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独家消息

上一章:第119章 下场一鞠躬 下一章:第121章 心碎的声音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马秋吾和马秋汝兄妹俩当天晚上被接回来,还不知道小后妈要离婚的事。

黄昏时候回来的,马长林进了家门就没再出来过。马秋汝回家放下东西,就径直跑到三楼来找畅畅了。

姚志华躲在房间爬格子,江满娘儿仨和黄阿姨一起,坐在沙发上吃水果,一见马秋汝进来,畅畅就招手叫她“马秋汝,快点快点,来尝尝爸爸今天买的橘子特别甜。”

“江阿姨,我回来了。”马秋汝跑过来,先跑去两手挤着姚小二的胖脸蛋逗他,“睿睿,想没想我,快说想没想我”

姚小二的回答是脑袋挣脱她的魔爪,然后把自己嘴里沾满口水哈喇子的苹果片掏出来,很有分享精神地往她嘴里塞。马秋汝吓得赶紧跳开,让畅畅乐得哈哈笑。

她挨着畅畅坐在沙发上,接过畅畅递过来的半个橘子,吃了一瓣一张小脸就皱成了团“唔酸死了畅畅你坏蛋”

畅畅“哈哈哈哈”

“她自己拿的那个酸,自己吃不下去,到处给别人吃。”江满说着指指果盘,“马秋汝你自己挑一个,看看你挑到酸的甜的。”

马秋汝看看畅畅,转着眼睛想了想,手指捏捏挑了个软的,结果吃到嘴里哎了一声“还是很酸。”

畅畅“哈哈哈哈哈我跟你说,爸爸今天买的橘子都很酸,你没看妈妈自己吃苹果吗,她平常最爱吃橘子了。”

“阿姨怎么也会骗人啊。”马秋汝傻眼地张着嘴,才明白自己又被忽悠了一把。

“谁告诉你阿姨就不会骗人了你江阿姨要是坑人都比旁人坑得狠,所以你们俩小孩记住了,这世界上最靠得住的人就是你自己。”江满看着她酸得龇牙咧嘴、略带哀怨又好笑的小脸,憋不住扑哧一笑。

“你姚叔叔个笨蛋不会买橘子,一看这种就酸。买橘子挑那个扁一点皮薄又软的。”她指指桌上,“自己吃苹果,这苹果很甜了,这次不哄你。芒果还有点硬,不怎么好吃得放一放。”

然后摇摇头,无奈对旁边黄阿姨道“黄阿姨你以后买菜就再买点水果,可不要姚志华买了,他光拣中看不中吃的,指不定还贵。”

“爸爸买水果就喜欢买漂亮的,不会买还买的挺积极。”畅畅总结了一下,“不过他买的这个苹果很好吃,又大又红,挺甜的。”

“晚饭吃了没”江满问。

“吃了。”马秋汝点点头,“爸爸带我们在街上吃了碗面才回来。”她自己拿牙签扎了块苹果吃,点点头真的很甜,晃悠着小腿说,“江阿姨,我小后妈不在家,爸爸也没提她到哪儿去了,他们是不是又吵架了”

“你不知道”江满顿了顿,“你爸去接你们,没跟你们俩说”

“没说什么啊。”马秋汝明显不知道,忙问怎么了。

江满心里琢磨了一下,马长林都没跟两个孩子提离婚的事,是羞于启齿呢,还是还抱有幻想,想让严小络再回来呢

然而这么大的孩子,别说后妈,亲生父母闹到这个份上,也没必要瞒着孩子了。

“你小后妈跟你爸吵架,闹离婚呢。”江满简单说了一句,有些事情则不好多跟小孩子讲了。

“那她搬走了不回来了”马秋汝一听,两手握拳做了个激动兴奋的手势,“太好了,她终于滚蛋了。”然后晃着脑袋扭着腰高兴,“哼哼,怪不得我爸一晚上都不太高兴的样子,我还以为他去接我们,被姥姥数落的呢。”

然后就提起她姥姥数落马长林,说他们离婚就离了,两个孩子却是亲生的,好歹把孩子照顾好了,两个孩子都有些瘦了。

其实马秋汝还好,饭菜不可口,她还可以跑江满家里店里蹭个饭吃个点心,马秋吾大一些了不好意思,加上中学不同路,上学不再经过江满店门口,半大少年确实看着瘦了。

“我看我爸就是活该,让他找小老婆。”小辣椒心情大好。

“马秋汝,那怎么说都是你亲爸,他在你小后妈的事情上是错了,肯定错了,但是话说回来,他对你们还算负责的。”江满劝道。

马家兄妹两个对马长林抵触情绪很大,然而他们现在年纪小,生活还要照常不是吗。

江满想了想说道“你爸这阵子,心情肯定很糟糕,你回去跟你哥说一下,你们俩呀就别趁机奚落他了,说到底是你们亲爸,他工作挣钱还得拿回来给你们花。这阵子懂事一点,他要顾不上你们,你们就自己照顾好自己,跟你哥说家里没饭就来我们家,你俩在我们家还有啥好客气的。”

“阿姨,你怎么跟我姥姥说的一样,叫我别老跟我爸对着干,说我们还得靠他养大。”马秋汝皱皱鼻子,牵动一边嘴角的样子带着对她爸的不满,不过还是点头道,“我回去跟我哥哥说。”

吃着玩着,江满正在跟马秋汝说话,畅畅喂姚小二吃苹果呢,姐弟两个不知怎么就发生了内部战争。姚小二成为战败方,哇哇哭了起来。

江满抱起来刚哄一哄,姚志华一听宝贝儿子哭了,赶紧从房间里窜了出来。

“怎么了摔了”

江满淡定指指姐弟俩“打架了。”

“哎呦,打架啦”姚志华没憋住一笑,这俩还会打架

啧啧,稀罕事儿,要知道俩差了十岁呢,闺女又一向淡定慢性子。一对爹妈交换了个眼神,都挺新鲜好奇的。

姚志华一边抱起儿子哄,一边就看向畅畅,看见闺女撅着嘴巴不瞧他,姚志华顿了顿,先看看姚小二。

看了看也没怎么样,后脑看样子磕疼了,但是没鼓包,大概就是一屁股摔倒在沙发上,偏偏海绵的沙发上有硬的玩具,江满看了看,姚小二的小枪、铃鼓、几块积木,还有畅畅的一盒拼图,也不知磕到哪个上面了。

“不碍事儿,大男子汉不能哭,松松皮肯长。”姚志华揉揉他磕到的脑袋,一边抱起来溜达哄哄。

小蜗牛坐在一边,撅着嘴,小脸别扭地不说话。

哄一哄不哭了,姚小二很快就恢复了皮小子本性,往地上一放,跑去沙发上踩着江满的脚往她膝盖上爬。江满冲畅畅努努嘴,给姚志华使了个眼色。

“怎么了畅畅”姚志华坐过去,两手撑着沙发往后仰,动了动肩膀,自己嘀咕,“哎呦我这个肩膀我这个背,老趴着写字容易酸,我是不是也得去找个按摩推拿什么的。”

然后又问了一遍“闺女,小二胖惹你了”

“我好好喂他吃苹果,跟他玩,他摸我脸捏我的嘴唇,忽然抠我嘴,抠我嘴里都疼了。”小姑娘慢吞吞看看他,语气中不无委屈。

“张嘴我看看。”姚志华坐起身凑过去。

小姑娘往后闪了下“没破,没流血,但是真的很疼。”

“嗯。”姚志华点点头,“那你去漱漱口。”转头叫江满,“抱他去洗洗手。”

“吃水果之前给他洗干净了。”江满说着,从茶几上拿了块湿毛巾,给姚小二把手擦了擦,小爪子抠到姐姐嘴里了,肯定有口水的。又叫畅畅去漱口。

“他抠你嘴,所以你当然生气。”姚志华问,“对吧”

“对呀,我就有点生气。”小姑娘大概觉得爸爸没有责怪的意思,自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便说道,“所以我就打了他一下,他就哭了。”

“嗯,”姚志华点点头问,“然后呢”

小姑娘不好意思了一下,但是仍旧说道“然后我就更生气了。”

“为什么呢”

畅畅“我嘴都被他抠了,抠我牙龈都要破了,嘴唇里边很疼,我都没哭。我打他手一下都没怎么用力,他还哭了,太娇气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他往沙发上推倒了。”小姑娘嘿嘿笑缩缩脖子,“爸爸,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注意沙发上有玩具,然后他摔倒就磕到了。”

“然后呢”

“然后我还有点生气。”小姑娘想了想,“沙发上软软的,也没磕到怎么样,他就哇哇大哭,还指着我跟妈妈告状,我怕你批评我,还有点担心。”

“我有点奇怪啊。”姚志华说,“我记得我们畅畅最聪明了,他弄你嘴的时候你还不抓住他的手,你还等着给他抠,你不会走开不理他呀。”

畅畅“他那时候站在沙发边上,他又那么皮,我一手还抱着他腿呢,我怕他摔下来。”

“所以你是怕他摔下来。他要从沙发上摔下来肯定就重了。”姚志华回头跟江满笑道,“瞧见没,我们闺女是个有责任担当的好姐姐。

小姑娘这下不好意思了,有点难为情,马秋汝则在一旁捂着嘴偷笑。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嘿嘿,我跟他和好。”畅畅伸手拉拉姚小二,“小二胖,我们和好了行吗”

姚志华憋不住想笑,掩饰地咳了一声,面上依旧随意的表情问“那以后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你看,小二胖他太皮了,他揪过你头发,捏过你耳朵,今天还抠你嘴,你怎么办”

“我先抓住他的手。”畅畅说,“然后我可以跟他讲道理。他虽然还不怎么会说话,但是他都能听懂了。”

“他太小了,可能记不住,而且他那么皮,手都没个轻重,再欺负你了呢,你怎么办”姚志华停了停,“揍他一顿”

“不揍他。”小姑娘摇摇头,“他太小了,我得让着他一点。而且揍他他哭了,说不定还得我自己哄。”

姚志华这下没憋住,噗地笑了出来,看着闺女撅嘴抗议的表情,连忙止住。

“那怎么办,他还欺负你呢你可以不理他呀,你走开不理他,不就行了。”

“有时候不理他也不行。”畅畅认真道,“他太烦人了,可是你要不理他,他说不定会乱跑跑丢了的,或者像今天这样,我要一起身不理他,他正好在沙发边上,可能会从沙发上摔下来。”

“嗯,对,有道理。”姚志华点点头,“我忘了你是个负责任的好姐姐。所以你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办”

“抓住他的手,喊妈妈。”

“终于学聪明了。”姚志华笑起来,“你看,他现在就跟个小狗一样,狗屁不通,什么也不懂,你跟他讲道理他都记不住,就得用训小狗的办法,让爸爸妈妈教育他,你也可以教育他,跟他说欺负人不对,再欺负人你会揍他的。”

“嗯,是这个道理。”小姑娘摸摸鼻子笑。

“你可以让着他。”姚志华笑道,“但是不是因为你比他大应该让他,是因为你是姐姐舍不得揍他,愿意让他一下。”

江满抱着姚小二,姚小二眼泪一擦干,这会儿大约已经忘了刚才因为什么哭了,又往畅畅跟前凑。

江满也懒得多管俩小孩,看着小姑娘笑道“你比他大也不是就得让着他,没有谁应该让谁,你不让他没什么不对,让是违反人性的。但是另一个角度说,你让他也对,你心疼他小,你是好姐姐,你不跟他一般见识。他现在一岁半可以跟他讲道理了,我们可以慢慢教育他,让他长大了当个好弟弟。”

然后看着姚小二又觍着脸凑到姐姐跟前去了,江满就笑道“那你今晚自己跟他讲讲道理吧,让他知道他也有错误,不过他是男孩子,讲道理警告过后,还不听话,该揍就揍,训小狗有时候也得揍呢。”

姚志华“”当妈的居然鼓励打架,无政府无组织主义。

稍后夫妻俩上床睡觉,聊起这事姚志华跟江满说“你觉不觉得,睿睿生下来之后,畅畅有时候好像比以前更孩子气了。不过这小孩鬼精灵的,小人精一个,她这样我倒觉得挺可爱,小孩子就该是个小孩子脾气。”

“她才多大家里多了个新来的,更小,什么都得人照顾,我们也更多关注新来的,她也会觉得大人忽视她,或者觉得哪件事大人偏心之类的。”江满想了想,笑道,“不过我们畅畅,绝对是很省心的了。希望小二胖将来也能这么省心。”

而且小姑娘从七岁开始,因为学琴和学画画,就整天和一帮子大学生混一起玩,小人精一个,大概都不把自己当个小孩了,现在家里多了个调皮捣蛋的小弟弟,整天在一起,她大概又自觉接受了“我还是个宝宝”的客观事实。

马长林开学又耽误了两天,总算正经到学校上班了。江满在家属院遇到几次,看着都一副消沉的样子,那种不甘心,意难平,大概就是你严小络能有今天还不是全靠我,你凭什么跟我离婚

两人磨了一段时间,从刚过年一直磨了一两个月,大约是严小络对他说了什么格外难听的话,马长林也开始火了,姚志华遇上他,都还没问,他就主动跟姚志华聊起来了。

马长林说要去严小络单位闹,让她不好做人。稍微一八卦,他还真去了,当着严小络单位领导同事的面,指责严小络卑鄙无情,嫁给他利用他,这么快就想一脚踢开跟他离婚。

自视甚高的一个文人,把自己弄成这样,学校里又是个人多消息快的地方,弄得大家都纷纷感慨。

当然这么一闹,之前对严小络底细所知不多的领导同事,也都纷纷知道了,连带着看严小络的眼神都不太好了。

撕得彼此都不好过。

再后来严小络先软了,开始求他我们都闹成这样了,看在曾经爱过的情份上,就好好离婚分了不行吗说离婚她什么都可以不要。

然而对于马长林来说,听这话更气,更加愤愤不平。他和杨娟离婚,好歹还能争争两个孩子,严小络说离婚什么都不要,这话她还真敢说出来。

他们两个有什么能争的吗,房子是马长林单位的,两人领证结婚才一年半,说共同财产吧,马长林原本一点积蓄也都花差不多了,严小络新参加工作,衣服行头包包吃喝,自己的工资差不多自己就花光了,一年半里头两人就没攒什么钱。

所以严小络提出离婚搬出去,一个大行李箱,自己的衣服物品一装,就全搬走了,挺省事的,离婚她还什么都不要了

她还想怎么着啊。

就这么一直磨了小两个月,农历二月底,校园里的红杏开得正艳的时候,姚志华晚上参加一个作家圈子的小聚会,吃过晚饭才回来,天都黑了,还没走到家属院,刚拐进学校东大门那条林荫道,遇上马长林了,被马长林一把拉住,死活非要请他喝酒。

姚志华“哎呦今晚不能再喝了,老婆大人等我回去呢。”

马长林“哎呀,走走走,喝一杯。”

姚志华“我跟你不一样我小孩小,我得回去带孩子”

马长林“志华,你这是跟我划清界限呢走,喝一杯。”

姚志华敏锐察觉到这哥们不对劲,虽说这段时间他心情都不太好,整天谁欠了他似的,可今天尤其不对劲,好像喝了酒。

不过姚志华自己晚餐喝了点酒,不多,可他自己身上有酒味,他也闻不出来。

“马老师,你是不是喝过一顿了”

马长林“喝了一点,不尽兴,走走咱俩再去喝一杯。”

姚志华路灯下拉住他,正色道“马老师,你要是想跟我聊聊,咱就在这校园里散散聊聊。你要是想跟我喝酒,不是跟你吹,我这酒量能喝到你胃出血,你那点酒量我知道的,不信另天咱俩心情好了慢慢喝。你要只是心情不好,两个孩子还在家等着呢,你亲生的,小孩嘴里怨你,其实肯定还担心你,我送你回去老实睡觉。”

马长林拽不动他,沉默不语老半天,问“志华,你说大家现在是不是都在看我笑话”然后手一伸硬拉着他,“志华,咱俩认识这么多年,连你也瞧不起我了走走陪我去门口那小店喝一杯。”

姚志华说算了天都晚了,马长林放开他,自己摇摇晃晃往外走了。

姚志华着实无奈,马长林这样出去,万一再出个什么事情,就跟他去了门口的小饭店,马长林点了几瓶啤酒。

姚志华知道他那酒量,就自作聪明,偷偷给他弄了点汽水加到啤酒里,给马长林喝掺了啤酒的汽水,自己喝啤酒,啤酒对他自己来说全当喝饮料了。

等两人再回来,马长林就醉得不行了,姚志华一直把他送回五楼家里,给扶到床上睡了,跟两个孩子交代说别担心不用管他,给他好好睡一觉。

想想终究不放心,自己给他拿了个盆放床前,提防他吐,又给他弄了点凉开水放床头,交代马秋吾留意一下,才从楼上下来。

这么一折腾,他回去就挺晚了,孩子都睡了,家里静悄悄的,姚志华悄悄溜到卫生间洗漱。

江满盖着被子躺靠在床头,手里无聊翻着本书,听着他进屋,洗漱,然后进来,挑挑眉迎头问道“你怎么还回来了,回来干什么呀。”

姚志华嘿嘿陪笑,蹑手蹑脚先去看看围栏小床上睡着的孩子,一转脸笑道“媳妇儿,我是不是好人大好人。”

“嗯”

“马长林死拉着我去喝酒,喝醉了,我给他送到楼上,还给他伺候好了。”

“你这不叫好人,是我我就把他扔下水道里去。”江满嘁了一声,“几个菜啊喝成这样”

姚志华摸摸鼻子,默默爬上床,靠着江满身边一脸八卦地看着她“别恼,你别生我气,我告诉你一个绝对劲爆的独家消息。”

江满“嗯哼”

姚志华轻咳了一声“知道马长林今晚为什么半死不活的样子吗”见江满眼皮都没抬,自己也没了卖关子的兴致,直接说道“严小络,给马长林戴了个大绿帽子。绿的有点出奇,难怪他要借酒浇愁了。”

“嗯”江满放下书,他还真有劲爆消息啊,便问道“怎么回事儿,马长林自己捉奸了”

“捉奸在床应该是没有。”姚志华于是给她讲起来,“严小络跟他提离婚搬出去,开始不是住在单位宿舍吗,女职工宿舍,马长林去严小络单位找过她两回,反正彼此弄得都挺难看,倒是没去女职工宿舍折腾,昨天下午他去找严小络,昨天不是星期天吗不上班,他就去宿舍找,结果人家说严小络统共就在单位宿舍住了两个星期,就搬出去了,跟宿舍人说搬出去自己租房子。”

“然后呢”江满问。

“然后,”姚志华不自觉卖关子地停了停,“马长林今天下午下了班就去堵她,大概想知道她的新住处,就等她下班悄悄跟着她,结果发现严小络跟一个,嗯”他停了一下,“跟一个黑人约会。”

“咳咳”江满呛了一口,忙拍拍胸口,“还有这事”

姚志华挑挑眉,无辜地耸肩摊摊手,起身给她倒了杯水。

“然后马长林就特别生气,觉得奇耻大辱,当时他们在一个咖啡馆,那个黑人在等严小络,两人一见面还拥抱贴脸了,马长林就气得进去骂严小络,那黑人哥们汉语可能不太好,听不太懂,严小络起初还不承认,跟他说外国人拥抱是礼节,后来两人吵起来,马长林威胁她要让她所有的领导同事朋友都知道,严小络就不在乎了,说你去嚷嚷好了,还不是因为你都得我在单位都呆不下去了,还说大不了她辞职,那黑人可以带她出国。”

江满端着水杯,喝了一口水,含在嘴里老半天才咽下去,摇头呵呵“这个严小络,还真不是一般人物啊。”

“怎么说”

“她要是跟马长林离了婚,正经再找个对象结婚,全当从良好好过日子,我倒高看她一眼了,你说她工作好,工资也不低,年纪轻轻重新找一个找一外国黑人,你觉得对她来说,更大的可能是结婚对象呢,还是新跳板呢”

姚志华“”

“严小络不是旅游局下属的一个什么单位吗。”江满道,“这马长林还真体贴,给她弄这么个好单位,估计也就是工作关系认识的,要不然她想认识个黑人估计都难。我记得她正月初六跟马长林提离婚,搬出去的吧这算算都没到两个月呢,住了两星期就从单位宿舍搬出去了,你自己琢磨琢磨这时间”

这不难猜,马长林能跟严小络暗渡陈仓一两年,绝对是培养了一个高手。

姚志华自己想了想,坐起身来,就着江满手里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抱怨道“哎呦这马长林酒量是真不行,是不是南方人都不太能喝呀,我遇到他的时候不对劲可是也没那么醉呀,然后两杯啤酒就完蛋了,得亏我还给他兑了汽水,之后他要倒酒,我就光给他倒的汽水,两瓶啤酒我喝了得有一瓶半。”

“你这是”江满瞥了他一眼,眼神鄙夷,摇头无奈,“没文化真可怕。”

“怎么了”姚志华无辜的眨眨眼,他好歹一大学老师,怎么就没文化了

“你是有多笨,汽水不能兑啤酒喝,相当于给啤酒加了个催化剂,更容易醉。”江满说着送了他一个优雅的白眼。

“啊”姚志华,“我哪里知道啊,我还寻思,两杯啤酒喂个猫也醉不了啊。结果他就醉了。一把鼻涕一把泪拉着我倾诉,你说人家店里还有别的人,搞得我怪难堪的。”

江满“呵呵。”

嘴里呵呵着,眼睛却瞪了他一眼。

“姚老师你自己想想,纸包不住火,既然有这事就不可能只有马长林发现,可这事要是在学校里传出去了,明明不是你,马长林肯定就觉得是你说的。”

“”姚志华,“我去我也没想跟他喝。”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19章 下场一鞠躬 下一章:第121章 心碎的声音
热门: 梧凰在上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九十年代家属院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当剧情降临 暴君的笼中雀 锦绣深宫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新婚燕尔 他在云之南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