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下海弄潮

上一章:第133章 论门当户对 下一章:第135章 小楼一统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买房子”畅畅笑嘻嘻问,“爸爸,我们家有那么多钱呀。”

不怪畅畅这么想,实在是她爸妈在家里虽然吃穿都挺舍得,可没有一点有钱人的样子。

你看,她爸妈平常行事低调,从来也没说过家里多有钱,这个年代最流行的金银首饰,女的讲究三金五金,很多男的都要在手上戴个大金戒指呢,说话时还要有意无意把手抬一下,金灿灿明晃晃地证明“有钱”,她爸妈压根都没买过。流行摩托车,楼下的徐阿姨家早几年就买了,她爸妈也没买。

当然以畅畅的审美来看,倒不是觉得大金戒指好看,而是妈妈开个面包店,爸爸当作家写文章,也就生活需要玩个手机电脑,他们家不穷,收入不低,生活无忧,如此而已。

再加上他们家花钱也多,养他们姐弟两个,光她学画画学弹琴,睿睿的架子鼓、击剑班,一年也得不少钱,所以,积蓄存款大概不会太多。

反正畅畅一直没觉得他们家是有钱人。

姚志华“咳咳,买个房子,我们家又不是很穷,现在还可以跟银行申请房贷,攒一攒还是买得起的。”

“听见了吗,买个房子,爸爸说他有钱。”睿睿得瑟道,“我们家不穷啊,反正我们在家,比你在学校吃得好,你不在家好东西全让我吃了。”

“我不想理你。”畅畅撇嘴看了看睿睿,喊,“妈妈,我想吃鱼头豆腐汤,蒜蓉大虾,还有干炒小公鸡,糖醋排骨,红烧肉,土豆炖牛肉,还有嗯,暂时先这么多吧。你听见睿睿说了吗,我在学校都吃不到,很可怜的。”

“行,等会去菜场看看。这么晚了鱼头怕不好买。”江满说。

睿睿“妈妈,我想吃炸鸡翅了。”

“你姐都点这么多了,一下两下吃不完,你整天在家吃。”江满说,“你刚才还说,在家比你姐吃得好呢,她没回来你整天念叨,好容易她放假回来,你不得先让她点菜。”

“听见没,睿睿”畅畅笑眯眯逗他,“求我啊,求我我就跟妈妈要炸鸡翅。”

睿睿做了个鬼脸,小大人模样地说“看你平时在学校吃不到可怜巴巴,我让着你。”

“哎,别光顾着吃的事儿。”江满无奈道,“你们自己决定,到底住哪儿,搬还是不搬。”

“要搬也等明天搬啊,我厨房里都炖了排骨汤了呢,晚上给畅畅做个排骨馄饨。”黄阿姨从厨房走出来,“再说你们搬过去也得瞅个好天气晒晒被褥,今天一晚上,怎么也住下了。”

“那就,明天再说” 畅畅笑。其实就是刚回到最熟悉的家,懒得动弹。

睿睿“那就明天再说,我那么多书和玩具都在这边。”

姚志华看看一双儿女,两个都是懒洋洋躺在沙发上,从午饭的饺子到现在,俩孩子水果点心就没怎么住嘴,便笑道“那你们两个商量好,今晚怎么住。”

刚放假,他也就由着孩子们轻松轻松。

“今晚我睡爸妈卧室原来的小床。”睿睿举起手,看看他爸又笑道,“爸爸你要不想要我,我就睡客厅的沙发,反正咱家沙发都是软软的海绵,铺上被子肯定很舒服,我干脆就睡沙发吧。”

“你是不是想等我们都睡着了,好自己看电视到半夜”姚志华问,“我先告诉你,不行,要不你就去睡你原来的小床。”

“连我都不相信,唉,爸爸,我是你亲儿子吗。”睿睿装模作样地摇头叹气。

姚志华眼皮都没抬“不是。”

“没给你说吗,你是妈妈捡来的。”畅畅哈哈笑。

“你才是捡来的呢。”睿睿表情夸张地睁大眼看着姚志华,“爸爸,你应该给予我充分的信任,我一睡着跟小猪一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姚志华嫌弃地看看儿子,跟江满说,“这小孩怎么越来越贫了呢。”

“不知道随了谁。”江满意味深长瞥了一眼姚志华,总结发言,“就这么着吧,明天再说。你看他们俩,等他们磨叽完,天都该黑了。”

就这么凑合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黄阿姨一早起来做了畅畅爱吃的小米粥和白菜粉条包子,吃过饭就动身回老家过年去了。

送走黄阿姨,睿睿被江满赶去写作业,畅畅就弹了会儿琴。昨天下午晚了没买到新鲜的鱼头,江满一早去菜市场买了个新鲜的大花鲢鱼头,收拾干净了放砂锅里炖。

睿睿一出来,嗅嗅鼻子“嗯,好香啊。”

于是中午等着吃鱼头,居然搬不搬家的事情就丢到脑后去了。

鱼头汤配白米饭,再炒几个小菜,美滋滋一碗鱼头汤下肚,舒服又滋润。

“大冬天就应该多喝汤。”姚志华夹了一块鱼鳃的肉给闺女,提议,“晚上再弄个什么汤吧

“鸡汤。”睿睿立刻喊道,“老母鸡汤,今晚炖了喝汤吃肉,明天早上还能下面条,放点儿菠菜。”

“就你会吃。”畅畅想了想,“炖鸡汤加点儿香菇和小油菜,配什么饭最好吃呢”

“葱油饼。”江满说,“母鸡汤葱油饼,绝配。”

“那就母鸡汤、葱油饼。”姚志华筷子指了下江满,“我帮你和面揉面,你手劲儿不行。”

“哎,咱们家怎么吃着中午饭,把晚饭和明天早饭都想好了。”畅畅自己咕咕笑,笑够了说,“我要鸡翅膀。”

“我不跟你争鸡翅膀,我要鸡腿。”睿睿笑眯眯自我表扬,“姐,你看我对你多好,我都是让着你。”

“你明明自己更喜欢吃鸡腿。”畅畅没上当,笑道,“鸡腿给你,鸡心也给你,我要鸡胗。”

“我也要一个鸡翅。”江满干脆也提前抢了一个,看看姚志华,姚志华一想,好嘛,还留了一个鸡腿,归他了。

“得亏鸡长了两个翅膀两条腿,不然咱们家还不够分的。”姚志华笑着调侃。

江满叫他“下午你去买鸡,你买鸡有经验。”

睿睿哈哈笑着说“我发现要论吃,我爸都是很有经验的。”

吃了饭畅畅和马秋汝约了去跟两个高中同学玩,姚志华就去市场买鸡,买乡下散养的那种土鸡。

像他这种在农村长大的吃货,谁还别想忽悠他,他买鸡不看别的,看鸡脚,鸡脚下边的肉垫子又厚又硬,颜色黑乎乎,脚爪尖磨得圆钝而不是尖尖的,说明散养状态天天到处刨食的,毛色看着有点脏甚至秃毛,卖相比不得养殖的鸡漂亮,但这才是正宗的溜达鸡,味道不是养殖鸡能比的。

买了鸡,让摊主给杀好了拿回来。下午才三点多钟,江满把土鸡剁开两半,那么大一只鸡,用了家里最大的锅,放上葱姜慢慢炖。这样炖出来的汤才会更好喝。

一口气炖了两个多小时,就算开着抽油烟机,也满屋子馋人的香味了。

小小火炖着,畅畅和马秋汝回来了。马秋汝一进门就喊“阿姨,你做什么东西这么香啊整个一栋楼都让你馋得不行了。”

“马秋汝来啦”姚志华说,“正好,还有一只鸡腿可以留给你。”

一边说一边自己心里乐呵了一下,果然他都是吃鸡头鸡脚鸡脖子的命。

葱油饼,母鸡汤,寻思老母鸡已经够肥的了,江满就简单炒了个醋溜白菜和蒜蓉菠菜,一个凉拌海带丝。吃之前把鸡肉都拆了,只把鸡翅、鸡腿留下整的,大汤盆端上桌。

“各人自己吃自己盛。”姚志华拿起筷子捞了捞,把鸡肝捞出来,放到自己碗里,好歹他也先抢了一样不是吗。

一顿饭吃得十分满足,吃饱了一个个靠在椅子背上懒得动。

“哎,等我开学回去,肯定得胖好几斤。”畅畅说。

马秋汝“胖就胖,不胖你对得起你吃的那么多好东西吗。”

“不行,咱俩出去散步消消食。”畅畅推了下马秋汝。马秋汝说大冷天她不想动弹。

睿睿忽然想起来,说“妈妈,我们今天,好像忘了搬家的事情了。”

“嗯。”江满眼皮都没抬地说,“你们一整天就琢磨着吃了呗。

“家里住得下了呀。”睿睿说,“黄奶奶临走都把她的被褥床单收拾了,妈妈你等会儿帮我铺一下,我今晚就可以睡了。”

江满“那你们自己决定,还搬不搬。”

“先不搬了吧,我觉得这边大院里都是熟悉的老邻居,过年热闹。”姚志华说着问俩孩子,“畅畅,睿睿,你们说呢”

睿睿“我随便。”

畅畅想了想“那就先别搬了吧,省的过了年你们还得搬回来,反正家里也住下了。再说我们现在要是搬过去,我的钢琴不好带,我就不能弹琴了。”

“那行。”江满对这个决议丝毫也没奇怪,说白了,没一个勤快的,家里全都是放了假立马变懒虫的主儿。

“阿姨,你们家买新房子了”马秋汝听着他们讨论,便好奇问道。

“对呀,你看我们家挤的,再加上黄阿姨,住不下。”江满随手指了下客厅,孩子喜欢的大沙发,电视和茶几,冰箱,姚志华养的盆栽绿植,还有畅畅的钢琴,满满当当的。

真是有些挤了,紧凑小户型的三室一厅,本身就不大,这年代不讲公摊面积,实际使用面积才八九十个平方,刚搬过来时候东西少,孩子也就一个,便觉得很大了完全住得下。住了这十几年下来,家里陆陆续续添置了那么多东西,可不就摆的满满当当了。

安之若素。住了十几年的房子,满屋子家的味道,江满其实自己也懒得搬来搬去。

“妈妈,我们不搬就不搬,反正你说那边都没有什么家具,可是我想去看看。”畅畅说,“好歹买了个新房子呢,哪天有空我们去看看好不好,顺便逛街。”

“行啊,哪天有空,你们自己说一声,我带你们去。”江满答应着。

说完这件事,就换了话题,聊了会儿过年的年货,姚志华随口问“马秋汝,你听着你爸还打不打算找个老伴儿过年了呢。”

“哎呀姚叔叔,您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马秋汝笑道,“我爸现在一听说找老伴就生气,说让前边的牛姨给坑怕了。”

牛凤新秋天那会儿跟马长林离婚散伙,不光到处跟人诉苦说道,走时东西没拿完,二次又带着她儿子来拿东西,马长林嫌烦上班就没回来看着,结果除了自己的衣服物品,牛凤新几乎把能跟她沾边、或者她和马长林生活期间添置的东西,哪怕都是马长林出的钱,全都拿走了。

从那之后,平常马秋吾和马秋汝兄妹俩不在家,便只有星期天回来,马长林干脆也不做饭了,整天在学校吃食堂。教职工食堂跟学生食堂是分开的,就餐的大都是路远一些的老师,马长林则成了住在家属院里的食堂常客。

“上次有人问我爸是不是再找个老伴儿,他自己说不要,说还不如他一个人过清净。”马秋汝道。

“不找也罢,你爸自己想得明白就行。”江满说,“等过个几年,你哥找对象结了婚,你大学毕业了,你爸一个人年纪也不算多大,工资不少还有退休金,再找一个做伴也行。他要是有个合适的老伴儿,能互相照顾一下,你们兄妹俩还放心些。”

“我哥,他自己说一时半会就没打算找对象。”马秋汝皱皱鼻子。

姚志华“你哥刚工作半年,倒也不急,有点社会经验和经济基础再找对象也不迟,现在年轻人结婚都没有太早的了。”

正说着呢,敲门声响了几下,睿睿打开门一看,扭头就喊“说曹操曹操就到。”

“说我什么呢”马秋吾进来,一边换鞋一边好奇地问。

睿睿“我爸说你该娶媳妇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睿睿,大人说话小孩不许随便插嘴。”姚志华责怪了一句,笑着跟马秋吾解释道,“听他胡说,我明明说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也不急着结婚找对象。”

“姚叔,阿姨。”马秋吾看见畅畅笑道,“畅畅回来啦,我昨晚打电话才听小汝说,以为你还得两天呢,你昨天坐飞机回来的怪不得那么快。”

“昨天回来的。”畅畅笑,“爸妈说寒假太短,就让我坐飞机回来了。”

“吃了吗马秋吾”姚志华问。

“我吃完了姚叔,回来路上跟同学吃了碗面。”

一家人加上马秋汝,吃完饭还都坐在餐桌前呢,马秋吾一来,姚志华就起身去沙发上坐,打开电视一边看着一边聊天。江满站起来刚想收拾碗筷,畅畅和马秋汝就抢先收拾端进去了。

“畅畅,在那边想没想家”马秋吾笑问。

“有点儿。”畅畅点点头,“关键是食堂的饭没有家里好吃。”

“跟小汝一样,也嫌食堂的饭不好吃。”马秋吾笑。

他在首都读了四年大学,对首都更熟悉一些,就跟畅畅聊了一会儿,聊到首都一些风土人情和小吃美食。

“马秋吾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也不是星期天,工作不忙吧。”江满问。

“还行。”马秋吾停了一下说,“姚叔,阿姨,我其实,有打算辞职,刚才到家跟我爸提了一句,被他骂出来了,就跑你们家来了。”

“辞职”姚志华惊讶道,“好好的干吗辞职呀你辞职又能干什么现在多少人想进机关单位进不去呢。我要是你爸肯定也说你。”

“姚叔,我认真考虑过的。”马秋吾说,“机关单位的作风你也知道,我有点不太适应,熬资历还早着呢,拿一点死工资,您说我这个年龄,看不到出路。”

“那你辞职打算干什么”姚志华说,“现在私营企业、外资公司什么的,工资是比较高,可是肯定比不上体制内稳定。”

“不是打算跳槽。”马秋吾顿了顿,笑道,“可能有点自不量力,我和两个朋友,打算辞职下海了,我们想自己创业。”

“下海好,可是一不留神也会被浪头拍到。”姚志华说,“年轻人创业当然好,可是一定要慎重考虑好了,你这个工作在很多人眼里可是香饽饽呢。”

“这个年代,有这个想法我觉得挺好啊。”江满端着一盘橘子过去,坐下笑道,“姚志华,我怎么觉着你当老师当得爱说教了,你想想当初,你分配到蓝城市人事局,说白了可比马秋吾的单位还好呢,你不也不干了吗。”

“那不一样。”姚志华说,“我那时候是考研究生,马秋吾自己辞职创业,这个风险可大多了,现在下海是挺时髦,可弄潮儿没那么好当的。”

“姚叔,阿姨,我是这么想的。”马秋吾沉吟道,“我现在的工作优势就是稳定,事情不多工作也不重,可以混日子,熬资历熬下去,穷不着富不着,日子肯定也过得下去。可是您看,我家里的情况您再了解不过了,就我这么点工资,三年五年我连个房子都买不起,将来还说什么成家立业,让人家姑娘跟着我吃苦受罪呢。”

姚志华听着一时没反驳,江满则慢条斯理剥了一个橘子递给他,又递给马秋吾一个。

马秋吾说的的确是现实问题,这些年马长林独自养一双儿女,加上几番折腾,的确没什么积蓄。哪怕就以现在沪城两三千的房价,要买个可供结婚成家的房子,爷儿俩的工资攒上年都不一定够首付。

江满现在算是能理解,为什么房子便宜的年代那么多人没买,到涨出天价时候便只能空余恨。这年代来说,先富起来的人毕竟少,大部分人还是工薪阶层,房价低人其实也穷,买房,即使按现在的价格,还是负担比较重的。

并且可能这个年代的人,对借钱买房和房贷这个东西还不太接受,总觉得欠债几十年就买个房子,压力太大了,就不像过日子的。

所谓“提前消费”的观念,在这个年代还几乎没有市场。

“马秋吾你想的有点悲观了。”姚志华道,“你说你一个名牌大学生,体制内政府部门工作,找对象不要太吃香,还能连媳妇孩子也养不起了你这个工作好好干下去,年升职是没问题的。至于买房子,将来小家庭一起奋斗,好歹你工资收入也不算低,买得起。”

“姚叔。”马秋吾笑了下,看看旁边畅畅和马秋汝,又看看江满,笑道,“姚叔,畅畅和小汝都在呢,当着她们两个女孩子,我也不怕您笑话,您说现在的姑娘,谁家不是宠着长大的,就比如小汝将来结婚嫁人吧,我肯定希望她找个条件好些的,您对畅畅肯定也一样。还比如您吧,您是国内知名作家、学者,年纪轻轻就升了教授,您这些年从农村一路奋斗到现在的地位名望,还不是想让阿姨和一双儿女过得更好。”

“你这小孩”姚志华指了指他,“走上社会了啊,嘴巴越来越会说了,还给我拍起马屁来了。”

马秋吾低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姚志华“我也不是要拦着你,可是创业有创业的艰辛和风险,你看看那些下海的,我们是光看见人家挣钱了,背后人家呛水吃亏旁人未必看到。你呀,也别怪你爸骂你,但是你要是都仔细考虑好了,而不是头脑一热,你就去跟你爸好好谈谈,毕竟咱们这一辈人思想都这样,还是比较看重体制内的稳定。”

“其实我觉得要是想通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您看,我反正已经毕业了,家里就剩下小汝,我爸的工资收入,供小汝读完大学不会有任何问题。我与其这样熬着,还不如搏一把,成功了我就成功了,哪怕不成功,我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人也不至于饿着自己,所以说,我其实也没什么后顾之忧。”马秋吾笑。

“其实我倒是挺支持马秋吾的。”江满吃着橘子沉吟道,“咱们都经常看报纸看电视,这就是一个创富时代,马秋吾有这想法,我觉得挺有魄力的。不过”她话题一转,“光有热情和魄力没用,你跟你那两个朋友,怎么打算的,打算干哪一行,资金呢,场地呢,不提前谋划好了那都是愣头青,瞎冲动。”

“阿姨我知道。”马秋吾一听她支持,便笑得一脸高兴,“我觉得阿姨特别有经济头脑,八几年您就能开公司、开面包店,您要支持,我就有点儿信心了。”

马秋吾便介绍了一下,说他们打算先开个小公司,做贸易经商,他两个一起创业的朋友,其实一个是大专毕业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一个是高中,两人奔着他来的,三人拼拼凑凑,也凑了一点资金,反正万事开头难,从小做起呗。

“我之前也留意了一下,觉得可以利用信息差和价格差,先做一些中西部的土特产经营试试。”马秋吾道。

“有想法,我觉得行啊,马秋吾一看就是有头脑的。”江满笑道。

“你既然考虑好了,那我也支持。”姚志华笑道,“可是我跟你阿姨支持都不管用,我们也帮不了你什么,你也别指望我去帮你说服你爸,得你自己来。万事开头难,就从拿下你爸开始。”

至于马秋吾回去怎么跟马长林“交流”的,就不得而知了,反正马长林不同意,气得把马秋吾骂了一顿又一顿,觉得好容易养出个名牌大学生,辞去那么好的工作自己做生意,根本没法接受。

不过父子交锋的结果,是马秋吾已经决定春节后就正式辞职了。

在马家父子交锋的时候,畅畅每天吃吃喝喝,跟马秋汝玩,或者赖在家里弹琴画画。

姚志华手上有一篇学术文章得赶,人家约稿都约了挺长时间了,所以这一年买年货他都没怎么积极。而江满呢,春节期间要休市,她又想赶在春节前对手头的股票进行调整,于是大冷的天,一家四口就都懒在家里。

腊月二十六,用了一上午时间,姚志华和江满两人一起出征,风卷残云一样买了一大堆年货回来,反正这年代物资也充足了,有钱好办事,两口子忙了一上午,年货差不多都置办齐了。

中午吃饭,畅畅忽然想起来,咬着酥香松脆的炸藕盒说“妈妈,我们好像还没去看新房子呢。”

“你想看”江满看看外面的天说,“下午有点阴,要不明天去吧。”

畅畅说“明天我跟马秋汝约好了想去城隍庙玩,过年街上好多卖东西的。”

“那你们就下午去看看。”姚志华说,“顺便看看哪儿有卖那种弄好的猪头,刮干净了的,过年弄个大猪头,多吉利呀,我们放假没事,炖猪头糕吃。”

“你还真整天寻思着吃。”江满斜眼吐槽他,“怪不得你那文章写那么慢,脑子里光想着吃了,脑细胞估计都给好吃的占领了,哪还有心思写。”

“瞎说,我那叫酝酿,我下午就给他写出来。”姚志华道。

于是吃过午饭,江满就带着畅畅和睿睿,要去新房子那边看看。春节期间,出门打个车都难,干脆就公交转地铁,一路找到地方。

下了车,娘儿仨一边说话聊天,一边江满带着俩孩子往前走,周围都是老城区,各种民国风格的老房子,走出一段,拐过一条街,便看到一片闹中取静的民国风建筑,这个季节里还绿意葱茏。

“妈妈,还有多远啊,我腿都走累了。”睿睿耍赖地拉着畅畅,笑嘻嘻道,“你是我姐,你背着我吧”

“你男子汉,你背着我呗。”畅畅便抓住他,以身高优势故意压在他肩膀上逗他,“姚小二你背着我,快点儿。”

姐弟俩正在嬉闹,江满笑笑说“前边就到了。”

畅畅看看周围,高大的树木有些年代了,几幢独立的花园小洋楼典雅别致,也有些年代了,再往前一条林荫道过去,也是一些不太高的老房子,没看到普通的居民楼。

畅畅愣了愣,难不成,妈妈买了个别墅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33章 论门当户对 下一章:第135章 小楼一统
热门: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总裁的不伦情人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妖女乱国 我送仙君蹲大牢/仙界公务员考核手册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粉黛 不露声色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