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私人家宴

上一章:第131章 小没良心 下一章:第133章 论门当户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畅畅和陆杨一起去参观一个书法展,规模不大,但档次比较高,是首都书法圈几位名家联办的。

讲真,陆杨对书法并不是太懂,但小妹妹看得那么投入,他这个当哥的总得尽到陪同保护的责任。

书法展人不多,参观有序安静,可以说来的大概都是行家,陆杨私下观察,大概就只有他是来看热闹的。

这不,蜗牛小妹妹又站在一幅作品前揣摩好一会儿了,别的参观者从她身边经过,都要忍不住多看两眼,目光略带好奇。

参观者中老年人居多,毕竟是书法展,星期天年轻人更愿意出去疯,当然也有年轻人,然而像畅畅这样,长得好看就罢了,十八九岁,随便梳个马尾,简单的白t碎花裙子,平底小凉鞋,手里还拿个遮阳帽,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些,更像误入其中跑来玩的半大孩子。

可她又看的那么认真。

畅畅移步下一幅,回头看看他便小声笑道“陆杨,你是不是很无聊你去忙你的吧,真不用陪我,回头我自己原路返回。”

陆杨面无表情“嗯”

“哥。”畅畅缩了下脖子,讨好地笑笑,“哥你先走吧,你又不喜欢这个。”

“看不懂我也可以艺术熏陶一下啊。”陆杨笑,然后问她,“你不是学画画吗,怎么喜欢看书法展”

“书画不分家,我是学国画的,相对来说我觉得自己的书法不太好。”畅畅道。

“我记得小时候看姚叔写对联,他书法特别好。”

“嘿嘿。”畅畅笑了下,“他还玩篆刻呢,小时候我也觉得他很厉害啊,其实他又不是当书法家的,也就是个自娱自乐的业余水平。”

“跟他当作家是不能比了。”陆杨也轻笑。两人小声交谈,在旁人看起来像是在讨论面前的作品。

陆杨身上手机响起,他跟畅畅示意一下,便快步往外走,一边接通,走到门外才喂了一声。

陆杨“爷爷啊我忙呢。没时间回去。”

陆老爷子“怎么星期天也不回来,学习这么忙啊,晚上回来吃饭,准备了你喜欢吃的菜,身体也该补补。”

陆杨“爷爷我今天真不回去了。”

“那我让人给你送些吃的,学习这么忙,学校里再吃不好。”

“没有。您别让人送了。”陆杨说,“我在外面,在外面玩儿呢。”

“在外面玩,也不回家来吃饭”

“不想回去。”陆杨说,“爷爷,我不是不想回去看您,可是我一回去,姑姑就抓着我给要我介绍对象,我妈都没这么烦,我可不敢回去,她还冒冒失失把人家姑娘往我跟前带,吓得我一个暑假都没敢呆在首都,您可别怪我啊,其实我也想多陪陪您的。姑姑喜欢啥样的姑娘叫她自己慢慢看吧,反正我最近挺忙,一时半会都没法回去看您了。”

电话那端老爷子无奈半天,又叮嘱了几句,陆杨挂断电话。

人生是个有趣的食物链,曾经叱咤风云的陆老爷子,如今也只不过是个颐养天年、整天念叨孙子的老人,可想而知,孙子说不敢回去,老爷子难免就要迁怒陆安慧了。

下次再回去,估计就能清净些了。

看完书法展,两人在附近逛逛超市,买些零食之类的,找了家小馆子吃饭。

吃饭的时候老爷子又打来一遍电话,说下星期回来吃饭吧,你姑姑保证不敢了。

挂断电话,陆杨看看手里的手机“瞧见没,老爷子硬塞给我的追踪器,我平时只有星期六星期天开。畅畅,你要不要,给你弄一个联系方便。”

“不要,我要是带手机,我爸一准没事就打过来了,比我妈还不放心。”畅畅摇头。

吃过饭刚出门,手机又响了,陆杨接过来喂了一声,听了听便笑着递给畅畅“你的,我妈。”

畅畅接过手机,刚喊了一声大姨,肖秀玲就一连声地问“畅畅,到学校能适应吗,有没有水土不服吃饭能不能适应有没有同学欺负人”

畅畅一边说没有,一边冲陆杨眨眨眼笑。

肖秀玲嘱咐半天“我跟你说,你一个小姑娘可别乱跑啊,人生地不熟的,有什么事就给你杨杨哥打电话,让他陪你。”

畅畅笑着说知道啦。

肖秀玲“我给你寄了一些吃的,鱼片干果什么的,放心吧不多就寄了几包,这两天就该到了啊,好好吃饭,多吃东西,你妈跟我打电话,说担心你饿瘦了。”

畅畅一一答应着,打完电话有点疑惑妈妈担心她瘦了吗妈妈不是最怕胖吗。

畅畅一直觉得,相对于这不放心那不放心的爸爸,妈妈要理性民主多了呢。

沪城。江满和姚志华晚饭后散步,说她看上了一套房子。

“在哪儿”

“靖安那边,房子环境还挺安静的。”

“你看好了就买啊。”姚志华问,“多少钱”

“一百四十万。”

姚志华“咳咳咳”

江满一脸无辜加嫌弃地看着他。

姚志华咳了半天,没好气地问“怎么这么贵,你到底买了个什么呀”

“别墅,带院子的。”江满说,“老别墅,十里洋场时候哪个名角家的,西式小洋楼真挺漂亮,虽说老房子,看着也不算太旧,看了两个新建的别墅我没看好。我寻思买到手花点钱,好好收拾装修一下,把里边重新装修一遍。”

“”姚志华老半天没说话,想想他一直眼馋的小红楼,因为资历浅房子也少,他都还没摊上,福利分房改革之后还不知如何安排呢。

“你就不能买个便宜点儿的非得买花园别墅”姚志华嘀咕了一句,“张口一两百万,江老板,江大款,你腰真粗。”

江满“嗯,你说清楚,我腰粗”

“没有,我说你腰包粗。”瞅着四下没人注意,姚志华笑嘻嘻搂了下她的腰,“你看,你腰不粗,哪里粗了,还跟大姑娘一样。”

“哎,其实我也有点舍不得,可我真挺喜欢那房子的,院子里一棵金桂听说还是房子刚建时候栽的,树都很大了,这个季节正好开花了,我一进去满院子香味儿,我一下子就看中了,还有一丛竹子特别漂亮,房子保管不错的。”

自己嘀咕半天问“你觉得不合适要不明天带你去看看。”

“你既然看好了,要不合适也是钱不合适。”姚志华啧了一声,“一百四十万,你可真有钱,买到手再收拾装修一下,照你这花钱法,怕不又得几万十几万,吓人呀你。”

“吓人你别住,等放假畅畅回来,我们娘儿仨过去住,你自己还住这边好了。”

校园林荫道路灯光线比较暗,不用看,江满都能知道姚志华冲她翻白眼。

“趁着现在便宜,买了就买了。”江满道,“你自己想想,现在福利分房取消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你自己说现在有钱人多不多大家都得买房子住了,有钱人还那么多,银行今年开始还允许个人住房贷款,房子这东西只能越来越贵,贵到你不敢想象。”

“我看报纸了,动不动两三千、三四千一个平方,其实就不便宜了,大部分老百姓还是工薪阶层吧,能有多少钱”姚志华想了想说,“由着它贵,也就是钢筋水泥砖头,它还能多贵五千、一万老百姓买个房子得贷款上几十万,够还大半辈子的了,那么贵谁还敢买呀。”

江满瞥了他一眼,对这哥们的经济头脑不予置评,毕竟社会上很多人都这么想的。

她笑道“对了,我本来就是打算贷款的,可是银行现在住房贷款主要是给新建的商品房,我们这个房子可能还不太好贷,有点亏了,要想贷款,只能买到手抵押贷款了。”

“你贷款干什么,你到底有多缺钱,你钱又不是不够”姚志华发出第n次抗议。

“钱能生钱知道吗资金谁还嫌多。”江满挥挥手,“算了咱们说好了的,家里的钱我说了算。”

姚志华“”

有个满脑子钱的媳妇到底是什么样的体验

老半天不死心地问一句“媳妇儿,我问问啊,咱们家现在到底有多少钱”

“嗯,我其实也得算算。”江满笑道,“一天天吃喝拉撒忙的,谁天天没事数家里有多少钱啊,反正够你花的。”

隔天两口子都去看了一下,姚志华只能说,除了钱不满意,房子他真没有哪儿好不满意的,很喜欢,闹中取静,顿时觉得自己也有几分名士风范了。

前房主已经移民出国了,通过国内的亲友委托人卖,两人看过之后,就按照惯例先付了十万定金,约定半个月内付清房款,并办好过户手续。

因为这房子不好贷款,江满只好打算着卖掉一部分股票,可是真心有些舍不得,毕竟她的股票都能给她生钱。晚上她打开电脑,把自己手上的股票看了一遍,舍不得。

“不行,我得把这钱挣回来,卖掉心疼。”

姚志华停下打字的手,惊讶“你又想怎么样啊”

“没想怎么样。”江满嘻嘻笑,“那什么,我看最近行情也不是太好,家里操作还是不行,我这几天去交易所泡几天,勤快点儿炒一阵子短线,这不是还有半个月吗,我看看能不能把房款挣回来一些。”

姚志华老半天无言以对,然后挥挥手“随你吧随你吧,反正睿睿也不用接送了,家里做饭家务都有黄阿姨,你个财迷你就去吧,不过我提醒你,是你说短线风险大的。”

“短线行情不好我就先留着,改长线持有,我这眼光亏不了的,我就卖一点别的。”

于是姚志华无奈地看着这位买个房子还心疼的富婆媳妇跑去泡证券交易所了,每天早晨七点半,跟睿睿一起出门,下午五点左右回来,前后去了八天时间,中间下雨刮风歇了两天,下午回到家,拎着一包卤味回来。

“呦,买好吃的呀。”姚志华从房间出来笑道,“看样子钱赚回来了”

“没有,不够。没赚钱我还不许吃点儿补补脑子了”江满把卤味的袋子打开,拿了一个泡椒凤爪出来啃,“哎这家还不错,挺好吃的。”啃着凤爪说,”最近行情是真不行,亚洲金融危机呢,你没看报纸上,港城都快打残废了,高开低走,大盘震荡,不是好时间。”

姚志华一听她这么说,忙问“赔了哎呀赔了就赔了吧,反正你都赚那么多了。”

“瞎说。”江满白了他一眼,“八天,我抛了一百万,然后用这一百万炒短线,赚了有二十来万吧,行情实在是不好。明天不去了,这几天累死个人,我看接下来行情恐怕还要再低迷一阵子。反正不是已经付了十万定金了吗,家里再凑凑也够了。”

“”姚志华默默无语,自己去袋子里翻了翻,除了泡椒凤爪,鸭头,她还买了睿睿爱吃的鸡翅和卤猪蹄,姚志华拿了个猪蹄,用力咬了一口。

然后依旧是江满出面,找人把房子内部重新粉刷一遍,按照她的设想重新装修,通风,慢慢悠悠前后一直忙了好一阵子。

而首都,畅畅都还不知道自家妈妈买了个别墅。

她给家里大概每星期都打个电话,每次打电话就是吃了喝了,生活费够不够,江满也忘了跟她说。

这段时间,畅畅慢慢把脑子里的农家院画了出来。就像她模模糊糊的记忆画面那样,灰瓦红墙的农家小院,梧桐树,丝瓜架,青绿的菜畦,小鸡小鸭,穿着素净连衣裙、拿着蒲扇的年轻女子,和玩耍的两个小孩子。

一如记忆中的安闲美好。

国画擅长表现山水、人物和花鸟,而畅畅画的这幅农家院,内容元素似乎不太适合用国画来表现,她起初说要想画时,自己也考虑过,这似乎更适合水粉或者油画。

可她就是想试试,总觉得记忆中那个云淡风轻的美丽场景,如果用素淡的水墨,用国画技法勾勒出来,一定挺有意境的。

她尝试着慢慢把这个画面画出来,勾勒,着色,差不多完成的时候,教授过来看到,便站在她身后看了好一会儿。畅畅画画一如她的性情,慢慢悠悠,看似十分惬意。

“好好画,虽然技法算不上多成熟,可是这画面用水墨表现出来,颇有一种灵动独特的意趣。”教授评价道,然后说,很有灵气,年青画者敢于创新,却又很好的保留了国画的传统韵味。

教授“好好落款装裱起来,我看这画可以参加美院的年展了。”

教授一走,画室里几个同学忙跑来看,也跟着品味一番。

“姚畅,你以前到底跟谁学画画的教授给你这个评价可真是不低了。”一个同学问。

“跟一个吕老师。”畅畅笑。

几个围观的同学看着她端端正正落款,用印,画画的时候整个人显得特别沉静。

一个男生站在一旁,拿起她刚用完的那枚印章把玩一下,笑道“姚畅,你这个印,不是什么专业水平刻的吧。”

畅畅“对呀。”

“我就说嘛,”那男生笑道,“你看,这人篆刻技法很不怎么样,还有些生硬,谁给你刻的怕是个初学者吧”

“他是不常刻。”畅畅说。

那个男生兴许就以为自己猜对了,笑道“有点可惜,这块田黄石倒是上好的,有点糟蹋了这么好的石头,你要信得过我,我帮你抹去重新刻一方吧。”

“不要了吧。”畅畅慢条斯理收拾笔墨,抬头看了他一眼,一边眉梢淡漠地挑了下,“这是我出生的时候,我爸亲手给我刻的。”

男生顿时尴尬地脸都红了,嚅嚅半天,忙说对不起,红着脸走开了。

畅畅心里叹气,就说男生这种生物容易卖蠢,她爸知道了不知作何感想。

李邱蓓走过来扑哧一笑,捂嘴笑道“这是不是就叫自作聪明讨好献殷勤,还惹恼我们姚大美人了。”

“别乱开玩笑,这样不好。”畅畅道,自顾自收拾好东西。

“哎,姚畅,说真的,你说老家同村哥哥的那个陆杨,跟你有没有血缘关系啊”

畅畅“问这干吗”

“问问呗,他是不是你男朋友啊,我看他经常来找你,还给你买吃的,绝对帅哥一枚,要没有血缘关系的,你俩还挺配的。”

“他是我哥,我大姨家的。”畅畅耷拉着眼皮也没看她,面无表情,“李邱蓓你真无聊,开玩笑都不能让人笑。”

“真是你哥,姨表哥”李邱蓓也没恼,笑道,“我说呢,对你那么好,这么帅的大帅哥你居然也不动心。”

寒假前,教授果然推荐这幅农家院参加了美院作品年展,独特悠远的风格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画者只要有恒心,要磨练技巧不难,难的是小小年纪有艺术特质,有独特的个人风格。于是不少师生就记住了姚畅这个名字。

畅畅已经在倒计时等寒假了,星期六晚上,陆杨打电话来,说星期天早上来接她。

“要去哪里玩”陆杨星期天喜欢带她出去玩,差不多都习惯了,畅畅想了想说,“我明天不想出去玩了,你不要准备期末考试吗。”

“我爸妈来了,你不来玩”

畅畅一听,当然要去,肖大姨动不动就给她寄好吃的,干果鱼片肉脯果脯什么的,比她妈妈还多。而江满那边没那么多好吃的土特产,就只有黄阿姨给她寄过五香豆腐干、糖炒花生米什么的。

翌日早晨陆杨来了,在宿舍门口等她,畅畅一贯慢悠悠地走下去。

她还没出宿舍的栅栏墙院子,李邱蓓和贺彤买早餐回来了,笑嘻嘻打招呼“姚畅哥哥你好,你又来找姚畅啊用不用我们帮你上去叫她”

“你们好。”陆杨抬手指了下,笑道,“不用了她下来了。”

李邱蓓看着畅畅蜗牛一样走过来,抬了下手中的早餐笑道“姚畅你吃不吃早餐,我们买了煎饼果子和炸酱面,还有豆浆。”

“不用了谢谢,你们吃吧。”畅畅笑了下,“我们等会儿出去吃。”

“你们要去哪里玩呀能带我们一起吗”李邱蓓笑着问,“我们来了半年,可不像你一样有哥哥照顾,整天上课学习,都没怎么出去玩过,其实对首都还不是很熟悉。”

“我没问题。”畅畅习惯性地慢声满语道,“你得问我哥。哥,我们今天干什么呀”

“家宴,我爸妈来了。”陆杨客气地点点头,“不好意思啊。”叫畅畅,“走吧。”

两人沿着小路慢悠悠往学校外面走。

“你同学挺热情啊。”陆杨说,“每次看到我来,都挺热情打招呼。”

“对呀。”畅畅点点头,歪着脑袋笑道,“跟你说话的那个叫李邱蓓,旁边那个叫贺彤,她们听说你是医学院硕博连读,搞医学科研的,都很崇拜你,还夸你大帅哥哦。”

陆杨笑嘻嘻眨眨眼“下回你要是跟她们说,像我这样医学院的学生,解剖死人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她们保证夸我更帅。”

“”畅畅撇撇嘴,换了个话题,笑嘻嘻问道,“大姨和陆伯伯怎么来了,来首都过年”

“我爸那样,肯定不能留在首都一直到过年。”陆杨说,“大概就是趁着现在有点时间,来看看老爷子,然后看看能不能把我抢回去,反正自从我到首都来读大学,每年春节,我爷爷就以各种理由想让我留在首都陪他过年。今年老早就说了,说我一个暑假都回江城过的,寒假过年一定要留在这边。”

畅畅嘻嘻笑起来,陆杨不无抱怨道“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挺埋怨自己是独生子女的。”

然后他一埋怨,老爷子就得懊悔一下下,明知道孙子跟他不亲,小时候尤其不亲,小时候基本不愿意住在爷爷家,长大了体谅老爷子年纪大了,祖孙之间才好了一些。但是也难怪陆杨那么不待见陆安慧了。

不光欺负他妈妈,还害他没有弟弟妹妹。

“那你留在这边过年吗”

“再说吧,老爷子年纪也真是大了。可是我从暑假,也没跟爸妈在一起过了,还是想回家住一阵子。”

两人一路聊着走到门口,居然有勤务兵开车在等他们,两人上车离开。

“我爸妈说也好几年没见你了,怪想的,让我接你去一起吃个饭,我妈可能还要拉你去逛商场,说人家都有闺女陪着逛街买衣服,嫌我和我爸陪她逛街都不够贴心。”

陆杨自己咕咕笑道,“然后爷爷问他们,刚过来不在家吃饭,中午不回来干啥去,我妈就说来找你,我爷爷就让接你去家里玩,还硬叫人开车送我来,我妈妈不乐意,说你跟老爷子不熟,其实怕万一我姑姑去了膈应人。”

畅畅“那我们中午去哪吃哥啊,礼貌上我是晚辈,陆家爷爷既然叫我,我就应该去给老人家问个好。可是你看我跟老爷爷也不熟啊,我一小孩,我也没有任何准备。”

陆杨知道她不想去,连自己是小孩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忍不住光想笑,笑着说“放心吧,我爸妈又不傻,我们就在外面吃,爸妈都订好了,我们去吃一家小胡同里的私房菜,他们家炒咸什、炖羊蝎子,还有冰糖肘子,都特别棒。吃完饭下午你跟我妈正好可以逛街。”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31章 小没良心 下一章:第133章 论门当户对
热门: 她的小梨涡 特种总裁的艰难爱情 当剧情降临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我当爸爸的那些年[快穿] 老婆大人有点冷 我的幼驯染不可能是首领宰 口是心非 警校垫底的我攻略了警校组第一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