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父母爱情

上一章:第170章 风流韵事 下一章:第172章 单方面订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八五年第一次离婚后,大概对婚姻极度失望,赵明歌独自带着赵小星生活了五六年,一直到九一年,李芳介绍,又跟第二任丈夫结婚。

她第二任丈夫是甬县的一个干部,婚后也过了一段安生平静的日子。

但是赵明歌那时也够四十岁的人了,第二任丈夫比她还大快十岁,已经有一个儿子了,两人一直也没再生孩子。

九五年,第二任丈夫因为不正当男女关系被人抓了现行,遭到处分降职,夫妻两个也闹了起来,第二任丈夫拿赵小星的“生父不详”攻击赵明歌,结果是赵明歌直接进了精神病院。

赵明歌患病之后,她丈夫起初迫于舆论压力还管,入院治疗了大半年时间,出院后夫妻关系名存实亡,现在干脆不管她了。

而因为赵明歌有精神病,男方想离婚只能去法院起诉,赵明歌的弟弟作为她的代理人根本不同意,折腾半天也没离成。

现在虽说没离婚,男的根本不管她,她有工资也有单位医保,母女俩基本生活不成问题,但是也不可能宽裕。

这种特殊家庭,把赵小星养成了个问题少女,刺头似的,高中都没读完。赵小星现在才二十岁,赵明歌六年前病的,母女俩的生活情况可想而知了。

“其实我觉得,她第一次离婚精神就有些不稳定。”李芳看看姚志华说,“很长时间都是她们母女俩一起生活,我也不知道赵小星怎么就认定了你是她生父,毕竟明歌一个病人我们老同学几个都知道你当了作家,她好像跟她女儿说,你那个心坟,是你为了她写的。她家里现在还保存着这个。”

“跟那个有什么关系”姚志华说,“李芳,你应该还记得卞轻轻,那个,主角原型是她才对。这事江满也知道,当初这个的灵感,还是我和江满讨论来的。”

“说句实话,毕竟是曾经那么熟悉的老同学,我现在看到她这样,我心里也不好受。”姚志华苦笑道,“但是她女儿跑到我家里这么一闹,让我怎么办呀。幸亏江满相信我,不然这时候我们家大概也得闹离婚了,那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星以前就问过我,问你是不是她亲爸,我说不可能。明歌精神正常的时候应该也不会承认。”李芳不禁也苦笑道,“可是她不知怎么还就认定了,这次她一走好几天,赵明歌打电话给我说她女儿丢了,我就预感要出事。”

“小星这个孩子,很怎么说呢,很奇怪,固执。”李芳一脸无奈地苦笑,“她好像,认定她自己身世不凡,会有一个有钱有势的亲爸,她是豪门世家遗落在外的小女儿。我有一次帮明歌收拾东西,偶然看到她的日记,幻想着总有一天,她有钱有势的亲爸来接她过好日子。”李芳顿了顿,问江满和姚志华,“你们,懂我说的意思吗”

“”姚志华问了一句,“赵明歌的前夫,是不是过得不怎么样”

“普普通通吧,工薪阶层,再加上他农村那个老婆没工作。”

姚志华心里骂了一句娘。

“现在的关键是怎么办,赵小星还在沪城等着呢。”江满说。

“赵明歌这样,恐怕也没法去管她。”李芳说,“打电话给她舅舅吧,也没别的办法了。”

“那一事不烦二主,就麻烦你帮忙给她舅舅打个电话吧。”江满顿了顿问,“我能过去看看她吗”

“江满,”姚志华不无担心地叫了一声,“万一她精神不稳定,伤着你”

“没事,我看她这样好像挺正常。”江满说,“来都来了,我就去探望一下。”

“那我们过去看看。其实你看她这样呆呆木木的,其实意识正常的,就是比较迟钝。”李芳犹豫着说,“姚志华你就别过去了,我担心”

“我不过去。”姚志华看看江满,“你,那你小心点儿。”

江满跟着李芳先经过医生,医生说可以探视,现在基本已经康复了。江满跟在李芳身后走过去。

“明歌,我来看看你。”李芳蹲下来轻声说。

“你来了。”赵明歌语调几乎没有起伏,抬头看看江满,迟疑一下说,“你带了谁来我好像见过的。”

“那个,我朋友。”李芳说。

“这么年轻,真好看。”赵明歌说,“我都老了,好多白头发。”

李芳看看江满,的确,看上去跟她们就不是一个年龄层次的,年轻而又精致漂亮,她一开始都没敢认,也难怪姚志华那么紧张兮兮了。

命吗

李芳拍拍赵明歌说“那是,人家比我们岁数小很多呢。你这几天还好吗”

“我想回家住,不想在这儿。”赵明歌说,“小星呢这孩子又跑哪去了,好几天没看见她,这孩子让我惯坏了。”

江满安静陪了会儿,跟李芳起身离开,临走跟赵明歌说你好好休息,赵明歌坐那儿也没动弹。

回去的路上,她跟姚志华说,赵明歌给她一种脊背发毛的感觉。

“就是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你不知道她究竟究竟是正常,还是病着。”江满说,“看起来意识清醒正常。”

“正常人教出这么个女儿”姚志华说,“别想了,我们直接打车去润城赶飞机,抓紧回去,畅畅该着急了。”

两人下了飞机,一路赶回家中,畅畅说赵小星又来过一趟。

“跟我要钱,说她没钱宾馆要赶她走了。”

“畅畅,你知道她住哪个宾馆吗”江满问。

畅畅说知道,怕赵小星兴作妖,她之后就留意了。

“我给她宾馆交了两百块钱,够她住到明天的,不过我没给她钱。”畅畅赌气道,“饿死她正好。”

饿死不至于,反正这两天过得很狼狈就是了。宾馆的钱畅畅续交了,吃饭她没管,赵小星刚来时还可以吃八块钱一碗的面条,后边这两天,就只敢光临馒头店了。

“先不管她,李芳那边联系过,明天她舅舅就该到了。”江满说着埋怨道,“姚志华你低调点儿,躲家里别出去,你要被她知道了,大庭广众之下来个当场认爹,我可不帮你。”

“妈妈,这件事到底”畅畅欲言又止。

“你想问什么”江满说,“首先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个赵小星跟你爸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爸和她的妈妈是中学同学,曾经是有过那么一点年少情怀,开花不结果,后来也就算了。她出生的时候,她妈妈已经结婚了,她妈妈可能有点精神问题,可能就造成了她的误会。”

“心坟写的也不是她。”姚志华说起卞轻轻和这个作品,“这个严格来说,是我和你妈妈共同创作的,你妈妈有参与,是我和妈妈的感情见证才对。”

“那”畅畅纠结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她说爸爸妈妈当初是因为我,才没离婚。”

这件事畅畅心里真的耿耿于怀,她凭什么这么说呀,明明爸爸妈妈是很恩爱的,不对吗

“你这孩子想问什么”江满笑道,“当初我们没离婚,还真是因为你出生了。”

“咳咳咳”正在喝水的姚志华呛了一下,放下杯子瞪了江满一眼。

“这有什么好隐瞒的,事实而已。”江满却很不经意地笑道,“那个年代你可能不好理解,我和你爸,最普通的相亲结婚,婚前都没相处过,柴米夫妻开始没什么感情。你爸考上大学以后,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会离婚。”

江满说,“但是畅畅你反过来想,因为有了你,爸爸妈妈才没有分开,才有了我们现在这个家。你应该觉得高兴才对,你的父母都是负责任的人,都会无条件把你们放在第一位。”

“最关键的,爸爸妈妈这些年过得很好,很幸福,绝对不是没感情的婚姻。爸爸妈妈那个年代,不时兴自由恋爱,先结了婚才慢慢恋爱。”姚志华拍拍畅畅的头,笑道,“闺女哎,感情也是培养出来的,一见钟情、风花雪月,远没有天长日久来的靠谱,爸爸心里妈妈才是第一位的,然后才轮到你和睿睿。你们呀,将来也好好的,感情不是停留在嘴上,学着点儿,你陆伯伯前几天还打电话说想给你们订婚呢。”

畅畅脸一红,给了爹妈一个撒娇卖萌的笑。

翌日下午,赵明歌的弟弟赵明伟终于匆匆赶到沪城,一脸疲惫加气急败坏。

彼此也没多说什么,陆杨开车到机场去把他接来,这次没带畅畅,江满有心带了陆杨,人高马大还是学医的,连同姚志华,就径直去赵小星住的宾馆。

本来以为挺简单的事情,话说清楚,人家姚教授跟你没关系,赵明伟把她带走不就完了吗。

谁知道这个二十岁的年轻姑娘,歇斯底里差点闹翻天。

“你们骗我。”赵小星眼泪汪汪地喊,“舅舅你收了他们什么好处,也帮着他们骗我他凭什么不认我”

“你妈现在挺好的,人很正常。”江满说,“当着我们的面,你打个电话问问你妈妈,姚志华跟她早就没有任何往来了。你如果非得不信,还可以去医院检查,一滴血就能证明你跟他没有血缘关系。”

“别想骗我,就是你这个女人破坏我妈妈的爱情。”赵小星脸上居然有些得意,说道,“别以为我不懂,查血也不会有假,我研究过了,我和我妈都是b型血,那么我生父任何血型都是可能的。”

江满“”

总算真正体会到李芳说赵小星“奇怪”是什么意思了。

“现在最新的技术不查血型,查dna你懂不懂”陆杨说,“专门用来鉴定血缘关系。我们医院的实验室正好能做。”

江满“这个是有法律效力的,如果鉴定结果不是,我们会告你破坏他人名誉罪,你要承担法律责任和所有的鉴定费用,鉴定费可能要好几万块。”

“你闹够了没有”赵明伟呵斥道,“你亲爸就是姓蒋的那个人渣,你妈跟他合法结婚生的你。”

赵小星愣了愣“你,你们合伙骗我,你们好狠的心。”然后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大哭,“你们骗我。我从小就知道我亲爸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他有钱又有地位,他会接我去大城市过好日子,要什么有什么,过得像公主一样我生父不可能是个又穷有坏没良心的人”

“瞧见了没”江满面无表情靠近姚志华,小声道,“这才是症结所在。”

赵小星哭哭啼啼被赵明伟带走了。赵明伟临走时心情复杂地跟姚志华道歉,说孩子不懂事,给他带来麻烦了。

“麻烦也终于解决了。但是这孩子”姚志华艰难地说,“是得好好教育一下了,或者你们干脆带她看看心理医生。”

“她妈妈精神不正常,日子也拮据”赵明伟脸色尴尬。

姚志华想说,作为从教几十年的大学老师,他见过很多贫困而有出息的孩子,赵明歌现在状况是不太好,可是真正算穷了吗

对比农村贫困家庭,赵明歌编制内工作,有工资福利好,就赵小星这一个孩子,要说有病,她在精神病院住了大半年,其他时间可以说是正常的,这孩子怎么教的

懒得多说。反正随着赵明伟把赵小星带走,姚志华简直要谢天谢地了。

临送他们上车前,江满还好心地跟赵明伟谈了几句,建议他如果想改善赵明歌的生活处境,直接去法院告赵明歌的前夫,讨要赵小星十八岁之前的抚养费,然后告她现任丈夫遗弃罪。

退一万步,就算她前夫在法庭上提出孩子不是他的,那么,谁主张谁举证好了。

当然,他们告不告,怎么告,反正跟别人无关了。

这件事过去之后,江满和姚志华长舒了一口气,才顾上把姚香玲夫妻两个接来,陪他们到医院做了全面的体检。

姚香玲的身体小毛病一堆,医嘱定期检查和辅助治疗。

姚香玲和王复兴在沪城住了大半个月,江满才把他们送回去,然后不声不响在永城给他们买了个一楼的大两室,现房,买完了就安排人装修。

年纪一天大一天,他们那四楼的老公房怎么住呀。

当然,按照江老板的操作模式,房子产权还是她的,就冲着姚志华那两个啃老的外甥,江满也不可能把产权交给姚香玲。

房子是她的,装修好好的,就只是让姚香玲和王复兴搬进去住,然后让姚香玲把他们原本的那间老公房出租出去,虽然永城小地方,一个月也能有几百块钱贴补买菜。

姚志华说,江老板这招玩得漂亮,姚香玲的生活条件改善了,两个外甥住房条件也不算好呢,可产权在江满手里,他们干红眼还没有办法。

十二月,畅畅参加了研究生初试,高分过关,然后直接免去复试,考上了沪大美术系的研究生。

她其实不太愿意呆在沪大,人家肯定都会知道她是姚主任的女儿,可是没别的法子,沪城排名最好的美术系就在沪大,现在已经改成美术学院了。畅畅又不愿意降格去别的学校。

春节前,肖秀玲和陆安平专程跑来沪城,说来陪儿子过春节。

“过年不让他回去了,本来他放假也少。”肖秀玲说,你们这边人多,我跟安平一琢磨,让杨杨回去过年,你们家就少一个人,我们俩到你们家来过年,人多热闹,有吃有喝有住,还有儿子和我们畅畅,忒划算。”

“那你们以后逢年过节就到这边来啊,说好了。”江满笑。

姚志华“只要陆太守时间行程没问题,他还不知道能呆几天呢,不像咱们,小老百姓有的是闲工夫。”

“老姚你不挤兑我还能不能舒服了”陆安平翻翻眼皮抗议。

“他婶子你不知道,姚志华这个家伙忒可恶了。”陆安平开始跟江满控诉,姚志华逮着机会就挤兑他,暑假时俩人通电话,陆安平说我下班了正在回家路上呢,姚志华大惊小怪地口气说老陆,你们这么热天还上班呢,我们早就放暑假了。

这不是成心欺负人吗。

江满和肖秀玲听着他们那些狗肉账就憋不住哈哈笑,说这俩人,越长越小,越老越小孩子气了。

姚志华和陆安平跑去书房下棋聊天,指着墙上两幅油画跟他说“瞧见没,我闺女专门给我画的,特别定制,别看我闺女学国画的,油画照样好,二十万块钱一幅你都拿不走。”

陆安平“得瑟。我等我儿媳妇嫁过来,让她给我画。”

姚志华“嘁,你呀,慢慢等吧,我闺女研究生还刚考上,都还没上呢。”

“哎,志华,说真的。”陆安平落下一枚棋子,“你看我和秀玲来都来了,那么大老远专门跑来,咱们给俩孩子正经订个婚呗”

厨房里,肖秀玲和江满包馄饨,肖秀玲也开始游说江满“趁着大过年,我跟安平都来了,要不给俩孩子正经订个婚呗”

江满“这事我不管,你去找俩孩子商量。”</p>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70章 风流韵事 下一章:第172章 单方面订婚
热门: 与木之本君的恋爱日常 被校草补课的日子里 老婆大人有点冷 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 总裁盛宠读心甜妻 撒旦总裁追逃妻 魔道祖师(陈情令) 口是心非 在年代文里当神探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