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奇怪的访客

上一章:第165章 地产大鳄 下一章:第167章 第三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搬到小红楼以后,三楼原本有个露台,原房主贺教授在上面放了藤椅棋桌,老夫妻俩住,大部分都空着。

江满瞧着院子里地方已经挺大了,便把贺教授留下的棋桌搬到院子里,让人把露台用钢化玻璃封起来,做成了一个阳光书房。

畅畅一看,喜滋滋跟姚志华达成协议,阳光书房给他,畅畅则占领了原本的书房,给自己弄了个画室。

国画的工具多,她跟小老鼠搬家似的,从搬进来就慢慢悠悠布置,学校带回来的,家里原本有的,新购置的,林林总总摆满了一屋子,一踏进去墨香沁人。

“有点模样了,墙上再挂几幅画。”畅畅把两盆绿植放在书架上,转悠一圈,跑去自己的画里面挑了几幅水墨花草的长轴,让陆杨给挂上去。

“畅畅,你这屋子这下可值钱了。”陆杨把一幅墨荷图挂好,跳下椅子,对畅畅笑道,“听说现在外边想要买你的画,随便开价就得几十万往上了。”

“没有。”畅畅笑嘻嘻道,“统共就拍卖了那幅弄堂夏日,还不知道让我妈藏哪儿去了呢,到现在外边都没人知道神秘买家是谁。”

“对了,我去把那农家院拿来挂上吧,就是你送给爷爷的那幅。”陆杨说,“我特别喜欢那幅画。”

那幅画跟老爷子留给他的东西一起,放在托运回来的箱子里,还放在别墅那边呢。

“行啊,得空我们去拿来。”畅畅点点头,琢磨着以她的底气,考研应该也不难,便决定这阵子边看看书,边把她一直构思的弄堂秋晚画出来。

“秋晚,”陆杨品味了一下,笑问,“秋晚画完了画什么”

“冬啊,有始有终,春夏秋冬给他齐了呗。”畅畅道,“冬到底画什么,我还没想好呢。”

陆杨端详着墙上的画,心里玩味地笑,小蜗牛的弄堂系列,“春回”被国家美术馆收藏了,“夏日”拍了三百万,“秋晚”画出来也不知又是个什么动静。

以蜗牛姑娘的散漫性子,还不知道等哪天能把“冬”给画出来呢。反正她自己从来也不着急。

“畅畅。”姚志华叫着闺女的名字走过来,一伸头“闺女,你这屋子还真是弄得蛮好啊,赶紧也给我两幅,我也挂我那书房里附庸个风雅。”

“爸你想要什么”畅畅歪着脑袋想了想,江满弄那个阳光书房,布置全都是欧式的,两套电脑摆着,再加上玻璃墙和大落地窗,就说,“爸,你那书房挂国画不好看,风格不搭,要不你等等,等我这几天没事,给你专门画两幅油画。”

姚志华“那行,反正我也不懂,随你画。”招呼道,“你妈和睿睿回来了,吃饭。”

畅畅和陆杨收拾一下去餐厅,江满和姚志华已经坐下了,睿睿正在盛饭,瞧见他们来了,便笑眯眯地讨好卖乖。

“姐,陆杨哥,吃饭啦。”睿睿盛好米饭,一个一个给大家送上筷子,王阿姨端着一碗莲藕排骨汤出来,睿睿又主动去盛汤。

“行啦。”江满撇他一眼,“吃你的饭吧,谁喝汤自己会盛。”

“哦。”睿睿笑嘻嘻坐下,乖宝宝似的端碗吃饭。

“睿睿,今天这是怎么啦”畅畅眨眨眼睛,笑着问。

睿睿“没怎么呀,今天表现好,我是好弟弟,勤快给你盛饭呗。”

“跟同学打架了。”江满则在一旁淡定说道。

“打架”姚志华夹菜的动作一顿,狐疑地看看江满,“那你还让他坐这儿安生吃饭”

“爸,这事不能都怪我,你看妈妈都没责怪我。”睿睿笑嘻嘻觑着姚志华,给他夹了一块排骨。

“嗯,愿闻其详。”姚志华停下筷子瞧瞧他。

“爸,他是这么回事”睿睿觑着江满专心吃饭,并没有生气的样子,便越发活泛起来,跟姚志华讲起今天的事情。

话说他们班一个小少爷,又高又胖挺横那种,经常欺负人,今天课间时候经过睿睿桌子,把他作业本碰掉了。

“我看他就是故意的,他对我早有不满,他看不惯我长得比他帅、威望比他高,他同桌的女生还光找我讲话,他好几次找我茬了我没理他”

“咳,”姚志华咳了一声,慢条斯理放下筷子喝汤,“然后呢”

“我就说你把我本子蹭掉了。”睿睿眼神睥睨,摆了个鼻孔看人的姿态,“然后他就像你这样问然后呢碰掉怎么了”

姚志华“”

“然后我就说,请你给我捡起来,他说他就不捡,就不捡怎么了。”

“然后你就揍他了”

“没。我生气想揍他来着,可是我估摸马上要上课了,数学老师要来了,数学老师很凶很不讲理的,我就忍了忍,自己捡起来了。”

“唔。”姚志华点点头,“接着说。”

“然后他手一挥又给我丢地上了,还说,我让你捡了吗。”

“这么嚣张啊。”陆杨说,“该揍。”

“没,我还没揍他。”睿睿睁大眼叫道,“你看我妈管我那么严,我哪敢动手啊,我同桌想息事宁人,就又给我捡起来,说别吵了要上课了。

他气哼哼站起来比划道“然后那狗东西又给我抓起来扔地上了,推了我一下,还冲我同桌嚷嚷,说你算什么东西,要你帮他捡,还拿脚踩了两下。”

睿睿停了停,就看见他爸他姐他陆杨哥,连同保姆阿姨都停下筷子,四双眼睛看着他,睿睿“然后我就火了,我就站起来一掐他脖子,就啪得抽了他一个大耳刮子。然后他就骂我,骂脏话,我就干脆踹了一脚,给他踹了一个屁股蹲,坐地上了,他就哭了跟泼妇似的使劲骂我,我就又踹了几脚。”

睿睿摸摸鼻子,“正好数学老师进来了,骂我们一顿说我们打架,找班主任,班主任就打电话找家长了。”

“”姚志华看看江满,江满耸耸肩,有滋有味吃着饭,没说话。

“哎,睿睿,你踹几脚呀”畅畅慢悠悠问。

睿睿张张嘴“踹了好几脚吧。”

“踹得好。”畅畅给睿睿夹了块排骨,依旧慢条斯理地,“多吃点儿。”

“班主任找你怎么说的”姚志华转向江满。

“没说什么。”江满道,“我到的时候对方家长已经到了,正在跟班主任周老师嘚啵嘚啵说他家孩子很老实很乖不会欺负人,我问完前因后果就站了站,问周老师还有我什么事吗,周老师就让我走了。”

姚志华看看睿睿,欲言又止,然后慢悠悠给自己夹了一块鱼肉。

睿睿眼睛眨巴眨巴,一看这情形,知道爸妈没责怪他,顿时挺挺胸膛,摸摸鼻子神气多了。

陆杨也给睿睿夹了一块鱼肉“睿睿,从今天晚上起,哥没事就教教你,打人也要讲究个技巧,哪些地方不能打,哪些地方打得疼还不容易受伤”

一见姚志华的目光轻飘飘扫过来,陆杨忙笑道,“当然啦,可不是鼓励你打人,不能打人的,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教你怎么防身。”

睿睿顿时眼睛发亮,赶紧扒了两大口饭。陆杨从中学起,寒暑假大概都在老爷子那儿,整天跟老爷子的那些警卫员混在一起,枪都打过的,高考完还专门跑他舅舅的部队呆了一暑假,据说大学开学军训让教官很想拐他去当兵。

身手怎么样不敢说,肯定不会那么好惹。

姚志华吃饭的动作顿了顿,见江满吃着饭面色淡定如常,眉毛都没抬,姚志华干脆也没说什么,默许了。

爸妈哥姐的态度,让原本还有些忐忑的睿睿心里贼舒畅,爽啊,高兴,吃完饭主动去帮保姆阿姨收拾碗筷,碗筷端进厨房,又屁颠屁颠跑出来问“爸妈,姐,陆杨哥,你们吃不吃水果”

“饭后别急着吃水果,对胃不好。”江满说,“你看我们平时吃水果,都是吃过饭等一会儿的。”

“哦。“睿睿答应一声,“那我去把哈密瓜切好,等会儿就能吃了。”

一家子看他那高兴殷勤的样子有些好笑,却也没人点破,便由着他忙忙碌碌。江满和姚志华悠哉悠哉出去散步了。

今天周五,陆杨才从单位回来,他平常住在单位那边,好不容易回来了,正盘算着怎么跟畅畅享受一下甜蜜时光,睿睿却牛皮糖似的跟着他,缠着他教他“防身功夫”。

“哪有什么防身功夫,你当我江湖大侠呢。”陆杨无奈笑道,“我是说,教你从医学和力学的角度,还有身体的动作技巧,怎么样最大限度保护自己,也避免失手弄伤对方。”

“对对对,就学这个。陆杨哥你真厉害,果然不愧是学霸。”睿睿两眼放光拉着他。

陆杨顿时有点懊悔,早知道就先不说了,让他缠这么紧,他还怎么跟畅畅去享受甜甜蜜蜜的恋爱时光啊。

陆杨“刚吃饱饭,不能剧烈运动。”

说着话客厅电话响了,睿睿跳起来跑去接,刚说了两句,张嘴就喊“姐,老家电话,找爸妈的。”

爸妈不在,睿睿对老家那边的人都不熟悉,畅畅忙去接过电话。一听是堂姐夫姚洪波,说老队长过世了,享年八十六岁。

“老人家入秋一场小病,反正年纪大了,走得也安详。”姚洪波说,“我妈叫我打个电话过来,说应该让三叔三婶知道这事。”

“我知道了,谢谢大姐夫。”畅畅道,解释说她爸妈出去了,她这就去告诉他们。

虽说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江满和姚志华接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突然,老队长身子骨一向挺好。

夫妻两个一商量,决定都回去。

“畅畅,你和睿睿就别回去了,睿睿要上学,你留在家看着他。”江满说,“我和你爸回去一趟。”心里一琢磨,“明天星期六,我们明天上午坐飞机走,也挺长时间没回老家了,回去就各家都去看看,上次听说你大姑身体也不太好,估计四五天回来吧,你爸再请上几天假。”

畅畅点头答应着。

江满“睿睿在家都听你姐的,不听话就揍。”

睿睿在旁边脑袋一缩,忙叫屈说他哪敢不听话呀。

“婶子你放心吧,不然我这几天都回来住。”陆杨说,“估计我爸妈也回不去,其实我该回去一趟的。”

“你才上班不久,你们又是医疗单位,一请几天假也不好。”江满道,“老队长那个人从来不讲究这些形式,有我跟你叔去,你们就都别去了吧。”

夫妻两个当晚就安排行程,收拾行李,第二天一早动身回去。

老队长过世在当地是一件大事。老队长一生辛劳,为人正直,亲手带出了一个鼎鼎有名的富裕村。虽说老人家留了遗言,后事简办,可还是惊动了很多人,连县里市里都送来了花圈。

肖秀玲和陆安平没能回来,肖余粮是军人也没能回来,多年不见的肖大叔由孙子陪着,专程回来了一趟。追悼会上,姚志华亲手给老队长写了悼文。

沪城,畅畅和睿睿留在家里,陆杨下了班便也大老远开车跑回来。住在校园里的好处,安全性好,都放心,睿睿上学就在附中,也不用接送。

姚志华和江满走的第二天,星期天下午,陆杨送睿睿去上击剑课回来,沿着花木小径,拐过小红楼错落有致的一排房子,便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在路边,正在东张西望。

大学校园里学生多,陆杨起初也没留意,以为是哪个学生溜达到这儿,擦身而过便打算走开。

“哎,那个,你好”对方迟疑着开口问道,普通话里带着些乡音,“请问,姚志华家是哪一个”

“你找姚志华”陆杨停住脚,看了那女孩一眼,对方穿一件皱巴巴的风衣外套,牛仔裤配黑色皮鞋,背着个帆布背包。真是中文系的学生

陆杨心说,张口姚志华,再不懂事的学生也该尊称一声姚老师吧,大一新生也不像啊。

“你找姚教授呀。”陆杨笑笑说,“他不在家,今天星期天啊,你们找老师做什么”

“我找他有事。”那女孩说,看了看陆杨问,“你是这学校的学生我听说,他家住这里。”

“他家是住这里。”陆杨说,“不过姚教授今天不在家。”

“那我明天再来找他。”那女孩说着,转身便打算走人。

“明天也不在。”陆杨看看她,觉得这个学生有些冒冒失失的,并且姚志华作为系主任,现在除了带研究生,几乎已经不给本科班级上课了。陆杨眉头微微皱了下,问道,“你有什么事吗,你是中文系的学生姚教授出远门了,明天也不上班,你有事可以去找你们导员,或者找系里相关的负责老师。”

“我找他本人。”那女孩背着包,已经扭头走出几步,闻言停住脚,转身问道,“你跟他很熟吗他们家平常都有什么人在家我需要找他本人。”

陆杨无语了一下,干脆问道“你到底是不是沪大的学生,找他干什么呀都说了他不在家。”

“那你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陆杨觉得跟这个女孩讲话,有一种他在讲外星球语的感觉,干脆说,“不知道。”

“你跟他很熟吗”那女孩又问,“你是他学生那我哪儿能找到他”

陆杨顿了一下,故意说道“我是他儿子。他去外地了。”

“嘁。”那女孩翻翻眼,“骗人,我知道他应该有个女儿跟你差不多大,肯定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

“怎么了”畅畅正好从家里出来,看看这副情景有些不明所以,随口问,“睿睿送去了”

“送去了。”陆杨说,看看那女孩,有些无奈地问,“你到底哪个班的学生,有事吗跟你说了姚教授不在家。”

“找我爸的”畅畅听了问道。

“她说她找叔,也不说自己是谁,也不说干什么,就是要找叔叔本人。”

畅畅从陆杨的口气中听出些许不耐,琢磨是哪个冒失不懂事的新生呀,就说“他出远门了不在家,三天五天不会回来的。你有什么事情要找他”

那女孩盯着畅畅,目光有些刺人,老半天居然来了句“原来你就是当年那个孩子啊。我找姚志华,叫他本人来见我。”

“”畅畅心说,这是什么神经病啊。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65章 地产大鳄 下一章:第167章 第三者
热门: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女总裁的铁血兵王 总裁轻点我怕疼 穿回现代给古人直播 囧妻上位,总裁猛如虎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总裁大叔坏坏爱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被校草补课的日子里 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