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情敌来了

上一章:第157章 钻钱眼的人 下一章:第159章 引狼入室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讨论了一会儿买房子的话题,江满看来是打定了主意,不再管闺女这三百万,要教闺女自己理财了。

“这事就这么定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江满话题一转问,“晚上吃什么”

“”陆杨忍不住想笑,这不刚刚吃完中午饭吗。

从小到大,陆杨对他们家这样的气氛还真是太熟悉了。所以就算分开那么多年,居然都没有陌生感。

睿睿“不是说过吃烧烤了吗”

“说了烧烤和烤鱼,那到底烧烤还是烤鱼”江满下巴示意一下陆杨,“庆祝杨杨和畅畅毕业,你俩先说。”

睿睿“什么时候轮到我点菜啊”

“你生日的时候,你击剑比赛赢了,不都是你点菜”姚志华道,“该轮到你的时候就轮到你了。”

唉,人小,连庆祝的理由都少。

于是睿睿立刻转向畅畅“姐,咱们去吃烧烤吧绝对好吃,包您满意,我知道一家店有烤鹌鹑,还有烤乳鸽,特别好吃,我同学说的,还烤小泥鳅呢。”

“行。”畅畅笑嘻嘻撸了他脑袋一把,故意道,“你小,今天我们让着你。”

孩儿们看来达成了一致,于是就这么定了。聊了会儿消消食,姚志华和江满决定回去睡会儿午觉。

“那我也去睡午觉,火车上都没睡好。”畅畅说。话音刚落,手机响了,她笑嘻嘻接起来,声音里带着几分欢喜轻快,“喂,马秋汝。”

两个姑娘叽叽喳喳聊了几句,畅畅挂断电话。

“妈妈,马秋汝说和马秋吾要来玩,还说晚上请我们吃饭,庆祝我们毕业。”畅畅笑道,“怎么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让他们来玩啊。”江满说,“请吃饭就算了吧,要请也是我们请,哪能让他个小辈请客。”

陆杨眨眨眼,心说就是那个马秋吾来了听着江满安排,便聪明的不说话。

下午四点钟的样子,门口停下一辆白色轿车,果然马秋吾和马秋汝兄妹俩来了。

江满开的大门,走到客厅见陆杨和睿睿都下来了,便随口介绍道“来认识认识,这是陆杨,我们两家故交。杨杨啊,这是马家兄妹俩,学校家属院那边的邻居,跟畅畅从小一起玩。”

“知道。”陆杨笑道,“马秋汝这名字,经常听畅畅提到。”

一边说话,一边两个年轻人就暗暗地相互打量。

相对于陆杨,商海里摸爬滚打几年的马秋吾看起来更成熟,穿着打扮也差别挺大,马秋吾牙白色衬衫,黑西裤,看样子熨烫过的,而陆杨呢,刚从楼上午睡下来,就穿着十分随意家居的宽松白t恤和牛仔大短裤,脚上一双凉拖。

“你好,我是马秋吾。”马秋吾主动打了个招呼,伸出手。

“你好。”陆杨笑着伸手跟他一握,心里忽然特安定大度。

他和畅畅关系已经定了,就在今天早晨,畅畅是他女朋友了,所以不好意思,不管这位对畅畅是个什么心思。

实则两个年轻人彼此所知不多,明明在江满家里都是十分熟悉的,气氛却一时有些冷场矜持了。

“畅畅呢”马秋汝问。

“睡午觉还没起呢。”江满笑道,“睿睿,去把你姐叫起来。”一边吩咐陆杨,“杨杨,去厨房冰箱拿点儿饮料来,底下抽屉还有雪糕。”

陆杨答应一声,跑去拿饮料,睿睿则放开嗓门喊“姐,秋吾哥哥和小汝姐姐来到啦。”一边喊着一边跑上楼了。

他这么一喊,畅畅没下来,姚志华先被吵下来了。

正好陆杨拿了饮料和雪糕过来,盒子里好几样雪糕,先递给马家兄妹,马秋吾说不吃雪糕,拿了一听可乐,马秋汝笑嘻嘻挑了一个甜筒。

“叔,你要吃雪糕吗”陆杨问。

“我才不吃那玩意儿,冰牙。”姚志华嫌恶地看看,叫陆杨,“杨杨,去给我倒杯水,我可喝不惯这些冰饮料。”

“厨房里有放凉的菊花茶。”陆杨转身去给姚志华倒了一杯来。

江满则随手端了些水果过来,坐下来,慢悠悠给自己挑了一块巧克力雪糕。

迎上姚志华不赞成的目光,江满挑眉道“你老了,老人家就别吃冰的了,我还年轻。”

“我懒得理你。”姚志华接过陆杨递来的菊花茶。

陆杨在另一侧沙发坐下来,伸手也拿了一听可乐。

“马秋汝,毕业了什么打算”姚志华问,“是不是确定出国留学”

“嗯。”马秋汝点点头,笑道,“享了我哥的福,他说供我留学,我已经申请去米国读研。我爸妈也支持的。”

姚志华想说你爸当然支持,又不用他出钱。

至于杨娟那边,因为跟再婚丈夫没孩子,说实话对这兄妹俩倒是还可以,不过经济状况也就一般,工薪阶层,支持马秋汝留学的财力恐怕是没有。

“这么看来,马秋吾当初辞职是对的,凭自己的努力,也算让你们家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姚志华道,“我记得,你爸再有两年就退休了吧”

“是的姚叔。”马秋吾回答道,“到后年三月份退休。学校里您照顾他,他现在也不用上什么课,您知道的,他也不太搞学术,其实跟退休差不多。”

马长林整个人下半辈子,算是废了。

姚志华顿了顿,笑道“学校里临近退休的老教师都有政策,哪里是我刻意照顾他,你爸呀,有你们兄妹俩,也算晚年的福气了。”

“未必满意的,整天嫌这嫌那,嫌我们不陪他。”马秋吾笑笑,笑得有点冷漠,道,“我正打算给他请个保姆呢,不然您看我和小汝,谁有工夫整天管他”

早年在孩子心里种下的因,老了必然结出孤独的果。姚志华和江满算是旁观了马家这些年的鸡飞狗跳,也没法多评价。试想换了谁,恐怕父子、父女关系也不会多么融洽。

这么聊了会儿,才看到畅畅慢慢悠悠从楼上乌龟一样爬下来,脸上还带着午睡之后的懒散迷糊。

“马秋汝,马秋吾,你们来啦”

“畅畅。”马秋汝跳起来,跑过去笑嘻嘻拍拍她,拉着她一起挤在沙发上,两人亲昵地靠在一起。

“头发长这么长了”马秋汝理理她脑后随手绑起来的头发,转头给她看,“你看我,我又剪了,也就刚刚能扎起来,要不是怕夏天热,我就直接剪个很短的发型了,多省事利索啊。”

“你剪短发好看。”畅畅说,“我也想剪啊,又怕不好看。”

“还是不要剪,畅畅留长发最好看。”马秋吾插了一句。

“留长头发很麻烦的。”畅畅看看他们,一个个不是在吃就是在喝,睿睿下楼就赖在江满身边啃雪糕,她看看茶几上,可乐,雪糕,没有她想吃的,于是叫睿睿,“睿睿,给我拿个酸奶呗。”

睿睿指指茶几上“现成的饮料雪糕你都不吃要吃什么自己去拿呀。”

“小孩不听话了啊,睿睿同志,你考虑考虑后果。”畅畅指指他。

姐弟俩磨牙嬉笑,陆杨却已经站了起来,伸手把茶几上挑剩下的雪糕拿走了,放回冰箱,很快拿了一盒酸奶回来递给畅畅。

“睿睿你记住,你的烤乳鸽飞了。”畅畅接过酸奶,笑嘻嘻指指睿睿说。

“”睿睿笑眯眯眨巴眨巴眼,埋怨道,“陆杨哥,你看你怎么去拿了,我正想去给姐姐拿呢。”一脸谄媚道,“姐,你还要吃什么,我这就去给你拿”

“”畅畅白他一眼,严重怀疑这个弟弟是捡来的,或者在医院抱错了,他们家谁这么个见风使舵的滑头性子啊。

“对了,姚叔,阿姨。”马秋吾道,“我和小汝来的路上还说呢,畅畅和小汝都毕业了,应该好好庆祝一下,要不晚上我做个东,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平常她们俩都在学校,姚叔也忙,我们都好久没聚一聚了。”

“吃饭啊。”江满笑道,“还真有这打算,你们来之前,我们还在商量晚上去庆祝吃烧烤呢,你刚才没听畅畅说吗,睿睿推荐的烤乳鸽。”她停了停,便冲着姚志华笑道,“要不然今晚姚教授请客”

“那怎么行,”马秋吾忙说,“姚叔,阿姨,都说了我请。好不容易两个妹妹毕业了,说好了今晚我请。”

“你请什么呀,不要你请。”姚志华笑道,“正好杨杨来了,杨杨也是今年毕业,他本硕博连读马上就工作了。这么着,晚上给他们三个一起庆祝一下,有你姚叔在呢,哪能让你个小孩请客。”

马秋吾二十七八岁的人了,被姚志华一句“小孩”,一副亲切随意的长辈口吻,马秋吾一时找不到话应对,也就不好再坚持了。

要是江满家普通工薪,他倒还能坚持一下,可姚志华和江满这条件,他再非得说他请客,反而有些太客气生疏了似的。

于是马家兄妹在他们家呆了一下午,说笑聊天倒也随意,晚上便开着两辆车,一起去睿睿说的那家烧烤店吃饭。

烧烤店其实是个适合年轻人的地方,店内装修挺新潮,姚志华进去就要了个包间。烧烤他们家倒也常吃,在家里也会简单地做,既然出来吃,便一了些平常在家不好弄的,除了牛羊肉串,海鲜扇贝之类的,睿睿点了他心心念念的烤鹌鹑和烤鸽子,江满怕晚上吃得太荤,又多点了些素菜。

服务员送上赠送的啤酒,接了菜单忙去准备。

“姚叔,您是不是更习惯喝白酒”马秋吾问。

姚志华说他都习惯,便让服务员再拿一小瓶烧酒来。

马秋吾笑道“今晚高兴,我陪您喝两杯吧。”然后笑着问陆杨,“你平常喝酒吗白酒还是啤酒”

“你可别小看他,这小子酒量遗传他爸。”姚志华道,“杨杨,要不喝点儿”

“我不喝了吧。”陆杨看看江满笑道,“婶子,您和叔喝酒,回去我开车。”

“提醒我了。”江满指指马秋吾,“你喝酒,回去谁开车”

马秋吾说没事儿,等会不行就叫人来开,江满便嘱咐他,要么不喝,喝了就找代驾。

很快服务员用不锈钢托盘把烤好的食物不断送上来。

“畅畅。”马秋吾把几串烤肉串递到畅畅盘子里,看着她问,“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读研啊。”畅畅回答。

“读研好。还在首都读吗”

“不打算。”畅畅摇头,“我想在沪城读研,上次考试懒,不想复试来回跑就没报,这不得下半年再考吗。”

“在沪城啊。”马秋吾笑得挺高兴,“这样好,离家就近了,在家也更方便。畅畅,小汝以后出国了,姚叔和阿姨忙,你呀有什么事就叫我一声。”

“嗯。”畅畅点点头,笑道,“你生意忙,我一般也没什么事。”

“有什么忙的。”马秋吾笑道,“再忙也不耽误。”

畅畅自然不会往别处想,陆杨听了也不插话,伸手把几串烤菜花和豆腐放在畅畅盘子里,顺手就把刚才马秋吾放的肉串拿走,很自然地自己吃了。

畅畅最近老嚷嚷放假会变胖,晚上都不太吃油腻食物的。

然而他这种动作看在马秋吾眼里,却总有些特别的意义,带着某种示威和挑衅的意味了。

马秋吾挑眉看了他一眼,便也给畅畅拿了两串烤香菇。结果很快陆杨又递过来一个烤玉米。

“没让刷调料的。”陆杨把烤玉米递给畅畅笑道,“放心吃,烤玉米热量很低的。”

没办法,大约除了江满和姚志华,没人更比他熟悉畅畅的饮食口味了,四年过来,小蜗牛爱吃什么,讨厌什么,喝奶茶放几分糖,都没人比他更了解了。

天地良心,他还真不是故意做给谁看。

“畅畅,我记得你最爱吃虾。”马秋吾剥好一只大虾,放在畅畅盘子里。

“谢谢。”畅畅笑了下,“马秋吾不用你剥,那个,我中午吃太多了,晚上吃点素菜。”

“你又不胖。”马秋吾不赞同地笑道,“你看看你,天天嚷嚷怕胖,我记得你从小就是偏瘦,你这身高,实在有点瘦了。”

“能吃是福气,干吗还不敢吃。”陆杨也不赞成地说她,“畅畅,想吃就吃,明早我喊你起来跑步。”

“好不容易放假,你明知道我懒。”

“没事儿,我们可以晚一点,让你睡到七点行不行”陆杨笑道,“还有睿睿,明早七点,我们一起起来去跑步。”

一桌子人,除了睿睿一直忙着啃他的烤鹌鹑,啃得不亦乐乎,其他人其实很难不注意到他们这些小动作。

江满和姚志华对了个眼色,各自不动声色吃饭。

畅畅没喝啤酒,和马秋汝喝的都是橙汁。马秋汝大约对这气氛也有些无奈,便端起橙汁找畅畅干杯,两个女孩聊起假期打算,吃喝玩乐,说说笑笑,饭桌上气氛欢闹起来。

一顿烧烤太太平平吃完,姚志华随手把皮夹递给睿睿,叫他去结账,吃饱了小坐一会,便跟江满起身准备离开。

“马秋吾啊,记得找代驾。”江满嘱咐道,“你们兄妹俩现在住哪儿呢”

“我回我那边住。”马秋吾说,他早就搬出来自己住了。马秋汝刚毕业放假,还是住在家属院那边,想想叫马秋汝,“小汝今晚也别回去了,省的再跑那么远,打电话跟家里讲一声。”

“那我们就先走了啊,马秋汝,你哥今晚喝了不少,可别让他开车,等代驾来。”姚志华交代道。

江满和姚志华都喝了些啤酒,陆杨开车,一家人一起离开。

马秋吾站在那儿看着他们离开,回头对马秋汝道“这个陆杨到底什么人啊,是他们家什么亲戚我只听说是老家的故交。”

江满和姚志华当然不会刻意跟谁炫耀陆家的背景,反而会有意隐瞒一些。

马秋汝便说她其实也不大清楚,陆杨家里是什么情况也不清楚,只听说早年都是从姚家村出来的,好像陆家之前都在南方,反正两家人好像关系特别好的样子。肖秀玲到姚家来小住,马秋汝还见过的。

“忒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就算老家故交亲戚,你瞧瞧他在姚叔家里,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比睿睿还像个主人。”马秋吾哼了一声,“他老几呀他”

“哥,他之前也在首都上学,我好像听说,他这次是跟畅畅一起回来的,打算留在沪城工作。”马秋汝说。

马秋汝这样的性子,却不屑于谈什么恋爱,四年大学感情上是真小白,对哥哥的心思却也知道,不免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那又能代表什么。”马秋吾气愤地说道,“姚叔和阿姨仁义,他大老远投奔来了,多少都得照顾他几分,他自己心里就没个数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这种人就叫没分寸。”

“哥”马秋汝伸手扶了马秋吾一把。

“我没喝多。”马秋吾推开妹妹,站在原地老半天没说话,一直到代驾来了,才上车离开。

这边江满一家人回到家里,就在周围散散步,各自洗漱收拾了上床睡觉。

二楼三楼都是一间浴室卫生间,睿睿两分钟冲完澡,畅畅懒洋洋翻了会儿画册,便叫陆杨先洗澡。

男人动作还真快,陆杨也是几分钟洗好了,叫畅畅可以洗了。畅畅又磨叽了一会儿,才最后一个去洗澡。

等她洗完澡,换好碎花的棉布睡裙出来,便看见睿睿和陆杨的房间已经关门了。

畅畅慢悠悠回到自己房间,躺靠在床头,一眼看到床头柜花露水瓶子压着一张小纸条,露出半截。

畅畅拿起来一看,中学时代曾经很流行的“心连心”折法,就是把纸折成两个形状一致、部分重合相连的菱形。

畅畅不自觉地抿嘴一笑,打开一看,纸条上只写着一句话同学,我喜欢你,明天早晨可以在操场约你吗

畅畅不自觉的眉眼含笑,拿着纸条看了半天,撇嘴还真是早恋小纸条啊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57章 钻钱眼的人 下一章:第159章 引狼入室
热门: 全能福气包:带着显微镜穿越乱世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事业当先,男主靠边[快穿]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粉黛 暴君的笼中雀 总裁爹地不好惹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穿成美强惨男主的后妈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