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娇贵小公主

上一章:第142章 升官发财 下一章:第144章 人各有志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江满同志你什么意思啊,你说谁老了,嗯”

江满“我说错了,我老了,我老了行了吧你一点都没老,年轻着呢。”说着笑嘻嘻指了指厨房,“小伙子,去看看锅里牛腩炖好了没。”

“”姚志华手指点点她,气哼哼地,“哼”

一脸傲娇进厨房去了。

“怎么说他不老,爸爸还不高兴啊。”睿睿眨眨眼问。

“你傻呀,妈妈比爸爸小五岁。”畅畅笑嘻嘻道,“妈妈说她自己老了,那爸爸怎么办”

睿睿很没良心地哈哈大笑起来。

姚志华从厨房出来,嘴里还偷吃着一块炖得香烂的牛腩,指指睿睿“你爸四年前是沪大最年轻的教授职称,现在是沪大最年轻的系主任,怎么地,不服”

“对对对,人家都说咱爸年轻有为。”睿睿笑得一脸谄媚,“再说了,爸爸看着就年轻,又年轻又帅,跟校园里那些大学生一样。”

姚志华“去你娘的你几岁了就敢逗你爸玩儿呢。”

“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吧,拍马屁你也得讲究技术,不能拍过火。”江满指了下姚志华,“姚大主任,去洗点儿香菜和葱花,准备煮馄饨。”然后问畅畅和睿睿,“你们俩,还加不加菜了不加今晚就吃牛腩馄饨了,家里还有卤鸭舌和鸭头。”

“要要要。”睿睿喊,“帝王蟹来几只,大龙虾也不嫌多,超市里好像还有那个三文鱼,也弄点儿。”被姚志华眼睛轻飘飘地一瞟,笑嘻嘻道,“妈妈不是说你春风得意,要拣贵的点吗。”

“笨,这就该吃晚饭了,你点了一下子也买不来呀。”畅畅歪着脑袋想了想,“爸爸,咱家不是还有鲳鱼吗,做个火腿炖鲳鱼吧,我想吃。”

“再炒个什么素菜,过年老吃荤的不行。”江满补上一句。

“那就先别煮馄饨,牛腩再炖一会儿。”姚志华说,“我负责准备材料,让你妈掌勺。”

保姆过年放假,姚志华转身就去厨房处理鲳鱼,葱姜切段,火腿切片,素菜做了个凉拌洋葱木耳,洗了一笊篱生菜,做姐弟俩爱吃的蒜蓉生菜。

隔天畅畅就要动身返校了,升官发财有点膨胀的姚教授,还真跑去买了三文鱼和帝王蟹,说要吃怎么也得让闺女回学校前吃上。

一家子吃货,吃货的境界却各有不同。江满闲下来,大约就会做一些比较费工夫的菜,小火慢炖,滋润的家常味道。而姚志华这个没见识的家伙,总是对各种新鲜玩意儿情有独钟,喜欢尝尝他没吃过和不常吃到的东西。

所以有时他就会买回来一些名气挺大但是根本不好吃的东西,比如他偶尔逛个超市吧,就被推销员忽悠买了一种死贵的进口奶酪芝士,结果回家一拆包装,一家子都说闻着味道就怪怪的,像大夏天放久变质了的奶油面包,一家子愣是没人敢吃。

大冬天,怕俩孩子生吃三文鱼胃不舒服,江满干脆把三文鱼切块,抹了椒盐上锅煎,味道还很不错。

结果姚志华这边刚当了个系主任,开学后不久,肖秀玲那边就打来电话,陆安平调任西北某省了,副省。

“你家陆安平都在南方都快二十年了吧,干了几个职位都在那边省份,也该挪一挪了。”江满道。

“挪这一下是挺好,他自己也满意,就是离家远了。”肖秀玲说。

“哪里是你家”江满嘁了一声,“你告诉我,哪里是你肖秀玲的家姚家村首都瀛县还是江城”

“这倒也是。”肖秀玲噗嗤笑出来,“老家那边,我爹娘这个年纪了,我弟说村里好归好,医疗条件差,我们做儿女的都不在身边也没法放心,已经决定把他们接过去了,我爹娘本来还说不去,说不习惯城里,怕跟儿媳妇没在一起住过处不来,被我们轮番说,现在也答应了。”

江满“要说你家叔婶的性子,跟谁都没有处不来过。担心的就是生活习惯不同。”

“安平也这么说。”肖秀玲笑道,“我们两家商量过了,我们两家各出一半钱,就给我爹娘在我弟家的小区买个养老房子,买个小点儿的,两室一厅,一楼,照顾方便,也不用一个屋檐下,担心跟儿媳妇生活上合不来。”

“这样好。”江满赞同道。

她想说现在房子你只管买,有钱就买吧,吃不了亏的,可转念一想,肖余粮是军官,陆安平副省,身份都比较敏感,他们家还是别加入囤房团了吧,有那么一两套够住就行了。

“钱够不够啊”江满问道,“你们这一下子,要搬家去西北,要给叔婶买房,钱不够的话,别忘了你当初还有两万多块钱在我这儿呢,也生了不少小钱了,反正能补贴你们一下。”

至于到底生了多少“小钱”,江满还真不敢一口告诉肖秀玲。

这两万多,是肖秀玲当初入股老家公司的分红,陆安平是完全当做肖秀玲的私房钱,肖秀玲又一直交给江满了的。

到93年陆杨上大学,江满也嫌费事,就叫公司那边把每年分红直接转给肖秀玲了。

然而她9年开始,把差不多两万块投入了股市,9192年的收到后也投了进去,到现在小十年下来咳咳,反正眼下西北的房价,足够他们买几套了。

既然当初是给肖秀玲做的一份储备,她眼下也不打算全说出来,江满始终觉得,世界上最信得过的人大概就是她自己。当然肖秀玲那边如果需要,她肯定还是要支持的。

“我们搬家去西北,大概也是住公家的房子,杨杨又不去,我们自己买个房子也不合适,给我爹娘出一半钱买个小房子还没啥问题。”肖秀玲笑道,“这个钱你倒是记得牢靠,我们就杨杨一个孩子,这几年他大学,老爷子还非得抢着给他花钱,没结婚没成家,他都还没毕业,毕业还不知道去哪儿呢,我也不急着给他买房子,你说我们这些年也没什么大的花销,还能拮据了”

“你们杨杨毕业,大概率不是留在首都”江满道,“老爷子能放人才怪呢,你要是手里有钱,不如现在就给杨杨在首都把房子买了算了,我跟你说,我觉得房子还得涨价,早买早好,肯定不会吃亏的。”

“那也不一定,杨杨那孩子主意大,说给你都好笑,现在很多时候是老爷子听他的。再说就算他毕业留在首都,首都那么大,我现在买个房子也不一定合适啊,还是等他毕业,工作定下来了,也好就近了买。”肖秀玲笑道,“杨杨结婚买房子,应该也用不着我那点私房钱,放你那儿吧,给我指不定就花了,给别人我还不放心呢。”

“你倒是说私房钱了,你们家的钱到底谁管啊。”江满笑着调侃。

她当然知道,肖秀玲家情况跟他们家差不多,肖秀玲管钱,陆安平本来工作也忙,经常都不知道自己工资多少。

但这不影响肖秀玲的“私房”。江满的主张是,女人一定要有经济地位,有底气。

当然,现在看来,肖秀玲应该是底气比较足的那种就是了。

这么一想,一个多月后,姚志华的那笔电视剧版权费到账,头一天到姚志华银行账户,第二天就被江满转出来,进了股市。

去交易所的大户室,服务大客户的专职经理老远笑脸迎上来“江姐姐,您今天得空过来啦”

“对,今天过来看看。”江满一笑。

周围熟人眼里,尤其沪大姚志华那些同事眼里,她就是个懒散闲人,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开了个面包店,还整天翘班,如今她这个老板三天两头都不到店里去了。

所以当听见有人说,姚志华家好像买了个别墅,挺多人还很惊讶,姚志华家这么有钱了姚志华的收入虽然比较高,买别墅感觉还有点难度,他家开个面包店这么赚钱

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江满还有老家的公司股份,分红还一年比一年多。从81年一路发展到现在,当初那个小村里的进出口公司,已经发展到当地龙头企业了,带动了周围好几个乡镇,大半个的县,业务从最初的玉米皮和高粱秆的编织用品,到现在建起了加工厂,增加了好几个产品,出口野菜、脱水蔬菜和家用物品。

不过江满现在,也就是个只拿分红不管事的原始股东罢了。倒是听说姚二嫂家的女婿姚洪波在公司里表现不俗,进去管理层了。

公司壮大了,村里人富起来了,很多人家翻建了八十年代的瓦房,村里开始规划新的小洋楼别墅住宅,老一辈却老了。

99年秋,老家打来电话,队长婶过世了,八十二岁,晚年安康。

江满立刻准备动身回老家,同时给畅畅打了个电话,跟她说了这事。

“畅畅,你自己看一下,好不好请假回来一趟,送送老人家。”江满说,“老奶奶是这世界上第一个抱你的人。”

“妈妈,我回去。”畅畅想了下说,“我现在去买机票,坐飞机到润城,明天应该就能到了。火车肯定赶不上。”

“那行,咱娘俩可以到润城会和,然后一起回村还方便些。”

“爸爸不回去吗”

“你爸就不用了,家里还有睿睿,我们娘儿俩回去吧。”江满道。

挂上电话,畅畅先去找导员请假,因为是周二,就请了接下来三天假,请到周五。然后打电话查了下航班,去润城的飞机是明天上午,一天往返一班,怕不牢靠,便提前过去买票。

在地铁上的时候,接到陆杨电话,问“畅畅,你去哪儿了”

畅畅说,去机场了,便问“你怎么知道我出来了”

“我妈从西北给你寄了点土特产,核桃红枣什么的,一起寄给我了,我下午没课就给你送过来,你们宿舍那个贺彤说你出去了,还说你请了三天假。”

“老队长奶奶去世了。”畅畅说,“我要回去一趟,我妈说,老队长奶奶是世界上第一个抱我的人,我生下来就是她和大姨陪产,还帮忙照顾我妈坐月子。”

陆杨停了一下说“那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回去。”

“你也回去”畅畅想了想,“陆杨哥,你跟我不一样,我自己回去完全没问题,不用你陪的。”

他姥姥姥爷已经被肖余粮接走了,他回去干吗呀。

“我回去看看。”陆杨说,“我记得小的时候,每次看到我们,老队长奶奶就拿零食给我们吃呢,再说我也很长时间没回村里去了。”

畅畅就没拦着,陆杨放下电话,拿了证件就往机场赶,两人在机场会和,买好机票,第二天上午乘飞机赶到润城。

江满的飞机中午过后才到,走出机场俩孩子在等她。

昨晚畅畅已经电话跟她说过了,说陆杨也一起回去。三人也没再通知村里,便直接在润城打了个出租车,一路回到姚家村。

陆杨还好,之前每年基本还会回来看他姥姥姥爷,所以去年暑假还回来过,畅畅就不一样了,几次大的事情,江老爹去世,因为姚志华和江满都提前回来,日期不定,就没带她,姚老太去世,她正准备高考,其他堂哥堂姐结婚出嫁之类的事情,她也就没特意回来过。

认真算一算,她还是在九零年春节后,姚招娣结婚的时候,赶上寒假回来过一趟。小十年没回来了。

江满带着俩孩子,进村便先去老队长家吊孝,畅畅和陆杨也不懂这些礼仪,江满就先教了他俩,江满祭拜的时候他们俩就按孙辈的礼仪站在她身后一排的位置,其他跟着她学就行了。

祭拜完了,去灵堂隔壁的屋里,安慰了一下老队长。老队长看起来还健朗,人到了这个岁数,对生死大约就看的很淡,老队长并没有多少伤心的样子,反而对老伴儿的身后事更关心些,很多事都亲自过问,要把老伴体体面面地送走。

江满陪着坐了会儿,就被肖四婶她们几个拉出去说话,畅畅和陆杨陪着老队长说了会儿话。

“你们俩大学生啦,不愧是咱姚家村的孩子,这么大老远还专门跑回来。”老队长拎着用了大半辈子的铜烟袋锅,笑道,“等我死了,就别回来啦,人死如灯灭,有啥好回来的呀,我说了别回来就别回来,这么大老远的,可别耽误你们大书。”

“爷爷,您说什么呢。”畅畅劝道,“奶奶虽然不在了,您身体看着这么好,你好好的,等我以后回来给您过九十九大寿。”

“那我就福气大啦。”老队长说,“我呀,现在就觉得我自己福气很大了,儿孙没有大能耐,却也都走正道,日子富足,衣食安康,我比你老奶奶还大了两岁,没病没灾的,这把年纪还能走能动,一辈子也没人骂我坏蛋,我觉得挺好了。”

在村里呆了两天时间,见见熟悉的老乡亲们,畅畅也见到了堂姐姚招娣,老三姚琳琳大学没在家。

姚招娣领着七岁多的儿子,抱着半岁大的女儿。看得出她日子过得不错,招赘女婿来的,也没有婆媳矛盾,生了孩子之后,女婿姚洪波就让她在家带孩子,也不叫她干农活,爹娘也都帮忙照顾俩孩子。

可以说姚招娣日子挺舒心了。

陆杨被肖四婶拉去了,畅畅跟着江满来姚二嫂家串门,姚二嫂跟江满坐在屋里说话,姚招娣就陪着畅畅在院子里闲聊。他们家院子里有个葡萄架,葡萄半青半红,还有点酸,院墙上爬着一架小葫芦,引起了畅畅的很大兴趣。

“这还没熟好,摘下来几天就瘪了,等熟好不会瘪了,我给你寄几个玩儿。”姚招娣笑道。

“行啊,谢谢大堂姐。”畅畅接过姚招娣的小女儿抱着,笑道,“小宝宝真好玩。”

“好玩什么呀,累死人了。”姚招娣说。

“二堂姐家的宝宝多大了”畅畅逗着小女娃问,半岁的小女娃,软嘟嘟真是可爱。

“她家的四岁了。”姚招娣说。老二姚领娣嫁去县城,开了个小服装店。

“我记得大伯家还有两个堂姐,她们俩现在咋样啊,都好多年没见过了。”

“她俩呀。”姚招娣便说了一下,姚青叶早婚,十七八岁就嫁了人,因为彩礼被姚老大留下给大儿子结婚用了,一分钱也没陪嫁,后来又因为些琐碎事情,反正跟爹娘弄得生了嫌隙,一年到头除了送个年礼节礼,都不常回娘家来了。

姚青芽十七八岁出去打工,嫁了个外地人,大概是接受了大姐的经验教训,结婚时就自己作主,把婆家给的彩礼留在自己手里。当时姚高升定亲正好缺钱,姚大嫂就一直骂她,逼她拿出来,弄得恼了,结婚时给了娘家一万块彩礼,后来就很少来,现在听说夫妻两个打工为生。

“你不得不承认,咱们大伯和大伯娘养出来的孩子,其实都挺精的,青芽更比青叶精。也是他们自己重男轻女,弄得两个亲闺女都不亲了。”姚招娣摇摇头,感叹道,“我看大伯和大伯娘老了怕有点愁,跟大儿媳妇没处好,二堂哥呢,婚事不顺一直耽误到快三十岁,才娶了个二婚的,带一个小女孩,大伯娘瞧不起人家,如今婆媳也不好。”

“他家还有个三儿子呢”

“别提那个老三了。”姚招娣说,“姚高兴啊,就是个水嘴的主儿,都让他们家惯坏了,整天觉得自己多了不起似的,以前跟我们家琳琳一起高中,一家子整天出来吹牛,说成绩多好多好,清华北大都随便考似的,结果呢,比我们家琳琳少了好几十分,大专都不够。”

姚招娣停了停,撇嘴,“更气人的你还不知道呢,自家没考好就算了,他还说他是高考生病才没考好,还说我们家琳琳考了个师范学校,将来当个小老师,没脸没腚没前途,把我娘气得要命。”

说着话姚洪波回来了,热情地跟畅畅打过招呼,就接过小女儿抱着,领着儿子去玩了。

姚招娣收拾做饭,要留江满和畅畅吃饭,畅畅就去帮她烧火。

“你可不要烧,你哪里干过这个。”姚招娣忙拦住她,笑道,“其实家里也有煤气灶,就是我娘说地锅做饭好吃,不要你烧。瞧瞧你这手,白面捏的一样,写字画画的。”

“我试试,我觉得我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应该会烧。我也特别喜欢吃地锅炒的菜呢。”畅畅笑。

“你农村长大的孩子”姚招娣一边刷锅,一边笑道,“你去村里跟人说一句,你是农村长大的孩子,看人家都怎么说你。你小时候不知道自己记不记得,咱们全村的孩子,哪个不羡慕你你小时候让三叔三婶养得,简直就是个娇贵小公主,吃的用的都是顶好的,玩具我们都没见过的,别说村里了,城里一般小孩都不一定能跟你比。”

畅畅有点不好意思地笑,说“我记得小时候爸妈特别疼我。”

姚招娣特意杀了两只鸡,当年的小秋鸡,也就七八两重,下到锅里大火一炒,骨头和肉都啪啪炸,闻着就香。

姚招娣一边炒菜,一边问道“畅畅,跟你一起回来那个是杨杨啊”

“对,他也在首都上大学,听说老队长家奶奶去世,就一起回来了。”畅畅说。

“小伙子真帅,小时候看着就特别漂亮,长大了帅得跟明星似的。你说人比人气死人,该到命好比不了,咱村里出了你和他两个福气孩子,听说他爸现在都是副省长了。”

畅畅笑,一边饶有兴致地研究地锅,学着姚招娣的样子烧火。姚招娣怕她弄脏衣服,又把她推到一边。

“哎,你还能记得不,小时候杨杨对你可好了。”姚招娣笑道,“你小时候走路慢,你俩整天慢悠悠在村里玩,都是三婶或者肖大奶看着你们,有一阵子,那时候你也就两三岁吧,喜欢坐小童车,他就天天推着你,特别护着你,都不肯给别人碰一下,别人碰你衣服一下他都要嫌恶。”

“是吗。”畅畅笑道,“我那时候太小,都不太记得了。”

“可不是。”姚招娣嗤啦一声,把一条大花鲢鱼放进油锅里,一边小心煎鱼,一边笑着说,“我还记得你刚生的时候,大概还不满月,我那时岁吧,跟我娘去了就围着你看,你小时候太可爱了,粉团团一样,我就伸手想摸摸,杨杨好像也就三四岁吧,凶巴巴拍开我的手,说不许碰。他小小的人,可能以为你是他们家的小孩吧,就蹲旁边看着,谁碰你他都不许,还说人家手臭。”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42章 升官发财 下一章:第144章 人各有志
热门: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嫁三叔 我在生存游戏里搞基建 权贵的五指山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退婚后!玄学大佬靠算命轰动世界 口是心非 总裁的不伦情人 帝宠令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