲媳妇呀。

爷儿俩争着跟她控诉家中的各种兵荒马乱。姚志华举报畅畅不好好吃饭,晚上看电视不肯睡觉,畅畅则举报爸爸做饭不好吃,以及去幼儿园接她迟到。

“我那次也没算迟到啊,就一小会儿,我那天实在忙得耽误了一下下。”姚志华辩解,“那你怎么不告诉妈妈,你早晨起床磨蹭磨蹭,上学还迟到了”

“不对呀。”畅畅摇摇头,“我起床晚了不算迟到呀,是你把我送到幼儿园的时候算迟到呀。”

貌似很有道理。

85年春,姚高产订婚,姚老大早早写了信来,意思是叫他们回去参加侄子的订婚礼。

江满的处理方式就是直接把信往姚志华一推。

姚志华的处理方式就是给姚香玲打电话,说我明天就得动身陪教授去首都,参加一个重要的学术活动,我反正没那工夫,大姐你看着办吧。

85年夏,姚志华研究生毕业,顺利拿到硕士学位,决定留校任教。

而实际上,毕业前他也收到了好几家单位、高校的橄榄枝,他读研究生期间发表了多篇有分量的学术论文,学术界崭露头角,加上发表的小说,并加入了作协,已经是比学校一些老师教授的名声还大了。

庆祝方式是一家三口趁着暑假去草原旅游,吃仰慕已久的烤全羊。

畅畅“陈弯弯说她去杭城旅游特别好玩,我们为什么不去杭城”

“太热了,这天气旅游你往南方去,你不是找中暑吗。”江满老神在在,“你得找个凉快地方。”

理由充分。实则是她自己,一心想去草原骑马,风吹草底见牛羊。

“可是陈弯弯说龙井虾仁很好吃。”

“杭城适合春秋季节去。”江满瞥一眼姚志华,“等中秋节以后,妈妈带你去。”

姚志华一听就心累,娘儿俩把他丢在家里自己出去玩,又不是第1回 了。秋天,他要上班,大概率去不了。

姚志华给畅畅盛了一小碗奶疙瘩,笑眯眯道“畅畅我跟你说,杭城这个季节其实最好玩,接天莲叶无穷碧。”

“对呀。”畅畅顿时来了精神,“妈妈我要看荷花,我想吃莲蓬。”

江满“大作家不是要忙着爬格子吗。”

姚志华“不带你们这么欺负人的。大作家也是人,大作家更应该游历山川,积累生活。”

然后爷儿俩便眼巴巴瞅着江满。

江满吃掉一块烤羊肉,咂咂嘴“好吧,假期还够,这边玩够了,你们要是还有力气,咱们就去杭城。”

玩够了一大圈回来,一家三口脸上都添了颜色,晒的。

回来就开始忙着搬家,从租住的石库门房子搬到学校家属院。

学校家属院挺大一片,东边一排,是这几年新建的住宅楼,房子还不错,三室一厅,紧凑的小户型,采光充足,推窗看得到楼下开着的广玉兰,油亮的绿叶间几朵硕大的白色花朵。

“畅畅,你说这房间怎么分配比较好”江满问。

“我们畅畅长大了,都能跟爸爸妈妈参谋家庭事务了。”姚志华笑眯眯看着闺女。

于是小姑娘转悠了一圈,这还用分吗,便指着两间向阳的卧室“我要这间。那间给你们。”

“你要自己住一个房间了”畅畅爸啧啧有声,“哎呀,我们闺女真是长大了啊,都要有自己的房间了,拥有自己独立的空间,真厉害。”

畅畅妈则表示了一下怀疑“畅畅,你能行吗,你自己一个房间,会不会晚上害怕”

“行啦,你们俩就别唱双簧了。”畅畅乌溜溜的黑眼睛看看她一对爹妈,“我七岁了,又不是三岁小宝宝。”

“”畅畅妈默默转身去收拾东西。

畅畅爸摸摸鼻子,掩饰地咳了一声“畅畅,你不喜欢有阳台的那间吗我和妈妈还打算,把有阳台的那间给你呢。”

“不要。”畅畅摇摇头,“我要是住那间,你们就得经过我的房间去阳台,一会儿晾衣服,一会儿刷鞋子,来来去去的。”

会影响她睡懒觉的。

“这户型其实也就一般,要是双阳台就好了。”江满推开阳台的窗户往下看了看,他们家幸运分到了三楼,没有基础层,视野还不错。

分完卧室,姚志华就进了剩下那间朝北的房间,主卧客厅其实都是媳妇的地盘,这房间可以归他了,布置他的书房。

而江满则跑去重点琢磨卫生间和厨房,趁着搬进来之前,尤其厨房,要好好收拾布置一下,毕竟厨房是一家人日常最关心的地方了。

“爸爸,这个房子我喜欢,比我们原来住的那个好。”畅畅快乐地在房子里跑了一圈,原来租住的石库门房子也没啥不好,阳光没有这个充足,加上巷子里有时会有点吵。

“挺不错。”江满也说。比这年代常见的筒子楼,设计安排要合理多了。毕竟大学名校,随便一栋建筑,指不定都是建筑系哪个教授设计的。

“还不是太理想。”姚志华跑到厨房,隔着朝北的窗子,指着西边的方向,“看见没,那边,才是最好的。”

娘儿俩都跑过来看,畅畅人小看不到,干脆爬到厨房的台子上,伸头一看,她爸指的那边隔着一排垂柳,花木扶疏,掩映着一座座深红色的独栋小楼,看样子有些年代了,很雅致的民国风格建筑。

“那边住的,都是国宝泰斗级的老教授,你数数,统共都不多。”姚志华说,“咱们这个房子,前边就是美术系的吕教授住的,春天时候那边有腾出来的房子,才搬过去了,这房子才轮到我们。”

“爸爸,那你赶紧好好写文章。”畅畅一听就抓住爸爸说,“我也想住那个漂亮的小红楼。”

“行,爸爸赶紧写,那以后爸爸爬格子写字,你别来捣蛋。”姚志华笑,以他现在的资历,要搬进小红楼,还早着呢。

房子彻底清洁打扫一遍,厨房又做了新橱柜,赶在开学前,姚志华叫了几个学生帮忙搬家。

其实他们家也没啥好搬的,本来就是租的房子,住了三年,江满都没太往里头添置,除了畅畅的一张小床、姚志华的书桌是他们买的,去年畅畅嚷嚷看动画片,买了一台彩电,别的就舔没啥大件东西了。

锅碗瓢盆和爷儿俩的书大概是最费事的,以及衣服被褥,两口子提前收拾打包,忙了好几天。

几个帮忙的是姚志华带过的本科生,也不知从哪儿弄来一辆平板车,嘻嘻哈哈玩着闹着,就帮他们搬过去了。上午都搬过去了,中午姚志华硬要请他们吃个午饭。

几个学生也没多客气,姚志华本身年轻,比他们也大不了多少,彼此倒不像师生之间的拘谨。

请客在学校附近一家菜馆,吃完了学生们就先回去了,姚志华和江满起身送了送。

“老师,还有什么要帮忙的您就叫我们一声。”年轻的学生们挥挥手,“姚老师再见。师母再见。”

“”江满笑容和蔼可亲,“再见。”

等几个学生走远了,江满斜眼瞟着姚志华,“你这学生,有点儿欠缺礼仪教育。”

“怎么了”

“像我这样的,应该叫姐姐。”

“哎呦喂。”姚志华嬉皮笑脸凑近她,“傻孩子,合着你跟我学生一个辈的当师母了,该服老得服老。”

“你老了,别扯上我,我才二十岁上,跟你不是一个年龄层次的。”

二十九了。姚志华看着她,今天因为要搬家,她穿的比较利落,时下最时髦的牛仔裤,短衬衫,头发随意梳一个马尾,扔到沪大校园里绝对会被人当成学生。

姚志华“胡说八道,四舍五入咱俩一般大。”

他三十四。

两口子彼此不服气地互瞪一眼,姚志华去柜台结账,江满一看自家闺女,还赖在饭店的海鲜鱼缸跟前,趴着看里边游来游去的鱼虾们。

“畅畅,走喽咱们回家了。”江满叫她。

“妈妈,我房间里想要一个小鱼缸,我想养小金鱼。”

“金鱼在哪里卖,花鸟市场”江满走过去拉着她的手,“今天不行,今天太忙了,等明天,正好去花鸟市场买几盆花草来。”

新添置的东西让人给送货,新添了一张床、两个衣橱和书柜,还有沙发和一台冰箱。送货的人送来了,姚志华就搭把手,一起抬上去直接放好。

木制家具轻,最重的就是冰箱,姚志华和送货工人往下抬,还挺吃力。江满就主动上去想搭把手。

“呦,新买的冰箱啊。”马长林骑着自行车回来,把自行车随便一放,赶忙过来帮忙。一楼的邻居周明伟听到动静,也跑出来了。

楼梯上不好使力气,四个人废了老大力气抬上去,厨房小,琢磨了一会儿,最终放在客厅。

“你们家搬来可太好了,马秋汝高兴得都不行了。”马长林笑道。他们家就住同一栋,顶楼五楼。

“畅畅也高兴得不行了,我们这边搬家乱糟糟的,俩小姑娘一起去校园里玩了。”姚志华说。

“哎呦,你们家这收拾得真好。”周明伟环视一圈,不禁有些惊讶。

放好冰箱彼此客气几句,江满就顺手拿了一包小蛋糕送给周明伟,说自家店里新烤的,送给他们家孩子尝尝。

周明伟回去跟他媳妇徐红嘀咕“三楼新搬来那姚志华家,看不出来啊,大冰箱,大彩电,都是进口的,家具也全都是新的。”

徐红听了便问“不是说刚从农村来的吗姚志华刚工作。”

“老家是农村的啊。”周明伟说,“不过听说他老婆孩子早几年就来沪城了,在沪城开面包店。”把江满送的小蛋糕拿给她看。

“现在做生意开店的,比我们拿死工资强。”徐红道。

家具安置好了,把衣物被褥都放好,尤其爷儿俩那么几大纸箱的书,书房和畅畅的房间都摆了书柜,分门别类放进去。

两口子收拾好了,弄得一身臭汗一身脏,冲个澡换衣服,摊在沙发上不想动弹。

江满“这回短期内应该不用再搬家了吧”

“应该不用,我争取十年二十年再搬。”姚志华道。他可还惦记着那小红楼呢。

“累死我了。”江满侧头问他,“今晚我负责解决晚饭,碗也不要你洗,你负责把换下来那脏衣服洗了行不行”

姚志华“行。”

“今晚不做饭了,出去吃,我请你。” 江满露出得逞的笑容。

“耍赖皮。”休息了一会儿,姚志华很不情愿地坐起来,想去洗衣服又懒得动弹,“我说媳妇儿,咱们是不是再买个洗衣机”

“行啊,买啊。”江满咂咂嘴,“要不等几天。我琢磨着,咱们今天是不是有点高调了。”

“有吗”姚志华想了想,“这里头住的,怎么说也都是沪大的教职工,工资就算不是特别高,可也都不低了,整个生活水平绝对不差的。”

爸妈忙搬家,畅畅小姑娘人小帮不上忙,有时候爸妈还嫌她碍事儿,早就跟马秋汝跑到校园里玩去了。

沪大有些历史了,最能体现的就是校园里那些树木,家属楼后边有个球场,球场边一排大树,树形很漂亮,树干很粗,俩小姑娘手拉着手,四条小胳膊抱不过来。

畅畅对这校园很熟悉,平常也经常来玩,尤其夏季,吃过晚饭,一家三口惯例就来校园里散步,偶尔起得早了,也会跟着爸爸来校园锻炼,跑上两圈。

或者傍晚时候坐在球场边上,看爸爸和别人打球。爸爸把打球叫做“换换脑子”。

畅畅很喜欢这个大大的学校,花多树多,人也多,可是又不会很吵,只要别跑太远,爸妈也不担心她,可以尽情地玩。

然而畅畅眼下面临的不光是玩,她要上小学了。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99章 最毒妇人心 下一章:第101章 没大没小
热门: 梧凰在上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当剧情降临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满好感度的男朋友突然要分手 我的幼驯染不可能是首领宰 与木之本君的恋爱日常 总裁不要弄疼我 总裁老公太粗鲁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