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小没良心

上一章:第130章 开学报到 下一章:第132章 私人家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畅畅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好像不认识啊。

想了想,有没有可能是肖大姨家的小哥哥可是明明说他十号才能开学啊。

再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符合“高个子男生,等老半天了”特征的,应该只有他了。

天有点热,畅畅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不急不躁下楼,慢慢腾腾走过到他身后“你好,我是姚畅,请问你找我吗”

对方转过脸来,畅畅看了看,嗯,五官挺帅,轮廓比较明显,比较适合用来当绘画的模特。

她已经有礼貌地微笑了,可是对方却面无表情看着她,目光意味不明。

畅畅总觉得那眼神哪儿有点不善,顿了顿,便问“请问你是陆杨大姨有说过你会来找我。”

“嗯,我是。”陆杨背着手,转身往前走,“走吧。”

“”畅畅心说,这个哥哥怎么有点不好相处的样子,原地没动问道,“去哪儿呀”

“去找个地方吃东西,我早饭还没吃呢,这都马上中午了。”

“噢。”畅畅想,是不是学霸或者学医的人就这么高冷别扭,但是肖大姨和陆叔叔人明明都很好啊,便慢吞吞跟了上去。

陆杨腿长步子大,几步之后发现小姑娘落下了,便只好停住了等她。

“其实那个,陆杨,你”

她心里想说,你这样一脸不太高兴的样子,要是有事你就去忙吧,我可不用谁照顾。

结果刚说半句,陆杨手一伸,就给她后脑勺来了一下“叫哥”

畅畅“”

陆杨看着她抗议的小眼神终于笑了,笑着说“小没良心的,得亏我一直念叨有个慢吞吞软嘟嘟的小妹妹,果然又不认识我了。”

他停下来,微微皱眉看着她,语气中不无抱怨“你怎么长这么大了,我来之前,还幻想着很乖的一个小女孩呢。”

“”畅畅缩缩脑袋,抗议道,“我记着您老比我大三岁,我是小孩,那你几岁了”

“三岁半,四舍五入可以算作比你大四岁。”陆杨纠正了一句,笑着逗她,“可是你在我印象里就是小孩啊,我来的时候还在想,要不要给你买个棒棒糖呢。”

畅畅皱皱鼻子,不想理他。

“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老远看着一个慢吞吞的走过来就猜是你,走近了还能看出小时候的眉眼。可是你呢我就在这站着,一个劲儿冲你笑,我这么大块头,你看不见我结果呢,别说认出我,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进去了。”

“我没注意。”畅畅想了想,嘿嘿笑了下,“哥啊,这不能怪我,你又没叫我。路上谁要冲我笑,我一个一个都敢搭理”

“”轮到陆杨没话了,看看眼前的畅畅,想想也是,漂亮得有点过分的女孩,走在路上肯定会有人搭讪,不太留意路人,更不会搭理陌生人,倒也符合她小时候那样慢吞吞漫不经心的性子。所以,他自己活该

“反正我一眼就认出来你了,你没认出来我。”

“你要提醒我,我应该能认出来的。”畅畅道,“小时候不太记得了,可是我记得四五岁的时候,肖大姨回老家带我玩,跟你在老家扒萝卜呢。”

“嗯,这还差不多。”陆杨笑道,“我们从老家搬出来的时候,我也才六岁,你那时候两岁半,才多小呀,肯定就不记得了。”

畅畅想了想,好像朦朦胧胧脑子里有个画面,小院子,梧桐树,菜地,好象是有小孩跟她玩来着,记不清了。

一直等到八三年春节,姚家老爷子病倒,然后肖余粮结婚,两家人才重逢了一次,之后虽然互有往来,大人都见过几回面,可两个忙于上学的孩子不曾见过,一晃都十几年了。

她想着想着,脑子里就开始构思一幅水墨画,农家小院,丝瓜架和菜畦,小鸡小鸭和玩耍的小孩子,画出来一定挺美。

正想着呢,前边陆杨停下脚步,问她“畅畅,咱们吃什么我一早出来就喝了点粥,现在肚子都饿扁了。”

“随便吧,我早上送妈妈去机场,吃得晚还不是太饿。”

“嗯,那你有没有什么不吃的”

“没有,我不挑食。”畅畅补充一句,“不太能吃辣。”

畅畅的蜗牛速度像传染似的,陆杨也跟着她慢吞吞一路走,走出校门,找了家门脸干净的鲁菜馆,问她想不想吃。

“可以啊。”畅畅说。

鲁菜盘口大,两人点了个葱爆羊肉,锅塌豆腐,一个胡萝卜玉米排骨汤。

畅畅对这位小哥哥还有点矜持,盛了汤吃玉米。陆杨是真饿了,拿起筷子吃饭,边吃便跟她诉苦。

“我妈知道你7号报到,就让我早点儿赶过来陪你报到,给了我婶子的手机号码,怕你们刚到首都到处都不熟悉。我提前买好了火车票,结果呢,江城那边大台风,火车停运,我一直到昨天晚上九点多钟才来到,寻思很晚了就没联系你们。早上我过来之前,打婶子的手机,关机了。”

畅畅一想,妈妈那个时候正好准备登机了。

“然后我就来宿舍找你,又不知道你哪个宿舍,宿管阿姨问我找谁,我说找我妹妹,问我哪个宿舍我不知道,宿管阿姨一口咬定我骗人的,防贼一样盯着我。我好容易腆着脸求了个女生上去,新生宿舍找了一遍,说你不在,我一直等到现在,结果你个小没良心的,经过我面前目不斜视,理都不理我。”

“我一早过来不想吃饭,还寻思呢,正好找到你和婶子一起去吃。”他停了停,笑道,“你回头帮我跟我妈打个电话啊,免得她又说我办事不靠谱。你可不知道,你在她心里是能给她买红腰带的亲闺女,我可能是捡来的。”

畅畅憋不住扑哧笑起来。

两人吃过饭,在附近转转,熟悉周围的地标和环境,给肖秀玲和姚志华分别打了电话。

到下午晚一些,畅畅又给家里打电话回去,江满已经下了飞机,回到家中了。都安顿下来,陆杨把畅畅送回去,送到宿舍门口。

“你上去吧,一个人别乱跑。”陆杨拿了个纸条给她,“有事打这个电话找我。”

畅畅点点头,陆杨又问她,想去哪些地方玩,星期天带她去。

“差不多都去过了吧。”畅畅说,“我们22号来的,一直玩到28号我爸和睿睿回去。”

“好玩的地方多着呢,想想哪里好玩还没去的。”

畅畅想了想,说想去泡故宫博物院。去的那天人挺多,睿睿又不太呆的住,玩了一天就走了。

而她这样一个学美术画国画的人,博物院对她的吸引力太大了,可以在里边慢慢泡上好几天。

“那行,星期天早上别吃早饭,我来接你去吃小胡同的京味早餐,然后我们就去博物院。”

“你学医的,不是说很忙很累吗”畅畅问。

“学习又不是生活全部,整天忙整天学,那得变成呆子。”陆杨说,他将来可能从事更多的不是临床医疗,而是侧重于医学科研,科研不等于埋头死干,反倒需要调整好身心,能静下来心来。

畅畅回到宿舍,三个舍友都在,李邱蓓问她“姚畅,你在这边有朋友啊”

“老家的一个哥哥,也在这边读大学。”畅畅说。

“你老家哪儿的”李邱蓓好奇问道,“你都是讲普通话,我都听不出来你口音。”

“我们老家永城那边,姚家村,很远的。”畅畅道,“小时候搬家搬了好几个地方,就习惯说普通话了。”

“你农村的不会吧。”李邱蓓说,“那你怎么学的美术”

“想学就学了呗。”畅畅听她那口气,不想多说,便拿了洗漱包去洗头洗澡。

“看她那样,不像农村的啊。”李邱蓓跟其他两个室友嘀咕。

室友贺彤说“管人家哪里来的呢,人家都是专业和文化第一名。你就没注意,她刚才拿的洗漱包,里面有的都是外文,我看了一眼不是英文,可能是法文。”

“哇,那很贵的吧。”另一个室友廖薇薇说。说完有意无意地瞥了李邱蓓一眼。

从她们来到宿舍,李邱蓓妈妈好像就没干别的事儿,就炫富了,暴发户风格,各种强调自家条件好,一直说怕女儿在学校条件差受委屈。她爸爸其实也有点儿,说什么钱不够赶紧给家里要别委屈着。炫富到李邱蓓自己都觉得丢脸了。

其实话说回来,学美术考艺术生,能考进央美的,哪有家里穷的。

年轻姑娘们多数没那么曲里拐弯,畅畅洗漱回来,廖薇薇就直接问她“姚畅,你用的那个擦脸油,是外国的吧”

“不太清楚,好像法国的吧。”畅畅想了想,便从洗漱包里拿出来一个小瓶子看了看,笑道,“我妈朋友给推荐的,这个是防晒霜,军训时候可以用,其实我平时也就随便擦个宝宝霜。”

贺彤笑道“宝宝霜最好,我也用宝宝霜,我妈说年轻小姑娘就用宝宝霜最好。”

其实这防晒霜几年前才开始生产,江满一直找人从国外代购,他们家喜欢暑期旅游,怕晒糊了买的。

畅畅笑道“我想起来军训还有点担心,别晒糊了。这个我妈妈买这种,挤出来露的皮肤上就可以了,能晒得轻一些,所以不怕人多用不卫生,你们要是忘了准备,我们可以一起用。”

“太好了,军训时候我跟你借。”贺彤笑道,“还有专门防晒的霜,我其实第一次听说。我妈还说了,要是晒伤了就弄点牛奶或者黄瓜擦一擦,牛奶最好是冰的,让皮肤凉一下,我们可以去门口的店里买冰牛奶。”

四个女孩很快找到了共同话题,嘻嘻哈哈开始交流军训防晒经。

沪城,睿睿照常9月1开学,姚志华稍晚了几天,等他开学,江满也回到沪城了。了解了一下闺女学校的情形,姚志华稍稍放心了些。

反正就像放出去的鸟儿,不放心,也不能再捉回来不是

马秋汝开学背上行李,去了政法大学,一星期便只有星期天回来,有时候星期天有事,也不一定回来,只要回来必然跑到江满家玩一会儿,蹭饭或者跟睿睿磨磨牙,故意逗他。而马秋吾分配去了财政局的一个下属单位。

马秋吾刚到单位上班,第一个月工资还真的没拿到呢,牛凤新叫他给她儿子小陈安排个工作。

小陈不复读了,而且自己谈了个对象,眼下女方那边父母不同意,还撑着呢,牛凤新其实也不太看好那姑娘,说两人都没有正经工作。

这年代,人们对工作的概念还停留在“单位”,民营企业私人个体,那不叫正经工作,给私人老板打工算怎么回事儿。所以牛凤新一开始是是让马长林给小陈找工作。

马长林不耐烦地说,小陈一没有文凭,二没有技术,私营的好企业能收他就不错了,还要进国营单位,国营单位都在下岗呢,他有什么本事给小陈安排。现在普通大中专生都不包分配了,马秋吾那个分配,也就是他重点大学专业好,单位要人,幸运赶上了分配的尾巴。

牛凤新说,那怎么行,私人的没保障。

两人压根说不到一块去。牛凤新就去找马秋吾,觉得马秋吾好歹是财政局的,虽然是下属单位吧那也是财政局的,有实权的单位,只要肯出力,给小陈安排个工作应该是可以的。

马秋吾直接一句“牛姨您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一个小办事员,刚到人家单位都没有一个月,您让我给他找个私营企业都难。”

牛凤新一听就不高兴了,跟马长林吵,说你们爷儿俩都是有台面的,都正经单位,你们一家子都大学生,就看不起我们了,明明是不肯帮着出力

他俩一吵,马秋吾收拾行李走人,走之前到江满家里来。

“姚叔,阿姨,我搬去单位宿舍了,路也挺远,来回上班不方便。”马秋吾说。

江满一听就说“你们单位还有宿舍赶紧的,能赶上福利分房抓紧要一套,你自己听广播报纸都吹风了,福利分房要取消了。”

“阿姨您开玩笑。”马秋吾笑道,“我现在搬去单位集体宿舍,先住一阵子,也只能临时性的,福利分房现在基本都挨不上了,再说我这样单身的年轻职工,有人家也不分给我呀。”

“也不一定,这一两年单位集资建宿舍楼还挺多的,你们单位要是有地方建,不管集资多少钱,你一定要参加。”江满嘱咐道,“实在没有,那你就准备自己买房,反正你都得住,不然你结婚怎么办,早买早好。”

“嗯,我知道了阿姨。”马秋吾答应着。

马秋吾一走,姚志华就说“你让他自己买房你也不看看,他刚毕业,马秋汝又接着读大学,马长林那点工资供俩孩子,拿什么买房”

江满道“福利分房分不上,他几年内总得结婚吧,没房子怎么结婚跟马长林和牛凤新一起挤人家姑娘可不会愿意的。买房是困难,可我说了你还别不信,现在贷款该买也得买,不然将来更困难。”

好在还有几年时间,等到真正的商品房时代,在沪城买房就会越来越成为一个笑话了。

然而马秋吾搬走没有几天,牛凤新和马长林终于散伙了。都不用多考虑,结婚证去换个离婚证,各走各的。

牛凤新来拿自己的东西,便在楼下见着邻居就诉苦,说马长林一家子都瞧不起她,瞧不起她儿子,不管不问不帮,没把他们当一家人。

马长林从楼上赶下来,气得说道“牛凤新你把话说清楚,咱俩到底因为什么散了的,我儿子女儿都被你折腾得搬出去了,我早过不下去了,你当初说好的不带孩子,说你儿子有他爷爷奶奶负担,你跟我过这几年你的工资全给你儿子了,这次又让我拿钱给你儿子订婚,我自己儿子都还没结婚成家呢,我凭什么呀”

两人就当着几个邻居吵了起来,被拉开了,牛凤新拖着行李自己走了,马长林气得犹自愤恨不已。

晚上江满一家刚吃过饭,马长林来了,说想叫他们帮着劝劝马秋吾搬回来。

姚志华一听就说“你自己儿子,你打个电话不就完了吗。”

“我打过了,他说上班太远。这孩子能听你们的,牛凤新这回走了,叫他搬回来吧。”

姚志华劝道“他上班是远啊,每天来回跑也很累,年轻人你让他专心工作多好。”然后说,“等下回他们兄妹俩回来我说说他们,叫他们星期天都回来看看。说真的,你家两个孩子还是挺懂事的。”

等他一走,姚志华就忍不住感叹“你看老马这些年弄的,学术也没心思,职称也上不去,我比他晚工作那么多年我今年都准备材料上教授了,他副教授还悬着呢。有一回他自己跟我感慨,说他这辈子一步错步步错,都是让严小络给坑的。”

江满“别赖给人家严小络,问他自己,没有严小络也会有张小络王小络,人没有后悔药,好在一双儿女还管他。”

畅畅开学后,畅畅的房间便先给睿睿住了,姐弟俩自己商量过的,不然家里统共三个房间,黄阿姨住了一个,睿睿之前年纪小,分床也还跟爸爸妈妈一个房间。

走过房间门口,两口子悄默声看了一眼,睿睿自己在写作业,坐得端端正正的。

江满关好门,进了他们房间就说“我跟你打赌,这小子肯定开小差玩什么了。”

“为什么,人家那不是认认真真在学习吗”

“就你儿子那样的,凭你的经验他要一直在写作业,能坐那么端正”

姚志华想了想,也是,便笑道“随他去,反正每天作业也都自己写完了。”

“因为写不完会挨批,翻倍罚。”江满说,“不然你试试,他学习没有自觉性,属小毛驴的得有人赶着。”

两口子进了卧室,并排打开两台电脑,江满看股,姚志华打字赶一篇人家约稿的学术文章。

江满看看股票,看看资讯,无聊地门户网站玩了会儿,找姚志华说话“哎,你说我们是不是留意一下,买个大点儿的房子不然畅畅放假回来,她住那边房间,睿睿住哪儿”

“买房子”姚志华想了想说,“其实也住得下,睿睿小,放假一阵子,随便哪儿也住下他了。”

“早晚得买,孩子都要大了,加上黄阿姨,这房子挤得住不下。”江满说。

这个想法,睿睿小的时候江满没有,以前睿睿还没分房。以现在的形势,钱放在股市比买房子划算,股市涨得快,她如果勤快操作,一个大行情指不定分分钟翻倍的事情,而房子一时半会儿不怎么涨,还得几年呢。

可是自家需要住就另一说了。

“现在单位分房都分不上,福利分房要取消了。”姚志华道,“我们要是自己买个房子,这房子怎么办,我们搬走,单位肯定让退回去,学校房子不够,一堆人等着抓住福利分房的尾巴呢。”

“已经是我们的了,再说不是还没买吗。”江满道,按照福利分房,这房子他们都住十几年了,福利分房取消后,老公房就等于私有了。

她想了想说,“其实我们买房子也不一定买在附近,也不着急,现在留意着买,只要合适,远一点也没关系,平常我们还住这边,你们上班上学近,我去店里也近,放了假畅畅回来,我们就搬去买的房子住,全当度假了。”

姚志华想想也是,便点点头笑道“你当家,反正你江老板有钱,我穷光蛋一个,要买就买,买个大点儿的,将来孩子们大了,闺女儿子都能住得下。”

时下沪城新推出的商品房,也就两三千一平,最好地段标榜高档豪宅的也就四千,姚志华也不当回事,反正在他的想法里,买个大点儿的,一百三四十足平够了吧,往多了说也就四五十万,自家江大老板有钱,够了。

他也不操心,反正家里的钱江满说了算,他工作生活单纯些,越来越对花钱没什么概念,连他的衣服也是江满跟他参谋着买,旁人还夸姚教授穿衣有品位。平常他自己花钱也就是买书,买点儿好菜。

他可不知道江满打的主意,要买就一大家子够住的,趁着便宜,她准备买别墅。

爹妈在家商量买房子的时候,畅畅结束了军训,军训一星期时间,果不其然黑了一些。

好在准备充分,她皮肤本身就是比较白嫩的那种,自己照镜子说黑了,别人看了她反而说,呀,姚畅,你军训怎么没怎么晒黑呀。

然而陆杨星期天来接她,便笑着说晒黑了。

“晒黑了吧”畅畅皱皱鼻子,戴好遮阳帽笑道,“这回得注意点儿。”

畅畅慢悠悠,陆杨也就放缓了步伐慢悠悠,两人一起往学校外面走。

路上遇到几个男生,老远打招呼走过来,其中一个男生笑着问“姚畅同学你要出去呀,去哪儿玩,我们结队呀还有几个女同学也要一起出去。”

畅畅摇摇头“我要跟我哥出去。”

“姚畅哥哥你好。”那男生点点头,很热情地道,“你们要去哪里玩,我们大家刚来都不太熟悉,不如一起呀。”

“不必了,你们玩,我们有事儿。”陆杨说。陪着小蜗牛慢吞吞走远一些,问道,“你们班的”

“嗯。”

“叫什么”

“哪个”畅畅回头看了一下,“好几个人呀。”

“跟我说话的那个。”

“不认识。”

“你们班的你不认识你们班统共才三十五个人。”陆杨失笑。

“不认识怎么啦。”畅畅说,“开学以后就忙着军训了,累都累死了,教官一说解散就只想回宿舍躺尸,女生我还有的叫不准名字呢,别说男生了。”

陆杨看看身边的小丫头,你说她迷糊吧,她比谁都精,她就是漫不经心,不关心的事情统统都可以视而不见,雷打不动的淡定,挺有趣的。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30章 开学报到 下一章:第132章 私人家宴
热门: 权贵的五指山 霸总跪求和我领证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旧欢新宠,总裁,你好棒! 我送仙君蹲大牢/仙界公务员考核手册 过电 总裁不要弄疼我 七十年代穿二代 九十年代家属院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