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论门当户对

上一章:第132章 私人家宴 下一章:第134章 下海弄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畅畅和陆杨一起坐车到了一片老城区,便下了车,让司机先回去了。

好多大院老房子,老胡同四合院,胡同里居然还能找到摆在外面的早点摊子,也只简单的两张长条木桌,半边墙里开出来的店面。三两个拎着鸟笼的老大爷一口京腔,高声谈笑着吃早点,浓浓的人间烟火气。

两人点了豆浆油条和一笼小包子,坐下来吃。

“敢不敢尝尝”陆杨看看旁边桌上老大爷的豆汁儿,还配着焦圈,吃得津津有味。

“不敢。”畅畅笑嘻嘻摇头,老实吃自己的油条豆浆,铁锅炭火,油条炸得香脆松软。

“我也不敢。”陆杨笑,“还有那个炒肝,我一开始真以为是炒的猪肝呢,点了当菜吃,结果端上来,是猪肝和猪大肠做的汤,人家配素包子吃的。”

“那个我也吃不惯。”畅畅笑起来,“我们家,我和我妈不太喜欢吃猪大肠,我爸呢偏偏还就爱吃溜肥肠,用那个小尖椒,辣死人,每次做也就他自己敢吃。”

畅畅能吃一点辣,太辣的吃不了。但是这早点摊上的小咸菜,微微酸辣,还挺开胃的。

吃完了便慢悠悠去游逛老胡同。畅畅喜欢这些老民居,脑子里还会想到要怎么画下来,陆杨则喜欢那种胡同连胡同、峰回路转好像探秘的游玩体验。

一路游逛,十一点刚过,肖秀玲打电话问他们怎么还没过去。

“我们就在不远了。”陆杨说。

“我和你爸都到了,赶紧的,大冬天让你带着畅畅乱跑。”

于是陆杨带着畅畅,穿过老街,顺着一条又窄又长的胡同走过去,似乎走着走着,眼前一下子就出来一个小门,挂着个很小的木牌子某某菜馆,看起来简直不能再简陋了,推门进去,居然装修古朴,别有洞天。

“这小馆子有些年头了,听说建国前他们家就在这开饭馆的,说是大清哪个王府的厨子。”陆杨边走边小声介绍道,“都不知道我爸怎么找到的,说他以前跟别人来过。我妈来了一次就喜欢这家的炒咸什,所以他们每次来首都,差不多都要来吃一顿。”

然而这么个藏在小胡同里的不起眼小馆子,客人居然还挺多,非预定都吃不上,陆杨熟门熟路把畅畅带到一个架着花藤的小隔间,肖秀玲一看他们进来,把手里的茶杯一丢,差点呛了一下。

“长成大姑娘了呀。”肖秀玲把畅畅拉过去笑道,“畅畅,你爸妈就够人物尖子的了,你比他俩还会长,要不是杨杨带来,走在街上我都不一定敢认。”然后笑着跟陆安平说,“多少年没见了我上一次看见畅畅,还是睿睿刚生下来那年,畅畅就刚十来岁的小姑娘,搁我心里我们畅畅还是个宝宝呢。”

“你看你,人家都这么大了,央美的大学生了。”陆安平笑道,“我上次去沪城是哪年,大前年吧活动宽松去找志华喝酒,畅畅那时候中学了,就已经亭亭玉立大姑娘了。”

这些年两家人的走动,陆安平因为工作关系,去过沪城好几次,肖秀玲则就去过一次。

肖秀玲把畅畅拉过去坐在她身边,撇嘴道“我们老去他们家玩,他们都不来看看我们。江满肯定都不想我了。”

“不讲理。”陆安平笑,“人家在沪城,我们会有事去沪城,他们啥时候有事需要去江城了”

肖秀玲“畅畅,你爸你妈都没去我们家过,要不这次干脆,你跟大姨回江城过年去,你杨杨哥八成是又得让老爷子扣下了,正好,你跟我去过年,要不我们家都没小孩了,我和你伯伯老公母俩过年真没意思,反正你们家还有睿睿,两家分一分。”

畅畅忍不住笑了起来。本来畅畅的感觉里,两家走得近乎,可也只是爸妈常联络,因为太远许久不见,还有些矜持。让肖秀玲这么一说,或许也是童年时候的熟悉感,觉得随和亲昵多了。

而且在记忆和江满的念叨形容里,畅畅觉得肖秀玲是个很温柔有韧性的女性,可眼前的肖大姨,随着年龄增长,还越来越开朗爱笑了,更多了一份从容豁达,分明是好日子养出来的。

所以畅畅记得妈妈说过,陆安平真是个不错的男人。

“吃什么我们还没点菜呢。”肖秀玲问,“畅畅你看看,喜欢吃什么”

“大姨我什么都吃,不挑食。”畅畅笑,“你熟悉你来点吧,你点的肯定都好吃。”

“对,不挑食好喂,除了不能吃太辣的。”陆杨在一旁笑道。

四个人,点了六个菜两个汤,肯定吃不完,肖秀玲两口子看来都是节俭的人,可没有“地方大员”的谱,饭吃到差不多,看着反正吃不完了,就很默契先尽着不好打包的吃,最后吃完饭,很自然就把剩下的半个冰糖肘子和炸虾打包带走了。

“畅畅,期末考试忙不忙不忙咱俩去逛商场。”肖秀玲问。

畅畅说不忙,他们学画画的,要突击背诵复习的理论不会太多。

肖秀玲就叫陆安平“那你先回去吧,把这菜带回去。我跟畅畅要去逛街,省得你又嫌我逛街磨叽。”

“我啥时候敢嫌你逛街磨叽了。”陆安平笑着交代,“畅畅,我有点忙,就不跟你们去玩了,你和杨杨陪你大姨好好逛逛,给她好好参谋两件过年的衣服,让你大姨也过过小闺女陪她逛街的瘾。”

结果肖秀玲还真挺能逛,拉着畅畅,陆杨跟着拎包,整整逛了一下午,两个年轻人给她参谋买衣服,看中一款大衣,肖秀玲先试了黑色的,去试衣间换了出来。

陆杨“妈你怎么就喜欢黑色的,你冬天衣服不是黑就是灰,不好看。”看了看同款,手一指,“红的,过年多喜兴。”

“你让你妈穿大红的你知道你妈几岁了”肖秀玲说,“太鲜了,打死我也穿不出去。”

畅畅看了看,大红色呃,学医的人审美这么独特吗

她看了看,干脆就去挑了一件样式简洁的灰蓝色大衣,比普通灰蓝色要浅一点“大姨你要不要试试这件”

肖秀玲换好出来照照镜子,陆杨“好像挺不错啊,反正比黑的好看多了。”

“大姨你这个配黑色裤子不搭,显得有点沉闷。”畅畅说,“要不你试试那个深蓝或者咖啡色裤子”

结果试试这个试试那个,畅畅一撺掇,就给她配了咖啡色裤子,杏色高领毛衣,陆杨围着他妈转了一圈,笑道“都买下来,妈你可千万记住,就这么穿,你可自己别乱搭配。你看畅畅是学美术的,她这么一搭配,你自己瞧瞧显得多年轻。”

“对呀大姨,你看你明明年轻皮肤好,气质温柔的那种,为什么老穿那些黑灰的衣服呢。”畅畅琢磨着,“要是再搭配个什么丝巾和包包就更时髦了,鞋子呢搭个短靴。

“你大姨今天可够时髦的了。”肖秀玲消费观念使然,本来看看价格都不算便宜,还有点舍不得,让两个年轻人一说,干脆,买,大过年的。

“妈你干脆就这么穿着吧,别换了。”陆杨笑嘻嘻招手叫服务员给她把商标剪下来,随手把她原本的黑色棉袄装进购物袋里,笑道,“现在你出去跟我们逛街,人家一看,三个小年轻。”

畅畅“对对,大姨,你这么穿回去,陆伯伯肯定说漂亮,顶多二十来岁。”

“我还十八呢,你们俩就逗我高兴吧。”肖秀玲乐不可支。

肖秀玲自己在镜子前转了两圈“好看,畅畅这眼光比你们爷儿俩强个十万八千里。”自己试了试看看外面,“这衣服在江城穿正好,里边再减个秋衣都不冷,首都这样出去会不会冷啊”

年轻人觉得不冷,可是考虑肖秀玲人到中年了,真怕她冷,干脆又继续逛了会儿,给她又选了件米色的羽绒服棉袄。

肖秀玲平常不太穿这些亮的颜色,自己穿着看看,直喊“今天老太婆也烧包了,让你们俩孩子一收拾,我还真讲究起来了。”

畅畅“大姨你要是去沪城找我妈,她一准带你去把头发做了,再画个淡妆,你比现在还好看。”

“我跟你妈可不能比,你妈能耐人,你妈多时髦啊,她可从来不落后。”肖秀玲笑道。便拉着畅畅,跑去看那些年轻姑娘的衣服,硬是给畅畅买了一件橘色小棉袄,她付的钱,说过年喜兴,穿起来娇俏可爱。

两人一路逛下来,又给肖秀玲买了双鞋子,陆杨专职随从拎包,手里拎了好几个购物袋子。

畅畅回头看他,笑问“陆杨哥,你不用买衣服”

“不用,我衣服够穿了,我又不是女孩子。”陆杨说。

“那就别管他,咱们去那边看看。”肖秀玲拉着畅畅走在前边,小声跟她嘀咕,“你说你杨杨哥,小时候多可爱呀,长得又乖又可爱,嘴巴还甜,我还给他穿过红马甲、红裤子呢。怎么现在越长大越不可爱了,闷性子,我觉得他恐怕是医科都呆了,越来越无趣的小孩。”

有吗畅畅看看后边跟着的陆杨,听着肖秀玲对儿子的吐槽光想笑。

逛完街,看着天色不早了,肖秀玲便叫陆杨送畅畅回去,说天都快黑了,她一个小姑娘哪能放心自己回去。

然而肖秀玲自己认路的本领也不咋地,又是在首都,她地方也不熟悉。陆杨无奈,干脆打电话叫车,把肖秀玲先送回去,自己再送畅畅回去。

于是肖秀玲美滋滋先回到家中,把今天买的新衣服一件一件都穿给陆安平看。

“怎么样,比你眼光好多了吧”肖秀玲得意道,“所以你以后别批评我不会打扮,明明是你眼光不行,你都不会给我买。”

“那是,人家畅畅学美术的,你怎么不说,审美能力就不一样。”陆安平笑嘻嘻看着她,调侃道,“好看,让我都想起当年了。”

肖秀玲“去你的。”

“以后你只要来首都,就让畅畅陪你逛街买衣服。”陆安平想了想,笑道,“哎,你说,志华家这个闺女可真好,你就不想抢到我们家去”

“你拉倒吧,姚志华让你抢,你没闺女命。”肖秀玲道。

“没闺女命可是我们有儿子啊。”陆安平顿了顿,“老爷子下午还跟我聊呢,说我们杨杨过年可都二十三了,要不是本硕博连,都毕业工作了,该考虑找对象了。老爷子其实还留意物色着呢,可是让我姐一折腾,自作主张给杨杨介绍女孩,这孩子反感了,撺掇老爷子把我姐骂了一顿,老爷子现在怕他不高兴,自己也不敢给他找了。”

肖秀玲正在试衣服照镜子,一顿,问“你什么意思啊你”

“你说我什么意思”陆安平反问,“我还就不信了,别说你看着人家小姑娘不眼馋。”

“我眼馋跟你眼馋不一样。”肖秀玲说,“畅畅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从产房里我亲眼看着她生下来的,小时候我还经常带她呢,她不当我儿媳妇,还可以当我闺女。”

“你儿子是亲生的吗”陆安平好笑问道,“我还真不明白你这脑回路,你说我们两家这是什么交情,知根知底的,我们两家也算得上门当户对了吧”想了想,笑,“就算我们比不了姚大教授名气大吧,可能还没有他们家有钱,可是俩孩子青梅竹马从小认识,你儿子本硕博连,长得又不丑。”

“那你说咱们两家是什么关系”肖秀玲反问,“我自己家里没姐妹,跟江满可比姐妹还亲了,江满还说我救过她的命呢,可是当初要不是她,我这点脑子,可扛不住你们老陆家和吴萍那些阴招,她们拿我弟下手,指不定我早就逼得走投无路,随便找个人嫁了,你儿子这会儿还指不定管谁叫爹呢。”

“”陆安平陪笑,“跑题了跑题了,说这些干嘛呀,咱说孩子的事儿呢,说孩子的事儿。”

肖秀玲“哼”

陆安平“两家关系好,这不正好天时地利吗,再说了,这事儿真要成了,就你这个婆婆,还不得捧到心尖尖上,嫁到我们家还能受了委屈”

“那你去找姚志华说呀,你敢不敢你以为我不想啊。”肖秀玲道,“说你倒是敢说呢,可这又不是别的事儿,这事要成了当然好,要是不成,我们大人倒还好些,两个孩子得尴尬了,往后还怎么在一起玩你看现在多好呀,我今天瞧着,俩孩子虽然长大了,可打小的情份还在呢,可是我倒没觉得俩人有别的。”

陆安平想了想,嘀咕“你儿子是不是有点笨了,再说畅畅年纪小,是不是也有点不开窍。”

“畅畅到首都也一学期了吧,俩孩子现在一起书,你儿子正好能跟畅畅一起毕业,不是一个学校吧也经常见。他们年轻人要是有那个意思,不用你说,你拦都拦不住,命中注定早晚该来。俩孩子要是没那个意思,赶明儿各自结婚,也还是很好的兄妹感情。不管你儿子还是畅畅,都是有主见的。我们大人要是开了口往一块儿撮合,成了皆大欢喜,要是两人没那个意思,他们往后还怎么相处啊,弄得两家大人也有点尴尬了。”

陆安平停了会儿,笑道“你说的也是有道理。现在也不知道你儿子是不是笨。我记得我二十多岁那会儿,挺开窍了呀,那时候在姚家村,整天就瞅着,哎呀这个叫肖秀玲的小姑娘真不错,鲜嫩鲜嫩的。”

“”肖秀玲无奈笑骂,“个老不正经。”

“我那时候,刚收到我哥跳楼自杀、我姐下放农村的消息,我父亲生死不知,都以为凶多吉少了,我那时候被看管在家里,我哥一死,指不定下一个就轮到我了,是我父亲的老部下冒着危险,趁夜里悄悄把我接出来,让人把我送出首都,给我改了现在的名字,还故意辗转了好几个地方,东躲西藏小半年,才伪装成普通知青送我到姚家村插队。”

往事不堪回首,陆安平悠悠回忆道“我那时候其实吧,最开始注意你不是因为你,是因为爹,我刚去的时候也不会干农活,也不会烧火做饭,又担心我父亲,就坐在玉米地里偷偷哭,让爹看见了,以为我知青娃吃苦累的,就安慰我帮我一起干,把我那一块玉米地的草都除完了,然后说大热天我回去做饭也发愁,就把我叫去你们家吃饭,我到现在还能记得,娘给我炒辣椒茄子,做玉米饼,说城里娃来了可怜”

陆安平顿了顿,笑,“我那时候以为自己会一辈子扎根农村了,那时候就想,我要是能给肖大叔当儿子就好了,结果后来一看,这家闺女真好,太可心了,我还是想法子给他们当女婿吧。”

肖秀玲听他回忆,也不禁唏嘘一下,说“那时候我爹带回去吃过饭的,可不是你一个,村里人不都那么热心吗。”

“不一样。我比旁人脸皮厚,吃了一顿觉得好,以后就赖上了。”陆安平道,“人在那种环境中,才知道什么该珍惜。所以这些年咱俩不管怎样,我都一直觉得,艰苦岁月你对我那么好,我不能对不住你,也不能对不住爹娘。”

夫妻俩说了会儿话,便惦念老家的爹娘了,一合计,陆安平说“要不,过年就把儿子抵押给老爷子吧,咱俩就这几天时间,抵押了儿子咱俩提前就走,能挤出两三天时间,坐飞机,还来得及回村去看看爹娘。”

于是一对爹妈就这么可耻地决定了,把儿子抵押给老爷子,让他陪老爷子过年,换取自己的时间,然后愉快地跑回姚家村探亲去了。

畅畅放寒假还没到家,肖秀玲炫耀的电话就先到了,说“你猜我在哪儿呢”

江满“在老家,还是在首都”

肖秀玲“那你猜猜我穿的什么我穿我们闺女给我买的大衣,啧啧,学美术的,眼光真好,人都夸我好看。”

江满正等着闺女放假回来呢,闻言就故意怼她“那是,我闺女眼光当然好,等她回来,能在家过二三十天呢,我天天带她逛街买衣服。”

肖秀玲觉得就这么被轻而易举反击了。江满笑她“你要是羡慕,赶紧来,来我们家过年,咱俩一起逛。”

肖秀玲“杨杨已经让我们抵押在首都了,我要是再跑去你家过年,陆安平一个人在家得气死。”

“气不死,就是会骂我。”江满笑。

收拾收拾,准备准备,睿睿也放假了,寒假短,为了挤时间,也怕路上一个女孩子不放心,干脆就让畅畅坐飞机回来。

一早的飞机,上午十点来钟就能到,上飞机前畅畅打电话“爸妈,今天挺冷的,我带行李也不多,你们不用来接我啊,我自己回去,保证不用担心。”

然后背着个不大的背包,走出机场一看,她爸和睿睿两张大大的笑脸等着她。

“爸。”畅畅高兴地跑过去,小蜗牛居然也能跑那么快,“不是叫你们别来接了吗,我自己能回去,我都多大了。”

睿睿“你说天冷让我们别接,你自己试试,沪城这几天冷不冷,你以为首都呢,傻不傻。”

畅畅伸手撸他的脑袋“瞧把你能耐的,放假了”

“明天领报告书宣布放假,今天正好有空来接你。”睿睿得意,“怎么样,姐,我对你够意思吧。”

“就你能。”畅畅问,“考试怎么样,能拿到奖状吗”

“这个问题嘛,理论上,应该是可以的吧。”睿睿笑嘻嘻,“姐你怎么跟小汝姐姐一样坏,就喜欢问人家成绩,故意的。”

“学习马虎不用功,我看他还不一定能拿到奖状呢。”姚志华在一旁拆儿子的台。

爷儿仨一起回到家中,江满和黄阿姨正在包饺子,看看闺女,说还真有点瘦了。

很快马秋汝就闻讯跑来了,一起包饺子吃饺子,两个一别小半年的女孩叽叽喳喳交流各自的大学生活。

下午晚一些,马秋汝先回去了,江满就跟俩孩子商量住的事情。

“畅畅,睿睿,你们商量下怎么住。”江满说,“畅畅你的房间现在不是给睿睿住了吗,我已经和黄阿姨说过了,你们都放寒假了,家里忙得过来,黄阿姨也可以放假回老家过个年了,要不是等你想你了,黄阿姨就已经走了。现在呢两个方案”

她还没说完,睿睿就举着手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房间我让给姐姐还不行吗,她的东西我都没敢给她动,我寒假就暂时住黄奶奶的房间。”

“这是一个方案。”江满笑道,“还有第二方案。你们俩不太知道,秋天那会儿,我们买了个房子,那边地方大一些,住得下,你们要是不嫌费事,也可以搬过去住。不过那边装修完了以后,就布置了几样简单的家具,床啊柜子什么的,人没过去,还没太置办齐呢,有点空,搬过去过年的话,可能别的都方便,你们那么多书啊玩具哇,都不太好搬,你们习惯穿的衣服,要用的作业文具,都得你们自己带,然后寒假后我们还是回来住这边,上班上学近,所以很多零碎的小家具小东西,就不打算往那边搬了。”

“买房子”畅畅笑嘻嘻问,“我们家又买了个大房子”

睿睿问“妈妈我们新房子在哪儿你什么时候买的”

“睿睿,你都不知道爸妈又买了个房子”畅畅笑着问弟弟,“你个小笨蛋,你就在家里也不知道啊。”

“我好像听到过爸妈讨论,说家里住不下应该再买个房子,好像妈妈还说装修来着。”睿睿得意地扬起小下巴,“姐,我起码比你知道的多一点。”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32章 私人家宴 下一章:第134章 下海弄潮
热门: 邪性总裁宠上天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帝宠令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楚后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被校草补课的日子里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霸总跪求和我领证 半妖农女有空间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