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灵气小姑娘

上一章:第111章 民国渣男 下一章:第113章 渣男的魔咒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暑假,十几年的夫妻,马长林和杨娟就这么平平静静离了,马家两兄妹跟着马长林。

马长林还是每天三餐买着吃,整天包子油条,大饼卤味,没一阵子就把小兄妹俩吃得急了,马秋吾自力更生,自己开始学做饭。

半大少年晚上敲门来领妹妹回家,问江满小米粥得煮多长时间。

马秋吾十三岁,暑假后要升初中了。

“让你爸做。”江满道。

“我爸只会说出去买点儿。”马秋吾道,“天又热,妹妹这两天都不怎么吃饭,我想明早煮点小米粥,再煮几个鸡蛋。”

“煮小米粥简单,小米放进去,小火慢慢把米熬烂就行了,要熬到米和水都混在一起不好分开。”江满坐在沙发上,不带表情地指指姚志华,“大男人怎么就不会做饭了,你看你姚叔叔,他一般的饭菜都会做。”

“对,我爸爸做饭还挺好吃呢。我爸爸今早煮的绿豆粥特别好。” 畅畅立刻声援。

“哥,你别管了,我回去跟爸爸讲。”马秋汝道,“我就说我要吃自家煮的小米粥,人家畅畅的爸爸就会,他怎么就不会了。”

这小丫头,江满忍住笑,问马秋吾“衣服谁洗的你爸”

“夏天的衣服好洗呗,有时候他洗,我们自己也洗。”马秋吾道。

江满心说看出来了,马秋汝的棉布裙子穿出来都皱巴巴的,一看就是洗完了没理平。

于是她挥了一下手“叫你爸买洗衣机。他工资那么高,比你姚叔叔还高呢,赶紧买个洗衣机。你们要是自己晾衣服,记得把它抖开理平了再晾上去。”

两人同样是讲师,姚志华教龄短,马长林虽说四十多岁也是个讲师,但教龄比姚志华当然长,工资也就比姚志华多那么一丢丢。

江满家里洗衣机早几年就买了,以前杨娟节俭,跟马长林两人单纯靠工资,马家就还没买。

马秋汝点着手指“对,回去让他买,哥你记得得跟我一起说。他要不买,等到天冷穿厚衣服了,他又不会洗,让我们穿脏衣服多丢人。”

小兄妹俩于是爬上楼回家了。

姚志华关上门,咂咂嘴“哎呀不容易呀,你们娘儿俩还有表扬我做饭好吃的一天。”

“爸爸你很棒的,你会做饭,你洗衣服也比马秋汝爸爸强多了。”秉承妈妈的鼓励原则,畅畅笑嘻嘻给爸爸竖了个大拇指。

七月末,小兄妹俩在家里呆得烦了,马秋吾自作主张给自己报了个夏令营,去海边,就干脆把马秋汝送回郊县姥姥家去。一星期海洋夏令营结束,马秋吾干脆也跑回姥姥家过暑假去了。

马家的两个孩子,让他们父母这么养的,还都挺独立。

马家兄妹一走,畅畅的暑假就有点无聊了,她平时经常跟着音乐系的大学生们混在一起,这会儿人家也都回去过暑假去了。

畅畅没人玩了。

江满大着个肚子,三口人又不好出远门去玩。暑假作业本来也少,就算慢,没几天就写完了,小姑娘除了学琴练琴,无聊之余,跟爸爸打羽毛球做做运动,或者自己在附近的校园里调个皮。

这片家属院姚志华是小字辈,年纪轻资历浅,别人家孩子很多都结婚上大学的了,所以同龄的小孩不多。十岁的小姑娘缺少玩伴,也不知怎么就跟吕教授回来过暑假的小外孙玩到了一起,人家那小孩才六岁,叫胖胖,都还没上小学。

胖胖人如其名,胖嘟嘟皮小子一枚,跟在畅畅后边姐姐长、姐姐短的,让畅畅不由想起小姨家的小胖子。

吕教授就是江满他们家房子之前的住户,美术系的,在美术界也算是牛级人物,后来搬进了小红楼。

小红楼独栋小洋楼,带个小小的栅栏庭院,花木扶疏。畅畅和小胖胖一起玩,庭院里有一株李树,吕教授就给他们摘李子吃。

一边吃着红李子,一边吕教授招呼他们“来来来,别出去乱跑了,天这么热晒糊了,我教你们把李子画下来。”

等姚志华到吕教授家来找,落日的斜阳下,小胖胖早不耐烦跑一边啃西瓜去了,畅畅趴在吕教授对面的石桌上,还在饶有兴致地画画儿。

李子已经画完了,她拿着铅笔,照着画册,不急不躁地在画两只大灯笼椒,然后上色。

“爸爸,等我一下,我马上就画完了。”见爸爸来叫,小姑娘抬头说道。

姚志华被吕教授招呼坐下来,便坐在旁边的石凳上,笑道“这孩子,怎么跑您这儿淘气来了。”

“小孩子多可爱呀,他们给了我一下午的快乐童趣。”吕教授笑道,“是我让他们在家里玩,别出去太晒了。”

老教授拿起画好的李子叫他看,“志华,你女儿很有绘画的天赋啊,很有灵气。”

姚志华把画好的那张李子图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天赋来,就是一张八开的画纸,画了几颗红李子,几片叶子。

“您夸她呢,在家里也会这么乱画着玩儿。”姚志华笑道。

“不不不,你看看。”吕教授坐在藤椅上,指着那张明明挺简单的画说,“很多学画的人,有的都学了很长时间了,还是不能把整个画面安排好,简单说一张纸,他在中间画一个小小的图,或者画的缩在一角,尤其年纪小的。”

“你看看这孩子,虽然没学过,画的并无技巧,可是一落笔就能做好布局,整个画面搭配比例很和谐,安排得大大方方,而且难得这么大的孩子很有耐心,我本来哄孩子玩,只稍稍教了她一下,她能领悟,颜色都做的很仔细。”

姚志华看了看,嗯,他们家闺女是画得挺大个,一张纸上不大不小。忍不住咧着嘴傻乐呵。

“志华,你是有条件的,怎么没给孩子学画画呀就算不是要成为画家,学习美术对孩子也是有很多好处的,培养美感,画画的孩子,他的观察、想象力和思维协调能力也会更好。”

“哎,没往这方面想。”姚志华见吕教授还挺认真,就解释道,“这小孩从小慢性子,我和她妈妈结婚两年多,二十七岁才生了她,养的也娇惯些。我们对于她的学习方面,一直都是放羊政策,倒是跟朱荟教授学了两三年的钢琴,别的就没怎么管过她。”

“这孩子应该学画画。灵气这个东西,很难培养出来的,尤其在艺术上,没灵气的孩子再用功,往往总缺了那么一点东西,往往也只能成为一个画匠。”吕教授指着小姑娘正在画的柿子椒,“你自己看看,就只是两只辣椒,这么大的孩子,整个画面给人感觉安静和谐,让你画你都未必比她好。”

姚志华是真看不出来,两只画出来的辣椒怎么还安静了。

“吕教授瞧您说的。”姚志华摸着鼻子笑,“绘画这个您是泰斗,我是真不懂,一窍不通,您这么夸她,我这心里都骄傲了。”

这个年代,也不时兴各种才艺班、特长班,然而作为沪大教师的孩子,资源难得,得天独厚,很多教师的孩子都会去着意培养。

当然大部分人会先用自己的专业去培养孩子,比如朱教授的女儿也是搞音乐的,中文系姚志华一个同事,才八岁的儿子,可以像模像样做一个书法篆刻。

从这个角度来说,姚志华应该着意去培养女儿写作文,继承他的文豪事业。不过他在这方面倒没有什么执念,只是比较重视培养畅畅的阅读习惯罢了,小孩很喜欢看书,阅读量比一般孩子都大很多。

当然也有的院系,自己的专业不适合教孩子,比如政法、哲学吧,那也好办,小孩子想培养个爱好特长,有的是最优质的资源,找同事呀,就像他们让畅畅跟朱教授学钢琴。

当然,此非一日之功,没有白使唤人的。这年代还没有那么金钱至上,大家同事熟人嘛,但你自家心里有数,逢年过节束脩总该有的。像江满,便时不时会给朱教授送一些礼物补品,她出手大方,弄得朱教授反而有些过意不去了。

老教授青眼有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姚志华就问“畅畅,想不想学画画呀”

“想。”小姑娘慢悠悠地涂着颜色,一抬头,闪着乌溜溜的黑眼睛问吕教授,“吕爷爷,您可以教我吗”

“不懂事儿,你都不知道吕爷爷有多忙,吕爷爷是全国都有名的书画大师。”姚志华嘴里说着,眼睛却看着吕教授,满脸后生晚辈的谦逊敬意,“吕教授,您看,只要孩子喜欢,我是肯定想给她学,百分之百支持。就是我这真不好意思跟您开口,您这样的大家,让您教她,我还真有点不敢想。”

吕教授没理姚志华那些彩虹屁,却问畅畅“畅畅,那你以后可以来跟吕爷爷学画画,好不好不过先说好了,画画看着好玩,真正学起来也是很苦的,不用心或者半途而废,我要生气的。”

畅畅笑眯眯点点头,姚志华忙说“不会,这一点您放心,这孩子跟朱教授学了三年钢琴,都不用我们管,还是挺能坚持的。”然后当着吕教授的面问,“畅畅,那你学钢琴呢”

小姑娘想了想,问吕教授“爷爷,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跟你学画画呀”

“暑假里你随时可以来我这边,正好我放假在家,也在教胖胖学画,开学的话,我反正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画室,你星期六、星期天都可以来。”

这年代学校一个星期上五天半课,星期六下午和星期天休息。

“朱奶奶本来叫我星期六和星期天下午可以去学琴。”小姑娘看看手里上色的画笔想了想,“我可以星期天下午去学琴,其他时间可以自己练,然后星期六下午和星期天上午来画画。”

“这样你可就没时间玩了。你本来星期三下午也学琴。”姚志华冷静地提醒闺女。当着吕教授,这些事情不事先讲清楚,他反而不放心。

小孩子们虽然放学时间比较早,每天下午迎着太阳放学,可十岁的小孩,放了学不光要写作业,还再有一天下午学琴,星期六星期天都用来学琴、学画,一周七天都没有休息日,姚志华反正是不赞成的。

也完全不符合江满的主张,她骨子里本质就是个享乐主义者。一直支持她弹琴,也没想过要把女儿培养成钢琴家,小孩自己喜欢,抱着一种玩的心态罢了。

“那怎么办”小姑娘发愁了一下,“可是我很想学画画,爸爸你看,这些颜色调在一起就变成别的颜色了,多有意思。”

“吕爷爷,我星期六和星期天下午来画画可以吗”畅畅自己想了想,愉快地决定,“等一下我去跟朱奶奶商量,星期三和星期五下午去学琴,星期天上午用来玩,还可以睡懒觉。”

吕教授说可以,小姑娘决定好了一件大事情,自己个儿高兴傻乐呵。

畅畅就从这时开始学画画,暑假终于不那么无聊了。

她兴趣正浓,每天下午都跑去学画画,大约从三点钟开始,吕教授午睡过后,就去画室作画、喝茶,最初是临摹,给畅畅和小胖胖布置临摹任务,时不时指点一下。

而江满在家收拾准备,老实待产,提前准备小婴儿的东西,提前请保姆。

预产期算算是在9月刚开学那会儿,就算姚志华能靠谱,也没法专工伺候她坐月子,跟畅畅爷儿俩都开学了。

这年代还没有月嫂的专业称呼,姚志华就通过熟人圈子,请了个保姆姓黄,五十岁上,说是做保姆做惯了照顾月子和小小孩的,之前在一个归国华侨家里做,人家孩子大一点才辞了,当然工资要的也比普通家务保姆高一点。

黄阿姨来了,他们家三个房间,不想让畅畅跟别人一个房间,就只剩下书房了。姚志华只好把书房先让出来,书桌什么的收拾起来,给黄阿姨放一张床,住下了。

黄阿姨来了以后,姚志华得以从家庭妇男解脱出来,黄阿姨接手了烧饭做菜的工作。姚大作家有了多一些的时间看书爬格子。

他把书桌搬到主卧,心里则盘算着,等小小祖宗生下来,他恐怕又得让地方。好在中文系他的办公室不是太远,急着写论文或者赶稿,他还可以去办公室。

“我这家庭地位混的,越来越差,家庭阶级最低层。”姚志华自我嗟叹,“等你生了,我这书桌就该搬到客厅去了。”

“我跟你打赌,马长林最近就没在家里住。” 江满从阳台进来。

马秋吾兄妹俩都不在家,这马长林可就自由自在了,她已经不止一次看到马长林晚上骑车出去了。有时黄昏,有时黑天,五楼家里一整晚都没开灯。或者干脆白天都看不到他人影了。

“男人,真不是个东西。”江满意难平的口气。

姚志华手指敲敲桌子“哎,江满同志,您骂马长林就骂马长林啊,别株连全体男同胞。”

“哎,你说他能撑到什么时候结婚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不结婚还不是好多人都知道。”江满道,“我跟你打赌,他顶多再撑两个月。”

“我不跟你打赌,赌赢了又没有便宜占。”姚志华拿了本书上床,靠在床头翻看。

八月底,一直等到开学前,马秋汝和马秋吾兄妹俩才从姥姥家回来。在海岛疯了有一个月,白白嫩嫩的马秋汝晒成了黑小子,回来时畅畅第一眼看到她,笑得好不欢畅,说她现在有点像非洲小朋友。

随着开学,马秋吾上了初中,就在沪大附中,出沪大南门走,跟俩小姑娘不能同路了,路也远了一些,他开始骑自行车上学。畅畅和马秋汝上了三年级,俩小姑娘每天一起上学放学。

江满也不去店里了,开始每天数着日子待产,以及应对肖秀玲的“每日一问”,她家里有电话,动不动打电话来问喂,今天有动静了吗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11章 民国渣男 下一章:第113章 渣男的魔咒
热门: 总裁的专宠床奴 玉无香 粉黛 不露声色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七十年代穿二代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他在云之南 美色撩人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