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家庭大事

上一章:第102章 狐假虎威 下一章:第104章 风险变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朱奶奶,你弹琴真好听,我能跟你学吗”

两口子一听,哎呦你说这孩子吧,看不出来还是个行动派啊。

两人赶紧过去,挺不好意思的跟朱教授解释了一下,说是他们想请朱教授教畅畅弹钢琴,给孩子培养个才艺特长。

“这孩子自己也喜欢,本来我们还跟她说,明天专门带她去家里找您呢,结果她倒是挺着急的。”

这么一说,大人就笑起来。朱教授略微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说这么大的孩子,学琴正合适,只要她自己喜欢学就好。

“朱教授,可太谢谢您了。”江满忙笑道,“我自己都觉得冒昧,您是教授,还这么忙,我还在琢磨怎么跟您开这个口呢。”

“不用客气的。”朱教授笑道,“邻里邻居,从你们搬来,我就挺喜欢畅畅这孩子。”

朱教授能收这么个“小弟子”,还真是因为喜欢,小姑娘漂亮可爱,又很乖巧,每次看见她都笑眯眯喊一声“朱奶奶好”,小姑娘说话慢,声音里掺了糖似的,软软甜甜的,让人忍不住就心生喜爱。

老夫妻俩子女都不在身边,一个儿子早年去西北插队,就在当地结了婚,安家落户,如今在当地政府宣传部门工作,就不打算回来了,一个女儿也是学音乐的,已经出国。收了畅畅这个小弟子之后,老夫妻的生活倒平添了不少乐趣。

畅畅开始学钢琴以后,星期六下午和星期天下午会安排两次练琴,都是去音乐系的琴房,朱教授大部分时间都在那儿,江满每次把她送过去,练完了琴再接回来。

音乐系的琴房都是单间,方便学生练习,朱教授挺忙,学生很多,每次教学指点后,不可能一直看着她练习,于是就会随便叫哪个学生当“陪练”,在一旁监督指导,也省得小姑娘一个人呆在琴房不放心。

时间一长,朱教授的很多学生都认识这个“小师妹”了,混熟了,拿她当团宠,当面背地都叫她小蜗牛。

江满心里有数,就经常会让畅畅带一些面包点心、水果零食之类的去,送给学生们吃,当然也不是每次都带,那就显得太刻意了。

看着畅畅背着小背包,慢慢悠悠走进琴房,几个女生就说说笑笑地逗她,这个说“小蜗牛来啦。”那个问“小蜗牛,今天又给我们带什么好吃的了”

畅畅快乐地叫着姐姐们好,拎起手里的袋子“今天有妈妈新烤的杏仁蛋糕,要请你们帮忙试吃的。”

畅畅去朱教授那里“还课”,把最近练习的曲子弹一遍给她听,朱教授做了些指点,又给她布置了新的功课。畅畅就拉着一个陪练的姐姐,一起去找间琴房练琴。

一帮女生们练完了琴,就在一起分享杏仁蛋糕,嘻嘻哈哈地讨论起来,有的说,姚老师什么福气啊,他媳妇那么漂亮有气质,做蛋糕也这么好吃。

马上又有女生反驳说,人家姚老师也很帅呀,听说中文系那边评他为最帅老师,还特别有才华,年轻有为,风趣幽默,他们系很多学生都崇拜他呢。

讨论半天,结论这小师妹也太会投胎了。羡慕不来,还是把他们家蛋糕使劲多吃点吧。

搞定了畅畅学琴的事情,江满就开始物色新店面,在沪大校园旁边找了个挺合适的店面,手一挥,搬。等着涨房租的房东不禁有些傻眼。

新店比原来的店面大了一半,面包店用不了那么多,江满就把一半地方布置起来,扩大了“休憩小坐区”,弄得挺小资情调的,店里也新增添了几款简单的饮品,比如酸奶、茶饮之类,适合搭配蛋糕的。

结果新店一开业,就很快吸引了很多年轻的顾客,以大学生为主,尤其女生,课余时间花上一点钱,跑来买一个小蛋糕和一杯酸奶,坐在橱窗里慢悠悠品尝,享受一会儿小资的休闲时光,离学校近,比跑去西餐厅咖啡店却要便宜很多。

于是,去“小公主面包房”吃蛋糕,居然在沪大的许多女生中间流行起来了,也有情侣。这个年代,还真是消费超越了市场发展。

江满一口气新招了三名店员,加上刘春苗四个。刘春苗约定在她店里做到春节,帮她带带新店员。面包店搬过来之后,江满索性就更悠闲了,每天跟畅畅一起出门上学,去店里看看,兴致来了烤几炉面包,或者捣鼓尝试什么新品。店里的事情她动不动就推给刘春苗,自己偷懒,还美其名曰培养刘春苗自己开店的能力。

刘春苗这姑娘本来踏实,自从江满说要借钱帮她开店以后,更是格外卖力,私底下还跟两个新店员说,她在店里干了三年,江满这个老板不光对她很好,还要借钱帮她开自己的店,叫两个新店员好好工作,说咱们江姐姐可不会亏待人的。

她越用心,江满这个甩手老板就越轻松,每天按时接送畅畅上学,早早地翘班买菜做饭,或者送畅畅去学琴。沪大校园太大,小孩才七岁,去音乐系琴房也不近了,还是得送过去放心。

江满把畅畅送去琴房,回来的时候遇上了孟学春,就是当初抢了姚志华留校名额的那位,跟他媳妇一起对面走过来,老远互相笑脸打招呼,孟学春又给他媳妇和江满介绍了一下。

孟学春的媳妇在麻纺厂工作,曾经被姚志华说成“袋包”,当时江满还腹诽了一下,这家伙嘴也忒毒,怎么这么说人家一个女同志。

当然了,孟学春就是靠着他媳妇的关系,撬走了姚志华基本已经定下了的留校名额,姚志华那家伙就是个俗物,肯定也不会说对方什么好话。

其实见了之后,发现孟学春的媳妇形象还可以,中等身材,稍显丰满,打扮也还得体。就是怎么说呢,江满两辈子也算识人无数,这女的就是给人一种“我很优越”的感觉,你也说不清楚哪里不对,就是从眼睛到肢体语言,明明面带笑容,却很容易让人体会到那种说不清哪里来的优越感。

听说孟学春和他媳妇都是回城知青,年龄跟姚志华相仿,沪城当地人,他媳妇是麻纺厂的工人,中学文化,但是家庭条件比较好,插队之后没两年就让家里弄回来当工人了。

孟学春“哎呀嫂子你们搬进来了,可太好了,我跟志华,咱们老同学就方便一起玩了,改天叫上在沪的几个同学一起聚聚。”

“好啊。”江满笑容可掬,“我回去跟他说。”

互相客气寒暄几句,彼此走开,孟学春夫妻俩往北边走,江满回家。回去之后便也忍不住八卦了一下,说刚才遇上孟学春两口子了。

“我看他们往北去了”江满问,“听说北边还有一片教师住宅是吧”

“出了学校往北,那边几排也是我们学校的家属宿舍。”姚志华得意了一下下,“你就没发现,我们住的这房子,就我是个小字辈”

“有点发现了,小姚老师。”江满调侃他。

“巧了,我留校工作,正好吕教授搬去小红楼,这房子腾出来了,本来学校也重视我一些,没给别人,这房子就便宜我了。”姚志华道,“像孟学春,他们那边房子都是两室的,六十年代建起来的,五六十平。这次分房的事情,孟学春大概有些呕,他不是比我早留校工作三年吗,找领导嘀咕说他们家房子不够住。”

这是不是也叫因祸得福,姚志华留校被截胡,饶了个弯子分配后又考研究生,研究生这三年他日子舒坦,江满和畅畅都过来了,一家三口小日子,经济上也没压力,他就专心学术,学术论文加上发表小说,给自己混了不少资本,学校的确也重视。

“那没办法,他咬我也没用,他本科留校,学术不行,他跟我比。”姚志华穷人乍富地得瑟,“这要是别人,孟学春兴许就不咬了,就服气了,你说我就不明白了,就因为我跟他本科同班,他就非得跟我比,非得不甘心。你说高校里头,跟别的地方还不一样,学术能力不行,说什么也白搭。”

完了又嘱咐一句“你不想理就别理他。他们那两口子,脸上跟你笑眯眯,骨子里反正就是瞧不上咱们这些农村乡巴子,就觉得哪里比你强了似的。”

星期三下午,朱教授没课,小姑娘也有一次练琴时间,放学后去朱教授家里练。一到星期三,江满和姚志华在家里做饭都格外轻手轻脚的,听着楼下传来叮叮咚咚的琴声。

晚饭前,楼下琴声停了,几分钟后畅畅嘴里吃着糖,慢悠悠回来了,一进门就忙着问“妈妈今晚吃什么”

“今晚我做饭。”姚志华从厨房伸头出来,“你妈给你洗衣服呢。”

畅畅“那好吧。爸爸你做的好吃点儿。”溜进厨房,伸头看看爸爸炖筒骨,放心了些,就算爸爸厨艺不太好,炖筒骨总还是不能难吃的。

吃饭的时候,姚志华问她练琴累不累。小姑娘“有时候有点累,不过挺好玩的,反正比学aoe有意思。”

“哎呦闺女,aoe很重要的,得好好学,你都小学生了不能光想着好玩呀。”姚志华不放心地叮嘱道,“你爸是中文系的,语文是母语,知道啥叫母语吗,母亲的语言,你要是学不好语文,咱们爷儿俩都没面子。”

“老师教的我都会了呀,老师都没批评我。”小姑娘总结了一下,语文没意思,老师整天让读aoe,数学也没意思,老师整天让数小棒,数来又数去,太没意思了。

相对来说,弹琴比语文数学有意思多了。

江满“那你好好练琴,要是能坚持学下去,过年爸妈就给你买个钢琴。”

“真哒”畅畅一听来劲儿了。

“真的。”姚志华道,“不过你语文数学也不能差了,你要是学不好,人家会认为你是小笨蛋,要丢脸的。”

四个月后,放了寒假,小姑娘学琴居然没打退堂鼓,放假了时间多了,还主动跑去琴房练琴。夫妻俩一商量,就干脆给她买了台钢琴,适合初学者用的,价格算不上高。

彼时姚志华刚出版了他的第1部 长篇小说小楼风雨,描写历史背景下年轻人的挣扎奋斗。之前他虽然发表了不少作品,可都是中短篇为主,在核心文学杂志上发表,并没有自己的出版书,这也是因为他一直没有精力去写长篇的作品。

这是他第一次出版的长篇作品,四十余万字,从研究生还没毕业就开始写了。样书寄来后,姚志华自己看着兴奋得睡不着觉。

发表和出版是两回事,这年代出版没那么简单,书号少。然而作为一个作家,就算他比较年轻,有自己的出版作品才更有说服力。相对的,稿费版权费也挺可观了。

所以钢琴送过来时,江满就跟畅畅说,这是你爸爸写书的稿费给你买的,小姑娘跑到爸爸跟前,很是崇拜了一番,又闹着出去吃大餐庆祝。

放寒假了就开始准备过年。姚志华是买年货的主力军,夯货一个,刚拿了出版的稿费,东西跟不要钱一样,拼命往家里买,不光买了吃的喝的,还继续发花痴,往家里买花草,买金桔和佛手,大过年添喜兴。

等他把两盆佛手端回来,畅畅蹲在跟前研究了半天,就觉得这个东西咋长得这么有意思呢。

“爸爸,这个能不能吃”

“属于柑橘科植物,应该能吃吧。”姚志华一看闺女小手伸过去了,赶紧拦一下,“不好吃,真的,不哄你。这是用来看的,放在屋里多好闻啊。”

“可是它闻起来这么好闻。”小姑娘看着那小手指一样的金黄色果子,越看越好吃。

“那要不,掰一截尝尝”

然后爷儿俩本着科学探究精神,还真掰了一段,果然不好吃。

一大一小俩馋猫霍霍了一个佛手,终于安心了,去书房做寒假作业。姚志华陪着闺女写作业,就跟她商量了一件家庭大事。

“畅畅,你说,我们家到底要不要再生一个小孩”

七岁半的小姑娘放下铅笔“对呀,到底要不要”

“问你呢,你想不想要。”

“外面也光有人问我。”

姚志华“都有谁问你了,赶紧跟爸爸说说。”

“上次大姨打电话,妈妈让我接电话了,大姨问我想不想要弟弟妹妹,杨杨哥哥还说,要要得快点儿,他要的晚了就没有了。”她说的大姨是肖秀玲,逢年过节和江满总要打个电话的,“还有小姨,小姨打电话来也问我,想不想要弟弟妹妹,想要让妈妈生。”

小姑娘掰着手指头,“还有马秋汝的妈妈,和楼下的徐阿姨也问过我,问我妈妈还生不生小弟弟。”

这么多人关心他们两口子生孩子的事儿啊,姚志华挑眉“那你怎么说的”

“我说生不生妈妈说了算,而且我也不想要小弟弟,小男孩都很调皮。”

“聪明。”姚志华拍拍她的小脑袋,“下次谁再问,你就说生不生爸爸妈妈说了算。”

“哦,知道了。”畅畅点点头,。

“那你想不想要”

畅畅看看他“爸爸,我已经上一年级了,上学放学都不用妈妈接我了。而且班里别人家里大多数都是两个小孩。”

当然啦,爸爸妈妈有时还会接她,平常上学,娘儿俩一起出门,妈妈去店里她去学校,放学她和马秋汝、马秋吾一起回来,回家弹琴,或者顺路去妈妈新搬的面包店吃个点心。碰上刮风下雨天气不好,肯定还是要接的。

畅畅玩着铅笔,决定“我觉得家里要是再有一个小孩,也挺好玩的,你们要生就生吧。就是你和妈妈都太忙了,你得找妈妈商量。”

“你想要”姚志华问,“那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畅畅嘻嘻一笑“说的好像我要什么你们就能生出来什么,妈妈都还没说话呢,爸爸你肚子里能生出来”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02章 狐假虎威 下一章:第104章 风险变动
热门: 与木之本君的恋爱日常 九十年代家属院 绝情总裁请放手 美色撩人 警校垫底的我攻略了警校组第一 总裁老公太粗鲁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总裁爹地宠翻天 魔道祖师(陈情令)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