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吾家有女

上一章:第126章 状元学霸 下一章:第128章 绝密武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马秋汝兄妹俩走后,当中隔了两天,江满送畅畅去画画,一下楼遇到牛凤新,带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看长相便猜是她儿子了。

“你们这是要出去呀”牛凤新主动打招呼,指着江满对她儿子说,“这是江阿姨,快叫江阿姨好。”

少年低头小声叫了一声,牛凤新又介绍说这是她儿子小陈。

“这不是放暑假了吗,我接过来住几天。”牛凤新说。

江满便点头微笑答应着,说送畅畅去画画,就走开了,牛凤新带着她儿子上楼。

之后牛凤新的儿子便住了下来,没过几天,马长林的脸色便有些不好了,背地里跟姚志华抱怨,说他不是不想让小陈那孩子来,可那孩子让他爷爷奶奶惯坏了,很不懂事,诸如吃饭拿筷子在盘子里挑来挑去,吃葡萄把葡萄皮吐在茶几上也不收拾,牛凤新也舍不得说他。

晚上吃过饭,一家四口下楼散步,遇到牛凤新母子俩,牛凤新一看见姚志华就问“姚老师,你们家畅畅成绩咋样啊”

姚志华说还不错,牛凤新又问“我听说你放假在家给她补课啊,能不能给我们家小陈也一起补补”

“你不是让老马给他补课了吗”姚志华道。

“嗐,老马说他只能补语文和政治、历史,这些科目补了效果也不明显,像理科的那些,数学、物理什么的,还有英语,他都不能补,他自己也不怎么行,补不好。”

“那些我也不能,英语我自己都不会。”姚志华笑道,“再说你们家小陈开学高二,我们畅畅开学才初三,课不一样,没法一起补。”

“哪能,我听老马说你当年是高考状元啊。”牛凤新道,“小汝还说过呢,说你给她们讲数学特别好懂。”牛凤新顿了顿,笑道,“要不这样,您啥时候给畅畅补课,先给畅畅补,畅畅不是下午就去画画吗,你下午都闲着没事,再给我们小陈补补呗。他这都高二了,怪着急的,成绩这么下去,我担心他考不上大学。”

江满差点呛了一口,姚志华闲着没事

“我数学不好,不能补,不敢误人子弟。给畅畅她们补那才是初中,你们小陈都高二了我没那个水平。”姚志华道,“我英语更差,什么都不会。”

“哎,这可愁人了,我还寻思你能会呢。”牛凤新停了停问姚志华,“那你知道我们这家属院,谁数学比较拿手啊我打听过了,沪大也没有专门的数学系。”

“这个问题”姚志华笑笑,“你去问老马呀,学校里他比我熟悉。”

他们停下来说话,畅畅听了几句,便慢悠悠往前走去了,睿睿跟着姐姐跑了一段,回头看见爸妈没跟来,便又停下来挺着肚子喊“爸爸,妈妈,快点儿。”

“小孩跑远了,哎你忙啊,我们去散步了。”姚志华说了一句,赶紧拉着江满去赶俩孩子。

“她也找过徐红了。”走远了些,江满憋不住笑了下,“徐红不是教中学物理的吗,她去找徐红给她儿子补课,徐红说她是教初中的物理,牛凤新一听就说,那初中是不行。”

“马长林说他住马秋吾的房间,把房间里弄得一团糟,马长林正担心马秋吾回来生气呢。你看牛凤新最近买菜都比以前舍得多了,不是鱼就是肉,天天这样,马长林就有想法。”

“再婚家庭难免遇到这些问题,他怪谁好在平时还不住他们家呢。”

结果暑假没过完,牛凤新说儿子成绩不好是爷爷奶奶没管好,荒废学业,想让马长林给他转学到附中来。

后续生活牛凤新都安排好了,正好马秋吾去首都上大学,他的房间就腾出来了。

马长林说小陈成绩太差又是高中,转学他办不了,牛凤新就埋怨他不是亲生的不尽心,两人吵了一架。他俩一吵架,小陈同学摔了筷子就走了,大晚上的牛凤新又满校园找孩子。

暑假开学前几天,牛凤新把儿子送回去了,马长林赶紧仔细收拾打扫马秋吾的房间,怕马秋吾回来生气。

开学前几天,马家兄妹从姥姥家回来,又给江满家送来一些虾干、鱼干和晒干的海菜。

果不其然,一个暑假的渔村生活,俩孩子都黑了一层,尤其马秋吾,他经常跟着舅舅和表哥表弟们出海,晒得黢黑,一笑露出几颗牙便显得特别白。姚志华说他这倒不用担心开学军训晒脱皮了。

报到前的晚上,兄妹俩过来玩,马秋吾说他明天就要走了。

“自己去”姚志华问。

“自己去,叔你放心,我买了火车卧铺,很安全的,学校安排也很周到,到了车站,还专门有接新生的大巴。”

“你爸其实挺想送你去的。”姚志华笑道,“还给我提过,你不让他送,他其实还有点失落呢,我说十九岁的大小伙子了,自己想独立,非得要自己去你就让他自己去呗。”

“对,不用人送,我爸也要开学上班,家里还有小汝呢,他送我小汝没人管。”马秋吾道。又说他舅舅也说送他过去,杨娟和杨娟现在的老公也提出过送他,他都没让。杨娟还给他塞了一些钱,

“那你自己路上小心些,钱和证件什么的一定注意好了,晚上睡觉最好枕在头底下,睡觉警醒些,或者弄个小腰包捆在肚子上。”江满端着一盘切好的西瓜过来,嘱咐道,“火车上也不能大意,就有那种专门趁着夜里都睡了翻人家包的。”

“行,阿姨我记住了,我把重要东西都放一个包,随身不离。”马秋吾便拿了牙签,插了一块西瓜吃,撸了一把小睿睿的脑袋笑道,“没走想出去,要走了还挺舍不得家的。小汝,畅畅,你们都好好学习,等我大学毕业,你们俩正好考大学了。”

“听见了没,现在羡慕人家哥哥去上大学了,四年后可就轮到你们了。”江满指着俩小姑娘笑道。

畅畅和马秋汝忙着吃西瓜,听了便嘿嘿地笑。

“阿姨,小汝就拜托您照顾了。”马秋吾低头道,“以前我妈还没离婚,她忙,也是您经常照顾我们,我妈离婚走了以后,跟她也不常见,我和小汝心里,差不多就跟您最亲的了。”一看旁边姚志华,赶忙补上一句,“你和姚叔对我们好,在我们心里是亲人,我们年纪就算小也知道。”

“这话外气的。”姚志华吃了一小块西瓜,笑道,“邻里邻居,小汝和畅畅从幼儿园一起长大一起玩,再说我们也帮不了你俩什么,你们兄妹俩都很懂事上进。这话就客气了。”

翌日马秋吾背上行囊,自己踏上火车去首都的大学报到。

畅畅和马秋汝也升了初三。上初三以后,畅畅自己减少了一些弹琴的时间,第一次月考是在十一假期之后,成绩出来她回来也没说,江满和姚志华以为没出来呢就也没问,马秋汝吃过饭来溜达,说畅畅这次进步了,老师在班上表扬呢。

“她升到班级前十了,第九名。”马秋汝笑嘻嘻问道,“阿姨她回来没说”扭头看看畅畅,调侃道,“你怎么这么耐得住呢。”

“进步这么大”姚志华高兴起来,马上就问,“闺女,这得庆祝一下啊,想吃什么”

畅畅笑嘻嘻问“爸爸,咱家怎么不管什么事,要庆祝都是大吃一顿”

“那不然呢”姚志华想了想,“让你妈再给你买条好看的裙子买裙子也不耽误吃啊。”

“整天穿校服,买那么多裙子也穿不着啊。”小姑娘兴趣缺缺,反问道,“那万一我下次又降回去了呢”

“下次是下次的事情,这次进步明显就应该庆祝一下。”姚志华自己琢磨半天,说还是要庆祝的,决定明天去买螃蟹吃。秋风起,蟹脚肥,必须要吃。

他这个提议受到了睿睿的大力拥护,站在沙发上扭着屁股喊“好耶,爸爸你一定要买那个腿很长的大螃蟹,我喜欢吃那个,上次买那个短腿的不好吃。”

“给你姐庆祝,怎么还你点菜了”江满笑着说。

畅畅便逗他“对呀睿睿,应该是我点菜,你不能点,又不是给你庆祝。”

睿睿急得说“我,我帮你庆祝。”

“对呀。”畅畅点点头,“你帮我庆祝,所以我点菜你也可以吃啊,就像你过生日,你优先点菜,我也帮你庆祝,跟你一起吃。”

“姐姐,你喜欢吃那个长腿大螃蟹对不对”睿睿从沙发上跳过来,抱着畅畅的胳膊撒娇,“好姐姐,好姐姐,你最喜欢吃了。”

“我不喜欢吃螃蟹。我明天想吃虾仁炖豆腐。”畅畅故意说。

“不对,姐姐,你喜欢吃的,你明明喜欢吃,不许赖人。”睿睿拉着姐姐跟姚志华讲,“爸爸,你看姐姐喜欢吃。”

“长腿的,梭子蟹还有虾仁炖豆腐。”姚志华点头,“行,爸爸明天有两节课,明天请黄奶奶去给买。马秋汝,明天晚上来吃螃蟹,反正你们中午也没那么多时间。”

实则江满觉着,这货就是想吃螃蟹了。

她笑道“畅畅,我和你爸都打听过了,你要是保持这个成绩,差不多就能考进附中高中部的重点班。”

“老师也这么说,说前十考重点班有点悬。”畅畅自己皱皱鼻子,“马秋汝一般都是前五,老师说她有把握的。”

然后这孩子初三开始,就基本保持了前十的水平,就在一对爹妈担心她万一考不上重点班,盘算着实在不行就找找人的时候,中考前最后两个月,小姑娘自己暂停了弹琴和画画,成绩跳啊跳啊跳到了前五。

最后一次模拟考跟别人考了个并列第三名,马秋汝第二,班里第一也只比她们多了几分。

一对爹妈讨论了一下,说怎么觉着这孩子可着头做帽子,够了就好,平时都不舍得使劲儿呢。

然后俩小姑娘顺利考入了附中重点班。一家人加上黄阿姨,还带上马秋汝,专门跑去一家新开的餐厅吃了一顿国宴的淮扬菜。

马秋吾回来过暑假,知道她们中考考得不错,又给她们一人带了个小礼物,是他们大学定制的书签。

然而马秋吾一回来,马家就又来事儿了。放了暑假,牛凤新就又张罗着把她儿子接过来,让马长林和马秋吾给补课。

马秋吾不理会,牛凤新就埋怨他对这个弟弟不尽心,把弟弟和她都当外人。

可是马秋吾也生气,别的不说,小陈来了跟他挤一个房间,马秋吾自己住惯了,小陈性格又有点自我,两人名义上是继兄弟,可根本就没相处过,马秋吾肯定别扭。

牛凤新嘀咕了几遍,马长林听了烦,两人就又矛盾。马秋吾一生气,带着妹妹躲了,去姥姥家过暑假,跟着舅舅下海捕鱼。

然后兄妹俩走时跟马长林说“您要还想让我们暑假在家陪你过一阵子,那我们一个月后回来。”

马长林明白言下之意,就跟牛凤新约定,你把你儿子接来过暑假可以,家里住不下,一个月,前边这一个月你儿子在这儿过,省的你老叨叨我拿你当外人,一个月后你儿子也该回去了,我把他们兄妹俩再接回来过一阵子。

牛凤新本意是想让马秋吾这个名牌大学生给她儿子补课,一听这么说,心里就更不得劲,在楼下拉着徐红诉苦,说她跟马长林生活这么长时间,任劳任怨,做饭洗衣服,结果呢,一家子都没拿她当一家人。

然后徐红又跟江满嘀咕,说马老师当初看上她,不就是因为不带孩子吗,你说这半路夫妻日子过的。

就这么一直到了八月几号,牛凤新的儿子回去了,马家兄妹俩才被叫了回来。

高一开学前,姚志华跟闺女认真谈了一下,摆着高考升学率跟她说,你看,高考升学率就这么低,重点本科就更低了。

“爸爸跟你说这些,不是想给你压力,得叫你自己心里有个数。”

吾家有女初长成,姚志华看着出落得越来越好看的闺女,这孩子越来越漂亮得有点招眼,多年学钢琴、学绘画,漂亮的面容还在其次,气质尤其好,江满又会打扮,给闺女买衣服鞋子都挑好的,老父亲其实各种担心啊。

“爸爸我知道。”畅畅自己说道,“我这两天也想了,要不等我去跟朱奶奶说,就先不学琴了吧。”

“不学钢琴了”江满问。

这孩子从小学一年级,七岁学琴,这都学了九年了,朱教授亲自教出来的。朱教授又一向喜欢她,说小姑娘虽然只是课余时间学,可底子打的正,琴弹得很让人夸奖,甚至建议她将来可以考音乐,走专业道路。

“不学了,我没想过要考音乐。”畅畅说,“画画我还想再坚持一下,爸爸,我不想两样一下子都丢了。”

“我和你妈也没打算让你都丢掉。”姚志华道,“弹琴画画同样是学习,关键你喜欢,就是你恐怕得多点儿辛苦,文化课不搞上去,考大学毕竟要看分数的。虽然考大学不代表就成功,可大学就相当于一个平台,你不能登上这个台子,可能走上社会的高度就比别人低一些。”

晚上睡觉,姚志华忍不住就有些感慨,跟江满说“一晃都读高中了,你说我们畅畅都这么大了,小时候那么小小软软的一团,整天慢吞吞傻乎乎的。”

“你闺女现在也慢吞吞的。”江满正在敷她自治的鲜奶蜂蜜面膜,推了姚志华一下说“这儿感慨什么呢,这才高中,等离开家上大学,或者将来出嫁了,你得怎么样”

“上大学就得离开家我看就考沪大最好,不用住校不用出门,放了学就回来吃饭,多好。”姚志华便暗暗决定,从现在起,瞅着机会就要跟闺女讲,考大学,就考自家的沪大最好了。

这个暑假姚志华就没给畅畅补课,寻思着让小孩轻松一下,一家四口照例进行暑期旅游,这次去了西北吃大盘鸡,摘葡萄。

回来后,畅畅那边没什么特别要准备的,江满就开始给睿睿准备上小学。

“妈妈,你真给睿睿上小学啊”畅畅把新买的小书包给睿睿背上,调整书包带长度,端详了一下。

“怎么了三年幼儿园都上完了。”

“不然你再给他上一年学前班”畅畅说,“我七岁才上小学,记得当时班里都是七岁的,还有几个八岁的呢。你看看他这个,小萝卜头,也太小了。”

睿睿一听,撅着嘴巴抗议“坏姐姐,你小萝卜头,我要上学了。幼儿园老师夸我可聪明了。”

“对对对,聪明的小萝卜头。”畅畅嘻嘻一笑。

“那时候入学年龄就是七岁。”江满笑道,“其实也没有哪儿写的明确规定,就是约定俗成,再小了人家不想要,杨杨当时六岁上小学,还托了面子的呢,人家老师一开始还担心他学不会,担心他太小了被人欺负。现在呢,不都是六岁入学了吗。”

“可是睿睿还没满六岁呢。”畅畅说,“他得九月六号才过生日呢,明明都不够。”

“差几天,也没规定多么严,我问过了可以的。”江满笑道,“不行就让你爸找找人呗。学前班他自己也不想上,看着也不笨,就给上小学试试。”

“反正在班里肯定数他小了。”畅畅揉着他小脑袋问,“睿睿,要是有小朋友欺负你,你怎么办”

睿睿“谁敢欺负我,我揍他”然后跳下沙发,嘿嘿哈哈练了一套武功,嘴里还喊着,“少林拳,螳螂拳,嘿哪里跑”

“瞧见没就你弟这样的,他不欺负别人就是好的了。”江满把给睿睿准备的文具收拾放好,嘀咕道,“等开了学,我得跟人家老师好好拜托一下,给我们管严点儿。”

“那好吧,希望他别哭鼻子。”畅畅看了看那个一心欢喜要上小学的小孩,跟江满说,“妈妈,我下午要去图书馆。”

“去啊。”江满问,“跟马秋汝一起”

“还有马秋吾。”畅畅说,“马秋吾要带我们去看书,爸爸上次给我一个高中阅读的书单,我还有不少没看过的。”

“让你爸给你们借回来,或者干脆买回来,反正书放在家里总是有用的。”江满停了停,好奇道,“畅畅,马秋吾比你大好几岁呢,你怎么都不叫哥哥,老叫他名字还连名带姓地喊,也不怕人家说你没礼貌。”

畅畅自己对这个问题还没想过,被她一问,想了想便嘿嘿笑道“不习惯,很小的时候认识他,你们就都叫他名字,喊他马秋吾,我也就跟着喊,就习惯了呗,平常叫马秋汝不也都喊全名吗。马秋汝自己还经常喊她哥名字呢,他自己也习惯了。”

刚说着,马家兄妹来敲门,畅畅便慢吞吞背起小背包“马秋汝,我们今天先去书店行不行有几本书老去图书馆看不方便,我想买了算了。”

“那咱俩去书店。”马秋汝回头看看马秋吾,“哥,那你自己去图书馆吧,你不是说要查资料吗。”

马秋吾顿了顿,笑道“我还是陪你们俩去一趟吧,书店要出西大门,还挺远的呢。”

开学畅畅读了高中,和马秋汝同样是在重点班,又进了同一个班级。

睿睿送去了姐姐读过的花园小学,按照家庭传统,两口子收拾打扮整齐,早晨一起送进去了,学校还专门搞了个新生入学仪式,一大堆小豆包被爸爸妈妈领着,从贴着大标语的拱桥门下穿过,在操场举行了个仪式,升旗,校长训话。

中午放学,小少年出来就撅着嘴,江满忙问怎么了,睿睿说,老师让他跟小女孩坐同桌。

“跟小女孩坐同桌怎么啦”江满好笑道,“姐姐也是小女生,那你整天粘着姐姐,赖着姐姐,你姐嫌你烦都赶不走,你怎么也不说了”

“姐姐是姐姐,姐姐又不烦人。”小少年说,“可是那个小女孩太烦人了,老是找我讲话,我凶她一下她就哭了,老师就批评我,太讨厌了,我才不要跟小女孩同桌。”

“她可能是觉得你像个小绅士,很有教养,想跟你交朋友。”江满开导道,“上课时候她要找你讲话,你可以不理她,跟她说老师不准讲话,要专心听课。下课了可以一起玩,不能随便凶同学。”

“唉好吧,小女孩最烦人了。她要是小男孩,我就揍他了。”小少年一脸无奈。

江满骑车带着他,先经过店里,她这个老板总不好三天两头不上班的,在店里呆了一两个小时,小少年则吃点心喝酸奶,琢磨着畅畅该放学了,娘儿俩回去。

吃了饭畅畅还得上晚自习。走的时候跟马秋汝一起走,回来时候就将近晚上九点了,姚志华担心两个都是女孩子,便去接一下。

畅畅在高一的成绩一直保持上游水平,一个班五十多个人,她基本保持在前二十,沪大附中的重点班,算是不错了。

高一期末成绩发下来的时候,江满有点担心,说这个成绩,保持下去本科应该没问题,重点本科就有点悬了。

时下大学还没扩招,录取率低,而且复读生很多,当时并没有复读年限的规定,很多人一年两年三年的不停复读,直到考上为止。毕竟,大学包分配,天之骄子大学生,考上了就等于锁进了体制的保险箱。

“你也别瞎操心,这孩子自己心里有数,这不是还花了一部分精力画画吗,没使出全力。你看她初中三年,初一初二半好不坏,初三升到前十,最后两个月冲到第三名,老师都觉得惊奇。”姚志华安慰道,“我们家闺女,从小有福气的,不信我说这话搁在这儿,等到高三,我们闺女一准成绩飞跃。”

高二上学期没结束,这个闺女就来叫他操心了,高二第一学期末分科,畅畅回来说,老师让先自己选,文科还是理科。

“你肯定是文科吧,理科虽然也不差,可是没有文科底子好,你英语,语文,都是非常不错的。”姚志华帮她分析了一下。

畅畅一时没说话,姚志华便问“马秋汝选什么”

“她选文科,她说将来想当律师。”

江满扑哧笑了一下“人尽其才,这倒挺适合她。”

“爸爸,妈妈。”畅畅想了想,下定决心似的说,“我不想考文科理科,我想考美术,我还是喜欢画画。”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26章 状元学霸 下一章:第128章 绝密武器
热门: 满好感度的男朋友突然要分手 婚不可欺:总裁强宠替身妻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三千鸦杀(三千鸦杀原著小说) 妖女乱国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帝宠令 退下,让朕来 嫁三叔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