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民国渣男

上一章:第110章 桃色事件 下一章:第112章 灵气小姑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临近暑假,畅畅马秋汝他们正在复习迎接期末考试,而大四的学生比小学早了一些,刚办完毕业手续。像姚志华,他带的不是大四,很快也要放暑假了。

马家的事情卡在这个时候,恐怕说巧了也没人信。

要是马长林先摊牌的,可见这马长林是有多急不可耐。要是他那个女学生先跳出来的,跟马长林偷偷摸摸这么长时间,刚一办完毕业手续,就向原配发起了总攻,这女的可也不容小视了。

“杨娟怎么就不去学校里闹他,叫他身败名裂。”江满心里气不过。

“没那么容易,还得有证据吧这两人都不是傻的,光有风声议论谁抓住过了师生恋这玩意儿,你说人家老师学生整天接触,人家说正常学习指导,师生交流,他很容易隐蔽。要不然也不能这一两年还没爆出来,也就是有人背地里议论个蛛丝马迹。再说杨娟那个性格,她要跟你似的,马长林倒是得敢呢。”

江满听了眼睛慢慢转过来,面带微笑,慢慢悠悠道“所以,姚老师不是不想,是不敢。”

“你少拿这话来挤兑我。”姚志华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我脑子又没进驴尿。”

老家骂人蠢,骂人“脑子给驴踢了”“脑子进驴尿了”,江满听着他那悻悻的口气不禁莞尔。

“可是我怎么听着,姚老师挺有经验的呀,深谙此道。”江满笑嘻嘻眨眨眼。

姚志华系着个围裙,一手菜铲子,拿盘子的空当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净胡说八道。我这姚老师都快成家庭妇男了,你可放心吧,人家没人理我。”

想想这么说好像又不太对,孕妇可得小心应付着,便一边装菜,一边笑嘻嘻道“关键是我媳妇这么温柔漂亮贤惠能干,我肯定情比金坚、忠贞不渝、忠心耿耿、忠心不二。”

江满没忍住扑哧一笑,问他“姚老师你节操呢”

“节操是什么”

“没有那个谁,”江满想了想,“哎,说真的,你说你前阵子,怎么把人家小姑娘给骂哭了,听说哭得稀里哗啦的,就一纯情小丫头,也别忒狠了。”

“谁骂她了”姚志华也没否认,一手小心拉着江满把她拉到一边,端着盘子出去放在餐桌上,一边说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我是真没骂她。我这样的好脾气。她小孩子不懂事,我就跟她讲讲道理。等她以后,就知道我这个老师对她有多好了。”

江满立刻脑补了一个樱花树下表白被拒的凄美画面,结合姚某人说的,合理推测,比如我只要爱您想和您在一起不会拆散您的家庭

其实江满对这样的小姑娘真没什么恶感,当然也没好感,年纪太小,脑子兴许也让琼小说教坏了罢了。

而至于马长林的那只,就太恶心了。不是一个级别的。

不过转念一想,也难说,你说像这样纯纯爱慕的小姑娘,要是也跟她老师来个偷偷摸摸一两年的地下恋,她难道不想上位

两口子耍了半天嘴皮子,慢条斯理的敲门声响起,畅畅回来了。

姚志华炒菜,江满便抱着肚子去打开门,小姑娘站在门口,小脸有点郁闷。

“怎么了,畅畅老师批评了”江满寻思,期末复习作业多,别是这小蜗牛太磨叽,没写完吧。

“妈妈你坏,王老师从来不舍得批评我。”小姑娘撅着嘴进来,在江满示意下先去卫生间洗手。

“马秋吾、马秋汝他俩呢”

“给杨阿姨接走了,杨阿姨接他们在外面吃了。”

江满一听明白了,这么一闹,杨娟上午肯定是没上班请假了,行李搬走,回头来接了一双儿女吃午饭,可能趁机也有话对孩子说。

“畅畅,那你自己走回来的”姚志华拿碗出来,畅畅洗完了手,就去帮爸爸摆碗筷。

“不是自己走回来的,杨阿姨让马秋吾把我送到东大门门口。”小姑娘说,“爸爸,我现在都多大了,我自己走也没事,放学路上那么多人。”

一家三口正在吃饭,敲门声又响起来了,姚志华打开门一看,是马长林。

“志华,你家畅畅回来了吗”马长林伸头看见畅畅,忙问,“畅畅,马秋吾和马秋汝呢,没跟你一起回来”

畅畅咬着筷子,说让杨阿姨接去吃饭了。

“他们说,要去哪个店里吃饺子。”小姑娘耷拉着眼皮,小脸上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对好朋友这个糟心的爸爸也有意见了。

马长林嘀咕一句“你说这俩孩子,也不说一声,我一大中午跑去买饭。”然后告辞走了。

姚志华叫她大着个肚子别掺和,江满其实也没打算跑去掺和,个人私事,杨娟走的那么利索,显然是很清楚这个事情了。行李都搬走了,不会是没考虑。

换了是她,她肯定也转身就走,更何况这两口子长期冷冷淡淡的。或者说,现在看来很可能是马长林单方面冷落杨娟。天长日久,杨娟就是块热碳也冷了。

严格来说他们跟马家的关系,也就是邻居和同事,接触虽然比旁人多,并没有什么深交。

像姚志华和陆安平,几年不见,见了面还丝毫不外气,照样互相讽刺挖苦,磨牙打屁。而跟马家楼上楼下住着,见面打招呼,说说笑笑都挺客气的。

要说两家比旁人要处得近一些,不是因为大人多么交好,反倒是因为孩子的缘故了。

两家人以前就认识,又因为马家两个孩子经常在江满店里,尤其马秋汝,杨娟为了表示谢意,有时就会从郊县的娘家带一些海产鱼虾之类的送给他们。看在外人眼里,就觉得两家关系特别好了。

然后这件事持续发酵,家属院一阵子议论关注,杨娟搬走后,马长林也没去接,两人似乎是没费什么周折,有志一同,就双方同意离婚了。

都同意离婚,却又拖了一个多月也没办手续。这年代房子都是公房,收入也都不高,生活费养娃养老费之后就没多少结余,除了家庭有点存款,也就没有其他财产了,别的都没什么好争的。

争孩子。

马长林坚持两个孩子都跟他,理由是他工资高条件好,生活环境也好,大学老师,能更好的抚养教育两个孩子。杨娟一个普通女工,文化又低,离了婚自己生活都顾不过来,怎么照顾孩子呀,她自己负担重不说,只能毁了两个孩子的学业前途。

而杨娟坚持要一个孩子,马秋吾大了,男孩子相对更放心些,所以她要马秋汝。

两人争来争去,就都变着法子对两个孩子好,一下子都特别关心孩子了。早晨江满家一家三口刚下楼,就看见马长林推着自行车,非要送兄妹俩去上学。

一辆自行车也带不了两个这么大的孩子,推着车送到街上,给两个孩子买了早餐,一边吃着一边送到学校,他再骑自行车回来。

杨娟没在,马长林也不太会做饭,居然也开始张罗家里吃喝了,原本不沾俗务的文人才子,姚志华几次买菜遇到他。

不会炒菜做饭,他就买现成的,早晨买包子油条,中午买熟食卤味,也是服了他了。

马长林反正工资不低,他大约是这样向两个孩子证明,瞧瞧,没有你妈,爸爸也能带着你们过得很好。

然后杨娟也瞅空就从厂里往学校跑,逮着机会就跟马秋汝说她爸如何如何无情,后妈会如何如何不好,后妈多么心狠,女孩得有亲妈疼。

搞得小兄妹俩整天烦躁不安的。马秋汝放了学,就呆在江满店里不肯回家。江满其实真有点担心,你说正好赶在孩子期末考试。

两个小孩占着一张桌子写作业,写了会儿,马秋汝停下来问“畅畅,你说我应该跟爸爸还是跟妈妈呀”

畅畅想了想,老实说道“我不知道。你自己想跟谁呀”

马秋汝“我要是跟我妈妈,她现在住厂里宿舍,离我们学校很远,坐公交车还得再转一遍车,她要上班,怎么接送我上学呀。”

畅畅“你能不能叫他们别离婚了呀,大人又不是小孩,小孩吵架了还能和好呢。”

马秋汝“他们才不是吵架,妈妈说我爸找小老婆了。就像白雪公主的后娘一样。”

马秋汝“畅畅,要是你,你跟谁呀”

畅畅“我爸我妈不离婚。”

“我是说如果。”马秋汝认真强调,“如果,如果你是我,你怎么选”

“嗯”畅畅托着腮帮子想了半天,江满从后边走过来,便听见小姑娘说道,“那我选爸爸。”

江满哦

畅畅习惯性的说话慢悠悠软绵绵,江满顿时把耳朵都竖起来了。

畅畅“我爸要是敢给我找后妈,我就跟着他,非把他气死不可,谁叫他欺负我妈,看我能让他好过。”

马秋汝“有点道理呀,最好把他们一起气死,帮妈妈报仇。我要是跟着我妈妈,我妈就会很辛苦,我爸正好跟小后妈过舒服日子。”

江满抱着肚子,轻手轻脚倒退着回到柜台跟前,老半天有点没回过神来。

心里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回回神,决定回家看看电视里最近又放什么狗血港台剧了,你说这俩小小年纪的孩子,都是搁哪儿学来的。

俩十岁的小屁孩,想着气死后妈,怎么就没想过被后妈打死呢。

晚上她跟姚志华说起白天的事,把畅畅原话复述了一遍,姚志华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还真是亲亲的亲闺女啊。

“看来马秋汝要跟着马长林了。两个小孩叫人心疼。”江满摇摇头,无限感叹,马长林要是知道他女儿是这么选择跟他的,不知该作何感想。

“这就是好的了,双方都争孩子,那还有双方都不要,踢皮球的呢。”姚志华道。

江满说“不过我也不太看好马秋汝跟着杨娟,就像小孩自己说的,杨娟娘家在郊县海岛,她在这儿也没别的亲戚朋友能投靠,跟马长林摊牌搬出去后,就暂时住在厂里的集体宿舍,离那么远,好像有十几公里远,说白了她现在根本没条件带个孩子。你说她在集体宿舍带着马秋汝住,怎么行啊。”

“跟着马长林,生活上要稳定一些。杨娟其实应该能想明白的。”姚志华道。

“马长林保证能顾好孩子杨娟不带着马秋汝,怕马秋汝遭罪,可她硬要带着,娘儿俩一起遭罪。”

“你这么想。”姚志华道,“跟着马长林,怎么说也是他自己的小孩,他总还是疼的,两人那种夫妻关系状态,要不是为了孩子可能早就离了,马秋汝能说出气死她爸这样的话,肯定也是觉得她爸爸还在乎她。就是最坏的地步,起码处在沪大家属院这样的环境中,马长林为了自己的名声影响,也不敢让孩子受亏待。”

江满嘁了一声满是不屑“他为了名声影响,他都能出轨自己的学生了,他还有名声影响”

“不一样,表面上他是正经离了婚,先离了婚的,那女的也已经毕业了,马长林在她毕业的事情上出了不少力,给那女的分配在了沪城。以后两人再结婚,就算要受些议论,又能怎么样,不伤筋不动骨的,还可以说因为跟杨娟没感情,为了所谓的真爱。可孩子的事不一样,他要是让两个小孩受虐待,大家就该骂他没人性了。”

杨娟一走了之,都没闹一闹,大约也是看清了这些。这个年代,人家暗渡陈仓到这会儿跟她摊牌,闹了也伤不了马长林的筋骨,怕也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持她闹,更多的,可能也是夫妻长期冷淡,心里也凉透了吧。

“这马长林,你说他推崇五四文学是吧。”江满嗤笑一声,“五四文学他研究的怎么样没看出来,我看他民国渣男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姚志华“你想错了。马长林可能一点都不觉得他哪儿渣,就连学校里个别老师学生都帮他说话,觉得他跟杨娟根本没有共同语言,没有感情,为了孩子和杨娟保持了这十几年的婚姻,现在离婚还坚持争到两个孩子的抚养权,都有人同情他,还有人觉得他有情有义呢。”

“妈的。”江满骂了一句,“这种狗屁论调一听就是男的,一丘之貉,你问问哪个女的会这么说。”

姚志华“江满同志,咱能不能讲点儿语言文明,你自己还说要注意胎教呢。”

江满“我这是在教他是非黑白。”

“他说没感情,历史年代造成的权宜夫妻,没有共同语言,这都没问题,离婚也能理解,没人说他错,他正大光明离了婚,想找谁找谁,可他这么暗渡陈仓出轨搞自己的学生,把老婆蒙在鼓里,这叫人干的事儿

姚志华赶紧撇清“对呀,我可没这么说。”

“就像你,当初你要是离婚我真能理解,可是你正大光明地提出来离”

“媳妇儿,”姚志华赶紧打断她,“这说别人的事,说别人的事呢,跟咱们没关系,咱不说他这破事了行吗,哎,咱们晚上吃什么”

结果转移注意力不成,她一转脸,脸色一变“哎,姚志华,你是不是也这么想的当初你死赖着不跟我离婚,到底是没看上你那女同学,还是为了跟我争孩子,你还觉得你有情有义对吧人家外面可不少人觉得咱俩不合适呢,你要不要跟他马长林学学”

姚志华“”

“冤枉,我比窦娥还冤呐”姚志华赶紧喊冤,“我说老祖宗,你怎么说讹人就讹人呢,什么陈芝麻烂谷子哪有的事儿小的冤枉啊,真冤枉,小的对您一颗忠心,日月可鉴”

江满挑眉“嗯,你说谁讹人呢”

“没有,没说。我讹人。”姚志华发誓似的举起一只手,“是我讹人,我嘴欠,老祖宗饶我这一回。”

一边说一边往后退,退到门口,自己憋不住扑哧一笑,赶紧撒腿溜了。

孕妇惹不起。

溜出去,骑车跑去音乐系琴房接弹琴的闺女,回来路上心有余悸对畅畅说“畅畅,你觉不觉得你妈现在越来越不讲理了,喜怒无常,说变脸就变脸,动不动就想讹人。”

畅畅坐在自行车后边,哈哈哈笑得很没同情心。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10章 桃色事件 下一章:第112章 灵气小姑娘
热门: 梧凰在上 钓系弱美人 与木之本君的恋爱日常 炮灰真千金她不干了 满好感度的男朋友突然要分手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吾家妻贵 霸道总裁求抱抱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媵宠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