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千年狐狸

上一章:第146章 投机的女人 下一章:第148章 不能得罪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陆杨在车站接了畅畅,回学校的路上,畅畅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她到了。同时也提了秦掬月的事。

“所以像秦掬月这种,开画廊的,八面玲珑待人热情,嘴里跟你谈艺术,谈情怀,脑子里想的却是钱,人之常情而已,你不能把她当作单纯搞艺术的。”姚志华道。

江满其实还不太清楚秦掬月何许人也,姚志华又给她说了一下。

江满便笑道“在商言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畅畅,我知道这事情在你看来,多少有些心里不舒服,那你这么想,妈妈平常喜欢炒股,妈妈要是知道了一些可靠消息,哪支股票会有特大利好的行情,那我怎么办”

“买啊。”畅畅说。

“对,那我肯定赶紧买入啊,买了就能赚钱呢,谁跟钱过不去呀对吧。”江满笑道,“这个秦掬月开画廊,她自己虽然也学过画画,但好像并没有什么成就,开画廊无非是为了赚钱的,其实也就是个在圈子里有些人脉、有些地位的画商,她既然知道你是央美的学生,画得很好,又知道了你是吕教授偏爱的小弟子,你爸呢身份地位上也有一定优势,所以她当然会判断,你将来不大可能岌岌无名。”

有背景有资源,本身再有绘画天赋,姚畅同学在绘画界成名成家就已经比别人提早跨出了一大步,可以说未来可期。

秦掬月要是连这点眼光脑子都没有,那她也别开画廊了。

江满道“她现在搜罗收购你的画,与她来说,收藏几年就有可能大赚一笔,或者她还可以利用自己的人脉影响,把你的画作炒出很高的价格,她赚钱了,与你来说却也没有什么坏处,甚至无形中提高了你的名气,提高你的作品的价位,可能在别人看来还是一种赏识,求之不得的事情。”

“妈妈,这些我也知道,”畅畅说,“就是觉得有点别扭。”

就像被人当作“奇货可居”盯上了似的。

“所以艺术品投资商也是商人,跟别的商人没什么不同,为钱而已。你既然选择画画这条路,将来少不了要跟画商打交道,关注你的人只会更多,包括那些收藏家,他们嘴里跟你谈的是艺术,其实就算喜欢和收藏你的作品,可能最终也会用钱的价值去衡量,还有些收藏家,自己喜欢珍藏了一辈子,还不是被不肖子孙一卖了之。”

江满笑道,“钱本身又不是坏东西,人之常情,名家作品也只有拍出几千万上亿的天价,更多人才会承认画家和作品的价值。这个本身没毛病。”

“幸亏我从来没卖过画。”畅畅一想,要是她之前跟一些同学一样,低价卖给画商一些作品,现在画商可能转手倒卖给秦掬月,画商赚一笔,秦掬月转手拍卖出天价,都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了。

不仅如此,在旁人看来,还会觉得秦掬月对她慧眼识珠,有知遇之恩。

光这么一想,都让人觉得心里很不爽。

幸亏,爸妈早早就跟她说不要卖画,也不能随便送人。秦掬月搜罗半天,一幅都没买到,反倒让“姚畅”这个名字在艺术品投资的圈子里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而且很多圈内人就会好奇,一个画得很好历年参加美院年展的青年画者,怎么市面上一幅作品都找不到,有些神秘了。

畅畅这会儿觉得,她爸妈都是千年成精的狐狸。

“秦掬月这个,本身很正常的生意行为。”姚志华笑道,“畅畅,你年纪小,乍一接触这种,杨杨呢可能也有点保护欲过度,一听说有人关注你收购你的画,又是警觉又是调查,俩小年轻,还在象牙塔里呢,别当回事就行了。别的不敢说,先不提杨杨后边还有陆家,就把你爸你妈摆在这儿,那个秦掬月给她个胆子她也不敢坑你,不然你爸妈这些年不是白混了。”

“爸,你这么一说,忽然觉得我好厉害啊。”畅畅憋不住扑哧笑了起来,咱也是有靠山的人了对吧。

姚志华和江满开着免提,跟闺女聊了这边天,听见闺女开心的笑声,便也跟着笑起来。

江满想了想就嘱咐道“畅畅,我估摸着秦掬月买不到你的画,她不难猜到是怎么回事,有可能她还会找你,提出高价买你的画,或者跟你合作之类的,你记住了,一律不卖,如果她要跟你合作展览,你可以答应她,互相得益的事情,你没必要拒绝。不过要先签个协议,到时候你可以再跟我说一下。”

“嗯,知道啦。”畅畅答应着。

小蜗牛一直被家里保护的很好,说白了涉世未深,但从小鬼精灵,略一琢磨也就明白了。

秦掬月毕竟开着首都颇有影响的画廊,放话提价收购一个年轻新人学生的画作,结果徒劳一场,肯定有些没面子,为了挽回面子维护地位,也为了钱,很可能会找她买画。

当然价位也会相应提高一些。

甚至就算这次买到了,秦掬月也会找她买画或者合作,试想要是她垄断了畅畅的画作,将来畅畅成了有名的画家,秦掬月可就赚大了。

开学第一个周末,畅畅跟陆杨去美术馆看一个新春艺术展。

下了点小雨,陆杨拿了一把超大号的蓝色格子雨伞。看完画展出来,畅畅看着头顶的伞,不禁笑嘻嘻地说“哥啊,我咋觉得咱俩像举着人家卖冰棒的那种大阳伞呢。”

“我挑了家里最大的一把伞。”陆杨笑。

他今天一早看了天气预报有雨,就去找了一把足够大的伞。结果老爷子拄着手杖,站在走廊下笑眯眯说他傻。

老爷子当时说,傻小子,你自己琢磨琢磨,陪人家姑娘去看画展,是不是应该找一把小伞,越小越好。

陆杨当时忽然觉得,老爷子年轻时指不定也是撩姑娘的个中高手。

不过相对于两人挤在一把小伞下躲雨,陆杨还是把家里最大的伞拿来了,大伞一张,两人护的周周全全,不至于淋着,就算小雨,春节刚过首都还是很冷的。一把小伞挤着当然浪漫,可是淋着冻着畅畅怎么办

“冷不冷”

“不冷,我穿的厚。”畅畅把羽绒服的帽兜戴在头上,一张小脸被帽子上的皮毛衬得特别小。

两人等到绿灯穿过马路,陆杨便很自然地把手放在她后背,走过马路停下来,商量去哪儿。陆杨提议先去吃点东西,再送她回学校,两人一讨论,陆杨说这天气就应该去吃火锅。

“两个人吃火锅啊。”畅畅皱皱鼻子,笑嘻嘻道,“两个人好像都不值当的,我们家过年就喜欢吃火锅,还有大锅炖菜,人多才热闹。”

“那我们去吃烤鱼,想不想吃”陆杨指着不远处一家店,“看起来还可以,客人挺多。哎这附近我们不熟悉,也不知道哪家好吃。”

畅畅四下看了看“你想不想吃牛肉面那边那家,人也挺多。”

于是两人跑去吃面。

点了两碗面,等的时候,陆杨想了下说“畅畅,爷爷还挺念叨你的,今年过年我爸妈抽不开身,统共就年后在家陪了老爷子两天,初三晚上来到的,初六走的,一个春节就我和爷爷在家,怪没意思的。老爷子就光念叨你,跟你说的一样,过年我说吃火锅,他都埋怨两个人吃不热闹。”

“是很久没去看陆爷爷了。”畅畅说,想了想便笑道,“那我明天去看爷爷”

“行啊。”陆杨笑起来,“那明天我们吃火锅,爷爷最喜欢铜锅涮羊肉。”

“我也喜欢。”畅畅笑。

他们点的面端上来,还点了两碟小菜,一个酱卤牛肉,一个牛蹄筋,这天气里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吃起来滋润暖和。

吃着饭,外面天色就黄昏了,畅畅身上的手机响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

她停了停,那号码锲而不舍地又打了一遍,畅畅接起来。刚一接通,对方便笑着自报家门,是秦掬月。

“秦师姐啊。”畅畅慢悠悠客气道,“你好。”

“是不是有点好奇,我怎么会有你的手机号码”电话里秦掬月优雅温和的笑声道,“我特意去问吕教授要的。小师妹不来找我玩,我还想你呢。”

“刚开学,挺忙。”畅畅问,“秦师姐打我电话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算算你该开学回来了,既然在首都,我好歹得请小师妹吃个饭啊,要不,明天出来坐坐我去接你。”

“明天啊。”畅畅顿了顿,依旧慢悠悠笑道,“秦师姐对不起啊,你要是早十分钟打电话,我就答应了,刚刚才说好明天去看望一位长辈。”

“这样啊,可真是巧了。”秦掬月笑道,“那下周呢,你下周有时间吗,我开车去美院接你,我们一起出来玩。”

“下周”畅畅想了想,便大方笑道,“下星期天吧,如果天气允许的话,我就去师姐的画廊玩,正好参观一下,不用你来接的。”

秦掬月满口答应着,两人互道再见,畅畅挂断了电话。

“秦掬月。”畅畅夹了一块切得薄薄的酱牛肉,放到碗里。总觉得这样牛肉沾了面汤会更好吃。

陆杨已经听出了个大概,便点点头“那我下周六陪你一起去。”

然后陆杨介绍了一下,说这个秦掬月,父母也都是知识分子,49年的南下干部,在南方呆了一些年,文革被下放到农村,落实政策后因为患病,申请回到了首都。秦掬月恢复高考以后考了个师范学校的美术系,只当了几年美术老师,八十年代中期辞职开起了画廊。

“她有个哥哥是高层干部吗”畅畅好奇问到。因为李邱蓓提过,秦掬月的哥哥是祁子越父亲的下属。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陆杨说,“我当时怕她对你有什么不利,就查了一下她,秦家也就是普通干部家庭,她哥哥我没怎么关注,是在部队当文职干部,职位应该不高。”

“嗯,就是问问,我同学提过秦掬月,好像有背景什么的。”畅畅说。

“首都这样的地方,什么叫背景呀。”陆杨笑道,“不用理会。”

第二天上午,畅畅便去看陆老爷子,因为天冷,陆杨自己开车来接她。

畅畅上了车十分好奇,笑着问道“陆杨哥,你还真会开车啊”

记得她上次采风在农村生病,他提过自己开车会更快,但是畅畅之前都没见他开过。

“会啊,我还能哄你。”陆杨笑道,“我从初中开始,差不多每年暑假都会来首都,你可不知道,我都成了我爸妈和爷爷之间的关系调剂品了,小学时候爸妈还不放心,不肯让我自己来,初中以后一到暑假,老爷子就赶紧叫人把我接来,大院里也没有几个小孩玩,我就整天跟警卫踢球,缠着他们带我玩,也就慢慢学会了开车,我还打过枪呢。”

“那你有驾照吗”畅畅看看前边,笑嘻嘻调侃道,“千万别让警察逮着我们。”

“有,没驾照我敢开来接你”陆杨笑道,“大学以后,爷爷怕我自己开车跑出去玩,不放心,我就去拿了个驾照。不过这车既然是老爷子家里的,我一般很少开。”

两人到了大院,陆老爷子正等着呢,保姆韩阿姨一见畅畅就笑道“小小姐,你可好长时间没来了,学习很忙吧,看你怎么都瘦了。”

“刚过完年,胖了好几斤,韩阿姨你肯定故意说给我高兴。”畅畅两手拍着自己的脸笑。

“那就是又长高了,反正我看着瘦了。”韩阿姨说。

“韩阿姨,我都多大了,还长个子啊。就是你偏心眼。”畅畅和陆杨听了都笑起来。

“就是不胖,老这么瘦。”老爷子拄着手杖站在走廊下,指着陆杨道,“杨杨,看你怎么照顾小妹妹的,都养瘦了,也不长肉。”

“”畅畅不禁憋笑,长辈们为什么总是想让人长肉呢。

中午吃火锅,晚上老爷子又硬留了他们包饺子,晚上八点多钟,陆杨才把畅畅送回学校。

路上陆杨说,老爷子其实这一两年身体都不太好。

“我看爷爷气色精神都挺好啊。”畅畅说。

“年纪大了。人就像一部机器,保养得再好也会老化。”陆杨简单说了一句。

“嗯,伯伯和大姨离得远,那你以后就多照顾老爷子。”畅畅停了停,想到陆杨星期六星期天经常会来照顾她,就笑道,“那我以后有时间就多来看看老爷子。”

“嗯。”陆杨点点头,看着她笑,“你要是能常来,老爷子肯定心情好。我姑姑不招人待见,姑姑家两个表姐都结婚嫁人了,一个在外地一个住的也远,小时候也没怎么跟爷爷在一起过,老爷子这个年纪,其实挺孤单的。”

虽然家里照顾老爷子的工作人员一大堆,可是陆杨却知道,老爷子这个本该含饴弄孙的年龄,跟前就只有他,陆安平以前是在地方发展得更好,现在呢,一方大员,副省级,也就不好再随便调回首都来了。

“畅畅,我这学期打算不住校了,搬回去住,早晚都能照应一下爷爷。”

“陆伯伯和大姨没法在跟前,也就你多辛苦了。”畅畅说。

又到周六,陆杨陪着畅畅,两人便一起去了秦筑画廊。

他们一进去,便迎上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看样子是工作人员,笑吟吟礼貌问候,问他们是来参观还是买画。

“我们先看看吧。”畅畅点头微笑。

便跟陆杨一起参观了一下,画廊地方不小,地段稍偏十分幽静,布置得很是清幽雅致的样子。在里侧一个不算太突出的位置,果然看到了李邱蓓的两幅画,并排挂在一起,挂着寄卖的标签,标价都是十万。

作为一个画画的人,畅畅略一琢磨,便明白秦掬月为什么这么痛快地就答应把李邱蓓这两幅画挂在画廊售卖了。

试想,反正是寄卖,那么别人理所当然就会认为,价格是画者自己定的,而周围其他同类型的、档次也差不多的作品,标价都在五六万左右,低的甚至更低。

好比说,几件档次、料子、样式都差不多的衣服挂在一起,有的标价五百有的一千,那么按照人们普遍的心理,很容易就买走五百的那件,甚至还觉得占了便宜。

而秦掬月呢,既给足了祁子越面子,落了人情,也不会有一点亏吃,反正价格也是祁子越和李邱蓓自己定的,无人问津卖不出去也怪不到她。

一个籍籍无名的学生作品标价十万,落在业内眼里,指不定还要笑一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而李邱蓓却还为此得意感激。

这个女人就像妈妈说的那样,果然是在商言商,怪不得能在首都这样的地方,开起这么大的画廊。

畅畅和陆杨悠闲随意参观,畅畅慢悠悠,陆杨也就慢悠悠陪着,那个女工作人员离他们几步远微笑跟着,等着服务,见他们在李邱蓓的画前稍稍停留便走开了,也就不过来打扰。

刚转了半圈,都还没看完,秦掬月从里边出来了,一身得体的冬裙,高跟短靴,小羊毛披肩,大冬天里妆容精致,含笑迎了上来。

“畅畅来了”秦掬月迎上来,亲昵地拉着畅畅的手问,“非得不让我去接你,路上冷不冷”

“还行,不冷。”畅畅笑。

“小李,有眼不识金镶玉了吧,也不赶紧叫我一声。”秦掬月向接待他们的工作人员嗔怪地笑道,“这就是我跟你们提过的,我那个很有绘画天赋的小师妹,姚畅。”

那个工作人员忙笑着问好,畅畅笑道“秦师姐,你过奖了。”

“一点都没过奖,吕教授谈起你,比我夸得还多呢。”秦掬月挽着畅畅,笑眯眯示意了一下陆杨,挤挤眼笑道,“畅畅,这位帅小伙子是谁呀是不是”

畅畅一听她那口气,不用猜也知道她想什么,毕竟她和陆杨一起出去,也不是没被别人当作情侣过,便笑着简单介绍道“这是我家里的一个哥哥,也在首都书。”

“哦。”秦掬月笑了下,便问陆杨,“欢迎欢迎,您贵姓”

“敝姓陆。”陆杨点头。

“陆地的陆”秦掬月问道。

“对。”陆杨点头。

“陆先生。”秦掬月优雅地含笑致意,眼睛里则掠过一抹深思,笑道,“畅畅,陆先生,我们进去坐。”

她亲昵挽着畅畅往里边走,陆杨随后跟上,心里便琢磨着,秦掬月大概由他的姓猜到些什么了。

都说生意人八面玲珑,首都绘画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春节时秦掬月私下搜罗打听姚畅的画,市面上根本没有。

然而陆老爷子的书房却挂着一幅,而陆老爷子当时一脸得意跟人家说,是他孙女送的。

陆杨看着前边的畅畅和秦掬月一笑,心说这样也好,聪明人就该知道,不论凭哪一条,都别把脑筋动到畅畅头上来。而秦掬月看起来也不是个笨蛋。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46章 投机的女人 下一章:第148章 不能得罪
热门: 男主们都苦尽甘来(快穿) 暴君的笼中雀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玉无香 旧欢新宠,总裁,你好棒! 我在生存游戏里搞基建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全能福气包:带着显微镜穿越乱世 粉黛 作精在赘婿文爆红了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