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桃色事件

上一章:第109章 奶油小鲜肉 下一章:第111章 民国渣男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就在姚志华一个奶油小白脸还没气完的时候,江满还真又招了一个,更加奶油小白脸,纯字面意义,那张俊脸又细又白,简直都能跟畅畅比了。

“媳妇儿,你新招的这个小陈没问题吧,我看他那脸,完全是一种不健康的白。”姚志华不动声色下绊子。

“我这做面包的店,饮食行业,员工都经过体检有健康证的。”江满道,“人家小陈之前是在馒头店打工的,做花卷馒头,整天水蒸汽熏的,你看他那手比我手都细白。”niota

“在馒头店做好好的怎么不做了,人品没问题吧”姚志华继续挑毛病。

江满“应该没问题,我看小伙子挺勤快的,嘴也甜,跟在我后边姐长姐短,干活有眼色,学徒也用心。”

姚志华心里更堵了。

“他以前在亲戚的馒头店打工帮忙,那也学不到什么技术,是个人都能干,不是长久之计,跟给我当面包师能一样吗。”

江满转头问他“姚老师,我怎么觉着,你老看我两个徒弟不顺眼啊”

“没有啊,挺好。”姚志华脸色一丝丝都没变,“真的,我关心着呢,毕竟你徒弟,那我就是他们师公,作为师公我不得关心一下吗。”

江满怀相挺好,头三个月过去了也没多大反应,之后吃嘛嘛香,自己想想都觉得挺幸福的,畅畅就省心,这一个现在看来也算省心,整个孕期都没怎么折腾她。

所谓酸儿辣女,她吃饭也没什么偏好,条件好了,自己也很注意营养均衡,水果蔬菜肉类,想吃什么糕点自家店里都有,没有她自己也能捣鼓出来。大过年想吃个蛋黄月饼,简单,现成的家伙什,现成的徒弟,做就是了。

这让整天打听她爱吃什么的肖秀玲还有点失落,因为她没法猜男猜女了。

家里有一大一小两只馋猫,现在再加上她,三个了,三口人整天琢磨着吃。以至于楼下徐红遇见她买菜,跟她开玩笑,说估计你们家姚老师一个月工资,还不够你们家伙食费吧。

江满没好意思承认。其实自家做饭,就算吃好点也用不了多少钱,可一家三口隔三岔五还会出去搓一顿。以前还行,够生活费,从她怀孕以后,真不够了。

然后听说,春天烂漫的樱花树下,姚老师也不知说了什么,把人家女生给说哭了,叫什么汪巧丽的。

江满想起那个忧郁漂亮的小格子裙姑娘,觉得这姑娘还真不错,挺长情的。

江满真是觉得很奇怪,就姚志华这么个货色,到底哪里招人爱了。在外面挺能装,端着,谦谦君子,废话不多,真该让大家都知道知道,这位在家里是怎么个又贱又贫的真面目。

汪巧丽这姑娘,大约是心有千千结,结果遭遇这么一货色,兴许若干年后回忆起曾经的暗恋情愫,自己都会觉得好笑吧。

对于江满这一任“姚师母”,尤其在他们刚搬进来时,大概很多人怀疑她的任期能有多久。试想,一个大学老师,知名作家学者,一个农村乡下的糟糠妻,据小道消息小学都没毕业,也真是够糟糠的了。

难道他们才华横溢的姚老师,就不该有一个可堪匹配的灵魂伴侣吗,在这个社会思潮剧烈冲击,第三者可以大喊真爱无罪的年代,姚师母啊,你早就该下岗了。

其实姚师母真想下岗来着,下不去。随着天气热了,她月份也大了,每天照常牵着小蜗牛去散步,旁边跟着老蜗牛,一家人步调一致,都一个味儿,慢慢悠悠的。

姚老师没爬墙,然而偏偏紧接着,就有人爬墙闹出动静了。

临近暑假,马秋汝一早上学,眼睛红红地跟江满说,她爸她妈要离婚了。

江满一听,冷不丁一下子,也没听见两口子闹架啊,忙问怎么回事。

“不知道,妈妈说我爸给我找后妈了,他们要离婚分开了,问我跟谁。”

江满一时间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既然这样,应该就不是简单的两口子拌嘴了。至于离婚真的假的,那就更不知道了。

她想了想,只好安慰了小姑娘几句,说大人吵吵架,跟小朋友一样也会吵架也会和好,没什么的。

在江满看来,这年代许多人的婚姻不都是修修补补,尤其马家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马长林就算真有个外遇,两人也未必就会离婚。

“阿姨好。”马秋吾从后边赶上来,江满一看,半大少年也有点蔫巴,倒是没有像马秋汝那样刚哭过,两口子怕是一早晨又闹了。

江满就跟三个小孩一起,从家属院出来,穿过一条林荫道,往校园东大门去,然后马长林骑着自行车从后边追上来了。

“马秋吾。”马长林叫着儿子的名字,对江满点点头,解释道,“这俩孩子今早起的晚了,没吃饭。”然后从兜里掏出十块钱递给马秋吾,“走路给你和妹妹买点儿东西吃,吃完了好好上学。”

“不要你管”马秋汝哼了一声,便背着书包,撒腿就往前跑了。

马秋吾一看,没去接钱,担心妹妹,也赶紧跟着追过去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马长林尴尬地拿着钱,笑笑跟江满说,“你看这孩子惯的,能不能拜托你,走路给他们买点儿吃的,买点热乎的包子什么的,这一上午不吃早饭怎么行。”

“您这个爸当的还挺称职。”江满嘲了一句,心说你一下子拿十块钱给孩子买早餐,是不是有点太急了。虽然这年代物价也涨,可街上大包子一毛钱一个,普通人几毛钱吃个早餐就够了。

问题是马长林倒好像不觉得嘲讽似的,大约还觉着自己为了关心孩子吧。

江满道“行我知道了,不用给钱了,我走店里给他们弄点儿吃的。”

她说完也没等马长林回应,就径直走了。

马秋汝跑了,她跟马长林这么说了两句话,自家小蜗牛依旧保持着蜗牛的行进速度,努力向前走着呢。江满赶上去,领着畅畅紧走几步,在校园东大门外看到了等着的马秋汝兄妹俩。

江满经过店里,两个徒弟都挺肯干,一早晨刚出来第一炉牛角包。她拿纸袋一人给装了两个牛角包,温了一杯牛奶,给马家俩孩子边吃边走,不然时间要迟到了。

畅畅看着马秋汝有点担心。大人总觉得小孩小,其实小孩懂很多的,她当然知道离婚是怎么回事儿,可是她对爸爸妈妈吵架闹离婚,实在没有经验。

小姑娘甚至都不知道该怎样安慰朋友,只好一路陪着她,看着马秋汝一边走路,一边红着眼睛恶狠狠地咬面包,好像那块面包得罪她了似的。

“马秋汝,你别生气了。”畅畅把帮她端着的温牛奶递给她,安慰道,“大人总是会吵架,可能你爸爸妈妈过几天就和好了。”

“你以为跟你们家一样呢。”马秋汝顿了下,“也不对,你爸妈也不怎么吵架,但是你爸妈天天说说笑笑的。我爸妈,他们平时也不怎么吵架,生气了就互相很长时间不说话。”

马秋汝用力咬了一口面包“我爸要是真敢给我找后妈,我就永远不理他了。”

中午放学,江满像往常那样提前从店里回来,走到楼下,遇到徐红下来丢垃圾,挺担心地问她马家是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江满说,“我刚从店里回来,更不知道啊。”

“我以为你知道呢。”徐红道,“杨娟上午拖着一大包行李走了,眼睛都哭红了,我以为两口子吵架呢,就拦住劝了劝,结果她说两人已经决定离婚了。”

徐红停了停,看看江满惊讶的脸色不像装的,叹气道“我以为你们两家处得好,你能知道些呢。你说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咱们能劝就都劝劝,离了婚孩子不是遭罪吗。”

“哎,我还真不太知道。”江满摇头,“他们两口子忙,我们两家孩子是整天在一起玩,小孩小,我也没听小兄妹俩说。”

“两口子,床头打架床尾和,你说杨娟搬出去,马长林也不拦一下。”

“是呢,能劝就劝劝呗。”

两人聊了几句,徐红继续去扔垃圾,江满抱着肚子上楼回家。

她先把米饭蒸上,开始洗菜,姚志华回来了,一进门就往厨房跑。

“放下放下,放下我弄,你去那边给我老老实实坐着。”姚志华担心地看看她,挺着个大肚子,整天跟没事人似的。

姚志华闪开让她出去,看着她坐在沙发上,才去接手洗菜,一边忍不住唠叨“我说,你也得注意点儿,你看看人家后边刘老师他们家儿媳妇,散个步都得他对象扶着。”

“我自己觉得挺好的呀,又没哪儿不舒服的,医生还说别老是懒着,生的时候才能更顺利。”

她坐了下来,觉得热,干脆又起身打开风扇“就是这天一热,一口气爬到三楼都有点喘了。”

“你就不能悠着点儿。”姚志华埋怨一句,“你是不是别去店里了,就在家休息吧。店里现在人手也够,你那两个徒弟也能干活了,都交给他们干,不然要他们吃闲饭呀。店里就让小张管着。”

姚志华甩着手上的水走出来,端给她一盘洗好的水蜜桃,又回去了,咚咚咚在厨房里切菜。

“还得日子能生呢,我不出去,整天在家里关着多难受。”江满嘱咐道,“你把那菜都洗好切好了的,等会我炒。畅畅说你炒的糖醋里脊太难吃了,一点也不嫩,硬邦邦的。”

姚志华心有点堵,明明很努力了,闺女还嫌他炒菜不好吃。

人看来是真的没法完美,他自己觉得干什么都挺聪明的,就是这厨艺一直上不去。

江满削了个水蜜桃,吃着走到厨房门口“马秋汝说她爸妈闹离婚,刚才听说杨娟带着行李搬出去了。”

“有这事”姚志华惊诧了一下。

江满跟他简单讲了一下,就悄悄问“你说马长林还真能干出这事儿你们都在中文系,听没听到什么呀”

结果姚志华也不太清楚,说反正马长林这个人,有些才华,又有些恃才傲物,自视甚高,说白了总有几分文人的狂妄不羁,他要真有个什么可也难说。

“我听别人八卦过,他们两夫妻,是十年大运动结的婚,一个大学老师,一个中学文化的普通工人,别人介绍的,感情不感情的,那个年代你也知道。大运动结束后,不是有一阵子离婚潮吗,两人差点就离了,后来也不知怎么又没离。”

其实没离成的原因姚志华知道,听说过,他没说出来,这俩没离婚的原因跟他们有那么一点微妙的相同,马秋汝跟畅畅一般大,当时杨娟怀二胎了。

七零末的一次离婚潮,主要原因,一个是规定回城知青只能自己回去,在当地结了婚的要么离婚,要么就留在当地,像肖秀玲和陆安平,也被这个浪潮冲了一下。

其次就是那十年之间,像这种权宜婚姻。或者大运动结束了,本来唯阶级唯成分的婚姻结合,有多少不得已,运动一结束,夫妻的生活和地位状态随之发生了根本变化,天翻地覆,离婚也就相应多了。

“他是不是真有外遇了。”江满琢磨了一下,“要是真的,我看八成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像你们这种生活状态,跟外界接触少,马长林平常接触最多的无非都是学生。你就没听到过,要有就肯定得有风声传出来。”

“不好说。”姚志华道,“你看我整天忙着上课,忙着搞学术、爬格子,还真没怎么留意。”

江满“姚老师,我觉得你这人挺八卦了呀,你们学校里,很多事情你都门儿清。”

“那也得看是什么事吧。”姚志华脸都没变一下,“我整天八卦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姚志华嘱咐了一句“我看这二位,平常不吵不闹,他们好像也不太交流,一下子弄成这样,这种恐怕劝也没用,你大着个肚子就别掺和了。你看看楼下周明伟和徐红,三天两头吵架,吵完了就和好,人家吵架也比他们没交流的强,这种反而不会轻易离婚。”

“吵架是交流,不吵不闹更容易离婚”江满看看他,“那咱俩呢”

“瞎说什么,咱俩能一样吗。”姚志华白了她一眼,“咱们俩不怎么吵,是建立在我对你百分之百服从的基础上。”

江满顿了顿,提醒自己别跟着家伙耍嘴皮子,他就是个卖嘴的。

于是笑眯眯道“绝对服从的姚老师,从今天起,衣服你洗,碗你刷,饭你做,卫生你打扫,闺女你伺候,记住了没”

“记住了。”姚志华笑,“有什么呀,本来我也没少干好不好,我现在看你那么大肚子干活,看着就不得劲,别扭。”

“还没说完。”江满笑得十分愉快,“从今天起你睡书房,省得影响我休息,孕妇需要吃好睡好。”

“哎,别啊,”姚志华顿时有点懊悔,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还自己跳进去了,赶紧拉住她,“我什么时候敢打扰你睡觉了,冤枉人了啊。”

“你自己说百分之百服从。”

“我说百分之百服从,先得建立在公理和正义的基础上吧。”姚志华手指点点她,“你自己想好了,让我服从也行,我就去睡书房,畅畅要是问为什么赶爸爸去睡书房,那你负责跟她解释。”

“我现在,怎么就越来越讨厌你们爷儿俩了。”江满默默吐槽一句。

因为江满的猜测,姚志华还真的跑去八卦了一下,一打听,回来就说,还真有这么个风声。

“他学生,大四的。具体怎么个情况不知道,那女的现在正好毕业了,要是人家说的不假,两人在一块可能挺长时间了,恐怕得有一两年了。”

江满默默来了句国骂。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09章 奶油小鲜肉 下一章:第111章 民国渣男
热门: 美色撩人 女配沉迷学习(快穿) 炮灰真千金她不干了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总裁爹地宠翻天 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 事业当先,男主靠边[快穿]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