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状元学霸

上一章:第125章 人生选择 下一章:第127章 吾家有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陆安平“这孩子气得我浑身头疼,高考报志愿的事儿。”

“怎么了”姚志华一听就笑着问道,“那就跟我说说,我现在是高考志愿专家,刚给人家参谋了一晚上。”

“杨杨,他非得要报医科。说都说不通他,说少了不听,说多了就跟你顶牛”

姚志华顿了一下,有点不明所以,问道“医科怎么了”

电话那端陆安平沉默一一下,大约觉得姚志华这个态度有些意外,停了停解释道“他成绩挺好,可以说全国几大名校都有希望。”

“我听说杨杨成绩很好,天才学霸。”姚志华笑道,“不是说数学一高兴能考满分吗,拿过高中数学物理竞赛大奖的。医科也有特别顶尖的学校,分数不比清北低的,个别专业可能比清北还高,你是觉着他成绩好报医科屈才了”

“哎呀不是这个意思,我今天怎么觉得跟你说不一块来呢。”陆安平顿了顿,“志华,你也知道的,我们家这情况,老爷子是希望他考军校或者政法,我也支持他考政法,他要真的那么喜欢理工搞技术,也可以考军工类的不是”

陆安平停了停,叹气,“你说老爷子还在,我自己也好歹有几分能力的,他考军校、政法,路都有人帮他踩过了,他的成绩考哪儿都应该够了,难得一棵好苗子,连我父亲那些老友部下,还有他舅舅也专门从部队打电话来,都支持叫他考军校,这小孩偏偏还就拧上了。他以前也没说过要考医科,我看他也未必就那么想当医生,好像专门跟大人拧着来似的。”

“你让我想想啊,这样”姚志华思索着说,“安平,你觉着像杨杨这样,一个十八岁的大男孩子,被人称为天才学霸的高考生,他会就只因为要跟大人拧着来,就随便决定自己考什么专业吗他又不是我们家小睿睿,还闹着玩儿,他不可能不懂,这是决定他未来职业人生的大事。”

“理是这个理,我也没把他当小孩子看,相信他有自己的想法。”陆安平道,“可是他到底不是还小吗,他的人生经历过什么,我们吃的盐比他吃的米都多,明明为他考虑他怎么就不听呢。你说他不管考军校还是考政法,路是不是好走多了再说医科也苦,当医生哪是那么轻松的。”

“这个我知道,杨杨自己肯定也知道。”姚志华道,“那安平,我问你一句啊,你说以你父亲当时的地位影响,你当年读大学,干吗跑去学工程专业呢你搞工程就轻松了,到处乱跑,甚至跑到非洲去援建,好不容易回来又去南方,一个大工程一两年下来,风吹日晒离开家,你图的什么呀。想想那时候你自己。”

陆安平沉默了一下,道“那时候,和平年代了,还真是一腔建设国家的豪情,而且也更想过单纯充实的生活。”

“当医生就不能给国家社会做贡献了”姚志华笑道,“我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想的,你当爹的都说不了,我这个叔叔都十几年没见了,我才不帮你说他。但是有一条,你自己想想你儿子是不是任性没脑子的,跟孩子好好谈谈,听听他自己的想法。你陆书记在外面是一方大员,言出必行一呼百应,发号施令你肯定习惯了,可在家里你就是杨杨他爸,这个年龄的孩子本身就容易叛逆,跟现在的年轻人交流,你不能搞封建专制那一套,儿子又不是你下属,你命令别人可以,你命令他,他当然跟你顶牛。”

见对面陆安平一时没说话,知道他听进去了,姚志华停了停继续道“安平,你说咱们这一代人,各种不容易,当初一路打拼过来,到底为了什么呀,光为了咱们自己吗,还不是为了老婆孩子能上过想要的日子,你说是不是”

“志华,你说的这些也有道理,但是大人也都是为他考虑我回头再跟他谈谈吧。”陆安平口气缓了缓,笑道,“志华,不愧是耍嘴皮子搞教育的啊,你说服我了,不是说服我就答应他报医科,但是我应该心平气和的,跟他平等谈一谈。想想也是,他现在临近高考那么紧张,我再说他,他可不就不耐烦了吗。”

“那是。”姚志华得瑟,“我心态年轻着呢,跟你这种老官僚比,我比你了解年轻人。”

“”陆安平顿了一下,问,“志华,最近胖了吧”

“没胖,也没喘。”姚志华秒懂他那调侃,毫不为意地继续得瑟。

从他们开始打电话,江满就凑过来听,听着听着干脆把耳朵贴上来了,两口子头凑在一起,姚志华这会儿劝住了陆安平,斜眼看看媳妇儿,便笑嘻嘻抛了个眉眼。

江满没打理他那个骚包的眉眼,接过电话道“你给我,我跟他说两句。”

换了江满接电话。江满说“陆安平,别的我也不说了,我没有姚志华那么夸夸其谈的大水嘴,我就提醒你一句,咱们杨杨这大学还没考呢,马上高考了,孩子这时候得多累压力多大,你们当爹妈的,这个时候首先得照顾孩子心情,别给他再增加压力心烦了。”

“秀玲也这么说,这不是报志愿了吗。”陆安平弱弱辩解道。

“那你陆书记还搞不定他报志愿的事儿只要你愿意,不管杨杨填的什么志愿,你肯定都有办法给他改了,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改成你想要的。”江满停了停说,“可是你没这么干,说明你还知道尊重孩子,还不算专制。”

“我倒是敢专制呢,跟你们家姚志华一样,你以为我在家里能有多高的地位。”陆安平自嘲道,“报志愿这事儿,秀玲说学医苦,其实也不太支持,可是那小祖宗和我顶起来,她一准护着儿子。”

江满笑道“安平,你们家,杨杨这是红三代了吧他要是想进军队政法我觉得正常,可他要是想当医生之类的,做个单纯充实的技术性职业,我倒觉得孩子很有自己的想法,你反而应该高看一眼。老爷子当年扛枪打仗,那时国恨家仇,救国使命,你当年的经历选择那也是历史年代促成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们家第三代,还不能自由选择他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你们两口子,还真是妇唱夫随,怪不得杨杨到现在都还能惦记他姚叔、婶子。”陆安平笑道,“行了,放心吧,我保证平等民主跟他谈谈,他要是真喜欢学医,那我就去说服老爷子呗。”

结果就是陆安平去说服老爷子。杨杨自己也说,他现在就是想学医,如果几年后他的想法有了改变,他照样可以医学院毕业后参军。

老爷子拗不过孙子,最终提出最后一个要求,说那你必须考首都的学校。

杨杨说这个不用老爷子讲,他成绩够了,自然报考排名最好的医学院,本来就在首都。

高考的三天,马秋汝拉着畅畅,说要去给马秋吾送考,两个小孩还专门准备了遮阳帽,马秋吾一看,没憋住笑了,说行了你俩可别去凑热闹了,又晒又热。

马秋吾十九岁,也没让马长林送,自己像往常那样骑着二八自行车,去学校了,考场就在他们附中。

分数出来的那天,马秋吾早早跑去学校,一看见他骑车回来了,姚志华开门出来,看着他爬到三楼,问了一句“马秋吾,多少分”

“554。”马秋吾说,“叔,够我报的外经贸了。”

“好样的,今年试卷难,我听说清北的线也就是540吧,赶紧回去跟你爸说,好好庆祝庆祝。”姚志华回来就忙着跟江满说,“马秋吾考的不错,最热门的外经贸,还超了十几分。”然后叫江满,“赶紧打电话问问肖秀玲,杨杨考多少啊”

“不用打,他们一知道,秀玲姐肯定就打电话告诉我了。”江满说。

然而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电话打进来,姚志华坐不住了,自己打过去,陆安平那边说还不知道,杨杨去学校了,他也正等着呢。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陆安平打电话来,说杨杨考了602,93年被称为史上最难高考,当年全国卷难度比较大,全国超过六百分的,统共才一百二十二个人。

“排名第一的京都医科大,他报的本硕博连读,八年,这专业全国才收了二十几个人,一个省都划不到一个。这个学校每年招生都比较少,还不直接招生,是由清华合作招生的,前期在清华读,后期去往医科大就读。”姚志华啧了一声,摇头感叹,“瞧见没,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些小孩,比我们可生猛多了。”

“这孩子厉害了。”江满嘀咕,“小时候聪明是聪明,可也没看出什么学霸特质啊,倒是我们闺女从小小机灵鬼,怎么成绩就一直半好不坏的。”

有了姚志华每年寒暑假的强力补习辅导,畅畅初二这个期末的成绩大概就在班级上游,前十名都没进去。

姚志华一听,立刻为闺女辩解道“我们畅畅兴趣都在弹琴画画上,再说了,我们畅畅这个成绩又不差,保持下去,考附中高中部完全没问题了,将来考大学应该也没问题。”

江满“算了不管了,我们闺女当不成学霸,还可以当白富美。”

姚志华琢磨着白富美这个词,觉得挺好挺好。

晚上等估计着肖秀玲家电话繁忙时段过去差不多了,江满打过去,跟肖秀玲聊了一会儿,临结束时说“你们家杨杨这都读大学了,我跟姚大军打个招呼,你给他个账号地址,往后你那公司分红的钱叫他给你,你自己管吧。”

肖秀玲说“别呀放你那好了,我也用不着。我们就这一个小孩,我们俩收入又不低,上个大学我们还能供不起了了”

“缺不缺钱你自己管去,这几年分红也多了不少,杨杨读大学反正是足够了。”江满说,“我不想给你管了,你这一撂十几年,不算今年十一年了吧,每次钱打来,我还得给你记着,还得给你管着,我还怕弄混了给你贪污了,忒烦人了,我不给你管了。”

肖秀玲便笑起来,说那也行,给她她就自己留着,杨杨那边,别说还有他们,他去首都读大学,老爷子就这一个孙子,本来就一直遗憾孙子跟他不亲,估计都不会给别人花钱的机会。

“你十一年,在我这边统共两万三千多块钱。”江满说,“我给你记着呢,我还搞了点投资,生小钱我也给你记着,还算你的。”她半开玩笑的口气道,“你去跟陆安平说,哪天他要敢惹你,你就一脚踹了他来找我,我给你买大房子养你。”

姚志华在一旁听着,心说肖秀玲要是知道她口中的“生小钱”到底生了多少,怕不得吓着。

他没问过,可是整个股市的形势有多好,好到他们系里的同事课余时间都开始谈论股票了,而他家媳妇江满同志,选股票眼光又那么独到。

她刚说完,电话里陆安平气呼呼的声音喊“姚志华管管你媳妇,怎么还给别人两口子憋着坏呢。”

江满才知道,合着肖秀玲开了免提的,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笑着说“陆安平你还别吃醋,我跟秀玲姐一起混的时候咱俩好着呢,没你什么事儿。”

放下电话,姚志华忍不住酸她“你对肖秀玲可真够好的,好到人家陆安平都防着你了。”

“你说我帮肖秀玲投资”江满笑道,“秀玲姐当初参股,本意就是为了帮我把公司办起来,这些年公司分红她都没管,都给我了说怕我做生意开店缺钱,90年底开始我就帮她买了两支稳妥的股票放着,也不用多管。相对来说,我会担心肖秀玲的婚姻出现问题,陆安平要是哪儿对不住她,她完全是弱势一方,这钱就当我小人之心,给她做一份保障了。而像谷雨那样的家庭,相对要稳定多了,连公婆都对她那么好,她和小刘夫妻俩我真不怎么担心。”

说白了,就是小刘干了什么对不住谷雨的事情,顶多也就是两人离婚,处在小县城那样的环境中,谷雨以前有正式工作,现在开店创业,也不会成为弱势一方。而她作为亲姐姐,还可以理直气壮去收拾刘江东。

陆安平和肖秀玲不一样。

“你这是”姚志华手指虚虚地点点她,脸色有些无奈,“你这还真是,就是你自己说的,小人之心。”

“小人之心就小人之心。”江满拽拽地抬起下巴,“我什么时候说我是君子了女人必须有经济地位,有底气,永远都应该多一份保障。”

姚志华噎了半天,郁闷地问她一句“江老板,你是不是随时都准备着我哪点对不住你,你就有理由带着钱带着我闺女儿子,一脚踹掉我潇洒走人了”

“那倒没有。”江满笑嘻嘻道,“姚志华同志,党和人民还是比较相信你的,你自己都说了,你脑子又没进驴尿。”

“”姚志华,“哼”

停了停忍不住又嘀咕一句“唯女子于小人难养也。”

江满眼皮都没抬“那本女子小人也不养你了,姚教授,以后我做饭你别吃。”

“没有,我说什么了”姚志华立刻贱兮兮笑道,“你听错了,我说我媳妇最厉害了,我媳妇做饭最好吃了。”

一转脸“哎,媳妇儿,你说马秋吾和杨杨都考这么好,咱今晚是不是得庆祝一下”

“又不是你儿子,你庆祝个什么劲儿呀”江满斜眼看他。

果然,这家伙笑嘻嘻道“要庆祝的嘛,你看这边邻里邻居,那边杨杨从小可没少在我们家养活,俩孩子都考首都的好学校,不该庆祝一下吗。再说也让我们畅畅有个榜样,以后就这么努力。”

“嗯,那姚教授想怎么庆祝”

“去吃西餐”姚志华笑道,“我忽然挺想吃那个番茄意面的,还有奶油芝士焗龙虾,饭后再来点儿冰激凌。”

“”江满无语了一下,“星期六吧,今晚的菜黄阿姨都买好了,我看她买了虾子。”

两口子聊了半天,知道了关心的两个孩子的高考分数,高兴一下,也就安心了。

看看时间到了,江满下楼骑车去接睿睿幼儿园放学,姚志华跑去房间继续爬格子。他这段时间构思一个百万字长篇,还在大纲阶段。

姚志华自己觉得比以前懒了,他现在似乎缺少一种埋头创作的精神,容易受各种干扰,比如厨房里传出黄阿姨煎牛肉的香味。没多会儿,睿睿放学回来,咕咚咕咚跑进来,熟练地爬到他椅子上,挤在他身后和椅子背之间,搂着他脖子给他唱今天幼儿园新学的儿歌。

这还怎么写,姚志华把钢笔一放,干脆抱着儿子出去客厅,爷儿俩打开冰箱洗葡萄吃。

姚教授真心觉得,创作这个东西,不适合放在家里,以后还是安排好创作时间,去图书馆或者办公室写吧。

考高成功的马秋吾,这个暑假便显得格外轻松,马长林虽然对儿子非要去首都读大学有些遗憾,他其实想让马秋吾考沪大来着,可是既然拗不过儿子,马秋吾又考得特别理想,很快也就释然了,自从分数出来,整天喜滋滋的,见人就主动打招呼。

江满中午接睿睿回来,在楼下遇到牛凤新,就是马长林的现任老婆,手里拎着个菜篮子。

两人一起上楼,便聊了起来。牛凤新挺高兴地问江满,应该给马秋吾准备哪些东西。

“生活用品之类的,还是到学校再买吧,大老远不好带。”江满笑道,“至于别的,衣服之类的肯定带上。其实我自己没上过大学也不懂啊,马老师就是教大学的,他应该是行家。”

“那我回去问问老马。”牛凤新说,“孩子考得好了,老马这几天吃饭都更香了。”然后闲聊道,“你说以前大学都是不收学费,进了大学就是国家养着,现在还要交学费了。”

江满便笑道“对呀,我们家姚志华考大学那会儿,别说交学费,进了大学就是国家养着,还给发粮票补贴。”

“老马昨天问秋吾需要多少生活费,他自己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像沪大的学生,我听说一个月差不多得两百呢,女生吃得少也得一百多。”

“这我可不知道。反正马老师应该都熟悉这些。”说着话两人走到三楼,江满在自家门口站住,牛凤新就站住跟她说话。

牛凤新道“我跟老马说了,那么大的小伙子,吃饭都得比别人多,生活费可不能给少了。”

“你说的对。”江满笑道,“现在东西也贵了,我们家姚志华读大学那会儿,十块钱够他花一学期的,就买点牙刷牙膏香皂,现在十块钱,都不知道够不够一两天的。”然后指了一下牛凤新篮子里的菜,“哎,你今天买这猪肉很新鲜呀,现在肉多少钱一斤了”

“这种五花肉,两块六毛五了。”牛凤新道,“不都很长时间这个价了吗。”

“哎,我也有日子没去买菜了,我带个孩子,就都是黄阿姨买。”江满笑。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家常,江满开门进去,牛凤新拎着菜篮子上楼。

当中隔了两天,马秋汝过来玩,跟江满和畅畅说她明天就去姥姥家过暑假了。

“你哥去不去”江满问。

“我哥去,他说去跟舅舅和表哥他们出海。”马秋汝撅着嘴道,“他们肯定又不带我。我小舅家的大表哥今年也高考了,他考了个大专,他们还说要抽几天时间一起出去旅游,到时候不带我我就生气。”

“阿姨,我跟你说,我本来打算先抽几天把暑假作业做完,过几天再去的。”马秋汝脸上表情有些无奈,“牛姨昨天说,想把她儿子接来过暑假,让我哥给她儿子补课,说她儿子理科不好,我哥理科都好,正好趁着暑假给她儿子好好补补,我爸说怕家里住不下,牛姨说可以让她儿子跟我哥住一个房间,我哥就说他跟表哥约好了要去旅游,明天就走。”

“她儿子”江满问,“她儿子高几了”

“暑假后高二。她还有个女儿,已经出嫁了。”马秋汝抿了抿嘴,“然后牛姨就很不高兴的样子。”

“这事你别管,你哥都十九了,你小,你听他的。”江满说。

晚上她跟姚志华八卦,姚志华说,马长林刚跟他诉苦过了。

这年代普通人的工资大概就两三百、三四百块钱,即便在沪城,机关事业部门四百以上就是很高的了,像马长林,大学讲师加上教龄津贴多一些,一个月四百八十块,在普通职工眼里就是高薪阶级了,这还是这两年才涨上去的。

时下大学学为公费生和自费生,像马秋吾这种分数高的公费生,一年学费才几百块,然而马长林一个人的工资,供马秋吾的学费加上生活费,还要养家,肯定是家庭经济的最大开支了。

“他说牛凤新的工资,都没往家里拿几个,牛凤新的工资本来也低,才三百多一点吧,两人在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各人的工资都是各人管,牛凤新没带孩子是没带,可她前边婆家家境也很普通,肯定还想攒钱顾自己的儿子。”

“再婚家庭,双方都有子女的,还不都这样吗。”江满道。

两人八卦了一下,第二天马秋吾带着马秋汝以旅游的名义走了。

江满回来给肖秀玲打电话“秀玲姐,杨杨考上大学,你没让他出去旅旅游,好好去玩玩啊。要是到沪城来玩,先跟我打个招呼,我们全方位地接招待状元郎。”

“去他舅舅那儿了。”肖秀玲说,“刚知道分数就走了,通知书都没在家等,还交代我通知书来了别给他拆,他要自己拆。说一路旅游去,到他舅舅那儿就住一阵子,还要在他舅舅的部队军训。”

“这么热的天,这孩子哪里想不开要去军训。”

“嗐,他听说大学开学要军训,都有跟不上哭鼻子丢脸的,有晒晕倒了的。”肖秀玲无奈笑道,“他就决定先去他舅舅那儿玩,顺便军训一下,省的到时候跟不上丢人。估计这一个暑假就在那边泡着了,回来的时候可别变成黑碳。”

“他是学霸他说了算。”江满笑道,“他让你别拆他通知书,你就别给拆啊,人家想亲手自己拆。”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25章 人生选择 下一章:第127章 吾家有女
热门: 粉黛 独占病美人师尊【重生】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婚不可欺:总裁强宠替身妻 全世界都在等你心动 女总裁的铁血兵王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缠绵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狂欲总裁 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