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考大学

上一章:第128章 绝密武器 下一章:第130章 开学报到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巴啦啦能量,魔法变身。

于是姚老太一边用力给姚香香使眼色,一边一巴掌抽过去“香香,你个作死的丫头,你是不是不小心撞到你三嫂了,你怎么不小心呢,赶紧给你三嫂赔礼认错,以后保证不敢了。”

姚香香今天这样又惊又吓,此刻也没有别的主张了,咬牙低头“三嫂,我是不小心,我给你赔礼道歉”

“等会儿。”江满说,“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我反正是昏迷不醒两天,才刚苏醒,医生说我动了胎气,鬼门关里走一遭,我咋知道自己落没落下别的毛病我今天要是算了,谁知道你们另天会不会再报复我,再来害我,我一个大肚婆,怎么也不能放心呀。”

“那那你说,你说到底怎么样”姚香香苦着脸哭出来了。

“嗯”江满慢吞吞地,“给我一百块钱,我把病治好了,把胎养好了,我大概就稍微放心一点点。”

“啥一百块钱”姚老太惊叫。

“一,一百块钱”江老爹也不敢置信。

大米一毛三一斤,猪肉六毛,就今天来的这两位民警,一个月工资也就三十块钱,公社卫生院的正式护士,一个月才拿二十来块。

这是居民户口,工人阶级。

农村人在生产队干活挣工分,一年到头,一大家子能余下几十块钱就不错了,超支户一数一大把。

江满不是对这个年代的“钱”没有概念,原主的记忆中,提着篮子去供销社卖鸡蛋,一个鸡蛋才两分、两分半钱。可是她也没有更多具体的概念了,用“分”为单位花钱,对她来说实在不好想象。

姚志华在村里小学当教师,起先是代课教师,一个月工资八块钱,后来弄了个民办教师的名额,一个月十二。乡村教师工资太低,她要他一半年工资怎么了

“老三家的,哪来那么多钱啊,一百块”

“姚志华当了三四年老师,工资可都交给你了。”江满挥挥手,“我本来想着,一百块就当你们赔礼道歉,我就心软原谅她这一回,你倒是不领情了。那算了,我不要了。公安同志,我还是不安全,你们把姚香香带走吧。”

“那个,小满啊,要不”

江老爹一开口,江谷雨就大叫一声“爹”

江老爹讪讪闭上了嘴。

“老三家的,能不能少点儿”

“不要了。”这次江谷雨抢着开了口,挥着手赶人,“算了算了,这钱我姐不要了,我姐住院养胎我照顾她,砸锅卖铁我给她治病,也不用你们管了,你回去操心你闺女坐大牢的事儿吧。”

“不不不,我给,我给”姚老太挤出一丝笑脸,看看江满又看看警察,“那啥,老三家的,我给,我这就带香香回去给你拿钱。”

“你去,把姚香香留下。”江谷雨抱着胳膊,“她是罪犯,人家公安同志可没让她走呢。”

江满“对,公安同志,我先跟你们做个报备,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一准是有人害我。”

两位公安同志对视一眼,脸色都有些无奈

姚老太百般没法子,又担心姚香香,只好赶紧回家去拿钱,一溜小跑出了病房。

她一走,两个民警也只好安抚一下江满,严厉训斥警告了姚香香一顿,便先离开了。

一出门,年轻民警就问中年民警“张叔,您看这事”

中年民警则叹了口气“我就知道。小刘啊,你以后慢慢就适应啦,农村里这些事儿,没法说。镇里哪年没有几个自杀死了的妇女,你见过谁被追究责任了”

“自杀是自杀,要真是姚香香动手把人推到井里,就应该法办。”年轻民警说,“一百块钱,我看这个小媳妇也是见识浅,到底心软了。”

“见识浅”中年民警挑眉笑道,“我倒不这么看。小刘啊你想想,不说各执一词吧,就算查实了,姚香香进了监狱,江满作为姚家的儿媳妇,男人不在家,娘家还不太靠得住,她大着个肚子就快生了,接下来怎么生活姚香香要是坐了牢,婆家还不知道怎么恨她呢,一粒粮食怕都没着落。反倒是现在,手里有钱心不慌,还拿住了婆婆小姑子一个把柄。”中年民警摇头笑笑,“我看呀,这小媳妇别看年轻,才是个真正聪明厉害的。”

两个民警一走,医生安顿好江满,也出去了,门口挤着看热闹的人也慢慢散了。

江谷雨挑衅地瞪了姚香香一眼,哼了一声。姚香香一看,病房里除了江满,江老爹和江振宝,还有个江谷雨,反正就剩下她一个姓姚的,头皮都紧了,赶忙往墙角使劲缩缩。江谷雨搬了把椅子往门口一放,堵着门倒坐在门口,盯着姚香香,一边守着江满挂吊针。

这年代老百姓心里,挂吊针那就是大病,小病小灾连药都不用吃,哪用得着挂吊针呀。因此江谷雨还是挺担心的,眼睛专心盯着吊瓶。

江老爹眼看也担心闺女,可老思想作祟,总觉得女儿出嫁就是婆家的人了,本身又死老实的窝囊性子,絮絮叨叨叮嘱了几句,叫江满好好养身体,又担心江满回去被婆家容不下。

江满懒得听他絮叨,便躺靠在床上休息,倒是江振宝,自从来了也没听见他说话,这时候吞吞吐吐问“二妹,姚家离婚那事儿,是你公婆提的,还是,还是妹夫提的”

“咋了怕我离婚给娘家丢人”

江满对这个窝囊废哥哥也没抱什么指望,娘家但凡得力,也不至于让原主被婆家欺负成这样。

“不是,我,我就问问,我这不是不是担心你吗。”

江满挥挥手“行了。爹,大哥,等会儿她把钱送来,你俩就先回去吧,把谷雨留下陪我几天,我得在这医院好好住几天安胎。”

姚老太来的时候,见警察和医生都已经走了,眼珠子便开始叽里咕噜乱转。

“我劝你别耍花招,你们可签字摁了手印的,公安那里有你们的案底。”江满一句话堵住了姚老太的小心思。

“我说啥了,我说啥了,我啥也没说呀。”姚老太虚张声势地嚷嚷,“哼,有你这样当儿媳妇的吗,你等着,你有本事等着,等老三回来我非告诉他不可,我跟他好好说道说道,你这样的女人,谁家还敢要”

“不用等他回来。”江满说,算算姚志华放暑假还得小两个月吧,“你现在就赶紧回去给他写信,你闺女不是识字吗,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她嗤笑一声,“就你那个儿子,我还不稀罕了呢,有本事你叫他回来跟我离婚。”

姚老太气得无可奈何,气哼哼把一卷钱丢在江满的被单上。

江谷雨拿起来,当着面数了数,七张十块的,六张五块的,数完冲墙角的姚香香挥挥手“滚,我可先告诉你,下回你要再敢欺负我姐,不管公安抓不抓你,我先揍死你个贱货。”

姚香香憋着脸也没敢回嘴,拉着姚老太赶紧跑了。

姚老太一走,江振宝就担忧地问“二妹,你说你跟婆家闹成这样,以后可咋办呀。”

“就是,你这丫头,现在咋这样了呢,得理不饶人的。”江老爹说。

“大哥,你要不能给我撑腰就少说话,起码别跟我扯后腿。”江满刺了江振宝一句,成功地让江老爹也把嘴闭上了。

江满看着这窝囊废二人组心累,索性打发这父子俩赶紧回去,只把江谷雨留下了。她躺靠在床头休息,江谷雨就坐在床尾守着她。

医生说,本来看她那样子,不死也是长期昏迷下去了,医学叫植物人,谁知醒来检查情况居然都还好。不过不管有没有不适,她都决定在这医院安心养几天。

要说这公社医院条件真够让人不放心的,可她现在对县医院也不了解,原主也没去过,交通不方便,并且刚才的女医生看起来还比较靠谱,江满便决定,还是先安心呆在这儿吧。

“姐,你别生气,咱爹跟大哥,一辈子就那怂样儿。”

“我知道。”江满说,“谷雨,你说等我离了婚,该去哪儿呢看这样子,娘家怕也不太好呆。”

“大哥好不容易娶上媳妇,怕媳妇,嫂子那人,吃饭时你多吃盛一碗她都要算账心疼。”江谷雨撇撇嘴,换了话题,“姐,你真打算离婚呀那孩子可咋办”

“我不打算行吗”江满反问,“你看看姚家那个样子,这日子怎么过下去。”

“姐夫不是还没回来吗,他自己又没提离婚。姐夫是文化人,兴许懂道理的。”江谷雨迟疑着说,“兴许就是他爹娘憋着坏折腾。”

“谷雨我跟你说,文化人坏起来才叫真无耻呢。”江满轻蔑地哧笑一声,“女同学都找到家里来了。你说,我要是跟他娘水火不容,他会向着谁”

江谷雨和女医生吓得赶紧拦住她,连民警也过来劝。这么一来,反倒弄得姚老太进退不能了,跪在地上也没人理她。

这一通鸡飞狗跳呀。

就在这个时候,江满忽然感到一种神奇的感觉,什么东西,在她肚子里动了一下,又一下,这是胎动

江满上辈子就没结婚,更没生过孩子,她第一次体会到这种蠕动,真的很神奇,自己的身体里居然有另一个鲜活的小生命,会动。

江满不禁闭上眼睛,把手贴在肚子上用心感受,起先好像是小手在动,一下,两下,像小动物小心触探似的,然后一个绵长的动作,这是在转身,还是在伸懒腰

在这之前,江满接受的怀孕就是“怀孕”,原主大肚子,肚子里有个胎,会生下一个孩子。

除此之外,“怀孕”对她来说,也只是一个生理概念。醒来到现在,她甚至没有什么孕妇的自觉。

可是这一刻,她才真切体会到什么是怀孕,一个鲜活的小生命,跟这身体共为一体,血脉相连。

小东西怎么了这一番吵闹混乱,吵到他她了吗,还是母体处在这样的情绪,他她不安了

江满看看病床前兀自打滚哭嚎的姚老太,很想爬起来,一脚把她踢出去。

她江满,从一个孤儿混到立足于纷乱社会,从来就不是个善茬。跟她说什么宽容善良,哪比得上痛打落水狗的快意

不过江满脑子里转悠着,她的目的无非是狠治一下姚老太和姚香香,倒没有真的想让姚香香判个谋杀罪名去坐牢。

她对这年代的法律虽说不是特别熟悉,可道理总是一样的,证据不足,原主跳井后的确是姚香香惊慌喊人救出来的,这个很容易查到。她现在也好好的,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她就是坚持到底,结果也很难预见。

再说,把姚香香送去坐牢,除了出气,她能有什么好处蛇打七寸,抓住这个把柄狠狠治一治她们,就像打狗,要打就打到它怕了,知道疼了,看它还敢不敢再咬人。

年轻民警看着姚老太,脸色厌恶难看,中年民警却司空见惯的样子,由着姚老太躺在地上哭闹打滚,慢条斯理地开始数落姚香香。

中年民警嘴也挺毒的,指着姚香香说,好好的一个大姑娘,你瞅你干的这些事。

“那是你嫂子,肚子里那是你亲侄子,你怎么就不想想,你将来就不用嫁到婆家了没见过你这样的,大姑娘家,你也不怕落个恶毒名声。话说回来,我儿子赶明儿要是找个像你这样的对象,我宁愿他打一辈子光棍儿。”

姚香香“哇哇呜呜呜”

“这是咋地了”

随着话音,门口挤进来一个老头儿,穿一身打着补丁的蓝布衣裳,面色匆忙,身后还跟着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人。江满的记忆库立刻做出了反应,这是原主的爹和哥哥。

江老爹和江振宝父子长得很像,都有一张老实忠厚的脸,说话举止木讷。想想原主,也是个老实内向的性子,所以江满私心觉着,江谷雨这姑娘还真是他们家的一抹异彩。

江老爹一进来就被地上的姚老太吓了一跳。

“亲家母,你,你这是咋啦”

姚老太是谁呀,毒,坏,可是却说不上蠢,甚至还足够刁滑。打滚哭求这半天没用,还落了笑话,这会儿一见江老爹来了,也顾不得什么老头老太、男女有别了,这时候还要什么脸呀。

姚老太三两下膝盖爬到江老爹跟前,一把抱住江老爹的大腿就放声嚎哭“亲家公呀,你可算来了,我求求你了,你赶紧帮我说说,香香她真的没害她三嫂呀,你要是不管,我,我今天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了。”

“小满”江老爹登时就吓慌了。

“爹,你别管她,癞皮狗,臭不要脸,我姐差点被她们害死”江谷雨冲过去拉扯姚老太,拉都拉不开,姚老太死死抱着江老爹的大腿,江谷雨再一拉扯,弄得江老爹两手抓着裤子,一脸紧张地往上提。

时下农村,老年人穿的都是布条系的大腰裤,容易扯掉,也难怪江老爹尴尬难堪了。

你说这都什么事儿呀等江谷雨一五一十跟江老爹说了事情原委,江老爹愣了半天,满脸紧张无措,哆嗦着嘴唇问“小满,你,你没事吧”

“爹,我差点就死了。”

“那啥,亲家母,不该我说,这事情真是你们不对。”江老爹嚅嚅半天,居然又劝姚老太,“你先起来,你跟小满好好说,不是我夸,我闺女从小心眼好,性子最是良善了,叫你闺女跟她好好赔个不是,她能原谅的。”

江满确定是亲爹

对她来说,得亏是个便宜爹,不然她得呕死,还不如她上辈子没有呢。

“爹”江谷雨气得跺脚大叫。

“不是,那啥”江老爹一脸纠结为难,“谷雨啊,那啥,你姐嫁到姚家就是姚家的人,她现在也好好的,你别跟着瞎撺掇。那要是那要是真把她小姑子抓去坐牢了,另天你姐夫回来,不得埋怨你姐吗,两人还咋过日子呀。”

“本来也过不下去了好不好”江满深吸了一口气,制怒,制怒,然后努力平缓下来,扁扁嘴一脸的受害者表情,“爹,他们家觉着姚志华考上大学了,嫌弃我了,整天变着法子磋磨虐待我,你还真以为我能在他们家一直过下去那我肯定没命了。”

“那女婿考上大学,那,那那也不能当陈世美呀,读书懂道理,我看女婿不是那种人。”江老爹艰难地推了下抱着他大腿的姚老太,“亲家母,你,你自己说。”

姚老太其实想说,这个儿媳妇,她是坚决不能要了,可人在屋檐下,没法不低头,那边派出所还拎着手铐要抓她闺女呢。

“不会不会,我保证,咱家志华不是那样的人,不会的。”姚老太头摇得像拨浪鼓,“她肚子里还怀着我们老姚家的孩子呢。亲家公啊,老三家的呀,你看你现在反正也没啥事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当看在老三的面子上,一家人可不能当仇敌呀,香香她真的不是有心害你,老三家的你高抬贵手,你说香香要是被抓去了,对咱一大家子,对志华名声影响也不好。”

江满“人家公安同志在呢,她把我推到井里去,心肠歹毒,杀人害命,这就是事实,我能咋样她犯了错有国法,该怎么判怎么判,又不是我说了算的。”

江满瞥了姚香香一眼,这会儿姚香香一张脸都能滴苦瓜汁了,鼻涕眼泪的,瑟瑟缩在墙角,也不敢横了。爹娘骄纵宠大的,宠得她不知好歹,其实也就是窝里横的本事。

“再说了,我可都听见了,她都不觉得自己错了,我怎么原谅她”江满撇撇嘴,把头扭到一边。

姚老太一听江满口气松动,赶紧扑过去,顺手给了姚香香一巴掌“香香,你这个不懂事的死丫头,蠢货,赶紧跟你三嫂赔礼道歉。”

姚香香缩着脖子,咬咬牙一肚子委屈,哭哭啼啼过来道歉“三嫂,我给你赔礼了,你原谅我吧,我,我知道错了,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推你啊”

“你们听听,她这叫知道错了我要是就这么算了,谁知道她哪天再来害我”江满语气微沉,“姚香香,你可想好了,你要是真心认错,我说不定呢就会觉着,你可能不是故意把我推到井里的,可能是你失手不小心。至于是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呀,我可得好好想想。”

她抬头问两个民警“公安同志,她这个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很关键”

两个民警交换了个眼色,眼神都有些复杂,顿了顿,年轻民警回答道“是不是主观故意当然很关键,故意害人肯定要绳之于法,要只是一时不小心,不是故意的,那就算是过失。”

“那她要不是故意的,只是跟我吵架生气,失手把我推到井里去的,我反正命大没死,她是不是就不用坐牢了你说她年纪轻轻的,我也不忍心她犯罪坐大牢。”

江满说完,静静看看姚香香,目光挑衅过失还是故意,你自己选。

“大嫂二嫂,你们看看她娇贵的,矫情,你说你们两个生了那么多孩子,还不都是干活做家务一直到生。”

姚大嫂笑笑说“他小姑,饭都做好了,我和你二嫂都在家,就这么一点活儿,伸手就完了。”

姚二嫂也笑笑说“她小姑,人家那是医生交代的,要卧床静养,医生可都说了,大人小孩差点两条命呢。”

说白了,在对付刁蛮小姑子这事上,妯娌三个是利益共同体,姚香香平时任性霸道,好容易让江满治了一回,两个嫂子还没蠢到中了她这个挑拨。

眼见着姚香香一张脸开始憋屈变色,姚老太一声喝斥“老大家的,老二家的,赶紧收拾吃饭,没看见一家子人累半死吗,感情是你们两个轻松了一下午。”

江满听着外头吵吵嚷嚷,便玩味一笑。没多会儿,姚二嫂端着一个高粱秆做的排子进来了。

江谷雨一看,赶紧起身拉开门,把排子接过来,笑道“谢谢二嫂,哪能叫你给端来呀,你招呼一声,我自己去端,横竖我照顾我姐来的。”

“嗐,你是客人,我盛好饭,就顺手端过来了。”姚二嫂捂着嘴,压低声音笑,“你俩使劲吃,我瞅着,有人吃得不香,今晚家里怕得能省下两碗饭呢。”

要说江满眼下最发愁什么,不是别的,发愁吃饭问题。

不是吃不上饭,而是,你看看姚二嫂送来的晚饭吧,一小碟炒豆角,好像根本就没放油,一小碟蒜泥茄子,茄子清水煮熟切四瓣,浇上捣碎的青椒蒜泥,酱油都看不见几滴。

倒不是说针对她,老姚家,包括这个年代绝大部分普通人家,怕都是这么吃的。吃油也要票,一口人一个月三两油票,有时还不一定能买到,这是居民户口。

而农村是生产队榨油分配,一年到头生产队分给你家几斤油,你家一年就吃几斤油。姚家村所处的地域油料作物少,一口人一个月怕还划不到二两。

就这,大嫂二嫂还说江谷雨是客人,晚饭特意炒了两个菜,不然,老姚家晚饭几乎不炒菜的。姚老太本来就节俭到抠门,一分钱恨不得掰两半花。姚家平常早饭晚饭都是咸菜一小碟,一大家子吃。

看看自己细瘦的胳膊腿,上辈子曾经也热衷减肥的江满只想赶紧胖起来。

人太瘦就没力气,营养不良,要这么下去,别说她有没有力气生孩子,孩子就算平安生下来,怕也跟个小耗子似的。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28章 绝密武器 下一章:第130章 开学报到
热门: 撒旦总裁追逃妻 退婚后!玄学大佬靠算命轰动世界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魔道祖师(陈情令)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九十年代家属院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妖女乱国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婚后甜吻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