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小富婆

上一章:第175章 小包租婆 下一章:第177章 二人时光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尝到甜头的小包租婆开始对房子热衷起来,脑袋瓜一合计,决定得再买四套房子,凑齐十二套。

为什么要凑齐十二套因为这样一来,不管是年租还是月租,基本就能保证她月月有钱拿,不上班也不用发愁没人给她发工资了。可以宅在家里只管画她的画。

画累了就弹会儿琴,或者弄点儿什么吃的喝的。

“我看我们闺女有一点最遗传你。”晚饭时候,姚志华听完闺女的伟大志向,面无表情地对江满说。

江满“遗传我财迷”

姚志华“遗传你懒。”

“那是。”江满哧笑一声,“我要是不懒,指不定早就弄个什么亚洲首富、世界首富当当了。”

她看看桌上俩孩子,摇头感慨“你说我这样一个征服星辰大海的人,结果呢,大半辈子就这么带孩子做饭,吃喝拉撒过来了,都让你姚志华坑的。”

“嗬,世界首富就不用吃喝拉撒了”姚志华斜了她一眼,明白白地表达不满。怎么叫他坑的吗,就算坑,也是两个人一起挖个幸福的坑好不好。

畅畅和睿睿对爸妈这种磨嘴皮子秀恩爱的行为见惯不惊,只管吃自己的饭。

睿睿啃着鸡翅,大拇指一翘“姐,牛赶明儿我跟你混。”

“这个算不得牛。”江满给自己盛了半碗汤,“我听说过的土豪神操作,三十套房子,他给排好了每个月交房租的日期,从一号一直到三十号,每天有人给他打钱,每天收到钱就尽量花完,大月三十一天,31号就算歇着了。”

“那二月份呢”睿睿问。

江满“二月份少那两天二十八号交。”

“这也就是段子说一说。”姚志华继续拆台道,“他就没有年租的就没有拖欠的那要是当天该交的拖欠了呢,万一哪个再提前了呢理论上不可能那么整齐。”

“你们爷儿俩遗传了会抬杠。”江满乜他。

“不要,”畅畅说,“十二套就足够了,每个月就当给我发工资,再说我也买不起那么多。”

“再买四套,你有钱付首付”江满想了一下说,“只要把首付解决了,你可以用租金还贷,不够爸妈先给你贴补点儿,不过先说好了,我不会给你赞助首付。”

“为什么”睿睿问。

“因为我自己投资买房子,妈妈要给我赞助首付,她自己不会买”畅畅回答他。

“是这话,你姐买房子投资不属于生活必须开支,她虽然还没结婚,但已经成年并且大学毕业了,我不会帮她付首付。”江满拿筷子指指睿睿,“而且公平起见,我要给你姐四套房子的首付,那我不得也给你买四套而且你还没能力还贷,那我不得再帮你还贷你看你妈有那么傻吗。”

睿睿“那你可以算借给我姐的呀。”

“不借。”江满说,“自己挣钱达成目标,人生才能有动力。”

畅畅达成目标的方法十分简单,回去到她的小储藏室挑了挑,挑了两幅都还没装裱的画稿,第二天送去装裱。

两幅都是四尺条幅,一幅芦荻秋色图,一幅梧叶秋声图,都是水墨写意,画得十分洒脱,意趣盎然。

装裱好以后,畅畅取回来自己端详了一下,满意。于是决定还委托给一年半以前给她拍出弄堂夏日的同一家拍卖行拍卖。

她没卖过画,可以说是根本就没有流出去的作品,唯一一幅公开拍卖的弄堂夏日吧,这会儿还不知道被江满藏在哪个箱子里呢,外界则只知道一个神秘收藏家。

畅畅没接受过采访,行事低调不爱露面,外界也只传说是一位年纪很轻的美女画家,上次弄堂夏日拍出三百万高价,引来诸多关注,时隔一年半,在她从央美回到沪大读研之后,忽然传出要同时拍卖两幅作品,两幅作品各自独立,分开拍卖,却又完全可说是同一风格系列。

所以消息一经传出,就大受关注了。

腊月初,畅畅由陆杨陪着悄悄去了趟首都,去再次感受一下自己的作品拍卖会,顺便用妈妈的话说叫及时监控。

这次的拍卖会毫无风浪,一年半之前作妖的那几位“鉴赏家”已经销声匿迹,估计已经被姚志华挤兑到马里亚纳海沟里去了,居然带动整个圈子干净了不少。

在外混的谁还不是人精,甚至还有传言说画家本人背景惊人,傻子也不会再来作乱了。

所以畅畅自己预计了一下,两幅作品,尺寸都不大,正常应该在一百二十万左右,碰上真正入眼的,乐观的话有可能上两百万。

反正足够她再买四套房子的首付,就行了。

结果畅和陆杨坐在拍卖会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看着竞拍价格一路抬起来,咚的一声落槌,先拍的芦荻秋色图拍出了一百二十六点五万。

第二幅梧叶秋声图居然掀起了一轮竞拍,最终被同一位买家以一百七十八万拍下,买家公开身份是港城的一位私人收藏家。

其实这两幅作品不分什么高下,第一幅没拍到,第二幅的竞争本来就激烈些,而那位私人收藏家又执着于两幅作品明明是同一系列,相映成趣,认为必须要一起收藏才完美,便导致第二幅的竞拍价一路飙高。

好嘛,加起来超过上回的了。畅畅美滋滋挺满意,便悄悄趴在陆杨耳边说,等会儿去央美附近吃那家他们都喜欢的鲁菜,她想念那家的锅塌豆腐和坛子炖肉了。

两人于是没等拍卖会结束就先出来了,溜达到央美,到了地方吃饭的时候,秦掬月打电话来恭喜她。

“小师妹,这次老姐又没抢到。”秦掬月无奈笑道,“我看第一幅抬得挺好,我寻思第二幅我无论如何给他拿下来了,结果就这样了。” 她顿了顿,问道,“畅畅,你今天来没来,在没在首都啊我没看到你。”

“来了。”畅畅说,“我年纪轻来感受一下,进去的晚,你也就没看见。”

“你在首都啊。”秦掬月道,“怎么也不来看看我,你在哪儿呢,咱们聚聚,姐请你吃个饭。”

“正在吃呢。”畅畅笑起来,笑着说,“已经在吃了,买了明早的机票,师姐我下次有机会找你聚吧,我跟男朋友一起来的,我们得赶回去,他还得上班呢。”

“男朋友,”秦掬月一听笑道,“陆先生”

“对。”畅畅看看对面吃东西的陆杨,笑道,“师姐你知道了”

“猜的。”秦掬月说,“其实都不用猜,有眼睛的就该看出来了。”

畅畅有那么明显吗那时候明明还不是

两人在宾馆住了一晚,来去匆匆,第二天一早赶回来。江满那边已经收到消息了,晚饭的时候睿睿嚷嚷着得加菜。

另外半大少年还有点替他姐抱不平,吃饭的时候问“姐,是不是有人给你压价,上次一幅画就三百万了,怎么这次两幅才刚过三百万。”

“书画作品也要按尺寸的。”畅畅道,“上次那幅是六尺全开的工笔,我画了一个多月,这次是四尺写意条幅,能一样吗。你上街买个西瓜还论大小呢。”

睿睿回想姐姐画写意,潇洒豪放地几笔下去,便笑嘻嘻说“姐,那你使劲画呀,我要是能画几下就挣那么多钱,我天天画,天天卖。”

“傻小孩。”江满笑道,“街上卖西瓜的多了还便宜呢,外面到处都是你的画也就不稀罕了。”

“所以几年之内应该不会再卖画了。”畅畅说。

其实有些自己特别喜欢的画,她还不舍得卖呢,弄堂秋晚她花了小两个月的时间画出来了,还特意精工装裱了,自己收着看着挺满意,舍不得卖。至于弄堂系列的“冬”,她压根还没画呢。

钱够花她就满足了。又来三百万,足够她再买四套,凑齐她那十二套房子。肯定用不了,江满就叫她考虑再买两处位置好的店面。

小包租婆目标达成,觉得置业大业完成,差不多了,心满意足,好长时间也没有挣钱买房子的了。

所以之后整整五六年,青年画家姚畅在研究生毕业后举办了备受关注的个人画展,获得过含金量极高的国家艺术大奖,作品也数次登上核心美术杂志备受赞誉,却没有再卖出过任何一幅作品,让很多喜欢她的画作的人只能徒劳兴叹。

这是后话。

“对了爸爸,我今天放学看到堂哥了。”睿睿吃饱了才想起来。

“你放学不赶紧回家,在哪儿看见的”

“就是在放学路上看见的,他在那个什么丽晶大酒店门口,穿西装打领带,跟着一个老妇女往里边走,肯定是他。”睿睿说,“他个子那么高,特别好认,不过他没看见我,我跟几个同学走路经过的。”

“跟一个老妇女”江满问。

“要不然老富婆”睿睿笑嘻嘻说道,“看上去肯定比妈妈大好多,少说得有四五十岁了,冬天穿裙子,还有毛皮大披肩。”

“抱歉,你妈四十六了。”江满淡然来了一句。

“那她就得有五六十岁了。”睿睿眼睛都不眨地说道,“妈妈你多年轻啊,你看起来也就比我姐大一点点,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最年轻美丽的。”

“嘴巴真甜,明天给你加鸡腿。”江满转向姚志华,“你知道”

“我不知道。”姚志华说,“我知道他干什么呀,从他跑来说要混出个人样给我看看,我都小半年没见过他了。”

“你这些侄子侄女”江满咂咂嘴,评论道,“你大哥家,高产高升是没什么本事,文化不高务农,可人家日子也过得下去,尤其高产媳妇能干,小家庭听说还不错的,青叶青芽结婚嫁了人,种地打工也安生过自家日子。你二哥家,招娣给自己挑了个好女婿,姚洪波小伙子好样的,农村致富人才,领娣嫁到县城做点小生意,琳琳来沪城当老师了。你大姐家,你两个外甥托了他们爸妈的福,有稳定工作,这么数一数”

她啧了一声,笑道“看来你们老姚家第三代,指不定还能出姚高兴一个人才呢,长得都比他两个哥哥好。”

“你少消遣我两句。”姚志华说,“我横竖管不了他。”

当着仨孩子他没能说,晚上睡觉时就跟江满说,他上次问过姚高产了,姚高兴跟姚高产炫耀,说他给一个姓骆的女老板当秘书,工作主要就是跑跑腿,跟班兼保镖性质的,他形象好老板带他当门面,工作轻松长见识,经常出入各种高档场所。

丢死人的事情,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还显摆了。

“我不是说嘛,这年头已经是看脸的社会了。你们姚家的人呀,除了高产长得相对普通了点,其他人可真得感谢你们这副好皮相,你看看青叶青芽,小学都没上完,找对象还都过得去。”

她说着侧头看看倚在床头的姚志华,笑嘻嘻调侃他,“想当初我们姚主任,那也是十里八乡出挑拔尖的帅小伙子,对吧”

“现在也是十里八乡出挑拔尖的帅老头。”姚志华闭目养神,眼皮都没动一动。

“怎么叫帅老头呢,你现在还可以说帅大叔,别急着把自己归到老头的行列。”江满笑。

“跟江老板不能比,江老板现在上街还照样吸引年轻小伙子。”姚志华依旧闭着眼睛说。

江满的某个笑话,保养太好,打扮讲究,身材也没发胖走形,让人看不准她的年龄,传说中的逆生长,似乎增长的只是迷人风韵罢了。所以前阵子逛街还被人搭讪过。

即便知道她的真实年龄,她去交易所,居然还让年轻的客户经理迷恋上了,羞涩送花请吃饭。后来江满只好给自己换了个客户经理。

姚志华有点醋。

醋了的姚教授伸手搂着江老板,把胳膊给她枕着,嫌恶地看看她脸上的眼膜,终究没胆量给她揭下来扔了,两人安闲依偎着,共有一室的温馨时光。

所以人不经念叨,没过多久,寒假过后刚开学,姚高兴突然跑来找姚志华。

大约知道他三婶的威名,这次没敢到家里来,跟个大学生似的混迹于校园,猫在小红楼附近等着,看到姚志华下班回来赶紧跑过来。

姚志华一看,大冷的天,春寒料峭呢,姚高兴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油亮,看着挺风光啊,开口就是借钱。

“高兴,你出来打工半年多了吧,春节也没回家去看看你爹娘,我也没见到你人。”姚志华冷脸问道,“你钱呢不是说混出个人样给我看看吗”

“三叔,人有时背运,关公还走过麦城呢。”姚高兴说,“三叔你先借我点钱,我遇到点事儿,是真落魄了,骗人我是王八蛋,饭都吃不上了,你要不借给我今晚我就得挨饿了。不用多,你先借我两千,两千对你就是小钱,我熬过这阵子,我马上就找新工作。”

“那你自己说说,怎么回事儿”姚志华问,“靠山靠水不如靠自己,想靠着别人吃容易饭,靠不住了”

事实还真让他猜个七八分,当然内情要再精彩些。

像姚高兴这样的,在家惯得不知天高地厚,又没见识,来了沪城以后,灯红酒绿迷人眼,纸醉金迷的日子太有诱惑力了,根本不想出力吃苦,怎么会踏踏实实工作。

于是一头扎进去,凭着皮相好,找工作专拣轻松钱多的,结果正好有适合他的,跑去做公关先生。

没做几天,让个五十岁上的富婆看上了,带在身边美其名曰当秘书,跑跑腿、当当跟班,跟着富婆每天出入各种高档场所,吃吃喝喝日子简直太舒服了。

姚高兴觉得他的路子真是选对了。

然而人心无足尽,日子长了,老富婆的吸引力毕竟只在于钱,姚高兴精神生活就向外发展了,背地里跟一个在歌厅工作的小服务员好上了,悄悄来往打得火热。

等于是富婆包养他,他再拿富婆的钱跟小服务员谈恋爱。

这种事本来就容易露馅,富婆身边本身也不缺吃软饭的,给他捅出来了,富婆一看,这种养不熟的就不养了吧,反正新鲜劲儿也过去了,赶出来了。

姚高兴这大半年来,好吃好穿惯了,根本也没有余钱,打工是不可能的,出苦力是不可能的,没几天就山穷水尽了。

所以他可没说谎,姚志华要是不借给他钱,就该饿肚子了。

“三叔,人在他乡,我就是一时有点难处,你看我在这沪城除了你,举目无亲的,你借我点钱我度过难关,马上找新的工作。”

“来沪城混的人,很多翻垃圾桶都没饿死,人家也照样混好了。”姚志华冷着脸说,“我可没钱借给你,我身上从来不带钱。”

姚高兴看着偶尔路过的邻居和学生,把心一横说“三叔我跟你发誓,我明天就去好好找工作,可是人家也不一定马上发工资吧,你好歹给我个生活费,你是我三叔,总不能看着我饿死,我又不好意思整天到你家来蹭饭,我知道三婶不待见我。我要整天来蹭饭不是让你也为难吗。”

姚志华肯定不能给他钱啊,有一就有二,还开口就两千。

姚志华想来想去“那你跟我走,我解决你吃饭的问题。”

姚主任长期跟着媳妇混,耳濡目染也学会江老板那些不按常理出牌的操作了。

他问清姚高兴现在住哪儿,被富婆赶出来后,一时之间他也没租房子,租房子估计也没钱,厚着脸皮挤到小服务员的出租屋去了。

姚志华于是把他带到出租屋附近,找了个新式快餐厅,当着他的面给他充了两百块钱的卡。

“你看好了,两百块钱,包子馒头吃的简单点,够你吃个十来天了。”姚志华说,“十天时间,足够你找工作了吧,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下次饿死我也不会再管你,你要是出来打工连自己都养不活,就干脆回老家种地搬砖去。”

回来跟江满一说,江满哎了一声“你这边借不到了,他不会去骚扰琳琳吧”转头就叫畅畅,“畅畅,你给琳琳打个电话,叫她小心点儿,别单独见姚高兴,千万也别借钱给他,就说你爸给他买过饭卡了。”

畅畅说姚琳琳那个学校平时全封闭管理,姚琳琳只要不出来,他反正进不去,不用担心。

“琳琳跟他不怎么来往的。”畅畅说,“姚高兴小时候老欺负她。”

“下回再不正干,我把他赶回老家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姚志华说。

江满“你呀,也就说说,沪城又不是你家的,你凭什么赶人家呀,还是少操点儿心吧。”

之后还真好长时间没来,姚志华抽空给姚高产打电话,明示暗示他,说你弟弟这段时间可没正经干工作,净走邪门歪道的路。

姚高产“不是说给人家老板当秘书吗给爹娘打电话说混得可好了。”

“说什么你都信,你长没长脑子啊。”姚志华叹气,知道这个大侄子一直生活在村里,压根没见识,就干脆点明道,“高产你也不想想,他一个大专生,学财会的,怎么给人家大老板当秘书弄个女老板都五十多岁了,我都不好意思直说。”

姚高产唯唯诺诺没接话。

“前阵子换了个工作,也不知道干什么的,我也没见着,叫你爹娘心里也有个数,别被他骗死了还信他。你呀好歹说说他,不行叫他回老家找个安稳工作,这样下去就完了。”姚志华说,“你要是不行,叫你媳妇去说。”

好歹大侄媳妇听说还比较明理能干。

姚志华心里烦。放下电话看看外面,院子里陆杨正在教睿睿锻炼体能,两人比赛俯卧撑,畅畅捧着个奶茶坐在旁边参观。

多看看自家仨孩子,姚教授心里总算舒坦些了。

睿睿的“叛逆期”目前还没什么苗头,爸妈足够威武也足够民主,半大少年在江满和姚志华跟前是不敢顶嘴,顶嘴不正干,他爸妈倒也不会打骂,但是到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他自己。

姐姐呢,软绵绵慢吞吞,大男子汉他得护着让着。

而陆杨来了以后,睿睿很快就跟陆杨混到一起了。陆杨这个年龄,对睿睿这年龄的半大小子大概比较能理解沟通,也能号准他的脉。而他自己本身足够硬核,要文要武,都足够让睿睿这么个小屁孩仰慕的,踢球踢不过他,学霸霸不过他,打游戏都打不过他。

所以睿睿现在觉得,他在这个家里真正的“铁哥们”“知心人”,居然是这个后来的老资格,准姐夫。有些少年人的小秘密小苦恼,不敢跟爸妈说他都敢跟陆杨说。

包括姚志华弄来给他做青春期教育的那两本书,看不懂他不找姚志华,他自觉就去找陆杨了。家里现成的医学博士,干嘛还找一本正经的姚主任呀。

而陆博士的青春期教育也足够硬核,随手拿张纸过来,系统讲解,还配上绝对科学客观的手绘图解,生动形象有趣味,顺便心理卫生教育。

于是半大小子没事就喜欢跟陆杨一起玩,特别有认同感。

日子一长,轮到陆杨叫苦了,超大号电灯泡。

陆杨就干脆跟他约定我带你玩的时候怎么都好,我跟你姐一起的时候,我们需要两个人的空间,你不能老跑来掺和打扰。不然下次不带你玩了。

所以晚饭前哥俩好的打球锻炼,晚饭之后陆杨说要带畅畅出去散步,睿睿一听,自觉回他房间看书去。

家里人多,陆杨成功拐了畅畅溜出去。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75章 小包租婆 下一章:第177章 二人时光
热门: 总裁的不伦情人 与木之本君的恋爱日常 梧凰在上 警校垫底的我攻略了警校组第一 雄蜂只会影响我尾针速度 女配沉迷学习(快穿) 退婚后!玄学大佬靠算命轰动世界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特种总裁的艰难爱情 当剧情降临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