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我们家饭桶

上一章:第105章 新天地 下一章:第107章 男人的心累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眼下股票还是纸质的实物票据,江满拿个提包一装,兴冲冲跑回家了。

这不光是挣钱的问题,买到第一天上市交易的“新中国第一股”,对她而言意义远胜于挣钱。作为一个上辈子做基金证券投资的人,她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姚志华和畅畅都还没回来,江满兴奋了一会儿,去把股票放好,洗洗手开始做晚饭。

畅畅放学先回来,妈妈今天没去面包店,她就跟着马秋吾、马秋汝一起回来的,一进门书包都没放下,嗅嗅鼻子,一边换拖鞋一边问“妈妈,什么东西好香啊,今晚吃什么呀”

“红烧肉,红烧鲈鱼,干炒小公鸡,蒜蓉生菜。”江满一口气报完了菜名,从厨房伸头出来看畅畅,“再来个红枣银耳梨汤,吃米饭,可以吧”

四菜一汤,还真是她精心准备的,有鸡有鱼,有肉还有生菜生财,饭后再来个润肺去腻的甜汤。

“哇,太可以了妈妈你太伟大了。”

小马屁精,她这伟大的头衔怎么就这么容易送出去。江满不禁失笑,转身回去炒菜。

畅畅换好拖鞋,把书包往沙发上一丢,赶紧跑进厨房“妈妈,今天有什么要庆祝的呀,吃这么好。”

江满“怎么这么问。”

“咱们家每次有什么要庆祝的,都要大吃一顿。”小姑娘笑眯眯在厨房里转悠了一圈,先拿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美滋滋送进嘴里。

“这话说的,咱们家哪天吃的差了。”江满说,“非得有什么要庆祝的,妈妈今天心情好算不算”

“算,当然算,妈妈,你一定要每天心情都好。”小馋猫又捏了一颗红枣,才去写作业了。

姚志华回来一推门,嗅嗅鼻子“今天做什么好吃的”换鞋跑进厨房看了看,跟他闺女一样就去拿筷子,先夹了一块红烧肉送进嘴里,“江老板,今天有什么要庆祝的吗”

“”江满瞥了他一眼,“你们这爷儿俩,咱们家平时到底缺吃了还是少喝了,非得要庆祝什么,就不能随便吃顿好的了”

姚志华“能能能,当然能,江满同志你要每天都这么随便可太好了。”

两口子伙食上一向舍得,不过三口人吃饭,多了也吃不完,平常炒菜基本都是两菜一汤,有时再加个小凉菜什么的。今天媳妇妈妈大人心情好,这么硬的四菜一汤,还能说什么呀,赶紧憨吃呗。

等到菜上了桌,姚志华就拿碗盛米饭。江满端着最后一道梨汤过来,忙示意他“少给我盛点儿。”

姚志华把碗里米饭又扒拉一些下去。

结果江满吃了一些菜,统共没吃几口米饭,把剩饭往姚志华碗里一扒,开始盛汤喝了。

“就吃这么一筷子饭,你喂猫呢”姚志华不带表情的眼神,“今天不是说心情很好的吗。”

“心情很好才怕吃多了。减肥。”

姚志华“嘁”

江满看看自己依旧玲珑的腰身,自我更正了一下“我这个不叫减肥,叫控制体重,老了,三十了都,容易发胖的喽。”

畅畅一听,看看自己肉嘟嘟白生生的小手,赶紧把碗里剩下的米饭也扒拉给姚志华碗里。

姚志华“”有点心累地看看闺女。

“嘻嘻,爸爸我不减肥,人家都说我明明还有点瘦。”小姑娘咧着嘴笑,“今天菜太好吃了,我多吃菜。”

“你们俩都好好减肥,好好控制体重,就我不怕。”姚志华夹了一筷子菜,絮叨,“我现在都成咱们家的饭桶了,谁吃不完就给我,怪不得我觉得光长肉了。”

江满想说,那个准确名称应该叫厨余垃圾桶,看他那样扑哧笑了下,没敢说出来。

姚志华越说越觉得委屈,开始控诉,拿筷子指指江满“你吧,剩一点菜就叫我吃完,嫌剩菜麻烦不好洗盘子,动不动还弄个什么新品蛋糕面包,让我给试吃。”

指指畅畅,“还有你,动不动要吃这个、要吃那个,买了你又不吃了,最后全进了我的肚子。前天在商场,非得要吃那个蜜三刀吧,买来了你吃几块都是我吃了吧。”

“我们娘儿俩疼你。”江满笑。

“爸爸,你又不胖。”畅畅放下喝汤的小勺子,伸出两只小手捏了捏他胳膊,讨好地笑,“爸爸你身上都是瘦肉,一点都不肥。”

姚志华傲娇“哼”

想了想继续唠叨“你们两个,光控制有什么用啊,你得锻炼。俩懒虫,明早跟我去操场跑半小时,下午跟我去打球,看看你还怕不怕发胖。”

畅畅“爸爸,我天天走路上学,上体育课跑步。”

江满“那我还天天走路去店里呢,每天忙着烤面包管店,我也没闲着啊。”

姚志华懒得理这娘儿俩,心里则琢磨得给闺女培养个运动的习惯。小孩子早晨实在起不太早,便决定以后下午带她去打打羽毛球什么的。

拜他大学四年被拉进系篮球队所赐,他一直都还保持着运动的习惯。

吃过饭三口人下楼,在校园里散了会儿步,回来姚志华进书房爬格子,小姑娘练琴十五分钟就去玩了,把一堆玩具摆在沙发上排队,还给它们编剧本、串台词。

“小熊你不许欺负人。”“小狗小狗大鳄鱼来咬你了。”

江满在旁边看着不禁莞尔,再成精的小孩也还是小孩啊,这才像个小豆包的样子。

江满的晚间时光最无聊,自己看了会儿电视,就催着畅畅洗漱睡觉。

睡觉时姚志华问她,今天忙什么呢,什么事这么好心情。江满说,买股票去了。

“买股票就这么高兴”

“对呀,”江满说,“能挣钱。”

“我看你还是悠着点。”姚志华道,“我看到报纸了,咱们国家的股票就是个尝试性质的,指不定哪天就停了,有钱你不如存银行稳当。”

“我就买着玩儿,我又没买多少。”江满怕他吓着,干脆也就没告诉他,自己今天一口气砸了五千块。

实则要不是交易比较麻烦,她又怕自己坐在柜台一个劲儿买太招眼了,她还嫌买少了呢。

“买几股玩也无所谓,以后还是少凑这个热闹。”姚志华道,“你也整天看报纸看电视,你看西方股市,行情就跟赌钱似的,指不定一下子赔的跳楼。”

“做得好了真能挣钱。”江满觉着得给他做个心理准备,笑道,“股票又不是什么坏东西,坏东西国家也不搞了。”

“能不能挣钱的,风险大。”姚志华劝道,“你说咱们现在,收入不错,钱足够花,买它干什么呀。”

“那我要是能挣钱呢我反正今天买都买了。”江满侧目而视,“我心里有数,买个闲钱不影响生活,赔不了的,你尽管放心。”

姚志华“国外那些买股票赔钱的,还不都是为了挣钱,觉得会赔钱谁还买呀。”

“你怎么就跟我唱反调”江满说,“不相信咱们打个赌,我要是能挣钱,你这方面就不许管我。等我发财吃肉了,汤都不给你喝。”

“我不跟你打赌。”姚志华笑,“随你玩吧,别玩大了就行。我跟你较真就没赢过。”

“这就对了嘛。乖啊。”江满笑嘻嘻拍拍他脑袋。

“”

姚志华来来来媳妇我告诉你你男人怎么才叫乖。

当然,鉴于眼下股票市场的状态,江满一时半会儿还不能证明自己挣钱卖了能挣钱,然而卖了就傻了。

她需要等待真正的市场到来。时间节点她很清楚,还得等上三四年呢。

不过这期间,各地证券公司会陆续建起来,本意不是股票,是方便老百姓交易国库券的,她大可以买买国库券赚赚小钱,只把她老家公司每年的分红投进去,赚钱也不少了。

对于她来说,其实这时间还有点等得熬人。那就该干嘛干嘛,弄点儿吃的喝的,送闺女上学、练琴。

下午放学,畅畅背着小书包,和马秋汝手拉手,慢慢悠悠回来。跟在后边护卫的马秋吾则习以为常的无奈,反正也催不动,就只能慢慢跟着,随她们磨叽。

明明自家妹妹还没那么慢的,甚至有点急性子,可每次跟畅畅到了一起,就像传染似的,俩小姑娘一起慢。放学路上沿着马路牙子上边的花砖,一路走一路玩,你是怎么也催不快的。时间一长,他都磨得很有耐心了。

磨磨蹭蹭终于到了面包房门口。俩小姑娘就嘻嘻哈哈推门进去了。

“马秋吾进来啊。”江满推着门叫他。

“阿姨,我不进去了,我回去写作业了。”

“没那么着急。”江满招手,“进来。”

“阿姨,我一进去,您就让我吃蛋糕。”马秋吾半大少年,挺不好意思地咧嘴笑,“您看我都胖了。”

“不吃蛋糕,真的。”江满笑嘻嘻把少年叫进来,随手递给他一杯东西,“尝尝我们店里新做的双皮奶。”

马秋吾反正也都习惯了,道谢接过双皮奶,人家那俩小姑娘早已经开吃了。

“你们俩在这儿写作业,还是回家去”马秋吾问两个小姑娘。

结果人家俩摇摇头,说今天没有作业。马秋汝又补充说,本来是有一点点作业的,当天学的古诗抄写两遍,她们俩都是班里最先背出来的,可以免作业。

“低年级小屁孩真舒服,动不动就没有作业。”马秋吾嘀咕一句,现在小孩作业相对还少呢,可是他六年级了,作业肯定多一些,“阿姨,那我先回去写作业了。”

“行,这俩我看着,你路上注意点儿。”江满看着马秋吾出了店门,沿着道路两旁的花砖道一溜小跑跑远了。

“给你们当哥可真不容易。”江满隔空点点俩小姑娘,自己进去忙,由着她们自己玩。俩小姑娘便去休憩小坐区找了张桌子,玩畅畅新买的跳棋。

跳棋这东西简单,规则一看就懂,畅畅和马秋汝下跳棋,江满这个偷懒的老板,干脆就跑去坐在旁边,看着俩小姑娘玩。

不时有顾客进来买东西,两个店员在柜台忙碌,一个在门里旁接待,店里井井有条。

门一响,又有客人进来,挺漂亮一个女学生,穿一身小格子连衣裙,有点忧郁气质,怀里抱着书本,进店后便买了一杯酸奶,自己挑了个靠橱窗的小桌子,坐在那儿看书。

两边隔了几张小桌子,江满开始注意到这姑娘,是因为这姑娘眼睛总是往她身上瞄,等到江满看过去,就又赶紧移开了。

“我这里走错了能不能退回来”

“不许耍赖,悔棋就是输了。”

俩小姑娘嬉闹起来,江满看着时间,就笑道“你俩好好玩,文雅可爱的小姑娘都不会大声吵吵的。”

畅畅捂嘴笑,马秋汝则把棋子放回去,安静地继续玩了。

江满嘱咐一句“就在这儿玩啊,别乱跑,我进去做蛋糕了。”

她进去做顾客定做的生日蛋糕,店员小张便悄悄进来告诉她“姐,靠窗那个穿小格子裙子那女的,来过好几回了,光看你,还跟我们问过你,问你是不是老板。”

“看我干嘛”江满把蛋糕胚放在裱花台上,先把白奶油涂在上面,一边漫不经心道,“这要是个帅哥,还让我高兴一下,指不定哪个暗恋我的呢。”她拿起抹刀,把奶油弄均匀,一边笑道,“看就看呗,谁叫我是个大美人呢。”

小张扑哧一笑,对这位老板姐姐真是服了。

江满压根不经意。这不新鲜,毕竟姚志华的许多学生,听说师母在这开了个小公主面包房,好奇跑来认识一下的也挺多,谁叫这年头“知名作家 青年学者”的人设比较受崇拜呢。

八十年代,大约是文学最辉煌最受推崇的年代了,许多青年人都会自称文学爱好者,文学青年是个光荣而时髦的称呼。据说大街上撂一块砖,都能砸到一片自称文学青年的。

颇有几篇有影响的小说作品,加上本身一副好皮相,简单说,姚志华同志在学校里有大票的迷弟迷妹。

所以别说女学生了,跑来见识师母风采的男学生也都有,有认识了的,进店直接就喊师母好,指不定江满一高兴,买面包还送一杯酸奶什么的。

而外边,畅畅和马秋汝正在下棋,抬头一看,小格子裙姑娘坐过来了,微笑中带着几许忧郁,坐在她们旁边,托着腮看她们下棋。

俩小姑娘于是也就不管她,继续玩。

“该你了该你了,快点儿。”

“哎呀你等我想想。”

畅畅放下一颗棋子,旁边的女生开口问道“你们是这家店里的小孩

畅畅慢吞吞的,尤其对陌生人老半天都不会有反应,马秋汝点点头“对呀。”

“刚才那个是你妈妈吗”

马秋汝一抬头“姐姐你认识我们吗”

女生可能是把马秋汝当成畅畅了,抱着书本笑了一下“你就是姚老师的女儿呀,刚才那个是你妈妈吗”

两个小姑娘互相看了一下,可能觉得很好玩,笑嘻嘻的,马秋汝干脆又点点头“对呀。”

“你真可爱。”女生停了停,“我听说姚老师可疼你了,跟我们上课还提到过你呢。”

马秋汝继续点头“对呀。”

女生“你妈妈很漂亮。”

马秋汝看看畅畅,笑嘻嘻“姐姐你也很漂亮。”

女生停了停,看着这个娇憨可爱的小姑娘,问“那你觉得,我和你妈妈谁更漂亮”

马秋汝停下摆棋子的动作,想了想问畅畅“哎,马秋汝,你说这个姐姐和妈妈谁更漂亮”

畅畅撅嘴看着棋盘,她快要输了,有点心不在焉,小手托着腮帮子说“在我们家,妈妈世界第一漂亮,我世界第二漂亮。”

马秋汝咧着嘴笑得傻乐呵,一高兴手舞足蹈的“对呀对呀,我们家也是。”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05章 新天地 下一章:第107章 男人的心累
热门: 女配沉迷学习(快穿) 三千鸦杀(三千鸦杀原著小说)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美色撩人 全世界都在等你心动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撒旦总裁追逃妻 半妖农女有空间 妖女乱国 婚后甜吻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